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公明慷慨话宿愿,宋江之用

话说《水浒正传》末回:“忠义堂石碣受天文”之后,梁山泊一百零八壮士均已上应星象,排定地方。当时何道士辩验天书,教萧让写录出来,读罢,大千世界看了,俱惊讶不已。宋江与众头领道:“鄙猥小吏,原来上应星魁,众多兄弟也原来都是一会之人。上天显应,合当聚义。今已数足,上苍分定位数为大小一等天罡地煞星辰,都已分定次序,众头领各守其位,各休争辩,不可逆了天言。”芸芸众生皆道:“天地之意,物理数定,何人敢违拗?”宋江遂取黄金五十两,酬谢何道士。其余道众收得经资,收拾醮器,四散下山去了。
  且不说众道士回家去了,只说宋江与总参吴学究,朱武等商议,堂上要立一面牌额,大书“忠义堂”三字;断金亭也换个大牌扁,前边册立三关。忠堂后建筑点将台一座,顶上正面大厅一所,东西各设两房。正厅供养晁错灵位,北边房内,宋江、吴用、吕方、郭盛;南部房内,卢俊义、公孙胜、孔明、孔亮。第二坡左一代房内,朱武、黄信、孙立、萧让、裴宣;右一代房内,戴宗、燕青、张清、安道全、皇甫端。忠义堂左边,掌管钱粮仓廒收放,柴进、李应、蒋敬、凌振;右侧花荣、樊瑞、项充、李衮。山前南路先是关,解珍、解宝守把;第二关,鲁智深、武松守把;第三关,朱仝、雷横守把。东山一关,史进、刘唐守把;西山一关,杨雄、石秀守把;北山一关,穆弘、李逵守把。六关之外,置立八寨:有四旱寨,四水寨。正南旱寨,秦明、索超、欧鹏、邓飞;正东旱寨,关胜、徐宁、宣赞,郝思文;正西旱寨,林冲,董平、单廷,魏定国;正北旱寨,呼延灼、杨志、韩滔,彭屺。东北水寨,李俊、阮小二;西北水寨,张横、张顺;西北水寨,阮小五、童威;东南水寨,阮小七、童猛。其余各有执事。
  从新置立旌旗等项。山顶上立一面杏黄旗,上书“为民除患”四字。忠义堂前绣字红旗二面:一书”湖北呼保义”,一书”新疆玉麒麟”。外设飞龙飞虎旗、飞熊飞豹旗,黄龙黄龙旗、青龙朱雀旗,黄钺白旄,青伞皂盖,绯缨黑纛,中军器械外,又有四斗五方旗,三才九濯旗,二十八宿旗,六十四卦旗,礼拜二九宫八卦旗,一百二十四面镇天旗。尽是侯健成立。金大坚铸造兵符印信。一切完备。选定吉日良时,杀牛宰马,祭献天地神灵,挂上忠义堂断金亭牌额,立起“为民除患”杏黄旗。
  宋江当日大设筵宴,亲捧兵符印信,发表号令:“诸多大兄弟,各各管领,悉宜听从,毋得贻误,有伤义气;如有故违不遵者,定依军法治之,决不轻恕。
  计开:
  梁山泊总兵都头领二员:呼保义宋江、玉麒麟卢俊义。
  掌管机密军师二员:智多星吴用、入云龙公孙胜。
宋公明慷慨话宿愿,宋江之用。  一同参赞军务头领:神机军师朱武。
  掌管钱粮头领二员:小旋风柴进、扑天雕李应马军五虎将五员:大刀关胜、豹子头林冲、双鞭呼延灼、霹雳火秦明、双枪将董平马军八骠骑兼先锋使八员:小卫仲卿花荣、金枪手徐宁、青面兽杨志、急先锋索超、没羽箭张清   美髯公朱仝、九纹龙史进、没遮拦穆弘马军小彪将兼远探出哨头领一十六员:
  “镇三山”黄信   “病尉迟”孙立
  “丑郡马”宣赞   “井木犴”郝思文
  “百胜将”韩滔   “天目将”彭屺
  “圣水将”单廷   “神火将”魏定国
  “摩云金翅”欧鹏  “火眼睚眦”邓飞
  “锦毛虎”燕顺   “铁笛仙”马麟
  “跳涧虎”陈达   “白花蛇”杨春
  “锦豹子”杨林   “小霸王”周通
  步军头领一十员:
  “花和尚”鲁智深  “行者”武松
  “赤发鬼”刘唐   “插翅虎”雷横
  “黑旋风”李逵   “浪子”燕青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病关索”杨雄   “拼命三郎”石秀
  “两头蛇”解珍   “双尾蝎”解宝
  步军将校一十七员:
  “混世魔王”樊瑞  “丧门神”鲍旭
  “八臂哪吒三太子”项充  “飞天大圣”李衮
  “病大虫”薛永   “金眼彪”施恩
  “小遮拦”穆春   “打虎将”李忠
  “白面孩子他爹”郑天寿 “云里金刚”宋万
  “摸著天”杜迁   “出林龙”邹渊
  “独角龙”邹润   “花项虎”龚旺
  “中箭虎”丁得孙  “没面目”焦挺
  “石将军”石勇
  四寨水军党首八员:
  “混江龙”李俊   “船火儿”张横
  “浪里白条”张顺  “立地圣上”阮小二
  “短命二郎”阮小五 “活阎罗”阮小七
  “出洞蛟”童威   “翻江蜃”童猛
  四店领悟声息,邀接普洱头领八员:
  东山酒馆
  “小尉迟”孙新  “母大虫”顾大嫂
  西山酒店
  “菜园子”张青  “母夜叉”孙二娘
  南山酒店
  “旱地忽律”朱贵 “鬼脸儿”杜兴
  北山饭店
  “催命判官”李立 “活闪婆”王定六
  总探声息头领一员:
  “神行太保”戴宗
  军中走报机密步军头领四员:
  “铁叫子”乐和   “鼓上蚤”时迁
  “金毛犬”段景住  “白日鼠”白胜
  守护中军马饶将二员:
  “小温侯”吕方   “赛仁贵”郭盛
  守护中军步军饶将二员:
  “毛头星”孔明   “独火星”孔亮
  专管行刑刽子二员:
  “铁臂膊”蔡福   “一枝花”蔡庆
  专掌三军内探事马军头领二员:
  “矮脚虎”王英   “一丈青”扈三娘
  掌管监造诸事头领一十六员:
  行文走檄调兵遣将一员:圣手书生萧让
  定功赏罚军政司一员:铁面孔目裴宣
  考算钱粮支出纳入一员: “神算子”蒋敬
  监造大小战船一员:    “玉蟠竿”孟康专造一应兵符印信一员   “玉臂匠”金大坚专造一应旗袍袄一员    “通臂猿”侯健专治一应马匹兽医一员   “紫髯伯”皇甫端专治诸疾内骨科医士一员  “神医”安道全监督创设一应军器铁筵一员 “金钱豹”汤隆专造一应大中号炮一员   “轰天雷”凌振起造修缉房舍一员     “好感虎”李云屠宰牛马猪羊牲口一员   “操刀鬼”曹正排设筵宴一员       “铁扇子”宋清监造供应一切酒醋一员   “笑面虎”朱富监筑梁山泊一应城垣一员  “九尾龟”陶宗旺专一把捧帅字旗一员    “险道神”郁保四
  宣和二年十月中一日,梁山泊大团聚,分调职员通告。
  当日梁山泊宋公明传令已了,分调众头领已定,各各领了兵符印信,筵宴完毕,人皆大醉,众头领各归所拨寨分。中间有未定执事者,都於将台左右驻扎听调。
  梁山泊忠义堂上号令已定,各各听从。宋江拣了吉日良时,焚一炉香,鸣鼓聚众,都到堂上。宋江对众道:“今非昔比,我有只言片语。今日既是天星地曜见面,必须对天盟誓,各无异心,死生相托,苦难相扶,一同保国安民。”众皆大喜。
  各人拈香已罢,一齐跪在堂上。宋江为首誓曰:“宋江鄙猥小吏,无学无能,荷天地之盖载,感日月之照临,聚弟兄於梁山,结英雄於水泊,共一百八人,上符天数,下合人心。自今已后,要是各人存心不仁,削绝大义,万望天地行诛,神人共戮,万世不得人身,亿载永沉末劫。但愿共存忠义於心,同著功勋於国,为民除害,保境安民。神天鉴察,报应昭彰。”誓毕,众皆同声其愿,但愿生生见面,世世相逢,永无断阻。当日歃血誓盟,尽醉方散。看官听说,这里方才是梁山泊大聚义处,有诗为证:
  光耀飞离士窟闲,天罡地煞降尘寰。
  说时豪气侵肌冷,讲处英雄透胆寒。
  仗义疏财归水泊,报雠雪耻上梁山。
  堂前一卷天文字,休与诸公仔细看。
  初始分拨已定,话不重言。原来泊子里好汉,但闲便下山,或带人马,或只是数个头领各自取路去。途次中如果客人车辆人马,任从经过;如若上任领导,箱里搜出金银来时,全家不留,所得之物,解送山寨,纳库公用,其余些小,就便分了折莫。便是百十里,三二百里,若有钱粮广积害民的富户,便引人去公然搬取上山,什么人敢阻当。但询问得有那欺压良善暴富小人,积攒得些家私,不论远近,令人便去尽数收拾上山。如此之为,大小何止千百余处。为是无人得以当抵,又不怕你叫起撞天屈来,因而不曾表露,所以无有
  话说。
  再说宋江自盟誓之后,一直不曾下山,不觉炎威已过,又早秋凉,除夕近。宋江便叫宋清安顿大筵席,会众兄弟同赏菊花,唤做“菊花之会”。但有下山的哥们们,不论远近,都要招回寨来赴筵。至日,肉山酒海,先行给散马步水三军一应小头目人等,各令自去打团儿吃酒。
  且说忠义堂上遍插菊花,各依次坐,分头把盏。堂前两边筛锣击鼓,大吹大擂,语笑喧哗,觥筹交错,众头领开怀畅饮。马麟品箫,乐和唱曲,燕青弹筝,各取其乐。不觉日暮,宋江大醉,叫取纸笔来,一时乘著酒兴作《满江红》一词。写毕,令乐和单唱这首词,道是:
  喜遇中秋,更佳酿今朝新熟。见碧水丹山,黄芦苦竹。头上恁教添白发,须边不可无黄菊。愿樽前长叙,弟兄情如金玉。统豺虎,御边幅;号令明,军威肃。宗旨愿平虏,保民安国。日月常悬忠烈胆,风尘障却奸邪目。望天王降诏早招安,心方足。
  乐和唱这一个词,正唱到望天王降诏早招安,只见武松叫道:“前几天也要招安,今天也要招安,却冷了兄弟们的心!”“黑旋风”便睁圆怪眼,大叫道:“招安,招安,招甚鸟安!”只一脚,把桌子踢起,颠做粉碎。宋江大喝道:“那黑厮怎敢那样无礼?左右与我推去,斩讫报来!”众人都跪下告道:“那人酒后发狂,二哥宽恕。”宋江答道:“众贤弟请起,且把这个人监下。”稠人广众皆喜。有多少个当刑小校,向前来请李逵,李逵道:“你怕我敢挣扎。哥哥杀我也不怨,剐我也不恨,除了她,天也不怕。”说了,便随著小校去监房里睡。
  宋江听了她说,不觉酒醒,忽然发悲。吴用劝道:“兄长既设此会,人皆欢悦饮酒,他是粗卤的人一时醉后猛击,何必挂怀,且陪众兄弟尽此一乐。”宋江道:“我在江州醉后,误吟了反诗,得他力气来,后天又作《满江红》词,险些儿坏了她生命!早是得众兄弟谏救了。他与自家身上情分最重,因而泪下。”便叫武松:“兄弟,你也是个晓事的人,我主张招安,要改邪归正,为国家臣子,怎样便冷了人人的心?”鲁智深便道:“只今满朝文武,多是别有用心,蒙蔽圣聪,就比我的直裰染皂了,洗杀怎得乾净?招安不济事,便拜辞了,今天一个个各去寻趁罢。”宋江道:“众弟兄听说:昨主公至圣至明,只被奸臣闭塞,暂时昏昧,有日云开见日,知我等为民除患,不扰良民,赦罪招安,同心报国,青史留名,有什么不美!由此只愿早早招安,别无她意。”众皆称谢不已。当日饮酒,终不畅怀,席散各回本寨。
  次日早晨,稠人广众来看李逵时,尚兀自未醒,众头领睡里唤起来说道:“你前些天大醉,骂了小叔子,后日要杀你。”李逵道:“我梦里也不敢骂他,他要杀我时,便由他杀了罢。”众兄弟引著李逵,去堂上见宋江请罪。宋江喝道:“我手头许五人马,都是你这么无礼,不乱了法规?且看众兄弟之面,寄下你项上一刀,再犯必不轻恕。”李逵喏喏连声而退,众人皆散。
  一直无事,渐近岁终。那一日久雪初晴,只见山下有人来报,离寨七八里,拿得莱州解灯上日本东京去的一游子,在关外听候将令。宋江道:“休要执缚,好生叫上关来。”没多时,解到堂前:三个公人,八九个灯匠,五辆车子。为头的一个告道:“小人是莱州承差公人,那多少个都是灯匠。年例,东京(Tokyo)著落本州,要灯三架,今年又添两架,乃是玉栅玲珑九华灯。”宋江随即赏与酒食,叫取出灯来看。那做灯匠人将那玉栅灯挂起,安上四边结带,上下通计九九八十一盏,从忠义堂上挂起,直垂到地。宋江道:“我本待都留了你的,惟恐教你受苦,不当稳便,只留下这碗九华灯在此,其余的你们自解官去。酬烦之资,白银二十两。”芸芸众生再拜,恳谢不已,下山去了。
  宋江教把那碗灯点在晁错孝堂内。次日,对众头领说道:“我生长在湖北,不曾到那霸市,闻知今上大张灯火,与民同乐,庆赏冬至节,自芒种后,便造起灯,至今才完,我现在要和几个哥们私去看灯一遭便回。”吴用谏道:“不可,方今日本首都做公的最多,倘有出错,如之奈何!”宋江道:“我日间只在商旅里隐藏,夜晚入城看灯,有啥虑焉?”稠人广众苦谏不住,宋江坚执要行。正是:猛虎直临丹凤阙,杀星夜犯卧牛城。毕竟宋江怎地去日本首都看灯,且听下回分解。

话说宋公多美滋(Dumex)打东平,两打东昌,回归山寨,计点大小头领,共有一百单八员,心中大喜。遂对众弟兄道:‘宋江自从闹了江州,上山事后,皆托赖众兄弟英雄匡助,立我为头。今者,共聚得一百八员头领,心中甚喜。自从晁盖小叔子与世长辞之后,但引兵马下山,公然保全,此是天堂护佑,非人之能。纵有被掳之人,陷於缧绁,或是诽谤回来,且都无事。今者,一百八人,皆在前头聚会,端的古往今来,实为罕有。往日兵刃随处,杀害百姓,无可禳谢。我心里欲建一罗天大醮,报答天地神人眷佑之恩。一则祈保众兄弟身心安乐;二则惟愿朝廷早降恩光,赦免逆天大罪,众当竭力就义,赤胆忠心,鞠躬尽瘁;三则上荐晁错,早生天界,世世生生,再得相见。就行超度横亡、恶死、火烧、水溺,一应无辜被害之人,俱得善道。我欲行此一事,未知众兄弟意下若何?’  众头领都拍手叫好:‘此是善果好事,四弟呼吁不差。’吴用便道:‘先请公孙胜一清,主行醮事。然得令人下山,四远邀请得道高士,就带醮器赴寨。仍使人收买一应香烛、纸马、花、祭仪、素馔、净食,并有效一应物件。’  商议选定十一月十四天为始,一周夜好事。山寨广施钱财,督并干办。日期已近,向那忠义堂前,挂起长四首。堂上扎缚三层高台。堂内铺设七宝三清圣像。两班设二十八宿,十二宫辰,一切主醮星官真宰。堂外仍设监坛崔、卢、邓、窦神将。摆列已定,设放醮器齐备。请到道众,连公孙胜,共是四十九员。
  是日晴明得好,天和气朗,月白风清。宋江、卢俊义为首,吴用与众头领为次拈香。公孙胜作高功,主行斋事,关发一应文书符命;与那四十八员道众,每一天三朝,至第七天满散:宋江要求上天报应,特教公孙胜专拜青词,夺闻天帝,天天三朝。
  却好至第一周,三更时分,公孙胜在虚皇坛第一层,众道士在其次层,宋江等众头领在第三层,众小头目并将校都在坛下,众皆乞请上苍,务要拜求报应。
  是夜三更时候,只听得天上一声响,如裂帛相似,正是东南乾方天门上。大千世界看时,直竖金盘,三头尖,中间阔,又唤做‘天门开’,又唤做‘天眼开’;里面毫光,射人眼目,云彩缭绕,从中路卷出一块火来,如栲栳之形,直滚下虚皇坛来。那团火坛滚了一遭,竟钻入正南地下去了。
  此时天眼已合,众道士下坛来。宋江随即叫人将铁锹铁锄头,掘开泥土,跟寻火块。那地下掘不到三尺深浅,只见一个石碣,正面两侧,各有天书文字。
  当下宋江且教化纸,满散平明,斋众道士,各赠与金帛之物,以充衬资。方才取过石碣,看时,上面就是龙章凤篆,蝌蚪之书,人皆不识。众道士内,有一人姓何,法讳玄通,对宋江说道:‘小道家间祖上留下一册文书,专能辨验天书。那上边都是亘古蝌蚪文字,以此贫道善能辨别。译将出来,便知端的。’  宋江听了喜庆,飞速捧过石碣,教何道士看了,良久,说道:‘此石都是武侠大名,镌在上面。侧首一边是“替天行道”四字,一边是“忠义双全”四字。顶上皆有星辰南北二斗,下边却是尊号。若不见责,当以从头一一敷宣。’  宋江道:‘幸得高士指迷,缘分不浅。倘蒙见教,实感大德。唯恐上天,见责之言,请勿藏匿。万望尽情剖灵,休遗片言。’  宋江唤过一把手书生萧让,用黄纸誊写。何道士乃言:‘前边有天书三十六行,皆是天罡星;背后也有天书七十二行,皆是地煞星。上面注著众义士的全名。’观察良久,教萧让从头至后,尽数抄誊。
  石碣前边。书梁山泊天罡星三十六员:
  天魁星呼保义宋江   天罡星玉麒麟卢俊义天机星智多星吴用   天闲星入云龙公孙胜天勇星大刀关胜    天雄星豹子头林冲
  天猛星霹雳火秦明   天威星双鞭呼延灼
  天英星小霍去病花荣   天贵星小旋风柴进
  天富星扑天 李应   天满星关羽朱仝
  天孤星花和尚鲁智深  天伤星行者武松
  天立星双枪将董平   天捷星没羽箭张清
  天暗星青面兽杨志   天佑星金枪手徐宁
  天空星急先锋索超   天速星神行太保戴宗天异星赤发鬼刘唐   天杀星黑旋风李逵
  天微星九纹龙史进   天究星没遮拦穆弘
  天退星插翅虎雷横   天福星混江龙李俊
  天剑星立地天皇阮小二 天平星船火儿张横
  天罪星短命二郎阮小五 天损星浪里白条张顺天败星活阎罗阮小七  天牢星病关索杨雄
  天慧星拼命三郎石秀  天暴星四头蛇解珍
  天哭星双尾蝎解宝   天巧星浪子燕青
  石碣背面 书地煞星七十二员:
  地魁夸父机军师朱武  地煞星镇三山黄信
  地勇星病尉迟孙立   地杰星丑郡马宣赞
  地雄星牛金牛郝思文  地威星百胜将军韩滔地英星天目将彭    地奇星圣水将军单廷地猛星神火将军魏定国 地文星圣手书生萧让地正星铁面孔目裴宣  地辟星摩云金翅欧鹏地阖星火眼穷奇邓飞  地强星锦毛虎燕顺
  地暗星锦豹子周家乡   地轴星轰天卡罗拉振
  地会神算子蒋敬    地佐星小温侯吕方
  地佑星赛仁贵郭盛   地灵夸父医安道全
  地兽星紫髯伯皇甫端  地微星矮脚虎王英
  地慧星一丈青扈三娘  地暴星丧门神鲍旭
  地默星混世魔王樊瑞  地猖星毛头星孔明
  地狂星独金星孔亮   地飞星八臂李哪吒项充地走星飞天大圣李衮  地巧星玉臂匠金大坚地明星铁笛仙马麟   地进星出洞蛟童威
  地退星翻江蜃童猛   地满星玉蟠竿孟康
  地遂星通臂猿侯健   地周星跳涧虎陈达
  地隐星白花蛇杨春   地异星白面丈夫郑天寿地理星九尾龟陶宗旺  地俊星铁扇子宋清
  地乐星铁叫子乐和   地捷星花项虎龚旺
  地速星中箭虎丁得孙  地镇星小遮拦穆春
  地稽星操刀鬼曹正   地魔星云里金刚宋万地妖星摸著天杜迁   地幽星病大虫薛永
  地伏星金眼彪施恩   地僻星打虎将李忠
  地空星小霸王周通   地孤星金钱豹子汤隆地全星鬼脸儿杜兴   地短星出林龙邹渊
  地角星独角龙邹润   地囚星旱地忽律朱贵地藏星笑面虎朱富   地平星铁臂膊蔡福
  地损星一枝花蔡庆   地奴星催命判官李立地察星好感虎李云   地恶星没本质焦挺
  地丑星石将军石勇   地数星小尉迟孙新
  地阴星母大虫顾四嫂  地刑星菜园子张青
  地壮星母夜叉孙二娘  地劣星活闪婆王定六地健星险道神郁保四  地耗星白日鼠白胜
  地贼星鼓上蚤时迁   地狗星金毛犬段景住当时何道士辨验天书,教萧让写录出来。读罢,芸芸众生看了,俱感叹不已。宋江与众头领道:‘鄙猥小吏,原来上应星魁,众多兄弟也原来都是一会之人。上天显应,合当聚义。今已数足,分定次序,众头领各守其位,各休争辨,不可逆了天言。’大千世界皆道:‘天地之意,理数所定,哪个人敢违拗!’宋江遂取黄金五十两酬谢何道士。其余道众,收得经资,收拾醮器四散下山去了。
  且不说众道士,回家去了。只说宋江与总参吴学究、朱武等协议:堂上要立一面牌额,大书‘忠义堂’三字。断金亭也换过大牌匾。后面册立三关。忠义堂后建筑雁台一座。顶上正面,大厅一所,东西各设两房:正厅供养,晁错灵位;北部房内,宋江、吴用、吕方、郭盛;东部房内,卢俊义,公孙胜、孔明、孔亮。
  第二坡,左一带房内:朱武、黄信、孙立、萧让、裴宣;右一带房内:戴宗、燕青、张清、安道全、皇甫端。忠义堂左侧:掌管钱粮仓廒收放,柴进、李应、蒋敬、凌振;左边:花荣、樊瑞、项充、李衮。山前南路先是关,解珍、解宝守把;第二关,鲁智深、武松守把;第三关,朱仝、雷横守把;东山一关,史进、刘唐守把;西山一关,杨雄、石秀守把;北山一关,穆弘、李逵守把。
  六关之外,置立八寨:有四旱寨,四水寨。正南旱寨:秦明、索超、欧鹏、邓飞;正东旱寨:关胜、徐宁、宣赞、郝思文;正西旱寨:林冲、董平、单廷、魏定国;正北旱寨:呼延灼、杨志、韩滔、彭。西南水寨:李俊、阮小二;东北水寨:张横、张顺;东南水寨:阮小五、童威;东南水寨:阮小七、童猛。
  其他各有执事。从新置立旌旗等项。山顶上,立一面杏黄旗,上书‘为民除患’四字。忠义堂前,绣字红旗二面,一书‘台湾呼保义’,一书‘安徽玉麒麟’。外设飞龙、飞虎旗、飞熊、飞豹旗,黄龙、黄龙旗,白虎、青龙旗,黄钺,白旄,青,皂盖,绯缨,黑纛;中军器械外,又有四斗五方旗,三才九曜旗,二十八宿旗,六十四卦旗,周三九宫八卦旗,一百二十四面镇天旗,尽是侯健创建。金大坚铸造兵符印信。
  一切完备。选定吉日良时,杀牛宰马,祭献天地神人。挂上‘忠义堂’、‘断金亭’牌额,立起‘为民除害’杏黄旗。
  当日宋江大设筵宴,亲捧兵符印信,宣布号令:诸多大兄弟,各各管领,悉宜听从,毋得推延,有伤义气。如有故违不遵者,定依军法治之,决不轻恕。
  计开:梁山泊总兵都头领二员:呼保义宋江、玉麒麟卢俊义。
  掌管机密军师二员:智多星吴用、入云龙公孙胜。一同参赞军务头领,神机军师朱武。
  掌管钱粮头领二员:小旋风柴进、扑天李应。
  马军五虎将五员:大刀关胜、豹子头林冲、霹雳火秦明、双鞭呼延灼、双枪将董平。
  马军八骠骑兼先锋使八员:小卫仲卿花荣、金枪手徐宁、青面兽杨志、急先锋索超、没羽箭张清、关羽朱仝、九纹龙史进、没遮拦穆弘。
  马军小彪将兼远探出哨头领一十六员:镇三山黄信、病尉迟孙立、丑郡马宣赞、鬼金羊郝思文、百胜将军韩滔、天目将彭、圣水将军单廷、神火将魏定国、摩云金翅欧鹏、火眼嘲风邓飞、锦毛虎燕顺、铁笛仙马麟、跳涧虎陈达、白花蛇杨春、锦豹子新桥乡、小霸王周通。
  步军头领一十员:花和尚鲁智深、行者武松、赤发鬼刘唐、插翅虎雷横、黑旋风李逵、浪子燕青、病关索杨雄、拼命三郎石秀、四头蛇解珍、双尾蝎解宝。
  步军将校一十七员:混世魔王樊瑞、丧门神鲍旭、八臂哪吒三太子项充、飞天大圣李衮、病大虫薛永、金眼彪施恩、小遮拦穆春、打虎将李忠、白面老公郑天寿、云里金刚宋万、摸著天杜迁、出林龙邹渊、独角龙邹润、花项虎龚旺、中箭虎丁得孙、没本质焦挺、石将军石勇。
  四寨水军头目八员:混江龙李俊、船火儿张横、浪里白条张顺、立地国王阮小二、短命二郎阮小五、活阎罗阮小七、出洞蛟童威、翻江蜃童猛。
  四店精通声息,邀接乌兰察布头领八员:东山国饭店小尉迟孙新、母大虫顾小姨子;西山酒馆菜园子张青、母夜叉孙二娘;南山饭馆旱地忽律朱贵、鬼脸儿杜兴;北山酒楼催命判官李立、活闪婆王定六。
  总探声息头领一员:神行太保戴宗。
  军中走报机密步军头领四员:铁叫子乐和、鼓上蚤时迁、金毛犬段景住、白日鼠白胜。
  守护中军马饶将二员:小温侯吕方、赛仁贵郭盛。
  守护中军步军饶将二员:毛头星孔明、独金星孔亮。
  专管行刑刽子二员:铁臂膊蔡福、一枝花蔡庆。
  专掌三军内探事马军头领二员:矮脚虎王英、一丈青扈三娘。
  掌管监造诸事头领一十六员:行文走檄调兵遣将石员,圣手书生萧让;定功赏罚军政司一员,铁面孔目裴宣;考算钱粮支出纳入一员,神算子蒋敬;监造大小战船一员,玉竿孟康;专造一应兵符印信一员,玉臂匠金大坚;专造一应旌旗袍袄一员,通臂猿侯健;专治一应马匹兽医一员,紫髯伯皇甫端;专治诸疾内骨科医士一员,神医安道全;监督创设一应军器铁筵一员,金钱豹子汤隆;专造一应大中号炮一员,轰天哥瑞振;起造修缉房舍一员,好感虎李云;屠宰牛马猪羊牲口一员,操刀鬼曹正;排设筵宴一员,铁扇子宋清;监造供应总体酒筵一员,笑面虎朱富;监筑梁山泊一应城垣一员,九尾龟陶宗旺;专一把捧“帅”字旗一员,险道神郁保四。
  宣和二年三月吉旦,梁山泊大团聚,分调人士布告。
  当日梁山泊宋公明传令已了,分调众头领已定,各各领了兵符印信。筵宴达成,人皆大醉,众头领各归所拨房舍。中间有未定执事者,都於雁台前后驻扎听调。号令已定,各各听从。
  先天宋江鸣鼓集众,都到堂上,焚一炉香,又对人人道:“今非昔比,我有只言片语:我等既是天星地曜会见,必须对天盟誓,各无异心,生死相托,磨难相扶,一同帮助宋江,仰答上天之意。”众皆大喜,齐声道:“是。”各人拈香已罢,一齐跪在堂上。宋江为首,誓曰:维宣和二年三月二十八天,梁山泊义士宋江、卢俊义、吴用、公孙胜、关胜、林冲、秦明、呼延灼、花荣、柴进、李应、朱仝、鲁智深、武松、董平、张清、杨志、徐宁、索超、戴宗、刘唐、李逵、史进、穆弘、雷横、李俊、阮小二、张横、阮小五、张顺、阮小七、杨雄、解珍、解宝、燕青、朱武、黄信、孙立、宣赞、郝思文、韩滔、彭屺、单廷、魏定国、萧让、裴宣、欧鹏、邓飞、燕顺、上方镇、凌振、蒋敬、吕方、郭盛、安道全、皇甫端、王英、扈三娘、鲍旭、樊瑞、孔明、孔亮、项充、李衮、金大坚、马麟、童威、童猛、孟康、候健、陈达、杨春、郑天寿、陶宗旺、宋清、乐和、龚旺、丁得孙、穆春、曹正、宋万、杜迁、薛永、施恩、李忠、周通、汤隆、杜兴、邹渊、邹润、朱贵、朱富、蔡福、蔡庆、李立、李云、焦挺、石勇、孙新、顾四妹、张青、孙二娘、王定六、郁保四、白胜、时迁、段景住。
  ——同秉至诚,共立大誓。
  窃念江等昔分异地,今聚一堂;准星辰为兄弟,指世界作父母。一百八人,人无同面,面面峥嵘;一百八人,人合一心,心心皎洁。乐必同乐,忧必同忧;生分歧生,死必同死。既列名於天上,无贻笑於人间。一日之声气既孚。毕生之肝胆无二。倘有存心不仁,削绝大义,外是内非,半涂而废者,天昭其上,鬼阚其旁;刀剑斩其身,雷霆灭其迹;永远沈於地狱,万世不得人身!报应简明,神天共察!
  誓毕,芸芸众生同声发愿:“但愿生生相会,世世相逢,永无间阻,有近日天!”当日人们歃血饮酒,大醉而散。
  看官听说:那里方是梁山泊大聚义处。是夜卢俊义归卧帐中,便得一梦,梦见一人,其身甚长,手挽宝弓,自称“我是嵇康,要与大批量国君收捕贼人,故单身到此。汝等及早各各自缚,免得费我手脚!”
  卢俊义梦中听了此言,不觉怒从心发,便提朴刀,大踏步赶上,直戳过去,却戳不著。原来刀头先已折了。卢俊义心慌,便弃手中折刀,再去刀架上拣时,只见许多刀、枪、剑、戟,也有缺的,也有折的,齐齐都坏,更无一件可以抵敌。
  那人早已赶到背后。卢俊义一时无措,只得提起右手拳头,劈面打去,却那人只一弓梢,卢俊义右臂早断,扑地摔倒。那人便从腰里解下绳索,捆缚做一块,拖去一个随地。
  正中间排设公案。那人南面正坐,把卢俊义推在堂下草里,似欲勘问之状。只听得门外却有诸几人哭声震地。这人叫道:“有话便都跻身!”只见无数人一齐哭著,膝行进来。
  卢俊义看时,却都绑缚著,便是宋江等一百七人。卢俊义梦中大惊,便问段景住道:“那是甚麽缘故?何人人擒获未来?”
  段景住却跪在后头,与卢俊义正近,低低告道:“二哥得知员外被捉,急切无计来救,便与总参商议,只除非行此一条苦肉计策,情愿归附朝廷,庶几保百姓外生命。”
  说言未了,只见那人拍案骂道:“万死枉贼!你等造下弥天大罪,朝廷屡次前来收捕,你等公然拒杀无数官军!明日却来摇尾乞怜,希图逃脱刀斧!我若前天大赦你们时,前几天再何法去治天下?况且狼子野心,正满怀信心你不可!我那刽子手何在?”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声令下,避衣里人满为患出游刑刽子二百一十两个人,四个服侍一个,将宋江、卢俊义等一百单多个英雄在於堂下草里一齐处斩。
  卢俊义梦中吓得六神无主;微微闪开眼看堂上时,却有一个牌额,大书“国泰民安”四个青字。诗曰:太平皇帝当中坐,清慎官员四海分。但见肥羊宁老人,不闻嘶马动将军。
  叨承礼乐为出身,欲以称颂寄快文。不学西南无讳日,却吟西南有浮云。
  大抵为人土一丘,百年偌个得齐头!完租安稳尊於帝,负曝奇温胜若裘。
  子建高才空号虎,庄主於达以为牛。夜寒薄醉摇柔翰,语不惊人也便休!

       
宋江(1073~1124),字公明,绰号呼保义、及时雨、孝义黑三郎,原为山西阳信县押司,身材矮小,面目黑暗,为梁山起义军首脑,在一百单八将中稳坐梁山泊第一把交椅,为三十五日罡星之首的天魁星。因私放晁盖等人,被小妾阎婆惜捉住把柄,以至于杀了阎婆惜后连夜潜逃,时期结交诸多敢于好汉,辗转周折上了梁山。晁盖死后继任梁山第三任寨主,主张并收受朝廷的招安,接连出征辽国、田虎、王庆、方腊等,屡立战功,最后被高俅等奸臣设计用毒酒害死。

话说燕青在柳自华家遇见道太岁公,告得一道本身赦书,次后见了宿士大夫,又和戴宗定计,去高里正府中,赚出萧让、乐和。三人等城门开时,随即出城,迳赶回梁山泊来,报知上项事务。
  且说杜十娘当夜丢失燕青来家,心中亦有些疑虑。却说高郎中府中亲随人,次日供送茶饭与萧让、乐和,就房中不见了二人,慌忙报知都管。都管便来公园中看时,只见柳树边拴著两条绳索,已知走了二人,只得报知太师。高俅听罢,吃了一惊,越添忧闷,只在府中推病不出。
  次日五更,道君天皇设朝,驾坐文德殿。文武两班齐,国君宣命卷帘,旨令左右近臣,宣上大夫童贯出班。问道:“你去岁统十万军事,亲为招讨,征进梁山泊,胜败怎么样?”童贯跪下,便奏道:“臣旧岁统率部队,前去征进,非不尽职,奈缘暑热,军士不伏水土,患伤者众,十死二三,臣见军马辛劳,以此权且收兵罢战,各归本营训练。所有“御林军”,於路病患,多有损折。次后降诏,此伙贼人,不伏招抚。及高俅以舟师征进,亦中途抱病而返。”皇上大怒,喝道:“都是汝等妒贤嫉能,奸佞之臣,瞒著寡人行事!你去岁统兵征伐梁山泊,如何只两阵,被寇兵杀的阵容辟易,片甲只骑无还,遂令王师败绩。次后高俅这个人,废了州邵多少钱粮,栽赃了重重军舰,折了好多军马,自己又被寇活捉上山,宋江等不肯杀害,放将回来。寡人闻宋江那伙,不侵州府,不掠良民,只待招安,与国家听从,都是汝等不才贪佞之臣,枉受朝廷爵禄,坏了国家大事!汝掌管枢密,岂不自惭!本当拿问,姑免本次,再犯不饶!”童贯沉默寡言,退在一面。
  君主又问:“你大臣中,何人可前去招抚梁山泊宋江等一班人众?”圣宣未了,有殿前抚军宿元景出班跪下,奏道:“臣虽不才,愿往一遭。”天皇大喜:“寡人御笔亲书丹诏。”便叫备上御案,拂开诏纸,国君就御案上亲书丹诏。左右近臣,奉过御宝,国王自行用讫。又命库藏官,教取金牌三十六面,银牌七十二面,红锦三十六疋,绿锦七十二疋,黄封御酒一百八瓶,尽付与宿太师。又赠正从表里二十四疋,金字招安御旗一面,限次日便行。宿太师就文德殿辞了国王。百官朝罢,童枢密羞惭满面,回府推病,不敢入朝。高侍郎闻知,恐惧无措,亦不敢入朝。
  且说宿太守打担了御酒,金银牌面,段疋,表里之物,上马出城,打起御赐金字黄旗,众官相送出南薰门,投济州迈进,不在话下。
  却说燕青,戴宗,萧让,乐和多少个,连夜到山寨,把上件事都说与宋公明并头领知道。燕青便取出道天子公御笔亲写赦书,与宋江等芸芸众生看了。吴用道:“此回必有佳音!”宋江焚起好香,取出九天九天玄母天尊娘娘课来,望空祈祷祝告了,卜得个上上大吉之兆。宋江大喜,此事必成。再烦戴宗,燕青前去探听虚实,作急回报,好做准备。戴宗,燕青去了数日,回来报说:“朝廷差宿尚书亲奉丹诏,更有御酒,金银牌面,红绿锦段,表里,前来招安,早晚到也!”宋江听罢,大喜,在忠义堂上,忙传将令,分拨人员,从梁山泊直抵济州当地,扎缚起二十四座山棚,上面都是结彩悬花,下边安顿笙箫鼓乐;四处附近州郡,雇倩乐人,分拨於各山棚去处,迎接诏书。每一座山棚上,拨一个小头目幽禁。一壁教人分投买办果品,海味,按酒,乾食等项,准备筵宴茶饭席面。
  且说宿御史奉诏来梁山泊招安,一干人马,迤逦都到济州。经略使张叔夜出郭迎接入城,馆驿中安下。太史起居宿太傅完结,把过接风酒。张叔夜禀道:“朝廷颁诏来招安,已是二次,盖因不得其人,误了江山大事。今者经略使此行,必与国家立奇功也!”宿上卿乃言:“皇帝近闻梁山泊一伙,以义为主,不侵州郡,不害良民,口称为民除患,今差下官捧到国君御笔亲书丹诏,并赐金牌三十六面,银牌七十二面,红锦三十六疋,绿锦七十二疋,黄封御酒一百八瓶,表里二十四疋,来此招安,礼物轻否?”张叔夜道:“这一班人,非在礼物轻重,要图忠义报国,扬名后代。若得郎中早来如此,也不教国家损兵折将,虚耗了钱粮。此一伙义士归降之后,必与王室建功立业。”宿大将军道:“下官在此专待,有烦太师亲往山寨报知,著令准备迎接。”张叔夜答道:“小官愿往。”随即上马出城,带了十数个从人,迳投梁山泊来。
  到得山下,早有小头目接著,报上寨里来。宋江听罢,慌忙下山,迎接张太守上山,到忠义堂上,相见罢,张叔夜道:“义士恭喜!朝廷特遣殿前宿太傅,擎丹诏,御笔亲书,前来招安。
  并赐金牌,表里,御酒,段疋,见在济州城内。义士可以准备迎接诏旨。”宋江大喜,以手加额道:“宋江等再生之幸!”当时留请张太守茶饭。张叔夜道:“非是下官拒意,惟恐都尉见怪回迟。”宋江道:“略奉一杯,非敢为礼。”张叔夜坚执便行。宋江忙教托出一盘金银相送。张校尉见了,便道:“那个不要敢受!”宋江道:“些少微物,聊表寸心。若事毕事后,尚容图报。”张叔夜道:“深感义士厚意,且留於大寨,却来请领,亦未为晚。”  宋江便差大小军师,吴用,朱武,并萧让,乐和八个,跟随张尚书下山,直往济州来,参见宿大将军。约至明天,众多大小头目,离寨三十里外,伏道相迎。当时吴用等随行御史张叔夜连夜下山,直到济州。次日,来馆驿中,参见宿长史,拜罢,跪在前方。宿士大夫教平身起来,俱各命坐。几个谦让,那里敢坐。太守问其姓氏,吴用答道:“小生吴用,在下朱武、萧让、乐和,奉兄长宋公明命,特来迎接恩相。兄长与哥们,今天离寨三十里外,伏道迎接。”宿里胥大喜,便道:“加亮先生,自从华州一别之后,已经数载,何人想后天得与重会!下官知汝弟兄之心,素怀忠义,只被奸臣闭塞,谗佞专权,使汝芸芸众生,下情不可能上达。目前几日子悉已知之,特命下官捧到君主御笔亲书丹诏,金银牌面,红绿锦段,御酒,表里,前来招安。汝等勿疑,尽心受领。”吴用等再拜称谢道:“山野狂夫,有劳恩相降临。感蒙天恩,皆出参知政事之赐。众弟兄无时或忘,难以补报。”张叔夜一面设宴管待。
  到第三天清晨,济州装起香车三座,将御酒另一处龙凤盒内装著;金银牌面,红绿锦段,另一处扛抬;御书丹诏,龙亭内停放。宿太守上了马,靠龙亭东行,校尉张叔夜骑马在后相陪;吴用等几个人,乘马跟著;大小人伴,一齐簇拥。前面马上,打著御赐销金黄旗,金鼓旗 阵容开路,出了济州,迤逦前行。未及十里,早迎著山棚。宿提辖在即时看了,见上边结彩悬花,下边笙箫鼓乐,迫道迎接。再行可是数十里,又是结彩山棚。前边望见香烟接道,宋江、卢俊义跪在前头,背后众头领齐齐都跪在私自,迎接恩诏。宿都尉道:“都教上马。”一同迎至岸边,那梁山泊千百只战船,一齐渡将过去,直至金沙滩上岸。三关以上,三关之下,鼓乐喧天,军士导从,仪卫不断,异香缭绕,直至忠义堂前停下。香车龙亭,安置忠义堂上。中间设著四个几案,都用黄罗龙凤桌围著。正中设万岁龙牌,将御书丹诏,放在中间,金银牌面,放在右侧,红绿锦段,放在左侧,御酒表里,亦放於前。金炉内焚著好香。宋江,卢俊义约请宿抚军,张大将军上堂设坐。右侧立著萧让,乐和,右侧立著裴宣,燕青。宋江,卢俊义等,都跪在堂前。裴宣喝拜。拜罢,萧让开读诏文。
  制曰:朕自即位以来,用爱心以治天下,公赏罚以定干戈,求贤未尝少怠,爱民如恐不及,遐迩赤子,咸知朕心。切念宋江,卢俊义等,素怀忠义,不施冷酷,归顺之心已久,报效之志凛然。虽有犯科,各具有由,察其衷情,深可怜悯。今特差殿前太师宿元景,捧诏书亲到梁山水泊,将宋江等大大小小人士所犯罪恶,尽行赦免。给降金牌三十六面,红锦三十六疋,赐与宋江等上大王;银牌七十二面,绿锦七十二疋,赐与宋江部下头目。赦书到日,莫负朕心,早早归顺,必当重用。故兹诏赦,想宜悉知。
  宣和四年春7月 日诏示
  萧让读罢丹诏,宋江等三呼万岁,再拜谢恩达成,宿太守取过金银牌面,红绿锦段,令裴宣依次照名给散已罢。叫开御酒,取过银酒海,都倾在其中,随即取过镟杓舀酒,就堂前温热,倾在银壶内。宿太守执著金锺,斟过一杯酒来,对众头领道:“宿元景虽奉君命,特将御酒到此,命赐众头领,诚恐义士见疑,元景先饮此杯,与众义士看,勿得难以置信。”众头领称谢不已。宿上大夫饮毕,再斟酒来,先劝宋江,宋江举杯跪饮。然后卢俊义,吴用,公孙胜,陆续饮酒,遍劝一百单八名把头,俱饮一杯。宋江传命,教收起御酒,却请太史居中而坐,众头领拜覆起居。宋江进前称谢道:“宋江昨者西岳得识台颜,多感抚军恩厚,於皇帝左右,力奏救拔,宋江等再见天日之光,铭心刻骨,不敢有忘。”
  宿里正道:“元景虽知义士等忠义凛然,为民除害,奈缘不知就里委曲之事,由此,圣上左右未敢题奏,以致延误了很多时。前者收得闻参谋书,又蒙厚礼,方知有此衷情。其日皇上在披香殿上,官家与元景闲论,问起义士,以此元景奏知此事。不期天皇已知备细,与某所奏相同。次日,国王驾坐文德殿,就百官从前,痛责童枢密,深怪高上大夫,累次无功;亲命取过文房四宝,皇上御笔亲书丹诏,特差宿某,亲到边寨,启请众头领。烦望义士早早收拾朝京,休负圣皇上宣召抚安之意。”众皆大喜,拜手称谢。礼毕,张太傅推说地方有事,别了长史,自回城内去了。
  那里且说宋江,教请出闻参谋相见,宿太守欣然话旧,满堂欢快。当请宿太守居中上坐,闻参谋对席相陪。堂上堂下,皆列位次,大设筵宴,轮番把盏。厅前鼓吹。虽无炮龙烹凤,端的是肉山酒海。当日尽皆大醉,各扶归幕次安歇。次日又排筵,各各倾心露胆,讲说根本之怀。第五日,再排席面,请宿令尹游山,至暮尽醉方散。倏尔已经数日,宿太守要回,宋江等坚意相留。宿大将军道:“义士不知就里,元景奉太岁圣旨而来,到此数日之久,荷蒙英雄慨然归顺,大义俱全。若不急回,诚恐奸臣相妒,别生异议。”宋江等道:“御史既然如此,不敢苦留。前天尽此一醉,来早拜送恩相下山。”当时会集大小头领,尽来集义饮宴。吃酒中间,众皆称谢。宿太师又用好言抚恤,至晚方散。
  次日早上,布署车马,宋江亲捧一盘金珠,到宿节度使幕次,再拜上献。宿太尉那里肯受。宋江再三献纳,方才收了。打叠衣箱,拴束行李鞍马,准备起身。其他跟来人数,连日自是朱武,乐和管待,依例饮馔,酒量高低,并皆厚赠金银财帛,芸芸众生皆喜。仍将金宝赠送闻参谋,亦不肯受。宋江坚执奉承,才肯选用。宋江遂请闻参谋随同宿节度使回香江。梁山泊大小头领,金鼓细乐,相送尚书下山,渡过金海滩,俱送过三十里外,众皆下马,与宿参知政事把盏饯行。宋江当先执盏擎杯道:“长史恩相回见天颜,善言保奏。”宿上大夫回道:“义士但且放心,只早早收拾朝京为上。军马若到新加坡市来,可先使人到我府中通报。俺先奏闻始祖,使人持节来迎,方见分伯公气。”宋江道:“恩相容覆:小河水洼,自从王伦上山创建之后,却是晁盖上山,今至宋江,已经数载,附近居民,扰害不浅。”小可愚意,今欲罄竭资财,买市十日,收拾已了,便当尽数朝京,安敢迟滞。亦望抚军将此愚衷,上达天听,以宽松次。”宿刺史应允,别了人们,带了开诏,一干人马,自投济州而去。
  宋江等却回大寨,到忠义堂上,鸣鼓聚众;大小头领坐下,诸多军校都到堂前。宋江传令:“众兄弟在此,自从王伦开创山寨以来,次后晁天王上山建功立业,如此蓬勃。我自江州得众兄弟相救到此,推自己为尊,已经数载。前些天喜得朝廷招安,重见天日之面,早晚要去朝京,与国家遵守。今来汝等大千世界,但得府库之物,纳於库中公用,其他所得之资,并从均分。我等一百八人,上应天星,生死一处。今者皇帝宽恩降诏,赦罪招安,大小众人,尽皆释其所犯。我等一百八人,早晚朝京面圣,莫负圣上洪恩。汝等军校,也有自来落草的,也有随众上山的,亦有军人失陷的,亦有抢劫来的。今次大家受了招安,俱赴朝廷。你等顺遂去的,作数上名进发;如不愿去的,就那里报名相辞。我自赍发你等下山,任从生理。”宋江号令已罢,著落裴宣,萧让照数上名。号令一下,三军各各自去商议。当下辞职的,也有三五千人,宋江皆赏钱物,赍发去了;愿随去充军者,作数报官。次日,宋江又令萧让写了通知,差人四散去贴,晓示临近州郡乡镇村坊,各各报知,仍请诸人到山买市十日。其通告曰:
  梁山泊义士宋江等,谨以大义布告四方。向因聚众山林,多扰四方百姓。明天幸蒙天子宽仁厚德,特降诏书,赦免本罪,招安归降,朝暮朝觐,无以酬谢,就自己买市十日。倘蒙不外, 价前来,一一报答,并无虚谬。特此告知,远近居民,勿疑辞避,惠然光临,不胜万幸。
  宣和四年四月 日梁山泊义士宋江等谨请萧让写毕文告,差人去隔壁州郡,及四散村坊,尽行贴遍。发库内金珠宝贝,彩段绫罗,纱缎等项,分散各党首,并军校人员,另选一分,为上国进奉,其余堆集山寨,尽行招人买市十日,於四月中八日为始,至十三天止,宰下牛羊,酝造酒醴,但到山寨里买市的人,尽以酒食管待,犒劳从人,至期,四方居民,担囊负笈,雾集云屯,俱至山寨。宋江传令,以一举十,俱各欢乐,拜谢下山。连续十日,每天如此。十日已外,住罢买市,号令大小,收拾赴京朝觐。宋江便要起送各家老小返家。吴用谏道:“兄长未可。且留众宝眷在此山寨。待大家朝觐面君之后,承恩已定,那时发遣各家老小回村未迟。”宋江听罢道:“军师之言极当。”再传将令,太尉领即使收拾,整顿军士。
  宋江等随后快速起身,早到济州,谢了知府张叔夜。太史即设筵,管待众多武侠,赏劳三军部队。宋江等辞了张参知政事,出城进发,教导广大军马,迳投日本首都来。比索戴宗,燕青前来新加坡宿刺史府中报知。太守见说,随尽管入内里,奏知国君,宋江等众军马朝京。主公闻奏大喜,便差太守并御驾指挥使一员,手持旌旄节钺,出城迎接。当下宿经略使领圣旨出郭。且说宋江军马在路,甚是摆的利落。后边打著两面红旗;一面上书“顺天”二字,一面上书“护国”二字。众头领都是戎装披挂,唯有吴学究纶巾羽服,公孙胜鹤氅道袍,鲁智深烈火僧衣,武行者香皂直裰。在路非止一日,来到上海市城外,前逢御驾指挥使,持节迎著军马。宋江闻知,领众头领前来参见宿太师已毕,且把军马屯驻新曹门外,下了寨栅,听候圣旨。
  且说宿太师并御驾指挥使入城,回奏皇帝说:“宋江等军马,俱屯在新曹门外,听候圣旨。”皇上乃曰:“寡人久闻梁山泊宋江等有一百八人,上应天星,更兼英雄骁勇。今已投降,到於京师。寡人来日,引百官登宣德楼。可教宋江等,俱依临敌披挂戎装服色,休带大队人马,只将三五百马步军进城,自东过西,寡人亲要观察。也教在城军民,知此英雄豪杰,为国良臣。然后却令卸其衣甲,除去军器,都穿所赐锦袍,从天安门而入,就文德殿朝见。”御驾指挥使直至行营寨前,口传圣旨,与宋江等了然。
  次日,宋江传令,教“铁面孔目”裴宣,选拣彪形大汉,五七百步军,前边打著金鼓旗 ,前面摆著枪刀斧钺,中间竖著“顺天”,“护国”二面红旗,军士各悬刀剑弓矢,芸芸众生各各都穿自己披挂,戎装袍甲,摆成队伍容貌,从东郭门而入。只见日本东京公民军民,扶老挈幼,迫路观望,如睹天神。是时皇上引百官在宣德楼上,临轩观察。见前面摆列金鼓旗 ,枪刀斧钺,各分队伍容貌;中有踏白马军,打起“顺天”,“护国”二面红旗,外有二三十骑登时随军鼓乐;前面众多好汉,簇簇而行。
  且说道君太岁,同百官在宣德楼上,看了梁山泊宋江等这一行部从,喜动龙颜,心中大悦,与百官道:“此辈好汉,真勇敢也!”叹羡不已。命殿头官传旨,教宋江等各换御赐锦袍见帝。殿头官领命,传与宋江等,往南华门外脱去戎装惯带,穿了御赐红绿锦袍,誓带金银牌面,各带朝天巾帻,抹绿朝靴。惟公孙胜将红锦裁成道袍,鲁智深缝做僧衣,武行者改作直裰,皆不忘君赐也。宋江,卢俊义为首,吴用,公孙胜为次,引领芸芸众生,从天安门而入。当日整顿朝仪,布置鸾驾,辰牌时候,国王驾升文德殿。仪礼司官,引宋江等相继入朝,排班行礼。殿头官赞拜舞吃饭,三呼万岁完成,圣上欣喜,诏令宣上文德殿来,照依车次赐坐。命排御筵:诏光禄寺摆宴,良酝署进酒,珍羞署造食,掌醢署造饭,大官署供膳,教坊司奏乐。天皇亲御宝座陪宴。
  且说圣上赐宋江等筵宴,至暮方散。谢恩已罢,宋江等俱各簪花出内,在和义门外,各各上马,回归本寨。次日入城,礼仪司引至文德殿谢恩,喜动龙颜,太岁欲加官爵,诏令宋江等来日受职。宋江等谢恩,出朝回寨,不在话下。又说枢密院官,具本上奏:“新降之人,未效功劳,不可辄便加爵,可待日后征讨,建立功勋,量加官赏。现今数万之众,逼城下寨,甚为不宜。天皇可将宋江等所部军马,原是京师有被陷之将,仍还本处,外路军兵,各归原所。其外人众,分作五路,云南、山西,分调开去,此为上策。”  次日,皇上命御驾指挥使,直至宋江营中,口传圣旨,令宋江等分别军马,各归原所。众头领听得心里不悦,回道:“我等投降朝廷,都尚未见些官爵,便要将本人弟兄等分遣调开。俺等众头领,生死相随,誓不相舍!端的要这么,大家只可以再回梁山泊去。”宋江神速止住,遂用忠言乞请来使,烦乞善言回奏。那指挥使回到朝廷,那里敢隐蔽,只得把上项所言,奏闻皇上。皇上大惊,急宣枢密院官计议。有令尹童贯奏道:“这个人们虽降,其心不改,终贻大患。以臣愚意,不若圣上传旨,赚入京城,将此一百八人,尽数剿除,然后分散他的军马,以绝国家之患。”天皇听罢,圣意沉吟未决。向那御屏风背后,转出一大臣,紫袍象简,高声喝道:“四边狼烟未息,中间又起祸胎,都是汝等庸恶之臣,坏了圣朝天下。”正是:只凭立国安邦口,来救惊天动地人。毕竟御屏风后喝的那员大臣是何人,且听下回分解。

       
宋江的用处很多,有八个是非同寻常的,能在那个时代,没文没武,凭那张嘴活了下去,太了不起了!

        第三个用处:让祥和得权:招安

       
文中写道:戴宗、燕青去了数日,回来报说:“朝廷差宿太守亲赍丹诏,更有御酒、金银牌面、红绿锦段表里,前来招安,早晚到也。”宋江听罢大喜。在忠义堂上,忙传将令,分拨人士,从梁山泊直抵济州本地,扎缚起二十四座山棚,上边都是结彩悬花,下边布置笙箫鼓乐。四处附近州郡,雇倩乐人,分拨于各山棚去处,迎接诏敕。让他们招安成英雄,如若不这么会死的更惨,他仍然想当官,为官府做事,有权有势。

        第四个用处:对梁山的用途:管理:排位。

       
文中写道:忠义堂上,是本身权居尊位,首位军师吴学究,第四位法师公孙胜,第一位花荣,第五位秦明,第六位吕方,第七位郭盛。左军寨内,第二位林冲,第一位刘唐,第二位史进,第三位杨雄,第五位石秀,第六位杜迁,第七位宋万。右军寨内,首位呼延灼,首位朱仝,第一位戴宗,第二位穆弘,第五位李逵,第六位欧鹏,第七位穆春。前军寨内,第二位李应,第四位徐宁,首位鲁智深,第一位武松,第五位杨志,第六位马麟,第七位施恩。后军寨内,第二位柴进,第二位孙立,首位黄信,首位韩滔,第五位彭玘,第六位邓飞,第七位薛永。水军寨内,第三位李俊,第二位阮小二,第一位阮小五,第三位阮小七,第五位张横,第六位张顺,第七位童威,第八位童猛。六寨计四十三员头领。山前先是关令雷横、樊瑞守把,第二关令解珍、解宝守把,第三关令项充、李衮守把。金沙滩小寨内令燕顺、郑天寿、孔明、孔亮多个守把,鸭嘴滩小寨内令李忠、周通、邹渊、邹润七个守把。山后多个小寨,左一个旱寨内令王矮虎、一丈青、曹正,右一个旱寨内令朱武、陈达、杨春三人守把。忠义堂内:左一带房中,掌文卷萧让,掌赏罚裴宣,掌印信金大坚,掌算钱粮蒋敬;右一带房中,管炮凌振,管造船孟康,管造衣甲侯健,管筑城垣陶宗旺。忠义堂后两包厢中治理人士:监造房屋李云,铁匠负责人汤隆,监造酒醋朱富,监造筵宴宋清,掌管什物杜兴、白胜。山下四路作眼旅舍,原拨定朱贵、乐和、时迁、李立、孙新、顾小姨子、张青、孙二娘,已自定数。管北地收买马匹:黄坛口乡、石勇、段景住。分拨已定,各自遵从,毋得违犯。”宋江管理梁山,给英雄排位,让梁山少乱,能让英雄好汉都遵守他,他也是太了不可了。排位时,如此百步穿杨的表露各将军的岗位,注解她提前领会自己是毫无疑问要改成梁山寨主的。

        第多个用处:对宫廷的用途:攻打方腊。

       
文中写道:宋江教导几千人到海边,抢了几十艘停靠在岸边的船,强迫水手遵从命令。宋江到达海州,却中了张叔夜的躲藏,许多领导人被官兵们抓住。宋江逃向深海,在一个小岛下停船。宋江清点人马,损失惨重,忍不住大哭起来。他想文告副首领卢俊义和官兵们背城借一。军师吴用知道本次朝廷的领军将领是曾抗拒过北宋的张叔夜,劝宋江向张叔夜投降。因别无出路,宋江派吴用去与张叔夜联络。总将进攻方腊,为了在王室有个官职,克制方腊后,死伤无数,最终被朝廷干掉。

        第多个用处:对别人的用途:辅助:私放晁错。

       
宋江道:“三弟不知,兄弟是心腹弟兄,我舍着条性命来救你。近年来黄泥冈事发了!白胜已自拿在济州牢狱里了,供出您等五个人。济州府差一个何缉捕,指点若干人,奉着令尹府钧帧并本州文字来捉你等七人,道你为首。天幸撞在自身手里!我只推说知县睡着,且教何观望在县对门茶坊里等自己,以此飞马而来报你。堂弟,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若不适走时,更待甚么!我再次来到引她当厅下了文件,知县不移时便差人连夜下来。你们不可担阁,倘有些不可靠,如之奈何?休怨二哥不来救你。”晁盖听罢,吃了一惊,道:“贤弟,大恩难报!”宋江放了晁盖,救了晁盖一条人命,让晁盖对他是这个尊崇。

       
宋江,有多个江湖名,心胸狭窄,想获取的更加多,在梁山上,带着她们为了朝廷攻打方腊,成为首当其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