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澳门葡京网址】上学笔记,颜回第十二

   颜子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
而由人乎哉?”
颜子曰:“请问其目?”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 动。”
颜子渊曰:“回虽不敏,请事斯语矣。”
仲弓问仁。子曰:“出门如见大宾,使民如承大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在邦无怨,在家无怨。” 仲弓曰:“雍虽不敏,请事斯语矣。”
司马牛问仁。子曰:“仁者,其言也讱。”
曰:“其言也讱,斯谓之仁已乎?”子曰:“为之难,言之得无讱乎?”
司马牛问君子。子曰:“君子不忧不惧。”
曰:“不忧不惧,斯谓之君子已乎?”子曰:“内省不疚,夫何忧何惧?”
司马牛忧曰:“人皆有兄弟,我独亡!”子夏曰:“商闻之矣,死生有命,
富贵在天。君子敬而无失,与人恭而有礼。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君子何患乎无兄
弟也?”
子张问明。子曰:“浸润之谮,肤受之愬,不行焉,可谓明也已矣。浸润之
谮,肤受之愬,不行焉,可谓远也已矣。”
子贡问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
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曰:“去兵。”
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
无信不立。”
棘子成曰:“君子质而已矣,何以文为?”子贡曰:“惜乎,夫子之说君子
也,一言九鼎。文犹质也,质犹文也。虎豹之鞟犹犬羊之鞟。”
哀公问于有若曰:“年饥,用不足,如之何?”有若对曰:“盍彻乎?”
曰:“二,吾犹不足,如之何其彻也?”对曰:“百姓足,君孰与相差?百
姓不足,君孰与足?”
子张问崇德辨惑。子曰:“主忠信,徙义,崇德也。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
死。既欲其生,又欲其死,是惑也。‘诚不以富,亦祇以异。’”
姜杵臼问政于万世师表。孔夫子对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公曰:“善哉!信如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虽有粟,吾得而食 诸?”
子曰:“片言可以折狱者,其由也与?” 子路无宿诺。
   子曰:“听讼,吾犹人也,必也使无讼乎。”
子张问政。子曰:“居之无倦,行之以忠。”
子曰:“博学于文,约之以礼,亦可以弗畔矣夫!”
子曰:“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小人反是。”
季康子问政于孔夫子。孔仲尼对曰:“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
季康子患盗,问于孔仲尼。孔丘对曰:“苟子之不欲,虽赏之不窃。”
季康子问政于万世师表曰:“如杀无道,以就有道,何如?”孔丘对曰:“子为
政,焉用杀?子欲善而民善矣。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
子张问:“士何如斯可谓之达矣?”子曰:“何哉,尔所谓达者?”
子张对曰:“在邦必闻,在家必闻。”子曰:“是闻也,非达也。夫达也者,
质直而好义,察言而观色,虑以下人。在邦必达,在家必达。夫闻也者,色取仁
而行违,居之不疑。在邦必闻,在家必闻。”
樊迟从游于舞雩之下,曰:“敢问崇德,修慝,辨惑。”子曰:“善哉问!
先事后得,非崇德与?攻其恶,勿攻人之恶,非修慝与?一朝之忿,忘其身以及
其亲,非惑与?” 樊迟问仁。子曰:“爱人。”问知。子曰:“知人。”
樊迟未达。子曰:“举直错诸枉,能使枉者直。”
樊迟退,见子夏曰:“乡也吾见于斯文而问知,子曰:‘举直错诸枉,能使
枉者直。’何谓也?”
子夏曰:“富哉,言乎!舜有天下,选于众,举皋陶,不仁者远矣。汤有天
下,选于众,举伊尹,不仁者远矣。”
子贡问友。子曰:“忠告而善道之,不可则止,毋自辱焉。”
曾参曰:“君子以文少禽友,以友辅仁。”

原题目:论语颜子渊第十二(音频+原文+译文)

【7月12日复习内容】
10.13 乡人饮酒,杖者出,斯出矣。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10.14 乡人傩(nuo2),朝服而立于阼(zuo4)阶。
10.15 问人于他邦,再拜而送之。
10.16 康子馈药,拜而受之。曰:“丘未达,不敢尝。”
10.17 厩焚。子退朝,曰:“伤人乎?”不问马。
10.18
君赐食,必正席先尝之。君赐腥,必熟而荐之。君赐生,必畜之。侍食于君,君祭,先饭。
10.19 疾,君视之,东首,加朝服,拖绅。
10.20 君命召,不俟(si4)驾行矣。
10.21 入太庙,每事问。
10.22 朋友死,无所归,曰:“于我殡。”
10.23 朋友之馈,虽车马,非祭肉,不拜。
10.24 寝不尸,居不客。
10.25 见齐衰者,虽狎(xia2),必变。见冕者与瞽(gu3)者,虽亵,必以貌。
凶服者式之,式负版者。有盛馔(zhuan4),必变色而作。迅雷风烈,必变。
10.26 升车,必正立,执绥(sui2)。车中,不内顾,不疾言,不亲指。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上学笔记,颜回第十二。10.27
色斯举矣,翔而后集。曰:“山梁雌雉,时哉时哉!”子路共之,三嗅(狊ju2)而作。

12.1颜子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颜子曰:“请问其目。”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颜子曰:“回虽不敏,请事斯语矣。”——颜回问仁德。孔仲尼道:“抑制自己,使出口行动都合于礼,就是仁。一旦那样成功了,天下的人都会歌唱你是仁人。实践仁德,全凭自己,还凭别人吗?”颜回道:“请问行动的纲要。”孔夫子道:“不合礼的事不看,不合礼的话不听,不合礼的话不说,不合礼的事不做。”颜子渊道:“我纵然粗笨,也要实施您那话。”

颜渊篇

不敢后人篇第十一
11.1
子曰:“先进于礼乐,野人也;后进于礼乐,君子也。如用之,则吾从先进。”
11.2 子曰:“从自身于陈、蔡者,皆不及门也。”
11.3
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言语:宰我、子贡。政事:冉有、季路。文学:子游、子夏。
11.4 子曰:“回也非助我者也,于吾言无所不说。”
11.5 子曰:“孝哉,闵损(qian1)!人不间于其父母昆弟之言。”
11.6 南容三复“白丹”,尼父以其兄之子妻之。
11.7
季康子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圣人对曰:“有颜子渊者好学,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
11.8
颜回死,颜无繇请子之车以为之椁(guo3)。子曰:“才不才,亦各言其子也。鲤也死,有棺而无椁。吾不徒行以为之椁。以本人从医务卫生人员之后,不可徒行也。”
11.9 颜渊死。子曰:“噫!天丧予!天丧予!”
11.10
颜回死,子哭之恸。从者曰:“子恸矣!”曰:“有恸乎?非老婆之为恸而何人为?”
11.11
颜回死,门人欲厚葬之。子曰:“不可。”门人厚葬之。子曰:“回也视予犹父也,予不得视犹子也。非本人也,夫二三子也。”
11.12
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曰:“敢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
11.13
闵损侍侧,誾(yin2)誾如也;子路,行行如也;冉有、子贡,侃侃如也。子乐。“若由也,不得其死然。”
11.14
鲁人为长府。闵损曰:“如故贯,如之何?何必改作?”子曰:“老婆不言,言简意赅。”
11.15
子曰:“由之瑟奚为于丘之门?”门人不敬子路。子曰:“由也升堂矣,未入于室也。”
11.16
子贡问:“师与商也孰贤?”子曰:“师也过,商也不比。”曰:“然而师愈与?”子曰:“过犹不及。”
11.17
季氏富于周公,而求也为之聚敛而附益之。子曰:“非吾徒也。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
11.18 柴也愚,参也鲁,师也辟,由也喭(yan4)。
11.19 子曰:“回也其庶乎?屡空。赐不受命,而货殖焉,亿则屡中。”
11.20 子张问善人之道。子曰:“不践迹,亦不入于室。”
11.21 子曰:“论笃是与,君子者乎?色庄者乎?”
11.22
子路问:“闻斯行诸?”子曰:“有表哥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冉有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公西华曰:“由也问‘闻斯行诸’,子曰:‘有表哥在’,求也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赤也惑,敢问。”子曰:“求也退,故进之;由也兼人,故退之。”
11.23
子畏于匡,颜子渊后。子曰:“吾以女(汝)为死矣。”曰:“子在,回何敢死?”
11.24
季子然问:“仲由、冉求可谓大臣与?”子曰:“吾以子为异之问,曾由与求之问。所谓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今由与求也,可谓具臣矣。”曰:“但是从之者与?”子曰:“弑父与君,亦不从也。”
11.25
子路使子羔为费宰。子曰:“贼爱妻之子。”子路曰:“有民人焉,有国家焉,何必读书,然后为学?”子曰:“是故恶(wu4)夫佞者。”
11.26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子曰:“以本人一日长乎尔,毋吾以也。居则曰:‘不我知也!’如或知尔,则何以哉?”子路率尔而对曰:“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中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荒(jin3);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夫子哂(shen3)之。“求!尔何如?”对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礼乐,以俟君子。”“赤!尔何如?”对曰:“非
曰能之,愿学焉。宗庙之事,如会同,端章甫,愿为小相(xiang4)焉。”“点!尔何如?”鼓瑟希,铿(keng1)尔,舍瑟而作,对曰:“异乎三子者之撰。”子曰:“何伤乎?亦各言其志也。”曰:“莫(同“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几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yi2),风乎舞雩(yu2),咏而归。”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三子者出,曾皙(xi1)后。曾皙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曰:“夫子何哂(shen3)由也?”曰:“为国以礼,其言不让,是故哂(shen3)之。”“唯求则非邦也与?”“安见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唯赤则非邦也与?”“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

12.2仲弓问仁。子曰:“出门如见大宾,使民如承大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邦无怨,在家无怨。”仲弓曰:“雍虽不敏,请事斯语矣。”——仲弓问仁德。孔子道:“出门[工作]好像去接待贵宾,役使百姓好像去负责大祀典,[都得庄严认真,小心谨慎。]自己所不希罕的东西,就不强加于别人。在工作岗位上不对工作有怨恨,就是不在工作岗位上也平素不怨艾。”仲弓道:“我即使鲁钝,也要实施您那话。”

作者:佚名

颜回篇第十二
12.1
颜回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颜回曰:“请问其目。”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颜子曰:“回虽不敏,请事斯语矣。”

12.3司马牛问仁。子曰:“仁者,其言也讱。”曰:“其言也讱,斯谓之仁已乎?”子曰:“为之难,言之得无讱乎?”——司马牛问仁德。尼父道:“仁人,他的讲话愚钝。”司马牛道:“言语鲁钝,培养叫做仁了呢?”尼父道:“做起来不便于,说话可以不蠢笨吗?”

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颜子渊曰:“请问其目?”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颜子曰:“回虽不敏,请事斯语矣。”

12.2
仲弓问仁。子曰:“出门如见大宾,使民如承大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邦无怨,在家无怨。”仲弓曰:“雍虽不敏,请事斯语矣。”

12.4司马牛问君子。子曰:“君子不忧不惧。”曰:“不忧不惧,斯谓之君子已乎?”子曰:“内省不疚,夫何忧何惧?”——司马牛问哪些去做一个君子。万世师表道:“君子不发愁,不害怕。”司马牛道:“不发愁,不惧怕,那样就足以称之为君子了吧?”尼父道:“自己问心无愧,那有怎么着可以忧愁和恐怖的吗?”

仲弓问仁,子曰:“出门如见大宾,使民如承大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邦无怨,在家无怨。”仲弓曰:“雍虽不敏,请事斯语矣。”

12.3
司马牛问仁。子曰:“仁者,其言也讱。”曰:“其言也讱,斯谓之仁已乎?”子曰:“为(wei2)之难,言之得无讱(ren4)乎?”

12.5司马牛忧曰:“人皆有兄弟,我独亡。”子夏曰:“商闻之矣: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君子敬而无失,与人恭而有礼。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君子何患乎无兄弟也?”——司马牛忧愁地协议:“别人都有好哥们,单单我从未。”子夏道:“我听说过:死生听之命局,富贵由天布署。君子只是对待工作庄敬认真,不出差错,对待外人词色恭谨,合乎礼节,天下之大,各处可见好哥们儿——君子又何必着急没有好哥们呢?”

司马牛问仁,子曰:“仁者,其言也讱。”曰:“其言也讱,斯谓之仁已乎?”子曰:“为之难,言之得无讱乎?”

12.4
司马牛问君子。子问:“君子不忧不惧。”曰:“不忧不惧,斯谓之君子已乎?”子曰:“内省不疚,夫(fu2)何忧何惧?”

12.6子张问明。子曰:“浸润之谮,肤受之愬,不行焉,可谓明也已矣。浸润之谮,肤受之愬,不行焉,可谓远也已矣。”——子张问怎么样才称为见事领悟。孔夫子道:“点滴而来,日积月累的谗言和肌肤所受、热切切身的诋毁都在您那边不算,这你可以说是看得了解的了。点滴而来,日积月累的谗言和肌肤所受、急切切身的中伤也都在您那边不算,那你可以说是看得远的了。”

司马牛问君子,子曰:“君子不忧不惧。”曰:“不忧不惧,斯谓之君子已乎?”子曰:“内省不疚,夫何忧何惧?”

12.5
司马牛忧曰:“人皆有兄弟,我独亡(无wu2)。”子夏曰:“商闻之矣: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君子敬而无失,与人恭而有礼,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君子何患乎无兄弟也?”

12.7子贡问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子贡问如何去治理政事。孔圣人道:“丰富粮食,足够军备,百姓对内阁就有信念了。”子贡道:“假使迫于不得已,在粮食、军备和平民的信心三者之中一定要去掉一项,先去掉哪一项?”尼父道:“去掉军备。”子贡道:“假使迫于不得已,在粮食和百姓的信心两者之中一定要去掉一项,先去掉哪一项?”孔夫子道:“去掉粮食。[没有粮食,不过身故,但]自古以来何人都免不了与世长辞。假使老百姓对当局缺少自信心,国家是站不起来的。”

司马牛忧曰:“人皆有兄弟,我独亡。”子夏曰:“商闻之矣: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君子敬而无失,与人恭而有礼,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君子何患乎无兄弟也?”

12.6
子张问明。子曰:“浸润之谮,肤受之愬(su4),不行焉,可胃明也已矣。浸润之谮(zen4),肤受之愬,不行焉,可谓远也已矣。”

12.8棘子成曰:“君子质而已矣,何以文为?”子贡曰:“惜乎,夫子之说君子也!驷马难追。文犹质也,质犹文也。虎豹之鞟犹犬羊之鞟。”——棘子成道:“君子只要有好的真相便够了,要那几个文彩[那几个仪节、那一个格局]干什么?”子贡道:“先生这么地研商君子,可惜说错了。一言既出,一言九鼎。本质和文彩,是千篇一律紧要的。借使把虎豹和犬羊两类兽皮拔去有文彩的毛,那那两类皮革就很少不一致了。”

子张问明,子曰:“浸润之谮,肤受之愬,不行焉,可谓明也已矣;浸润之谮、肤受之愬不行焉,可谓远也已矣。”

12.7
子贡问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

12.9哀公问于有若曰:“年饥,用不足,如之何?”有若对曰:“盍彻乎?”曰:“二,吾犹不足,如之何其彻也?”对曰:“百姓足,君孰与相差?百姓不足,君孰与足?”——姬将向有若问道:“年成糟糕,国家开销不够,应该如何是好?”有若答道:“为啥不执行充裕抽一的税率呢?”哀公道:“非常抽二,我还不够,怎么能万分抽一呢?”答道:“若是人民的开销够,您怎么会不够?即使老百姓的花费不够,您又怎么会够?”

子贡问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

12.8
棘(ji2)子成曰:“君子质而已矣,何以文为(wei2)?”子贡曰:“惜乎,夫子之说君子也!驷马难追。文犹质也,质犹文也。虎豹之鞟(kuo4)犹犬羊之鞟(kuo4)。”

12.10子张问崇德辨惑。子曰:“主忠信,徙义,崇德也。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既欲其生,又欲其死,是惑也。‘诚不以富,亦祗以异。’”——子张问如何去增强品德,辨别迷惑。万世师表道:“以忠诚老实为主,唯义是从,那就足以进步品德。爱一个人,希望她长寿;厌恶起来,恨不得他及时死去。既要他长寿,又要她短命,那便是迷惑。那样,的确对团结毫不益处,只是使人出人意料罢了。”

棘子成曰:“君子质而已矣,何以文为?”子贡曰:“惜乎,夫子之说君子也!一言九鼎。文犹质也,质犹文也。虎豹之鞟犹犬羊之鞟。”

12.9
哀公问于有若曰:“年饥,用不足,如之何?”有若对曰:“盍(he2)彻乎?”曰:“二,吾犹不足,如之何其彻也?”对曰:“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百姓不足,君孰与足?”

12.11姜杵臼问政于孔夫子。孔圣人对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公曰:“善哉!信如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虽有粟,吾得而食诸?”——齐景公向孔丘问政治。孔仲尼答道:“君要像个君,臣要像个臣,公公要像小叔,孙子要像外甥。”景公道:“对呀!即便君不像君,臣不像臣,父不像父,子不像子,卽使粮食很多,我能吃得着啊?”

哀公问于有若曰:“年饥,用不足,如之何?”有若对曰:“盍彻乎?”曰:“二,吾犹不足,如之何其彻也?”对曰:“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百姓不足,君孰与足?”

12.10
子张问崇德辨惑。子曰:“主忠信,徙(xi3)义,崇德也。爱之欲其生,恶(wu4)之欲其死。既欲其生,又欲其死,是惑也。‘诚不以富,亦祗(今本作「只」)以异’。”
(东大本作:祇)

12.12子曰:“片言可以折狱者,其由也与?”子路无宿诺。——孔仲尼说:“按照一方面的语言就可以裁定案件的,大约唯有仲由吧!”子路从不推延诺言。

子张问崇德辨惑,子曰:“主忠信,徙义,崇德也。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既欲其生又欲其死,是惑也。‘诚不以富,亦只以异。’”

12.11
姜杵臼问政于孔丘。尼父对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公曰:“善哉!信如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虽有粟,吾得而食诸?”

12.13子曰:“听讼,吾犹人也。必也使无讼乎!”——孔圣人说:“审理诉讼,我同外人大概。一定要使诉讼的风浪完全扑灭才好。”

姜杵臼问政于尼父,孔仲尼对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公曰:“善哉!信如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虽有粟,吾得而食诸?”

12.12 子曰:“片言可以折狱者,其由也与(yu2)?”子路无宿诺。

12.14子张问政。子曰:“居之无倦,行之以忠。”——子张问政治。尼父道:“在位不要疲劳懈怠,执行政令要开诚布公。”

子曰:“片言可以折狱者,其由也与?”子路无宿诺。

12.13 子曰:“听讼,吾犹人也。必也使无讼乎?”
12.14 子张问政。子曰:“居之无倦,行之以忠。”
12.15 子曰:“博学于文,约之以礼,亦可以弗畔矣夫(fu2)!”
12.16 子曰:“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e4)。小人反是。”
12.17 季康子问政于孔夫子。孔丘对曰:“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
12.18 季康子患盗,问于孔圣人。孔丘对曰:“苟子之不欲,虽赏之不窃。”
12.19
季康子问政于尼父曰:“如杀无道,以就有道,何如?”万世师表对曰:“子为政,焉用杀?子欲善而民善矣。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yan3)。”
12.20
子张问:“士何如斯可谓之达矣?”子曰:“何哉,尔所谓达者?”子张对曰:“在邦必闻,在家必闻。”子曰:“是闻也,非达也。夫(fu2)达也者,质直而好义,察言而观色,虑以下人。在邦必达,在家必达。夫(fu2)闻也者,色取仁而行违,居之不疑。在邦必闻,在家必闻。”
12.21
樊迟从游于舞雩(yu2)之下,曰:“敢问崇德,修慝(te4),辨惑。”子曰:“善哉问!先事后得,非崇德与?攻其恶(e
4),无攻人之恶(e2),非修慝(te4)与(yu2)?一朝(zhao1)之忿(fen4),忘其身,以及其亲,非惑与(yu2)?”
12.22
樊迟问仁。子曰:“爱人。”问知(智)。子曰:“知(zhi1)人。樊迟未达。子曰:”举直错诸枉,能使枉者直。”樊迟退,见子夏曰:“乡(xiang4同向)也吾见于斯文而问知(智),子曰:‘举直错诸枉,能使枉者直’,何谓也?”子夏曰:“富哉言乎!舜有天下,选于众,举皋(gao1)陶(yao2),不仁者远矣。汤有天下,选于众,举伊尹,不仁者远矣。”
12.23
子贡问友。子曰:“忠告(梏gu4)而善道之,不可则止,毋(wu2)自辱焉。”
12.24 曾子舆曰:“君子以文仲友,以武辅仁。”

12.15子曰:“博学于文,约之以礼,亦可以弗畔矣夫!”

子曰:“听讼,吾犹人也。必也使无讼乎。”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1

12.16子曰:“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小人反是。”——孔夫子说:“君子成全他人的善举,不造成别人的坏事。小人却和那相反。”

子张问政,子曰:“居之无倦,行之以忠。”

12.17季康子问政于孔仲尼。万世师表对曰:”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季康子向万世师表问政治。孔丘答道:“政字的情趣就是正经。您自己带头端正,哪个人敢不正派呢?”

子曰:“博学于文,约之以礼,亦可以弗畔矣夫。”

12.18季康子患盗,问于孔夫子。孔夫子对曰:“苟子之不欲,虽赏之不窃。”——季康子苦于盗贼太多,向孔丘求教。万世师表答道:“假诺您不贪求太多的财货,就是奖励偷抢,他们也不会干。”

子曰:“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小人反是。”

12.19季康子问政于孔丘曰:“如杀无道,以就有道何如?”孔圣人对曰:“子为政,焉用杀?子欲善而民善矣。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季康子向孔夫子请教政治,说道:“假如杀掉坏人来亲切好人,怎样?”孔仲尼答道:“您治理政治,为啥要杀戮?您想把国家搞好,百姓就会好起来。领导人的风格好比风,老百姓的风骨好比草,风向哪边吹,草向哪边倒。”

季康子问政于尼父,孔圣人对曰:“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

12.20子张问:“士何如斯可谓之达矣?”子曰:“何哉,尔所谓达者?”子张对曰:“在邦必闻,在家必闻。”子曰:“是闻也,非达也。夫达也者,质直而好义,察言而观色,虑以下人。在邦必达,在家必达。夫闻也者,色取仁而行违,居之不疑。在邦必闻,在家必闻。”——子张问:“读书人要怎样做才方可叫达?”万世师表道:“你所说的达是如何意思?”子张答道:“做国家的官时一定出名望,在先生家工作时肯定闻明望。”万世师表道:“这么些叫闻,不叫达。如何才是达呢?品质正直,遇事讲理,善于分析别人的说话,阅览别人的颜料,从思想上愿意对旁人退让。那种人,做国家的官时即使事事行得通,在先生家一定事事行得通。至于闻,表面上就像是爱好仁德,实际行为却不如此,但是自己竟以仁人自居而不加困惑。那种人,做官的时候自然会骗取名望,居家的时候也自然会骗取名望。”

季康子患盗,问于万世师表。孔丘对曰:“苟子之不欲,虽赏之不窃。”

12.21樊迟从游于舞雩之下,曰:“敢问崇德,修慝,辨惑。”子曰:“善哉问!先事后得,非崇德与?攻其恶,无攻人之恶,非修慝与?一朝之忿,忘其身,以及其亲,非惑与?”——樊迟随侍孔夫子在舞雩台下游逛,说道:“请问怎么样升高协调的品行,怎么着消除外人对友好不露面的怨恨,怎么样分辨出哪类是胡涂事。”万世师表道:“问得好!首先付出劳动,然后拿走,不是增进品德了吗?批判自己的弊端,不去批判别人的弊病,不就解除无形的怨恨了吧?因为偶然的忿怒,便忘记自己,甚至也忘怀了老人,不是懵懂吗?”

季康子问政于尼父曰:“如杀无道以就有道,何如?”孔丘对曰:“子为政,焉用杀?子欲善而民善矣。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

12.22樊迟问仁。子曰:“爱人。”问知。子曰:“知人。”樊迟未达。子曰:“举直错诸枉,能使枉者直。”樊迟退,见子夏曰:“乡也吾见于先生而问知,子曰,‘举直错诸枉,能使枉者直’,何谓也?”子夏曰:“富哉言乎!舜有满世界,选于众,举皋陶,不仁者远⑶矣。汤有天下,选于众,举伊尹,不仁者远矣。”——樊迟问仁。孔丘道:“爱人。”又问智。孔圣人道:“善于鉴旁人物。”樊迟还不透澈精通。孔丘道:“把正直人升迁出来,地方在邪恶人以上,可以使邪恶人正直。”樊迟退了出去,找着子夏,说道:“刚纔我去见导师向她问智,他说,‘把正直人升迁出来,地方在邪恶人以上’,这是何许意思?”子夏道:“意义多么丰硕的话呀!舜有了中外,在芸芸众生中间挑选,把皋陶升迁出来,坏人就麻烦存在了。汤有了芸芸众生,在大千世界中间挑选,把伊尹提拔出来,坏人也就不便存在了。”

子张问:“士何如斯可谓之达矣?”子曰:“何哉尔所谓达者?”子张对曰:“在邦必闻,在家必闻。”子曰:“是闻也,非达也。夫达也者,质直而好义,察言而观色,虑以下人。在邦必达,在家必达。夫闻也者,色取仁而行违,居之不疑。在邦必闻,在家必闻。”

12.23子贡问友。子曰:“忠告而善道之,不可则止,毋自辱焉。”——子贡问对待朋友的法子。尼父道:“忠心地告诫他,好好地指引她,他不遵从,也就罢了,不要自找侮辱。”

樊迟从游于舞雩之下,曰:“敢问崇德、修慝、辨惑。”子曰:“善哉问!先事后得,非崇德与?攻其恶,无攻人之恶,非修慝与?一朝之忿,忘其身,以及其亲,非惑与?”

12.24曾参曰:“君子以文种友,以友辅仁。”——曾子舆说:“君子用小说学问来聚会朋友,用情侣来增援我构建仁德。

樊迟问仁,子曰:“爱人。”问知,子曰:“知人。”樊迟未达,子曰:“举直错诸枉,能使枉者直。”樊迟退,见子夏,曰:“乡也吾见于先生而问知,子曰:‘举直错诸枉,能使枉者直’,何谓也?”子夏曰:“富哉言乎!舜有世上,选于众,举皋陶,不仁者远矣。汤有天下,选于众,举伊尹,不仁者远矣。”

子贡问友,子曰:“忠告而善道之,不可则止,毋自辱焉。”

曾子曰:“君子以文仲友,以友辅仁。”

译文

作者:佚名

颜回问怎么做才是仁。孔仲尼说:“克制自己,一切都照着礼的须求去做,那就是仁。一旦那样做了,天下的全体就都归于仁了。举行仁德,完全在于自己,难道还在于人家吗?”颜子渊说:“请问举办仁的条条框框。”孔夫子说:“不合于礼的不要看,不合于礼的不要听,不合于礼的不用说,不合于礼的并非做。”颜子说:“我尽管死板,也要照你的这个话去做。”

仲弓问哪些做才是仁。孔圣人说:“出门办事就像去接待贵宾,使唤百姓就像去开展第一的祭天,(都要认真庄敬。)自己不乐意要的,不要强加于外人;做到在诸侯的朝廷上没人怨恨(自己);在卿大夫的封地里也没人怨恨(自己)。”仲弓说:“我就算笨,也要照你的话去做。”

司马牛问如何做才是仁。孔丘说:仁人说话是慎重的。”司马牛说:“说话慎重,那就叫做仁了啊?”孔夫子说:“做起来很不便,说起来能不慎重吗?”

司马牛问咋办一个君子。孔仲尼说:“君子不发愁,不惧怕。”司马牛说:“不发愁,不畏惧,那样就足以称之为君子了啊?”万世师表说:“自己问心无愧,那还有如何忧愁和恐怖吗?”

司马牛忧愁地说:“外人都有兄弟,唯独自己尚未。”子夏说:“我听说过:‘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君子只要对待所做的作业体面认真,不出差错,对人毕恭毕敬而符合于礼的确定,那么,天下人就都是友善的小兄弟了。君子何愁没有兄弟呢?”

子张问咋办才算是明智的。孔圣人说:“像水润物那样暗中挑唆的坏话,像切肤之痛那样间接的诽谤,在您那边都没用,那你可以算是明智的了。暗中捣鼓的坏话和一贯的造谣,在你那里都不算,这您可以算是有远见卓识的了。”

子贡问怎么着治理国家。孔丘说,“粮食丰硕,军备充裕,老百姓信任统治者。”子贡说:“即便不得不去掉一项,那么在三项中先去掉哪一项呢?”尼父说:“去掉军备。”子贡说:“若是不得不再去掉一项,那么那两项中去掉哪一项呢?”尼父说:“去掉粮食。自古以来人总是要死的,假如老百姓对统治者不信任,那么国家就不可能存在了。”

棘子成说:“君子只要抱有好的质料就行了,要那一个表面的庆典干什么呢?”子贡说:“真遗憾,夫子您那样谈论君子。一言既出,一言九鼎。本质就像是文采,文采就像是精神,都是一模一样主要的。去掉了毛的虎、豹皮,就不啻去掉了毛的犬、羊皮一样。”

姬蒋问有若说:“遭了饔飧不继,国家开支困难,怎么办?”有若回答说:“为何不执行彻法,只抽万分之一的田税呢?”哀公说:现在抽极度之二,我还不够,怎么能进行彻法呢?”有若说:“要是老百姓的费用够,您怎么会不够吗?借使老百姓的支出不够,您怎么又会够呢?”

子张问怎样压实道德修养水平和辨别是非迷惑的力量。尼父说:“以忠信为主,使和谐的盘算合于义,那就是进步道德修养水平了。爱一个人,就巴望她活下来,厌恶起来就渴望他及时死去,既要他活,又要她死,这就是迷惑。(正如《诗》所说的:)‘固然不是嫌贫爱富,也是喜新厌旧。’”

姜杵臼问尼父怎样治理国家。尼父说:“做主公的要像君的指南,做臣子的要像臣的榜样,做大叔的要像公公的样板,做外孙子的要像孙子的样子。”姜杵臼说:“讲得好哎!如果君不像君,臣不像臣,父不像父,子不像子,尽管有粮食,我能吃得上啊?”

孔夫子说:“只听了一边的供词就可以裁定案件的,差不离唯有仲由吧。”子路说话没有不算数的时候。

孔丘说:“审理诉讼案件,我同别人也是同一的。首要的是必须使诉讼的案子根本不暴发!”

子张问怎么样治理政事。孔圣人说:“居于官位不懈怠,执行君令要忠诚。”

万世师表说:“君子成全别人的孝行,而不拉动外人的恶处。小人则与此相反。”

季康子问万世师表如何治理国家。孔丘回答说:“政就是正的情致。您自己带头走正路,那么还有何人敢不走正道呢?”

季康子担忧盗窃,问孔丘怎么做。万世师表回答说:“即使你协调不贪图财利,固然奖励偷窃,也并未人盗取。”

季康子问孔仲尼如何治理政事,说:“若是杀掉无道的人来成全有道的人,怎么着?”孔夫子说:“您治理政事,哪个地方用得着杀戮的招数呢?您如果想行善,老百姓也会随着行善。在位者的操守好比风,在下的人的风骨好比草,风吹到草上,草就必定随着倒。”

子张问:“士怎么样才得以称之为通达?”尼父说:“你说的畅通是如何看头?”子张答道:“在始祖的朝廷里肯定有名望,在医务卫生人员的封地里也一定有声望。”万世师表说:“那只是虚假的声望,不是交通。所谓达,那是要人头纯正,听从礼义,善于探讨别人的言辞,对察旁人的气色,平时想着谦恭待人。那样的人,就足以在君主的王室和医务人员的封地里通达。至于有虚假名声的人,只是表面上装出的仁的样板,而走路上却正是违背了仁,自己还以仁人自居不惭愧。但他随便在君王的朝廷里和医务卫生人员的领地里都必定会有信誉。”

樊迟陪着万世师表在舞雩台下散步,说:“请问怎么样提升品德修养?怎么样修正自己的邪念?如何分辨迷惑?”万世师表说:“问得好!先努力致力于事,然后才具有收获,不就是坚实品德了吧?检讨自己的邪念了啊?由于一时的愤慨,就淡忘了本人的危险,以至于牵连友好的骨血,那不就是迷惑吗?”

樊迟问怎么样是仁。孔丘说:“爱人。”樊迟问哪些是智,孔圣人说:“精晓人。”樊迟还不精通。孔丘说:“选用正直的人,罢黜邪恶的人,那样就能使邪者归正。”樊迟退出去,见到子夏说:“刚才自家看看老师,问她如何是智,他说‘接纳正直的人,罢黜邪恶的人,那样就能使邪者归正。那是什么看头?”子夏说:“那话说得多么深远呀!舜有天下,在人们中逃选人才,把皋陶选择出来,不仁的人就被疏远了。汤有了大地,在大千世界中选拔人才,把伊尹拔取出来,不仁的人就被疏远了。”

子贡问怎样对待朋友。孔夫子说:“忠诚地告诫他,恰当地指引她,即使不听也就罢了,不要自取其辱。”

曾参说:“君子以文章学问来结交朋友,依靠朋友协理自己打造仁德。”再次回到乐乎,查看越多

义务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