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注释,村长评析

  【本篇引语】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1

杨伯峻

阳货篇第十七


【本篇引语】

本篇共26章。其中出名的语句有:“性相近也,习相远也”;“唯上知与下愚不移”;“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唯女人与小人为难养也”。这一篇中,介绍了万世师表的道德教育思想,尼父对仁的愈加解释,还有关于为家长守丧三年难题,也谈到谦谦君子与小人的不一致等等。

【原文】

17·1
阳货(1)欲见孔夫子,孔夫子不见,归孔丘豚(2)。尼父时其亡(3)也,而往拜之,遇诸涂(4)。谓孔圣人曰:“来!予与尔言。”曰:“怀其宝而迷其邦(5),可谓仁乎?”曰:“不可。”“好从事而亟(6)失时,可谓和讯?”曰:“不可。”“日月逝矣,岁不我与(7)。”孔圣人曰:“诺,吾将仕矣。”

【注释】

(1)阳货:又叫阳虎,季氏的家臣。

(2)归尼父豚:归,音kuì,赠送。豚,音tún,小猪。赠给孔丘一只熟小猪。

(3)时其亡:等她外出的时候。

(4)遇诸涂:涂,同“途”,道路。在路上蒙受了她。

(5)迷其邦:听任国家迷乱。

(6)亟:屡次。

(7)与:在一道,等待的趣味。

【译文】

阳货想见尼父,孔仲尼不见,他便赠送给万世师表一只熟小猪,想要孔仲尼去拜见他。尼父打听到阳货不在家时,往阳货家拜谢,却在半路上遇见了。阳货对孔圣人说
:“来,我有话要跟你说。”(孔夫子走过去。)阳货说:“把团结的本领藏起来而屏弃国家迷乱,那能够叫做仁吗?”(尼父回答)说:“不得以。”(阳货)说:“喜欢涉足政事而又多次错过机会,那足以说是智吗?”(万世师表回答)说:“不可以。”(阳货)说:“时间一每一天千古了,年岁是见仁见智人的。”孔夫子说:“好吧,我就要去做官了。”

【原文】

17·2 子曰:“性相近也,习相远也。”

【译文】

万世师表说:“人的秉性是相仿的,由于习染分裂才相互有了差异。”

【原文】

17·3 子曰:“唯上知与下愚不移。”

【译文】

孔丘说:“唯有上等的聪明人与下等的愚者是改变不了的。”

【评析】

“上智”是指高尚而有智慧的人;“下愚”指卑贱而又愚昧的人,那两类人是后天所决定的,是无法更改的。那种价值观假如用阶级分析的措施去对待,则有其岐视甚至侮辱劳动群众的另一方面,那是应当授予提议的。

【原文】

17·4 子之武城(1),闻弦歌(2)之声
。夫子莞尔而笑,曰:“割鸡焉用牛刀?”子游对曰:“昔者偃也闻诸先生曰:‘君子学道则爱人,小人学道则易使也。’”子曰:“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戏之耳。”

【注释】

(1)武城:郑国的一个小城,当时子游是武城宰。

(2)弦歌:弦,指琴瑟。以琴瑟伴奏歌唱。

【译文】

孔丘到武城,听见弹琴唱歌的响声。孔夫子微笑着说:“杀鸡何必用宰牛的刀呢?”子游回答说:“在此从前我听先生说过,‘君子学习
了礼乐就能爱人,小人学习
了礼乐就便于指使。’”尼父说:“学生们,言偃的话是对的。我刚才说的话,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原文】

17·5
公山弗扰(1)以费畔,召,子欲往。子路不悦,曰:“末之也已(2),何必公山氏之之也(3)。”子曰:“夫召我者,而岂徒(4)哉?如有用自我者,吾其为西周乎(5)?”

【注释】

(1)公山弗扰:人名,又称公山不狃,字子洩,季氏的家臣。

(2)末之也已:末,无。之,到、往。末之,无处去。已,止,算了。

(3)之之也:第四个“之”字是助词,后一个“之”字是动词,去到的意味。

(4)徒:徒然,空无所据。

(5)吾其为有穷乎:为周朝,建造一个东方的周王朝,在东方复兴周礼。

【译文】

公山弗扰据费邑反叛,来召孔夫子,孔丘准备前去。子路不和颜悦色地说:“没有地点去固然了,为何一定要去公山弗扰这里吗?”孔丘说:“他来召我,难道只是一句空话吗?如果有人用自家,我就要在东方复兴周礼,建设一个东方的夏朝。”

【原文】

17·6
子张问仁于万世师表。孔圣人曰:“能行五者于天下为仁矣。”“请问之。”曰:“恭、宽、信、敏、惠。恭则不侮,宽则得众,信则人任焉,敏则有功,惠则足以使人。”

【译文】

子张向万世师表问仁。孔丘说:“可以遍地进行七种情操。就是仁人了。”子张说:“请问哪各样。”孔仲尼说:“严肃、宽厚、诚实、勤敏、慈惠。庄重就不致遭逢侮辱,宽厚就会得到人们的拥护,诚信就能得到外人的录取,勤敏就会增进工作功效,慈惠就可见使唤人。”

【原文】

17·7
佛肸(1)召,子欲往。子路曰:昔者由也闻诸先生曰:‘亲于其身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佛肸以中牟(2)畔,子之往也,如之何?”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坚乎,磨而不磷(3);不曰白乎,涅(4)而不缁(5)。吾岂匏瓜(6)也哉?焉能系(7)而不食?”

【注释】

(1)佛肸:音bìxī,晋国白衣战士范氏家臣,中牟城地方官。

(2)中牟:地名,在晋国,约在今台湾遵义与连云港之内。

(3)磷:损伤。

(4)涅:一种泛酸,可用作颜料染衣裳。

(5)缁:音zī,黑色。

(6)匏瓜:葫芦中的一种,味苦不可能吃。

(7)系:音jì,结,扣。

【译文】

佛肸召孔圣人去,孔丘打算前去。子路说:“往日本身听先生说过:‘亲自做坏事的人那里,君子是不去的。’现在佛肸据中牟反叛,你却要去,那如何诠释啊?”尼父说:“是的,我有过那样的话。不是说坚硬的东西磨也磨不坏吗?不是说洁白的东西染也染不黑啊?我难道是个苦味的葫芦吗?怎么能只挂在那边而不给人吃呢?”

【原文】

17·8
子曰:“由也,女闻六言六蔽矣乎?”对曰:“未也。”“居(1),吾语女。好仁不佳学,其蔽也愚(2);好知不好学,其蔽也荡(3);好信糟糕学,其蔽也贼(4);好直不下功夫,其蔽也绞(5);好勇不佳学,其蔽也乱;好刚不好学,其蔽也狂。”

【注释】

(1)居:坐。

(2)愚:受人嘲弄。

(3)荡:放荡。好高鹜远而并未基础。

(4)贼:害。

(5)绞:说话尖刻。

【译文】

孔丘说:“由呀,你听说过八种情操和多样弊端了啊?”子路回答说:“没有。”孔丘说:“坐下,我告诉您。爱好仁德而不爱好学习
,它的弊端是受人嘲谑;爱好智慧而不欣赏学习
,它的弊病是表现放荡;爱好诚信而不喜欢学习
,它的流弊是损伤亲人;爱好直率却不爱好学习
,它的坏处是出口尖刻;爱好勇敢却不希罕学习
,它的弊端是罪恶昭着;爱好刚强却不喜欢学习 ,它的流弊是猖獗自大。”

【原文】

17·9
子曰:“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1),可以观(2),可以群(3),可以怨(4)。迩(5)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

【注释】

(1)兴:激发心绪的意味。一说是诗的比兴。

(2)观:寓目询问天地万物与江湖万象。

(3)群:合群。

(4)怨:讽谏上级,怨而不怒。

(5)迩:音ěr,近。

【译文】

孔丘说:“学生们为啥不念书
《诗》呢?学《诗》可以激发志气,可以考察天地万物及人间的兴衰与得失,可以使人知道合群的画龙点睛,可以使人精通什么去讽谏上级。近可以用来事奉父母,远可以事奉皇上;还足以多精晓有些鸟兽草木的名字。”

【原文】

17·10
子谓伯鱼曰:“女为《周南》、《召南》(1)矣乎?人而不为《周南》、《召南》,其犹正墙面而立(2)也与?”

【注释】

(1)《周南》、《召南》:《诗经?国风》中的第一、二两局地篇名。周南和召南都是地名。那是地面的民歌。

(2)正墙面而立:面向墙壁站立着。

【译文】

孔仲尼对伯鱼说:“你学习 《周南》、《召南》了呢?一个人假诺不读书
《周南》、《召南》,那似乎面对墙壁而站着吗?”

【原文】

17·11 子曰:“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

【译文】

孔仲尼说:“礼呀礼呀,只是说的玉帛之类的礼器吗?乐呀乐呀,只是说的钟鼓之类的乐器吗?”

【原文】

17·12 子曰:“色厉而内荏(1),譬诸小人,其犹穿窬(2)之盗也与?”

【注释】

(1)色厉内荏:厉,威严,荏,虚弱。外表严苛而心中虚弱。

论语注释,村长评析。(2)窬:音yú,洞。

【译文】

孔圣人说:“外表严格而心中虚弱,以小人作比喻,就像挖墙洞的窃贼啊?”

【原文】

17·13 子曰:“乡愿,德之贼也。”

【译文】

孔丘说:“没有道德修养的两面派,就是破坏道德的人。”

【评析】

尼父所说的“乡愿”,就是指那个心口不一、言行不一的两面派,这几个人沽名钓誉,却得以公开地自己炫耀。孔圣人反对“乡愿”,就是主张以仁、礼为规范,只有仁、礼可以使人成为真正的高人。

【原文】

17·14 子曰:“道听而涂说,德之弃也。”

【译文】

孔圣人说:“在途中听见传言就遍地去传播,那是道德所唾弃的。”

【评析】

以讹传讹是一种违反道德准则的一言一动,而那种表现自古以来就存在的。在现实生活中,有些不仅是耳食之言,而且遍地打探外人的心曲,然后四处神话,以此作为生活的乐趣,实乃卑鄙之小人。

【原文】

17·15
子曰:“鄙夫可与事君也与哉?其未得之也,患得之。既得之,患失之。苟患失之,无所不至矣。”

【译文】

孔丘说:“可以和一个鄙夫一起事奉皇上吗?他在没有得到官位时,总担心得不到。已经赢得了,又怕失去它。若是她顾虑失掉官职,那她就怎样事都干得出去了。”

【评析】

尼父在本章里对那个一心想当官的人斥为鄙夫,那种人在没有博得官位时总担心得不到,一旦得到又怕失去。为此,他就会不择手段去做任何工作,以至于不惜损害群体,风险别人。那种人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不足为奇的。当然,那种人是不会有怎么样好的结局的。

【原文】

17·16
子曰:“古者民有三疾,今也说不定之亡也。古之狂(1)也肆(2),今之狂也荡(3);古之矜也廉(4),今之矜也忿戾(5);古之愚也直,今之愚也诈而已矣。”

【注释】

(1)狂:放肆自大,愿望太高。

(2)肆:跋扈,不拘礼节。

(3)荡:放荡,不守礼。

(4)廉:不可触犯。

(5)戾:火气太大,蛮横不讲理。

【译文】

孔夫子说:“东魏人有两种疾病,现在说不定连这三种病症也不是本来的榜样了。北魏的狂者然则是希望太高,而近日的猖狂者却是不拘小节;东魏傲慢的人只是是难以接近,现在那一个骄傲的人却是凶恶蛮横;元代拙劣的人但是是公然一些,现在的愚笨者却是欺诈啊!”

【评析】

孔圣人所处的一世,已经与上古时代有所不同,上古时期人们的“狂”、“矜”、“愚”纵然也是病痛,但毫无无法令人承受,而前几天人们的那两种病症都强化。从孔仲尼时代到近年来,又过去了两三千年了,这二种病症不但没有改动,反而有加无已,愈益加重,到了令人不可以理喻的地步。那就需求用道德的能力加以惩罚。也意在有那三种病症的人警惕。

【原文】

17·17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1)

【注释】

(1)本章已见于《学而篇》第一之第三章,此处系重出。

【原文】

17·18 子曰:“恶紫之夺朱也,恶郑声之乱雅乐也,恶利口之覆邦家者。”

【译文】

尼父说:“我看不惯用黄色取代紫色,厌恶用赵国的声乐纷扰雅乐,厌恶用伶牙利齿而颠覆国家那样的工作。”

【原文】

17·19
子曰:“予欲无言。”子贡曰:“子如不言,则小人何述焉?”子曰:“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译文】

孔仲尼说:“我想不开腔了。”子贡说:“你只要不讲话,那么我们那一个学生还传述什么呢?”孔仲尼说:“天何尝说话啊?四季照常运作,百物照样生长。天说了怎么样话呢?”

【原文】

17·20
孺悲(1)欲见孔仲尼,万世师表辞以疾。将命者出户,取瑟而歌,使之闻之。

【注释】

(1)孺悲:郑国人,姬蒋曾派她向孔丘学礼。

【译文】

孺悲想见万世师表,孔夫子以有病为由拒绝不见。传话的人刚出门,(孔丘)便取来瑟边弹边唱,(有意)让孺悲听到。

【原文】

17·21
宰我问:“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旧谷既没,新谷既升,钻燧改火(1),期(2)可已矣。”子曰:“食夫稻(3),衣夫锦,于女安乎?”曰:“安。”“女安则为之。郎君子之居丧,食旨(4)不甘,闻乐不乐,居处不安,故不为也。今女安,则为之!”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老人之
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

【注释】

(1)钻燧改火:古人钻木取火,四季所用木头不相同,每年轮三遍,叫改火。

(2)期:音jī,一年。

(3)食夫稻:明清北边少种糙米,故粳米很贵重。那里是说吃好的。

(4)旨:甜美,指吃好的食物。

【译文】

宰我问:“服丧三年,时间太长了。君子三年不着重礼仪,礼仪必然败坏;三年不演奏音乐,音乐就会荒废。旧谷吃完,新谷登场,钻燧取火的木材轮过了一回,有一年的时刻就足以了。”万世师表说:“(才一年的时日,)你就吃开了珍珠米饭,穿起了锦缎衣,你安然吗?”宰我说:“我欣慰。”尼父说:“你安然,你就那么去做吗!君子守丧,吃美味不以为香甜,听音乐不觉得高兴,住在家里不觉得舒心,所以不那么做。近日你既觉得心安理得,你就那么去做啊!”宰我出来后,孔圣人说:“宰予真是不仁啊!小孩生下来,到三岁时才能离开父母的心怀。服丧三年,那是海内外通行的丧礼。难道宰子对他的爹娘没有三年的爱吗?”

【评析】

这一段说的是尼父和她的门徒宰我里面,围绕丧礼应服几年的难点展开的争持。孔仲尼的看法是孩子生下来将来,要经过三年才能离开父母的胸怀,所以老人家离世了,也应有为老人家守三年丧。那是必不可少的。所以,他批评宰我“不仁”。其实在尼父之前,华华夏族就早已有为父大妈守丧三年的习惯,经过墨家在这几个标题上的德行制度化,一直沿袭到明天。那是以“孝”的德性为思想根基的。

【原文】

17·22
子路曰:“饱食终日,心不在焉,难矣哉!不有博奕者乎?为之,犹贤乎已。”

【译文】

孔仲尼说:“整天吃饱了饭,什么想法也不用,真太难了!不是还有玩博和博弈的娱乐吧?干这些,也比闲着好。”

【原文】

17·23
子路曰:“君子尚勇乎?”子曰:“君子义以为上。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

【译文】

子路说:“君子崇尚勇敢吧?”孔仲尼答道:“君子以义作为最高雅的情操,君子有勇无义就会闹事,小人有勇无义就会偷走。”

【原文】

17·24
子贡曰:“君子亦有恶(1)乎?”子曰:“有恶。恶称人之恶者,恶居下流(2)而讪(3)上者,恶勇而无礼者,恶果敢而窒(4)者。”曰:“赐也亦有恶乎?”“恶徼(5)以为知(6)者,恶不孙(7)以为勇者,恶讦(8)以为直者。”

【注释】

(1)恶:音wù,厌恶。

(2)下流:下等的,在下的。

(3)讪:shàn,诽谤。

(4)窒:阻塞,不通事理,一意孤行。

(5)徼:音jiǎo,窃取,抄袭。

(6)知:同“智”。

(7)孙:同“逊”。

(8)讦:音jié,攻击、揭穿别人。

【译文】

子贡说:“君子也有咳嗽的事呢?”孔圣人说:“有厌恶的事。厌恶宣扬旁人坏处的人,厌恶身居下位而诋毁在上者的人,厌恶勇敢而不懂礼节的人,厌恶固执而又堵截事理的人。”尼父又说:“赐,你也有厌恶的事吧?”子贡说:“厌恶偷袭外人的实绩而作为协调的知识的人,厌恶把不谦虚当做勇敢的人,厌恶揭破旁人的心曲而自以为直率的人。”

【原文】

17·25 子曰:“唯女人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

【译文】

孔圣人说:“唯有女子和小人是为难管教的,亲近他们,他们就会无礼,疏远他们,他们就会报怨。”

【评析】

这一章申明尼父轻视妇女的构思。这是道家平昔的构思主张,后来则衍生和变化为“男尊女卑”、“夫为妻纲”的父权主义。

【原文】

17·26 子曰:“年四十而见恶焉,其终也已。”

【译文】

万世师表说:“到了四十岁的时候还被人所厌恶,他这一世也就截至了。”

阳货篇第十七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2


【01】

  本篇共26章。其中有名的句子有:“性相近也,习相远也”;“唯上知与下愚不移”;“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唯女人与小人为难养也”。这一篇中,介绍了尼父的道德教育思想,尼父对仁的尤其解释,还有关于为二老守丧三年难题,也谈到谦谦君子与小人的分别等等。

【原文】 17·1 阳货欲见万世师表,尼父不见,归孔仲尼豚。万世师表时其亡也,而往拜之,遇诸涂。谓孔丘曰:“来!予与尔言。”曰:“怀其宝而迷其邦,可谓仁乎?”曰:“不可。”“好从事而亟失时,可谓网易?”曰:“不可。”“日月逝矣,岁不我与。”孔圣人曰:“诺,吾将仕矣。” 

陽货(1)欲见孔丘,孔夫子不见,归尼父豚(2)。万世师表时其亡(3)也,而往拜之,遇诸涂(4)。谓孔夫子曰:“来!予与尔言。”曰:“怀其宝而迷其邦(5),可谓仁乎?”曰:“不可。”“好从事而亟(6)失时,可谓博客园?”曰:“不可。”“日月逝矣,岁不我与(7)。”尼父曰:“诺,吾将仕矣。”

【注释】 (1)陽货:又叫陽虎,季氏的家臣。
(2)归尼父豚:归,音kuì,赠送。豚,音tún,小猪。赠给孔仲尼一只熟小猪。
(3)时其亡:等他出门的时候。
(4)遇诸涂:涂,同“途”,道路。在途中遭遇了他。 (5)迷其邦:听任国家迷乱。
(6)亟:屡次。 (7)与:在协同,等待的情趣。

【译文】陽货想见尼父,孔夫子不见,他便赠送给孔夫子一只熟小猪,想要尼父去拜见她。孔夫子打听到陽货不在家时,往陽货家拜谢,却在半路上遇见了。陽货对万世师表说
:“来,我有话要跟你说。”(孔夫子走过去。)陽货说:“把自己的本领藏起来而甩掉国家迷乱,那足以叫做仁吗?”(孔夫子回答)说:“不可以。”(陽货)说:“喜欢涉足政事而又很多次错过机会,那可以说是智吗?”(孔仲尼回答)说:“不得以。”(陽货)说:“时间一天天归西了,年岁是见仁见智人的。”万世师表说:“好呢,我就要去做官了。”

【解读】无

【02】

  【原文】

【译文】 阳货想见孔仲尼,孔夫子不见,他便赠送给孔夫子一只熟小猪,想要孔丘去拜见他。万世师表打听到阳货不在家时,往阳货家拜谢,却在半路上遇见了。阳货对孔丘说:“来,我有话要跟你说。”(孔夫子走过去。)阳货说:“把团结的本领藏起来而废弃国家迷乱,那可以叫做仁吗?”(孔丘回答)说:“不得以。”(阳货)说:“喜欢涉足政事而又多次错过机会,那足以说是智吗?”(孔子回答)说:“不得以。”(阳货)说:“时间一每一天驾鹤归西了,年岁是见仁见智人的。”孔仲尼说:“好呢,我就要去做官了。” 

子曰:“性相近也,习相远也。”

【注释】无

【译文】 孔夫子说:“人的个性是相近的,由于习染不相同才相互有了出入。”

【解读】无

【03】

  17.1
阳货(1)欲见孔仲尼,孔仲尼不见,归孔圣人豚(2)。万世师表时其亡(3)也,而往拜之,遇诸涂(4)。谓孔仲尼曰:“来!予与尔言。”曰:“怀其宝而迷其邦(5),可谓仁乎?”曰:“不可。”“好从事而亟(6)失时,可谓今日头条?”曰:“不可。”“日月逝矣,岁不我与(7)。”尼父曰:“诺,吾将仕矣。”

【区长评析】 阳货说的确有道理,但不仁之人为了协调的目标平日说出一些冠冕堂皇话,孔夫子当时早已五十岁了,为了落实和谐的心胸,想要一试。

子曰:“唯上知与下愚不移。”

【注释】无

【译文】 孔夫子说:“唯有上等的智囊与下等的愚者是改变不了的。”

【解读】
“上智”是指高尚而有智慧的人;“下愚”指卑贱而又迟钝的人,那两类人是后天所决定的,是不可以改变的。这种价值观如若用阶级分析的章程去看待,则有其岐视甚至侮辱劳动群众的一头,那是相应授予提出的。

【04】

  【注释】

【原文】 17·2 子曰:“性相近也,习相远也。” 

子之武城(1),闻弦歌(2)之声 。夫子莞尔而笑,曰:“割鸡焉用牛刀?”子游对曰:“昔者偃也闻诸先生曰:‘君子学道则爱人,小人学道则易使也。’”子曰:“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戏之耳。”

【注释】 (1)武城:赵国的一个小城,当时子游是武城宰。
(2)弦歌:弦,指琴瑟。以琴瑟伴奏歌唱。

【译文】
尼父到武城,听见弹琴唱歌的音响。尼父微笑着说:“杀鸡何必用宰牛的刀呢?”子游回答说:“以前自己听先生说过,‘君子学习
了礼乐就能爱人,小人学习
了礼乐就不难指使。’”孔子说:“学生们,言偃的话是对的。我刚才说的话,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解读】无

【05】

  (1)阳货:又叫阳虎,季氏的家臣。

【译文】 孔夫子说:“人的天性是近似的,由于习染不一样才相互有了不一致。” 

公山弗扰(1)以费畔,召,子欲往。子路不悦,曰:“末之也已(2),何必公山氏之之也(3)。”子曰:“夫召我者,而岂徒(4)哉?如有用本人者,吾其为夏朝乎(5)?”

【注释】 (1)公山弗扰:人名,又称公山不狃,字子洩,季氏的家臣。
(2)末之也已:末,无。之,到、往。末之,无处去。已,止,算了。
(3)之之也:第三个“之”字是助词,后一个“之”字是动词,去到的情致。
(4)徒:徒然,空无所据。
(5)吾其为西周乎:为周朝,建造一个东方的周王朝,在东面复兴周礼。

【译文】
公山弗扰据费邑反叛,来召孔夫子,孔仲尼准备前去。子路不心花怒放地说:“没有地点去固然了,为何一定要去公山弗扰那里吗?”孔仲尼说:“他来召我,难道只是一句空话吗?倘诺有人用自身,我就要在东面复兴周礼,建设一个东方的夏朝。”

【解读】无

【06】

  (2)归孔丘豚:归,音kuì,赠送。豚,音tún,小猪。赠给尼父一只熟小猪。

【镇长评析】 那话说得很客观,所以玉不琢,不成器。

子张问仁于孔丘。孔丘曰:“能行五者于天下为仁矣。”“请问之。”曰:“恭、宽、信、敏、惠。恭则不侮,宽则得众,信则人任焉,敏则有功,惠则足以使人。”

【注释】无

【译文】
子张向万世师表问仁。孔仲尼说:“能够随地进行八种情操。就是仁人了。”子张说:“请问哪三种。”孔仲尼说:“庄重、宽厚、诚实、勤敏、慈惠。严肃就不致碰着侮辱,宽厚就会获取人们的拥护,诚信就能博取外人的录取,勤敏就会增加工作功用,慈惠就可见使唤人。”

【解读】无

【07】

  (3)时其亡:等她外出的时候。

【原文】 17·3 子曰:“唯上知与下愚不移。” 

佛肸(1)召,子欲往。子路曰:昔者由也闻诸先生曰:‘亲于其身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佛肸以中牟(2)畔,子之往也,如之何?”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坚乎,磨而不磷(3);不曰白乎,涅(4)而不缁(5)。吾岂匏瓜(6)也哉?焉能系(7)而不食?”

【注释】 (1)佛肸:音bìxī,晋国白衣战士范氏家臣,中牟城地方官。
(2)中牟:地名,在晋国,约在今江西湖州与扬州里面。 (3)磷:损伤。
(4)涅:一种木质素,可用作颜料染衣裳。 (5)缁:音zī,黑色。
(6)匏瓜:葫芦中的一种,味苦不可能吃。 (7)系:音jì,结,扣。

【译文】
佛肸召孔仲尼去,孔夫子打算前往。子路说:“以前自家听先生说过:‘亲自做坏事的人那里,君子是不去的。’现在佛肸据中牟反叛,你却要去,那什么分解啊?”万世师表说:“是的,我有过那样的话。不是说坚硬的东西磨也磨不坏吗?不是说洁白的东西染也染不黑啊?我难道是个苦味的葫芦吗?怎么能只挂在那边而不给人吃吗?”

【解读】无

【08】

  (4)遇诸涂:涂,同“途”,道路。在路上境遇了他。

【译文】 孔仲尼说:“唯有上等的智囊与下等的愚者是改变不了的。” 

子曰:“由也,女闻六言六蔽矣乎?”对曰:“未也。”“居(1),吾语女。好仁不佳学,其蔽也愚(2);好知不佳学,其蔽也荡(3);好信不佳学,其蔽也贼(4);好直不用功,其蔽也绞(5);好勇不佳学,其蔽也乱;好刚不佳学,其蔽也狂。”

【注释】 (1)居:坐。 (2)愚:受人嗤笑。 (3)荡:放荡。好高鹜远而尚未基础。
(4)贼:害。 (5)绞:说话尖刻。

【译文】
孔丘说:“由呀,你听说过五种情操和各种弊端了吧?”子路回答说:“没有。”孔丘说:“坐下,我告诉你。爱好仁德而不爱好学习
,它的弊端是受人嗤笑;爱好智慧而不欣赏学习
,它的流弊是行为放荡;爱好诚信而不喜欢学习
,它的害处是摧残亲人;爱好直率却不爱好学习
,它的弊端是讲话尖刻;爱好勇敢却不希罕学习
,它的弊病是十恶不赦;爱好刚强却不喜欢学习 ,它的害处是放肆自大。”

【解读】无

【09】

  (5)迷其邦:听任国家迷乱。

【科长评析】 “上智”的知识系统化,“下愚”的眼界固化,由此皆不移。 

子曰:“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1),可以观(2),可以群(3),可以怨(4)。迩(5)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

【注释】 (1)兴:激发心绪的情趣。一说是诗的比兴。
(2)观:观察询问天地万物与江湖万象。 (3)群:合群。
(4)怨:讽谏上级,怨而不怒。 (5)迩:音ěr,近。

【译文】 孔夫子说:“学生们干什么不读书
《诗》呢?学《诗》可以刺激志气,能够考察天地万物及人间的兴亡与得失,能够使人通晓合群的不可或缺,可以使人领会什么去讽谏上级。近可以用来事奉父母,远可以事奉君王;还足以多驾驭有些鸟兽草木的名字。”

【解读】无

【10】

  (6)亟:屡次。

【原文】 17·4 子之武城,闻弦歌之声。夫子莞尔而笑,曰:“割鸡焉用牛刀?”子游对曰:“昔者偃也闻诸先生曰:‘君子学道则爱人,小人学道则易使也。’”子曰:“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戏之耳。” 

子谓伯鱼曰:“女为《周南》、《召南》(1)矣乎?人而不为《周南》、《召南》,其犹正墙面而立(2)也与?”

【注释】
(1)《周南》、《召南》:《诗经·国风》中的第一、二两有的篇名。周南和召南都是地名。那是地面的舞曲。
(2)正墙面而立:面向墙壁站立着。

【译文】 孔夫子对伯鱼说:“你学习 《周南》、《召南》了呢?一个人假如不读书
《周南》、《召南》,那就好像面对墙壁而站着啊?”

【解读】无

【11】

  (7)与:在一道,等待的趣味。

【译文】 孔仲尼到武城,听见弹琴唱歌的响动。孔仲尼微笑着说:“杀鸡何必用宰牛的刀呢?”子游回答说:“之前我听先生说过,‘君子学习了礼乐就能爱人,小人学习了礼乐就简单管理。’”万世师表说:“学生们,言偃的话是对的。我刚才说的话,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子曰:“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

【注释】无

【译文】
万世师表说:“礼呀礼呀,只是说的玉帛之类的礼器吗?乐呀乐呀,只是说的钟鼓之类的乐器吗?”

【解读】无

【12】

  【译文】

【处长评析】  “礼乐”对人有影响成效。

子曰:“色厉而内荏(1),譬诸小人,其犹穿窬(2)之盗也与?”

【注释】 (1)色厉内荏:厉,威严,荏,虚弱。外表严刻而心中虚弱。
(2)窬:音yú,洞。

【译文】
孔夫子说:“外表严俊而心中虚弱,以小人作比喻,就如挖墙洞的窃贼啊?”

【解读】无

【13】

  阳货想见万世师表,孔仲尼不见,他便赠送给万世师表一只熟小猪,想要孔圣人去拜见她。孔夫子打听到阳货不在家时,往阳货家拜谢,却在半路上遇见了。阳货对孔丘说
:“来,我有话要跟你说。”(尼父走过去。)阳货说:“把团结的本领藏起来而甩掉国家迷乱,那足以叫做仁吗?”(尼父回答)说:“不可以。”(阳货)说:“喜欢涉足政事而又很多次错过机会,这足以说是智吗?”(孔圣人回答)说:“不得以。”(阳货)说:“时间一天天归西了,年岁是见仁见智人的。”孔丘说:“好呢,我就要去做官了。”

【原文】 17·5 公山弗扰以费畔,召,子欲往。子路不悦,曰:“末之也已,何必公山氏之之也。”子曰:“夫召我者,而岂徒哉?如有用自身者,吾其为东周乎?” 

子曰:“乡愿,德之贼也。”

【注释】无

【译文】 万世师表说:“没有道德修养的伪君子,就是磨损道德的人。”

【解读】
万世师表所说的“乡愿”,就是指那一个言不由衷、言行不一的伪君子,这个人沽名钓誉,却可以公开地自己炫耀。孔圣人反对“乡愿”,就是看好以仁、礼为原则,唯有仁、礼可以使人成为真正的君子。

【14】

  【原文】

【译文】 公山弗扰(公山不狃)据费邑反叛,来召孔夫子,孔仲尼准备前去。子路不喜上眉梢地说:“没有地点去即使了,为什么一定要去公山弗扰那里吗?”尼父说:“他来召我,难道只是一句空话吗?假如有人用我,我就要在东面复兴周礼,建设一个东方的周朝。” 

子曰:“道听而涂说,德之弃也。”

【注释】无

【译文】 孔夫子说:“在旅途听见传言就四处去传播,这是道德所不齿的。”

【解读】
谬种流传是一种违反道德准则的行事,而这种表现自古以来就存在的。在现实生活中,有些不仅是道听途说,而且各省打听旁人的隐衷,然后随地神话,以此作为生存的乐趣,实乃卑鄙之小人。

【15】

  17.2 子曰:“性相近也,习相远也。”

【处长评析】 当时鲁国的政治很复杂,公山不狃反叛季氏,季氏又在吴国一意孤行,孔夫子要在如此的条件下复兴周礼,是很难的。

子曰:“鄙夫可与事君也与哉?其未得之也,患得之。既得之,患失之。苟患失之,无所不至矣。”

【注释】无

【译文】
孔圣人说:“可以和一个鄙夫一起事奉国君吗?他在没有获取官位时,总担心得不到。已经赢得了,又怕失去它。如若她顾虑失掉官职,那她就怎么样事都干得出去了。”

【解读】
孔夫子在本章里对那么些一心想当官的人斥为鄙夫,那种人在没有收获官位时总担心得不到,一旦得到又怕失去。为此,他就会不择手段去做其余工作,以至于不惜损害群体,危机外人。那种人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习以为常的。当然,那种人是不会有怎样好的结局的。

【16】

  【译文】

【原文】 17·6 子张问仁于孔圣人。孔仲尼曰:“能行五者于天下为仁矣。”“请问之。”曰:“恭、宽、信、敏、惠。恭则不侮,宽则得众,信则人任焉,敏则有功,惠则足以使人。” 

子曰:“古者民有三疾,今也说不定之亡也。古之狂(1)也肆(2),今之狂也荡(3);古之矜也廉(4),今之矜也忿戾(5);古之愚也直,今之愚也诈而已矣。”

【注释】 (1)狂:猖獗自大,愿望太高。 (2)肆:跋扈,不拘礼节。
(3)荡:放荡,不守礼。 (4)廉:不可触犯。 (5)戾:火气太大,蛮横不讲理。

【译文】
孔夫子说:“南陈人有三种疾病,现在或者连那两种疾病也不是原来的指南了。金朝的狂者不过是希望太高,而近期的放肆者却是放浪形骸;西魏傲慢的人只是是难以接近,现在这几个骄傲的人却是凶恶蛮横;南齐鸠拙的人只是是开宗明义一些,现在的鲁钝者却是欺诈啊!”

【解读】
孔仲尼所处的一世,已经与上古时代有所分裂,上古时期人们的“狂”、“矜”、“愚”固然也是病痛,但毫无不可以令人承受,而前天人们的那三种病症都强化。从孔丘时代到明天,又过去了两三千年了,那二种病症不但没有更改,反而与日俱增,愈益加重,到了令人不知所可理喻的地步。那就须要用道德的能力加以惩罚。也愿意有那三种病症的人警惕。

【17】

  孔圣人说:“人的秉性是相近的,由于习染分化才相互有了出入。”

【译文】 子张向孔夫子问仁。孔丘说:“可以随处进行四种情操。就是仁人了。”子张说:“请问哪多样。”孔仲尼说:“庄敬、宽厚、诚实、勤敏、慈惠。严穆就不致遭受侮辱,宽厚就会得到人们的拥护,诚信就能获得外人的录用,勤敏就会增高工作作用,慈惠就可见管理人。”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1)

【注释】 (1)本章已见于《学而篇》第一之第三章,此处系重出。

【译文】无

【解读】无

【18】

  【原文】

【科长评析】 仁就是和谐,长久的有限援救身心的欢愉,怎样成功呢,内在平和,与人相处融洽,尽好自己的天职。

子曰:“恶紫之夺朱也,恶郑声之乱雅乐也,恶利口之覆邦家者。”

【注释】无

【译文】
万世师表说:“我看不惯用粉红色取代粉红色,厌恶用宋国的声乐侵扰雅乐,厌恶用伶牙利齿而颠覆国家那样的事情。”

【解读】无

【19】

  17.3 子曰:“唯上知与下愚不移。”

【原文】 17·7 佛肸(晋国医务人员范氏家臣)召,子欲往。子路曰:昔者由也闻诸先生曰:‘亲于其身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佛肸以中牟畔,子之往也,如之何?”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坚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缁。吾岂匏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 

子曰:“予欲无言。”子贡曰:“子如不言,则小人何述焉?”子曰:“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注释】无

【译文】
尼父说:“我想不出口了。”子贡说:“你假若不开腔,那么大家这一个学生还传述什么吧?”万世师表说:“天何尝说话呢?四季照常运作,百物照样生长。天说了怎么样话呢?”

【解读】无

【20】

  【译文】

【译文】 佛肸召孔圣人去,孔丘打算前往。子路说:“此前我听先生说过:‘亲自做坏事的人那里,君子是不去的。’现在佛肸据中牟反叛,你却要去,那如何诠释吗?”万世师表说:“是的,我有过那样的话。不是说坚硬的东西磨也磨不坏吗?不是说洁白的东西染也染不黑啊?我难道是个苦味的葫芦吗?怎么能只挂在那边而不给人吃呢?” 

孺悲(1)欲见孔夫子,孔圣人辞以疾。将命者出户,取瑟而歌,使之闻之。

【注释】 (1)孺悲:郑国人,姬将曾派她向孔圣人学礼。

【译文】
孺悲想见孔圣人,万世师表以有病为由拒绝不见。传话的人刚出门,(孔仲尼)便取来瑟边弹边唱,(有意)让孺悲听到。

【解读】无

【21】

  尼父说:“唯有上等的智囊与下等的愚者是改变不了的。”

【村长评析】 万世师表急于去做到自己的不错。

宰我问:“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旧谷既没,新谷既升,钻燧改火(1),期(2)可已矣。”子曰:“食夫稻(3),衣夫锦,于女安乎?”曰:“安。”“女安则为之。郎君子之居丧,食旨(4)不甘,闻乐不乐,居处不安,故不为也。今女安,则为之!”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 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

【注释】
(1)钻燧改火:古人钻木取筐,四季所用木头分歧,每年轮五遍,叫改火。
(2)期:音jī,一年。
(3)食夫稻:清代南边少种粳米,故粳米很难得。那里是说吃好的。
(4)旨:甜美,指吃好的食物。

【译文】
宰我问:“服丧三年,时间太长了。君子三年不讲究礼仪,礼仪必然败坏;三年不演奏音乐,音乐就会荒废。旧谷吃完,新谷登场,钻燧取筐的木材轮过了五次,有一年的时刻就足以了。”孔夫子说:“(才一年的时日,)你就吃开了籼米饭,穿起了锦缎衣,你安然吗?”宰我说:“我欣慰。”孔圣人说:“你安然,你就那么去做吗!君子守丧,吃美味不以为香甜,听音乐不觉得欢欣,住在家里不觉得舒心,所以不那么做。近年来您既觉得心安理得,你就那么去做吗!”宰我出来后,孔圣人说:“宰予真是不仁啊!小劲生下来,到三岁时才能离开父母的心怀。服丧三年,那是天底下通行的丧礼。难道宰子对她的爹娘向来不三年的爱呢?”

【解读】
这一段说的是孔夫子和她的弟子宰我里面,围绕丧礼应服几年的标题开展的争议。孔丘的见地是男女子下来之后,要因而三年才能离开父母的心怀,所以老人寿终正寝了,也应当为父大妈守三年丧。这是需要的。所以,他批评宰我“不仁”。其实在孔仲尼此前,华华夏族就早已有为老人守丧三年的习惯,经过道家在这几个题材上的德行制度化,一贯沿袭到前几日。这是以“孝”的德性为考虑基础的。

【22】

  【评析】

【原文】 17·8 子曰:“由也,女闻六言六蔽矣乎?”对曰:“未也。”“居,吾语女。好仁不佳学,其蔽也愚;好知不佳学,其蔽也荡;好信不好学,其蔽也贼;好直不用心,其蔽也绞;好勇不佳学,其蔽也乱;好刚不佳学,其蔽也狂。” 

子路曰:“饱食终日,神不守舍,难矣哉!不有博奕者乎?为之,犹贤乎已。”

【注释】无

【译文】
尼父说:“整天吃饱了饭,什么想法也不用,真太难了!不是还有玩博和博弈的一日游啊?干那些,也比闲着好。”

【解读】无

【23】

  “上智”是指尊贵而有智慧的人;“下愚”指卑贱而又迟钝的人,这两类人是后天所决定的,是无法改变的。这种传统假诺用阶级分析的法门去看待,则有其岐视甚至侮辱劳动群众的一边,那是理所应当予以提议的。

【译文】 孔丘说:“由呀,你听说过三种情操和八种害处了呢?”子路回答说:“没有。”孔夫子说:“坐下,我报告您。爱好仁德而不喜欢学习,它的坏处是受人作弄;爱好智慧而不爱好学习,它的弊病是表现放荡;爱好诚信而不希罕学习,它的流弊是损伤亲人;爱好直率却不喜欢学习,它的坏处是说道尖刻;爱好勇敢却不欣赏学习,它的弊端是罪恶昭著;爱好刚强却不喜欢学习,它的流弊是放肆自大。” 

子路曰:“君子尚勇乎?”子曰:“君子义以为上。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

【注释】无

【译文】
子路说:“君子崇尚勇敢吧?”万世师表答道:“君子以义作为最神圣的品格,君子有勇无义就会找麻烦,小人有勇无义就会偷走。”

【解读】无

【24】

  【原文】

【镇长评析】 种种性情都亟待上学,性情往往是有偏的,学习可以矫枉。

子贡曰:“君子亦有恶(1)乎?”子曰:“有恶。恶称人之恶者,恶居下流(2)而讪(3)上者,恶勇而无礼者,恶果敢而窒(4)者。”曰:“赐也亦有恶乎?”“恶徼(5)以为知(6)者,恶不孙(7)以为勇者,恶讦(8)以为直者。”

【注释】 (1)恶:音wù,厌恶。 (2)下流:下等的,在下的。
(3)讪:shàn,诋毁。 (4)窒:阻塞,不通事理,恶性难改。
(5)徼:音jiǎo,窃取,抄袭。 (6)知:同“智”。 (7)孙:同“逊”。
(8)讦:音jié,攻击、揭示旁人。

【译文】
子贡说:“君子也有厌恶的事啊?”孔子说:“有高烧的事。厌恶宣扬外人坏处的人,厌恶身居下位而诋毁在上者的人,厌恶勇敢而不懂礼节的人,厌恶固执而又堵截事理的人。”孔仲尼又说:“赐,你也有头痛的事呢?”子贡说:“厌恶偷袭外人的成绩而作为自己的文化的人,厌恶把不谦虚当做勇敢的人,厌恶揭露旁人的隐情而自以为直率的人。”

【解读】无

【25】

  17.4
子之武城(1),闻弦歌(2)之声。夫子莞尔而笑,曰:“割鸡焉用牛刀?”子游对曰:“昔者偃也闻诸先生曰:‘君子学道则爱人,小人学道则易使也。’”子曰:“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戏之耳。”

【原文】 17·9 子曰:“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 

子曰:“唯女孩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

【注释】无

【译文】
孔丘说:“唯有女性和小丑是难以管教的,亲近他们,他们就会无礼,疏远他们,他们就会报怨。”

【解读】
这一章申明孔夫子轻视妇女的考虑。这是墨家一向的盘算主张,后来则衍生和变化为“男尊女卑”、“夫为妻纲”的父权主义。

【26】

  【注释】

【译文】 万世师表说:“学生们为什么不念书《诗》呢?学《诗》可以刺激志气,能够观测天地万物及人间的兴衰与得失,能够使人明白合群的画龙点睛,可以使人知晓什么去讽谏上级。近可以用来事奉父母,远能够事奉国君;还足以多驾驭有些鸟兽草木的名字。” 

子曰:“年四十而见恶焉,其终也已。”

【注释】无

【译文】 万世师表说:“到了四十岁的时候还被人所厌恶,他这一世也就终止了。”

【解读】无

  (1)武城:宋国的一个小城,当时子游是武城宰。

【处长评析】 杂谈是传递文化和学识很好的载体,因为它是透过精雕细琢的,是由来已久传承的,往往既有光明的故事和意境,又具备教化意义。

  (2)弦歌:弦,指琴瑟。以琴瑟伴奏歌唱。

【原文】 17·10 子谓伯鱼曰:“女为《周南》、《召南》(《诗经·国风》中的第一、二两局地篇名)矣乎?人而不为《周南》、《召南》,其犹正墙面而立也与?” 

  【译文】

【译文】 尼父对伯鱼说:“你学习《周南》、《召南》了吗?一个人如若不上学《周南》、《召南》,那就像面对墙壁而站着吗?” 

  孔丘到武城,听见弹琴唱歌的声息。万世师表微笑着说:“杀鸡何必用宰牛的刀呢?”子游回答说:“在此之前自己听先生说过,‘君子学习了礼乐就能爱人,小人学习了礼乐就简单指使。’”孔夫子说:“学生们,言偃的话是对的。我刚才说的话,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科长评析】 现代不学那些了,大家那个人皆面壁而立也。

  【原文】

【原文】 17·11 子曰:“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 

  17.5
公山弗扰(1)以费畔,召,子欲往。子路不悦,曰:“末之也已(2),何必公山氏之之也(3)。”子曰:“夫召我者,而岂徒(4)哉?如有用自身者,吾其为周朝乎(5)?”

【译文】 孔圣人说:“礼呀礼呀,只是说的玉帛之类的礼器吗?乐呀乐呀,只是说的钟鼓之类的乐器吗?” 

  【注释】

【村长评析】 礼乐的实质是教育人。

  (1)公山弗扰:人名,又称公山不狃,字子洩,季氏的家臣。

【原文】 17·12 子曰:“色厉而内荏,譬诸小人,其犹穿窬之盗也与?” 

  (2)末之也已:末,无。之,到、往。末之,无处去。已,止,算了。

【译文】 孔子说:“外表严谨而心中虚弱,以小人作比喻,就如挖墙洞的小偷啊?” 

  (3)之之也:第二个“之”字是助词,后一个“之”字是动词,去到的意味。

【处长评析】 外强中干,这样的人有所义务破坏是很大的

  (4)徒:徒然,空无所据。

  (5)吾其为西周乎:为有穷,建造一个东面的周王朝,在东方复兴周礼。

【原文】 17·13 子曰:“乡愿,德之贼也。” 

  【译文】

【译文】 万世师表说:“没有道德修养的两面派,就是磨损道德的人。” 

  公山弗扰据费邑反叛,来召孔夫子,孔夫子准备前去。子路不开心地说:“没有地点去尽管了,为啥一定要去公山弗扰那里吗?”孔圣人说:“他来召我,难道只是一句空话吗?要是有人用自我,我就要在东面复兴周礼,建设一个东方的夏朝。”

【处长评析】  “乡愿”就是指伪君子。 

  【原文】

【原文】 17·14 子曰:“道听而涂说,德之弃也。” 

  17.6
子张问仁于孔圣人。孔圣人曰:“能行五者于天下为仁矣。”“请问之。”曰:“恭、宽、信、敏、惠。恭则不侮,宽则得众,信则人任焉,敏则有功,惠则足以使人。”

【译文】 孔子说:“在中途听见传言就四处去传播,那是道德所唾弃的。” 

  【译文】

【科长评析】 谬种流传而不察,是不智也。 

  子张向尼父问仁。孔丘说:“可以随地举行多种情操。就是仁人了。”子张说:“请问哪多样。”孔丘说:“严肃、宽厚、诚实、勤敏、慈惠。严肃就不致境遇侮辱,宽厚就会获取人们的拥护,诚信就能博取别人的录用,勤敏就会增高工作功能,慈惠就可见使唤人。”

【原文】 17·15 子曰:“鄙夫可与事君也与哉?其未得之也,患得之。既得之,患失之。苟患失之,无所不至矣。” 

  【原文】

【译文】 孔圣人说:“可以和一个鄙夫一起事奉太岁吗?他在没有赢得官位时,总担心得不到。已经取得了,又怕失去它。假若她顾虑失掉官职,那他就怎么着事都干得出来了。” 

  17.7
佛肸(1)召,子欲往。子路曰:昔者由也闻诸先生曰:‘亲于其身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佛肸以中牟(2)畔,子之往也,如之何?”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坚乎,磨而不磷(3);不曰白乎,涅(4)而不缁(5)。吾岂匏瓜(6)也哉?焉能系(7)而不食?”

【村长评析】 为名利而畏惧,表面是不豁达,本质是无道以固其心。 

  【注释】

【原文】 17·16 子曰:“古者民有三疾,今也恐怕之亡也。古之狂也肆,今之狂也荡;古之矜也廉,今之矜也忿戾;古之愚也直,今之愚也诈而已矣。” 

  (1)佛肸:音bì xī,晋国医务人员范氏家臣,中牟城地点官。

【译文】 孔丘说:“武周人有三种病症,现在说不定连那三种疾病也不是本来的规范了。北齐的狂者但是是意思太高,而近日的放肆者却是放浪形骸;西汉傲慢的人不过是难以接近,现在那个骄傲的人却是阴毒蛮横;汉代愚昧的人可是是赤裸裸一些,现在的愚钝者却是欺诈啊!” 

  (2)中牟:地名,在晋国,约在今湖北连云港与咸阳里头。

【镇长评析】 时代变化,人心不古,究其原因,时代越发展,世事越繁杂,名利诱惑越大,人心就越混乱、烦躁和机诈。所以既要回归本源以寻道,也要甄别世事以养生。 

  (3)磷:损伤。

【原文】 17·17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 

  (4)涅:一种木质素,可用作颜料染衣裳。

【注释】 (1)本章已见于《学而篇》第一之第三章,此处系重出。 

  (5)缁:音zī,黑色。

【原文】 17·18 子曰:“恶紫之夺朱也,恶郑声之乱雅乐也,恶利口之覆邦家者。” 

  (6)匏瓜:葫芦中的一种,味苦不能吃。

【译文】 孔子说:“我看不惯用紫色取代黑色,厌恶用赵国的声乐干扰雅乐,厌恶用伶牙利齿而颠覆国家那样的事情。” 

  (7)系:音jì,结,扣。

【原文】 17·19 子曰:“予欲无言。”子贡曰:“子如不言,则小人何述焉?”子曰:“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译文】

【译文】 孔圣人说:“我想不开腔了。”子贡说:“你假若不说话,那么我们这几个学员还传述什么吧?”孔圣人说:“天何尝说话吗?四季照常运作,百物照样生长。天说了如何话呢?” 

  佛肸召孔圣人去,孔夫子打算前往。子路说:“以前自己听先生说过:‘亲自做坏事的人那里,君子是不去的。’现在佛肸据中牟反叛,你却要去,那怎么分解吗?”孔丘说:“是的,我有过那样的话。不是说坚硬的东西磨也磨不坏吗?不是说洁白的事物染也染不黑啊?我难道是个苦味的葫芦吗?怎么能只挂在那里而不给人吃啊?”

【村长评析】 不知孔仲尼在怎么的境地下说那样的话,不过那话很有趣,人也是理所当然中物,人得以拔取好的征途,也得以接纳不好的征程,这一体对于天的话,都是例行的。

  【原文】

【原文】 17·20 孺悲欲见尼父,孔仲尼辞以疾。将命者出户,取瑟而歌,使之闻之。 

  17.8
子曰:“由也,女闻六言六蔽矣乎?”对曰:“未也。”“居(1),吾语女。好仁不好学,其蔽也愚(2);好知不佳学,其蔽也荡(3);好信不佳学,其蔽也贼(4);好直不用功,其蔽也绞(5);好勇不好学,其蔽也乱;好刚不佳学,其蔽也狂。”

【译文】 孺悲想见尼父,孔子以有病为由驳回不见。传话的人刚出门,(万世师表)便取来瑟边弹边唱,(有意)让孺悲听到。

  【注释】

【村长评析】 万世师表讨厌孺悲,还故意让他领略,看来是深恶这个人。 

  (1)居:坐。

【原文】 17·21 宰我问:“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旧谷既没,新谷既升,钻燧改火,期(一年)可已矣。”子曰:“食夫稻,衣夫锦,于女安乎?”曰:“安。”“女安则为之。老公子之居丧,食旨(甜美)不甘,闻乐不乐,居处不安,故不为也。今女安,则为之!”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家长之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 

  (2)愚:受人嘲谑。

【译文】 宰我问:“服丧三年,时间太长了。君子三年不另眼看待礼仪,礼仪必然败坏;三年不演奏音乐,音乐就会荒废。旧谷吃完,新谷登场,钻燧取火的木料轮过了一次,有一年的年月就足以了。”孔丘说:“(才一年的岁月,)你就吃开了大米饭,穿起了锦缎衣,你安心吗?”宰我说:“我安慰。”孔丘说:“你安心,你就那样去做啊!君子守丧,吃美味不以为香甜,听音乐不觉得欢腾,住在家里不认为舒服,所以不那么做。方今你既觉得安心,你就那么去做啊!”宰我出去后,孔丘说:“宰予真是不仁啊!小孩生下来,到三岁时才能离开父母的胸怀。服丧三年,这是举世通行的丧礼。难道宰子对她的双亲没有三年的爱啊?” 

  (3)荡:放荡。好高鹜远而从未基础。

【村长评析】 小孩出生后透过三年才能离开父母的怀抱,所以老人与世长辞了,也相应为家长守三年丧,那是史前“孝”的合计。 

  (4)贼:害。

【原文】 17·22 子路曰:“饱食终日,惊慌失措,难矣哉!不有博奕者乎?为之,犹贤乎已。” 

  (5)绞:说话尖刻。

【译文】 孔丘说:“整天吃饱了饭,什么想法也不用,真太难了!不是还有玩博和博弈的游乐吗?干这几个,也比闲着好。” 

  【译文】

【村长评析】 假如孔夫子生在现代,不晓得会不会协助玩手机和IPAD呢?现代的人是很低俗的,所以会生出“群言终日,言不及义”的政工,也会“玩物丧志”。现在的音信技术公司,以开发“吸引眼球”和令人“左右两难够”产品为目的,鼓励人们消费时间和钱财,很五个人都通晓那样不好,却也不领会怎么着才算好,那根本是因为完全的无目标性、个人的无力感,从而发出了思维打扰吧,混乱的人类社会就如凶猛的野兽向前冲去,什么人也挡不住。

  尼父说:“由呀,你听说过各样情操和多样害处了吗?”子路回答说:“没有。”万世师表说:“坐下,我告诉你。爱好仁德而不希罕学习,它的害处是受人嗤笑;爱好智慧而不喜欢学习,它的弊端是表现放荡;爱好诚信而不欣赏学习,它的弊病是侵凌亲人;爱好直率却不希罕学习,它的流弊是出口尖刻;爱好勇敢却不喜欢学习,它的坏处是恶积祸满;爱好刚强却不希罕学习,它的弊病是狂妄自大。”

【原文】 17·23 子路曰:“君子尚勇乎?”子曰:“君子义以为上。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 

  【原文】

【译文】 子路说:“君子崇尚勇敢吧?”孔丘答道:“君子以义作为最名贵的品行,君子有勇无义就会找麻烦,小人有勇无义就会行窃。” 

  17.9
子曰:“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1),可以观(2),可以群(3),可以怨(4)。迩(5)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

【村长评析】 无义而勇是盗,无智而勇就是傻大胆吧!

  【注释】

【原文】 17·24 子贡曰:“君子亦有恶乎?”子曰:“有恶。恶称人之恶者,恶居下流而讪上者,恶勇而无礼者,恶果敢而窒者。”曰:“赐也亦有恶乎?”“恶徼以为知者,恶不孙以为勇者,恶讦以为直者。” 

  (1)兴:激发心境的意味。一说是诗的比兴。

【译文】 子贡说:“君子也有厌恶的事吗?”孔仲尼说:“有高烧的事。厌恶宣扬别人坏处的人,厌恶身居下位而中伤在上者的人,厌恶勇敢而不懂礼节的人,厌恶固执而又堵截事理的人。”孔圣人又说:“赐,你也有厌恶的事啊?”子贡说:“厌恶偷袭别人的成就而作为协调的知识的人,厌恶把不谦虚当做勇敢的人,厌恶揭露旁人的隐衷而自以为直率的人。” 

  (2)观:观看询问天地万物与人间万象。

【区长评析】 有所好必有所恶,可恶之人,不仁不智者也。

  (3)群:合群。

【原文】 17·25 子曰:“唯女人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 

  (4)怨:讽谏上级,怨而不怒。

【译文】 尼父说:“唯有女性和小人是麻烦管教的,亲近他们,他们就会无礼,疏远他们,他们就会报怨。” 

  (5)迩:音ěr,近。

【区长评析】 男人中有小人,所以女性中也有贤惠聪明的。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译文】

【原文】 17·26 子曰:“年四十而见恶焉,其终也已。”

  孔丘说:“学生们为啥不读书《诗》呢?学《诗》可以激励志气,可以考察天地万物及人间的兴亡与得失,可以使人知晓合群的必要,能够使人精晓怎么着去讽谏上级。近可以用来事奉父母,远可以事奉君主;仍可以多知道有些鸟兽草木的名字。”

【译文】 孔夫子说:“到了四十岁的时候还被人所厌恶,他这一生也就得了了。”

  【原文】

【镇长评析】 被恶人恶,不要紧。

  17.10
子谓伯鱼曰:“女为《周南》、《召南》(1)矣乎?人而不为《周南》、《召南》,其犹正墙面而立(2)也与?”

  【注释】

  (1)《周南》、《召南》:《诗经·国风》中的第一、二两局地篇名。周南和召南都是地名。那是本地的重打击乐。

  (2)正墙面而立:面向墙壁站立着。

  【译文】

  万世师表对伯鱼说:“你学习《周南》、《召南》了呢?一个人一旦不上学《周南》、《召南》,那就像是面对墙壁而站着吧?”

  【原文】

  17.11 子曰:“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

  【译文】

  孔圣人说:“礼呀礼呀,只是说的玉帛之类的礼器吗?乐呀乐呀,只是说的钟鼓之类的乐器吗?”

  【原文】

  17.12 子曰:“色厉而内荏(1),譬诸小人,其犹穿窬(2)之盗也与?”

  【注释】

  (1)色厉内荏:厉,威严,荏,虚弱。外表严峻而心中虚弱。

  (2)窬:音yú,洞。

  【译文】

  万世师表说:“外表严俊而心中虚弱,以小人作比喻,似乎挖墙洞的小偷呢?”

  【原文】

  17.13 子曰:“乡愿,德之贼也。”

  【译文】

  尼父说:“没有道德修养的伪君子,就是破坏道德的人。”

  【评析】

  尼父所说的“乡愿”,就是指那个打马虎眼、言行不一的两面派,这么些人盗名窃誉,却足以公开地自己炫耀。孔圣人反对“乡愿”,就是主持以仁、礼为规范,唯有仁、礼可以使人成为真正的仁人志士。

  【原文】

  17.14 子曰:“道听而涂说,德之弃也。”

  【译文】

  孔夫子说:“在旅途听见传言就随处去传播,这是道德所不齿的。”

  【评析】

  耳食之言是一种违反道德准则的一颦一笑,而那种作为自古以来就存在的。在现实生活中,有些不仅是以讹传讹,而且各省打听别人的心曲,然后遍地神话,以此作为生活的童趣,实乃卑鄙之小人。

  【原文】

  17.15
子曰:“鄙夫可与事君也与哉?其未得之也,患得之。既得之,患失之。苟患失之,无所不至矣。”

  【译文】

  万世师表说:“可以和一个鄙夫一起事奉国王吗?他在尚未得到官位时,总担心得不到。已经赢得了,又怕失去它。倘若她放心不下失掉官职,这他就怎么样事都干得出来了。”

  【评析】

  万世师表在本章里对那些一心想当官的人斥为鄙夫,那种人在向来不获取官位时总担心得不到,一旦取得又怕失去。为此,他就会不择手段去做其余业务,以至于不惜损害群体,风险别人。那种人在现实生活中也是惯常的。当然,这种人是不会有何样好的后果的。

  【原文】

  17.16
子曰:“古者民有三疾,今也恐怕之亡也。古之狂(1)也肆(2),今之狂也荡(3);古之矜也廉(4),今之矜也忿戾(5);古之愚也直,今之愚也诈而已矣。”

  【注释】

  (1)狂:猖狂自大,愿望太高。

  (2)肆:猖獗,不拘礼节。

  (3)荡:放荡,不守礼。

  (4)廉:不可触犯。

  (5)戾:火气太大,蛮横不讲理。

  【译文】

  万世师表说:“金朝人有三种病症,现在或者连那三种疾病也不是本来的楷模了。东晋的狂者但是是意思太高,而近年来的跋扈者却是落魄不羁;明朝傲慢的人然而是难以接近,现在那几个骄傲的人却是狠毒蛮横;西汉愚昧的人只是是公然一些,现在的笨拙者却是欺诈啊!”

  【评析】

  尼父所处的一时,已经与上古时代有所不一样,上古时代人们的“狂”、“矜”、“愚”纵然也是毛病,但不要无法让人承受,而明日人们的那两种疾病都强化。从孔圣人时代到近日,又过去了两三千年了,那二种疾病不但没有改观,反而日积月累,愈益加重,到了令人无法理喻的境界。那就须求用道德的力量加以惩罚。也指望有那三种病症的人小心。

  【原文】

  17.17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1)

  【注释】

  (1)本章已见于《学而篇》第一之第三章,此处系重出。

  【原文】

  17.18 子曰:“恶紫之夺朱也,恶郑声之乱雅乐也,恶利口之覆邦家者。”

  【译文】

  万世师表说:“我看不惯用红色取代黑色,厌恶用齐国的声乐纷扰雅乐,厌恶用伶牙利齿而颠覆国家这样的工作。”

  【原文】

  17.19
子曰:“予欲无言。”子贡曰:“子如不言,则小人何述焉?”子曰:“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译文】

  万世师表说:“我想不开腔了。”子贡说:“你借使不讲话,那么大家那个学员还传述什么呢?”尼父说:“天何尝说话啊?四季照常运作,百物照样生长。天说了怎么话呢?”

  【原文】

  17.20 孺悲(1)欲见孔丘,孔夫子辞以疾。将命者出户,取瑟而歌,使之闻之。

  【注释】

  (1)孺悲:宋国人,鲁哀公曾派她向孔仲尼学礼。

  【译文】

  孺悲想见孔子,尼父以有病为由驳回不见。传话的人刚出门,(孔丘)便取来瑟边弹边唱,(有意)让孺悲听到。

  【原文】

  17.21
宰我问:“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旧谷既没,新谷既升,钻燧改火(1),期(2)可已矣。”子曰:“食夫稻(3),衣夫锦,于女安乎?”曰:“安。”“女安则为之。相公子之居丧,食旨(4)不甘,闻乐不乐,居处不安,故不为也。今女安,则为之!”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

  【注释】

  (1)钻燧改火:古人钻木取火,四季所用木头分歧,每年轮三次,叫改火。

  (2)期:音jī,一年。

  (3)食夫稻:宋朝北方少种黑米,故香米很可贵。那里是说吃好的。

  (4)旨:甜美,指吃好的食品。

  【译文】

  宰我问:“服丧三年,时间太长了。君子三年不青眼礼仪,礼仪必然败坏;三年不演奏音乐,音乐就会荒废。旧谷吃完,新谷登场,钻燧取火的原木轮过了一遍,有一年的光阴就可以了。”尼父说:“(才一年的年华,)你就吃开了籼米饭,穿起了锦缎衣,你安心吗?”宰我说:“我心安理得。”尼父说:“你安心,你就那么去做呢!君子守丧,吃美味不以为香甜,听音乐不觉得欢欣,住在家里不觉得舒心,所以不那么做。近年来你既觉得安心,你就那么去做呢!”宰我出来后,尼父说:“宰予真是不仁啊!小孩生下来,到三岁时才能离开父母的心怀。服丧三年,那是天底下通行的丧礼。难道宰子对她的家长没有三年的爱呢?”

  【评析】

  这一段说的是孔丘和他的学子宰我里面,围绕丧礼应服几年的题材进行的争持。尼父的理念是孩子生下来将来,要通过三年才能离开父母的怀抱,所以老人寿终正寝了,也应该为家长守三年丧。那是必备的。所以,他批评宰我“不仁”。其实在孔圣人之前,华华夏族就曾经有为二老守丧三年的习惯,经过法家在这几个难点上的道德制度化,从来沿袭到明天。那是以“孝”的德行为思想根基的。

  【原文】

  17.22
子路曰:“饱食终日,心神不属,难矣哉!不有博奕者乎?为之,犹贤乎已。”

  【译文】

  孔夫子说:“整天吃饱了饭,什么想法也不用,真太难了!不是还有玩博和博弈的游艺啊?干那么些,也比闲着好。”

  【原文】

  17.23
子路曰:“君子尚勇乎?”子曰:“君子义以为上。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

  【译文】

  子路说:“君子崇尚勇敢吧?”万世师表答道:“君子以义作为最华贵的品德,君子有勇无义就会找麻烦,小人有勇无义就会偷走。”

  【原文】

  17.24
子贡曰:“君子亦有恶(1)乎?”子曰:“有恶。恶称人之恶者,恶居下流(2)而讪(3)上者,恶勇而无礼者,恶果敢而窒(4)者。”曰:“赐也亦有恶乎?”“恶徼(5)以为知(6)者,恶不孙(7)以为勇者,恶讦(8)以为直者。”

  【注释】

  (1)恶:音wù,厌恶。

  (2)下流:下等的,在下的。

  (3)讪:shàn,诽谤。

  (4)窒:阻塞,不通事理,死不改悔。

  (5)徼:音jiǎo,窃取,抄袭。

  (6)知:同“智”。

  (7)孙:同“逊”。

  (8)讦:音jié,攻击、揭穿别人。

  【译文】

  子贡说:“君子也有感冒的事吗?”万世师表说:“有厌恶的事。厌恶宣扬别人坏处的人,厌恶身居下位而中伤在上者的人,厌恶勇敢而不懂礼节的人,厌恶固执而又堵截事理的人。”孔夫子又说:“赐,你也有感冒的事呢?”子贡说:“厌恶偷袭别人的成绩而作为团结的文化的人,厌恶把不谦虚当做勇敢的人,厌恶揭示别人的心事而自以为直率的人。”

  【原文】

  17.25 子曰:“唯女生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

  【译文】

  孔丘说:“唯有女性和小人是为难管教的,亲近他们,他们就会无礼,疏远他们,他们就会报怨。”

  【评析】

  这一章声明尼父轻视妇女的思辨。那是道家平素的思考主张,后来则衍生和变化为“男尊女卑”、“夫为妻纲”的夫权主义。

  【原文】

  17.26 子曰:“年四十而见恶焉,其终也已。”

  【译文】

  孔丘说:“到了四十岁的时候还被人所厌恶,他这一生也就终止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