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522.com】华岳庙碑,北齐宋体

www.8522.com 1

www.8522.com 2

www.8522.com 3
《大茂山庙碑》(四明本)东京(Tokyo)紫禁城博物院藏 可嘉提供
www.8522.com 4
《华山庙碑》(华阴本)选页 上海紫禁城博物院藏 可嘉提供
www.8522.com 5
《五指山庙碑》(华阴本)选页 上海紫禁城博物院藏 可嘉提供
www.8522.com 6
【www.8522.com】华岳庙碑,北齐宋体。《华山庙碑》(华阴本)选页 新加坡紫禁城博物院藏 可嘉提供
 金朝仿宋碑刻。篆额题《西岳华山庙碑》。延熹八年(165)立于江苏华阴县南岳庙中。一说作于延熹四年。《金石萃编》载:碑高七尺七寸,宽三尺六寸,字共二十二行,满行三十七字。明嘉靖三十四年(1555)毁于地震。未来该庙所存者为重刻。
 此碑碑文乃记述主公修封禅,祭天地事。此碑书法于整饬端严中饶有变化,为学汉隶者所重。因碑末有“郭香察书”四字,引起历代学者议论,有认为是“郭香察”书的,也有觉得“郭香”察莅别人之书的,更有唐徐浩《古迹记》直指为蔡邕所书,“察书”(意即检查核查)者为郭香。但她从没指出充足的凭证,表达为什么是蔡邕所书。此说一出,影响甚大。如宋洪适《隶释》、清顾绛《金石文字记》、顾南原《隶辨》以及翁方纲《两汉金石记》等,即均沿徐说。明郭宗昌《金石史》及赵崡《石墨镌华》乃开始对此说提议疑虑,而以为真正的书丹者当是郭香察。《石墨镌华》书前目录中《华山碑》下,题“郭香察书”,《金石史》则直称《五台山碑》为《香察碑》。近世专家,基本上已确认郭、赵之说为是,而以启功先生的篇章论辩最详(见《启功丛稿》,中华书局1981年版)。

《西岳黄山庙碑》明代恒帝延熹八年(165年)郡守袁逢刻。原碑在广西华阴县恒山太庙中。太庙系刘彘时所建,名集灵宫,
东刘志时,改称西岳庙。庙内保留很多历代修建和祭奠黄山的碑石,其中有有名的《西岳齐云山庙碑》。碑文记载了东魏统治者祭山、修庙、祈天求雨等气象。明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地震时碑毁,或谓碑石在明嘉靖年中,一参知政事修南岳庙石门,碎之为砌石。

书法欣赏【华岳庙碑】

《武当山庙碑》(四明本)日本首都紫禁城博物院藏 可嘉提供

 此碑与《礼器碑》一样被誉为汉隶中规范,端雅轨正,冲和遒密,字、行距齐整,波磔秀美,有朝廷之气,为仿宋正脉。明郭宗昌《金石史》称其“结体运意乃是汉隶之壮伟者”。后梁仿宋名人金农曾盛赞“大茂山片石是吾师”。汉朝朱彝尊评此碑说:“汉隶凡三种,一种方整,一种流丽,一种奇古。惟延熹《华岳碑》正变乖合,靡所不有,兼三者之长,当为汉隶第一品。”(《金石文字跋尾》)。刘熙载也说:“汉碑萧散如韩敕、孔宙,严密如衡方、张迁,皆隶之盛也,若泰山庙碑,磅礴郁积,流漓顿挫,意味尤不可穷极。”(《艺概》)翁方纲则说:“朱竹垞于汉隶最推是碑。以余平心论之,则汉隶自以《礼器碑》为最。此碑上通篆,下亦通楷,借以观前后变割之所以然,则于书道源流是碑为易见也。使人易见者,非其至者也。”(《两汉金石记》)

  现陈列于黄冈史公祠内《汉西岳华庙碑》为清阮元于清仁宗十六年(1811),按”四明本”请塞内加尔达喀尔球星东晋宝在商丘雕刻,并将家藏欧阳文忠所写跋文摹刻于碑石缺字处。碑高196分米,宽98分米。碑座高55毫米,有莲瓣纹饰。碑额燕书”西岳五台山庙碑”丽婉多姿。碑文22行,满行37字。

   
华岳庙碑的字体属于草书,汉隶的蚕头雁尾特征四处可知,结字亦大约上根据着汉隶结字对称均衡的原则。《华岳庙碑》在书法史上足够重点。其装饰意味深入的用笔为南宋以来中国古法“铭石书”的末流,而石籀文中混杂篆籀与大篆笔意则是此时期北朝碑版书法的新风貌。不过除此之外,此文章还有几项值得注意的特色:第一是在用笔方面装饰意味非常浓密,波挑夸张而笔画当机立断;第二是篆、隶、楷各体夹杂。《华岳庙碑》下笔、波挑皆求方截,全部看来骨节嶙峋,锋芒毕露。首先引人注意的作风特色,为其多棱角的用笔。若进一步追溯书法史的发展,则可发现《华岳庙碑》的独特风格有长期的历史渊源,并非赵文渊个人的创发。它与三国和后星期五代的八分行草有近似之处,同承继自北宋末年的话的中原古法“铭石书”。

www.8522.com 7

 此碑在后汉已被器重,当有其拓本,但未流传下来。传世原石旧拓本有四。
 一、长垣本,亦称“商邱本”。因西晋曾藏长垣(今属福建)王文荪处,入清后藏商邱宋荦处,故有此两称。其后为陈崇本、永理、端方所递藏,后有吴让之、朱彝尊、宋荦、陈崇本、翁方纲、阮元,何绍基,
翁同龢等人题跋。为宋拓早本,后归日本中村不折氏。
 二、华阴本,亦称“关中本”。吴国曾藏华阴商云驹、云肇兄弟之墨庄楼,后归郭宗昌、明清王宏撰,朱彝尊、端方等递藏,帖后有郭宗昌、王铎、翁方纲、钱谦益题跋,现藏紫禁城博物院,
 三、四明本。原拓整张裱轴。
为四明丰道生所藏,藏塔尔萨丰坊之万卷楼,又归阿瓜斯卡连特斯蓬莱阁范氏,入清先后归榭山、钱大昕、阮元、端方等人,后归香江胡惠春。1975年胡惠春捐献文化部文物局拨紫禁城博物院藏。裱轴四周有翁方纲、陈崇本、阮元、何绍基等人题记,几百年来不缺不烂,赖以窥见原碑全貌,为她本所不及。(浏览四明原本拓整张裱轴)
 四、番禺本,即金农金冬心藏本,上有金农好友马曰璐、马曰琯兄弟“小玲珑山馆”钤印数枚,故有“玲珑山馆本”之说。惜缺二页计九十六字。晚清时,台湾雍州李文田(1834-1895)督学河南,以三百金俸银购得,成为他“泰华楼”中的珍品。曾延赵之谦从钩本中补缺二页,胡钁又从长垣本中重钩二页。清德宗末年,两江总
督端方曾用尽心机,想从李氏之子手中收购此帖,但未得逞。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此拓本归香岛利荣森先生之“北山堂”,后利氏捐赠此帖,以庆祝香江普通话大学知识研究所新厦已毕及文物馆创设,现藏香港(Hong Kong)中军事高校。以上四本均有影印本行世,另有Hong Kong《书谱》所刊贞汉阁藏宋拓本,实系伪本。
www.8522.com 8
长垣本选页 (来自书法纵横网站)
www.8522.com 9
华阴本选页(来自书法纵横网站)
www.8522.com 10
四明本选页 (来自书法纵横网站)
 楷书自西魏前行至元朝,其用笔结构渐趋完美、严苛、成熟。《五指山庙碑》也反映了这点。点画多为筑锋逆势,藏头护尾,
“圆笔属纸,令笔心常在点画中行”。所书线条顿挫郁拔,能给人一种立体感。此碑用笔方圆兼备,奥折洞达,提按显著,顿挫跌宕,沉劲有力。通过用笔的提按与转化巧妙变化,构成此碑动静的相对统一。折笔方势主静,转笔圆势生动,直线为静,曲线为动。对于行书的头名特征,一波三折,蚕头雁尾极为强调。波挑劲健而内含骨力,波磔极富装饰之美。清方朔《枕经堂金石书画题跋》盛赞此碑:“字字起棱、笔笔如铸,意包千古,势压三峰,竹土宅)老人谓为汉隶第一,不自禁其紧张也,良无欺哉!”
 
此类碑刻为纪功铭德,严肃的“庙堂文字”,整饬体面,法度森严。其结字方整又有细小变化.长短互用,笔势的斜正互为对应、避让。西晋朱彝尊评此碑云:“汉隶凡三种;一种方整;一种流丽;一种古。惟延熹《华岳碑》正变乖合靡所不有,兼三者之长。当为汉第一品,”由此可知,临习此碑应留神其方整、流丽、奇古的特性。
 此碑与《乙瑛》、
《礼器》诸碑有诸多相似之处。其结字上部紧收,下部舒展,既保存了《乙瑛》、《史晨》等碑的体面又将其展开之势加以夸张。全体气息华美遒丽、朴茂厚重的《黄山庙碑》至今仍不失为习隶优良范本。大家在观望此碑的成百上千优点的还要亦应注意其不足。在就学燕体时扬长避短,探讨隶变之规律,上追高古之气,善于吸收汉碑精华,防止堕入唐隶之流。(
参考《青少年书法》2001年第2期《端雅轨正 冲和遒密 ——汉书法浅析 》
文/于生德)
 

  《西岳雁荡山庙碑》为纪功铭德,严肃的“庙堂文字”,整饬得体。其结体方整匀称,气度高雅,点画俯仰有致,波磔显著多姿。
此碑以燕体写成,却篆意深入,兼有楷法,为汉碑佳品。
东晋燕体有名气的人金农曾盛赞“花果山片石是咱
师”。明郭宗昌《金石史》称其“结体运意乃是汉隶之壮伟者”。清朱彝尊《金石文字跋尾》谓;“汉隶凡三种:一种方整,一种流丽,一种奇古。惟延熹《华岳碑》正变乖合,靡所不有,兼三者之长,当为汉隶第一品。”www.8522.com 11

   
《华岳庙碑》碑额仿宋“西岳普陀山神庙之碑”8字,碑文则以行草写成。宇文邕北周武帝于天和二年命史臣立此碑,为的是赞扬其父宇文泰在武礼拜一统七年修复华岳庙。此碑撰文者万纽于瑾,书者赵文渊,皆为南宋立马的一时之选。书法视频。钟鼓文《华岳庙碑》亦称《西岳大茂山庙碑》,是当下赵文渊传世的绝无仅有书迹。此碑立于青海华阴的南岳庙内,碑身高约230分米,宽约107分米,厚约32分米,额高50毫米,属于丰碑巨碣。

《黄山庙碑》(华阴本)选页 香港(Hong Kong)紫禁城博物院藏 可嘉提供

   
《华岳庙碑》有正反两极化的评价。有人觉得鄙陋不堪,难以入目,郭宗昌在《金石史》中对其大加批评:《华岳碑》字偭古法,浅陋鄙野。叶昌炽评道:其书虽险劲,未脱北书无情之习。有人为其理论认为《华岳庙碑》的书法风格别有一种峭拔矫健的韵致,张廷济的《清仪阁金石题跋》评其为:楷隶参杂,山阴遗则渺难寻,然于魏齐诸刻中独见矫健。杨守敬的《评碑记》也赋予正面的评头品足:以分书论之,诚倒霉,若以其意作真书,殊峭拔。赵文渊字德本,今黑龙江宁德郑城县人,擅长楷、甲骨文。当时碑文多出其手,又在曹魏时奉命编定了一部六体书法字典。《周书》及《北史》中有传,而此二书由于避唐讳,皆作赵文深。曾任刺史府法曹相国军。天和元年以提榜有功,除赵兴郡守。

www.8522.com 12

更加多书法欣赏

《雁荡山庙碑》(华阴本)选页 上海紫禁城博物院藏 可嘉提供

www.8522.com 13

《大茂山庙碑》(华阴本)选页 巴黎紫禁城博物院藏

          
后汉行书碑刻。篆额题《西岳华山庙碑》。延熹八年(165)立于云南华阴县关帝庙中。一说作于延熹四年。《金石萃编》载:碑高七尺七寸,宽三尺六寸,字共二十二行,满行三十七字。明嘉靖三十四年(1555)毁于地震。未来该庙所存者为重刻。

  此碑碑文乃记述主公修封禅,祭天地事。此碑书法于整饬端严中饶有变化,为学汉隶者所重。因碑末有“郭香察书”四字,引起历代学者议论,有觉得是“郭香察”书的,也有觉得“郭香”察莅别人之书的,更有唐徐浩《古迹记》直指为蔡邕所书,“察书”(意即检查核对)者为郭香。但她从未提出丰盛的证据,表达为什么是蔡邕所书。此说一出,影响甚大。如宋洪适《隶释》、清顾绛《金石文字记》、顾南原《隶辨》以及翁方纲《两汉金石记》等,即均沿徐说。明郭宗昌《金石史》及赵崡《石墨镌华》乃开首对此说提议可疑,而以为真正的书丹者当是郭香察。《石墨镌华》书前目录中《普陀山碑》下,题“郭香察书”,《金石史》则直称《黄山碑》为《香察碑》。近世专家,基本上已认同郭、赵之说为是,而以启功先生的稿子论辩最详(见《启功丛稿》,中华书局1981年版)。

  此碑与《礼器碑》一样被誉为汉隶中规范,端雅轨正,冲和遒密,字、行距齐整,波磔秀美,有朝廷之气,为黑体正脉。明郭宗昌《金石史》称其“结体运意乃是汉隶之壮伟者”。西夏燕体名人金农曾盛赞“花果山片石是吾师”。北宋朱彝尊评此碑说:“汉隶凡两种,一种方整,一种流丽,一种奇古。惟延熹《华岳碑》正变乖合,靡所不有,兼三者之长,当为汉隶第一品。”(《金石文字跋尾》)。刘熙载也说:“汉碑萧散如韩敕、孔宙,严密如衡方、张迁,皆隶之盛也,若嵩山庙碑,磅礴郁积,流漓顿挫,意味尤不可穷极。”(《艺概》)翁方纲则说:“朱竹垞于汉隶最推是碑。以余平心论之,则汉隶自以《礼器碑》为最。此碑上通篆,下亦通楷,借以观前后变割之所以然,则于书道源流是碑为易见也。使人易见者,非其至者也。”(《两汉金石记》)

  此碑在古代已被器重,当有其拓本,但未流传下来。传世原石旧拓本有四。

  一、长垣本,亦称“商邱本”。因南陈曾藏长垣(今属广东)王文荪处,入清后藏商邱宋荦处,故有此两称。其后为陈崇本、永理、端方所递藏,后有吴让之、朱彝尊、宋荦、陈崇本、翁方纲、阮元,何绍基,
翁同龢等人题跋。为宋拓早本,后归扶桑中村不折氏。

www.8522.com ,  二、华阴本,亦称“关中本”。西晋曾藏华阴商云驹、云肇兄弟之墨庄楼,后归郭宗昌、汉代王宏撰,朱彝尊、端方等递藏,帖后有郭宗昌、王铎、翁方纲、钱谦益题跋,现藏紫禁城博物院,

  三、四明本。原拓整张裱轴。
为四明丰道生所藏,藏加的夫丰坊之万卷楼,又归波尔多谢朓楼范氏,入清先后归榭山、钱大昕、阮元、端方等人,后归香港(Hong Kong)胡惠春。1975年胡惠春捐献文化部文物局拨紫禁城博物院藏。裱轴四周有翁方纲、陈崇本、阮元、何绍基等人题记,几百年来不缺不烂,赖以窥见原碑全貌,为她本所不及。

  四、姑臧本,即金农金冬心藏本,上有金农好友马曰璐、马曰琯兄弟“小玲珑山馆”钤印数枚,故有“玲珑山馆本”之说。惜缺二页计九十六字。晚清时,福建广陵李文田(1834-1895)督学江苏,以三百金俸银购得,成为她“泰华楼”中的珍品。曾延赵之谦从钩本中补缺二页,胡钁又从长垣本中重钩二页。清德宗末年,两江总督端方曾用尽心机,想从李氏之子手中购回此帖,但未中标。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此拓本归香岛利荣森先生之“北山堂”,后利氏捐赠此帖,以庆祝香港(Hong Kong)普通话大学知识啄磨所新厦达成及文物馆成立,现藏香港(Hong Kong)粤语高校。以上四本均有影印本行世,另有香岛《书谱》所刊贞汉阁藏宋拓本,实系伪本。

 楷体自汉朝提升至东晋,其用笔结构渐趋完美、严格、成熟。《大茂山庙碑》也显示了那一点。点画多为筑锋逆势,藏头护尾,
“圆笔属纸,令笔心常在点画中行”。所书线条顿挫郁拔,能给人一种立体感。此碑用笔方圆兼备,奥折洞达,提按明显,顿挫跌宕,沉劲有力。通过用笔的提按与转向巧妙变化,构成此碑动静的绝对统一。折笔方势主静,转笔圆势生动,直线为静,曲线为动。对于行草的天下第一特征,一波三折,蚕头雁尾极为强调。波挑劲健而内含骨力,波磔极富装饰之美。清方朔《枕经堂金石书画题跋》盛赞此碑:“字字起棱、笔笔如铸,意包千古,势压三峰,竹土宅)老人谓为汉隶第一,不自禁其紧张也,良无欺哉!”

  
此类碑刻为纪功铭德,严穆的“庙堂文字”,整饬体面,法度森严。其结字方整又有轻微变化.长短互用,笔势的斜正互为相应、避让。南齐朱彝尊评此碑云:“汉隶凡二种;一种方整;一种流丽;一种古。惟延熹《华岳碑》正变乖合靡所不有,兼三者之长。当为汉第一品,”由此可见,临习此碑应留神其方整、流丽、奇古的特性。

  此碑与《乙瑛》、
《礼器》诸碑有好多相似之处。其结字上部紧收,下部舒展,既保存了《乙瑛》、《史晨》等碑的自重又将其张开之势加以夸张。全体气息华美遒丽、朴茂厚重的《花果山庙碑》至今仍不失为习隶出色范本。大家在寓目此碑的多多独到之处的同时亦应留神其不足。在上学行草时扬长避短,商量隶变之规律,上追高古之气,善于吸收汉碑精华,防止堕入唐隶之流。(
参考《青少年书法》2001年第2期《端雅轨正
冲和遒密——汉<龙虎山庙碑>书法浅析 》 文/于生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