她只讲未曾有人讲过的学问,独立之旺盛

陈龟年书法小说,受唐碑的震慑最多,有二王风采、唐贤骨法,越发是一对小小篆,刚正挺劲,流畅自然,结体略长,线条瘦劲,取势欹侧而呈右上斜,笔致清健俊逸,风骨毕现。

谨以本文,回想这几个值得纪念的时日;

陈寅恪

   
从陈龟年先生的诗稿手札来看她的书法,他的字受唐碑的熏陶最多,所谓二王风韵、唐贤骨法,越发是局地小黑体,结体略长,线条瘦劲,取势欹侧而呈右上斜,但笔致清健俊逸,风骨毕现。陈高寿先生不但学问惊天,而且品行高洁,所以,他在学术上所崇尚单身之神气可以说是“誓死捍卫”。

谨以本文,献给这几个崇尚自由的灵巧们。

先是篇人物是八卦加青春的难题,一直在想第二篇要写点什么。本来想写徐章垿,这样和第一篇还有些类似:一个老公+八个女子。徐志摩、陆小眉、张嘉玢、林徽音的情绪故事。中间还想写钱理群,钱先生在我心中高山仰止的人员。我借用金庸(Louis-Cha)随笔的一句话“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先生早年进献在教育事业第一线,以贴近40岁高龄进入北大,师从王瑶、严家炎等大师,从此一发不可收拾。退休将来重新从事中学指导。既脚踏实地,又关心时政,先生敢言,不惧权贵,为国为民,死而后已。

「有那般一位名师,他只讲未曾有人讲过的文化,大师之后再无大师」

   
几年前岭南美术出版社有一册以原件彩色影印的《陈高寿先生遗墨》出版,收录了陈先生任教北大时的一部分手迹,多为手稿及散录的材料等,那实质上也不是让读者来赏析她的字,而主要目的是让读者从文献价值的角度来考虑的,但却令人从中读到了少数书法的韵味。

只是我毕竟照旧选取了陈高寿,然而又不知从何说起。因为但凡对陈龟年有趣味的人,恐怕对学子的毕生、为人都至极精通;没有趣味的人想必也不会花上几分钟时间阅读吧。

文| 烈酒封侯

www.8522.com 1

前言

“有一部分故事,大家都精通结果,但却忘记了经过。”

“在这么些平庸的时代,让大家记念一下世纪前的尤其有情感的一时,聊以手淫。”

www.8522.com 2

(接上文)


图| 来自互联网

陈龟年书法欣赏-陈高寿夫妇

49.陈寅恪,1890年出生,1919年时29岁

亚洲人有一句话:“三代培养一个贵族”。陈寅恪一家,三代英才。

陈高寿的太爷叫陈宝箴,早年为曾子城强调,入曾伯涵幕僚,官居陕西经略使,曾在湖北力行新政,创办时务学堂,引进梁任公、谭嗣同助教,前面提过,蔡艮寅就是在那个高校里学习的。后来,河南风气一时新,不可能不说与此太守的当作有关系。

陈龟年的阿爸叫陈三立,陈三立本人是一名诗人,清末“同光体”诗的严重性代表人物,曾任吏部主事。陈三立和谭嗣同等人交好,其时,江西少保谭继洵的孙子谭嗣同、黄河左徒陈宝箴的幼子陈三立、以及此外两位干部子弟被并称“晚清四公子”,可见其名气之响。

陈氏父子是乙未变法时实施党政的球星,变法战败后,谭嗣同等六君子被杀,陈氏父子以及前面提到过的梁任公内人的父兄李端棻等人被以“招引奸邪”的罪名革职,永不叙用。

而后,陈家再也不涉政事,那点在新生陈寅恪的随肢浮现的丰裕举世瞩目。

陈三立娶了俞明震的妹子,陈三立和俞明震四个人年纪相仿、志趣相投,因而关系甚好。陈家败落后,俞明震曾很多次接济陈家。

1937年,芦沟桥事变,陈三立绝食三日而死。

陈龟年是陈三立的多个孙子中的老三。

比16岁时读尽家中藏书的柳亚子还要厉害的是,陈龟年在12岁时已读尽家中藏书,要驾驭,那可不是一个普通家庭的藏书,而是一个宫廷令尹一个闻明小说家两代人的藏书,那是一个袖珍教室。

12岁时的陈龟年跟着四哥陈衡恪东渡日本,初阶游学。这一次扶桑之行,他认识了周豫才、钱均夫、蒋百里、李漱筒等人。不可能不说是又两遍视野的开朗。

因患足疾回国从此,陈高寿就读于巴黎哈工大公学。

1910年,20岁时陈高寿又起来周游列国留学,先后到德意志德国首都大学、瑞士利雅得高校、时尚之都高等政治校园就读,第四回世界大战发生,1914年回国。

这一次回国后担任过一段时间蔡艮寅的文书,但连忙,他又要出国游学。

1918年,28岁的陈高寿又一回起先周游列国留学,先在U.S.帝国理工大学上学梵文和巴利文,在早稻田时与吴宓等人并称“巴黎综合理工三杰”,后又转往德意志德国首都大学攻读东方古文字学、中亚古文字、蒙古语等。

以至1925年应聘回国。

自12岁先是次始发,一共几个轮回的异域游学,总共时间一起13年之久,13年里,他总共学习了梵文、印第文、希伯莱文等至少14种语言。对史学、艺术学、语言学、人类学、教派学、更正学都有精深研商,并且旧诗因秉承家学渊源,功力深厚。

不过如此长年累月的塞外留学,这么多国外名校的就学经历,陈高寿却一味未拿一张“博士”或“硕士”文凭,他一生唯一的一张文凭,就是他在东京(Tokyo)武大公学得的这些文凭。

对这一行为的解说,他的答案很简短:“考博士并简单,但两三年内被一专题束缚住,就从鼠时间学其余文化了。只要能学到知识,有无学位并不首要。”

自身不明了她说的这些是或不是很有道理,是否所有人都足以那样子,不过很明确,陈龟年并不是在塞外混日子混不到文凭的,他只是不为文凭而读书,他只在为上学问而读书,完全是在“为读书而读书。”

一个真正“视文化为黄金,视文凭为粪土”的人。

现在广大留学者,何人有那种自信?人们都口口声声骂着文凭是一张废纸,然则每个人都想要那张废纸,没有的人还造假去买一张贴在脸上。

人们时时都把文化或学术当成了工具和手腕,谋取功名利禄的一手,有哪多少人能像陈龟年那样把文化当做目标,学问的目标就是知识本身?

公共古语:“非因报应方行善,岂为功名始读书。”

当陈高寿还在天边四处游学的时候,傅孟真就说:“在柏林(Berlin)有两位中国留学生,是我国最有期待的读书种子,一是陈高寿,一是俞大维。”

傅孟真说那话也许可以存疑,因为陈高寿、俞大维都是他的亲属。俞大维是陈高寿的表哥兼表哥,傅孟真又是俞大维的表哥。

何以是“小叔子兼三弟”?就是四哥娶了堂姐,贾宝玉娶了林黛玉那样的涉及。

那里的涉及很复杂,可以缕一下,当然也只能是不难缕一下:

俞明震弟兄三个,他是老大;

他的三弟叫俞明颐,俞明颐娶了曾文正的孙女曾广珊为妻;

他的堂姐叫俞明诗,俞明诗嫁给了陈三立;

俞明诗和陈三立的一个儿子叫陈高寿;

俞明诗和陈三立的一个丫头叫陈新午;

俞明颐和曾广珊的一个外孙子叫俞大维,俞大维娶了陈新午;

俞明颐和曾广珊的一个幼女叫俞大彩,俞大彩嫁给傅梦簪;

俞明震的幼子叫俞大纯;

俞大纯有一个外甥叫俞启威,是江青前男友;

俞大维有一个幼子叫俞扬,俞扬娶了蒋经国的闺女蒋孝章。

其一的确很复杂,搞来搞去把蒋瑞元和毛泽东搞成亲戚了。。。

于是俞大维、陈寅恪、傅梦簪都是亲戚,陈龟年和俞大维仍然亲上加亲,所以傅孟真说的话可以留个多疑。

不过罗家伦也说,陈高寿是“由博到精最成功的一个人”,其“博学多能,泛知无涯”,确实无愧于“读书种子”这一名称。

吴宓也说:“合中西新旧各个文化而统论之,吾必以寅恪为全中国最博学之人。”

胡嗣穈也说:“寅恪治史学,当然是前几日最盛大、最有眼界、最能用材料的人。”

那可能就真是那样了,俗话说“文人相轻”,但如此多同行都对他评价什么高,那必然是有原因的。

若果没有人叫他回国,他恐怕还在天边游学,游学不知归路。

1925年,哈工大委任吴宓筹办商量院,吴宓一下子就悟出了这几个还在角落游学的“全中国最博学之人”,于是向校长力荐聘请陈龟年回国任教。

就连名声早播大名鼎鼎的梁任公,也给外人说:“陈先生的文化胜过自家。”他也尽力向校方推荐比自己小17岁的陈高寿。

她只讲未曾有人讲过的学问,独立之旺盛。据称清华校长和梁卓如之间还有类似那样一段的对话:

校长:梁启超啊,您说的这一个在远处留学多年的陈龟年有博士学位么?

梁:木有。

校长:那他出版什么专著了么?

梁:木有。

校长:那他在top期刊上发过散文么?

梁:木有。

校长:那她揭橥过怎么着小说么?粤语的也行。

梁:木有。

校长:任公啊,您是否在和自家开玩笑吗啊?你说这厮在海外留学了那样多年,都未曾搞到一个文凭,也没个篇章啥的,是或不是个混混啊?大家哈工大然而要办成国际第超级国内top2的高等院校的呦,总不可以这样随便地请私家来当教授啊?

梁:木有学衔,木有作品,就不可能当国高校的讲课啊?我梁任公即使是小说等身,不过本人的任何创作加到一起,也从不陈高寿三百字有价值!

于是陈高寿来到了南开任教,与梁任公、王忠悫一同被聘为讨论院的教职工,并称“复旦三巨头”。或者再添加一个人,称为“四大教师”,或者再拉长一个人,称作“五大导师”,反正那两种说法好像都有,但他们三人应当是毫不争议的,是年,梁任公52岁,王伯隅48岁,陈寅恪35岁。

在复旦任教时,因其身有名门而又学识过人,陈寅恪被称作“公子的少爷,助教的讲授”。

面前提到过,就连狂狷的刘文典,都说借使陈高寿拿四百块钱的话,他只可以拿四十块钱。

1928年,时年37岁的陈寅恪在香江完婚,老婆唐篔,是安徽左徒唐景崧的孙女。

唐景崧是谁?就是清政坛在浙江的末段一任太尉,把四川割让给扶桑的时候,他们曾打算发布广东单独,成立共和国,以此抵抗东瀛。

也就是俞明震曾经在中国和日本壬辰战争时拉扯过的那位山东知府。

俞家与陈家,可谓是亲上加亲又加亲啊,三代姻缘。

日后陈寅恪向来留在北大任教。

1937年,风雨桥事变,抗日战争发生,日军直逼平津。陈龟年的四叔陈三立义愤绝食,溘然谢世。为父治丧完后,陈寅恪随校南迁,过起人荒马乱的途中生活。

1938年,浙大、武大、哈工大统一而成的西北联大迁至麦迪逊,他随校到达堪培拉。

再后来,陈高寿双目失明。但是在双目失明的情况下她拒绝了傅孟真要他去湖北、香港(Hong Kong)的邀聘,任教于维也纳岭南大学,后岭南高校会面于台州大学,遂移教于常州高校。

1953年,中国科大学拟聘用双目失明的陈高寿担任新确立的历史探讨所第二所所长,他提议了新任所长的多个标准化。

率先条:“允许中古史讨论所不宗奉马列主义,并不念书政治。”

第二条:“请毛公或刘公给一允许阐明书,以作借口。”

遂无法下车。

这一年,他的一个学员蒋天枢给目不可以视的老师寄来了长篇弹词《再生缘》,陈龟年听后,大受触动,一时冲动,写下了近80页的长篇诗歌《论〈再生缘〉》。

《再生缘》的撰稿人是一个小女人陈端生。

那就是说,写作么,就谈个人感受。

   
陈龟年出身名门世家,祖父陈宝藏、公公陈三立都是晚清正史上的资深人物,他生长在这家学渊源的家园,小时候在书法上是受过分外磨练的,对其影响是不必多言。陈三立是“清末四公子”之一、是清末同光体小说家的象征。他的大字对联,就像是较肯定是写的“二锌”体,线条生拙而气势阔大。然而有段掌故说,他那年虽考中秀才,但却因书法不合恪,而从不伦不类列名,直到下一科才重入秀才的行列。

50.陈端生,1751年诞生,1919年时已过逝123年

字云贞,广西雍州人。又是一个黑龙江巾帼。

南齐有八个写随笔的天赋,男是曹雪芹,女是陈端生。

她们的两部小说,自己都未曾写完,并且都有人自作多情地续写结尾。一部是曹雪芹的《红楼梦》,一部是陈端生的《再生缘》,两者并称“南缘北梦”。

曹雪芹写《红楼梦》,至80回,未竟而卒,高鹗续写后40回;

陈端生写《再生缘》,至17卷,未竟而卒,梁德绳续写后3卷。

今非昔比的是,曹雪芹在难堪的忙碌中写红楼梦,陈端生在满意的雅致中写再生缘。看来确实是要“女富养、男穷养”啊。

陈端生写《再生缘》时不到18岁,到完毕16卷时还未满20岁。33岁时在亲朋的催促下用了临近一年的时间写下第17卷,从此不复有作。

《再生缘》说:“惟是此书知者久,江西一省偏相传。龆年戏笔殊觉笑,反胜那,沦落文章不值钱。”

《红楼梦》说:“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什么人解其中味。”

居家都说了,“龆年戏笔殊觉笑”,时辰候温馨写着玩的事物;

居家都说了,“哪个人解其中味”,我本孤独,没有人知道自己的心。

既是都如此了,别人怎么续的了啊?陈端生自己都无法再次回到17、8岁的年纪来形成小时候写的文章,别人怎么可能续写的好?

曹雪芹都明说了,你们是不知道我的真正内心的,你们别人怎么又或许替自己写得了?

实际,平昔不曾当真完整的小说,平素没有真正完整的历史。

抱有的完全,都是有些的完全。

行于可行之处,止于不得不止,于半涂而废处甘休,何尝不是一种美,何尝不是一种一体化。何须求追求一个外部的结局,而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狗续貂尾何必续,本来不是一母生;嫁接技术不高明,狗尾反而累貂身。

《红楼梦》本不必要续;

《再生缘》本不须求续;

不完全的它们,本身是完整的。

中外事,了犹未了,何妨以持续了之。

人世间书,完犹未完,何妨以不完完之。

1954年,陈高寿的《论再生缘》定稿,未能出版。

1959年,《论再生缘》在香港(Hong Kong)出版,国外轰传一时。

1962年,陈龟年的右腿骨质增生,从此目不可以视、腿无法行。

1963年,目不可以视、腿不可能行的陈高寿又形成了一部小说,本次的小说篇幅更长,全书八十万言,前后写作共计十年之久,基本上由陈龟年口述助手黄萱笔录成书,那就是《柳如是别传》。

毕生“读书不肯为人忙”的陈寅恪却在有生之年目不能视、腿无法行的情状下忙着为一弱女孩子立传,那柳如是想必是一位尤其传奇的家庭妇女,想必他应当比陈端生更有才情。

前天回顾陈先生,更是牵挂那一代人。风浪际会的年份,崩裂开合的年份,也是一个目中无人的年代。那些年代有大炮傅梦簪,敢于和蒋中正论战;那么些年代有刘文典,敢于号称是世界上除了庄周最领悟《庄周》的人,也是刘文典和蒋中正厮打;那些年代有梅月涵,生平进献给武大大学,突显东京浙大再是巴塞罗那南开,也是梅先生披露了
“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法师之谓也”。那多少个年代还有梁卓如,为了弘扬西学文化,面对医疗事故宁愿采取自己负责;那些年代还有王忠悫,古今集大成者,清王朝已经覆灭,王观堂照旧到卡尔加里问了清恭宗的看法才能进入复旦国高校任教;那么些年代还有辜汤生,唯一的一个拖着辫子的大学助教。当然非常年代还有陈高寿先生,无一文凭却比肩王国桢、梁任公、赵元任,并称哈工大国高校四大教师;也是她偏官叶鸿眷、潘光旦、梅月涵,并称四大北大哲人。陈高寿的中老年在岭南,远离了政治努力的主干,究竟是一种看透世间的聪明,仍旧文章巨公的淡泊使然。

1

   
陈龟年有个同父异母的二弟叫陈衡恪,就是响当当的墨宝篆刻家陈师曾,儿时她俩在安徽毕尔巴鄂,同受业于商丘周大烈。周大烈字印昆,于文学、于金石书画都有很深的功力。陈龟年从周先生启蒙,又有热衷书画的大哥在旁,深受他们的熏陶。还有,陈先生常说:“读书须先识字”。他那里所谓的“识字”,就专指文字学。据记载,其时辰候对《说文》以及高邮王氏父子的训估之学,下过很大的苦功。后对殷墟文字,也作了深邃的钻研。那对他的书法,都应爆发很大的震慑。

51.柳如是,1618年落地,1919年时已归西255年

甘肃福州人,又是一个山西女生。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的柳如是“风骚文采,乃不世出之奇女孩子”,虽为烟花巷中人,但却“超世俗,轻生死”。

柳如是、董白、陈圆圆等人并称“秦淮八艳”,时有语:“不见秦淮八艳,不知何谓倾城倾国;不结识秦淮八艳,写不出天下作品;不为秦淮八艳所推崇,算不得文宗国士。”

身为“秦淮八艳”之首的柳如是,不言而喻其气质绝代。

“才学智侠”俱全的柳如是,历史上,能当先她的半边天,可能唯有易安居士李清照了。而他超过的女婿,何止千万。

有人评价柳如是的书信“艳过六朝,情深班蔡”,她的画“熟习简约,清丽有致”,她的书法“铁腕怀银钩,曾将妙踪收”。

如此才女兼美人,自然是仰慕者众,然柳如是虽为一风尘女人,却不为达官贵妃所动,独仰有才情胆识之男儿。

曾与松江奇才陈子龙惺惺相惜,然陈子龙少年英才遭天妒,战乱之年,领兵抗清,兵败被俘,投水自杀。

她又听说钱谦益乃当今李杜,所在此之前去寻访。

钱谦益,进士出身,官至礼部士大夫,时人称其为“东林首脑”、“文坛祭酒”。

对了,前边说过,只要遭逢姓钱的,都是钱缪他们家的,所以钱谦益也是他俩家的。

据载:“柳如是闻钱谦益为今天李杜,欲一望见其气质,乃驾扁舟来访,为先生装。刺入,钱辞以她往,盖目之为俗士也。柳于次日作诗投之,诗内已微露色相。钱得其诗,大惊,急访柳于舟中,则嫣然一美姝也。”

足见钱谦益依旧相比寻常人家的,不会识人辨相,与她的东林法老文坛祭酒等著名略略不符。

新生“以牧斋之禅力,无法当河东君之魔力”,于是61岁的文坛首脑钱谦益,娶了25岁的精英、美丽的女生兼妓女柳如是。

但是柳如是好像是看走眼了,此文坛首脑貌似并不像她觉得的以前的文坛首脑那样有风格。

时至明末,西夏在清军和李枣儿兵荒马乱下走向灭亡,崇祯君王上吊自尽。

国难临头家安在,你是王室命官,自然应该与宫廷共存亡。柳如是劝这几个“进士出身、礼部太尉、东林党魁、文坛祭酒”的钱谦益投湖自尽以“随大行皇上其后,使大驾不孤行于地下”,你投湖不孤独,我必然和您共同投湖自尽,以表忠意。

钱谦益用脚试了试水,说水有点凉要不大家先回家此事未来再议吧爱妻。

柳如是叹了语气说:“那你就隐居世外,不事清廷,也算对得起故朝了。”

钱谦益说好吧,一定答应你,我头发稍微痒,我们回家洗洗头去呢。

后,钱谦益降清。

再后,钱谦益八十来岁长逝时,柳如是46岁,乡里族人集合欲夺其房产,柳如是吮血立下遗嘱,然后解下腰间孝带悬梁自尽。

绝半数以上人都觉着,钱谦益虽是文坛盟主,但无论是才识人品都不如柳如是。

北宋袁枚说:“伪名儒,不如真名妓。”

哪个人说女孩子不如男?多少个男儿能及柳?

有人认为:“钱谦益降清,本应为后世所诟病,但赖有柳如是的义行,而冲淡了人们对他的反感。”

一个男人,还要靠着一个弱女生来扭转一点得体。

“李杜”小说不值钱,谦谦人品更价廉;烟花巷里有奇女,却因谦谦累命短。

对于“专作无益之事,以遣有涯之生”的陈龟年费时十年、穷晚年大概全体日新月异去研商柳如是并费尽千辛万苦著成80万字的《柳如是别传》那件事,很几个人计算解释其中原因。

“知情人”余英时说她写那样的传记其实是在“借钱柳关系说去留难点”(大陆与山西)。

从这几个结论上看,我觉着余英时大致并不真的领悟陈高寿。

他如故觉得陈高寿写柳如是其实是在写自己的贤内助唐篔。

其一见识,浅薄之极。

如上所述余英时即便号称对陈高寿很有商讨,但肯定,他研讨了累累年,却并不着实领会此人,或许是囿于己见,以己度人,所以得此狭隘之意见。

简易地说,陈龟年没那么小家子气,要靠写外人来表述自己的田地难题。

一个惊叫“国可亡,而史不可灭”的人,一个视欧美名校的硕士学位为粪土的人,一个名知“一生所学供埋骨,晚岁为诗欠砍头”的人,怎么可能只看得见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还须求写一本洋洋几十万字的书来隐晦地表明那种猜疑的心态?

她的有着文字平昔不曾显得出团结那么小家子气过,小家子气到要靠写历史写外人来写自己。

她写历史,就是在写历史,他写外人,就是在写旁人。治学以求光明磊落,要搞哪样隐喻?

林玉堂在自己著的《苏文忠传》中说,海上道人的小说之中,流流露他的天性,亦庄亦谐,生动而强劲,因为像她这一等人,总是关切世事,始终抗言直论,不稍大忌的。

都当过“岭南人”的陈寅恪或许没有苏仙那么大方那么大方,但她俩大多是一类人,他们不大可能为了自己眼前某些小破烂事兴师动众。

要写就写,要骂就骂,要哪些隐喻,无聊。

周豫山说:“世上如若还有真要活下来的芸芸众生,就先该敢说,敢笑,敢哭,敢怒,敢骂,敢打,在那可诅咒的地点击退了可诅咒的时期!”

周豫山死后,与其涉嫌如故很不调和的小叔子周櫆寿说:“他干活全不为名誉,只是由于投机的喜爱。那是上学问弄艺术的万丈的姿态,认得周树人的人不如何所不大能够知情的。”

林语堂说:“我写海上道人传并没有怎么更加理由,只是以此为乐而已。”

万世师表说:“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随便陈龟年三百年后为柳如是立传,或者是Lin Yutang九百年后为苏轼立传,所有的原由,无外乎这七个字:“心有戚戚焉。”独因惺惺相惜,独因经过百年望见知己,与知心审美与密切对话,如此而已,兴之所然,笔无法停,如此而已。

除了,所有的解读都剩下。

哪里有那么多废话,那么多心理说?那么多隐喻说?那么多牵强附会说?

其一世界上,总有那么部分人,他们零星地分流在一一时代种种角落,或时隔百年或相隔万里,偶然一瞥之间,他们总能穿越时空相识一笑,是为神交。

结交是参攀枝花平的审美。

大多数的人活在功利的社会风气中,少一些的人的活在审美的世界中,后者能看清前者,前者无法明了后者。

本条世界上,总有部分人,审美给他们推动的引力远远当先功利给她们带来的引力。

吴宓说:“陈氏一门,实握世运之枢轴,含时代之音信,而为中国知识与学术德教之所托命者也。”

若是说陈高寿是柳如是的托命之人,是中华文化与学术德教的托命之人,当然他自己也应该有托命之人,我想至少有八个,一个是助手黄萱,没有黄萱,《论〈再生缘〉》、《柳如是别传》或不可能见世,陈高寿说:“我之尚能补正旧稿,撰著新文,均由黄先生之助力。若非她扶助自己便为完全废人,碌碌无为矣。”

另一个,是他的学童蒋天枢。

蒋天枢于1927年考入北大研究院国学门,师从陈龟年学习文史。后任哈工大高校教师。

虽是学生,但也只比陈龟年小13岁;虽仅比老师小13岁,但蒋天枢在陈寅恪面前毕生执弟子礼。1964年时,三人早就都是老一辈,一个是75岁的老人,一个是62岁的长辈,但她和老师说话,仍然是协调站,老师坐。老师目不可以视,也不精通她站着,自顾自地说话,他也不因老师目不可能视,就坐下或躺下听老师说话。

所谓尊师重道,所谓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文革前,蒋天枢在哈工大大学干部履历表的“主要社会关系”一栏中写:“陈高寿,69岁,师生关系,无党派,生平最珍贵之旅长,常通讯问业。其它,无重大社会关系,朋友很少,多长时间不通讯。”

马上正在批判“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的高潮,陈高寿处于风口浪尖,几人正忙着与她划清界限,多少昔日学生装作不认得他,而蒋天枢却光明正天下把那一个臭名狼藉的人引作自己的至亲。

所谓风骨,所谓人格。

《柳如是别传》已毕于1964年,这年陈高寿75岁。其生日前夕,蒋天枢专程从巴黎过来给他祝寿,陈高寿则委托蒋天枢以后为她编一套文集。

1969年七月,苦经文革苦难而脑子衰竭的陈高寿溘然谢世。

四十多天后,在张罗完了她的白事后,内人唐篔也甩手人寰随他而去。

蒋天枢自此废弃了温馨抱有的研商,转而竭尽全力搜集、整理和编制陈高寿的写作。

1980年,陈高寿谢世11年后,《柳如是别传》出版。

1982年,陈高寿病逝13年后,《陈高寿文集》问世。

此时,为整治此书劳顿了18年的蒋天枢自己也已是80岁的前辈。

所谓重点,所谓一诺千金。

唯如此的浓眉大眼值得托命。

在陈高寿辞世的四十多年前,与陈高寿齐名的王忠悫则视陈寅恪、吴宓二人为她的托命之人,自绝于贝洛奥里藏特湖的他在其遗书中写到:“书籍可托陈、吴二先生处理。”

“终身负气成后天,四海无人对老龄”的陈龟年“独为神州惜大儒”,他不只按照王国维先生的遗愿处理了她的图书,还写下56句784字的长诗《王永观先生挽词并序》,以牵记王礼堂。

他是写给王静安的,也是写给他协调的。

他说:“我的思辨,我的力主完全见于自身所写的王永观纪念碑。”

在王静安回想碑上,陈高寿写着:“先生之著述,或偶尔而不章;先生之学说,或偶尔而可商,惟此独立之振奋,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上下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是的,单身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本文逶迤蜿蜒7万字,至此算是可以收笔。

www.8522.com 3

(全文完)


后记

1.往事太理想,拙笔留不住;挂一又漏万,愧对故去人。一笔写不尽人间往事,还有多少英豪人物待出场!

2.每个时期都急需自己一时的心理,以及自己一时的悟性。情绪与理性,从来都互相缠绕,相互重视,互相争辩,相互促进。之前如此,现在这般,未来也如此。

3.任何一种社会群体行为,都源自于一种思维;任何一种社会意况背后,都藏匿着一种考虑。人为此变得坚强,或者变得懦弱,都源自于她的思维的锲而不舍,或者懦弱,与他的体力毫不相关,与她的地点无关,与他的社会角色毫无干系。

4.北洋的胡林翼说“做事全在用人,用人全在破格”;新文化的周樟寿说“科学的主张也好,民主的主持也好,都要看是什么的人来推行,若风(英文名:ruò fēng)发不张,个性不立,则全体不举。”

5.每个人,都有协调的爹妈,是为身承;每个人,都应追寻明师,是为师承;每个人,都应结交良友,是为知遇。非此三项,人无法立于世。故而,无论身处何种碰到之下,人都应有对三大好处永怀感激:培育之恩、师承之恩、知遇之恩(知遇包蕴了爱意)。此文所写,其实不过就是那个。

6.六年前写此文时,基于七个观点,一个是用人物关系线一条线串联起所有人;一个是去非死不可化。

7.因为,真正的野史人物并非单纯是一个个标签一张张Facebook,而是一张张真实的面部。一个标签,即使再正确,它也只能表示一个人的一个侧面,而每一个人,都是一个难堪多面体。大家从自己的价值判断角度出发对历史举行裁定的时候,有时恰好忘了,所谓正义或不易,因角度而异,因层次而异。一个伟大的一时,一定是一个兼收并蓄的一代,任何一种偏激都意味着一种狭隘。

8.六年后当自己再看此文时,却照旧发现众多我要好的过激与狭隘,于是在剔除掉一部分不太成熟和比较偏激的意见后,留下那么些文字,或多或少可能仍然有点价值的文字。未来若有时机和心理,再做进一步的增加和周详呢。

9.末段,附上当时完稿后的一副行文路线图。告别此稿。

www.8522.com 4

商讨陈高寿先生的学术成就远远超过了自身的学识和力量范围。不要说评价,就是儒生的作品很多都心有余而力不足看懂,学术小说比如《诗词分析—-
古体诗分析》、《西魏制度渊源略论稿》、《元白诗笺证稿》,那个书稿往往是正式领域的商讨者也费解,先生文字旁征博引,渊源出处往往横跨古今。就是简单一些的《柳如是别传》也决不那么好懂。人们日常说,陈高寿荒废了二十年,因为她把最擅长的学术探讨断层了,进而写了传记小说,先生之苦衷恐怕无人能懂。“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先生看来的此景,心中却别有滋味。

1925年,在南开高校创设大学部的同时,武大还曾委任吴宓筹办设立了一个探讨院,也就是复旦国学研商院,这是一个万分牛的商讨院,即使从创立到截至,仅仅维持了四年,不过它在华夏教育界开创出了一股探讨国学的新风气,成为华夏近代教育史上的一大奇迹。

   
有一本《陈高寿的末尾二十年》,作者以史家的治学态度,笔法严刻详实地复发了陈龟年先生从一九四九年至一九六九年的学术生活,讲述陈龟年在国共主任下度过他最后的二十年,他余生的生活景况与情感,以及探究了他的内心世界,曾经此书引起了强烈反响。陈先生的诗其用典贴切浑成,诗句清雅可诵,而且时有新意和妙语。如若再配上她刚正挺劲、流畅自然的书法,那就更能感到如见其人而闻其声了。

军机章京毕生百折不回己见,秉承“独立之振奋,自由之思想”。

啄磨院创办之初,第一件事情,便出手确定适合的民办教授人选

www.8522.com 5

“来世不可见者也,先生之著述,或偶尔而不章。先生之学说,或偶尔而可商。惟此独立之神气,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上下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出自回想王礼堂的祭祀挽联。

先是位,是创办用黑体研究殷商史的大使王伯隅,

陈高寿书法文章欣赏1

王国维

其次位,是甲寅变法宗旨人物,著述等身的梁任公,

   
陈龟年是继《资治通鉴》的小编唐朝司马光之后又一英雄的史学大师,也是古典史学家、语言学家。岳南写的《陈龟年与傅梦簪》就是描述陈龟年与傅孟真成长、留学以及在多事岁月尾兵慌马乱,执著学术事业的孤苦历程,生动卓然地显示了知识分子“独立之振奋,自由之思想”的理想信念,是一部反映20世纪上半叶轰轰烈烈的时期知识分子心路历程与事业追求的心灵史诗,读来感人泪下,怅然叹息。不过真正听从践行或者能得其二三者也唯有那只身数人,其实大多也只是是“心驰神往而无法至”也。

陈龟年先生颇有家学渊源,同时也有中国古典只是成员的节操。

其三位,是从洛桑联邦工业学院归国,闻名语言学家赵元任,

   
据国学家金克木先生追思,他年轻时曾在南开体育场馆当过管理员。其风尚不认识陈龟年先生,一遍陈先生夹着个布袋递了张书单要借书,但出于陈先生并不在哈工大教师,而且所借的又都是馆里的珍籍善本,所以管古籍的人就婉拒了陈。金克木事后按陈先生的借书单一一找出书来读书,大获其益。多年后相当感慨地说:“陈先生仅用一张书单,就给我上了一堂无言的课啊”,这些故事可声明陈先生的博雅。陈龟年先生是史学界的元老人物,他不只小说等身,学贯中西,而且其理念均发人所未发。他在哈工大授课时对学生们说,凡是他我平昔不例外眼光的始末就不讲了。所以即使上她的课不点名,但来的学员却最多。甚至有的授课也纷纭来听她的课,据说有时还应运而生助教多于学生的盛况。所以,陈高寿被戏称为“教授的教学”,即来自此。

1937年8月(时年47岁),抗日战争暴发,日军直逼平津。陈高寿的老爹陈三立因为身子原因行动不便,不能离开北平。不过更紧要的是为了不连累家人,不当做学术傀儡或者常任某种象征意义,陈三立义愤绝食,溘然过逝。

那三位导师性格截然分歧,但在及时都是引人侧目标讲解级别人物。除了他们三位,还有一位名师,他在即时并不闻明,一无大部头的创作,二无硕士学位,却也改成了那些商量院的导师,他便是陈寅恪

   
一九五三年末,郭文豹和李四光写信并派人到广州海牙大学盛邀其担纲中国科高校中古史研讨所所长时,他提议了两条何人也不敢提的“任职条件”:一,允许商量所不宗奉马列主义,并不学习政治;二,请毛公或刘公给一允许申明书,以作借口。那里的“毛公或刘公”,就是毛泽东和刘少奇。陈先生不仅要“不学政治”,甚至还要最高长官开个“申明书”,防止口说无凭。如此苛求的尺度就是是今日说不定也难以达成,更何况当时相当年代了。所以她提议的基准从不授予满意,陈高寿没去就任所长。从那件事上,可以感受到陈高寿先生作为一代学人的远大品恪和高风峻节气质。

陈龟年平生治学,可是不看文凭,喜欢什么样就去读什么,记得加州伯克利分校佚事中,吴宓总是节衣缩食,购买大部头,比如Shakespeare全集,然后不看,放在床头,就欣喜非常。@姜涛,兄,我们都有相见恨晚在前啊。陈先生生平无文凭,所以在浙大大学特聘时候,很多个人有非议,梁启超说,我固然有文凭有创作,然而却不比陈先生百字论述,要是陈先生不做国大学导师,我也宁愿不做。

www.8522.com ,交大国大学四大教授

   
正如他在“对科高校的作答”中所说:独立精神和任性意志是必须争的,且须以生死力争。后来她还以一首《答北客》的诗,来讲明自己拒绝北上的说辞,诗句是如此的:
多谢相知筑菟裘,可怜无蟹有监州。柳家既负元和脚,不采苹花即自由。诗中改换了柳柳州“欲采拨花不擅自”的名句,表明了他不收受“抛”来的“苹花”,以换得投机振作的单独和思维的轻易。

据自己看来,打败梁启超的不单是文化,更有先生的风格。在道德崩塌的年份,有胡嗣穈尽管不休妻,不过姿色知己一辈子,有蒋中正即便不休妻可是和宋美龄白头偕老的,也有混账入徐章垿望着张嘉玢怀着身孕追她到德国首都而留给休书一封的,也有敢于如傅孟真直接逃婚的。陈先生终生和老伴互相帮助,尤其是耄耋之年,陈先生不为形势所动,面对压力,遵从信念,过着磨难的小日子,六个人不离不弃,终于走完并不自在的一世。

陈高寿是最终一位来到北大国学探究院的教职工,他出任研究院导师,最初并不被复旦校长看好。

www.8522.com 6

说了如此多,到底陈寅恪的气节和作风是何等啊?

教学吴宓校长向推荐说:“陈龟年可担此任。”

陈鹤寿书法小说欣赏2


校长曹云祥不打听陈寅恪,

   
有一回学生们聚在他家里听课,因为那一个学生也是梁卓如、王国桢的学生,而梁则是康祖诒的门下,王又当过末代圣上的名师,所以她在给学生授课时就诙谐地说,我有一联送给你们:“咸海先知再传弟子,大清皇上同学少年”。这是一副经典的名联,突显了师父的好玩与智慧。

汪篯

便问梁卓如:“陈鹤寿先生是哪一国博士?”

   
吴宓曾经说陈高寿是“全中国最博学之人”,确实陈高寿先生不但博学,而且书读得相当通透。具体说来就是他有许多地点都表现得自信而又幽默。当年唯有三十六岁的他,就与梁任公、王观堂、赵元任等一并被聘为北大国学研讨院的先生,成为有名天下的“四大导师”之一。接触过陈龟年的大方,都被陈先生的文化气质所倾倒,看来正是具有人格魅力的大师傅。在读陈高寿先生的书法时,都能从中感受到他的那份自信。有些小篆诗札是陈龟年“录旧作一首呈雨僧先生”,雨僧就是资深学者、也是陈龟年卓殊亲密的情人吴宓(北大商讨院管事人)。这页书札写得特别自由,但线条流畅坚定,虽前松后紧,却成功,自然活泼。

1916年降生,1934年入哈工大大学,1938年哈工大大学历史系结束学业,跟随陈高寿进行学术研商,助教身份,主攻东晋史。1939年,考入香江大学,1947年再次跟随陈高寿先生进行学术讨论。1950年,汪篯参预共产党,并化作马列分子。1953年汪篯带来两封信—-
郭尚武,李四光分别写给陈高寿。

梁启超回答说:“他不是学士,也不是博士,只有多个博士学位。”

越来越多书法作品欣赏

1953年十一月,面对两封信,陈口述,妻子录笔。汪篯后来在南开助教每每潸然,陈先生末了留给汪篯的话是“你已经不再是自我的学员了”。以下是陈寅恪的《答北客书》(部分节选)

校长又问道:“那他有没有何样出名的创作?”

本身的盘算,我的主张完全见于自家所写的王静安纪念碑中。······
我以为研讨学问,最要害的是要具有自由的心志和独门的神气,所以自己说“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一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俗谛”在及时即指三民主义而言。必须脱掉“俗谛之桎梏”,真理才能发布,受“俗谛之桎梏”,没有自由思想,没有独立精神,即无法发扬真理,即不可能切磋学问。学说有无错误,那是可以协商的,我对于王礼堂即是如此。王伯隅的理论中,也有错的,如有关蒙古史上的片段题材,我认为就足以探讨。我的主义也有不当,也足以协商,个人之间的斗嘴,不必芥蒂。我、你都应该那样。我写王永观诗,中间骂了梁卓如,给梁启超看,梁卓如只笑了笑,不以为芥蒂。我对胡希疆也骂过。但对于独立精神,自由思想,我觉得是最要害的,所以我说“唯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上下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我以为王观堂之死,不关与罗振玉之恩怨,不关满清之灭亡,其一死乃以见其独立自由之意志。独立精神和任性意志是必须争的,且须以生死力争。正如词文所示,“思想而不轻易,毋宁死耳。斯古今仁圣同殉之精义,夫岂庸鄙之敢望。”一切都是小事,惟此是大事。碑文中所持之大旨,至今尚未改易。

梁卓如再答:“也未曾其他出名的创作。”

自家并非反对现政权,在宣统帝三年时就在瑞士联邦读过资本论原文。但自己觉得不可能先存马列主义的看法,再切磋学问。我要请的人,要带的徒弟都要有自由思想、独立精神。不是这么,即不是自我的学员。你往日的理念是或不是和自己同一我不通晓,但现行不可同日而语了,你已不是自己的学生了,所有周一良也好,王永兴也好,从自家之说即是我的学员,否则即不是。未来本身要带徒弟也是那般。

校长说:“既不是大学生,又无小说,怎么着可以胜任研商院导师?”

所以,我提议首先条:“允许中古史探究所不宗奉马列主义,并不念书政治”。其意就在并非有约束,不要先有马列主义的理念,再啄磨学问,也不要学政治。不止自己一人要那样,我要全套的人都这么。我一向不谈政治,与政治决无连涉,和其余党派没有关系。如何调查也只是这么。

梁任公说:“我梁某算是小说等身了,但累计小说还不如陈先生寥寥数百字有价值”

之所以我又提议第二条:“请毛公或刘公给一允许声明书,以作借口。”其意是毛公是政治上的参天当局,刘少奇是党的最高官员。我觉着最高当局也理应和本身同样的见解,应从我说。否则,就谈不到学术研商。

末尾在吴宓与梁启超的极力推荐下,曹云祥聘陈高寿为第三位导师。

······

为此,在这些切磋院毕业学员的完成学业证上,导师一列是个别是:王国维,梁启超,陈寅恪,赵元任,李济(当时李济之为教授,另一说是吴宓)。他们被称之为“五星聚奎”,那几个国学大师们,桃李门生、私淑弟子大约遍充几代中国国学界。

您要把我的眼光不多也不在少数地带到科大学。碑文你带去给郭鼎堂看。郭鼎堂在东瀛曾见到自身的王礼堂诗。碑是还是不是还在,我不知晓。假如做得不好,能够打掉,请郭鼎堂做,也许更好。郭沫倘诺小篆专家,是“四堂”之一,也许更清楚王国桢的主义。那么自己就做韩文公,郭鼎堂就做段文昌,如果有人再做诗,他就做李商隐也很好。我的碑文已流传出来,不会埋没。

陈寅恪助教之初,便对学生说:“前人讲过的,我不讲;近人讲过的,我不讲;国外人讲过的,我不讲;我要好过去讲过的,也不讲。现在只讲未曾有人讲过的。”

以上是1953年的事。

盛名历思想家傅梦簪评价陈高寿说:陈先生的学识,近三百年来一人而已。


她究竟是一个哪些的人吧?烈酒封侯本期人物,便来讲一讲那位入职南开之初一无作品,二无大学生头衔的陈龟年。

以下则是1958年的事。

郭文豹一纸文章让陈高寿在岭南高校不再平静。郭文说“在史学切磋方面,我们在不太长时期内,就在资料的占据上也要超越陈龟年。陈高寿办获得,大家领悟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人何以还得不到?我才不信,一切权威,大家都无法不竭力领先她,那才是进步的规律”。接下来的时日,少年青年们甚至中年们发现就是在资料占有上也超不过陈先生,于是从头想进手段折磨先生,陈先生用一种决绝的态势提交个岭南高校书信,要求:一、不再开课;二、立刻退休,搬出高校。

2

那无非是个初阶。

一无小说,二无硕士头衔的陈高寿,被武大高校发布为聘请教师,要是当时有天涯论坛依然朋友圈,他那相对是要分分钟便窜上热搜的点子啊!好多不明真相的人,也会在第一时间想要驾驭那位名师到底是何人?可能不出一会儿便会扒出陈高寿的先世依旧有高官的,他的爷爷陈宝箴,是晚清维新派革命家,文才、韬略和工作能力深为两湖总督曾文正所尊重,被光绪称为“新政重臣”的改良者,系清末出名维新派骨干,地点督抚中绝无仅有倾向维新变法的实权派风流人物,可能有的网友便会怀疑,陈龟年当上校,可能是有底子吧,哈哈。

1966年总算仍旧姗姗到来。反动学术权威陈高寿夫妇面对长达三年的各类折磨,他们打算自杀,可是从未机会,已经眼盲、瘫痪在床的陈高寿想要死的荣幸一些都不可以。他一度写过挽联的王永观还是能买了门票,自沉萨拉热窝湖;老舍亦可以在一个黑夜缓步没入太平湖。

陈高寿出生于1890年,老家在西藏埃德蒙顿,他出生的时候,正值寅年,所以家属为她命名寅恪,恪为家族兄弟间的排辈,他的兄长便是叫陈衡恪,也是恪字辈,是鼎鼎大名的歌唱家。陈龟年小时候是在家塾读的启蒙教育,当然,学习的学识不仅仅是四书五经,还有算学、地理等知识。

1967年夏日,内人唐筼被折磨得心脏病发作,快要倾覆,陈高寿担心老婆先她而去,预先写下一副挽联:涕泣对牛衣,卌载都成肠断史;废残难豹隐,九泉稍待眼枯人。

在他十岁的时候,祖父陈宝箴长逝了,他的老爸陈三立之后带着妻儿举家移居到了台湾金陵,说到那边,不得不提他的老爸,也是很有才情的,他姑丈陈三立当时与谭延闿、谭嗣同并称之为“湖湘三少爷”,与谭嗣同、徐仁铸、陶菊存并号称“维新四公子”,官至吏部主事,是晚清赫赫闻明的小说家,有“中国倒数一位传统诗人”之誉。

1969年一月,南方刚刚有少数寒意,已经心力衰竭,哀大于心死的陈寅恪溘然离世,妻子在一个月后,与世长辞。

乔迁之后,他老爹在家中开办思益学堂,助教四书五经的还要,还进行了数学、英文、体育、音乐、绘画等课程,思益学堂先后延聘助教有国学大师王伯沆、柳翼谋、周大烈,家中的母校使用的是现代化教育,陈三立与先生们相约一不打学生、二不背死书,一派新式作风,深得马上两江总督张香帅陈赞。

年长陈高寿

据此说,刻钟候的陈龟年,便是在如此家学渊源下成长起来的,有着狠抓的国学底子,眼界开放,较早接触东西洋知识,他在留学扶桑前便“从学于友人留日者学日文”。

五台山崩,莱茵河断,大师已去。


3

王永观自沉波尔多湖,陈寅恪尚可用冷静和奥秘的思路写下挽联,表明哀思和崇敬。此时的华夏大地无人可以照顾“独立之精神,自由自思想”,更无人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为在孤独郁闷愤恨中离世的师父写下只言片语。远在米国的赵元任也只可以用英文写下挽联表明一点点哀思。

陈高寿曾多次出国留洋。

纵使明日,对陈龟年先生如故思量的太少······

在他12岁的时候,东渡日本,入东瀛巢鸭弘理高校。

在他20岁的时候,先后到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德国首都大学、瑞士联邦曼谷高校、时尚之都高等政治高校就读。后来因为第五次世界大战的发生,迫于时局,才于1914年回国。

在她28岁的时候,陈高寿再一次出国游学,先在米利坚浦项金融大学学梵文和巴利文。学习了三年之后,他又由美利坚联邦合众国转往德意志柏林(Berlin)大学读书东方古文字学,同时学习中亚古文字、以及蒙古语,在留学时期,他辛劳学习、积蓄了各地点的学问。

留学与勤政读书的经验,是陈高寿具备了阅读梵、巴利、波斯、突厥、清朝、英、法、德二种语言的力量,其中以梵文和巴利文最为精晓。了解了解的那样多的文字语言,使他操纵了一把研讨史学的利剑,而且她国学基础深厚,国史精熟,经过长年累月的留学经历又使得她大方吸取西方文化,所以她的观点与知识,多为国内外名家所推重。

即使出国游学二十多年,然而陈高寿却未怀揣一张高级学位证书回来。你了解为啥吧?因为他一心是为着学子而读书。他在留学时期的想法便是,哪儿有好高校,哪里藏书多,他便去何地读书,去哪儿探究商讨。学位而言,对于她就是一张纸,没什么价值,装到脑子里的知识,才是自己确实的学到的。

民国十四年,也就是1925年,陈高寿这一年36岁,满载的学识回国了。

那儿,正赶灵宝天尊华学校改制为大学,设立商讨院国学门也就是小说开端所涉嫌的那件事。胡适之提议使用导师制。其“基本价值观,是想用现代的不易方法整理国故”。所以出现了梁任公与哈工大校长的那段对话,北大国学切磋院最后聘任了王永观、梁卓如、陈高寿、赵元任等人为先生,人称北大四大国学大师,李受之为教授。

登时的切磋院领导吴宓很看重他,认为他“最为学博识精”。梁任公也说:“陈先生的学识胜过我。”

她38岁的时候,他才结合,迎娶的是福建军机大臣唐景崧的女儿唐筼,筼字是否不认识呢?那么些字音(云)。他们多个人育有七个孙女,一生相濡相呴,唐筼的一世默默地融化在爱人的光环里,其实她也是很棒的,自幼就从头读书,后来卒业于凉州女校体育专业,后执教于巴黎女高师,曾是许广平的教职工。

陈寅恪对于爱情与婚姻而言,有一套自己的知情,他曾对友人吴宓讲演说:“五等爱情论”,第一,情之最上者,世无其人,悬空设想,而甘为之死,如《牡丹亭》之杜丽娘是也;第二,与其人交识有素,而未尝共衾枕者次之,如宝、黛是也;第三,曾一度枕席而千古记念不忘,如司棋与潘又安;第四,又次之,则为夫妇平生而无外遇者;第五,最下者,遍地接合,惟欲是图,而无视情矣。

他俩多个人是经同事介绍认识的,也是就接近,当时陈高寿与唐筼相约在中心公园里会合。这时的温尼伯公园还叫大旨公园。1914年改为园林后,一时成为新青年男女约会的文明礼貌场面。

在园林里等候的唐筼细心地意识,远远走过来的这厮走路的姿态微跛。在出口中,陈龟年告诉坦白的他:自己的足部有多处白化病、胼胝,那与以往留学时日常穿着不合脚的硬皮鞋有关。就这么。38岁的陈寅恪与30岁的唐筼在香港签订了偕老之约。

人性坚韧的北洋新女性唐筼,在蒙受陈高寿之后,他不加思索放任了上下一心的事业,将自我的生命完全沉浸在衣食住行和照料家人的亲信领域了,成为甘为之死、永志不忘的一位“中国好老婆”。

4

1927年四月2日,王静安在颐和园萨拉热窝湖便,抽完了一支烟,便跃身头朝下,扎入颐和园奇瓦瓦湖,事后人们在其内衣口袋内意识遗书,遗书中写道“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短短数言,却给了子孙无数的揣测。

1928年三月3日,王忠悫逝世七天年忌日,清华立《海宁王伯隅先生记念碑》,碑文由陈龟年撰,林志钧书丹,马衡篆额,梁思成设计。陈高寿在所作的王礼堂回看碑铭中第一提议以“独立之振奋,自由之思想”为追求的学问精神与价值取向。

他立刻在国大学指引博士,而且还在香港大学兼课,同时对东正教大藏经和边疆史举行商讨、著述。在清华大学开设语文和历史、道教啄磨等科目。他讲授时或引用多样语言,佐证历史;或引诗举史,从《连昌宫词》到《琵琶行》《长恨歌》,皆信口道出,而文字出处,又无不准确,伴随而来的发明更是方便,令人敬佩!有名之下,他节省富饶,谦和而有自信,真诚而不伪饰,可谓是大方本色。即使是在课余时间,他给学生们分析各国文字的演变,竟能把清酒原产于什么地方,流传向何处的系统,讲述得明驾驭白。

她每一趟来讲课,总是会抱着众多居多的书。当她在执教佛经管历史学、禅宗文学的时候,抱着的书一定是用黄布包裹着,当她讲课其余学科的时候,带来的书,则是用黑布包裹着的,纵然他接连带好多书,不过她从不要入手协理抱,也不劳动自己的学习者扶助,总是亲力亲为。他怎么能成功“四不讲”,这是因为他学富五车、满腹经纶、学贯中西、博闻强志,每一回上课都是讲她的体会卓见,哪怕是平等门课讲好数次,都不会有双重的。

每当陈高寿教师,上面坐着的,不仅仅是他的学习者,还有外系的学生,真可谓是学生云集,好多南开的教师与教学,都会慕名而来,如朱自华、Fung、吴宓、南开的德意志汉学家钢和泰等都来听他的课,所以说她是助教的任课。这时候,在华北科学界,学者一起分成两派,一派是原本的大家,另一头是出国留洋回来的专家。前者认为留洋归国的人不懂国情,有再多的新知识,也是没有抓住要点,无法化解中国的骨子里难题。后者则觉得本土派太寒酸,不懂的与时俱进,眼光狭隘,也终于一种读书人相轻吧,他们竞相看不起,可是陈龟年不属于任何一方,而且不管是哪个人,都不敢瞧不起陈龟年,他在两派人心中深得崇敬,这在学界,堪称一个传奇。

季齐奘便是心仪而来的一位学生,在南开大学读书时,当时读的是西洋系,上了广大和西方的历史、工学、美学相关的教程,不过后来季希逋说,他协调认为收益最大的不是那么些正课,而是朱孟实先生的“文艺心绪学”和陈高寿先生的“佛经翻译农学”,季齐奘听了陈龟年的课,之后季齐奘搞起了伊斯兰教史、道教梵语和中亚太古语言探究,不得不说有早晚的来由是来自陈高寿的震慑。季齐奘说:“读他的稿子,听他的课,差不多是一种享受,不可以比拟的享受。在全世界众多大家中,能给本人那种享受的,国外唯有Henley希·吕德斯,在国内唯有陈龟年先生一人。”

陈高寿教授重情节,一向不拘于形式,上课从不点名,从不小考,平素不会给学生不及格,真的是了不起。

陈丹青在《国学研讨院》描绘的五位大师赵元任、梁卓如、王伯隅、陈高寿、吴宓

5

1930年,因为各个缘由,武大国大学停办,陈龟年后来任南开大学历史、汉语、艺术学三系教师兼主旨探讨院负责人、历史语言切磋所第一组总监,紫禁城博物院负责人等职。纵然交大国学切磋院停办了,不过她老师的办事还在继承。

1937年7月,扶桑侵华战争蔓延,抗日战争发生,日军直逼平津。那时候陈寅恪的小叔陈三立义愤绝食,溘然寿终正寝。陈龟年回家奔丧。这一年六月,由国营巴黎大学、国立北大大学、公立哈工大大学在巴尔的摩组装创制的公立德雷斯顿暂时高校在奥兰多开学,这一天也改为东北联少校庆日,治丧已毕之后,寅恪随校南迁,开首过上了流浪的中途生活。1938年东北联大迁至不莱梅,他随校到达圣克鲁斯。

又过了两年,大英帝国加州理经济高校特聘陈高寿为汉学教师,并赋予United Kingdom皇家学会商量员职称。他是该校首位受聘的中华语汉学教师,在当下是一种很高的荣幸。他离莱切斯特到香港(Hong Kong),拟全家搭英轮转赴英国佐治亚电子农业大学任教,因第二次世界大战发生,被逼暂居香江,任Hong Kong高校客座助教兼中文系老总。

1941年十六月八天,太平洋战争发生,东瀛人攻克香岛,陈高寿立时辞去闲居,因为他曾经名声在外,日本当局持日金四十万元委任他办东方法高校,被他坚决的拒绝了。

后来又有人奉日方之命,专程请他到已被日军霸占的新加坡讲学,那三回,他又不容了,拒绝抗命之后,陈龟年随即出走香江,取道台北湾至临沂,先后任台湾大学、台州大学助教,不久移居燕京高校任教。这一时期,在大忙的教学中,他仍致力于学术商讨,先后出版了《南梁制度渊源论稿》《唐朝政治史论稿》两部作品,对隋代史指出了重重新的理念,为后代研商古代史开辟了新的门径。在陈高寿的身上,大家不但看到了知识分子的渊博学识,更看到了身为华夏人的气概与信念。

抗制伏利后,陈寅恪再一次接受了北卡罗来纳教堂山分校高校的应聘,这一次,他顺遂的去了佐治亚理工(science and technology)高校任教,因为自己有灵活,一并顺便到London治疗自己的眼眸,从前在境内有过两次不成事的手术,到了英国从此,再经英医诊治开刀,目疾反而变本加厉,最后下了双目失明已成定局的诊断书。

寅恪怀着失望的心思,辞去聘约,重临了祖国,任教于南开园,继续致力学术商讨。

解放前夕,他到圣地亚哥,拒绝了中心研讨院历史语言探究所所长傅梦簪要他去青海、Hong Kong的邀聘,任教于维也纳岭南大学。后来院系调整,岭南大学见面于利物浦大学,所将来来陈龟年移教于圣Pater罗苏拉高校。

1957年,陈高寿在金华大学寓所内,思考《柳如是别传》已双目失明

1962年,陈龟年右腿跌高弓足,胡乔木前往看望,关怀她的文集出版。

他说:“盖棺有期,出版无日。”

胡乔木笑答:“出版有期,盖棺尚早。”

在帮手的帮扶下,他把《西晋制度渊源论稿》《南梁政治史述论稿》《元白诗笺证稿》以外的旧文,编为《寒柳堂集》《金明馆丛稿》,并写有专著《柳如是传》,最终撰《寒柳堂记梦》。

她的臂膀黄萱曾惊讶地说:“寅师以失明的中老年,不惮劳累、经之营之,钧稽沉隐,以成《柳如是别传》。其坚毅之精神,真有惊天地、泣鬼神的气概。”

(wenhua大.革.命)早先未来,陈寅恪遭到惨酷折磨。使他最可悲的是,他深藏多年的汪洋书籍、诗文稿,多被洗劫一空。最后于1969年8月7日,陈龟年在广州永远的相距了人世,他离世后没多长期,爱妻唐筼于三月21日过逝。

为陈龟年而活着的唐筼,最终亦为陈高寿而死。当时唐筼平静地料理完陈高寿的后事,又布署好和谐的丧事,就如她对人说的:“待料理完寅恪的事,我也该去了。”单独相隔45天,唐筼便也走了。

有人说他死于心脏病,

有人说她大半生靠药物维持生命,停药十余日,生命就足以轻松截止。

同理可得,唐筼是追随陈龟年去了,那对才德兼备的唐筼来说是生死相随,生命相依

若依陈寅恪的等级分类,他与唐筼的痴情而是区区四等。

但,爱到那种程度,爱到那种程度,怎么说,也该算是世界级了啊。

陈高寿:情之最上者,世无其人,悬空设想,而甘为之死,

陈高寿一家的合影

6

陈龟年长时间致力于史学讨论工作,商量限量吗广,他对魏晋南北朝史、北宋史、宗教史(尤其是佛教史)、西域各民族史、蒙古史、后唐语言学、敦煌学、中国古典法学以及史学方法等地点都作出了严重性的孝敬。

陈龟年的新考据学方法,丰硕和提升了中国传统文献探讨方法,在发扬中华价值观文化方面具备重大意义,但他微微考据过于复杂冗长,那或者是她的阙如。
陈龟年与王观堂、陈援庵等形成了炎黄史学史上装有象征意义的“新考据学派”。研商的界定,涉及中古史、宗教史、蒙古史、敦煌学等,并收获了很多开创性的战果。

用作老师的他,在师生中具备“盖世奇才”、“助教的任课”、“太老师”等赞许,他对学生的喜爱无微不至,对学生生活乃到结束学业后就业难点,也非凡关怀。他认为问答式的笔试,不是洞察学问的最好法子。做杂文,要求新资料、新观点。他平素不要求学员用死记方法,而是鼓励思考,他更反对“填鸭式”的教育措施。

“桃李满天下”,对陈高寿来说,当之无愧。

她为国家作育了不可臆想的优良人才,其中不乏如季齐奘、蒋天枢等大师。

说到此地,你恐怕还对陈龟年这几个名字的“恪”怎么读有点摸不着头脑。

依据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现代普通话词典》,陈高寿“恪”应读作“克”(拼音:Kè)。但有资料注明,由于陈高寿是客家人人,而“恪”在客家话中有“quó”的,因普通话中无此音,于是到中华南边后,便被当然地喻为“yínquè”了。因袭相承,并变为习惯。所以,有学者认为,“陈高寿”应读作ChénYínquè。可是,在运用中文的人当中,知道那或多或少的人肯定为少数,包蕴陈寅恪本人也并不追究。由此,在采用普通话时,仍不妨将陈高寿的“恪”读作“克”(Kè)。况且,陈龟年本人在1940年二月致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哈佛大学的英文亲笔信的签约是“TschenYinKoh”。

当初,北大师生上下都叫他陈龟年(què)先生,有人请教她:“为什么大家都叫您陈龟年(què),你却置之度外改进吧?”

陈先生笑着反问道:“有其一须求吗?”

陈寅恪、蔡元培、胡适、章太炎

如上三人有民国最显赫的四篇演说,有趣味的爱人可以百度找寻

如今只体现陈龟年的一篇

陈龟年独立之神气,自由之思想

本身的考虑,我的看好完全见于本人所写的王礼堂回忆碑中。王国桢死后,学生刘节等请我撰文纪念。当时正在国民党统一时,立碑时间有案可查。在当时,武大校长是罗家伦,是二陈(CC)派去的,众所周知。我马上是南开商讨院老师,认为王伯隅是近年来学界最要害的职员,故撰文来发布天下后世商讨学问的人,尤其是研商史学的人。

本人觉着研讨学问,最重点的是要负有自由的毅力和独立的神气,所以我说“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一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俗谛”在即时即指三民主义而言。必须脱掉“俗谛之桎梏”,真理才能表明,受“俗谛之桎梏”,没有自由思想,没有独立精神,即不可以发扬真理,即不可以研究学问。学说有无错误,那是足以协商的,我对于王观堂即是如此。

王国桢的主义中,也有错的,如关于蒙古史上的一对难题,我觉着就足以探究。我的理论也有不当,也得以协商,个人之间的吵架,不必芥蒂。我、你都应有那样。我写王静安诗,中间骂了梁启超,给梁卓如看,梁卓如只笑了笑,不以为芥蒂。我对胡适之也骂过。但对于独立精神,自由思想,我以为是最根本的,所以我说“唯此独立之神气,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上下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我认为王静安之死,不关与罗振玉之恩怨,不关满清之灭亡,其一死乃以见其单独自由之意志。独立精神和轻易意志是必须争的,且须以生死力争。

正如词文所示,“思想而不擅自,毋宁死耳。斯古今仁圣同殉之精义,夫岂庸鄙之敢望。”一切都是小事,惟此是大事。碑文中所持之大旨,至今并未改易。

7

老龄的陈龟年

国学家卞僧慧:今人每称先生为一代宗师,诚当之无愧。正当中国之大变局、世界之大变局,政历四代,游学东西洋十余年,博文卓先生识,毕生献身学术。性极敏感,思富联想,而又痌瘝在抱,常怀千岁之忧。诚旷世之大师,不世出之人杰。直可谓千种争辩、万种心境,胥可于先生一身见之。先生如精琢多面体之金刚石,一有光源即灿烂夺目。从先生可以见世界风貌,从社会风气万象亦可以见先生。先生人虽没,但其思维、学说之影响却从不停歇。

陈龟年先生堪称中国文化史上的一座丰碑

令人高山仰止,不胜敬慕

他是礼仪之邦甚至世界学术文化界的神气

独自之振奋,自由之思想

大师傅之后再无大师

正文内容头阵于群众号:烈酒封侯

本文内容部分史料整理自

《陈高寿家族百年兴衰史》

《国学大师陈高寿》

《陈寅恪,最后20年》

《陈高寿,历文学家》

图表源于互连网

— END —

点击上边褐色字体阅读往期小说

儒学史上最终一个开宗立派的宗师级人物

他是炎黄封建主义最终的一尊精神偶像

张嘉玢,不佳的婚姻却使她成长,遇到了最好的祥和

国士无双者,唯太史神帅韩信

陈龟年,有诸如此类一位先生,大师之后再无大师

杜工部说:假设能重来,我要选李供奉

苏仙:他把旁人眼中的苟且,活成了团结的潇洒人生

杜月生:香港(Hong Kong)青帮
“流氓大亨”,亡故前烧毁全体欠条,并告戒后人不得追债

李小龙的传奇人生,一扫病夫龙骨傲,唱他万遍警来人

— 是非成败,人生豪迈 —

— 持之以恒走心,锲而不舍长得美观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