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译注,季氏第十六

   季氏将伐颛臾。冉有、季路见于孔仲尼曰:“季氏将有事于颛臾。”
孔仲尼曰:“求,无乃尔是过与?夫颛臾,昔者先王以为东蒙主,且在邦域之
中矣,是国家之臣也。何以伐为?” 冉有曰:“夫子欲之,吾二臣者皆不欲也。”
万世师表曰:“求,周任有言曰:‘陈力就列,不可能者止。’危而不持,颠而不
扶,则将焉用彼相矣?且尔言过矣,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什么人之过与?”
冉有曰:“今夫颛臾,固而近于费,今不取,后世必为子孙忧。”
万世师表曰:“求,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
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夫如是,故远人不
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今由与求也,相夫子,远人不服,而不可以来也;邦分崩离析,而不能守也;而谋动干戈于邦内。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
臾,而在影壁之内也。”
孔圣人曰:“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皇帝出;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
出。自诸侯出,盖十世希不失矣;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陪臣执国命,三世
希不失矣。天下有道,则政不在大夫;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
孔夫子曰:“禄之去公室五世矣,政逮于大夫四世矣,故夫三桓之子孙微矣。”
孔圣人曰:“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友便辟,友
善柔,有便佞,损矣。”
尼父曰:“益者三乐,损者三乐。乐节礼乐,乐道人之善,乐多贤友,益矣。
  乐骄乐,乐佚游,乐宴乐,损矣。”
孔夫子曰:“侍于君子有三愆:言未及之而言谓之躁,言及之而不言谓之隐,
未见颜色而言谓之瞽。”
尼父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
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
孔丘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
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
孔仲尼曰:“生而知之者上也,学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学之,又其次也;困而
不学,民斯为下矣。”
孔丘曰:“君子有九思:视思明,听思聪,色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
敬,疑思问,忿思难,见得思义。”
孔夫子曰:“见善如不及,见不善如探汤。吾见其人矣。吾闻其语矣。隐居以
求其志,行义以达其道。吾闻其语矣,未见其人也。”
齐景公有马千驷,死之日,民无德而称焉。伯夷、叔齐饿于首阳以下,民到
于今称之。其斯之谓与?
陈子元问于伯鱼曰:“子亦有异闻乎?”对曰:“未也。尝独立,鲤趋而过
庭,曰:‘学《诗》乎?’对曰:‘未也。’‘不学《诗》,无以言。’鲤退
而学《诗》。他日又独自,鲤趋而过庭,曰:‘学《礼》乎?’对曰:‘未也。’
‘不学《礼》,无以立。’鲤退而学《礼》。闻斯二者。”陈子亢退而喜曰:
“问一得三,闻《诗》,闻《礼》,又闻君子之远其子也。”
邦君之妻,君称之曰内人,爱妻自称曰小童;邦人称之曰君妻子,称诸异
邦曰寡小君;异邦人称之亦曰君妻子。

16.1季氏将伐颛臾。冉有、季路见于孔圣人曰:“季氏将有事于颛臾。”万世师表曰:“求!无乃尔是过与?夫颛臾,昔者先王以为东蒙主,且在邦域之中矣,是国家之臣也。何以伐为?”冉有曰:“夫子欲之,吾二臣者皆不欲也。”万世师表曰:“求!周任有言曰:‘陈力就列,无法者止。’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将焉用彼相矣?且尔言过矣,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哪个人之过与?”冉有曰:“今夫颛臾,固而近于费。今不取,后世必为子孙忧。”尼父曰:“求!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当作贫而患不均,不患贫当作寡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夫如是,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今由与求也,相夫子,远人不服,而不可能来也;邦分崩离析,而无法守也;而谋动干戈于邦内。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照壁之内也。”——季氏准备出击颛臾。冉有、子路三个丹参拜孔丘,说道:“季氏准备对颛臾使用武力。”尼父道:“冉求,那难道说不该责备你吗?颛臾,上代的太岁曾经授权他掌管东蒙山的祝福,而且它的国门早在大家早期被封时的土地之中,那正是和齐国共安危存亡的属国,为啥要去攻击它呢?”冉有道:“季孙要如此干,大家五个人本来都是不允许的。”万世师表道:“冉求!周任有句话说:‘可以进献自己的力量,那再任职;假设那么些,就该辞职。’譬如瞎子遭遇危险,不去扶助;将要摔倒了,不去搀扶,那又何苦用助手呢?你的话是错了。老虎犀牛从槛里逃了出来,龟壳美玉在盒子里毁坏了,那是什么人的职分呢?”冉有道:“颛臾,城墙既然坚牢,而且离季孙的采邑费地很近。现今不把它占领,日子久了,一定会给后代留下祸害。”孔丘道:“冉求!君子就讨厌[那种态度,]不说自己贪心无厌,却一定另找借口。我听说过:无论是诸侯或者大夫,不必着急财富不多,只须着急财富不均;不必心急人民太少,只须着急境内不安。假使财富平均,便无所谓贫穷;境内和平协力,便不会觉得人少;境内安全,便不会倾危。做到那样,远方的人还不归服,便再修仁义礼乐的政教来促成他们。他们来了,就得使她们安心。近来仲由和冉求五人辅相季孙,远方之人不归服,却不可能导致;国家鳞伤遍体,却不可以保险;反而想在边境以内使用武力。我也许季孙的忧愁不在颛臾,却在鲁君哩。”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1

杨伯峻

季氏篇第十六


【本篇引语】

本篇蕴含14章,其中有名的句子有:“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生而知之”;“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本篇主要啄磨的标题包罗万世师表及其学员的政治活动、与人相处和结识时只顾的原则、君子的三戒、三畏和九思等。

【原文】

16·1
季氏将伐颛臾(1)。冉有、季路见于万世师表曰:“季氏将有事(2)于颛臾。”孔丘曰:“求!无乃尔是过与?夫颛臾,昔者先王以为东蒙主(3),且在城邦之中矣,是国家之臣也。何以伐为?”冉有曰:“夫子欲之,吾二臣者皆不欲也。”孔圣人曰:“求!周任(4)有言曰:‘陈力就列(5),不可以者止。’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将焉用彼相(6)矣?且尔言过矣,虎兕(7)出于柙(8),龟玉毁于椟(9)中,是什么人之过与?”冉有曰:“今夫颛臾,固而近于费(10)。今不取,后世必为子孙忧。”孔仲尼曰:“求!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11)。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夫如是,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今由与求也,相夫子,远人不服而不能够来也,邦分崩离析而无法守也;而谋动干戈于邦内。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影壁(12)之内也。”

【注释】

(1)颛臾:音zhuān yú,郑国的附庸,在今湖南省环翠区西。

(2)有事:指有军事行动,用兵应战。

(3)东蒙主:东蒙,蒙山。主,主持祭拜的人。

(4)周任:人名,周代史官。

(5)陈力就列:陈力,发挥能力,按才力担任适当的地方。

(6)相:搀扶盲人的人叫相,这里是支援的意趣。

(7)兕:音sì。雌性犀牛。

(8)柙:音xiá,用以关押野兽的木笼。

(9)椟:音dú,匣子。

(10)费:季氏的采邑。

(11)贫、寡:可能有错误,应为寡、贫。

(12)萧墙:照壁屏风。指宫廷之内。

【译文】

季氏将要讨伐颛臾。冉有、子路去见孔夫子说:“季氏快要攻打颛臾了。”尼父说:“冉求,那不就是您的差错吗?颛臾从前是周国王让它主持东蒙的祝福的,而且早已在吴国的疆域之内,是国家的臣属啊,为何要讨伐它呢?”冉有说:“季孙先生想去攻打,我们四人都不愿意。”孔圣人说:“冉求,周任有句话说:‘尽自己的能力去承担你的岗位,实在做不好就辞职。’有了高危不去扶助,跌倒了不去扶起,那还用帮助的人干什么吧?而且你说的话错了。老虎、犀牛从笼子里跑出来,龟甲、玉器在盒子里毁坏了,这是哪个人的谬误呢?”冉有说:“现在颛臾城墙坚固,而且离费邑很近。现在不把它夺取过来,未来必然会化为后人的焦虑。”孔仲尼说:“冉求,君子痛恨那种不肯实说自己想要那样做而又肯定要找出理由来为之辩解的作法。我听说,对于诸侯和医师,不怕贫穷,而怕财富不均;不怕人口少,而怕不平静。由于财富均了,也就从未所谓贫穷;我们自己,就不会感觉到人少;安定了,也就平昔不倾覆的危急了。因为如此,所以一旦远方的人还不归服,就用仁、义、礼、乐招徕他们;已经来了,就让他们心安住下去。现在,仲由和冉求你们四个人协理季氏,远方的人不归服,而无法招揽他们;国内民意离散,你们不可能维系,反而策划在国内使用军队。我只怕季孙的焦虑不在颛臾,而是在祥和的里边呢!”

【评析】

这一章又反映出孔圣人的反战思想。他不看好通过军事手段解决国际、国内的题材,而期望利用礼、义、仁、乐的不二法门缓解难题,那是尼父的固化思想。别的,这一章里孔圣人还提议了“不患贫而患不均,不患寡而患不安”。朱熹对此句的表明是:“均,谓各得其分;安,谓上下相安。”那种思想对后代人的熏陶很大,甚至变成人们的社会心理。就先天而言,那种思考有沮丧的一头,基本不适当现代社会,那是应有提议的。

【原文】

16·2
孔夫子曰:“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君主出;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自诸侯出,盖十世希不失矣;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陪臣执国命,三世希不失矣。天下有道,则政不在大夫。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

【译文】

万世师表说:“天下有道的时候,制作礼乐和出兵打仗都由太岁作主决定;天下无道的时候,制作礼乐和出兵打仗,由诸侯作主决定。由诸侯作主决定,大约经过十代很少有不垮台的;由医务人员决定,经过五代很少有不垮台的。天下有道,国家政权就不会落在先生手中。天下有道,老百姓也就不会切磋国家政治了。”

【评析】

“天下无道”指什么?孔圣人这里讲,一是周圣上的领导权落入诸侯手中,二是王爷国家的政权落入大夫和家臣手中,三是老百姓钻探政事。对于那种气象,尼父极感不满,认为那种政权很快就会崩溃。他期待回到“天下有道”的那种时代去,政权就会平稳,百姓也善罢甘休。

【原文】

16·3
孔丘曰:“禄之去公室五世(1)矣,政逮(2)于大夫四世(3)矣,故夫三桓(4)之子孙微矣。”

【注释】

(1)五世:指曹魏宣公、成公、襄公、昭公、定公五世。

(2)逮:及。

(3)四世:指季孙氏文子、武子、平子、桓子四世。

(4)三桓:宋国伸孙、叔孙、季孙都出于姬允,所以叫三桓。

【译文】

孔圣人说:“赵国失去国家政权一度有五代了,政权落在医务卫生人员之手已经四代了,所以三桓的遗族也衰微了。”

【评析】

三桓精通了国家政权,那是春秋末期的一种政治革命,对此,孔仲尼表示不满。本章里尼父对当下社会政治时局提议了团结的认识和神态。孔仲尼的眼光是,社会政治变革就是“天下无道”,那仍旧根据他的“礼治”的思辨,希望变成“天下有道”的政治局面。

【原文】

16·4
尼父曰:“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1),友多闻,益矣。友便辟(2),友善柔(3),友便侫(4),损矣。”

【注释】

(1)谅:诚信。

(2)便辟:惯于走邪路。

(3)善柔:善于心情舒畅骗人。

(4)便侫:惯于花言巧语。

【译文】

万世师表说:“有益的交友有三种,有害的交友有二种。同尊重的人交友,同诚信的人交友,同见闻广博的人交友,那是惠及的。同惯于走邪路的人交朋友,同善于阿谀奉承的人交朋友,同惯于花言巧语的人交朋友,那是危害的。”

【原文】

16·5
孔夫子曰:“益者三乐,损者三乐。乐节礼乐(1),乐道人之善,乐多贤友,益矣。乐骄乐(2),乐佚(3)游,乐晏乐(4),损矣。”

【注释】

论语译注,季氏第十六。(1)节礼乐:孔仲尼主持用礼乐来节制人。

(2)骄乐:骄纵不知节制的乐。

(3)佚:同“逸”。

(4)晏乐:沉溺于宴饮取乐。

【译文】

孔丘说:“有益的喜好有二种,有害的喜好有二种。以礼乐调节自己为喜好,以陈赞外人的功利为喜好,以有过多贤德之友为喜好,那是便利的。喜好骄傲,喜欢闲游,喜欢大吃大喝,这就是侵害的。”

【原文】

16·6
万世师表曰:“侍于君子有三愆(1):言未及之而言谓之躁,言及之而不言谓之隐,未见颜色而言谓之瞽(2)。”

【注释】

(1)愆:音qiān,过失。

(2)瞽:音gǔ,盲人。

【译文】

孔夫子说:“侍奉在高人旁边陪她说话,要专注防止犯两种过失:还尚无问到你的时候就讲讲,那是急性;已经问到你的时候你却不说,那叫隐瞒;不看君子的面色而鲁莽说话;那是瞎子。”

【评析】

如上这几章,首要讲的是社会交往进程中应有注意的问题。交朋友要结交那一个正直、诚信、见闻广博的人,而不用结交这一个逢迎谄媚、花言巧语的人,要用礼乐调节自己,多多地夸赞别人的利益,与君子交往要专注不浮躁、不隐瞒等等,那么些对大家都有必然的参考价值。

【原文】

16·7
孔子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

【译文】

孔圣人说:“君子有二种工作应引以为戒:年少的时候,血气还不成熟,要改掉对女色的痴迷;等到肉体成熟了,血气方刚,要力戒与人打架;等到晚年,血气已经减少了,要力戒贪得无厌。”

【评析】

那是孔夫子对人从妙龄到中老年那辈子中必要注意的题材作出的忠告。那对后天的人们照旧很有必不可少注意的。

【原文】

16·8
孔仲尼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即使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

【译文】

孔圣人说:“君子有三件敬畏的业务:敬畏天命,敬畏地位华贵的人,敬畏圣人的话,小人不领会天命,由此也不敬畏,不推崇地位高尚的人,轻侮圣人之言。”

【原文】

16·9
孔仲尼曰:“生而知之者,上也;学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学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学,民斯为下矣。”

【译文】

孔丘说:“生来就知道的人,是优质人;经过学习
以后才晓得的,是次一等的人;蒙受困难再去读书
的,是又次一等的人;遭遇困难还不上学 的人,那种人就是中低档的人了。”

【评析】

孔圣人虽说有“生而知之者”,但她不认同自己是那种人,也尚未观察那种。他说自己是透过学习
之后才清楚的。他愿意人们坚苦好学,不要等境遇困难再去学习
。俗话说:书到用时方恨少,就是讲的这一个道理。至于蒙受困难还不去上学
,就相差为训了。

【原文】

16·10
孔丘曰:“君子有九思:视思明,听思聪,色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问,忿思难,见得思义。”

【译文】

孔丘说:“君子有九种要考虑的事:看的时候,要考虑看清与否;听的时候,要切磋是或不是听掌握;自己的脸色,要想想是不是温和,容貌要想想是不是谦恭;言谈的时候,要思想是不是忠诚;办事要思想是或不是谨慎端庄;蒙受问题,要考虑是否应当向外人询问;忿怒时,要研讨是或不是有后患,获取财利时,要寻思是或不是合乎义的守则。”

【评析】

本章通过孔夫子所谈的“君子有九思”,把人的言行举止的各类方面都考虑到了,他须求自己和学员们表现都要认真想想和自我检讨,这里包蕴个人道德修养的各样标准,如温、良、恭、俭、让、忠、孝、仁、义、礼、智等等,所有那几个,是孔圣人关于道德修养学说的组成部分。

【原文】

16·11
子曰:“见善如不及,见不善如探汤。吾见其人矣,吾闻其语矣。隐居以求其志,行义以达其道。吾闻其语矣,未见其人也。”

【译文】

孔仲尼说:“看到善良的作为,就揪心达不到,看到不善良的行动,就类似把手伸到开水中相同急迅避开。我见状过这么的人,也听到过那样的话。以隐居避世来有限援助自己的远志,依据义而落实自己的主张。我听见过那种话,却从没看到过这么的人。”

【评析】

【原文】

16·12
齐景公有马千驷,死之日,民无德而称焉。伯夷叔齐饿死于首阳以下,民到于今称之。其斯之谓与?

【译文】

姜杵臼有马四千匹,死的时候,百姓们以为她没有何样德行可以称颂。伯夷、叔齐饿死在首阳山脚,百姓们到现在还在赞颂他们。说的就是其一意思啊。

【原文】

16·13
陈子亢(1)问于伯鱼曰:“子亦有异闻(2)乎?”对曰:“未也。尝独立,鲤趋而过庭。曰:‘学诗乎?’对曰:‘未也’。‘不学诗,无以言。’鲤退而学诗。他日又独自,鲤趋而过庭。曰:‘学礼乎?’对曰:‘未也’。‘不学礼,无以立。’鲤退而学礼。闻斯二者。”陈子亢退而喜曰:“问一得三。闻诗,闻礼,又闻君子之远(3)其子也。”

【注释】

(1)陈子亢:亢,音gāng,即陈亢。

(2)异闻:那里指不相同于对其他学生所讲的情节。

(3)远:音yuàn,不亲近,不偏爱。

【译文】

陈子禽问伯鱼:“你在教师那里听到过怎样特其余辅导呢?”伯鱼回答说:“没有啊。有五回她独立站在堂上,我快步从庭里走过,他说:‘学《诗》了吗?’我回复说:‘没有。’他说:‘不学诗,就不领悟怎么说话。’我回到就学《诗》。又有一天,他又独自站在堂上,我快步从庭里走过,他说:‘学礼了呢?’我答应说:‘没有。’他说:‘不学礼就不明了怎么样立身。’我重返就学礼。我就听见过那两件事。”陈子元回去如沐春风地说:“我提一个标题,得到三上面的收获,听了有关《诗》的道理,听了关于礼的道理,又听了君子不溺爱自己孙子的道理。”

【原文】

16·14
邦君之妻,君称之曰内人,老婆自称曰小童;邦人称之曰君老婆,称诸异邦曰寡小君;异邦人称之亦曰君爱妻。

【译文】

皇帝的贤内助,太岁称他为老婆,爱妻自称为小童,国人称他为君妻子;对他国人则称她为寡小君,他国人也称她为君老婆。

【评析】

那套称号是周礼的内容之一。那是为了维护等级名分制度,以高达“名正言顺”的目的。

  【本篇引语】

16.2孔夫子曰:“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国君出;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自诸侯出,盖十世希不失矣;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陪臣执国命,三世希不失矣。天下有道,则政不在大夫。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万世师表说:“国泰民安,制礼作乐以及出兵都控制于帝王;天下昏乱,制礼作乐以及出兵便决定于诸侯。决定于诸侯,大致传到十代,很少仍可以一而再的;决定于先生,传到五代,很少仍可以接二连三的;即使大夫的家臣把持国家政权,传到三代很少仍能继承的。国泰民安,国家的最高政治权力就不会了解在医务卫生人员之手。国泰民安,老百姓就不会谈论纷繁。”

  本篇包涵14章,其中出名的句子有:“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生而知之”;“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本篇首要琢磨的标题包含万世师表及其学员的政治活动、与人相处和结识时注意的尺度、君子的三戒、三畏和九思等。

【注释】⑴孔丘这一段话可能是从考察历史,越发是当天新闻所查获的定论。“自国君出”,孔仲尼。

  【原文】

16.3孔夫子曰:“禄之去公室五世⑴矣,政逮于先生四世⑴矣,故夫三桓⑵之子孙微矣。”

  16.1
季氏将伐颛臾(1)。冉有、季路见于孔圣人曰:“季氏将有事(2)于颛臾。”孔夫子曰:“求!无乃尔是过与?夫颛臾,昔者先王以为东蒙主(3),且在城邦之中矣,是国家之臣也。何以伐为?”冉有曰:“夫子欲之,吾二臣者皆不欲也。”孔仲尼曰:“求!周任(4)有言曰:‘陈力就列(5),不可能者止。’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将焉用彼相(6)矣?且尔言过矣,虎兕(7)出于柙(8),龟玉毁于椟(9)中,是什么人之过与?”冉有曰:“今夫颛臾,固而近于费(10)。今不取,后世必为子孙忧。”孔丘曰:“求!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11)。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夫如是,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今由与求也,相夫子,远人不服而无法来也,邦分崩离析而不可能守也;而谋动干戈于邦内。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影壁(12)之内也。”

【译文】孔丘说:“国家政权离开了鲁君,[从鲁君来说,]已经五代了;政权到了医师之手,[从季氏来说,]已经四代了,所以桓公的三房子孙现在也衰微了。”

  【注释】

16.4万世师表曰:“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损矣。”——孔夫子说:“有益的情人三种,有害的情人三种。同尊重的人交友,同信实的人交友,同见闻广博的人交友,便有益了。同谄媚奉承的人交友,同当面恭维背面诋毁的人交友,同评头论足的人交友,便有害了。”

  (1)颛臾:音zhuān yú,楚国的殖民地,在今湖北省东港区西。

16.5万世师表曰:“益者三乐,损者三乐。乐节礼乐,乐道人之善,乐多贤友,益矣。乐骄乐,乐佚游,乐晏乐,损矣。“——孔夫子说:“有益的喜欢三种,有害的喜欢两种。以得到礼乐的调节为喜欢,以宣扬别人的裨益为兴奋,以交了许多有利的敌人为喜欢,便有益了。以骄傲为快乐,以游荡忘返为欢喜,以餐饮荒淫为喜上眉梢,便有害了。”

  (2)有事:指有军事行动,用兵应战。

16.6万世师表曰:“侍于君子有三愆:言未及之而言谓之躁,言及之而不言谓之隐,未见颜色而言谓之瞽。”——孔圣人说:“陪着君子说话简单犯二种过失:没轮到他说道,却先说,叫做急躁;该出口了,却不说,叫做隐瞒;不看看君子的气色便轻率开口,叫做瞎眼睛。”

  (3)东蒙主:东蒙,蒙山。主,主持祭奠的人。

16.7孔仲尼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鬬;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万世师表说:“君子有三件事情应该警惕谨防:年轻的时候,血气未定,便要警戒,莫迷恋女色;等到伸张了,血气正起劲,便要警戒,莫好胜喜鬬;等到大年了,血气已经减弱,便要警戒,莫贪求无厌。”

  (4)周任:人名,周代史官。

16.8孔仲尼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尽管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孔圣人说:“君子害怕的有三件事:怕天命,怕王公大人,怕圣人的讲话。小人不知底天命,由此不怕它;轻视王公大人,轻侮圣人的说话。”

  (5)陈力就列:陈力,发挥能力,按才力担任适当的岗位。

16.9尼父曰:“生而知之者上也,学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学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学,民斯为下矣。”——万世师表说:“生来就驾驭的是优等,学习然后知道的是次一等;实践中遇见困难,再去学它,又是再度一等;遇见困难而不学,老百姓就是那种最下等的了。”

  (6)相:搀扶盲人的人叫相,这里是支持的意味。

16.10孔圣人曰:“君子有九思:视思明,听思聪,色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问,忿思难,见得思义。”——孔夫子说:“君子有九种考虑:看的时候,考虑看领会了从未有过;听的时候,考虑听了然了并未;脸上的水彩,考虑温和么;容貌态度,考虑庄矜么;说的开口,考虑忠诚老实么;对待工作,考虑严肃认真么;碰到难点,考虑什么向住户请教;将发怒了,考虑有何样后患;看见可得的,考虑自己是还是不是应该得。”

  (7)兕:音sì。雌性犀牛。

16.11孔圣人曰:“见善如不及,见不善如探汤。吾见其人矣,吾闻其语矣。隐居以求其志,行义以达其道。吾闻其语矣,未见其人也。”——孔仲尼说:“看见善良,努力追求,好像赶不上似的;遇见邪恶,使劲避开,好像将呼吁到开水里。我看见那样的人,也听过那样的话。避世隐居求保全他的毅力,依义而行来落到实处他的力主。我听过那样的话,却绝非见过如此的人。”

  (8)柙:音xiá,用以关押野兽的木笼。

16.12姜杵臼有马千驷,死之日,民无德而称焉。伯夷、叔齐饿于首阳以下,民到于今称之。其斯之谓与?——姜杵臼有马四千匹,死了随后,何人都不觉得他有怎么着好表现足以称述。伯夷、叔齐多个人饿死在首阳山脚,我们到明日还夸奖他。那就是其一意思啊!

  (9)椟:音dú,匣子。

16.13陈子禽问于伯鱼曰:“子亦有异闻乎?”对曰:“未也。尝独立,鲤趋而过庭。曰:‘学诗乎?’对曰:‘未也。’‘不学诗,无以言。’鲤退而学诗。他日,又单独,鲤趋而过庭。曰:‘学礼乎?’对曰:‘未也。’‘不学礼,无以立。’鲤退而学礼。闻斯二者。”南顿侯退而喜曰:“问一得三,闻诗,闻礼,又闻君子之远其子也。”——陈子禽向尼父的幼子伯鱼问道:“您在助教那儿,也得着异样的灌输吗?”答道:“没有。他早已一个人站在庭中,我毕恭毕敬地度过。他问我道:‘学诗没有?’我道:‘没有。’他便道:‘不学诗就不会说话。’我退回便学诗。过了几天,他又一个人站在庭中,我又毕恭毕敬地渡过。他问道:‘学礼没有?’我答:‘没有。’他道:‘不学礼,便没有立足社会的按照。’我退回便学礼。只听到那两件。”陈子元回去非凡春风得意地道:“我问一件事,知道了三件事。知道诗,知道礼,又领悟君子对他外孙子的神态。”

  (10)费:季氏的采邑。

16.14邦君之妻,君称之曰妻子,老婆自称曰小童;邦人称之曰君妻子,称诸异邦曰寡小君;异邦人称之亦曰君老婆。——君王的老婆,帝王称她为内人,她自称为小童;国内的人称她为君夫人,但对别人便称他为寡小君;国外人称他也为君妻子。

  (11)贫、寡:可能有不当,应为寡、贫。

  (12)萧墙:照壁屏风。指宫廷之内。

  【译文】

  季氏将要讨伐颛臾。冉有、子路去见孔圣人说:“季氏快要攻打颛臾了。”万世师表说:“冉求,那不就是你的偏向吗?颛臾在此从前是周圣上让它主持东蒙的祝福的,而且已经在宋国的山河之内,是国家的臣属啊,为何要讨伐它呢?”冉有说:“季孙先生想去攻打,大家三个人都不情愿。”孔圣人说:“冉求,周任有句话说:‘尽自己的力量去负责你的职分,实在做不好就辞职。’有了危亡不去帮衬,跌倒了不去扶起,那还用协助的人干什么吧?而且你说的话错了。老虎、犀牛从笼子里跑出去,龟甲、玉器在盒子里毁坏了,那是何人的偏差呢?”冉有说:“现在颛臾城墙坚固,而且离费邑很近。现在不把它夺取过来,未来必将会变成后人的担忧。”孔丘说:“冉求,君子痛恨那种不肯实说自己想要那样做而又势需要找出理由来为之辩解的作法。我听说,对于诸侯和先生,不怕贫穷,而怕财富不均;不怕人口少,而怕不安定。由于财富均了,也就不曾所谓贫穷;大家自己,就不会觉得人少;安定了,也就从未倾覆的危急了。因为那样,所以如若远方的人还不归服,就用仁、义、礼、乐招徕他们;已经来了,就让他们心安住下去。现在,仲由和冉求你们多少人帮扶季氏,远方的人不归服,而不可能招揽他们;国内民意离散,你们不可能维持,反而策划在境内使用武力。我只怕季孙的忧患不在颛臾,而是在温馨的内部呢!”

  【评析】

  这一章又反映出万世师表的反战思想。他不看好通过军事手段解决国际、国内的难点,而希望利用礼、义、仁、乐的方法化解难题,那是孔圣人的稳定思想。别的,这一章里孔夫子还提出了“不患贫而患不均,不患寡而患不安”。朱熹对此句的演讲是:“均,谓各得其分;安,谓上下相安。”那种思维对后代人的震慑很大,甚至成为芸芸众生的社会思想。就前天而言,那种考虑有失落的一边,基本不恰当现代社会,那是应该指出的。

  【原文】

  16.2
尼父曰:“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君主出;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自诸侯出,盖十世希不失矣;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陪臣执国命,三世希不失矣。天下有道,则政不在大夫。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

  【译文】

  尼父说:“天下有道的时候,制作礼乐和出兵打仗都由国君作主决定;天下无道的时候,制作礼乐和出兵打仗,由诸侯作主决定。由诸侯作主决定,大致经过十代很少有不垮台的;由医师决定,经过五代很少有不垮台的。天下有道,国家政权就不会落在医务卫生人员手中。天下有道,老百姓也就不会探究国家政治了。”

  【评析】

  “天下无道”指什么?孔丘这里讲,一是周皇帝的政权落入诸侯手中,二是王爷江山的领导权落入大夫和家臣手中,三是小人物研商政事。对于那种景况,孔仲尼极感不满,认为那种政权很快就会崩溃。他愿意重返“天下有道”的那种时代去,政权就会安居乐业,百姓也相安无事。

  【原文】

  16.3
孔夫子曰:“禄之去公室五世(1)矣,政逮(2)于医务人员四世(3)矣,故夫三桓(4)之子孙微矣。”

  【注释】

  (1)五世:指郑国宣公、成公、襄公、昭公、定公五世。

  (2)逮:及。

  (3)四世:指季孙氏文子、武子、平子、桓子四世。

  (4)三桓:郑国伸孙、叔孙、季孙都出于姬允,所以叫三桓。

  【译文】

  万世师表说:“魏国失去国家政权一度有五代了,政权落在先生之手已经四代了,所以三桓的遗族也衰微了。”

  【评析】

  三桓精通了国家政权,那是春秋末期的一种政治变革,对此,孔丘表示不满。本章里孔丘对当时社会政治形势提议了友好的认识和态势。孔丘的看法是,社会政治变革就是“天下无道”,那依然基于他的“礼治”的思索,希望变成“天下有道”的政治局面。

  【原文】

  16.4
万世师表曰:“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1),友多闻,益矣。友便辟(2),友善柔(3),友便侫(4),损矣。”

  【注释】

  (1)谅:诚信。

  (2)便辟:惯于走邪路。

  (3)善柔:善于心潮澎湃骗人。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  (4)便侫:惯于花言巧语。

  【译文】

  孔夫子说:“有益的交友有两种,有害的交友有三种。同尊重的人交友,同诚信的人交友,同见闻广博的人交友,那是便于的。同惯于走邪路的人交朋友,同善于趋势附热的人交朋友,同惯于花言巧语的人交朋友,这是摧残的。”

  【原文】

  16.5
孔圣人曰:“益者三乐,损者三乐。乐节礼乐(1),乐道人之善,乐多贤友,益矣。乐骄乐(2),乐佚(3)游,乐晏乐(4),损矣。”

  【注释】

  (1)节礼乐:尼父主持用礼乐来节制人。

  (2)骄乐:骄纵不知节制的乐。

  (3)佚:同“逸”。

  (4)晏乐:沉溺于宴饮取乐。

  【译文】

  孔丘说:“有益的喜好有两种,有害的喜好有二种。以礼乐调节自己为喜好,以赞叹外人的裨益为喜好,以有不计其数贤德之友为喜好,那是便于的。喜好骄傲,喜欢闲游,喜欢大吃大喝,那就是重伤的。”

  【原文】

  16.6
孔圣人曰:“侍于君子有三愆(1):言未及之而言谓之躁,言及之而不言谓之隐,未见颜色而言谓之瞽(2)。”

  【注释】

  (1)愆:音qiān,过失。

  (2)瞽:音gǔ,盲人。

  【译文】

  孔夫子说:“侍奉在高人旁边陪她开口,要小心防止犯三种过失:还从未问到你的时候就出言,那是浮躁;已经问到你的时候你却不说,那叫隐瞒;不看君子的气色而轻率说话;那是瞎子。”

  【评析】

  以上这几章,主要讲的是社会交往过程中应有注意的题材。交朋友要结交这多少个正直、诚信、见闻广博的人,而不要结交那么些逢迎谄媚、花言巧语的人,要用礼乐调节自己,多多地称赞别人的裨益,与君子交往要小心不浮躁、不隐瞒等等,那个对大家都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原文】

  16.7
孔圣人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

  【译文】

  孔夫子说:“君子有二种工作应引以为戒:年少的时候,血气还不成熟,要改掉对女色的痴迷;等到肉体成熟了,血气方刚,要力戒与人斗殴;等到晚年,血气已经减少了,要改掉贪得无厌。”

  【评析】

  那是尼父对人从妙龄到中老年那辈子中须要专注的题材作出的忠告。那对明日的芸芸众生依旧很有必不可少注意的。

  【原文】

  16.8
孔仲尼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尽管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

  【译文】

  孔仲尼说:“君子有三件敬畏的事务:敬畏天命,敬畏地位高尚的人,敬畏圣人的话,小人不了然天命,由此也不敬畏,不爱戴地位华贵的人,轻侮圣人之言。”

  【原文】

  16.9
孔仲尼曰:“生而知之者,上也;学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学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学,民斯为下矣。”

  【译文】

  尼父说:“生来就明白的人,是优等人;经过上学未来才了解的,是次一等的人;遭逢困难再去上学的,是又次一等的人;蒙受困难还不读书的人,那种人就是中低档的人了。”

  【评析】

  万世师表虽说有“生而知之者”,但她不认同自己是那种人,也未曾观察那种。他说自己是通过学习之后才晓得的。他盼望人们忙碌好学,不要等遭逢困难再去上学。俗话说:书到用时方恨少,就是讲的那个道理。至于遭逢困难还不去学学,就欠缺为训了。

  【原文】

  16.10
万世师表曰:“君子有九思:视思明,听思聪,色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问,忿思难,见得思义。”

  【译文】

  孔丘说:“君子有九种要寻思的事:看的时候,要想想看清与否;听的时候,要思考是不是听精通;自己的声色,要思想是不是温和,容貌要考虑是不是谦恭;言谈的时候,要研究是或不是忠诚;办事要探究是还是不是谨慎得体;际遇难题,要寻思是不是相应向人家询问;忿怒时,要思考是不是有后患,获取财利时,要思想是或不是合乎义的守则。”

  【评析】

  本章通过孔丘所谈的“君子有九思”,把人的言行举止的各样方面都考虑到了,他要求自己和学生们作为都要认真考虑和我检查,那里包括个人道德修养的各样规范,如温、良、恭、俭、让、忠、孝、仁、义、礼、智等等,所有那一个,是孔丘关于道德修养学说的组成部分。

  【原文】

  16.11
子曰:“见善如不及,见不善如探汤。吾见其人矣,吾闻其语矣。隐居以求其志,行义以达其道。吾闻其语矣,未见其人也。”

  【译文】

  尼父说:“看到善良的行事,就想不开达不到,看到不善良的行路,就像把手伸到开水中一律急速避开。我见到过如此的人,也听到过那样的话。以隐居避世来维系自己的理想,按照义而落到实处自己的看好。我听到过这种话,却不曾见到过如此的人。”

  【评析】

  【原文】

  16.12
姜杵臼有马千驷,死之日,民无德而称焉。伯夷叔齐饿死于首阳以下,民到于今称之。其斯之谓与?

  【译文】

  姜杵臼有马四千匹,死的时候,百姓们认为她并未什么德行可以称颂。伯夷、叔齐饿死在首阳山下,百姓们到现行还在叫好他们。说的就是那几个意思吧。

  【原文】

  16.13
陈子元(1)问于伯鱼曰:“子亦有异闻(2)乎?”对曰:“未也。尝独立,鲤趋而过庭。曰:‘学诗乎?’对曰:‘未也’。‘不学诗,无以言。’鲤退而学诗。他日又单独,鲤趋而过庭。曰:‘学礼乎?’对曰:‘未也’。‘不学礼,无以立。’鲤退而学礼。闻斯二者。”南顿侯退而喜曰:“问一得三。闻诗,闻礼,又闻君子之远(3)其子也。”

  【注释】

  (1)陈子亢:亢,音gāng,即南顿侯。

  (2)异闻:那里指不一样于对其他学员所讲的情节。

  (3)远:音yuàn,不亲近,不偏爱。

  【译文】

  南顿侯问伯鱼:“你在老师那里听到过什么样特其他教诲呢?”伯鱼回答说:“没有呀。有三回他独立站在堂上,我快步从庭里度过,他说:‘学《诗》了呢?’我答应说:‘没有。’他说:‘不学诗,就不精晓怎么说话。’我回到就学《诗》。又有一天,他又单独站在堂上,我快步从庭里走过,他说:‘学礼了吧?’我答应说:‘没有。’他说:‘不学礼就不亮堂怎样立身。’我重回就学礼。我就听到过那两件事。”陈子亢回去春风得意地说:“我提一个标题,得到三下边的得到,听了关于《诗》的道理,听了有关礼的道理,又听了君子不溺爱自己外甥的道理。”

  【原文】

  16.14
邦君之妻,君称之曰老婆,爱妻自称曰小童;邦人称之曰君老婆,称诸异邦曰寡小君;异邦人称之亦曰君爱妻。

  【译文】

  太岁的内人,圣上称他为老婆,内人自称为小童,国人称她为君内人;对他国人则称他为寡小君,他国人也称她为君老婆。

  【评析】

  那套称号是周礼的始末之一。那是为着保险等级名分制度,以达到“名正言顺”的目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