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玄宗鹡鸰颂题跋,王安石之婿蔡卞书法墨迹赏析

www.8522.com 1

蔡卞书法,姿媚豪健、俊朗淳美,圆健遒丽,越发是老年所书有兼人之功。蔡卞的决定之处是,他既通晓碑学,又善于帖学,身兼碑帖两种功力,融会贯通,运用谙习,他的书法神气充腴,稳重含蓄,风姿高雅,有晋人之跌宕,唐人之法度,又有宋人之灵展。尽善尽美,集碑帖两派之长于一身者。米济宁曾以书学大学生召对,赵佶上问本朝以书名世者凡数人,米颠各以其人对曰:“蔡京不得笔,蔡卞得笔而乏逸韵,蔡襄勒字,杜衍摆字,黄豫章先生描字,苏子瞻画字,臣书刷字。”

www.8522.com ,王安石之婿蔡卞书法墨迹赏析

唐玄宗鹡鸰颂题跋,王安石之婿蔡卞书法墨迹赏析。蔡卞北魏书道家。(一○五八~一一一七),字元度,仙游人。京弟。与京同登神宗熙宁三年进士,调江阴主簿。元丰中,历同知谏院、侍里正。拜中书舍人兼侍讲,进给事中。哲宗立,迁礼部侍中。使辽还,以龙图阁待制知宣州,徙江宁府,历扬、广、越、润、陈五州。绍圣四年。拜参知政事左丞。徽宗即位,诏以首脑殿大学士知江宁府,连贬少府少监,分司广安。逾岁,起知大名府,徙德阳,擢知枢密院。与京不合,以首脑殿大学士出知云南府。旋拜昭庆军里正。入为侍读,进检校上卿、开府仪同三司。政和七年卒,年六十。谥文正.《东都传记》卷一○一、《宋史》卷四七二有传。
蔡卞,字元度,蔡京之弟。生于赵获益庆历八年,仙邑慈孝里赤湖境(今建设乡东宅赤岭自然村)人。蔡卞小时聪颖敏悟,就读于枫亭塔斗山青螺草堂,他翻阅过目不忘,文思泉涌,能把《三字经》、《千字文》等启蒙读物倒背如流,《四书》、《五经》经典也游刃有余于心,且史籍方志,百家杂说,国家法典无不浏览殆遍,触类旁通。他学识渊博,满腹经纶,才华出众,名闻乡里。
赵仲鍼熙宁三年,蔡卞与胞兄蔡京同科举登秀才第,翌年,被授任广西江阴县主簿,其时当地大富豪顾新元等人,趁着青黄不接之际,借谷物于庶民,利息高出日常一倍。蔡卞同情百姓疾苦,极力推行王荆公的青苗法,断然开仓借粮,以解人民迫切,煞住不法富人趁火打劫的猖狂气焰,免除农民受到高利贷剥削之苦,因此受到王文公着重,招他为婿。
神宗元丰五年,卞任国子直讲,崇政殿侍讲,不久又擢为起居舍人,同知评院侍太守,后反复以王荆公执政亲嫌辞,拜中书舍人兼侍讲,进给事中。哲宗即位,高滔滔临朝摄政,授司马光为相,废除新法。卞改任礼部郎中,出使辽国,受厚礼接待,后因病回朝。他以龙图阁侍制知宣州、江宁及扬、广、越、润、陈等五州。当时巴塞罗那是宋廷对外贸易的第一口岸,宝物凑集,但他一毫莫取。徙越州时,海外商人以蔷薇露洒其衣裳送之,以示爱抚。
哲宗元八大龄太后病逝,哲宗亲政。蔡卞复为中书舍人,兼国子修撰、与曾布等人以王荆公所遗《日录》为根据,较合理地编撰了《神宗实录》,对诬篾王文公变法之词加以批驳。亦由此使元大臣吕大防、范祖禹、赵彦若、黄山谷等保守派皆获谴遭贬,而卞迁翰林博士。绍圣二年,蔡卞拜为教头右丞,四年,转拜参知政事左丞,他与章等人在“绍述”的名义下,力主恢复生机王文公新法,上欺国王,下胁同列,诋毁善类。他又密疏天子,请皇上下旨施行,并欲追废元间政事实际主持者高皇后的“宣仁圣烈”的谥号。
徽宗建中靖国元年,谏官陈
、任伯雨、里胥龚夫联合弹劾蔡卞劣迹曰:“卞芳私史,以压宗庙之恶,有过于,二零一八年封事数千人皆乞斩,该由卞公论。”陈
还罗列蔡卞六条罪恶:因诬罔宣仁保佑之功,欲行追废;凡绍圣以来窜逐臣僚皆由卞启齿之后施行;宫中厌胜事作,哲宗方疑未知所处,欲礼法通议,卞云:“既犯法矣,何用议为”。皇后以是得罪;编排元章牍,萋菲语言、被罪者数千人,议自卞出;邹浩以言忤旨,卞激怒哲宗,致之遭远谪,又请治其亲;蹇序辰建看详诉理之议,迟疑未应,卞二心之言迫之,默言不敢反对,明天置局,里胥得罪者30家,凡此皆由卞谋之,而行之。陈
等人需要太岁亟待正典刑,以谢天下。
蔡卞后被降为少府少监,分司马斯喀特,到兴安盟居住,翌年又起知大名府,徙金陵,召为中太乙宫使,后擢知枢密院事,负责边防、军备等秘密工作。时蔡京居相位,他以亲嫌辞,没有评可。他赞同徽宗、蔡京收复湟州、鄯廓等地,因功进金紫光禄大夫。

蔡卞书法欣赏【曹娥碑】01

在群星灿烂的西晋诗坛,若要评出什么人的书法造诣最高,有点困难。但假诺要评出何人最放肆傲慢,米南宫先生一定拔得头筹。米颠在南宋书法界一贯以眼高于顶,恃才傲物著称,连柳公权、颜真卿、欧阳询这几个后世公认的书法大家,在米颠眼中也是漏洞百出,相对是古时候书坛的第一狂人。米颠在他的书法写作《海岳名言》中记载了一段他自己和国君宋微宗的对话,那段对话对马上的书法名家一一点评,然后依次否定,颇有曹操青梅煮酒论英雄的味道。海岳以书学博士召对,上问本朝以书名世者凡数人,海岳各以其人对曰:“蔡京不得笔,蔡卞得笔而乏逸韵,蔡襄勒字,杜衍摆字,黄山谷描字,苏文忠画字,臣书刷字。”

蔡卞(1058-1117),字元度,仙游(今属山东)人。蔡京胞弟。赵仲鍼熙宁三年(1070),蔡卞与胞兄蔡京同科举登进士第,翌年,被授任山先生松花江阴县主簿,极力推行王荆公的青苗法,因此受到王荆公器重,招他为婿。绍圣四年(1097),蔡卞拜为首相左丞。徽宗政和七年(1117),蔡卞告假回村祭祖,逝于半路,享年60岁,赠教头,谥文正。著有《毛诗名物解》,与蔡京编撰《宣和书谱》、《宣和画谱》各20卷。

   
蔡卞书法欣赏,字元度,蔡京之弟。生于赵收益庆历八年,仙邑慈孝里赤湖境(今丰田镇东宅赤岭自然村)人。蔡卞时辰聪颖敏悟,就读于枫亭塔斗山青螺草堂(后易会心书院),他读书过目不忘,出言成章,他学识渊博,满腹经纶,才华出众,名闻乡里。熙宁三年登进士,与蔡京同年登科。绍圣四年擢里胥左丞。官至枢密院事。徽宗时,加观文殿大学生、检校里胥。谥“文正”。《宣和书谱》称其:“自少喜学书,初为颜行,笔势飘逸,圭角稍露,自成一家,亦长于大字。”书法圆健遒美,晚年所书有兼人之力。《墨林快事》称其书:“胜于京,京又胜于襄,今知有襄,而不知有她蔡,名之有幸不幸若此。”蔡卞《曹娥碑》江西上虞市曹娥庙藏,曹娥碑,宋元祐八年由蔡卞重书。碑高2.1米,宽1米。书为行甲骨文,笔力遒劲,流畅爽利,被誉为唐宋行楷的样子。

www.8522.com 2

www.8522.com 3

  赵顼熙宁三年,蔡卞与胞兄蔡京同科举登贡士第,翌年,被授任青海江阴县主簿,其时当地大富豪顾新元等人,趁着青黄不接之际,借谷物于庶民,利息高出平日一倍。蔡卞同情百姓疾苦,极力推行王文公的青苗法,断然开仓借粮,以解百姓殷切,煞住不法富人趁火打劫的狂妄气焰,免除农民受到高利贷剥削之苦,因此受到王文公珍贵,招他为婿。

蔡卞书法文章【明孝皇帝鹡鸰颂题跋】01

www.8522.com 4

www.8522.com 5

寥寥数语,见识到了古时候诗坛第一狂人的气派了吗?蔡京、苏东坡、黄黄庭坚等后世膜拜不已的书法大家在米颠先生眼中压根不值一哂。在米南宫眼中绝无仅有了然笔法的人唯有一个——蔡卞!那么那些南齐书坛中唯一能赢得米颠肯定的一级牛人蔡卞到底是何方神圣呢?蔡卞的决定之处是,他既明白碑学,又善于帖学,身兼碑帖三种功力,融会贯通,运用熟稔,他的书法神气充腴,稳重含蓄,风姿高贵,有晋人之跌宕,唐人之法度,又有宋人之灵展。尽善尽美,集碑帖两派之长于一身者。大宋,唯此一人!唐朝人安世凤也在《墨林快事》中亦称蔡卞书法“胜于(蔡)京,(蔡)京又胜于(蔡)襄,今知有(蔡)襄,而不知有她蔡,名之有幸不幸若此”。

www.8522.com 6

蔡卞书法欣赏【曹娥碑】02

蔡卞书法,姿媚豪健、痛快沉着,功力深厚,成就颇高,越发是老年所书有兼人之力。明安世凤《墨林快事》称其书云:“卞胜于京,京又胜于襄。”可是“今知有襄,而不知有他蔡,名之有幸、不幸若此。”蔡卞与胞兄蔡京同学书于蔡襄,后从海上道人学徐浩,后又颜、欧、柳、李邕,然后弃之而深深二王。由此可以得出结论,蔡卞启蒙于蔡襄,经苏文忠学辅导,因此登堂入室,以二王为归宿。观蔡卞书法文章,俊朗淳美,圆健遒丽,有兼人之功,文人员大夫的气味跃然其上。与蔡京一样,蔡卞遗留下来的真迹并不多见,首要创作有《楞严经偈语碑》、《孝女曹娥碑》、《致四兄丈夫尺牍》等。蔡卞书法圆健遒美。《宣和书谱
》称其:“自少喜学书,初为颜行, 笔势飘逸,
圭角稍露,自成一家,亦长于大字。”
晚年高位,不倦书写,稍亲厚者,必自书简牍。所书圆健遒美,有兼人之力,而时以己意参之。盖有书笔,无书学者。李邕曹娥真碑,传世甚少,卞尝於元祐间临摹,石在越,颇得李邕之神。后世因其为人奸恶而轻其书

  蔡卞后被降为少府少监,分司马斯喀特,到阳泉位居,翌年又起知大名府,徙新乡,召为中太乙宫使,后擢知枢密院事,负责边防、军备等地下工作。时蔡京居相位,他以亲嫌辞,没有评可。他赞成徽宗、蔡京收复湟州、鄯廓等地,因功进金紫光禄大夫。

www.8522.com 7

  蔡卞反对蔡京重用太监童贯为浙江制置使。在任何政事上,他的主持也多与蔡京差距,因而面临蔡京的造谣,他以天章阁硕士出知西藏,时张怀素败下,卞素与之游之,由此一起降职,旋加观文殿博士,拜昭庆军太傅,入为侍读,进检校教头,滨州仪同三司,累迁镇东军太尉。徽宗政和七年,蔡卞告假回村祭祖,逝于途中,享年70岁,赠里胥,谥文正。高宗即位,追责为宁国军节度副使,台州五年又贬单州团练副使。著有《毛诗名物解》,与蔡京编撰《宣和书谱》、《宣和画谱》各20卷。

蔡卞书法文章【明孝皇帝鹡鸰颂题跋】02

更加多书法欣赏

蔡卞《李隆基鹡鸰颂题跋》,黑体,苏黎世紫禁城博物院珍藏。从蔡卞现存的书法作品看,如《致四兄娃他爹尺牍》、《孝女曹娥碑》、华山石刻《楞严经偈语碑》等,笔力潇落,放纵任能,字势俊丽,飘灵婉约,书风二种,洒落简捷,其创作尊古为新,运用百步穿杨,成熟精到,尤其是部分代表作中的人文精神自然充溢,令人叹为观止。米芾谓“蔡卞得笔”,实有其深远根据。因而,在蔡绦的一部闻名的笔记体史料书籍《铁围山丛谈》卷四中,记载了书法大家米信阳对其的评介:“鲁公(蔡京)一日问芾:今能书者有几?芾对曰:自晚唐柳氏(柳公权),近时集体兄弟是也!盖指鲁公与叔父文正公尔。”此文正公,即是蔡卞。固然说,面对蔡京提问,米南宫有谀颂之词,但其对蔡卞的评头品足,出自米西宫之口,该有一定的野史价值,与晚唐柳氏(柳公权)可以攀比,自有大家之态。

观测西魏末年,书坛除了米南宫有发达气象外,尚有二蔡之书法亦煌煌大观。蔡卞“颇得笔法”,是一个衣冠晋风、尊古为新的舍拾淘洗进程。与其兄蔡京一样,蔡卞以一介士人入仕,文人意识,教头精神不时在心中积郁。史载:赵顼熙宁三年(1070),蔡卞与胞兄蔡京同科举登进士第,历神宗、哲宗、徽宗等数朝,宦海浮沉,波澜起伏。书生内心对于仕途的追求和对权力的争逐,使之常常不安于书法之道,但恰恰又是这种不安与争逐,使蔡卞的书法平常自出机沀,意识显著,卓而不群。循迹蔡卞的书学之路,人们可以窥见这么一个明显的系统。西楚蔡绦《铁围山丛谈》卷四记载:鲁公始同外祖父文正公授笔法于伯父君谟,即登第,调咸阳尉。时东坡公适倅大梁,因相与学徐季海。当是时,神庙喜浩书,故熙、半都尉多尚徐会稽也。未几弃去,学沈传师……及元祐末,又厌传师,而从欧阳率更。由是字势豪健,痛快沉着。迨绍圣间,天下号能书者,无出鲁公之右者。其后又弃率更,乃深法二王。每叹右军难及,而谓中令去父远矣。遂自成一法,为中外所宗焉。”

www.8522.com 8

蔡卞书法小说【李隆基鹡鸰颂题跋】03

蔡襄的出仕,不仅深深地影响着蔡京、蔡卞两小兄弟的成材,而且在书法上也不无存在深深地影响。史料说蔡京的不二法门天赋极高,素有才子之称,在书法、诗词、小说等逐个艺术天地均有辉煌表现。存世书迹有《草堂诗题记》、《节夫帖》、《宫使帖》。蔡京是个高官,曾先后三遍任相,共达十七年之久。可知当日的光明。蔡卞还与蔡京编撰《宣和书谱》、《宣和画谱》各20卷。从他们流传下来的手笔,以及当时人的评说,和新兴的芸芸众生的鉴赏,都足以掌握她们都是书法大家。蔡京虽是遭世人憎恨的奸相,然书法颇妙。初师蔡襄,徐季海,不久弃之,改学沈传师,又厌弃,改学欧阳询,又改学“二王”,博采诸家众长,自成一体。其书笔法姿媚,字势豪健,痛快沉着,独具风格,为中外所崇尚。

《墨林快事》称其书:“胜于京,京又胜于襄,今知有襄,而不知有她蔡,名之有幸不幸若此。”
,其书法代表作有《雪意帖》、《致四兄孩他爹尺牍》等。《雪意帖》是其宋体代表作。其入笔不一,丰盛自然,各取其态。笔法熟识,撇处可见王羲之笔法。结体随字而各异,但都鼓足。章法自然犬牙相制,书体与米绵阳、蔡京相似,可能是她们相互学习的结果。蔡卞《致四兄老公尺牍》,此卷包含禅机,筋脉舒展,神闲气清,韵致婉润,风雅纵逸,精神传世。蔡卞尚意,“颇得笔法”,人们还可从其流传下来的《孝女曹娥碑》、普陀山石刻《楞严经偈语碑》等代表小说中可以窥见。在智慧之追求中,颇得笔法的蔡卞,与自出新意的苏和仲,高视古人的黄鲁直,萧散奇险的米许昌一样,都在不遗余力表现自已创作标新革新的千姿百态,讲究笔墨情趣,使文化之气郁郁芊芊发于笔墨间,给人一种饱满自由的审美意境。

www.8522.com 9

蔡卞书法作品【明孝皇帝鹡鸰颂题跋】04

在二王书风的“严重”感染下,宋人书法一派“贴意”,充斥书坛,信札书法越发盛行。可是,蔡卞却是个特例,蔡卞擅仿宋,又善于大字,受柳公权、李邕影响较大。其人不光精于“贴”,且善于“碑”,所作之字,神气充腴,稳重含蓄,风姿尊贵,有晋人之跌宕,唐人之发度,又有宋人之灵展。但由于在历史上,后世因蔡卞其为人的“奸恶”而轻其书,史料中有关蔡卞的书法文章和书法思想记载得不多,所以切磋蔡卞也就成了一个难题。从一个书家的角度,蔡卞不是一个完完全全的蔡卞,其从事书法活动的野史材料尚未一个一连性,片纸只字,让人兴叹;同时,蔡卞的书法小说流传下来的不多,没有系统性,鸿毛零爪,令人难以概览全貌。

清人叶昌炽《语石》论及蔡卞蔡京时,更是作了详尽的评说:“世称米、蔡,谓君谟也,然君谟名位行辈均不宜在米下。其所书碑,亦惟《刘奕墓志》风格遒上,尚有唐贤遗矩,若《德阳桥》、《昼锦堂记》,皆俗书也,不如以蔡元长配之。元长,书之狷者也;元度,书之狂者也。余所见元长书,以《道士墓碑》为第一,《赵懿简碑》次之,空山鼓琴,沈思独往。刘彦和标举“隐秀”二字为小说大旨,以之品元长书适合,亦即刘子所谓客气既尽,妙气来宅。元度行大篆皆称能品,《楞严经偈》源出于孙过庭,而其流则为范文穆。重书《孝女曹娥碑》使笔如剑,剑气出。支道林养马曰:“贫道爱其神骏耳”。如卞书,可谓神骏极矣。潘文勤师,人谓其学苏灵芝则怒,谓其学二蔡则大喜。余谓元长书可比唐《魏法师碑》,元度书由在薛曜畅整之间。此但论其精神骨脉,不论其体。”“前身相马九方皋,意足不求颜色似”。

www.8522.com 10

蔡卞书法小说【李隆基鹡鸰颂题跋】05

这位南宋书坛的良好高手,不世出的书法天才,身前,声名显赫,光芒万丈,死后却杳无音信,无人问津。如此一位震烁古今的诗坛巨擘竟然被埋没如斯!究其原因,恐怕是被小叔子蔡京的恶名连累了,蔡和氏蔡京一样,流传至今的书法小说凤毛麟角,现在所能看到的书法墨迹唯有部分书信和附在明孝皇帝《鶺鴒颂》后边的一段跋文。

蔡卞书法是或不是真正胜过他的堂哥蔡京,那不佳说,但要胜过蔡襄照旧绰绰有余的。蔡卞在书法上的高深造诣是不要置疑的,那么其品质如何呢?蒙古人编写《宋史》时,本着一棍子打翻一船人的情态,极其草率地将蔡和氏她堂弟蔡京一同列为奸臣传中。不过史书上却很难找出有关蔡卞恶行的记叙,对她为官清廉、品德高雅方面的记载倒是不少。比如他在任江西江阴县主簿时,当地大富豪顾新元等人,趁着青黄不接之际,借谷物于庶民,利息高出平日一倍。蔡卞同情百姓疾苦,断然开仓借粮,以解百姓急迫,煞住不法富人趁火打劫的猖狂气焰,免除农民受到高利贷剥削之苦。其实历史上的蔡卞蔡京两哥们,性情品德上压根就不是一块人。因为性格政见的差异,兄弟两势如水火,就差老拳相向了。比如蔡京任大奸臣童贯担任湖北制置使时,蔡卞就大力反对,惹得蔡京大发雷霆,恨得牙根痒痒。若非看在一岳母生的份上,以蔡京的狠辣的性情,蔡卞被整死十次都不停了。就因为摊上一个不可相信的表哥,奸臣那几个罪名,蔡卞一背就是一千年。最后只得提及一点,蔡卞还有一位资深的伯伯,就是人称“拗老公”的王荆公。能得王荆公强调,招之为婿的人,人品应该不会太差。

www.8522.com 11

蔡卞书法小说【李隆基鹡鸰颂题跋】06

蔡卞(1048~1117),字元度,谥文正。西汉兴化仙游(今属云南德阳社硎乡)人,汉代宰相、书法家。奸臣蔡京之弟,王文公之婿。与蔡京同登神宗熙宁三年(1070)进士,调江阴主簿。元丰中,历同知谏院、侍校尉。拜中书舍人兼侍讲,进给事中。哲宗立,迁礼部太傅。使辽还,以龙图阁待制知宣州,徙江宁府,历扬、广、越、润、陈五州。绍圣四年(1097)。拜上卿左丞。徽宗即位,诏以首脑殿高校士知江宁府,连贬少府少监,分司金昌。逾岁,知大名府,徙大庆,擢知枢密院。与京不合,以首脑殿大大学生出知安徽府。旋拜昭庆军知府。入为侍读,进检校都督、开府仪同三司。政和七年卒,年七十。《东都传记》卷一○一、《宋史》卷四七二有传。

蔡卞是奸臣蔡京之弟。生于赵收益庆历八年(1048),仙邑慈孝里赤湖境(今西苑乡东宅赤岭自然村)人。蔡卞也是从小就颇为聪颖敏悟的人,就读于枫亭塔斗山青螺草堂(后易会心书院),他学识渊博,满腹经纶,才华出众,名闻乡里。他读书过目不忘,文思泉涌,能把《三字经》、《千字文》等启蒙读物倒背如流,《四书》、《五经》经典也烂熟于心,且史籍方志,百家杂说,国家法典无不浏览殆遍,触类旁通。他“自小喜学书,初学颜行,笔势飘逸,但内行未至,故圭角稍露,其后自成一家。亦长于我们,厚重结密,如其为人。”蔡卞依然王文公的女婿,表弟和五伯都是首相,步步登高可以估摸。绍圣二年(1095),拜为太守右丞,四年,转拜太傅左丞,也是高官一个。蔡京、蔡卞都把揽了宫廷大权。

蔡京与蔡卞是同科秀才,蔡京依然进士第一也就是佼佼者,他们又是同胞兄弟,兄弟同登贡士者,历史上并不多见。那是内需拥有一定的准绳的,一是遗传基因与天资俱佳,一是家学渊源与经济理想,还有其它地方,缺一不可。京与卞两字都一起有个点横的部首,那不是奇迹的戏剧性。古人取名要用字辈,单名则要按部首,那样才能归类。双名的如王荆公、王安国、王安上、王安礼几弟兄,都有个安字。单名的如苏仙、苏颍滨兄弟,轼与辙都有个自行车旁。海上道人外孙子苏迈、苏过,迈与过都有个走马道(也说走之底)。蔡襄的襄也有个一点一横头,他们都是亚马逊河仙游客,可以判断,他与蔡京、蔡卞都是同祖同宗的族兄弟。可见蔡家当年的昌盛。

赵顼熙宁三年(1070),蔡卞与胞兄蔡京同科举登进士第,翌年,被授任河北江阴县主簿,其时当地大富豪顾新元等人,趁着青黄不接之际,借谷物于庶民,利息高出平日一倍。蔡卞同情百姓疾苦,极力推行王荆公的青苗法,断然开仓借粮,以解百姓火急,煞住不法富人趁火打劫的跋扈气焰,免除农民受到高利贷剥削之苦,因此受到王安石珍视,招他为婿。

元丰五年(1082年),蔡卞任国子直讲、崇政殿侍讲,后提为食宿舍人、同知谏院、侍御。元丰八年(1085年),哲宗即位,改任礼部少保,出使辽国,受厚礼接待。后连知外州。绍贝因美(Beingmate)年(1094年)为中书舍人,兼国史修撰。绍圣四年升任太傅左丞,借“绍述”之说,欺上胁下,栽赃异已。

徽宗建中靖国元年(1101),谏官陈瓘、任伯雨、太师龚夬联合弹劾蔡卞劣迹曰:“卞尊私史,以压宗庙之恶,有过于惇,二〇一八年封事,数千人皆乞斩惇、卞,公议于此可知矣。”还罗列蔡卞六条罪恶:因诬罔宣仁圣烈保佑之功,欲行追废;凡绍圣以来窜逐臣僚,皆由卞启齿之后施行;宫中厌胜事作,哲宗方疑未知所处,惇欲礼法通议,卞云:“既犯法矣,何用议为”。皇后以是得罪;编排元祐章牍,萋菲语言、被罪者数千人,议自卞出;邹浩以言忤旨,卞激怒哲宗,致之遭远谪,又请治其亲故送别之罪;蹇序辰建看详诉理之议,惇迟疑未应,卞即以二心之言迫之,惇默言不敢反对,即日置局,节度使得罪者八百三十家,凡此皆由卞谋之,而惇行之。陈瓘等人需要太岁亟待正典刑,以谢天下。

蔡卞后被降为少府少监,分司底特律,到长治居住,翌年又起知大名府,徙柳州,召为中太乙宫使,后擢知枢密院事,负责边防、军备等机密工作。时蔡京居相位,他以亲嫌辞,没有评可。他赞同徽宗、蔡京收复湟州、鄯廓等地,因功进金紫光禄大夫。

蔡卞反对蔡京重用太监童贯为江西制置使。在此外政事上,他的主张也多与蔡京分裂,因而受到蔡京的中伤,他以天章阁博士出知山东,时张怀素败下,卞素与之游之,由此一起降职,旋加观文殿博士,拜昭庆军都督,入为侍读,进检校长史,开府仪同三司,累迁镇东军太尉。徽宗政和七年(1117),蔡卞告假还乡祭祖,逝于半路,享年70岁,赠大将军,谥文正。高宗即位,追责为宁国军节度副使,保定五年(1136)又贬单州团练副使。著有《毛诗名物解》,与蔡京编撰《宣和书谱》、《宣和画谱》各20卷。元代前期的靖康之祸,根本原因仍然出于朝廷内部的吃喝玩乐所致,也就是俗话说的“奸臣当道”。难怪金兵打过亚马逊河其后,国人呼喊最醒目标口号是诛灭国贼。宣和七年(1125)十3月,陈东牵头的一群太学生伏阙上书,请求赵佶诛杀以蔡京为首的“六贼”,说她们“欺君罔上,蠹国害民,卖官鬻爵,奸赃狼藉”。可惜为时已晚,金人绝不会废弃偌大一块被明清协调人蛀酸了的蛋糕!不单是当时朝野上下对这几个奸臣痛恨到极点,就是在前些天,人们说到那段辛酸历史,也会为宏伟大宋毁在徽宗和多少个奸臣之手感到激动愤慨。不过人们差不多不会想到,那个孙公子光朝的掘墓人,竟大都出自名臣的推荐和唤醒,才一步步爬到了权力的终点。为首的蔡京,发迹之奇更绕梁之音。

蔡京是什么人们制作出来的呢?那还要从她中贡士说起。这个人是江苏子瞻观光客,神宗熙宁三年(1070),他和兄弟蔡卞同榜登科。这一榜的考官,乃大名鼎鼎的大大学生王珪。王珪是个既有固定又从长计议本分的大好人,他做硕军士长写圣旨,一干就是18年,勤勤恳恳,任劳任怨,那在任何封建时代里,也是唯一的。欧阳文忠曾在仁宗面前说她“真知识分子也”,那不光是对他小说的赞誉,也是对她道德质量的充裕肯定。

熙宁三年会试,王珪担任大主考,一眼就相中了蔡氏兄弟,并对他们的德才啧啧表彰。那一个话传到了参知政事王安石耳朵里,他正有个老闺女想赶紧嫁出去,于是急迅将蔡卞收为东床快婿。当时的王文公固然还不是正宰相,但因为牵头变法,大权独握,首相曾公亮反倒要瞧着她的脸色行事儿。给那样一位老爷子当女婿,能没有好果子吃吗?不单是蔡卞一脚踩上了登云天梯,他二弟蔡京也的确是鸿运照到脑门儿了!当然,王文公仍然很讲“原则”的,他假迷三道地对二蔡说:“你们别想借我的身份捞取高官,都给自家下到基层卓越陶冶去!”所以王安石在位那几年,二蔡的确奔走于州县之内,没到手很高的官位。

历史有时候很会神采飞扬,正因为这么,王荆公被迫卸任后,大臣们反倒夸赞二蔡有操守,淡泊名利,和靠拍马屁王荆公步步登高的吕惠卿之流不可同日而语。神宗大喜,让蔡卞做了生活舍人,蔡京做了中书舍人!几年后,蔡京被任命为三明府尹,终于跨进了宫廷大臣的队列。说到那儿我们领略了:给蔡京第一桶金的是名臣王珪,给她第二桶金的,则是名臣王文公。

不久神宗仙逝,高正仪垂帘听政,很快将闲置了15年的铮臣司马光从海口召回大梁,任命为门下都督,主持国政。司马光的力主和王文公平素是针尖对麦芒儿,所以他上场之后,立时周到彻底坚决干脆地屏弃新法,所有王安石订立的平整,不管有道理没道理,一律全盘否定。

登时游人如织大臣对司马光撤废青苗、保甲、保马、农田水利、均输、手实等弊法都拍手叫好,但对个其他法令,却存在着不相同意见,不难的话,就是一对明眼人认为熙宁新法并非全无是处,比如免役法,就比熙宁维新前执行的助役法更有利民——免役法改变了原先家家户户都要出劳役、凡有损失自行赔偿的旧规,规定农户可以出钱代役,使劳役范围大大减少,而且什么人占有的土地资源多,哪个人就要多负担役钱,那对囤积土地的富户们所有较强的制约效率,理应保持下去,以幸免现身熙宁此前许多农家因差役闪失而倾家荡产的惨剧。司马光却固执地下令:五日以内,必须放弃免役,復苏助役。

司马光最好的多少个朋友范纯仁和苏东坡率先站出来反对。范纯仁说得比较温柔,他指出差役一法应当缓行,不妨先在一块儿试点,观其到底。司马光却“持之益坚”,害得范纯仁慨然长叹:“是使人不得言尔,若欲媚公认为容悦,何如少年合王荆公,以速富贵哉?”苏文忠是个炮筒子,开宗明义地批评道:“差役、免役,各有强烈。”司马光大为不悦。海上道人又追进政事堂,那五回司马光可就“色忿然”了。不识眉眼高低的苏东坡又讲了半天,依然感动不了司马光,出了政事堂气得大喊大叫:“司马牛!司马牛!”金朝人骂街是一定有水平的,苏子瞻是借孔夫子弟子司马牛来指责司马光倔得像头牛,令人无法接受。

而同时,身为安庆府尹的蔡京却奇迹般地在八天以内裁撤了府界十两个县的免役法。当他欣然地向司马光汇报时,司马光拍案赞道:“使大千世界奉法如君,何不可行之有?”就这么,狡黠善变的蔡京在新任宰相司马光眼里,一下子又成了最灵敏最听话最申明通义最有策略水平的好官儿。其实蔡京心里明镜儿一般:对付司马光那样的大傻瓜,最好的点子就是为她的荒唐决定无理取闹。说到那时,给蔡京第三桶金的人又并发了——司马光,又是一位名臣。

司马光亡故后,蔡京因反复多变受到谏官们的暴力弹劾,倒了几年霉。或许是老天酷爱,徽宗崇宁元年(1102),宰相曾布和韩忠彦闹得不亦乐乎,于是韩忠彦想到了在定州当知州的蔡京有大本事,快捷把他调进翰林院,作为团结的得力帮手。第二年曾布和韩忠彦休戚与共,蔡京坐收渔翁得利,很快顶掉韩忠彦,自己坐上了都尉的宝座。那还没完,不久曾布也罢了官,蔡京再度蹿高,当上了正宰相。很显眼,这第四桶金的赠予者是韩忠彦。从此之后,蔡京和他胞弟蔡卞把揽了清廷大权,生杀予夺,作威作福,把好端端一个大宋王朝当成了老蔡家的钱粮库,并最后变成了金人的嘴馋大餐。

愈来愈多书法小说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