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音频演说,与唐琬陆务观

www.8522.com 1

陆务观书法石刻欣赏《自书钗头凤》附音频演说,现存昆明沈园。

沈园拾遗

书法欣赏【自书钗头凤石刻】

www.8522.com 2

《钗头凤》是一个词牌名,又名《折红英》,原名《撷芳词》,相传取自明清政和间宫苑撷芳园之名。后因有“可怜孤似钗头凤”词句,故名。

公元1155年公历八月尾五,天空晴朗,和风拂面,春色喜人。这天是南昌城的集市。每逢庙会,不论市井平民,依旧太监之家都会到集市烧香拜佛,抽签许愿。

   
书法欣赏自书钗头凤石刻,哈尔滨沈园藏。陆务观20岁时同表姐唐琬结婚,夫妻心情深厚。但陆母不爱好唐琬,逼儿休妻。陆务观屈服于礼教,不敢违抗母命,只得与唐琬分别。十年后的一天,陆务观与唐琬在沈园不期而遇,当时唐已改嫁,陆亦另娶。

陆务观20岁时同表姐唐琬结婚,夫妻心理深厚。但陆母不爱好唐琬,逼儿休妻。陆务观屈服于礼教,不敢违抗母命,只得与唐琬分别。十年后的一天,陆务观与唐琬在沈园不期而遇,当时唐已改嫁,陆亦另娶。陆务观一时慨叹,就在园中的墙壁上挥洒题写了过去名词《钗头凤》词:“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南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沈园繁花如锦

31岁的陆务观,一位昔日因丈母娘之命而离过婚的中年男人,独自在人头攒动、人潮人海的庙会中游荡。常州集市旁边有一座沈园,因当地一名姓沈的富家所建,故名之。那沈园占地70亩,亭台楼阁,小乔流水,曲径通幽,极尽江西风情。当陆务观漫步到一池清水旁时,对面走来一对夫妻,相互看看对方时,竟都呆呆的愣住了。半晌不曾言语。宋人记载:”无语凝噎”。

   
陆游一时慨叹,就在园中的墙壁上挥洒题写了千古名词《钗头凤》词:“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南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唐琬看到后感伤之余也依律赋了一首《钗头凤》--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雨斜栏。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询问,咽泪妆欢。瞒!瞒!瞒!
此次邂逅不久那位才女便抑郁而亡。

故人幽梦匆匆

陆务观碰着的那多人是什么人啊?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元配唐琬和她改嫁的相公赵士程。

www.8522.com 3

www.8522.com 4

钗头凤即便缱绻缠绵

尘封多年的记得滚滚而来。

书法欣赏唐琬【钗头凤】

www.8522.com 5

爱恨交织也不过历史

附音频演说,与唐琬陆务观。   
唐琬看到后感伤之余也依律赋了一首《钗头凤》: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雨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精晓,咽泪妆欢。瞒!瞒!瞒!
此次邂逅不久那位才女便抑郁而亡。

标签:钗头凤 更多

     
青春年华的陆务观与唐琬都擅长诗词,他们常借诗词倾诉心声,二人吟诗作对,相互唱和,丽影成双,于是陆家就以一只能无比的家传凤钗作证据,订下了唐家那门亲上加亲的姻事。成年后,唐琬便成了陆家的媳妇。

陆家和唐家是世交。陆务观和唐琬从小是一起玩泥巴、捉蝴蝶长大的。陆务观二十岁那年并非悬念的把自己从小玩耍的女校友娶到了家。婚后,二人琴瑟和弦,你来磨墨我来写字,我来做饭你来洗碗,真真是天生的一对,地配的一双。

更多陆务观书法欣赏

手机版片段浏览器协理左右滑行翻页

     
不过陆母却不满陆务观整天花前月下,无暇应试功课,更兼之无量庵尼姑所言唐琬与陆务观风水不合,终必性命难保
。强势专横的陆母下了最终通牒,“速修一纸休书,将唐琬休弃,否则老身与之同尽。”迫于母命难违,陆务观只得答应把唐琬送归娘家。

最终的结果,我同情说,你不忍读。童话故事只持续了三年就烟消云散了。陆游与唐琬离婚了。拔出金钗划出天河的狠心人,不是金母,而是陆游的姨妈。亲生的慈母。一对恩爱夫妻,硬是被拆毁了。

上一篇:明末黄淳耀行金鼎文法小说欣赏下一篇:鲜于枢金鼎文欣赏《黄冈歌》+《烟江叠嶂歌》

     
陆务观与唐琬难舍难分,不忍就此一去,相聚无缘,于是悄悄另筑别院安置唐婉,有空子就前去探视,诉说挂念之苦。无奈纸总包不住火,精明的陆母很快就意识了此事。严令二人断绝来往,并为陆务观另娶一位温顺本分的王氏女为妻,彻底切断了陆、唐之间的暂缓情丝。

为啥陆母这么厉害破坏外孙子的甜美婚姻呢?

有关小说

钗头凤·红酥手

综合分析有关文字记载,陆母逼着陆务观和唐琬离婚的原故有三:一是,她看不得唐琬对陆务观好。这一个怪老太太,可能是心境变态,百般看不上那么些好儿媳,一见他与陆务观接近,就气不打一处来。她说哪些,耳鬓厮磨影响陆务观学业。二是,唐琬不孕。陆母恨怨唐琬不给她生外甥。三是,听信迷信。陆母到郊外的无量庵,请老尼姑妙因给那对夫妇算了命。那也真是“人情恶”。修善行的老妮姑硬说二人“风水不合”。至此,悲局已定。陆母逼着他们非离婚不可。陆务观一回又一回向小姑哀求,结果是两回又五次遭到诟病。就算,陆务观深深地爱着唐琬,可是,在丰盛社会规范下,母命难违。万般无奈之下,唐琬被逐出了陆家之门。

  • 7-2全国第五届楹联书法大展获奖文章60幅
  • 7-2大顺钟鼓文石刻拓本《杨淮表记》
  • 7-1鲜于枢大篆欣赏《绵阳歌》+《烟江叠嶂歌》
  • 7-1陈颂泰大字横幅书法文章六幅
  • 6-30大顺陈方石籀文《致茂实省元契兄尺牍》
  • 6-30文征明的书法老师李贞伯行草墨迹
  • 6-30明清仿宋石刻拓片《张贵男墓志》
  • 6-29敦煌文献: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净佛国品八十一

红酥手, 黄籘酒,

此后,陆务观在大姨的渴求下,娶了王氏,唐琬遵循父命改嫁赵士程。那赵士程,虽出身皇族,却饱读诗书,知书达理,对老婆唐琬与前夫陆务观的近乎情谊毫无风情,而且格外领略同情。这种男人,即使放在今日,肯定是各式各类少女喜爱的百姓女婿。

书法资料

  • 书法讲座
  • 书法图书
  • 理论知识
  • 书法空间
  • 敦煌书法
  • 传世字画

满城春色宫墙柳。

热点排名

  • www.8522.com 6后汉醉僧怀素书法墨迹25帖

    后周怀素書法墨跡25帖介紹(疑)怀素(725-785),字藏真,僧名怀素,俗姓钱,松原零陵(江西零陵)人。…阅读全文>>

东风恶, 欢情薄,

两人相视几秒后,赵士程打破了两难,与老伴唐琬商议,在沈园旁的花满楼摆下酒宴款待陆务观。那样的酒怎么喝吧?陆务观“怅然良久”,但,陆务观到底是放翁,席间与赵士程觥筹交错,只谈国事,不谈家事。唐琬看着身边的爱人和对面的前夫,心中江海翻滚。离别后,陆务观失魂撂倒的在沈园游走,短暂的相遇又分别,多年前的爱恋,弹指间涌上心头。他回忆送给唐琬的定情物,钗头凤,便提笔在灰色的墙上写下《钗头凤》

一怀愁绪,

上阕:

几年离索。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北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错,错,错!

本人眷恋多年的意中人啊,在那满园春色中,你亲自给自身斟酒,恍如昨世。近日你已是外人的妻,我纵有千般言语,也只能放在心中。姨妈啊,你就像那阴毒的北风,吹散了我俩的痴情之花。杯酒之中,多少年的世事离别。悔不应该与你分别,近年来咫尺天涯,那真是一错再错,大错特错。

春如旧, 人空瘦,

下阙:

泪痕红浥鲛绡透。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桃花落, 闲池阁,

春暖花开依然如多年前迷人,而人,却消瘦了过多。夜夜的泪湿枕巾,孤枕难眠。艳丽的桃花终会败落,亭台楼阁终会事过境迁。当年的天长地久仍绕耳畔,我对您的思念却无处可说。那真真是无奈,人生的无奈。

山盟虽在,

沈园与陆游的邂逅相遇,勾起了唐琬多年的忧虑,赵士程看唐琬痛心的旗帜,便让唐琬去沈园找陆务观。

锦书难托。

唐琬到了沈园便看到了这首《钗头凤》。钗头凤,二人的定情之物,唐琬向来留着。想念、无奈、孤独。各个思绪涌上心间。提起笔,在旁合了首《钗头凤》。

莫,莫,莫!

上阕:

十年后,陆务观回来在禹迹寺后的沈园碰见唐琬和他的先生。于是在墙上题上词,《钗头凤·红酥手》

人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依斜阑。难,难,难。

一年后,唐琬再回沈园游山玩水,才看到陆务观当年在墙上题的词。于是也在上边回了一首《钗头凤·世情薄》

那人世间的心理如纸一般薄,片言只语便可将之撕得破烂。垂暮的残花,一到下午纷纭凋落。清风明月不懂我的苦衷,信笺上只有泪痕点点,独自倚着栏杆,不去想她,那当成难啊。

钗头凤·世情薄

下阕:

世情薄, 人情恶,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通晓,咽泪装欢。瞒,瞒,瞒。

雨送黄昏花易落。

当今你自己各已成家,不可以再续前缘,每每想到那,我的心犹如针锥一样。近期本人的神魄就像那空中的秋千,飘飘荡荡,无所依靠。长夜漫漫,鼓角凄寒。在人前自己奋力控制,一瞒再瞒。

晓风乾, 泪痕残,

两首《钗头凤》,一曲爱情悲歌,凄凉哀婉,令人荡气回肠。错,错,错!莫,莫,莫!难,难,难!瞒,瞒,瞒!

欲笺心事,

有哪些语言能发挥他们的一面如旧、真诚挚爱及当前的复杂心情和无奈呢?在那边,任何语言都会突显无力和无奈。

独语斜栏。

唐琬写下那首词后,就因情所伤,重病不起。不多长期就离开了世间。留下陆务观一人,独自在将来的年月里低落。

难,难,难!

人成各, 今非昨,

1192年,陆务观68岁,此时的陆游仕途宦海大半生,六次罢官、弹劾后,回到了家乡。

病魂常似秋千索。

他再也到来沈园时,沈园已经三易其主。他题在墙上的《钗头凤》,已被人用石块镶在墙上。秋风乍起,落叶萧萧。陆务观提笔写下了《沈氏小园》。

角声寒, 夜阑珊,

枫叶初丹槲叶黄,

怕人寻问,

河阳愁鬓怯新霜。

咽泪装欢。

林亭感旧空回首,

瞒,瞒,瞒!

泉路凭什么人说不堪回首。

(其实背后还有很多故事,包括唐琬的第二任孩他爸赵士程,感兴趣的可以去搜搜看~)

坏壁醉题尘漠漠,

而后者之人,也未免唏嘘其最后,多谈论陆务观一面依然,亦或者“伪君子”的惺惺作态,毕竟在距离所谓的友爱之后,他与王氏育有六子一女。依此言之,唐琬死后四十年,陆务观再游沈园题下的《沈园》二首,《梦游沈园》二首,是对青梅竹马的唐婉用情几分,依然怀想自己的豆蔻年华壮志、鲜衣怒马,就不得而知了。

断云幽梦事茫茫。

年来妄念消除尽,

回向蒲龛一柱香。

人生已经走到夏天,两鬓的白发又添了好多,身边的人逐一离去,只好靠欢畅的往返存活。

七年将来,1199年,陆游第四遍赶到沈园。此时的他,生活困窘,心力交瘁。沈园已经没落。感慨之下,陆务观写下《沈园二首》:

城上斜阳画角哀,

沈园非复斜池台;

愁肠桥下春波绿,

疑是惊鸿照影来。

梦断香消四十年,

www.8522.com ,沈园柳老不飞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

犹吊遗踪一痛楚。

尔后,陆务观分别于1205年第一遍,1209年第三次赶到沈园。就算陆务观晚年已有“世味平昔淡如水”的惊叹,但对唐琬的惦念却日渐激化。每一趟来沈园都是“只见梅花不见人”“沈家园里更伤情”。

1210年,陆游85岁,他就像已经预料到了生命的终结。弥留之际他除了告诫孙子“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外,还写下了对唐琬的怀恋。

沈家园里花如锦,

半是那时候识放翁。

也信赏心悦目的女孩子终作土,

不堪幽梦太仓促。

出版间情是何物,直教人相濡相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