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尧曰篇第二十,学习笔记

   尧曰:“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四海困穷,天禄永终。”
舜亦以命禹。
   曰:“予小子履,敢用玄牡,敢昭告于皇皇后帝:有罪不敢赦。帝臣不蔽,
简在帝心。朕躬有罪,无以万方;万方有罪,罪在朕躬。”
周有大赉,善人是富。“虽有周亲,不如仁人。百姓有过,在予一人。”
谨权量,审法度,修废官,四方之政行焉。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天下
之民归心焉。所重:民、食、丧、祭。宽则得众,信则民任焉,敏则有功,公则
说。
   子张问于孔圣人曰:“何如斯可以从政矣?”
子曰:“尊五美,屏四恶,斯可以从政矣。” 子张曰:“何谓五美?”
子曰:“君子惠而不费,劳而不怨,欲而不贪,泰而不骄,威而不猛。”
子张曰:“何谓惠而不费?”
子曰:“因民之所利而利之,斯不亦惠而不费乎?择可劳而劳之,又哪个人怨?
欲仁而得仁,又焉贪?君子无众寡,无小大,无敢慢,斯不亦泰而不骄乎?君子
正其衣冠,尊其瞻视,几乎人望而畏之,斯不亦威而不猛乎?”
子张曰:“何谓四恶?”
子曰:“不教而杀谓之虐。不戒视成谓之暴。慢令致期谓之贼。犹之与人也,
出纳之吝,谓之有司。”
孔圣人曰:“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不知礼,无以立也;不知言,无以知人 也。”

20.1.1尧曰:“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四海困穷,天禄永终。”舜亦以命禹。——[让位给舜的时候,]说道:“啧啧!你那位舜!上天的大命已经高达你的身上了,诚实地涵养着那正确罢!如果天下的赤子都深陷勤奋贫穷,上天给您的禄位也会永远地甘休了。”

尧曰篇第二十 

尧曰第二十 (主要记录北齐圣贤的发言和孔夫子对于为政的论述)

舜[让位给禹的时候,]也说了这一番话。

【原文】 20·1 尧曰:“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四海困穷,天禄永终。”舜亦以命禹。曰:“予小子履,敢用玄牡,敢昭告于皇皇后帝:有罪不敢赦。帝臣不蔽,简在帝心。朕躬有罪,无以万方;万方有罪,罪在朕躬。”周有大赉,善人是富。“虽有周亲,不如仁人。百姓有过,在予一人。”谨权量,审法度,修废官,四方之政行焉。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天下之民归心焉。所重:民、食、丧、祭。宽则得众,信则民任焉。敏则有功,公则说。 

每日《论语》编辑:曹友宝

【原文】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1

20.1
尧曰:“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四海困穷,天禄永终。”舜亦以命禹。曰:“予小子履,敢用玄牡,敢昭告于皇皇后帝:有罪不敢赦。帝臣不蔽,简在帝心。朕躬有罪,无以万方;万方有罪,罪在朕躬。”周有大赉,善人是富。“虽有周亲,不如仁人。百姓有过,在予一人。”谨权量,审法度,修废官,四方之政行焉。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天下之民归心焉。所重:民、食、丧、祭。宽则得众,信则民任焉,敏则有功,公则说。
之尧曰篇第二十,学习笔记。【译文】 
尧说:“啧啧!你那位舜!上天的大命已经落在您的身上了。诚实地维持那中道吧!要是天下苍生都隐于劳苦和特困,上天赐给您的禄位也就会永远终止。”舜也这么告诫过禹。(商汤)说:“我小子履谨用粉肉色的母牛来祭奠,向伟大的天帝祷告:有罪的人自身不敢擅自赦免,东皇太一的臣仆我也不敢掩蔽,都由天帝的心来识别、选取。我本身若有罪,不要牵连天下万方,天下万方若有罪,都归自己一个人肩负。”夏朝大封诸侯,使善人都绰绰有余起来。(周武王)说:“我纵然有至亲,不如有仁德之人。百姓有错误,都在自身一人身上。”认真检查度量衡器,周全地制定法规,全国的法令就会通行了。复苏被灭亡了的国度,接续已经断绝了家门,升迁被遗失的美貌,天下苍生就会真心归服了。所强调的四件事:人民、粮食、丧礼、祭拜。宽厚就能获取人们的拥护,诚信就能获取别人的录取,勤敏就能博取成就,公平就会使老百姓公平。 


【原文】 

20.2
子张问于孔圣人曰:“何如斯可以从政矣?”子曰:“尊五美,屏四恶,斯可以从政矣。”子张曰:“何谓五美?”子曰:“君子惠而不费,劳而不怨,欲而不贪,泰而不骄,威而不猛。”子张曰:“何谓惠而不费?”子曰:“因民之所利而利之,斯不亦惠而不费乎?择可劳而劳之,又何人怨?欲仁而得仁,又焉贪?君子无众寡,无小大,无敢慢,斯不亦泰而不骄乎?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视,简直人望而畏之,斯不亦威而不猛乎?”子张曰:“何谓四恶?”子曰:“不教而杀谓之虐;不戒视成谓之暴;慢令致期谓之贼;犹之与人也,出纳之吝谓之有司”。
【译文】 
子张问孔仲尼说:“如何才足以治理政事呢?”万世师表说:“尊重四种美德,排除多样恶政,那样就能够治理政事了。”子张问:“四种美德是什么?”万世师表说:“君子要给老百姓以恩惠而自已却无所花费;使老百姓办事而不使他们怨恨;要追求仁德而不贪图财利;严肃而不自满;威严而不热烈。”子张说:“如何叫要给老百姓以恩惠而友好却无所费用呢?”万世师表说:“让公民们去做对他们福利的事,那不就是对人民福利而不掏自己的钱包嘛!选拔可以令人民办事的年华和作业让国民去做。那又有何人会怨恨呢?自己要追求仁德便获取了仁,又还有哪些可贪的吧?君子对人,无论多少,势力大小,都不怠慢他们,那不就是严穆而不傲慢吗?君子衣冠整齐,目不邪视,使人见了就令人生敬畏之心,这不也是尊严而不凶猛啊?”子张问:“什么叫三种恶政呢?”孔圣人说:“不经教化便加以杀戮叫做虐;不加告诫便须要中标叫做暴;不加监督而赫然限期叫做贼,同样是给人财物,却下手吝啬,叫做小气。” 


【原文】 

20.3
孔夫子曰:“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不知礼,无以立也;不知言,无以知人也。”

【译文】 
孔圣人说:“不知情天命,就无法做君子;不知底礼仪,就无法立身处世;不擅长分辨旁人的语句,就不能真的了然她。” 

=======  《论语》全篇END =====

感谢大家的就学,感谢大家的协同坚韧不拔。

20.1.2曰:“予小子履敢用玄牡,敢昭告于皇皇后帝:有罪不敢赦。帝臣不蔽,简在帝心。朕躬有罪,无以万方;万方有罪,罪在朕躬。”——[汤]说:“我履谨用青色牡牛作就义,明精晓白地告于美好而光辉的天帝:有罪的人[我]不敢擅自去赦免他。您的臣仆[的善恶]我也不隐瞒掩盖,您心里也是一度知道的。我我若有罪,就毫无牵连天下万方;天下万方若有罪,都归我一个人来顶住。”

【译文】 尧说:“啧啧!你那位舜!上天的大命已经落在您的随身了。诚实地有限支撑那中道吧!如果天下百姓都隐于忙绿和特困,上天赐给你的禄位也就会永远终止。”舜也这么告诫过禹。(商汤)说:“我小子履谨用紫色的奶牛来祭奠,向英雄的天帝祷告:有罪的人我不敢擅自赦免,天帝的臣仆我也不敢掩蔽,都由天帝的心来分辨、选用。我我若有罪,不要牵连天下万方,天下万方若有罪,都归我一个人负责。”夏朝大封诸侯,使善人都有钱起来。(周武王)说:“我即使有至亲,不如有仁德之人。百姓有过错,都在本人一人身上。”认真反省度量衡器,周全地制订法律,全国的法令就会通行了。复苏被灭亡了的国度,接续已经断绝了家族,提拔被遗失的人才,天下百姓就会真诚归服了。所器重的四件事:人民、粮食、丧礼、祭拜。宽厚就能获取人们的拥护,诚信就能博取他人的任用,勤敏就能收获战绩,公平就会使人民公平。 

20.1.3周有大赉,善人是富。“虽有周亲,不如仁人。百姓有过,在予一人。”——有穷大封诸侯,使善人都有钱起来。“我固然有至亲,却不如有仁德之人。百姓假诺有罪过,应该由我来担承。”

【处长评析】 这一段文字记述了尧、舜、禹、汤、周武王的遗训。一般的话,开国之君会吸取前朝灭亡的训诫,克己奉公、仁厚勤苦,但几代之后,风险感渐渐消散,就起来贪图安逸了,利益集团逐步形成,管理机制僵化,加上后续制度的欠缺,国家治理的好不佳,就看运气了。有时候,尽管君王无道,但用人得法,国家照旧得以健康运作,然而那种状态是比较少的,一般无道之君,身边自然聚集一群小人,良臣都被排斥。由此,所谓人治,假使不是每代都选拔贤人,就不可以维系国家常规发展。

20.1.4谨权量,审法度,修废官,四方之政行焉。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天下之民归心焉。——检验并审定度量衡,修复已放任的机动办事,全国的法案就都会通行了。苏醒被灭亡的国度,承续已断绝的儿孙,提拔被遗失的丰姿,天下的赤子就都会甘拜下风了。

【原文】 20·2 子张问孔圣人曰:“何如斯可以从政矣?”子曰:“尊五美,屏四恶,斯可以从政矣。”子张曰:“何谓五美?”子曰:“君子惠而不费,劳而不怨,欲而不贪,泰而不骄,威而不猛。”子张曰:“何谓惠而不费?”子曰:“因民之所利而利之,斯不亦惠而不费乎?择可劳而劳之,又哪个人怨?欲仁而得仁,又焉贪?君子无众寡,无大小,无敢慢,斯不亦泰而不骄乎?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视,简直人望而畏之,斯不亦威而不猛乎?”子张曰:“何谓四恶?”子曰:“不教而杀谓之虐;不戒视成谓之暴;慢令致期谓之贼;犹之与人也,出纳之吝,谓之有司。” 

20.1.5所重:民、食、丧、祭。——所推崇的:人民、粮食、丧礼、祭奠。宽则得众,信则民任焉,此五字衍文,敏则有功,公则说。——宽厚就会获取羣众的拥护,勤敏就会有业绩,公平就会使人民欢欣。

【译文】 子张问万世师表说:“怎么着才得以治理政事呢?”孔夫子说:“尊重多样美德,排除多种恶政,那样就能够治理政事了。”子张问:“七种美德是何等?”孔仲尼说:“君子要给老百姓以恩惠而自已却无所费用;使人民办事而不使他们怨恨;要追求仁德而不贪图财利;严肃而不高傲;威严而不热烈。”子张说:“怎么着叫要给老百姓以恩惠而自己却无所用度呢?”孔圣人说:“让百姓们去做对他们福利的事,这不就是对全民福利而不掏自己的腰包嘛!拔取可以让公民办事的年华和业务让老百姓去做。那又有什么人会怨恨呢?自己要追求仁德便得到了仁,又还有怎么样可贪的呢?君子对人,无论多少,势力大小,都不怠慢他们,那不就是盛大而不盛气凌人吗?君子衣冠整齐,目不邪视,使人见了就令人生敬畏之心,那不也是严肃而不凶猛啊?”子张问:“什么叫各个恶政呢?”孔丘说:“不经教化便加以杀戮叫做虐;不加告诫便要求中标叫做暴;不加监督而突然限期叫做贼;犹如给人财物,对普通人承诺了,却不完结,叫做小气。” 

20.2子张问于孔圣人曰:“何如斯可以从政矣?”子曰:“尊五美,屏四恶,斯可以从政矣。”子张曰:“何谓五美?”子曰:“君子惠而不费,劳而不怨,欲而不贪,泰而不骄,威而不猛。”子张曰:“何谓惠而不费?”子曰:“因民之所利而利之,斯不亦惠而不费乎?择可劳而劳之,又什么人怨?欲仁而得仁,又焉贪?君子无众寡,无小大,无敢慢,斯不亦泰而不骄乎?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视,简直人望而畏之,斯不亦威而不猛乎?”子张曰:“何谓四恶?”子曰:“不教而杀谓之虐;不戒视成谓之暴;慢令致期谓之贼;犹之与人也,出纳之吝谓之有司。”——子张向孔仲尼问道:“怎么样就足以治理政事呢?”孔丘道:“华贵七种美德,排除七种恶政,那就足以治理政事了。”子张道:“多样美德是些什么?”尼父道:“君子给公民以利益,而自己却无所开支;劳动人民,百姓却不怨恨;自己欲仁欲义,却不可以叫做贪;安泰矜持却不扬威耀武;威严却不火爆。”子张道:“给人民以利益,自己却无所成本,那应当怎么做呢?”孔丘道:“就着老百姓能得好处之处由此使她们福利,那也不是给老百姓以利益而友好却无所费用吗?选择可以劳动的[时间、意况和国民]再去劳动他们,又有哪个人来怨恨呢?自己要求仁德便获取了仁德,又贪得无厌什么吧?无论人四人少,无论势力大小,君子都不敢怠慢他们,那不也是安泰矜持却不高傲啊?君子衣冠整齐,目不邪视,严穆地使人望而富有畏惧,那也不是严穆却不凶猛啊?”子张道:“七种恶政又是些什么吗?”孔仲尼道:“不加教育便加杀戮叫做虐;不加申诫便要作育叫做暴;开始懈怠,突然限期叫做贼;同是给人以财物,出手悭吝,叫做小家子气。”

【处长评析】 “惠而不费,劳而不怨”,是吻合百姓的要求;“欲而不贪,泰而不骄,威而不猛”,是自制自己的私欲、提升自己的修养。“不教而杀谓之虐”,须要珍贵教育;“不戒视成谓之暴”,重视制订规则;“慢令致期谓之贼”,这一句最有趣,要求指令要肯定,不可能朝秦暮楚,想什么地方是哪儿;“犹之与人也,出纳之吝,谓之有司”,对普通人要讲诚信,不要吝啬。

20.3孔仲尼曰:“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不知礼,无以立也;不知言,无以知人也。”——孔圣人说:“不晓得命局,没有可能作为君子;不了然礼,没有可能立足于社会;不清楚分辨人家的开口,没有可能认识人。”

【原文】 20·3 万世师表曰:“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不知礼,无以立也;不知言,无以知人也。”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译文】 孔丘说:“不清楚天命,就无法做君子;不知情礼仪,就无法立身处世;不擅长分辨别人的言语,就无法确实驾驭她。” 

【村长评析】 “天命”是怎么着,是人应该成为一个什么的人,过如何的生活,我觉得每个人都应当过自由、幸福、欢腾的活着,过如此的活着,尼父认为有一个方法,那几个方法就是变成“君子”,按我的驾驭,“君子”即可以让祥和的内在、外在和谐,也可以承受好和谐的各类角色,促进整个社会的和谐,成为“君子”就是人的“天命”,而“知礼”与“知言”是君子应该有着的为人和力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