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伯第八,之泰伯篇第八

   子曰:“泰伯,其可谓至德也已矣。三以中外让,民无得而称焉。”
子曰:“恭而无礼则劳,慎而无礼则葸,勇而无礼则乱,直而无礼则绞。君
子笃于亲,则民兴于仁;故旧不遗,则民不偷。”
曾子舆有疾,召门弟子曰:“启予足!启予手!《诗》云:‘诚惶诚恐,如履薄冰,惶恐不安。’近日而后,吾知免夫!小子!”
曾参有疾,孟敬子问之。曾子舆言曰:“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
言也善。君子所贵乎道者三:动容貌,斯远暴慢矣;正颜色,斯近信矣;出辞气,
斯远鄙倍矣。笾豆之事,则有司存。”
曾子曰:“以能问于无法,以多问于寡;有若无,实若虚,犯而不校,昔者
吾友尝从事于斯矣。”
曾参曰:“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也,君子人
与?君子人也!”
曾子舆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英文名:rèn zhòng)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
已,不亦远乎?” 子曰:“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
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子曰:“好勇疾贫,乱也;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乱也。”
子曰:“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骄且吝,其他不足观也已。”
子曰:“三年学,不至于穀,不易得也。”
子曰:“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
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子曰:“师挚之始。《关雎》之乱,洋洋乎盈耳哉!”
子曰:“狂而不直,侗而不愿,悾々而不信,吾不知之矣。”
子曰:“学如不及,犹恐失之。” 子曰:“巍巍乎,舜、禹之有全球也而不与焉!”
子曰:“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荡荡乎,民无能
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焕乎其有成文!”
舜有臣五人而天下治。武王曰:“予有乱臣十人。”孔夫子曰:“才难,不其
然乎?唐虞之际,于斯为盛。有女孩子焉,九人而已。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
  周之德,其可谓至德也已矣。”
子曰:“禹,吾无间然矣。菲饮食而致孝乎鬼神,恶衣裳而致美乎黻冕,卑
宫殿而尽力乎沟洫。禹,吾无间然矣。”

泰伯第八,之泰伯篇第八。【三月5日复习内容】

泰伯篇第八

8.1子曰:“泰伯,其可谓至德也已矣。三以满世界让,民无得而称焉。”——孔丘说:“泰伯,那可以说是品格极尊贵了。屡次地把全世界让给季历,老百姓几乎找不出恰当的辞藻来称扬他。”

泰伯篇第八

【原文】 8·1 子曰:“泰伯,其可谓至德也已矣。三以天下让,民无得而称焉。” 

8.2子曰:“恭而无礼则劳,慎而无礼则葸,勇而无礼则乱,直而无礼则绞。君子笃于亲,则民兴于仁;故旧不遗,则民不偷。”——孔丘说:“敬重仪容态度的纯正,却不知礼,就未免劳倦;只知谨慎,却不知礼,就流于畏葸懦弱;专凭敢作敢为的胆气,却不知礼,就会盲动闯祸;开门见山,却不知礼,就会尖刻刺人。在高位的人能用深厚心情对待亲族,老百姓就会走向仁德;在高位的人不扬弃他的老同事、老朋友,那老百姓就不致对人无视阴毒。

8.1 子曰:“泰伯,其可谓至德也已矣。三以全球让,民无得而称焉。”

【译文】 孔圣人说:“泰伯可以说是品格最名贵的人了,三遍把王位让给季历,老百姓都找不到适当的词句来表扬他。” 

8.3曾参有疾,召门弟子曰:“启予足!启予手!《诗》云,‘惶恐不安,登高履危,行事极为谨慎。’如今而后,吾知免夫!小子!”——曾子病了,把她的学童召集拢来,说道:“看看我的脚!看看我的手!《诗经》上说:‘小心啊!谨慎呀!好像面临深深水坑之旁,好像行走薄薄冰层之上。’从今将来,我才了解自己是足以防受祸害刑戮的了!学生们!”

8.2
子曰:“恭而无礼则劳,慎而无礼则葸(xi3),勇而无礼则乱,直而无礼则绞。君子笃于亲,则民兴于仁;故旧不遗,则民不偷。”

【科长评析】 让位于贤,有几人可以一挥而就呢,有个词叫“铁面无私”,那是很难的。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8.5曾参曰:“以能问于不可能,以多问于寡;有若无,实若虚,犯而不校——昔者吾友尝从事于斯矣。”——曾子舆说:“有力量却向无能力的人请教,知识增加却向知识紧缺的人请教;有学问像没文化一样,满腹知识像空无所有一样;纵被欺负,也不争执——以前自我的一位朋友便曾这样做了。”

8.3
曾子舆有疾,召门弟子曰:“启予足!启予手!《诗》云:‘如临深渊,战战兢兢,战战兢兢。’如今而后,吾知免夫!小子!”

【原文】 8·2 子曰:“恭而无礼则劳,慎而无礼则葸,勇而无礼则乱,直而无礼则绞。君子笃于亲,则民兴于仁,故旧不遗,则民不偷。” 

8.6曾子舆曰:“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也——君子人与?君子人也。”——曾子舆说:“可以把幼小的遗孤和江山的中枢都交付给他,面彭城危存亡的首要关头,却不动摇屈服——那种人,是高人人呢?是君子人呢。”

8.4
曾子舆有疾,孟敬子问之。曾子言曰:“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君子所贵乎道者三:动容貌,斯远暴慢矣;正颜色,斯近信矣;出辞气,斯远鄙倍矣。笾(bian1)豆之事,则有司存。”

【译文】 孔圣人说:“只是尊重而不以礼来引导,就会徒然无功;只是当心而不以礼来指点,就会畏缩拘谨;只是勇猛而不以礼来指引,就会说话尖刻。在高位的人如若厚待自己的妻儿,老百姓中间就会兴起仁的新风;君子即便不舍弃老朋友,老百姓就不会对人冷漠严酷了。” 

8.7曾子舆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先生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鞠躬尽瘁,不亦远乎?”——曾子舆说:“读书人不得以不刚强而有毅力,因为她负担沉重,路程遥远。以落到实处仁德于天下为己任,不也沉重吗?到死方休,不也由来已久吗?”

8.5
曾参曰:“以能问于不可以,以多问于寡;有若无,实若虚,犯而不校。昔者吾友尝从事于斯矣。”

【村长评析】 “礼”是处理规则,“礼”以“仁”为底蕴,“仁”以“和谐”为目标,“和谐”以“众赢”为目标,说到底就是“目标正确、行为非凡”。又从生理和思维的角度来讲,就是要做到“宜人生、宜己生、宜众生”。

8.8子曰:“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孔仲尼说:“诗篇使我振奋,礼使我能在社会上站得住,音乐使自己的所学得以完结。”

8.6
曾子舆曰:“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也。君子人与?君子人也。”

【原文】 8·3 曾子舆有疾,召门弟子曰:“启予足!启予手!诗云:‘如履薄冰,如履薄冰,如履薄冰。’近来而后,吾知免夫,小子!” 

8.9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尼父说:“老百姓,可以使她们照着大家的征途走去,不可以使他们领会那是怎么。”

8.7
曾参曰“士不能够不弘毅,任重先生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鞠躬尽力,不亦远乎?”

【译文】 曾参有病,把她的学生召集到身边来,说道:“看看自己的脚!看看自己的手(看看有没有加害)!《诗经》上说:‘小心谨慎呀,好像站在绝境旁边,好像踩在薄冰上面。’从今未来,我晓得自家的肉体是不再会受到加害了,弟子们!” 

8.11子曰:“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骄且吝,其他不足观也已。”——万世师表说:“假诺才能的地道真比得下七日公,只要骄傲而吝啬,其余地方也就不值得一看了。”

8.8 子曰:“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

【村长评析】 爱护自己的肉体也是孝的一种格局。 

8.12子曰:“三年学,不至于谷,不易得也。”——孔仲尼说:“读书三年并不存做官的想法,那是难能可贵的。”

8.9 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原文】 8·4 曾参有疾,孟敬子(秦国孟孙氏第11代宗主)问之。曾子舆言曰:“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君子所贵乎道者三:动容貌,斯远暴慢矣;正颜色,斯近信矣;出辞气,斯远鄙倍矣。笾豆之事,则有司存。” 

8.13子曰:“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孔夫子说:“坚定地信任大家的道,努力学习它,誓死保全它。不进入危险的国度,不居住祸乱的国家。国泰民安,就出去干活;不太平,就隐居。政治小满,自己贫贱,是侮辱;政治黑暗,自己方便,也是屈辱。”

8.10 子曰:“好勇疾贫,乱也。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乱也。”

【译文】 曾参有病,孟敬子去看望她。曾参对她说:“鸟快死了,它的叫声是悲哀的;人快死了,他说的话是好心的。君子所应当重视的道有多个地点:使自己的眉宇体面庄敬,那样可以免止残暴、跋扈;使自己的声色一本正经,那样就接近于诚信;使和谐说话的言辞和语气谨慎小心,那样就可避防止粗野和背理。至于祭奠和礼节仪式,自有老董那么些工作的父母官来承担。” 

8.14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孔丘说:“不处在那多少个地方,便不考虑它的政务。”

8.11 子曰:“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骄且吝,其馀不足观也。”

【村长评析】 曾子舆认为君子应该尊重仪容、神色、语气,这个实际上都是外部的东西,大约曾参对孟敬子无法提出太高的必要呢。

8.15子曰:“师挚之始,《关雎》之乱,洋洋乎盈耳哉!”——尼父说:“当抚军挚初阶演奏的时候,当最后演奏《关雎》之曲的时候,满耳朵都是音乐呀!”

8.12 子曰:“三年学,不至于谷,不易得也。”

【原文】 8·5 曾参曰:“以能问于无法,以多问于寡,有若无,实若虚;犯而为校,昔者吾友尝从事于斯矣。” 

8.16子曰:“狂而不直,侗而不愿,悾悾而不信,吾不知之矣。”——孔仲尼说:“猖獗而不直率,幼稚而不安分,无能而不讲信用,那种人本人是不明了其所以然的。”

8.13
子曰:“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危邦不人,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译文】 曾子舆说:“自己有才能却向没有才能的人请教,自己文化多却向文化少的人请教,有知识却像没文化一样;知识很充实却看似很空虚;被人加害却也不争论,在此以前本身的恋人就这样做过了。” 

8.17子曰:“学如不及,犹恐失之。”——孔丘说:“做文化好像追逐什么似的,生怕赶不上;赶上了,还害怕丢掉了。”

8.14 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区长评析】 那种上学方法本身并不完全赞同,太着重格局了,学习的目标是为了控制新知识、巩固旧文化,难道一定要向不如自己的人读书才算好学吧? 

8.18子曰:“巍巍乎,舜禹之有世上也而不与焉!”——万世师表说:“舜和禹真是高雅得很啊!贵为国王,富有四海,却常年地为平民勤劳,一点也不为自己。”

8.15 子曰:“师挚之始,《关雎》之乱,洋洋乎盈耳哉!”

【原文】8·6 曾参说:“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也。君子人与?君子人也。” 

8.19子曰:“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荡荡乎,民无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焕乎其有成文!”——孔圣人说:“尧真是了不可啊!真了不起得很啊!唯有天最高最大,唯有尧可以学习天。他的恩惠真是广博呀!老百姓简直不清楚如何表彰他。他的业绩实在太尊贵了,他的庆典制度也真够美好了!”

8.16 子曰:“狂而不直,侗而不愿,悾(kong1)悾而信,吾不知之矣。”

【译文】 曾参说:“可以把年幼的国王托付给他,可以把国家的政权托付给他,面临生死存亡的燃眉之急关头而不动摇屈服。那样的人是高人吗?是高人啊!” 

8.20舜有臣五个人而天下治。武王曰:“予有乱臣十人。”孔圣人曰:“才难,不其然乎!唐虞之际,于斯为盛。有女人焉,九人而已。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德,其可谓至德也已矣。”——舜有五位贤臣,天下便太平。武王也说过,“我有十位能治理天下的臣子。”孔夫子因而说道:“[常言道:]‘人才不易得。’不是如此吧?唐尧和虞舜之间以及周武王说那话的时候,人才最兴旺。然则武王十位人才之中还有一位女孩子,实际上只是九位罢了。西伯昌得了整个世界的三分之二,仍旧向商纣称臣,西周的德行,可以说是最高的了。”

8.17 子曰:“学如不及,犹恐失之。”

【村长评析】 曾参说的就是忠信吧。 

8.21子曰:“禹,吾无间然矣。菲饮食而致孝乎鬼神,恶衣裳而致美乎黻冕,卑皇宫而尽力乎沟洫。禹,吾无间然矣。”——尼父说:“禹,我对他一贯不批评了。他协调吃得很坏,却把祭品办得极丰饶;穿得很坏,却把祭服做得极赏心悦目;住得很坏,却把力量完全用于沟渠水利。禹,我对她从未批评了。”

8.18 子曰:“巍巍乎,舜、禹之有满世界也,而不与焉!”

【原文】 8·7 曾参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先生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摩顶放踵,不亦远乎?” 

8.19
子曰:“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荡荡乎!民无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焕乎其有文章!”

【译文】 曾参说:“士不可以不弘大刚强而有毅力,因为他权利重(英文名:rèn zhòng)大,道路遥远。把完成仁作为团结的职务,难道还不根本吗?奋斗终身,死而后已,难道路途还不长久吗?” 

8.20
舜有臣多少人而天下治。武王曰:“予有乱臣十人。”孔圣人曰:“才难,不其然乎?唐、虞之际,于斯为盛。有女子焉,九人而已。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德,其可谓至德也已矣。”

【村长评析】 曾子舆把人生说的很庄重,孔丘说:国家用我,我就表达协调的效益,国家不用自家,我就自鸣得意。在实际生活中,他一面宣传自己的思想,一边教学,乐在其中,未如曾子舆那般强求。

8.21
子曰:“禹,吾无间然矣。菲饮食而致孝乎鬼神,恶衣裳而致美乎黻(fu2)冕,卑皇城而尽力乎沟洫。禹,吾无间然矣。”

【原文】 8·8 子曰:“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 

子罕篇第九

【译文】 尼父说:“(人的修身)开头于学《诗》,自立于学礼,落成于学乐。” 

9.1 子罕言利与命与仁。

【科长评析】 诗表明自可是真切的心目感受,礼用来约束它,乐用来完善的发挥它。音乐的表达能力是当先语言的。

9.2
达巷党人曰:“大哉尼父!博学而无所成名。”子闻之,谓门弟子曰:“吾何执?执御乎?执射乎?吾执御矣。”

【原文】 8·9 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9.3
子曰:“麻冕,礼也;今也纯,俭,吾从众。拜下,礼也;今拜乎上,泰也。虽违众,吾从下。”

【译文】 孔仲尼说:“对于老百姓,只好使她们如约大家的毅力去做,不可能使他们明白怎么要那样做。” 

9.4 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镇长评析】 孔夫子的这一合计深受垢病,他不齿劳动人民,认为他俩难以授受教育,其实他的学习者中就有门户于底层的,他也说自己“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在社会中,他想培育的是管理层,而不是基层,但在我看来,不论是社会管理、仍旧一般的生育和配备管理,原理是完全一致的。

9.5
子畏于匡,曰:“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文明也;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

【原文】 8·10 子曰:“好勇疾贫,乱也。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乱也。” 

9.6
太宰问于子贡曰:“夫子圣者与?何其多能也?”子贡曰:“固天纵之将圣,又多能也。”子闻之,曰:“太宰知我乎!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君子多乎哉?不多也。”

【译文】 孔丘说:“喜好大胆而又恨自己老子@苦,就会犯上放火。对于不仁德的人或事逼迫得太狠心,也会出事。” 

9.7 牢曰:“子云:‘吾不试,故艺。’”

【村长评析】 孔仲尼分析了社会的“乱”是在怎么情形下爆发的,在眼前社会也是这么。

9.8
子曰:“吾有乐乎哉?无知也。有鄙夫问于我,一文不名。我叩其两端而竭焉。”

【原文】 8·11 子曰:“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骄且吝,其他不足观也已。” 

9.9 子曰:“凤鸟不至,河不出图,吾已矣夫!”

【译文】 孔夫子说:“(一个在高位的太岁)即使有周公那样美好的才干,如若骄傲自大而又吝啬小气,那其余地方也就不值得一看了。” 

9.10 子见齐衰者、冕衣裳者与瞽者,见之,虽少,必作;过之,必趋。

【处长评析】 万世师表说得好呀,一个人的情操是或不是值敬服与身份非亲非故。

9.11
颜子喟然叹曰:“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夫子循循然善诱之,博我以文,约我以礼,寸步难行够。既竭吾才,如享有立卓尔。虽欲从之。末由也矣。”

【原文】 8·12 子曰:“三年学,不至于谷,不易得也。” 

9.12
子疾病,子路使门人为臣。病间。曰:“久矣哉,由之行诈也!无臣而为有臣。吾哪个人欺?欺天乎?且予与其死于臣之手也,无宁死于二三子之手乎?且予纵不得大葬,予死于道路乎?”

【译文】 孔仲尼说:“学习了三年,还未曾做官拿俸禄的念头,那种人不便于得到啊。” 

9.13
子贡曰:“有美玉于斯,韫椟而藏诸?求善贾而沽诸?”子曰:“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贾者也。”

【镇长评析】 一大半人读书是为了在社会上更好的生活,当前更是如此,那没怎么难堪,但坚实自己内在修养和完毕高深的灵性,精通生活的含义和和颜悦色,其实更关键。 

9.14 子欲居九夷。或曰:“陋,如之何?”子曰:“君子居之,何陋之有?”

【原文】 8·13 子曰:“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9.15 子曰:“吾自卫反鲁,然后乐正,《雅》《颂》各得其所。”

【译文】 孔圣人说:“坚定信念并努力学习,誓死守卫并健全治国与质量的大道。不进来党政不稳的国家,不居住在多事的国度。天下有道就出去做官;天下无道就隐居不出。国家有道而温馨贫贱,是屈辱;国家无道而协调方便,也是侮辱。” 

9.16
子曰:“出则事公卿,入则事父兄,丧事不敢不勉,不为酒困,何有于自家哉?”

【村长评析】 这是孔夫子的生存之道,选取条件并发表团结的法力。 

9.17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原文】 8·14 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9.18 子曰:“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译文】 孔丘说:“不在那些地点上,就不考虑这职位上的事。” 

9.19
子曰:“譬如为山,未成一篑(kui4),止,吾止也。譬如平地,虽覆一篑,进,吾往也。”

【处长评析】 仅从集体中搭档分工的角度来讲,那是完全正确的。 

9.20 子曰:“语之而不惰者,其回也与!”

【原文】 8·15 子曰:“师挚(秦国的大将军)之始,《关睢》之乱(合奏乐),洋洋乎盈耳哉!” 

9.21 子谓颜子曰:“惜乎!吾见其进也,未见其止也。”

【译文】 孔丘说:“从都督挚演奏的前奏曲初阶,到终极演奏《关睢》的末尾,丰盛而赏心悦目的音乐在自我耳边回荡。” 

9.22 子曰:“苗而不秀者有矣夫!秀而不实者有矣夫!”

【镇长评析】 未听过如此悦耳入心的音乐,难以评说。

9.23
子曰:“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最近也?四十、五十而无闻焉,斯亦不足畏也已。”

【原文】 8·16 子曰:“狂而不直,侗而不愿,悾悾而不信,吾不知之矣。” 

9.24
子曰:“立陶宛共和国(Republic of Lithuania)语(yu4)之言,能无从乎?改之为贵。巽(xun4)与之言,能无说乎?绎(yi4)之为贵。说而不绎,从而不改,吾未如之何也已矣。”

【译文】 孔仲尼说:“跋扈而不端正,无知而不战战兢兢,表面上真切而不守信用,我真不知道有的人怎么会是以此样子。” 

9.25 子曰:“主忠信,毋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

【镇长评析】 我也不知晓干什么会有如此的人。 

9.26 子曰:“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

【原文】 8·17 子曰:“学如不及,犹恐失之。” 

9.27
子曰:“衣敝緼(yun4)袍,与衣狐貉(he2)者立,而不耻者,其由也与?‘不忮(zhi4)不求,何用不臧?’”子路平生诵之。子曰:“是道也,何足以臧?”

【译文】 孔丘说:“学习好像追赶什么,总怕赶不上,赶上了又怕被屏弃。” 

9.28 子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从此凋也。”

【镇长评析】 孔夫子毕生都在不断学习知识,但山村说:“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陷入困境)已。”认为文化是学不完的,我以为知识分五个规模,一是道,二是基本规律,三是适应时代的文化,前两层是个其余,第三层是格外的,前两层必须驾驭,后一层则无需完备。

9.29 子曰:“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

【原文】 8·18 子曰:“巍巍乎,舜禹之有世上也,而不与焉!” 

9.30
子曰:“可与共学,未可与适道;可与适道,未可与立;可与立,未可与权。”

【译文】 孔仲尼说:“多么神圣啊!舜和禹获得满世界,不是夺过来的。” 

9.31
“唐棣(di4)之华,偏其反而。岂不尔思?室是远而。”子曰:“未之思也,夫何远之有?”

【处长评析】 舜和禹是什么样得到天下的,历来都有争辩,那且不说,依靠个人的德行来治国,不如以法治世。 

10.1 孔圣人于乡党,恂(xun
2)恂如也,似无法言者。其在西岳庙朝廷,便便(那里读bian4“辨”旧读骈(pian2))言,唯谨尔。

【原文】 8·19 子曰:“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荡荡乎,民无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焕乎其有成文!” 

10.2 朝,与下大(da 4)夫言,侃侃(kan
3)如也;与令尹言,誾誾(yín)如也。君在,踧踖(cùjí)如也,与与如也。”

【译文】孔夫子说:“真了不起啊!尧那样的天骄。多么神圣啊!只有天最高大,唯有尧才能效仿天的巨大。(他的雨水)多么广大啊,百姓们真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抒发对它的称誉。他的功绩多么神圣,他制定的庆典制度多么巨大啊!” 

10.3
君召使摈[亦作傧](bìn),色勃如也,足躩(jué)如也。揖所与立,左右手,衣前后,襜(chān)如也。趋进,翼如也。宾退,必复命曰:“宾不顾矣。”

【区长评析】 靠圣人治国,从万世师表以后二千五百多年来看,是不切实际的。 

10.4
入公门,鞠躬如也,如不容。立不中门,行不履阈(yù)。过位,色勃如也,足躩(jué)如也,其言似不足者。摄齐(zī)升堂,鞠躬如也,屏(bing
3)气似不息者。出,降一等,逞颜色,怡怡如也。没(mo4)阶,趋进,翼如也。复其位,踧踖(cùjí)如也。

【原文】 8·20 舜有臣多少人而天下治。武王曰:“予有乱臣(治国之臣)十人。”孔仲尼曰:“才难,不其然乎?唐虞之际,于斯为盛,有妇女(武王之妻邑姜)焉,九人而已。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德,其可谓至德也已矣。” 

10.5 执圭(guī ),鞠躬如也,如不胜(sheng
1)。上如揖,下如授。勃如战色,足蹜蹜(sù)如有循。享礼,有容色。私觌(dí),愉愉如也。

【译文】 舜有五位贤臣,就能治理好天下。周武王也说过:“我有十个辅助我治理国家的地点官。”尼父说:“人才难得,难道不是那样吗?唐尧和虞舜之间及周武王这些时代,人才是最盛了。但十个大臣当中有一个是妇人,实际上只有九个人而已。西伯昌得了大地的三分之二,依然事奉殷朝,有穷的德,可以说是最高的了。” 

10.6 君子不以绀(gàn)緅(zōu)饰。红紫不以为亵(xie
4)服。当暑,袗(zhěn)絺(chī)绤(xì),必表而出之。缁(zi
1)衣,羔裘;素衣,麑(ní)裘;黄衣,狐裘。亵裘长,短右袂(mei
4)。必有寝衣,长(朱注:去声)一身有半。狐貉之厚以居。去(朱注:上声)丧,无所不佩。非帷裳,必杀(shai
4)之。羔裘玄冠不以吊。吉月,必朝服而朝。

【处长评析】 所谓人才,分为那两种:一是制定规则的,二是实施规则的,第三种又分二种:一是一点一滴实施的,二是想艺术优化的。

10.7 齐(同斋),必有明衣,布。齐(同斋)必变食,居必迁坐。

【原文】 8·21 子曰:“禹,吾无间然矣。菲饮食而致孝乎鬼神,恶衣裳而致美乎黻冕(祭奠时穿的礼服叫黻;祭奠时戴的罪名叫冕);卑皇宫而尽力乎沟洫(沟渠)。禹,吾无间然矣。” 

10.8食(si 4)不厌精,脍(kuài)不厌细。食(si
4)饐(yì)而餲(ài:钱穆繁体版里注he2依照说文解字里食部曷he 2声.
也可),鱼馁(něi)而肉败,不食。色恶,不食。臭恶,不食。失饪(ren4),不食。不时,不食。割不正,不食。不得其酱,不食。肉虽多,不使胜食(si
4)气(xi4饩)。唯酒无量(liang
4),不及乱。沽(同酤)酒市脯(fu3),不食。不撤姜食,不多食。

【译文】 孔丘说:“对于禹,我从未什么可以挑剔的了;他的膳食很粗略而拼命去孝敬鬼神;他平日穿的衣装很朴素,而祭奠时尽量穿得雅观,他自己住的宫廷很低矮,而从事于修治水利事宜。对于禹,我实在没有何挑剔的了。” 

10.9 祭于公,不宿肉。祭肉不出三天。出三天,不食之矣。

【村长评析】 歌颂克己奉公的人,不如歌颂克己奉公的行事。

10.10 食不语,寝不言。

10.11 虽疏食(si 4)菜羹,瓜祭,必齐(斋)如也。

10.12 席不正,不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