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里仁篇第四,里仁篇第四

  【本篇引语】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1

杨伯峻

里仁篇第四


【本篇引语】

本篇包涵26章,紧要内容涉及到义与利的关系难题、个人的道德修养难点、孝敬父母的难点以及君子与小人的区分。这一篇蕴涵了墨家的若干根本范畴、原则和申辩,对后者都发出过较大影响。

【原文】

4·1 子曰:“里仁为美(1),择不处仁(2),焉得知(3)?”

【注释】

(1)里仁为美:里,住处,借作动词用。住在有仁者的地点才好。

(2)处:居住。

(3)知:音zhì,同智。

【译文】

孔仲尼说:“跟有仁德的人住在一起,才是好的。如若您挑选的住处不是跟有仁德的人在共同,怎么能说您是明智的吧?”

【评析】

各样人的道德修养既是个人我的事,又一定与所处的外侧环境有关。爱抚居住的条件,着重对情人的取舍,那是法家平昔重视的题材。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与有仁德的人住在一起,耳濡目染,都见面临仁德者的熏陶;反之,就不大可能养成仁的品行。

【原文】

4·2
子曰:“不仁者不得以久处约(1),不可以长处乐。仁者安仁(2),知者利仁。”

【注释】

(1)约:穷困、困窘。

(2)安仁、利仁:安仁是安于仁道;利仁,认为仁有利自己才去行仁。

【译文】

孔丘说:“没有仁德的人无法长时间地远在贫困中,也无法长久地远在平稳中。仁人是安于仁道的,有灵气的人则是知道仁对自己方便才去行仁的。”

【评析】

在那章中,孔丘认为,没有仁德的人不容许长久地远在贫困或稳定之中,否则,他们就会为非作乱或者极度享受。唯有仁者安于仁,智者也会行仁。那种思维是愿意人们瞩目个人的德行操守,在其余环境下都做到锲而不舍,保持节操。

【原文】

4·3 子曰:“唯仁者能好(1)人,能恶(2)人。”

【注释】

(1)好:音hào,喜爱的情致。作动词。

(2)恶:音wù,憎恶、讨厌。作动词。

【译文】

孔圣人说:“只有这一个有仁德的人,才能爱人和恨人。”

【评析】

法家在讲“仁”的时候,不仅是说要“爱人”,而且还有“恨人”一方面。当然,孔夫子在那里没有说到要爱哪些人,恨何人,但有爱则必然有恨,二者是相周旋而留存的。只要做到了“仁”,就必将会有不易的爱和恨。

【原文】

4·4 子曰:“苟志于仁矣,无恶也。”

【译文】

孔夫子说:“倘使决定于仁,就不会做坏事了。”

【评析】

那是联网上一章而言的。只要养成了仁德,那就不会去做坏事,即不会犯上焚烧、为非作恶,也不会荒淫无耻、随心所欲。而是可以做有利于于国家、有利于人民的好事了。

【原文】

4·5
子曰:“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去仁,恶乎成名?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

【译文】

万世师表说:“富裕和权威是大千世界都想要得到的,但绝不正当的方法取得它,就不会去分享的;贫穷与低下是大千世界都讨厌的,但并非正当的点子去摆脱它,就不会摆脱的。君子假设距离了仁德,又怎么能叫君子呢?君子没有一顿饭的年华背离仁德的,就是在最紧迫的随时也不可能不遵循仁德办事,就是在流离失所的时候,也迟早会按仁德去工作的。”

【评析】

这一段,反映了孔丘的理欲观。以往的孔仲尼研究中数十次忽视了这一段内容,就像孔子主持人们只要仁、义,不要利、欲。事实上并非如此。任何人都不会愿意过贫穷困顿、流离失所的生存,都盼望得到富饶安逸。但那必须透过正当的招数和途径去获取。否则宁守清贫而不去享受金玉满堂。那种价值观在后天仍有其不足低估的市值。这一章值得探讨者们仔细推敲。

【原文】

4·6
子曰:“我未见好仁者,恶不仁者。好仁者,无以尚之;恶不仁者,其为仁矣,不使不仁者加乎其身。有能一日用其力于仁矣乎?我未见力不足者。盖有之矣,我未之见也。”

【译文】

孔丘说:“我平素不见过爱好仁德的人,也从未见过厌恶不仁的人。爱好仁德的人,是不可以再好的了;厌恶不仁的人,在推行仁德的时候,不让不仁德的人潜移默化自己。有能一天把温馨的能力用在执行仁德上啊?我还从未看见力量不够的。那种人想必照旧有些,但自己没见过。”

【评析】

孔丘越发强调个人道德修养,越发是养成仁德的风骨。但当时动荡的社会中,爱好仁德的人早就不多了,所以孔仲尼说他不曾看到。但孔丘认为,对仁德的修身,主要如故要靠个人自愿的大力,因为假诺经过个人的全力,是截然可以达到仁的境地的。

【原文】

4·7 子曰:“人之过也,各于其党。观过,斯知仁矣。”

【译文】

孔圣人说:“人们的一无所能,总是与她充足公司的人所犯错误性质是一样的。所以,考察一个人所犯的失实,就可以通晓她不曾仁德了。”

【评析】

尼父认为,人就此犯错误,从根本上讲是他不曾仁德。有仁德的人一再会防止不当,没有仁德的人就不可以幸免不当,所以从这点上,没有仁德的人所犯错误的品质是相似的。那从另一角度讲了增强道德修养的关键。

【原文】

4·8 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

【译文】

孔丘说:“早上查获了道,就是当天中午死去也心甘。”

【评析】

这一段话平时被人们所引述。孔丘所说的道究竟指什么,这在学术界是有争议的。大家的认识是,孔丘那里所讲的“道”,系指社会、政治的万丈标准和做人的参天准则,那重大是从伦法学意义上说的。

【原文】

4·9 子曰:“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

【译文】

孔丘说:“士有志于(学习
和实施圣人的)道理,但又以团结吃穿得不得了为侮辱,对那种人,是不值得与他谈论道的。”

【评析】

本章和前一章琢磨的都是道的题材。本章所讲“道”的意思与前章大约相同。那里,孔圣人认为,一个人斤斤计较个人的吃穿等生活细节,他是不会有远漯河想的,由此,根本就无需与那样的人去探究什么道的题材。

【原文】

4·10
子曰:“君子之于天下也,无适(1)也,无莫(2)也,义(3)之与比(4)。”

【注释】

(1)适:音dí,意为亲近、厚待。

(2)莫:疏远、冷淡。

(3)义:适宜、妥当。

(4)比:亲近、相近、靠近。

【译文】

孔子说:“君子对于满世界的人和事,没有定点的厚薄亲疏,只是依据义去做。”

【评析】

这一章里万世师表提议对君子要求的主要之一:“义之与比。”有华贵质量的君子为人公正、友善,处世得体灵活,不会厚此薄彼。本章谈论的仍是私家的道德修养难点。

【原文】

4·11 子曰:“君子怀(1)德,小人怀土(2);君子怀刑(3),小人怀惠。”

【注释】

(1)怀:思念。

(2)土:乡土。

(3)刑:法制惩罚。

【译文】

孔子说:“君子牵记的是道义,小人挂念的是本土;君子想的是法制,小人想的是恩情。”

【评析】

本章再一次涉嫌君子与小人那七个不相同品种的质量形态,认为君子有高雅的德行,他们胸怀远大,视野开阔,考虑的是国家和社会的业务,而小人则只晓得思恋乡土、小恩小惠,考虑的唯有个体和家中的生计。那是高人与小人之间的分化点之一。

【原文】

4·12 子曰:“放(1)于利而行,多怨(2)。”

【注释】

(1)放:音fǎng,同仿,效法,引申为追求。

(2)怨:别人的怨恨。

【译文】

孔仲尼说:“为追求利益而行动,就会导致越多的怨恨。”

【评析】

本章也谈义与利的难点。他觉得,作为拥有高贵质量的高人,他不会接连考虑个人利益的得与失,更不会完全追求个人利益,否则,就会招致来自各方的怨恨和指责。那里仍谈先义后利的见识。

【原文】

4·13 子曰:“能以礼让为国乎,何有(1)?无法以礼让为国,如礼何(2)?”

【注释】

(1)何有:全意为“何难之有”,即不难的趣味。

(2)如礼何:把礼咋办?

【译文】

尼父说:“可以用礼让原则来治理国家,那还有何样困难吗?不可能用礼让原则来治理国家,怎么能举行礼呢?”

【评析】

孔仲尼把“礼”的准绳推而广之,用于国与国里面的接触,这在西汉是没错的。因为孔仲尼时代的“国”乃“诸侯国”,均属中国境内的小兄弟国家。可是,在近代以来,曾涤生等人仍看好对西方殖民主
义国家利用“礼让为国”的尺码,那就不免被诟病为“卖国主义”了。

【原文】

4·14 子曰:“不患无位,患所以立;不患莫己知,求为可知也。”

【译文】

孔丘说:“不怕没有官位,就怕自己从未有过学到赖以站得住脚的东西。不怕没有人精晓自己,只求自己变成有真才实学值得为人人明白的人。”

【评析】

这是孔圣人对协调和温馨的学员平时谈论的难题,是她立身处世的大旨态势。万世师表并非不想成名成家,并非不想身居要职,而是愿意他的学员必须首先立足于自身的学识、修养、才能的打造,具备足以胜任官职的各方面素质。那种思路是可取的。

【原文】

4·15
子曰:“参乎,吾道一以贯之。”曾参曰:“唯。”子出,门人问曰:“何谓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

【译文】

尼父说:“参啊,我讲的道是由一个主导的合计贯彻始终的。”曾参说:“是。”孔仲尼出去之后,同学便问曾参:“那是何许意思?”曾参说:“老师的道,就是忠恕罢了。”

【评析】

忠恕之道是孔圣人思想的重中之重内容,待人忠恕,那是仁的着力需求,贯穿于孔丘思想的各种方面。在那章中,万世师表只说她的道是有一个主导考虑一以贯之的,没有具体表明如何是忠恕的题材,在前面的篇章里,就答复了那些难点。对此,我们将再作分析。

【原文】

4·16 子曰:“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译文】

孔圣人说:“君子理解大义,小人只晓得小利。”

【评析】

“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是孔仲尼学说中对后世影响较大的一句话,被人们神话。那就明确指出了功利难题。孔夫子认为,利要坚守义,要重义轻利,他的义指遵守等级秩序的德性,一味追求个人利益,就会犯上放火,破坏等级秩序。所以,把追求个人利益的人视为小人。经过后代道家的升高,那种考虑就变成义与利尖锐周旋、非此即彼的义利观。

【原文】

4·17 子曰:“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

【译文】

孔丘说:“见到贤人,就应有向他上学
、看齐,见到不贤的人,就活该自己检讨(自己有没有与他相类似的不当)。”

之里仁篇第四,里仁篇第四。【评析】

本章谈的是私有道德修养难题。那是修养方法之一,即见贤思齐,见不贤内自省。实际上那就是取别人之长补自己之短,同时又以他人的罪过为鉴,不重蹈外人的旧辙,那是一种理性主义的态度,在今日仍不失其精辟之见。

【原文】

4·18 子曰:“事父母几(1)谏,见志不从,又敬不违,劳(2)而不怨。”

【注释】

(1)几:音jī,轻微、婉转的意趣。

(2)劳:忧愁、烦劳的意思。

【译文】

万世师表说:“事奉父母,(若是老人有难堪的地点),要婉转地告诫他们。(自己的见解表明了,)见父母心里不愿听从,依旧要对他们尊重,并不抵制,替她们操劳而不恨死。”

【评析】

这一段如故讲关于孝敬父母的题材。事奉父母,那是应有的,但如果始终必要男女对父阿姨相对遵循,百依百顺,甚至父母不听劝告时,子女仍要对她们肃然起敬,毫无怨言。这就成了墨守成规专制主义,是维护封建宗法家族制度的第一纲常名教。

【原文】

4·19 子曰:“父母在,不远游(1),游必有方(2)。”

【注释】

(1)游:指游学、游官、经商等外出运动。

(2)方:一定的地点。

【译文】

尼父说:“父母生活,不离家故乡;如果不得已要出远门,也务必有自然的地方。”

【评析】

“父母在,不远游”是先秦道家关于“孝”字道德的具体内容之一。历代都用那几个孝字原则去束缚、须求子女为其父母尽孝。这种孝的原则在明天一度错过了它的含义。

【原文】

4·20 子曰:“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1)

【注释】

(1)本章内容见于《学而篇》1?11章,此处略。

【原文】

4·21 子曰:“父母之 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惧。”

【译文】

孔圣人说:“父母的年华,不可不知道并且平常记在心头。一方面为她们的高寿而欢天喜地,一方面又为他们的萎靡而坐卧不宁。”

【评析】

春秋末期,社会动荡,臣弑君、子弑父的罪该万死之事时有暴发。为了掩护宗法家族制度,孔圣人就越发强调“孝”。所以这一章照旧谈“孝”,须要孩子从内心深处要孝敬自己的老人家,相对遵从父母,那是要予以批评的。

【原文】

4·22 子曰:“古者言之不出,耻躬之不逮也。”

【译文】

万世师表说:“西汉人不随意把话说出口,因为她们以投机做不到为可耻啊。”

【评析】

万世师表一贯主张行事极为谨慎,不随意允诺,不自由表态,若是做不到,就会失信于人,你的威信也就暴跌了。所以万世师表说,古人就不随意说话,更不说随心所欲的话,因为她们以不可以兑现承诺而感觉到羞辱。这一思索是长项的。

【原文】

4·23 子曰:“以约(1)失之者鲜(2)矣。”

【注释】

(1)约:约束。那里指“约之以礼”。

(2)鲜:少的意趣。

【译文】

孔夫子说:“用礼来约束自己,再犯错误的人就少了。”

【原文】

4·24 子曰:“君子欲讷(1)于言而敏(2)于行。”

【注释】

(1)讷:鸠拙。那里指说话要三思而后行。

(2)敏:敏捷、火速的意趣。

【译文】

尼父说:“君子说话要三思而行,而行动要快快。”

【原文】

4·25 子曰:“德不孤,必有邻。”

【译文】

孔圣人说:“有德行的人是不会孤立的,一定会有思考同样的人与他相处。”

【原文】

4·26 子游曰:“事君数(1),斯(2)辱矣;朋友数,斯疏矣。”

【注释】

(1)数:音shuò,屡次、多次,引申为烦琐的意味。

(2)斯:就。

【译文】

子游说:“事奉天皇太过烦琐,就会惨遭侮辱;对待朋友太烦琐,就会被疏远了。”

里仁篇第四 

4.1.子曰:“里[1] 仁为美。择不处仁,焉得知[2] ?”

  本篇包蕴26章,首要内容提到到义与利的涉及难点、个人的道德修养难点、孝敬父母的难题以及君子与小人的界别。这一篇包罗了道家的若干紧要范畴、原则和理论,对后者都发出过较大影响。

【原文】 4·1 子曰:“里仁为美,择不处仁,焉得知?” 

译文:孔丘说:“居住在有仁德的地点是美好的。选取居所,没有仁德,怎么获得智慧吧?”

  【原文】

【译文】 万世师表说:“跟有仁德的人住在一起,才是好的。若是你挑选的住处不是跟有仁德的人在一块儿,怎么能说你是明智的吗?” 

4.2.子曰:“不仁者不得以久处约[3] ,不得以长处乐。仁者安仁,知者利[4]
仁。”

  4.1 子曰:“里仁为美(1),择不处仁(2),焉得知(3)?”

【镇长评析】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译文:孔夫子说:“没有仁德的人不可以久处贫困,不可能久处安逸。仁者安于仁德,智者利用仁德。”

  【注释】

【原文】 4·2 子曰:“不仁者不得以久处约,不得以长处乐。仁者安仁,知者利仁。” 

4.3.子曰:“唯仁者能好人,能恶(wù)人。”

  (1)里仁为美:里,住处,借作动词用。住在有仁者的地点才好。

【译文】 孔仲尼说:“没有仁德的人不可能长久地远在贫困中,也不可以长期地远在平稳中。仁人是安于仁道的,有聪明的人则是知道仁对协调有利才去行仁的。” 

译文:孔圣人说:“唯有仁者能真的地喜欢人,憎恶人。”

  (2)处:居住。

【村长评析】 不仁的人内心是变化的,贫穷让他气急败坏,安乐让他放纵。 

4.4.子曰:“苟志于仁矣,无恶(wù)也。”

  (3)知:音zhì,同智。

【原文】 4·3 子曰:“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译文:孔圣人说:“如若有心向仁,就平素不什么样可厌恶的了。”

  【译文】

【译文】 孔仲尼说:“唯有那一个有仁德的人,才能爱人和恨人。” 

4.5.子曰:“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5]
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去仁,恶(wū)乎成名?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6]
必于是,颠沛必于是。”

  孔夫子说:“跟有仁德的人住在一起,才是好的。即使您选拔的住处不是跟有仁德的人在联合,怎么能说你是明智的呢?”

【村长评析】 有公平之心,才能科学的评说人。 

译文:万世师表说:“富贵,是人所追求的;不用正当方法取得它,就不应有接受。贫贱,是人所厌恶的;不用正当方法去摆脱,还不如不摆脱。君子没有了仁德,还叫什么君子?君子任几时刻都不会违反仁德,匆匆忙忙时候是这么,兵慌马乱时候也是这么,”

  【评析】

【原文】 4·4 子曰:“苟志于仁矣,无恶也。” 

4.6.子曰:“我未见好仁者,恶不仁者。好仁者,无以尚[7]
之;恶不仁者,其为仁矣,不使不仁者加乎其身。有能一日用其力于仁矣乎?我未见力不足者。盖[8]
有之矣,我未之见也。”

  每个人的道德修养既是个人我的事,又势必与所处的外侧环境有关。爱慕居住的条件,器重对情人的取舍,那是墨家平昔注重的题材。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与有仁德的人住在一起,耳濡目染,都会受到仁德者的震慑;反之,就不大可能养成仁的品格。

【译文】 孔仲尼说:“如若决定于仁,就不会做坏事了。” 

译文:孔夫子说:“我没见过爱好仁德的人和厌恶不仁的人。爱好仁德的人,是不能够跨越的。厌恶不仁的人,会行仁德,不让不仁施加到自己随身。有一天到晚致力于施行仁德的人么?我没来看施行仁德还会力量不足。差不离有那般的人吧,我是没见过。”

  【原文】

【村长评析】 仁是追求公众利益最大化,怎会找麻烦。 

4.7.子曰:“人之过也,各于其党[9] 。观过,斯知仁矣。”

  4.2
子曰:“不仁者不可以久处约(1),不得以长处乐。仁者安仁(2),知者利仁。”

【原文】 4·5 子曰:“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去仁,恶乎成名?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

译文:孔夫子说:“人的偏差,有差其余品种。看看她犯的谬误,就通晓是还是不是仁德了。”

  【注释】

 【译文】 万世师表说:“富裕和高雅是大千世界都想要得到的,但并非正当的不二法门赢得它,就不会去享受的;贫穷与低下是人们都憎恶的,但决不正当的方法去摆脱它,就不会摆脱的。君子如若离开了仁德,又怎么能叫君子呢?君子没有一顿饭的日子背离仁德的,就是在最殷切的随时也非得比照仁德办事,就是在流转的时候,也肯定会按仁德去干活的。” 

4.8.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

  (1)约:穷困、困窘。

【科长评析】 君子好财,取之有道,人们追求更好的活着,社会才会向上。 

译文:孔夫子说:“假使早晨听到真理,中午死了都没事。”

  (2)安仁、利仁:安仁是安于仁道;利仁,认为仁有利自己才去行仁。

【原文】 4·6 子曰:“我未见好仁者,恶不仁者。好仁者,无以尚之;恶不仁者,其为仁矣,不使不仁者加乎其身。有能一日用其力于仁矣乎?我未见力不足者。盖有之矣,我未之见也。” 

4.9.子曰:“士志于道,而耻恶(è)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

  【译文】

【译文】 孔夫子说:“我历来没有见过一个真正的仁者,却作呕、憎恶缺乏仁德的人。喜欢“仁”那种程度的人,除了“仁”那种最高的道德追求,不会再崇尚什么其余了。讨厌、憎恶缺乏仁德之人的人怎么能称之为是仁者呢?真正的仁者一定能包容万物,有容人之心,只会用自己的仁心来教育、教化别人,一定不会把不仁加诸到外人身上。其实追求“仁”是很难的,很少有人能在一天以内时时刻刻、所有的用心处事都完全符合仁道。但骨子里追求仁又很简单,只要您决定去做,就一定能到位。我还没听说有哪个人因为我的能力不够而尚未高达“仁”的境地,只是放松了对团结的需求,意志不坚决罢了。也许真的有因为自己能力不够而做不到的,但自身还并未见过这么的人。” 

译文:孔夫子说:“读书人立志追求真理,却以粗衣劣食为耻,这就不值得同她探究下去了。”

  万世师表说:“没有仁德的人不能长时间地远在贫困中,也不可以长久地远在平稳中。仁人是安于仁道的,有灵气的人则是知道仁对协调有利才去行仁的。”

【村长评析】 仁是聪明、是心处境态、是行为规范,不厌恶不仁的人,那一点或者万世师表也做不到吧。 

4.10.子曰:“君子之于天下也,无适[10] (dí)也,无莫也,义之与比[11]
(bì)。”

  【评析】

【原文】 4·7 子曰:“人之过也,各于其党。观过,斯知仁矣。” 

译文:孔仲尼说:“君子对于满世界,不专主,不反对,一切以道德为标准。”

  在这章中,孔丘认为,没有仁德的人不可以一劳永逸地远在贫困或稳定之中,否则,他们就会为非作乱或者穷奢极侈。唯有仁者安于仁,智者也会行仁。那种思考是希望人们瞩目个人的道德品行,在其余环境下都形成坚强不屈,保持节操。

【译文】 孔仲尼说:“人们的荒唐,总是与她不行集团的人所犯错误性质是一致的。所以,考察一个人所犯的荒谬,就可以知晓她从没仁德了。” 

4.11.子曰:“君子怀德,小人怀土;君子怀邢,小人怀惠。”

  【原文】

【村长评析】 小人只关切个人利益和小团体利益,而不爱抚全部和公众利益。 

译文:孔丘说:“君子胸怀仁德,小人贪恋乡土;君子胸怀法度,小人贪恋恩惠。”

  4.3 子曰:“唯仁者能好(1)人,能恶(2)人。”

【原文】 4·8 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 

4.12.子曰:“放[12] (fǎng)于利而行,多怨。”

  【注释】

【译文】 孔圣人说:“下午得知了道,就是当天夜晚死去也心甘。” 

译文:孔圣人说:“追求利益而行走,多会招致怨恨。”

  (1)好:音hào,喜爱的意味。作动词。

【科长评析】 学无止境,智慧无价。 

4.13.子曰:“能以礼让为国乎?何有?不可以以礼让为国,如礼何?”

  (2)恶:音wù,憎恶、讨厌。作动词。

【原文】 4·9 子曰:“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 

译文:孔丘说:“能以礼让来治国么?那有啥难?不可以以礼让来治国的话,那礼咋做?”

  【译文】

【译文】 尼父说:“士有志于(学习和进行圣人的)道理,但又以团结吃穿得不得了为侮辱,对那种人,是不值得与他谈论道的。” 

4.14.子曰:“不患无位,患所以立。不患莫己知,求为可见也。”

  孔仲尼说:“只有那一个有仁德的人,才能爱人和恨人。”

【村长评析】 人的遭际与环境相关,丰盛认识世界,作育自己的力量,而毫无急功近利去获取外在的裨益。 

译文:孔丘说:“不怕没有地点,就怕没有任职的本领。不怕别人不了然自己,要去追求能够被人所知的本领。”

  【评析】

【原文】 4·10 子曰:“君子之于天下也,无适也,无莫也,义之与比。” 

4.15.子曰:“参乎!吾道一以贯之。”曾子舆曰:“唯。”

  墨家在讲“仁”的时候,不仅是说要“爱人”,而且还有“恨人”一方面。当然,万世师表在那边没有说到要爱怎么人,恨哪个人,但有爱则早晚有恨,二者是相周旋而存在的。只要成功了“仁”,就必定会有不易的爱和恨。

【译文】 孔夫子说:“君子对于全世界的人和事,没有平昔的厚薄亲疏,只是根据义去做。” 

子出,门人问曰:“何谓也?”曾参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

  【原文】

【区长评析】 君子眼界开阔、内心宽厚。 

译文:孔夫子说:“曾子啊,我的见地是永恒的。”曾子舆说:“是的。”

  4.4 子曰:“苟志于仁矣,无恶也。”

【原文】 4·11 子曰:“君子怀德,小人怀土;君子怀刑,小人怀惠。” 

万世师表走出来了,有学童就问:“那怎么看头啊?”曾子舆说:“夫子的意见,就是尽心竭力、推己及人罢了。”

  【译文】

【译文】 万世师表说:“君子惦记的是道义,小人思念的是土地;君子想的是老实巴交,小人想的是人情。” 

4.16.子曰:“君子喻[13] 于义,小人喻于利。”

  孔夫子说:“假使决定于仁,就不会做坏事了。”

【村长评析】 君子与小人的原形区域是聪明的两样,君子务内,小人求外;君子看长远,小人重眼前。 

译文:孔丘说:“君子只懂道义,小人只懂利益。”

  【评析】

【原文】 4·12 子曰:“放于利而行,多怨。” 

4.17.子曰:“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

  那是连接上一章而言的。只要养成了仁德,那就不会去做坏事,即不会犯上放火、为非作恶,也不会穷奢极欲、随心所欲。而是可以做有利于于国家、有利于百姓的好事了。

【译文】 孔丘说:“为追求利益而走路,就会促成越来越多的怨恨。” 

译文:孔夫子说:“见到贤人就应有向他看看,见到不贤的人就应有团结检讨。”

  【原文】

【镇长评析】 利基于私心,私心难以满意,自然简单招来怨恨。 

4.18.子曰:“事父母几[14] 谏,见志不从,又敬不违,劳而不怨。”

  4.5
子曰:“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去仁,恶乎成名?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

【原文】 4·13 子曰:“能以礼让为国乎,何有?不能以礼让为国,如礼何?” 

译文:孔夫子说:“侍奉父母时候劝谏须求婉转,看到自己的想法没有被遵守,仍然尊重地不加违背,费劲却不怨恨。”

  【译文】

【译文】 孔夫子说:“可以用礼让原则来治理国家,这还有哪些困难呢?无法用礼让原则来治理国家,要礼何用吗?” 

4.19.子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孔圣人说:“富裕和权威是众人都想要拿到的,但绝不正当的措施赢得它,就不会去分享的;贫穷与低下是大千世界都讨厌的,但不用正当的方式去摆脱它,就不会摆脱的。君子如若距离了仁德,又怎么能叫君子呢?君子没有一顿饭的时日背离仁德的,就是在最火急的每一日也非得依照仁德办事,就是在流转的时候,也必将会按仁德去干活的。”

【村长评析】 以德、刑相结合治国更好。 

译文:尼父说:“父母在的时候,不出远门,若要出门一定是有对象的。”

  【评析】

【原文】 4·14 子曰:“不患无位,患所以立;不患莫己知,求为可知也。” 

4.20.子曰:“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

  这一段,反映了孔夫子的理欲观。以往的万世师表钻探中往往忽视了这一段内容,如同孔丘主持人们只要仁、义,不要利、欲。事实上并非如此。任何人都不会甘愿过贫穷困顿、流离失所的生存,都梦想得到雄厚安逸。但那不可以不透过正当的伎俩和途径去取得。否则宁守清贫而不去分享金玉满堂。那种价值观在后天仍有其不足低估的价值。这一章值得探究者们仔细推敲。

【译文】 孔夫子说:“不怕没有官位,就怕自己平素不学到赖以站得住脚的东西。不怕没有人知晓自己,只求自己成为有真才实学值得为人们知道的人。” 

译文:孔仲尼说:“三年不改事父之道,可以称为孝顺了。”

  【原文】

【镇长评析】 人应敬重内在的驾驭和修养。 

4.21.子曰:“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惧。”

  4.6
子曰:“我未见好仁者,恶不仁者。好仁者,无以尚之;恶不仁者,其为仁矣,不使不仁者加乎其身。有能一日用其力于仁矣乎?我未见力不足者。盖有之矣,我未之见也。”

【原文】 4·15 子曰:“参乎,吾道一以贯之。”曾参曰:“唯。”子出,门人问曰:“何谓也?”曾参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 

译文:孔仲尼说:“父母的岁数,不能不记住啊。一方面为之欢娱,一方面又为之闻风丧胆。”

  【译文】

【译文】 孔仲尼说:“参啊,我讲的道是由一个主导的考虑贯彻始终的。”曾子舆说:“是。”孔丘出去未来,同学便问曾参:“那是何等看头?”宗圣说:“老师的道,就是忠恕罢了。” 

4.22.子曰:“古者言之不出,耻躬之不逮也。”

  孔圣人说:“我未曾见过爱好仁德的人,也从未见过厌恶不仁的人。爱好仁德的人,是不可以再好的了;厌恶不仁的人,在执行仁德的时候,不让不仁德的人影响自己。有能一天把温馨的力量用在实践仁德上吧?我还尚无看见力量不够的。那种人或者如故有的,但自身没见过。”

【村长评析】 对己严,对人宽。

译文:尼父说:“古人不随便说话,就怕说出去做不到啊。”

  【评析】

【原文】 4·16 子曰:“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4.23.子曰:“以约失之者鲜矣。”

  孔圣人更加强调个人道德修养,尤其是养成仁德的品行。但立时不定的社会中,爱好仁德的人已经不多了,所以孔丘说她从不观察。但孔圣人认为,对仁德的修身,首要依然要靠个人自愿的拼命,因为只要经过个人的卖力,是完全能够达到仁的境地的。

【译文】 孔丘说:“君子明白大义,小人只知道小利。” 

译文:万世师表说:“因为约束自己而犯错的人主导没有吗。”

  【原文】

【村长评析】 可以说君子追求大利,小人追求小利。 

4.24.子曰:“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

  4.7 子曰:“人之过也,各于其党。观过,斯知仁矣。”

【原文】 4·17 子曰:“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 

译文:万世师表说:“君子要讲话谨慎,行动敏捷。”

  【译文】

【译文】 孔夫子说:“见到贤人,就应该向她学习、看齐,见到不贤的人,就应当自我检讨(自己有没有与她相近似的荒唐)。” 

4.25.子曰:“德不孤,必有邻。”

  孔圣人说:“人们的失实,总是与他不行公司的人所犯错误性质是如出一辙的。所以,考察一个人所犯的荒唐,就足以清楚她并未仁德了。”

【村长评析】 与人相处都应当这么去思维。 

译文:万世师表说:“有德的人不会孤单,一定有同道中人。”

  【评析】

【原文】 4·18 子曰:“事父母几谏,见志不从,又敬不违,劳而不怨。” 

4.26.子游曰:“事君数[15] (shuò),斯辱矣;朋友数,斯疏矣。”

  孔丘认为,人由此犯错误,从根本上讲是他没有仁德。有仁德的人反复会幸免不当,没有仁德的人就不可能幸免不当,所以从那一点上,没有仁德的人所犯错误的性质是一般的。这从另一角度讲了抓好道德修养的首要。

【译文】 孔仲尼说:“事奉父母,(假若父母有畸形的地点),要婉转地劝说他们。(自己的眼光表明了,)见父母心里不愿坚守,如故要对她们尊重,并不对抗,替她们操劳而不恨死。” 

译文:子游说:“侍奉圣上没有限度,就会受辱;对待朋友没有止境,就会疏远。

  【原文】

【镇长评析】 孝顺与真理有争辨后的拍卖措施。 

[1]里,先秦二十五家为一里,泛指家乡,乡里,那指居住。

  4.8 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

【原文】 4·19 子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2]知,智,智慧。

  【译文】

【译文】 孔仲尼说:“父母生活,不远离故乡;若是不得已要出远门,也务必有肯定的地点。” 

[3]约,节俭,引申为贫困。

  孔夫子说:“上午得知了道,就是当天夜间死去也心甘。”

【科长评析】 让父母担心或无法立刻照料父母,都是磬竹难书。

[4]利,以……为利,引申为利用。

  【评析】

【原文】 4·20 子曰:“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

[5]处,接受,接纳。

  这一段话平时被大千世界所引述。尼父所说的道究竟指什么,那在教育界是有顶牛的。大家的认识是,孔仲尼那里所讲的“道”,系指社会、政治的参天原则和做人的参天准则,那至关重如果从伦教育学意义上说的。

【注释】 本章内容见于《学而篇》1·11章,此处略。 

[6]皇皇,仓促匆忙。

  【原文】

【处长评析】 急于变更,是为不敬。

[7]尚,超过。

  4.9 子曰:“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

【原文】 4·21 子曰:“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惧。” 

[8]盖,大概。

  【译文】

【译文】 孔仲尼说:“父母的岁数,不可不知道并且每每记在心尖。一方面为她们的高寿而心旷神怡,一方面又为他们的衰退而畏惧。” 

[9]党,汉代五百家为一党。表示公司,引申为类型。

  尼父说:“士有志于(学习和履行圣人的)道理,但又以温馨吃穿得不佳为侮辱,对那种人,是不值得与她谈论道的。”

【处长评析】 生命有一贯,代代皆平等。 

[10]适,主张,专主。

  【评析】

【原文】 4·22 子曰:“古者言之不出,耻躬之不逮也。” 

[11]比,亲近。

  本章和前一章切磋的都是道的题材。本章所讲“道”的意思与前章大约相同。这里,孔仲尼认为,一个人斤斤计较个人的吃穿等生活琐事,他是不会有光辉志向的,因而,根本就不必与那样的人去商讨怎么样道的难点。

【译文】 孔丘说:“汉代人不随便把话说说话,因为她俩以祥和做不到为可耻啊。” 

[12]放,通仿,仿效,引申为追求。

  【原文】

【科长评析】 言而有信,立身之本。 

[13]线上澳门葡京网址,喻,知道,懂的。

  4.10 子曰:“君子之于天下也,无适(1)也,无莫(2)也,义(3)之与比(4)。”

【原文】 4·23 子曰:“以约失之者鲜矣。” 

[14]几,隐微,不明显。

  【注释】

【译文】 孔圣人说:“用礼来约束自己,再犯错误的人就少了。” 

[15]数,屡次,频繁。

  (1)适:音dí,意为亲近、厚待。

【区长评析】 过则伤礼。

  (2)莫:疏远、冷淡。

【原文】 4·24 子曰:“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 

  (3)义:适宜、妥当。

【译文】 孔夫子说:“君子说话要当心,而走路要高速。” 

  (4)比:亲近、相近、靠近。

【镇长评析】 说得多的人当然做得少。

  【译文】

【原文】 4·25 子曰:“德不孤,必有邻。” 

  尼父说:“君子对于全球的人和事,没有平昔的厚薄亲疏,只是按照义去做。”

【译文】 孔丘说:“有德行的人是不会孤立的,一定会有思考同样的人与他相处。” 

  【评析】

【村长评析】 世界那么大,一定有志同道合的人。

  这一章里孔夫子提议对君子须要的第一之一:“义之与比。”有华贵品质的高人为人公正、友善,处世庄敬灵活,不会厚此薄彼。本章谈论的仍是个体的道德修养难题。

【原文】 4·26 子游曰:“事君数,斯辱矣;朋友数,斯疏矣。” 

  【原文】

【译文】 子游说:“事奉皇帝太过烦琐,就会晤临侮辱;对待朋友太繁琐,就会被疏远了。”

  4.11 子曰:“君子怀(1)德,小人怀土(2);君子怀刑(3),小人怀惠。”

【村长评析】 凡事有度。

  【注释】

  (1)怀:思念。

  (2)土:乡土。

  (3)刑:法制惩罚。

  【译文】

  孔丘说:“君子怀恋的是道德,小人怀念的是故乡;君子想的是法制,小人想的是好处。”

  【评析】

  本章再一次提到君子与小人那多个例外品种的人品形态,认为君子有华贵的德行,他们胸怀远大,视野开阔,考虑的是国家和社会的工作,而小人则只领会思恋乡土、小恩小惠,考虑的唯有个人和家中的生涯。那是君子与小人之间的分歧点之一。

  【原文】

  4.12 子曰:“放(1)于利而行,多怨(2)。”

  【注释】

  (1)放:音fǎng,同仿,效法,引申为追求。

  (2)怨:旁人的怨恨。

  【译文】

  孔圣人说:“为追求利益而行走,就会造成越来越多的怨恨。”

  【评析】

  本章也谈义与利的难点。他认为,作为拥有高雅质量的高人,他不会接连考虑个人利益的得与失,更不会完全追求个人利益,否则,就会造成来自各方的怨恨和责备。那里仍谈先义后利的理念。

  【原文】

  4.13 子曰:“能以礼让为国乎,何有(1)?不可以以礼让为国,如礼何(2)?”

  【注释】

  (1)何有:全意为“何难之有”,即简单的情致。

  (2)如礼何:把礼怎么办?

  【译文】

  孔圣人说:“可以用礼让原则来治理国家,那还有哪些困难呢?不能够用礼让原则来治理国家,怎么能进行礼呢?”

  【评析】

  孔圣人把“礼”的准绳推而广之,用于国与国里面的往来,那在唐宋是不利的。因为万世师表时代的“国”乃“诸侯国”,均属中国境内的弟兄国家。不过,在近代的话,曾文正等人仍看好对天堂殖民主义国家选拔“礼让为国”的尺度,那就不免被斥责为“卖国主义”了。

  【原文】

  4.14 子曰:“不患无位,患所以立;不患莫己知,求为可见也。”

  【译文】

  孔圣人说:“不怕没有官位,就怕自己一向不学到赖以站得住脚的事物。不怕没有人领略自己,只求自己成为有真才实学值得为人人知道的人。”

  【评析】

  那是孔仲尼对团结和友爱的学童日常谈论的题材,是他立身处世的主导态度。尼父并非不想成名成家,并非不想身居要职,而是愿意他的学员必须首先立足于自身的学识、修养、才能的扶植,具备足以胜任官职的各州点素质。那种思路是优点的。

  【原文】

  4.15
子曰:“参乎,吾道一以贯之。”曾参曰:“唯。”子出,门人问曰:“何谓也?”曾子舆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

  【译文】

  孔丘说:“参啊,我讲的道是由一个为主的考虑贯彻始终的。”曾子舆说:“是。”万世师表出去之后,同学便问曾子:“那是怎么意思?”曾参说:“老师的道,就是忠恕罢了。”

  【评析】

  忠恕之道是尼父思想的首要内容,待人忠恕,这是仁的为首须求,贯穿于万世师表思想的种种方面。在那章中,孔圣人只说他的道是有一个主导考虑一以贯之的,没有实际解释怎么着是忠恕的题材,在背后的小说里,就应对了这几个标题。对此,大家将再作分析。

  【原文】

  4.16 子曰:“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译文】

  孔仲尼说:“君子了然大义,小人只晓得小利。”

  【评析】

  “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是万世师表学说中对后者影响较大的一句话,被众人神话。那就明确提出了便宜难题。孔仲尼认为,利要服从义,要重义轻利,他的义指遵守等级秩序的德行,一味追求个人利益,就会犯上放火,破坏等级秩序。所以,把追求个人利益的人视为小人。经过后代墨家的向上,那种思考就变成义与利尖锐相持、非此即彼的义利观。

  【原文】

  4.17 子曰:“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

  【译文】

  孔仲尼说:“见到贤人,就应该向她念书、看齐,见到不贤的人,就应当自我检查(自己有没有与他相近似的失实)。”

  【评析】

  本章谈的是个体道德修养难题。那是修养方法之一,即见贤思齐,见不贤内自省。实际上那就是取别人之长补自己之短,同时又以别人的失误为鉴,不重蹈旁人的旧辙,这是一种理性主义的态度,在后天仍不失其精辟之见。

  【原文】

  4.18 子曰:“事父母几(1)谏,见志不从,又敬不违,劳(2)而不怨。”

  【注释】

  (1)几:音jī,轻微、婉转的意趣。

  (2)劳:忧愁、烦劳的情致。

  【译文】

  孔丘说:“事奉父母,(假使老人有狼狈的地点),要婉转地告诫他们。(自己的看法表明了,)见老人心里不愿坚守,仍旧要对他们尊重,并不抵制,替他们操劳而不恨死。”

  【评析】

  这一段依然讲关于孝敬父母的标题。事奉父母,那是相应的,但若是始终必要子女对父母绝对坚守,百依百顺,甚至父母不听劝诫时,子女仍要对她们毕恭毕敬,毫无怨言。那就成了封建专制主义,是保安封建宗墨家族制度的紧要纲常名教。

  【原文】

  4.19 子曰:“父母在,不远游(1),游必有方(2)。”

  【注释】

  (1)游:指游学、游官、经商等外出运动。

  (2)方:一定的地方。

  【译文】

  孔夫子说:“父母生活,不离乡故土;假若不得已要出远门,也亟须有早晚的地点。”

  【评析】

  “父母在,不远游”是先秦墨家关于“孝”字道德的具体内容之一。历代都用那么些孝字原则去束缚、要求孩子为其家长尽孝。那种孝的尺度在前些天早就失去了它的意思。

  【原文】

  4.20 子曰:“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1)

  【注释】

  (1)本章内容见于《学而篇》1.11章,此处略。

  【原文】

  4.21 子曰:“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惧。”

  【译文】

  尼父说:“父母的岁数,不可不知道并且时不时记在内心。一方面为她们的龟年而热情洋溢,一方面又为他们的凋零而坐卧不安。”

  【评析】

  春秋末年,社会动乱,臣弑君、子弑父的罪该万死之事时有暴发。为了掩护宗法家族制度,孔丘就更加强调“孝”。所以这一章仍旧谈“孝”,须求孩子从内心深处要孝敬自己的爹妈,相对遵循父母,那是要给以批评的。

  【原文】

  4.22 子曰:“古者言之不出,耻躬之不逮也。”

  【译文】

  孔夫子说:“汉朝人不随便把话说说话,因为她们以友好做不到为可耻啊。”

  【评析】

  孔丘一直主张胆战心惊,不随便允诺,不轻易表态,假使做不到,就会失信于人,你的威信也就跌落了。所以孔夫子说,古人就不随便说话,更不说随心所欲的话,因为她们以不可能落到实处承诺而感觉到耻辱。这一考虑是优点的。

  【原文】

  4.23 子曰:“以约(1)失之者鲜(2)矣。”

  【注释】

  (1)约:约束。这里指“约之以礼”。

  (2)鲜:少的趣味。

  【译文】

  孔圣人说:“用礼来约束自己,再犯错误的人就少了。”

  【原文】

  4.24 子曰:“君子欲讷(1)于言而敏(2)于行。”

  【注释】

  (1)讷:拙劣。那里指说话要严格。

  (2)敏:敏捷、火速的意思。

  【译文】

  孔圣人说:“君子说话要严厉,而行走要高效。”

  【原文】

  4.25 子曰:“德不孤,必有邻。”

  【译文】

  尼父说:“有道德的人是不会孤立的,一定会有思想同样的人与他相处。”

  【原文】

  4.26 子游曰:“事君数(1),斯(2)辱矣;朋友数,斯疏矣。”

  【注释】

  (1)数:音shuò,屡次、很多次,引申为烦琐的情趣。

  (2)斯:就。

  【译文】

  子游说:“事奉帝王太过烦琐,就会遭受侮辱;对待朋友太烦琐,就会被疏远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