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好吴忠死得最惨的几人物,第一百一十四次

话说宋江和戴宗正在西陆桥上祭拜张顺,已有人报知方天定,差下十员首将,分作两路,来拿宋江,杀出城来。南山五将,是吴值、赵毅、晁中、元兴、苏泾;北山路也差五员首将,是温克让、崔、廉明、茅迪、汤逢士。南北两路,共十员首将,各引三千人马,半夜内外开门,两头军兵一齐杀出来。宋江正和戴宗奠酒化纸,只听得桥下喊声大举。左有樊瑞、马麟,右有石秀,各引五千人埋伏,听得前路火起,一齐也举起火来,两路分别,赶杀南北两山军马。南兵见有准备,急回旧路。两边宋兵追赶。温克让引着四将,急回过河去时,不提防保叔塔山暗中,撞出阮小二、阮小五、孟康,引五千军杀出来,正截断了归路,活捉了茅迪,乱枪戳死汤逢士。南山吴值也引着四将,迎着宋兵追赶,急退回来,不提防定香桥正撞着李逵、鲍旭、项充、李衮,引五百步队军杀出来。那四个牌手,直抢入怀抱来,手舞蛮牌,飞刀出鞘,早剁倒元兴,鲍旭刀砍死苏泾,李逵斧劈死赵毅,军兵大半杀下湖里去了,都被淹死。投到城里救军出来时,宋江军马已都入山里去了,都到灵隐寺取齐,各自请功受赏。两路夺得好马五百余匹。宋江分付留下石秀、樊瑞、马麟,相帮李俊等同管西湖山寨,准备攻城。宋江只带了戴宗、李逵等回□亭山寨中。吴用等对接中军帐坐下,宋江对军师说道:“我那样行计,也得他四将之首,活捉了茅迪,以后解赴张招讨军前,暂首实践。”
  宋江在寨中,惟不知独松关、德清二处新闻,便差戴宗去探,急来回报。戴宗去了数日,回来寨中,参白先锋,说知卢先锋已过独松关了,早晚便到此地。宋江听了,忧喜相半,就问兵将何以。戴宗答道:“我都知那里杀的备细,更有文件在此。先锋请休烦恼。”
  宋江道:“莫非又损了自己多少个兄弟?你休隐避我,与我实说情由。”戴宗道:“卢先锋自从去取独松关,那关两边,都是高山,只中间一条路。山上盖着关所,关边有一株树木,可高数十余丈,望得诸处皆见。上面尽是丛丛杂杂松树。关上守把三员贼将,为首的唤做吴升,首个是蒋印,第几个是卫亨。初时总是下关,和林冲厮杀,被林冲蛇矛戳伤蒋印。吴升不敢下关,只在关上守护,次后厉天闰又引四将到关救应,乃是厉天佑、张俭、张韬、姚义四将。次日下关来杀,贼兵内厉天佑首先出马,和吕方冲突,约斗五、六十合,被吕方一戟刺死厉天佑,贼兵上关去了,并不下来。连日在关下等了数日,卢先锋为见山岭峻,却差欧鹏、邓飞、李忠、周通八个上山探路,不提防厉天闰要替兄弟复仇,引贼兵冲下关来,首先一刀,斩了周通。李忠带伤走了。假如救应得迟时,都是休了的。救得三将回寨。次日,双枪将董平焦躁要去复仇,勒马在关下大骂贼将,不提防关上一火炮打下来,炮风正伤了董平左臂,回到寨里,就使枪不得,把夹板绑了上肢。次日定要去报仇,卢先锋当住了并未去。过了一夜,臂膊料好,不教卢先锋知道,自和张清商议了,八个不骑马,先行上关来。关上走下厉天闰、张韬来作战。董平要捉厉天闰,步行使枪,厉天闰也使长枪来迎,与董平斗了十合。董平心里只要杀,争奈左手使枪不应,只得失败。厉天闰赶下关来,张清便挺枪去搠厉天闰。厉天闰却闪去松树背后,张清手中那条枪,却搠在松树上。急要拨时,搠牢了,拽不脱,被厉天闰还一枪来,腹上正着,戳倒在地,董平见搠倒张清,急使双枪去战时,不提防张韬却在私下拦腰一刀,把董平剁做两段。卢先锋得知,急去救应,兵已上关去了,上面又力不从心。得了孙新、顾二表哥妻二人,扮了逃难百姓,去到群山里,寻得一条羊肠小道,引着李立、汤隆、时迁、白胜八个,从小路过到关上,半夜里却摸上关,放起火来。贼将见关上火起,知有宋兵已透过关,一齐弃了关隘便走。卢先锋上关点兵将时,孙新、顾三姐活捉得原守关将吴升,李立、汤隆活捉得原守关将蒋印,时迁、白胜活捉得原守关将卫亨。将此多个人,都解赴张招讨军前去了。收拾得董平、张清、周通五个人尸骸,葬于关上。卢先锋追过关四十五里,赶上贼兵,与厉天闰应战,约斗了三十余合,被卢先锋杀死厉天闰,止存张俭、张韬、姚义,引着败残军马,勉强迎敌,得便退回,只在任其自流便到。主帅不信,可看公文。”宋江看了文件,心中添闷,眼泪如泉。
  吴用道:“既是卢先锋得胜了,可调军将去夹攻,南兵必败,就行接应连云港呼延灼那路军马。”宋江应道:“言之极当!”便调李逵、鲍旭、项充、李衮,引三千步军,从山路接将去。黑旋风引了军兵,喜形于色去了。且说宋江军马,攻打北门,正将朱仝等原拨五千马步军兵,从汤镇路上村中,奔到菜市门外,攻取南门。那时东路沿江,都是人家村居道店,赛过城中,茫茫荡荡,田园地段。当时来到城边,把军马排开,鲁智深首先出阵,步行挑衅,提着铁禅杖,直来城下大骂:“蛮撮鸟们,出来和您杀!”那城上见是个和尚挑衅,慌忙报入太子宫中来。当有宝光国师邓元觉,听的是个和尚勒战,便起身奏太子道:“小僧闻梁山泊有那几个和尚,名为鲁智深,惯使一条铁禅杖,请殿下去北门城上,看小僧和他步斗几合。”方天定见说双喜临门,传令旨,遂引八员猛将,同准将石宝,都来菜市门城上,看国师迎敌。当下方天定和石宝在敌楼上打坐,八员战将簇拥在两边,看宝光国师战时,那宝光和尚怎生截至,但见:
  穿一领烈火猩红直裰,系一条虎勇打就圆□,挂一串七宝璎珞数珠,着一双九环鹿皮僧鞋。衬里是香线金兽掩心,双手使铮光浑铁禅杖。
  当时开城门,放吊桥,那宝光国师邓元觉引五百刀手步军,飞奔出来。鲁智深见了道:“原来南军也有那秃驴出来。洒家教那吃我一百禅杖!”也不打话,抡起禅杖,便奔未来。宝光国师也使禅杖来迎。八个一起都使禅杖相并。
  那鲁智深和宝光国师,斗过五十余合,不分胜败。方天定在敌楼上看了,与石宝道:“只说梁山泊有个花和尚鲁智深,不想原来如此了得,名不虚传!斗了那许多时,不曾折半点儿便宜与宝光和尚。”石宝答道:“小将也看得呆了,不曾见这一对敌方。”正说之间,只听得飞马又电视发布:“北关门下,又有军到城下。”石宝慌忙起身去了。且说城下宋军中,行者武松见鲁智深战宝光不下,恐有出错,心中焦躁,便舞起双戒刀,飞出阵来,直取宝光。宝光见她五个并一个,拖了禅杖,望城里便走。武松奋勇直赶杀去,忽地城门里突出一员猛将,乃是方天定手下贝应夔,便挺枪跃马,接住武松杀。多个正在吊桥上撞着,被武松闪个过,撇了手中戒刀,抢住她枪,只一拽,连人和军器拖下马来,咔察的一刀,把贝应夔剁下头来。鲁智深随后接应了归来,方天定急叫拽起吊桥,收兵入城,那里朱仝也叫引军退十里下寨,使人去报捷宋先锋知会。当日宋江引军到北关门挑衅,石宝带了流星锤上马,手里横着劈风刀,开了城门,出来迎敌。宋军阵上大刀关胜出马,与石宝应战。多少个斗到二十余合,石宝拨回马便走,关胜急勒住马,也回本阵。宋江问道:“缘何不去追赶?”关胜道:“石宝刀法,不在关胜之下,就算回马,必定有计。”吴用道:“段恺曾说,此人惯使流星锤,回马诈输,漏人浓厚中央。”宋江道:“若去追赶,定遭毒手。”且收军回寨,一面差人去赏赐武松。
  却说李逵等引着步军,去接应卢先锋,来到山路里,正撞着张俭等败军,并力冲杀入去,乱军中杀死姚义。有张俭、张韬二人,再奔回关上那条路去,正逢着卢先锋,大杀一阵,便望深山小路而走。背后追赶得迫切,只得弃了马,奔走山下逃命。不期竹中钻出六个人来,各拿一把钢叉,张俭、张韬措手不及,被三个拿叉戳翻,直捉下山来。原来戳翻张俭、张韬的,是解珍、解宝。卢先锋见拿二人来到,大喜,与李逵等合兵一处,会同众将,同到□亭山大寨中来,参见宋先锋等,诉说折了董平、张清、周通一事,彼各伤感,诸将尽来参拜了宋江,合兵一处下寨。次日,教把张俭解赴长沙张招讨军前,枭首示众。将张韬就寨前割腹剜心,遥空祭祀董平、张清、周通了当。宋先锋与吴用计议道:“启请卢先锋领本部人马,去接应芝英镇路上呼延灼等那支军,同到此间,计合取城。”卢俊义得令,便点本部兵马起程,取路望奉大柘镇前行。三军路上,到得奉口,正迎着司行方败残军兵回来。卢俊义接着,大杀一阵,司行方坠水而死,其他分别逃散去了。呼延灼参见卢先锋,合兵一处,回来□亭山总寨,参见宋先锋等,诸将集结计议。宋江见两路军马都到了马斯喀特,那宣州、上饶、独松关等处,皆是张招讨、从参谋自调统制前去天南地北护境安民,不在话下。宋江看呼延灼部内,不见了雷横、龚旺二人。呼延灼诉说:“雷横在方前镇西门外,和司行方交锋,斗到三十合.被司行方砍下马去。龚旺因和黄爱应战,赶过溪来,和人连马,陷倒在溪里,被南军乱枪戳死。米泉却是索超一斧劈死。黄爱、徐白,众将向前活捉在此。司行方赶逐在水里淹死。薛永南乱军中逃难,不知去向。”宋江听得又折了雷横、龚旺三个小兄弟,泪如雨下,对众将道:“前些天张顺与我托梦时,见右侧立着三、两个血污衣襟之人,在自己眼前现形,正是董平、张清、周通、雷横、龚旺那伙阴魂了。我若得了瓦伦西亚宁海军时,重重地请和尚设斋,做好事,追荐超度众兄弟。”将黄爱、徐白解赴张招讨军前斩首,不在话下。
  当日宋江叫杀牛宰马,宴劳众军。次日,与吴用计议定了,分拨正偏将佐,攻打伯明翰。副先锋卢俊义,率领正偏将一十二员,攻打候潮门:
  林冲   呼延灼  刘唐  解珍  解宝单廷
  魏定国  陈达  杨春  杜迁
  李云   石勇
  花荣等正偏将一十四员,攻打艮山门:
  花荣  秦明  朱武  黄信  孙立  李忠邹渊  邹润  李立  白胜  汤隆  穆春朱贵  朱富
  穆弘等正偏将十一员,去西山寨内,协助李俊等,攻打靠湖门:
  李俊  阮小二 阮小五  孟康  石秀
梁山好吴忠死得最惨的几人物,第一百一十四次。  樊瑞  马麟  穆弘   杨雄  薛永
  丁得孙
  孙新等正偏将八员,去北门寨辅助朱仝攻打菜市、荐桥等门:
  朱仝  史进  鲁智深  武松   孙新顾四妹 张青  孙二娘
  南门寨内,取回偏将八员,兼同李应等,管领各寨探事,随处策应:
  李应  孔明  大洲镇  杜兴  童威  童猛王英  扈三娘
  正先锋使宋江率领正偏将二十一员,攻打北关门大路:
  吴用  关胜  索超  戴宗  李逵  吕方郭盛  欧鹏  邓飞  燕顺  凌振  鲍旭项充  李衮  宋清  裴宣  蒋敬  蔡福蔡庆  时迁  郁保四
  当下宋江调拨将佐,取四面城门。
  宋江等部领大队人马,直近北关门城下勒战。城上鼓响锣鸣,大开城门,放下吊桥,石宝首先出马来战。宋军阵上,急先锋索超毕生性急,挥起大斧,也不打话,飞奔出来,便斗石宝。两马相交,二将猛战,未及十合,石宝卖个千疮百孔,回马便走。索超追赶,关胜急叫休去时,索超脸上着一锤,打下马去。邓飞急去救时,石奔驰到,邓飞措手不及,又被石宝一刀,砍做两段。城中宝光国师,引了数员猛将,冲杀出来,宋兵大捷,望北而走。却得花荣、秦明等刺斜里杀以后,冲退南军,救得宋江回寨。石宝得胜,喜上眉梢,回城中去了。
  宋江等回到□亭山大寨歇下,升帐而坐,又见折了索超、邓飞二将,心中格外纳闷。吴用谏道:“城中有此猛将,只宜智取,不可对敌。”宋江道:“似此损兵折将,用何计可取?”吴用道:“先锋计会各门了当,再引军攻打北关门。城里兵马,必然出来迎敌,我却佯输诈败,诱引贼兵,远离城郭,放炮为号,各门共同打城。但得一门军马进城,便放起火来应号,贼兵必然各不相顾,可获大功。”宋江便唤戴宗传令知会。次日,令关胜引些少军马,去北关门城下勒战。城上鼓响,石宝引军出城,和关胜交马。战可是十合,关胜急退。石宝军兵赶来,凌振便放起炮来。号炮起时,各门都提倡喊来,一齐攻城。
  且说副先锋卢俊义引着林冲等调兵攻打候潮门,军马来到城下,见城门不关,下着吊桥。刘唐要夺头功,一骑马,一把刀,直抢入城去。城上看见刘唐飞马奔来,一斧砍断绳索,坠下闸板,可怜悍勇刘唐,连马三保人同死于门下。原来波尔图城子,乃钱王建都,制立三重门:关外一重闸板,中间两扇铁叶大门,里面又是一层排栅门。刘唐抢到城门下,上边早放下闸板来。两边又有暗藏军兵,刘唐如何不死!林冲、呼延灼见折了刘唐,领兵回营,报覆卢俊义。各门都入不去,只得且退,使人飞报宋先锋大寨知道。宋江听得又折了刘唐,被候潮门闸死,痛哭道:“屈死了那么些兄弟!自东阿县结义,跟着晁错上梁山泊,受了众多年费力,不曾快乐。大小百十场出战交锋,出百死,得生平一世,未尝折了锐气。什么人想后天却死于此处!”军师吴用道:“此非良法。那计不成,倒送了一个小兄弟。且教各门退军,别作道理。”宋江心焦,急欲要报仇雪耻,嗟叹不已。部下黑旋风便道:“小叔子放心,我前些天和鲍旭、项充、李衮多个人,好歹要拿石宝那厮!”宋江道:“那人英雄了得,你哪些近傍得他?”李逵道:“我不信,我明日不捉得她,不来见二弟面。”宋江道:“你只小心在意,休觑得一般。”黑旋风李逵回到自己帐房里,筛下大碗酒、大盘肉,请鲍旭、项充、李衮来吃酒,说道:“我多个,一贯做一道杀。明日我在先锋表弟面前,砍了大嘴,前几天要捉石宝这个人,你多少个不要心懒。”鲍旭道:“哥哥前日也教马军向前,明天也教马军向前,明晚大家约定了,来日务要齐心向前,捉石宝那厮。我们五个都争口气!”次日上午,李逵等五人,吃得醉饱了,都拿军器出寨,请先锋二弟看杀。宋江见四个都半醉,便道:“你三个弟兄,休把性命作戏!”李逵道:“大哥,休小觑大家!”宋江道:“只愿你们应得口便好!”宋江上马,带同关胜、欧鹏、吕方、郭盛八个马军将佐,来到北关门下,擂鼓摇旗挑衅。李逵火杂杂地,抡着双斧,立在马前;鲍旭挺着板刀,睁着怪眼,只待杀;项充、李衮各挽一面团牌,插着飞刀二十四把,挺铁枪伏在两侧。只见城上鼓响锣鸣,石宝骑着一匹瓜黄马,拿着劈风刀,引两员首将,出城来迎敌,上首吴值,下首廉明。三员将却才出得城来,李逵是个就是天地的人,大吼了一声,几个直奔到石保时捷头前来。石宝便把劈风刀去迎时,早来到怀里。
  李逵一斧,砍断马脚,石宝便跳下来,望马军群里躲了。鲍旭早把廉政一刀,拿下马来。五个牌手,早飞出刀来,空中似玉鱼乱跃,银叶交加。宋江把马军冲到城边时,城上擂木、炮石,乱打下来。宋江怕有出错,急令退军,不想鲍旭早钻入城门里去了,宋江只叫得苦。石宝却伏在城门里面,看见鲍旭抢将入来,刺斜里只一刀,早把鲍旭砍做两断。项充、李衮急护得李逵回来。宋江军马,退还本寨,又见折了鲍旭,宋江越添愁闷,李逵也哭奔回寨里来。吴用道:“此计亦非良策。虽是斩得她一将,却折了李逵的助理员。”
  正是人们烦恼间,只见解珍、解宝到寨来报事。宋江问其备细时,解珍禀道:“大哥和解宝,直哨到西门外二十余里,地名范村,见江边泊着连连有数十只船,下去问时,原来是富阳县袁评事解粮船。小弟欲要把他杀了,本人哭道:‘我等皆是大宋良民,累被方腊不时科敛,但有不从者,全家杀害。我等今得天兵到来剪除,只盼望再见太平之日,什么人想又遭横亡。’堂哥见她说的情切,不忍杀他,又问他道:‘你怎么却来那里?’他说:‘为近奉方天定令旨,行下各县,要刷洗村坊,着科敛白粮五万石。老汉为头,敛得五千石,先解来交纳。今到此处,为部队围城杀,不敢前去,屯泊在此。’四弟得了备细,特来报知主将。”吴用大喜道:“此乃天赐其便,那个粮船上,定要立功。便请先锋传令,就是您多少个哥们为头,带将炮手凌振,并杜迁、李云、石勇、邹渊、邹润、李立、白胜、穆春、汤隆,王英、扈三娘,孙新、顾三妹,张青、孙二娘三对夫妻,扮作艄公、艄婆,都休想说话,混杂在舵后,一搅进得城去,便放连珠炮为号,我那边自调兵来接应。”解珍、解宝唤袁评事上岸来,传下宋先锋言语道:“你等既宋国良民,可依此行计。事成之后,必有重赏。”此时不由袁评事不从,许多官兵,已都下船。却把船上艄公人等,都只留在船上杂用,却把艄公衣裳脱来,与王英、孙新、张青穿了,装扮做艄公。扈三娘、顾大姨子、孙二娘多人女将,扮做艄婆,小校人等都做摇船水手。军器、众将都埋藏在船舱里,把那船一起都置于江岸边。此时各门围哨的宋军,也都不远。袁评事上岸,解珍、解宝和那数个艄公跟着,直到城下叫门。城上深知,问了备细来情,报入太子宫中。方天定便差吴值开城门,直来江边,点了船只,回到城中,奏知方天定。方天定差下六员将,引一万军出城,拦住东南角上,着袁评事搬运粮米,入城交纳。此时众将人等,都杂在艄公、水手人内,混同搬粮运米入城,三个女将也随入城里去了。五千粮食,瞬之间,都搬运已了。六员首将却统引军入城中。宋兵分投而来,复围住城郭,离城三、二里,列着事态。当夜二更时分,凌振取出九箱子母等炮,直去吴山顶上,放将起来;众将各取火把,随地点着。城中不一时,鼎沸起来,正不知多少宋军在城里。方天定在宫中,听了大惊,急急披挂上猪时,各门城上军士,已都逃命去了。宋兵大振,各自争功夺城。
  且说城西山内李俊等,得了将令,引军杀到净慈港,夺得船舶,便从湖里使将卷土重来涌金门上岸。众将分投去抢随处水门,李云、石秀首先登城。就夜城中混战,止存西门不围,亡命败军都从这门下奔走。却说方天定上得马,四下里寻不着一员将校,止有多少个步军跟着,出西门奔走,忙忙似丧家之狗,急急如漏网之鱼,走获得五云山下,只见江里走起一个人来,口里衔着一把刀,赤条条跳上岸来。方天定在即刻见来得凶,便打马要走。可奈那匹马作怪,百般打也不动,却似有人笼住嚼环的貌似。那汉抢到马前,把方天定扯下马来,一刀便割了头,却骑了方天定的马,一手提了头,一手执刀,奔回马斯喀特城来。林冲、呼延灼领兵
  赶到飞虹塔时,恰好正迎着那汉。二将认识是船火儿张横,吃了一惊。呼延灼便叫:“贤弟那里来?”张横也不应,一骑马直跑入城里去。此时宋先锋军马大队已都入城了,就在方天定宫中为帅府,众将校都守住行宫。望见张横一骑马跑未来,大千世界皆吃一惊。张横直到宋江面前,滚鞍下马,把头和刀,撇在地下,纳头拜了两拜,便哭起来,宋江慌忙抱住张横道:“兄弟,你从这里来?阮小七又在何方?”张横道:“我不是张横。”宋江道:“你不是张横,却是何人?”张横道:“表哥是张顺。因在涌金门外,被枪箭攒死,一点幽灵,不离水里飞舞,感得玄武湖震泽龙君,收做克赖斯特彻奇太保,留于水府龙宫为神。后天四弟打破了都市,兄弟一魂缠住方天定,半夜里随出城去,见堂弟张横在江湖里,来借二哥身壳,飞奔上岸,跟在五云山脚下,杀了那贼,迳奔来见表哥。”说了,蓦然倒地。宋江亲自扶起,张横睁开眼,看了宋江并众将,刀剑如林,军士丛满,张横道:“我或者在黄泉见表弟么?”宋江哭道:“却才你与手足张顺附体,杀了方天定这贼,你从未死,我等都是阳人,你可精细着。”张横道:“恁地说时,我的小兄弟已死了!”宋江道:“张顺因要从千岛湖水底下去水门,入城放火,不想至涌金门外越城,被人感觉,枪箭攒死在彼。”张横听了,大哭一声:“兄弟!”蓦然倒了。众人看张横时,四肢不举,两眼朦胧,七魄悠悠,三魂杳杳。正是:未从五道将军去,定是风云突变二鬼催。毕竟张横闷倒,性命怎么着?且听下回分解。

话说当下费保对李俊道:“堂弟虽是个愚卤匹夫,曾闻聪明人道:‘世事有成必有败,为人有兴必有衰。’二哥在梁山泊,勋业到今,已经数十余载,更兼无所畏惧。去破辽国时,不曾损折了一个弟兄。今番收方腊,眼见挫动锐气,天数不久。为什么三弟不愿为官?为因世情糟糕。有日太平然后,一个个必未来伤害你性命。自古道:‘太平本是将军定,不许将军见太平。’此言极妙!今我四个人,既已结义了,堂弟三人,何不趁此气数未尽之时,寻个了身达命之处,对付些钱财,打了一只大船,聚集几个人水手,江海内寻个净办处安身,以终天年,岂不美哉!”李俊听罢,说道:“重蒙指引,引导愚迷,非常全美。只是方腊未曾剿得,宋公明恩义难抛,行此一步未得。前些天便随贤弟去了,全不见毕生相聚的精诚。借使众位肯姑待李俊,容待收伏方腊之后,李俊引多个哥们,迳来相投,万望带挈。是必贤弟们先准备下那条路径。若负前日之言,天实厌之,非为男儿也!”这三个道:“我等准备下船舶,专望三哥来到,切不可负约!”李俊、费保结义饮酒都约定了,誓不负盟。
  次日,李俊辞别了费保多人,自和童威、童猛回来参见宋先锋,俱说费保等几人不愿为官,只愿打鱼快活。宋江又嗟叹了一遍,传令整点水海军兵起程。吴江县已无贼寇,直取平望镇,长驱而进,前望秀州而来。本州守将段恺闻知纽伦堡方貌已死,只挂念收拾走路。使人探知大军离城不远,遥望水陆路上,旌旗蔽日,船马相连,吓得魂消胆丧。前队大将关胜、秦明已到城下,便分调水军船舶,围住西门。段恺在城上叫道:“不须攻击,准备纳降。”随即开放城门,段恺香花灯烛,牵羊担酒,迎接宋先锋入城,直到州治歇下。段恺为首参见了,宋江抚慰段恺,复为良臣,便出榜安民。段恺称说:“恺等原是睦州好人,累被方腊残害,不得已投顺部下。今得天兵到此,安敢不降?”宋江备问:“圣彼得堡宁海军城池,是啥人守据?有微微人马良将?”段恺禀道:“圣何塞城郭阔远,人烟稠密,东南旱路,南面大江,西面是湖,乃是方腊大太子南安王方天定守把,部下有七万余军马,二十四员战将,八个中将,共是二十八员。为首多少个,最了得,一个是歙州僧人,名号宝光释迦牟尼,俗姓邓,法名元觉,使一条禅杖,乃是浑铁打就的,可重五十余斤,人皆称为国师。又一个,乃是汉诺威人氏,姓石名宝,惯使一个流星锤,得心应手,又能使一口宝刀,名为劈风刀,可以裁铜截铁,遮莫三层铠甲,如劈风一般过去。外有二十六员,都是挑选之将,亦皆悍勇。主帅切不可轻敌。”宋江听罢,赏了段恺,便教去张招讨军前,说知备细。后来段恺就跟了张招讨行军,守把博洛尼亚,却委副太师刘光世来秀州守御,宋先锋却移兵在李亭下寨。当与诸将酒席赏军,商议调兵攻取青岛之策。只见小旋风柴进起身道:“柴某自蒙兄长高唐州救人已来,一贯累蒙仁兄顾爱,坐享荣华,不曾报得恩义。今愿深远方腊贼巢,去做特工,或得阵阵有功,报效朝廷,也与二弟有光。未知尊意肯容否?”宋江大喜道:“若得大官人肯去直入贼巢,知得里面溪山曲折,可以出师,生擒贼首方腊,解上巴黎,方表微功,同享富贵。只恐贤弟路程困苦,去不得。”柴进道:“情愿舍死一往,只是得燕青为伴同行最好。这个人晓得诸路乡谈,更兼见机而作。”宋江道:“贤弟之言,无不依允。只是燕青拨在卢先锋部下,便可行文取来。”正协商未了,闻人报纸公布:“卢先锋特使燕青来到报捷。”宋江见报,大喜说道:“贤弟此行,必成大功矣!恰限燕青来到,也是吉兆。”柴进也喜。
  燕青到寨中,上帐拜罢宋江,吃了酒食。问道:“贤弟水路来?旱路来?”燕青答道:“乘船到此。”宋江又问道:“戴宗回时,说道已出动攻取洛阳,其事怎么着?”燕青禀道:“自离宣州,卢先锋分兵两处:先锋自引一半军马攻打三亚,杀死伪留守弓温并手下副将五员,收伏了西宁,杀散了贼兵,安抚了人民,一面行文申覆张招讨,拨统制守御,特令燕青来报捷。主将所分这一半军事,叫林冲引领前去,攻取独松关,都到波尔图聚首。小叔子来时,听得说独松关路上每一日杀,取不得关,先锋又同朱武去了,嘱付委呼延灼将军辅导军兵,守住海口,待中军招讨调拨得控制到来,护境安民,才一面出征,攻取双峰乡,到科伦坡集合。”宋江又问道:“桂林守御取德清,并调去独松关杀,两处分的人将,你且说与自身姓名,共是几个人去,并几个人跟呼延灼来。”燕青道:“有单在此。
  分去独松关厮杀取关,现有正偏将佐二十三员:
  先锋卢俊义  朱武  林冲  董平  张清 解珍     解宝  吕方  郭盛  欧鹏 邓飞     李忠  周通  邹渊  邹润 孙新     顾大姐 李立  白胜  汤隆 朱贵     朱富  时迁
  现在凉州守御,即日进兵东白湖南镇,现有正偏将佐一十九员:
  呼延灼 索超  穆弘  雷横  杨雄
  刘唐  单廷  魏定国 陈达  杨春
  薛永  杜迁  穆春  李云  石勇
  龚旺  丁得孙 张青  孙二娘
  ——那两处将佐,通计四十二员。哥哥来时,那里商议定了,目下进兵。”宋江道:“既然如此,两路进兵攻取最好。却才柴大官人,要和你去方腊贼巢里面去做特工,你敢去么?”燕青道:“主帅差遣,安敢不从?堂弟愿随侍柴大官人去。”柴进甚喜,便道:“我扮做个白衣进士,你扮做个仆者,一主一仆,背着琴剑书箱上路去,无人怀疑。直去海边寻船,使过越州。却取小路去诸暨县,就那里穿过山路,取睦州不远了。”商议已定,择一吉日,柴进、燕青辞了宋江,收拾琴剑书箱,自投海边,寻船过去,不在话下。
  且说军师吴用再与宋江道:“圣彼得堡南半边,有明州大江,通达岛屿。若得多少人驾小船从近海去进赭山门,到西门外江边,放起号炮,痭立号旗,城中必慌。你水军中领导人,哪个人人去走一遭?”说犹未了,张横、三阮道:“大家都去。”宋江道:“乔治敦西路,又靠着湖泊,亦要水军用渡,你等不可都去。”吴用道:“只可叫张横同阮小七,驾船将引侯健、段景住去。”当时拨了四个人,引着三十余个海员,将带了十数个火炮号旗,自来海边寻船,望赣江里进发。
  再说宋江分调兵将已了,回到秀州,计议进兵,攻取科伦坡,忽听得日本首都有沉重捧御酒赏赐到州。宋江引大小将校,迎接入城,谢恩已罢,作御酒供宴,管待天使。饮酒中间,天使又将出太医院奏准,为上皇乍感小疾,索取神医安道全回京,驾前委用,降下圣旨,就令来取。宋江不敢阻当。次日,管待精灵已了,就行起送安道全赴京。宋江等送出十里长亭饯行,安道全自同天使回京。
  再说宋江把颁降到赏赐,分俵众将,择日祭旗起军,辞别刘刺史、耿参谋,上马进兵,水陆并行,船骑同发。路至崇德县,守将闻知,奔回阿德莱德去了。
  且说方腊太子方天定,聚集诸将在行宫议事。今时龙翔宫基址,乃是旧日行宫。方天定手下有四员大将。这四员:
  宝光释迦牟尼国师邓元觉 南离枢密使中校石宝
  镇国经略使厉天闰  护国都尉司行方
  那三个皆称将官太尉名号,是方腊加封。又有二十四员偏将。那二十四员:
  厉天佑、吴值、赵毅、黄爱、晁中、汤逢士、王绩、薛斗南、冷恭、张俭、元兴、姚义、温克让、茅迪 、王仁、崔廉明、徐白、张道原、凤仪、张韬、苏泾、米泉、贝应夔。
  ——那二十四个,皆封为将军。共是二十八员,在方天定行宫,聚集计议。方天定说道:“即目宋江水陆并进,过江南来,平折了与她多个大郡。止有马斯喀特,是南国之屏障。若有亏失,睦州焉能保守?前者司天太监浦文英,奏是‘罡星侵入吴地,为祸不小’,正是那伙人了。今来犯吾境界,汝等诸官,各受重爵,务必赤心报国,休生怠慢。”众将启奏方天定道:“主上宽心!放着很多精兵良将,未曾与宋江对敌。目今虽是折陷了数处州郡,皆是不得其人,以致如此。今闻宋江、卢俊义分兵三路,来取阿塞拜疆巴库,殿下与国师谨守宁海军城郭,作万年基本。臣等众将,各各分调迎敌。”太子方天定大喜,传下令旨,也分三路军马,前去策应,只留国师邓元觉同保城池。分去那长富帅?乃是:
  护国元帅司行方,引四员首将,救应德清:薛斗南 黄爱 徐白 米泉;镇国上将厉天闰,引四员首将,救应独松关:厉天佑 张俭 张韬 姚义南离中将石宝,引八员首将总军,出郭迎敌大队人马:
  温克让 赵毅 冷恭 王仁
张道原 吴值 廉明 凤仪三员大将,分调三路,各引军三万。分拨人马已定,各赐金帛,催促起身。准将司行方引了一枝军马,救应德清州,望余维尔纽斯前行。
  且不说两路军马策应去了。却说那宋先锋大队军兵,迤逦前进,来至临平山,望见山顶一面红旗,在那边磨动。宋江当下差花荣、秦明,先来哨路,随即催趱战船车过长安坝来。花荣、秦明四个,辅导了一千军马,转过山嘴,早迎着南军石宝军马。手下两员首将超越,望见花荣、秦明,一齐出马。一个是王仁,一个是凤仪,各挺一条长枪,便奔未来。宋军中花荣、秦明,便把军马摆开出战。秦明手舞狼牙大棍,直取凤仪,花荣挺枪来战王仁,四马相交,斗过十合,不分胜败。秦明、花荣观见南军后有接应,都喝一声:“少歇!”各回马还阵。花荣道:“且休恋战,快去报小弟来,别作协议。”后军随即飞报去中军。宋江引朱仝、徐宁、黄信、孙立四将,直到阵前。南军王仁、凤仪,再出台交锋,大骂:“败将敢再出来应战!”秦明大怒,舞起狼牙棍,纵马而出,和凤仪再战。王仁却搦花荣出战。只见徐宁一骑马,便挺枪杀去。花荣与徐宁是一副一正——金枪手、银枪手,花荣随即也纵马,便出在徐宁背后,拈弓取箭在手,不等徐宁、王仁交手,觑得较亲,只一箭,把王仁射下马去,南军尽皆失色。凤仪见王仁被箭射下马来,吃了一惊,措手不及,被秦明当头一棍打着,栽下马去,南兵漫散奔走。宋军冲杀过去,石宝抵当不住,退回皋亭山来,直近东新桥下寨。当日天晚,策立不定,南兵且退入城去。次日,宋先锋军马已过了皋亭山,直抵东新桥下寨,传令教分调本部军兵,作三路夹攻坎帕拉。那三路军兵将佐是何人?
  一路分拨步军头领正偏将,从汤镇路去取北门,是:
  朱仝 史进 鲁智深 武松 王英 扈三娘 一路分拨水军头领正偏将,从北新桥取古塘,截西路,打靠湖城门:
  李俊 张顺 阮小二 阮小五 孟康
  中路马、步、水三军,分作三队进发,取北关门、艮山门。前队正偏将是:
  关胜 花荣 秦明 徐宁 郝思文 凌振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  第二队总蚩尤将宋先锋、军师吴用,部领人马。正偏将是:
  戴宗  李逵  石秀  黄信  孙立  樊瑞鲍旭  项充  李衮  马麟  裴宣  蒋敬燕顺  宋清  蔡福  蔡庆  郁保四
  第三队水路陆路助战策应。正偏将是:
  李应 孔明 杜兴 杨林 童威 童猛
  当日宋江分拨大小三军已定,各自进发。
  且说中路大队军兵前队关胜,直哨到东新桥,不见一个南军。关胜心疑,退回桥外,使人回覆宋先锋。宋江听了,使戴宗传令,分付道:“且未可轻进。每一日轮八个头领出哨。”头一日,是花荣、秦明,第两日徐宁、郝思文,屡次三番哨了数日,又不见出战。此日又该徐宁、郝思文,八个带了数十骑马,直哨到北关门来,见城门大开着,多少个来到吊桥边看时,城上一声擂鼓响,城里早撞出一彪军马来。徐宁、郝思文急回鼠时,城西偏路喊声又起,一百余骑马军,冲在前头。徐宁并力死战,杀出马军队里,回头不见了郝思文。再回到看时,见数员将校,把郝思文活捉了入城去。徐宁急待回身,项上早中了一箭,带着箭飞马走时,六将背后赶来,路上正逢着关胜,救得回来,血晕倒了。六员南将,已被关胜杀退,自回城里去了,慌忙报与宋先锋知道。宋江急来看徐宁时,七窍流血。宋江垂泪,便唤随军医士治疗,拔去箭矢,用金药敷贴。宋江且教扶下战船内调理,自来看视。当夜三一回发昏,方知中了药箭。宋江仰天叹道:“神医安道全已被取回京师,此间又无良医可救,必损吾股肱也!”伤感不已。吴用来请宋江回寨,主议军情,勿以兄弟之情,误了国家重事。宋江使人送徐宁到秀州去养病,不想箭中中草药毒,调治不痊。且说宋江又差人去军中打听郝思文音讯,次日,只见小军来报纸发表:“科伦坡北关门城上,把竹竿挑起郝思文头来示众。”方领悟被方天定碎剐了,宋江见报,好生伤感。后半月徐宁已死,申文来报。宋江因折了二将,逸以待劳,且守住大路。
  却说李俊等引兵到北新桥住扎,分军直到古塘深山去处探路,听得飞报纸发布:“折了郝思文,徐宁中箭而死。”李俊与张顺商议道:“寻思我等那条路道,第一焦急,是去独松关、包头、德清二处冲要路口。抑且贼兵都在此间出没,我们若当住她咽喉道路,被她两面来夹攻,我等兵少,难以迎敌。不若一发杀入西山深处,却好屯扎。千岛湖水面好做大家战场。黑龙江后边,通接西溪,却又好做战败。”便使小校,报知先锋,请取军令。次后引兵直过桃源岭西山深处,在今时灵隐寺屯驻。山北面西溪山口,亦扎小寨,在今时古塘深处。前军却来唐家瓦出哨。当日张顺对李俊说道:“南兵都已入账底特律城里去了。大家在此驻扎,今经半月之久,不见出战,只在山里,曾几何时亦可获功。二弟今欲从湖里没水过去,从水门中暗入城去,放火为号。表弟便可进兵取他水门,就报与大校先锋,教三路一齐打城。”李俊道:“此计虽好,恐兄弟独力难成。”张顺道:“便把那命报答先锋小弟许多年好情分,也不多了。”李俊道:“兄弟且慢去,待我先报与小叔子,整点军事策应。”张顺路:“我那边一派行事,二弟一面使人去报。比及兄弟到得城里,先锋妹夫已自知了。”当晚张顺身边藏了一把蓼叶尖刀,饱吃了一顿酒食,来到巢湖岸边,看见那三面青山,一湖绿水,远望城廓,四座禁门,临着湖岸。那四座门:凉州门、涌金门、清波门、钱湖门。看官听说,原来那克利夫兰旧宋之前,唤做清河镇。钱王手里,改为伯明翰宁海军,设立十座城门:东有菜市门、荐桥门;南有候潮门、嘉会门;西有钱湖门、清波门、涌金门、明州门;北有北关门、艮山门。高宗车驾南渡之后,建都于此,唤做花花宛城府,又添了三座城门。目今方腊占据时,如故钱王旧都。城子方圆八十里,虽不比南渡随后,布置得可怜的红火,一贯江山秀丽,人物奢华,所以相传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那洞庭湖,故宋时果是风景无比,说之不尽。张顺来到西陵桥上,看了半天。时当春暖,玄武湖水色拖蓝,四面山光叠翠。张顺看了道:“我身生在浔吉安上,强风巨浪,经了各类各类,何曾见这一湖好水,便死在那边,也做个快活鬼!”说罢,脱下布衫,放在桥下,头上挽着个穿心红的髻儿,下边腰生绢水裙,系一条搭膊,挂一口尖刀,赤着脚,钻下湖里去,却从水底下摸将过湖来。此时已是初更气候,月色微明,张顺摸近涌金门边,探起始来,在水面上听时,城上更鼓,却打一更四点。城外静悄悄地,没一个人。城上女墙边,有四三人在那边探望。张顺再伏在水里去了,又等半回,再探开端来看时,女墙边悄不见一个人。张顺摸到水口边看时,一带都是监狱棂隔着。摸里面时,都是水栅护定,上有绳索,索上缚着一串铜铃。张顺见窗棂牢固,不可见入城,舒只手入去,扯那水栅时,牵得索子上铃响,城上人早发起喊来。张顺从水底下,再钻入湖里伏了。听得城上部队下来,看那水栅时,又不见有人,都在城上说道:“铃子响得新奇,莫不是个荤菜,顺水游来,撞动水栅。”众军汉看了四回,并不见一物,又分别去睡了。张顺再听时,城楼上已打三更,打了好一回更点,想必军官各自去东倒西歪睡熟了。张顺再钻向城边去,料是水栅里入不得城。爬上岸来看时,那城上有失一个人在上头,便欲要爬上城去,且又寻思道:“倘或城上有人,却不干折了生命,我且试探一试探。”摸些土块,掷上城去。有没有睡的下士,叫将起来,再下来看水门栅时,又没动静。再上城来敌楼上看湖面上时,又没一只船舶。原来东湖上船舶,已奉方天定令旨,都收入清波门外和净慈港内,别门俱不许泊船。众人道:“却是作怪?”口里说道:“定是个鬼!大家独家睡去,休要睬他!”口里虽说,却不去睡,尽伏在女墙边。张顺又听了一更次不见动静,却钻到城边来听,上边更鼓不响。张顺不敢便上去,又把些土石抛掷上城去,又没动静。张顺寻思道:“已是四更,将及天亮,不上城去,更待哪一天?”却才爬到半城,只听得地点一声梆子响,众军一齐起。张顺从半城上跳下水池里去,待要趁水没时,城上踏弩、硬弓、苦竹箭、鹅卵石,一齐都射打下来。可怜张顺英雄,就涌金门外水池中身死。
  话分五头,却说宋江日间已接了李俊飞报,说张顺没水入城,放火为号,便转报与西门军士去了。当夜宋江在帐中和吴用议事,到四更,觉道神思困倦,退了左右,在帐中伏几而卧。猛然一阵寒风,宋江起身看时,只见灯烛无光,寒气逼人。定睛看时,见一个似人非人,似鬼非鬼,立于冷气之中。看那人时,浑身血污着,低低道:“二哥跟随二哥许多年,恩爱至厚。今以杀身报答,死于涌金门下枪箭之中,今特来辞别小叔子。”宋江道:“那一个不是张顺兄弟?”回过脸来那边,又见三、七个,都是鲜血满身,看不细致。宋江大哭一声,蓦然觉来,乃是春梦一场。帐外左右,听得哭声,入来看时,宋江道:“怪哉!”叫请军师圆梦。吴用道:“兄长却才困倦暂时,有啥异梦?”宋江道:“适间冷气过处,明显见张顺一身血污,立在这里,告道:‘四弟跟着三弟许多年,蒙恩至厚。今以杀身报答,死于涌金门下枪箭之中,特来辞别。’转过脸来,那面又立着三、三个带血的人,看不知底,就哭觉来。”吴用道:“早间李俊报说,张顺要过湖里去,越城放火为号,莫不只是小叔子记心,却得那恐怖的梦?”宋江道:“只想张顺是个机智的人,却然死于无辜。”吴用道:“鄱阳湖到城边,必是险隘,想端的送了生命。张顺魂来,与四弟托梦。”宋江道:“若如此时,那三、多少个又是何人?”和吴学究议论不定,坐而待旦,绝不见城中状态,心中国和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疑。看看午后,只见李俊使人飞报将来说:“张顺去涌金门越城,被箭射死于水中,现今青海湖城上把竹竿挑起初来,挂着命令。”宋江见报了,又哭的昏迷,吴用等众将亦皆伤感。原来张顺为人甚好,深得弟兄情分。宋江道:“我丧了父姑姑,也不如此伤悼,不由我连心透骨苦痛!”吴用及众将劝道;“四哥以国家大事为念,休为弟兄之情,自伤贵体。”宋江道:“我必须亲自到湖边,与他吊孝。”吴用谏道:“兄长不可亲临险地,若贼兵知得,必来抨击。”宋江道:“我自有争辩。”随即点李逵、鲍旭、项充、李衮多少个,引五百步军去探路,宋江随后带了石秀、戴宗、樊瑞、马麟,引五百军士,暗暗地从西山小路里去李俊寨里。李俊等随后,请到灵隐寺中方丈内歇下。宋江又哭了一场,便请本寺僧人,就寺里诵经,追荐张顺。
  次日天晚,宋江叫小军去湖边扬一首白,上写道:“亡弟正将张顺之魂。”插于水边。西陵桥上,排下许多祭物,却分付李逵道:“如此如此。”埋伏在北山街头,樊瑞、马麟、石秀左右埋伏,戴宗随在身边。只等天色相近一更时分,宋江挂了白袍,金盔上盖着一层孝绢,同戴宗并五、多个和尚,却从小行山转到西陵桥上。军校已都列下黑猪、白羊、金银祭物,点起灯烛荧煌,焚起香来。宋江在中等证盟,朝着涌金门下哭奠,戴宗立在侧面。先是僧人摇铃诵咒,摄招呼名,祝赞张顺魂魄,降坠神。次后戴宗宣读祭文,宋江亲自把酒浇奠,仰天望东而哭。正哭之间,只听得桥下两边,一声喊起,南北两山,一齐鼓响,两彪军马来拿宋江。正是:只因恩义如天大,惹起兵戈卷地来。毕竟宋江、戴宗怎地迎敌?且听下回分解。

原标题:梁山烈士中死得最惨的两人物

话说中将邢政和关胜交马,战不到十四五合,被关胜手起一刀,砍于马下。呼延灼见砍了邢政,大驱人马,卷杀将去,五个控制官望南而走。吕枢密见本部军兵小胜亏输,弃了丹徒县,领了伤残军马,望乌鲁木齐府而走。宋兵十员大将,夺了县治,报捷于宋先锋知道,部领大队军兵,前进丹徒县驻防,赏劳三军,飞报张招讨,移兵镇守润州。次日,中军从耿二参谋送赏赐到丹徒县,宋江祗受,给赐众将。
  宋江请卢俊义计议调兵征进,宋江道:“目今宣湖二州,亦是贼寇方腊占据,我今与您分兵拨将,作两路征进,写下多少个阄子,对天拈取。”当下宋江阄得常苏二处,卢俊义阄得宣湖二处,宋江便叫“铁面孔目”裴宣把众将均分。除杨志患病无法征进,寄留丹徒外,其他将校拨开两路。宋先锋分领将佐攻打常苏二处,正偏将累计四十二人,正将一十三员,偏将二十九员:
  正将:先锋使“呼保义”宋江,军师“智多星”吴用,“扑天雕”李应,“大刀”关胜,“小卫仲卿”花荣,“霹雳火”秦明,“金手”徐宁,“关云长”朱仝,“花和尚”鲁智深,“行者”武松,“九纹龙”史进,“黑旋风”李逵,“神行太保”戴宗。偏将:“镇三山”黄信,“病尉迟”孙立,“张月鹿”郝思文“丑郡马”宣赞,“百胜将”韩滔,“天目将”彭玘,“混世魔王”樊瑞,“铁笛仙”马麟,“锦毛虎”燕顺,“八臂那叱”项充,“飞天大圣”李衮,“丧门神”鲍旭,“矮脚虎”王英,“一丈青”扈三娘,“锦豹子”石练镇,“金眼彪”施恩,“鬼脸儿”杜兴,“毛头星”孔明,“独水星”孔亮,“轰天雷”凌振,“铁臂膊”蔡福,“一枝花”蔡庆,“金毛犬”段景住,“通臂猿”侯健,“神算子”蒋敬,“神医”安道全,“险道神”郁保四,“铁扇子”宋清,“铁面孔目”裴宣。
  ——大小正偏将佐四十二员,随行精兵三万队伍容貌,宋先锋总领。
  副先锋卢俊义亦分将佐攻打宣湖二处,正偏将佐共四十七员,正将一十四员,偏将三十三员,朱武偏将之首,受军师之职。
  正将:副先锋“玉麒麟”卢俊义,军师“神机”朱武,“小旋风”柴进,“豹子头”林冲,“双枪将”董平,“双鞭”呼延灼,“急先锋”索超,“没遮拦”穆弘,“病关索”杨雄,“插翅虎”雷横,“四头蛇”解珍,“双尾蝎”解宝,“没羽箭”张清,“赤发鬼”刘唐,“浪子”燕青,偏将“圣水将”单延珪,“神火将”魏定国,“小温侯”吕方,“赛仁贵”郭盛,“摩云金翅”欧鹏,“火眼蒲牢”邓飞,“打虎将”李忠,“小霸王”周通,“跳涧虎”陈达,“白花蛇”杨春,“病大虫”薛永,“摸着天”杜迁,“小遮拦”穆春,“出林龙”邹渊,“独角龙”邹润,“催命判官”李立,“青睐虎”李云,“石将军”石勇,“旱地忽律”朱贵,“笑面虎”朱富,“小尉迟”孙新,“母大虫”顾小姨子,“菜园子”张青,“母夜叉”孙二娘,“白面夫君”郑天寿,“金钱豹子”汤隆,“操刀鬼”曹正,“白日鼠”白胜,“花项虎”龚旺,“中箭虎”丁得孙,“活闪婆”王定六,“鼓上蚤”时迁。
  ——大小正偏将佐四十七员,随征精兵三万兵马,卢俊义管领。
  其他水军首领,自是一伙,为因童威,童猛差去焦山,寻见了石秀,阮小七,回广播发布:“石秀,阮小七来到江边,杀了一家老小,夺得一只快船,前到焦山寺内。寺主知道是梁山泊好汉,留在寺中宿食。后知张顺干了进献,打听得焦山下船,取茆港,好去攻伐江阴、太仓,沿海州县,使人申将文书来,索请水军头领,并要战具船舶。”宋江即差李俊等八员,拨与海军五千,跟随石秀、阮小七等,共取水路,计正偏将一十员。这十员?正将七员,偏将三员:
  “拚命三郎”石秀,“混江龙”李俊,“船火儿”张横,“浪里白条”张顺,“立地皇上”阮小二,“短命二郎”阮小五,“活阎罗”阮小七,“出洞蛟”童威,“翻江蜃”童猛,“玉竿”孟康。
  ——大小正偏将佐一十员,水军精兵五千,战船一百只。
  看官听说,宋江自丹徒分兵,共是九十九人,已自不满百数。大战船都拨与海军头领攻打江阴、太仓,小战船却俱入丹徒,都在里港,随军攻打太原。  
  话说吕师囊引了五个统制官,退保大连陵郡。那第比利斯本来守城统制官钱振鹏,手下两员副将:一个是晋陵县上濠人氏,姓金名节;一个是钱振鹏心腹之人许定。钱振鹏原是清溪县都头出身,援助方腊,累得城池,升做雷克雅未克制置使。听得吕枢密失败,折了润州,一路一曝十寒石家庄,随即引金节、许定,开门迎接,请入州治管待已了,商议对战之策。钱振鹏道:“枢相放心。钱某不才,愿施犬马之劳,直杀的宋江那们力克过江,復苏润州,方遂吾愿!”吕枢密抚慰道:“若得制置如此用心,何虑国家不安?成功之后吕某当全力以赴保奏,高迁重爵。”当日酒宴,不在话下。
  且说宋先锋领起分定人马,攻打常苏二州,拨马少校驱大进,望陵郡来。为头正将一员关胜,部领十员将佐。这十人:秦明、徐宁、黄信、孙立、郝思文、宣赞、韩滔、彭玘、马麟、燕顺;正偏将佐共计十一员,引马军三千,直取惠州城下,摇旗擂鼓挑衅。吕枢密看了道:“何人敢去退敌军?”钱振鹏备了战马道:“钱某当以效忠向前。”吕枢密随即拨七个统制官相助。多个是:应明、张近仁、赵毅、沈、高可立、范畴。七员将辅导五千人马,开了城门,放下吊桥。钱振鹏使口拨风刀,骑一匹卷毛赤兔马,超越出城。
  关胜见了,把军马暂退一步,让钱振鹏列成阵势,多少个统制官,分在两下。对战关胜超越立马横刀,厉声高叫:“反贼听着!汝等助一匹夫谋反,损害公民,人神共怒!昨天天兵临境,尚不知死,敢来与自己拒敌!我等不把您那贼徒诛尽杀绝,誓不回兵!钱振鹏听了大怒,骂道:“量你等一伙,是梁山泊草寇,不知天时,却不思图王霸业,倒去降无道昏君,要来和俺大国相拚。我今直杀得你片甲不回才罢!”关胜大怒,舞起黄龙偃月刀,直冲以后;钱振鹏使动泼风刀,迎杀将去。两员将杀,斗了三十合之上,钱振鹏逐步力怯,抵挡不住。
  南军门旗下多个统制官看见钱振鹏力怯,挺两条,一齐出马,前去夹攻。关胜上首赵毅,下首范畴。宋军门旗下,恼犯了两员偏将,一个挥舞丧门剑,一个使起虎眼鞭,抢出马来,乃是“镇三山”黄信,“病尉迟”孙立。六员将,三对儿在阵前杀。吕枢密急使许定,金节出城助战。两将得令,各持兵器,都上马直到阵前,见赵毅战黄信,范畴战孙立,却也都是敌方。斗到间深里,赵毅、范畴渐折便宜;许定、金节各使一口大刀出阵。宋军阵中国和高丽国滔、彭玘二将,双双来迎。韩滔战住金节,彭玘战住许定,五对儿在阵前杀。
  原来金节素有归降大宋之心,故意要本队阵乱,略斗数合,拨回马望本阵先走;韩滔乘势追将去。南军阵上高可立,看见金节被韩滔追赶得热切,取雕弓,搭上硬箭,满满地拽开,飕的一箭,把韩滔面颊上射着,倒撞下马来。那里秦明急把马一拍,轮起狼牙棍前来救时,早被那里张近仁抢出来,咽喉上一枪,结果了性命。
  彭玘和韩滔是一正一副的兄弟,见他身死,急要报雠,撇了许定,直奔阵上,去寻高可立。许定来到,却得秦明敌住。高可立看见彭玘来到,挺枪便迎。不提防张近仁从肋窝里撞将出来,把彭玘一枪搠下马去。关胜见损了二将,心中忿怒,恨不得杀进哈里斯堡,使转神威,把钱振鹏一刀,也剁于马下。待要抢她那骑赤兔卷毛马,不提防自己坐下赤兔马,一脚前失,倒把关胜掀下马来,南阵上高可立、张近仁两骑马便来抢关胜,却得徐宁引宣赞、郝思文二将齐出,救得关胜回归本阵。吕枢密大驱人马,卷杀出城,关胜众将战败,望北退走,南兵追赶二十余里。
  此日关胜折了些军事,引军回见宋江,诉说折了韩滔、彭玘。宋江大哭道:“何人想渡江已来,损折我八个小兄弟。莫非皇天有怒,不容宋江收捕方腊,以致损兵折将?”吴用劝道:“主帅差矣!输赢胜败,兵家常事,不足为怪,此是多个将军禄绝之日,以致如此。请先锋免忧,且理大事。”只见帐前掉转李逵便商讨:“着多少个认得杀我兄弟的人,引我去杀那贼徒,替我三个三弟报仇!”宋江传令,教来日打起一面白旗,亲自引众将,直至城边,与贼交锋,决个胜负。次日,宋公明领起广大,水陆并进,船骑相迎,拔寨都起。“黑旋风”李逵,引着鲍旭、项充、李衮,教导五百悍勇步军,先来出哨,直到摩苏尔城下。
  吕枢密见折了钱振鹏心下甚忧,连发了三道飞报文书,去斯科普里三大王方貌处求救,一面写表申奏朝廷。又听得报导:“城下有五百步军打城,认旗上写的是‘黑旋风’李逵。”吕枢密道:“那是梁山泊第二个凶徒,惯杀人的烈士,什么人敢与自身先去拿她?”帐前反过来多个得胜获功的操纵官高可立、张近仁。吕枢密道:“你八个若拿得这些贼人,我当全力以赴保奏,加官重赏。”
  张高二统制,各绰枪上马,辅导一千马步兵,出城迎敌。“黑旋风”李逵见了,便把五百步军一字儿摆开,手抡两把板斧,立在阵前;“丧门神”鲍旭,仗着一口大阔板刀,随于侧首;项充、李衮七个,各人手挽着蛮牌,右手拿着铁标,几人各披前后掩心铁甲,列于阵前。高张二统制正是得胜狸猫强似虎,行时鸦鹊便欺雕,统着一千军马,靠城排开。
  宋军内有多少个探子,却认得高可立、张近仁多个,是杀韩滔、彭玘的,便指与“黑旋风”道:“那七个领军的,便是杀我韩彭二将军的!”李逵听了那说,也不打话,拿起两把板斧,直抢过对战去。鲍旭见李逵杀过对战,急呼项充、李衮舞起蛮牌,便去策应。多少个齐发一声喊,滚过迎阵。高可立、张近仁了吃一惊,措手不及,急待回马,这五个蛮牌,早滚到马颌下,高可立、张近仁在当下把望下搠时,项充、李衮把牌迎住。
  李逵斧起,早砍翻高可立马脚,高可立颠下马来。项充叫道:“留下活的”时,李逵是个好杀人的壮汉,那里忍耐得住,早一斧拿下头来。鲍旭从登时揪下张近仁,一刀也割了头,八个在阵里乱杀。“黑旋风”把高可立的头缚在腰里,轮起两把板斧,不问天地,横身在里面砍杀,杀得一千马步军,退入城去,也杀了三四百人,直到吊桥边。李逵和鲍旭五个,便要杀入城去,项充、李衮死当回来。城上擂木炮石,早打下来。多个回到阵前,五百军兵,依原一字摆开,那里敢轻动?本是也要来混战,怕“黑旋风”不分清白,见的便砍,由此不敢近前。
  尘头起处,宋先锋军马已到,李逵鲍旭,各献首级,众将认得是高可立,张近仁的头,都了一惊道:“怎样取得雠人首级?”八个说:“杀了重重人众,本待要捉活的来,一时手痒,忍耐不住,就便杀了。”宋江道:“既有雠人首级,可于白旗下,望空祭拜韩彭二将。”宋江又哭了一场,放倒白旗,赏了李逵、鲍旭、项充、李衮四个人,便进兵到福州城下。
  且说吕枢密在城主旨慌,便与金节、许定,并三个统制官,商议退宋江之策。诸将见李逵等杀了这一阵,大千世界都胆颤心寒,不敢出战。问了数声,如箭穿嘴,钩搭鱼腮,沉默不语,无人敢应。吕枢密心内纳闷,教人上城看时,宋江军马,三面包围南宁,尽在城下擂鼓摇旗,呐喊挑战。吕枢密叫众将,且各上城护理。众将退去,吕枢密自在后堂寻思,无计可施,唤集亲随左右心腹人钻探,自欲弃城逃走,不在话下。
  且说守将金节回到自己家中,与其妻秦玉兰说道:“近日宋先锋围住城池,三面攻击。我等城中粮食紧缺,不经久困;倘或打破城池,我等那时,皆为刀下之鬼。”秦玉兰答道:“你平昔忠孝之心,归降之意,更兼原是吴国旧官,朝廷不曾有啥负汝,不若去邪归正,擒捉吕师囊,献与宋先锋,便是进身之计。”金节道:“他手头见有多个统制官,各有军马。许定这个人,又与自我不睦,与吕师囊又是心腹之人。我恐事未必谐,反惹其祸。”其妻道:“你只密密地,寅夜修一封书缄,拴在箭上,射出城去,和宋先锋达知里应外合取城。你来日出战,诈败佯输,引诱入城,便是你的功绩。”金节道:“贤妻此言极当,依汝行之。”
  次日,宋江领兵攻城得紧,枢密聚众商议,金节答道:“南昌城市高广,只宜守,不可敌。众将且坚守,等待毕尔巴鄂救兵来到,方可会师出战。”吕枢密道:“此言极是!”公拨众将:应明、赵毅守把北门;沈扑、范畴守把北门;金节守把北门;许定守把北门。调拨已定,各自领兵坚守。当晚金节写了私书,拴在箭上,待夜深人静,在城上望着南门外探路军官射将下去。那军校拾得箭矢,慌忙报入寨里来。守西寨正将“花和尚”鲁智深同“行者”武松多少个见了,随即便偏将杜兴将了,飞报西北门大寨里来。宋江、吴用点着明烛,在帐里议事,杜兴呈上金节的私书,宋江看了喜庆,便吩咐教三寨中知会。
  次日,三寨内领导干部,三面攻城。吕枢密在战楼上,正观见宋江阵里“轰天雷”凌振,扎起炮架,却放了一个风火炮,直飞起去,正打在敌楼角上,骨碌碌一声响,平塌了半边。吕枢密急走,救得性命下城来,催督四门守将,出城挑衅。擂了三通战鼓,大开城门,放下吊桥,北门沈扑,范畴引军出战。宋军中“大刀”关胜,坐下钱振鹏的卷毛赤兔马,出于阵前,与规模应战。多个正待相持,西门金节又引出一彪军来挑战。宋江阵上“病尉迟”孙立出马。
  五个作战,斗不到三合,金节诈败,拨转马头便走。孙立当先,燕顺、马麟为次,鲁智深、武松、孔明、孔亮、施恩、杜兴,一发进兵。金节便退入城,孙立已赶入城门边,占住南门。城中闹起,知道大宋军马,已从北门进城了。那时百姓都被方腊残害不过,雷霆大发,听得宋军入城,尽出来助战。城中早竖起宋先锋旗号,范畴、沈扑见了城中事变,急待奔入城去,保全老小时,左边冲出王矮虎、一丈青,早把范畴捉了。右侧冲出宣赞、郝思文多少个,一齐向前,把沈扑一枪刺下马去,众军活捉了。宋江、吴用大驱人马入城,四下里搜捉南兵,尽行诛杀。吕枢密引了许定,自投西门而走,死命夺路,众军追赶不上,自回佛罗伦萨听令,论功升赏。赵毅躲在全民人家,被百姓捉来献出。应明乱军中杀死,获得首级。宋江来到州治,便出榜安抚,百姓扶老携幼,诣州拜谢。宋江抚慰百姓,复为明人,众将各来请功。
  金节赴州治拜见宋江,宋江亲自下阶迎接金节,上厅请坐。金节感激无限,复为古代良臣,此皆其妻赞成之功,不在话下。宋江叫把范围、沈扑、赵毅多个,陷车盛了,写道申状,就叫金节亲自解赴润州张招讨中军帐前。金节领了文件,监押三将,前赴润州移交。比及去时,宋江已自先叫“神行太保”戴宗,飞报文书,保举金节到自卫队了。张招讨见宋江申覆金节这么忠义,后周节到润州,张招讨大喜,赏赐金节金银,段疋,鞍马,酒礼。有副太守刘光世,就留了金节,升做行军都统,留于军前听用。后来金节跟随刘光世大破金兀术四太子,多立功劳,直做到亲军指挥使,至石家庄阵亡。
  且说宋江在中山屯驻军马,使戴宗去宣州,遵义卢先锋处,飞报调兵音讯,一面又有探马报来说,吕枢密逃回东莞县,又聚集沈阳救兵,正欲前来迎敌。宋江闻知,便调马军步军,正偏将佐十员头领,拨与军兵一万,望南迎敌。那十员将佐:关胜、秦明、朱仝、李应、鲁智深、武松、李逵、鲍旭、项充、李衮。当下关胜等领起前部军兵人马,与同众将辞了宋先锋,离城去了。
  且说戴宗探听宣湖二州出兵的音讯,与同柴进回见宋江,报说副先锋卢俊义得了宣州,特使柴大官人到来报捷。宋江甚喜。柴进到州治,参拜已了,宋江把了接风酒,同入后堂坐下,动问卢先锋破宣州备细缘由。柴进将出申达文书,与宋江看了,备说打宣州一事。
  方腊部下镇守宣州左徒家余庆,手下统制官六员,都是歙州睦州人士。那三个人:李韶、韩明、杜敬臣、鲁安、潘、程胜祖。当日家余庆分调八个精通,做三路出城对战,卢先锋也分三路军兵迎敌。中间是呼延灼和李韶应战,董平共韩明冲突。战到十合,韩明被董平两刺死,李韶遁去,中路军马大败。左军是林冲和杜敬臣作战,索超与鲁安相持。林冲蛇矛刺死杜敬臣,索超斧劈死鲁安。右军是张清和潘作战,穆弘共程胜祖周旋。张清一石子打下潘,“打虎将”李忠赶出去杀了。程胜祖弃马逃回。此日连续获胜四将,贼兵退入城去。
  卢先锋急驱众将夺城,赶到门边,不提防贼兵城上,飞下一片磨扇来,打死我一个副将。城上箭如雨点一般射下来,那箭矢都有毒药,射中俺多少个偏将,止及到寨,俱各身死。卢先锋因见折了三将,连夜政城。守南门贼将不紧,由此得了宣州。乱军中杀死了李韶,家余庆领了些败残军兵,望黄冈去了。
  智深困于阵上,不知去向;磨扇打死了“白面娃他爹”郑天寿;多个中药箭的是“操刀鬼”曹正,“活闪婆”王定六。宋江听得又折了多个兄弟,大哭一声,蓦然倒地,未知五脏如何,先见四肢不举。正是:花开又被风吹落,月皎那堪云雾遮。毕竟宋江昏晕倒了,性命怎么样,且听下回分解。

来源|中国野史网

《水浒传》代表着我国古典小说的参哈密准的文章之一,小说中人性荡气回肠,令人意犹未尽。宋江一句“要招安”,众兄弟勇往直前,只为当初一句承诺。一将功成万骨枯,征讨方腊后,梁山众将士已死伤大半。每每次忆,都恨得牙痒痒。其中多少好汉的惨死,令人忧伤不已。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1

第五、双枪将 董平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2

董平,湖南石嘴山人,原是东平府兵马都监,后被梁山生擒归顺。在梁山英雄中,排第十五位,是马军五虎将之一。后随宋江征方腊,战死于独松关。先是小霸王周通被独松关守将厉天闰和张韬给劈了,董平为其复仇,却不慎被火炮打伤,退下阵来,没羽箭张清挺枪来救,却被厉天闰趁机刺杀,董平见状,赶忙回救,却被张韬从骨子里攻击,董平被拦腰砍断。两位英雄双双阵亡,而董平的死状惨烈。不过,读过《水浒传》的人,都对董平的人品有所疑虑,通俗讲,就是看上了太师的幼女,人家不乐意,就应用梁山的军事,攻破城池,杀了住户全家,还把住户的姑娘给强行掳走,多少有点不那么光彩。

第四、赤发鬼 刘唐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3

刘唐跟随晁盖上了梁山,是元老级其别人选。大聚义时,在梁山众好安康排名第二十一,为梁山步军头领。后随着宋江征方腊,青岛大会战时,刘唐奉命攻打候潮门。他见城门未关,立功心切,竟然单马冲入城门。城上守军快捷砍断城门的绳索,千斤闸板随即坠落,正好砸中刘唐,他连人带马被砸死在门下。

其三 、八臂李哪吒 项充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4

项充归顺梁山后,排行第六十四,是步军头领之一。善于利用飞刀,装备是私自的二十四把飞刀,所以人称“八臂李哪吒”。他与李逵、李衮、鲍旭为同首次大战斗系列,互相协同,应战英勇。在随宋江征方腊时时,项充在睦州城内不幸被乱军剁成肉泥。

其次、浪里白条 张顺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5

张顺在梁山名次第三十,是海军头领之一。张顺那个角色是《水浒传》里最讨人欣赏的一个,他水性极好,为人仗义,虽入手凶悍,却极有轻微,与堂弟张横一起,称霸一方水域。同时,张顺对宋江克尽厥职,尽心辅佐,后随宋江征讨方腊,被宋江派去夜潜马那瓜涌金门,被清军发现后,乱箭射死。实在太可惜了,让民意痛。

第一、井木犴 郝思文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6

那位英雄,可能没有上述几位有信誉。但她相对是梁山上最惨的一位,没有之一。他跟丑郡马宣赞此前都是关胜的副将,皆随关胜上了梁山。大聚义时,名次第四十一。后随宋江征讨讨方腊,在出击伯明翰城时,不幸阵前被俘,拖入城内,被敌军凌迟处死。

style=”font-size: 16px;”>【免责表明】文章来源为互联网,版权归原小编所有。如涉嫌文章版权难点,请与大家关系,大家将去除内容或协议版权难题! class=”backword”>再次来到网易,查看更加多

权利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