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译注,论语注释

  【本篇引语】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1

杨伯峻

泰伯篇第八


【本篇引语】

本篇共计21章,其中闻明的语句有:“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任重先生而道远”;“鞠躬尽力”;“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等。本篇的基本内容,涉及到孔丘及其学员对尧舜禹等清代先王的评价;孔夫子教学方法和教化思想的愈加表明;孔丘道德思想的具体内容以及曾参在若干标题上的见识。

【原文】

8·1
子曰:“泰伯(1),其可谓至德也已矣。三(2)以天下让,民无得而称焉(3)。”

【注释】

(1)泰伯:周代帝王古公亶父的长子。

(2)三:数十次的意思。

(3)民无得而称焉:百姓找不到适当的字句来表扬他。

【译文】

孔圣人说:“泰伯可以说是品格最典雅的人了,一遍把王位让给季历,老百姓都找不到合适的词句来赞叹她。”

【评析】

传说古公亶父知道三子季历的儿子周文王有圣德,想传位给季历,泰伯知道后便与小叔子仲雍一起避居到吴。古公亶父死,泰伯不回来奔丧,后来又断发文身,表示终生不返,把君位让给了季历,季历传给西伯昌,即周文王。武王时,灭了殷商,统一了环球。这一历史事件在孔丘看来,是值得津津乐道的,三让中外的泰伯是道德最高尚的人。唯有天下让与贤者、圣者,才有只怕取得治理,而让位者则显得出高雅的品格,老百姓对她们是称赞不已无比的。

【原文】

8·2
子曰:“恭而无礼则劳(1),慎而无礼则葸(2),勇而无礼则乱,直而无礼则绞(3)。君子笃(4)于亲,则民兴于仁,故旧(5)不遗,则民不偷(6)。”

【注释】

(1)劳:辛劳,劳苦。

(2)葸:音xǐ,拘谨,畏惧的样子。

(3)绞:说话尖刻,出口伤人。

(4)笃:厚待、真诚。

(5)故旧:故交,老朋友。

(6)偷:淡薄。

【译文】

万世师表说:“只是尊重而不以礼来教导,就会徒然无功;只是小心而不以礼来指点,就会畏缩拘谨;只是勇猛而不以礼来引导,就会讲话尖刻。在高位的人一旦厚待本身的亲人,老百姓中间就会兴起仁的新风;君子即使不丢掉老朋友,老百姓就不会对人冷漠凶暴了。”

【评析】

“恭”、“慎”、“勇”、“直”等德目不是孤立存在的,必须以“礼”作指点,唯有在“礼”的引导下,这个德指标推行才能适合和平的守则,否则就会冒出“劳”、“葸”、“乱”、“绞”,就不容许达成修身养性的目的。

【原文】

8·3
曾子舆有疾,召门弟子曰:“启(1)予足!启予手!诗云(2):‘如履薄冰,战战兢兢,战战兢兢。’方今而后,吾知免(3)夫,小子(4)!”

【注释】

(1)启:开启,曾子舆让学员掀开被子看本人的动作。

(2)诗云:以下三句引自《诗经?小雅?小旻》篇。

(3)免:指身体免于损伤。

(4)小子:对学子的名叫。

【译文】

曾子舆有病,把她的学生召集到身边来,说道:“看看自个儿的脚!看看自家的手(看看有没有重伤)!《诗经》上说:‘小心谨慎呀,好像站在绝境旁边,好像踩在薄冰下面。’从今将来,我了解自家的身体是不再会遭逢损伤了,弟子们!”

【评析】

曾参借用《诗经》里的三句,来注解本身一生谨慎小心,幸免损伤身体,可以对大人尽孝。据《孝经》记载,万世师表曾对曾参说过:“肉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就是说,一个孝子,应当极其热衷父母给予自身的身子,蕴涵头发和肌肤都无法具有损伤,那就是孝的伊始。曾参在临死前要他的学员们看看自个儿的手脚,以提亲友好的人身完整无损,是毕生听从孝道的。可知,孝在道家的道德规范当中是多么主要。

【原文】

8·4
曾子有疾,孟敬子(1)问(2)之。曾子言曰:“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君子所贵乎道者三:动容貌(3),斯远暴慢(4)矣;正颜色(5),斯近信矣;出辞气(6),斯远鄙倍(7)矣。笾豆之事(8),则有司(9)存。”

【注释】

(1)孟敬子:即魏国先生孟马里尼奥。

(2)问:探望、探视。

(3)动容貌:使自个儿的心底心境表现于外貌。

(4)暴慢:粗暴、放肆。

(5)正颜色:使自身的脸色庄敬严穆。

(6)出辞气:出言,说话。指注意说话的讲话和语气。

(7)鄙倍:鄙,粗野。倍同背,背理。

(8)笾豆之事:笾(音biān)和豆都是史前祝福和庆典中的用具。

(9)有司:指COO某一方面事务的官府,那里指主管祭拜、礼仪业务的父母官。

【译文】

曾子舆有病,孟敬子去探视他。曾子对他说:“鸟快死了,它的喊叫声是可悲的;人快死了,他说的话是好意的。君子所应有尊崇的道有多个方面:使自身的真容庄严严穆,那样可避防止粗暴、狂妄;使和谐的面色一本正经,那样就似乎于诚信;使和谐说话的语句和作品谨慎小心,那样就足以免止粗野和背理。至于祭奠和礼节仪式,自有主持这一个业务的官宦来负担。”

【评析】

曾子舆与孟敬子在政治立场上是相对的。曾子舆在临死从前,他还在打算改变孟敬子的神态,所以她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一面提亲他自身对孟敬子没有恶意,同时也报告孟敬子,作为君子应当重视的两个方面。那些道理现在看起来,依然很有含义的。对于个体的道德修养与协调的人际关系有第一的借鉴价值。

【原文】

8·5
曾子舆曰:“以能问于不可以,以多问于寡,有若无,实若虚;犯而为校(1)——昔者吾友(2)尝从事于斯矣。”

【注释】

(1)校:音jiào,同较,计较。

(2)吾友:我的对象。旧注上相似都认为那里指颜子渊。

【译文】

曾子舆说:“本身有才能却向尚未才能的人请教,自身知识多却向文化少的人请教,有知识却像没文化一样;知识很充实却接近很肤浅;被人伤害却也不顶牛——以前自己的爱人就这么做过了。”

【评析】

曾参在那里所说的话,完全秉承了孔圣人的构思理论。“问于不只怕”,“问于寡”等都标明在上学
上的客气态度。没有知识、没有才能的人并不是不足挂齿的,在她们身上总有值得你学习
的地点。所以,在攻读 上,即要向有知识、有才能的人学习
,又要向少知识、少才能的人学习
。其次,曾参还指出“有若无”、“实若虚”的传教,希望人们向来维持谦虚不高傲的千姿百态。第三,曾参说“犯而不校”,表现出一种宽阔的怀抱和忍让精神,那也是值得学习
的。

【原文】

8.6
曾子舆说:“可以托六尺之孤(1),可以寄百里之命(2),临大节而不可夺也。君子人与?君子人也。”

【注释】

(1)托六尺之孤:孤:死去四叔的小孩叫孤,六尺指15岁以下,古人以七尺指成年。托孤,受太岁临终前的嘱托辅佐幼君。

(2)寄百里之命:寄,寄托、委托。百里之命,指左右国家政权和天数。

【译文】

曾参说:“可以把年幼的国君托付给他,可以把国家的政权托付给他,面临生死存亡的急切关头而不动摇屈服。那样的人是高人吗?是高人啊!”

【评析】

孔夫子所创设的就是有德行、有知识、有才干的人,他得以受命辅佐幼君,可以掌握国家政权,那样的人在生死关头决不动摇,决不和平解决,那就是具备君子品格的人。

【原文】

8·7
曾参曰:“士不可以不弘毅(1),任重先生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注释】

(1)弘毅:弘,广大。毅,强毅。

【译文】

曾参说:“士不可以不弘大刚强而有毅力,因为他权利重先生大,道路遥远。把完毕仁作为自个儿的任务,难道还不紧要吗?奋斗平生,摩顶放踵,难道路途还非常短久吗?”

【原文】

8·8 子曰:“兴(1)于诗,立于礼,成于乐。”

【注释】

(1)兴:开始。

【译文】

孔子说:“(人的修养)起首于学《诗》,自立于学礼,完毕于学乐。”

【评析】

本章里孔丘提议了他从业教育的三下边内容:诗、礼、乐,而且提出了那三者的不等功用。它须求学员不但要讲个人的修养,而且要有健全、广泛的学问和技能。

【原文】

8·9 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译文】

孔丘说:“对于老百姓,只好使他们如约大家的恒心去做,不可以使她们清楚怎么要这么做。”

【评析】

尼父思想上有“爱民”的情节,但那有前提。他爱的是“顺民”,不是“乱民”。本章里他指出的“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见识,就标明了她的“愚民”思想,当然,愚民与爱民并不是相互争论的。另有人认为,对此句应作如下解释:“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即人民肯定,就让他们照着去做;百姓不认可,就给她们表明道(英文名:míng dào)理。持那种意见的人以为那是万世师表倡行朴素民主
政治的尝试。但多数大家认为这么断句,不吻合古普通话的语法;那样掌握,拔高了孔丘的思维品位,使古人现代化了,也与《论语》一书所突显的孔丘思想不符。

【原文】

8·10 子曰:“好勇疾(1)贫,乱也。人而不仁(2),疾之已甚(3),乱也。”

【注释】

(1)疾:恨、憎恨。

(2)不仁:不适合仁德的人或事。

(3)已甚:已,太。已甚,即太过份。

【译文】

孔夫子说:“喜好大胆而又恨本人老聃苦,就会犯上放火。对于不仁德的人或事逼迫得太狠心,也会出事。”

【评析】

本章与上一章有涉嫌。在孔圣人看来,老百姓如若不愿处于自个儿穷困的地方,他们就会起来造反,那就不便民社会的稳定,而对此那个不仁的人强迫得太狠心,也会惹出祸端。所以,最好的艺术就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培育人们的“仁德”。

【原文】

8·11 子曰:“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骄且吝,其他不足观也已。”

【译文】

尼父说:“(一个在高位的天皇)固然有周公那样美好的才干,假使骄傲自大而又吝啬小气,那其余方面也就不值得一看了。”

【原文】

8·12 子曰:“三年学,不至于谷(1),不易得也。”

【注释】

(1)谷:北周以谷作为官吏的俸禄,那里用“谷”字表示做官。不至于谷,即做不了官。

【译文】

孔仲尼说:“学了三年,还做不了官的,是天经地义找到的。”

【评析】

孔夫子办教育的根本目的,是培植治国安邦的红颜,古时一般学习
三年为一个阶段,此后便可做官。对本章另有一种解释,认为“学了三年还达不到善的人,是很少的”。读者能够依照自身的知情来读书本章。

【原文】

8·13
子曰:“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1),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注释】

(1)见:音xiàn,同现。

【译文】

尼父说:“坚定信念并努力学习
,誓死守卫并健全治国与品质的大道。不进来党政不稳的国家,不居住在多事的国度。天下有道就出去做官;天下无道就隐居不出。国家有道而温馨贫贱,是屈辱;国家无道而协调方便,也是侮辱。”

【评析】

那是尼父给弟子们传授的为官之道。“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用之则行,舍之则藏”,那是尼父为官处世的一条非常紧要尺度。其它,他还提出相应把民用的穷困荣辱与国家的兴衰存亡联系在联合,那才是为官的主导。

【原文】

8·14 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译文】

万世师表说:“不在那多少个地方上,就不考虑那职位上的事。”

【评析】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涉及到法家所谓的“名分”难点。不在其位而谋其政,则有僭越之嫌,就被人认为是“违礼”之举。“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也就是要“规行矩步”。那在春秋末年为保养社会安乐,抑制百姓“犯上燃烧”起到过重大职能,但对后者则有肯定的不成
影响,尤其对公众不关切政治,安分守礼的心态起到诱导成效。应当说,那是被动的。

【原文】

8·15 子曰:“师挚之始(1),《关睢》之乱(2),洋洋乎盈耳哉!”

【注释】

(1)师挚之始:师挚是魏国的太史。“始”是乐曲的发端,即序曲。汉代演奏,开首叫“升歌”,一般由左徒演奏,师挚是通判,所以那里就是“师挚之始”。

(2)《关睢》之乱:“始”是乐曲的开首,“乱”是乐曲的终了。“乱”是合奏乐。此时奏《关睢》乐章,所以叫“《关睢》之乱”。

【译文】

孔丘说:“从都督挚演奏的序曲开头,到终极演奏《关睢》的尾声,丰盛而美观的音乐在自个儿耳边回荡。”

【原文】

8·16
子曰:“狂(1)而不直,侗(2)而不愿(3),悾悾(4)而不信,吾不知之矣。”

【注释】

(1)狂:急躁、急进。

(2)侗:音tóng,幼稚无知。

(3)愿:谨慎、小心、朴实。

(4)悾悾:音kōng,同空,诚恳的榜样。

【译文】

万世师表说:“狂妄而不尊重,无知而不审慎,表面上真切而不守信用,我真不知道有的人为啥会是其一样子。”

【评析】

“狂而不直,侗而不愿,悾悾而不信”都不是好的道德质量,尼父对此充足反感。那是因为,那两种质量不适合和平的主干条件,也不切合道家从来倡导的“温、良、恭、俭、让”和“仁、义、礼、智、信”的渴求。所以万世师表说:我真不知道有人会这样。

【原文】

8·17 子曰:“学如不及,犹恐失之。”

【译文】

孔丘说:“学习 知识似乎追赶不上那么,又会担心丢掉什么。”

【评析】

本章是讲学习 态度的难点。孔圣人自身对学习
知识的要求分外肯定,他也还要那样须要他的学员。那“学如不及,犹恐失之”,其实就是“学而不厌”一句最好的评释。

【原文】

8·18 子曰:“巍巍(1)乎,舜禹(2)之有世上也而不与(3)焉!”

【注释】

(1)巍巍:华贵、高大的规范。

(2)舜禹:舜是风传中的圣君明主。禹是夏朝的率先个天子。典故古时期,尧禅位给舜,舜后来又禅位给禹。

(3)与:参加、相关的趣味。

【译文】

孔丘说:“多么神圣啊!舜和禹获得举世,不是夺过来的。”

【评析】

此处孔圣人所讲的话,应该有着指。当时社会混乱,政局动乱,弑君、纂位者司空眼惯。孔仲尼赞颂轶闻时代的“舜、禹”,评释对古时禅让制的肯定,他借称颂舜禹,抨击现实中的那一个难点。

【原文】

8·19
子曰:“大哉尧(1)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2)之。荡荡(3)乎,民无能名(4)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焕(5)乎其有成文!”

论语译注,论语注释。【注释】

(1)尧:中国太古风传中的圣君。

(2)则:效法、为准。

(3)荡荡:广大的指南。

(4)名:形容、称说、称赞。

(5)焕:光辉。

【译文】孔丘说:“真了不起啊!尧这样的君主。多么神圣啊!只有天最高大,唯有尧才能效仿天的英豪。(他的恩惠)多么广大啊,百姓们真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表述对它的歌唱。他的功绩多么神圣,他制定的仪式制度多么巨大啊!”

【评析】

尧是中国故事时期的圣君。尼父在此间用极美好的言语表扬尧,尤其对他的礼仪制度愈加称誉,表明了她对宋朝先王的崇敬感情。

【原文】

8·20
舜有臣两人(1)而天下治。武王曰:“予有乱臣十人(2)。”孔仲尼曰:“才难,不其然乎?唐虞之际(3),于斯(4)为盛,有女人焉(5),九人而已。三分天下有其二(6),以服事殷。周之德,其可谓至德也已矣。”

【注释】

(1)舜有臣多个人:典故是禹、稷、契、皋陶、伯益等人。契:音xiè;陶:音yáo。

(2)乱臣:据《说文》:“乱,治也。”此处所说的“乱臣”,应为“治国之臣”。

(3)唐虞之际:传说尧在位的时日叫唐,舜在位的时日叫虞。

(4)斯:指周武王时期。

(5)有女生焉:指武王的乱臣十人中有武王之妻邑姜。

(6)三分天下有其二:《逸周书?程典篇》说:“文王令中国之侯,奉勤于商”。相传当时分九州,文王得六州,是三分之二。

【译文】

舜有五位贤臣,就能治理好天下。周武王也说过:“我有十个帮扶我治理国家的官僚。”孔子说:“人才难得,难道不是那般啊?唐尧和虞舜之间及周武王那么些时期,人才是最盛了。但十个大臣当中有一个是妇女,实际上唯有九个人罢了。西伯昌得了天下的三分之二,仍旧事奉殷朝,战国的德,可以说是参天的了。”

【评析】

那段中间,孔丘指出了一个关键难点,就是治理天下,必须有人才,而人才是至极高雅的。有了人才,国家就可以博得治理,天下就足以太平。当然,那并不就认证孔丘的“豪杰史观”,因为在历史发展进度中,杰出人物的确发布了不可低估的巨大成效,那与全员马自达的机能,都应该是不行忽略的。

【原文】

8·21
子曰:“禹,吾无间(1)然矣。菲(2)饮食而致(3)孝乎鬼神,恶衣裳而致美乎黻冕(4);卑(5)皇宫而尽力乎沟洫(6)。禹,吾无间然矣。”

【注释】

(1)间:空隙的情致。此处用作动词。

(2)菲:菲薄,不丰厚。

(3)致:致力、努力。

(4)黻冕:音fǔ miǎn,祭拜时穿的礼服叫黻;祭拜时戴的罪名叫冕。

(5)卑:低矮。

(6)沟洫:洫,音xù,沟渠。

【译文】

孔丘说:“对于禹,我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了;他的饭食很粗略而不遗余力去孝敬鬼神;他平常穿的衣衫很朴素,而祭拜时尽或然穿得美观,他协调住的皇城很低矮,而从事于修治水利事宜。对于禹,我的确尚未什么挑剔的了。”

【评析】

如上这几章,万世师表对于尧、舜、禹给予中度评价,认为在他们的时代,一切都很周到,为君者生活简朴,孝敬鬼神,是执政者的金科玉律,而前天千千万万人大力赶超权力、地位和财富,而把百姓的生存和国度的走上坡路放在了支持的职分,以古喻今,孔仲尼是在向统治者提出警告。

泰伯篇第八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2


【01】

  本篇共计21章,其中闻明的语句有:“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任重先生而道远”;“鞠躬尽瘁”;“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等。本篇的中坚内容,涉及到孔夫子及其学员对尧舜禹等宋代先王的褒贬;孔圣人教学方法和教诲思想的愈加揭橥;万世师表道德思想的具体内容以及曾参在若干难题上的视角。

【原文】 8·1 子曰:“泰伯,其可谓至德也已矣。三以天下让,民无得而称焉。” 

子曰:「泰伯其可谓至德也已矣。三以天下让,民无得而称焉。」

【注释】 ①泰伯:也撰写“太伯”,西周祖先古公亶父(周太王 )的长子。他的两个小叔子依次为仲雍和季历,季历的幼子为周文王。故事周太土预言到周文王有圣
德,就想打破长子继承皇位的惯例.把君位通过季历传给西伯昌。泰伯为完结岳丈的愿望,他与仲雍一起出走到荆蛮之地(今安徽附近),自号为勾吴,
立为吴泰伯,成为新兴北齐的天子。周太王 死后,季历继承皇位,后来传给
周文王,便是周文王。②三以天下让:指;泰伯出走一间天下;太王 死后不
回来奔丧,以便让季历继承皇位二间全球;季历死后也不回来,以便让周文王继承皇位三让海内外。③无得:同“无能”无法的意思。

【译文】 孔夫子说:“泰伯,那可以说是兼备一级的品德了。五次让
出满世界,老百姓几乎找不出恰当的语言来夸奖她。”

【解读】 “弃天下如敝屣,薄皇帝将相而不为。”

可见成功那或多或少的,在历史上并从未多少个。相反,如拾草芥的倒是争权夺位,为满世界大权而杀人放火,争城掠地,勾心斗角
骨血相残。直到现代社会,莫说让出一切大地,就是让出一个单
位的政权来,也会要了好几个人的老命,宁死也不情愿的。

有如何方法呢?古今中外都是这么,权力就是有诸如此类大的魅力。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在很多人眼里,有了权就有了
一切,没有了权就一向不了任何。所以有“权、权、权,命相连”的 说法。

那几个视角,那个说法,大约在孔丘的时代就曾经不特殊了
吧,不然的话,他怎么会把三让天下作为典型的风骨歌颂 呢?

【02】

  【原文】

【译文】 孔圣人说:“泰伯可以说是品行最高雅的人了,两次把王位让给季历,老百姓都找不到适合的字句来赞美她。” 

子曰:「恭而无礼则劳;慎而无礼则葸;勇而无礼则乱;直而无礼则绞。君子笃於亲,则民兴於 仁。故旧不遗,则民不偷。」

【注释】 ①葸(Xi):畏缩。②绞:尖刻伤人

【译文】 万世师表说:“恭敬而不切合礼就会劳倦,谨慎而不合乎礼就会
畏缩,勇敢而不相符礼就会闹事,直率而不吻合礼就会尖刻伤人。”

【解读】 恭敬、谨慎、勇敢、直率就一般意义说来都是属于好的风骨,
但若是不用礼来开展正式,那也都会出难点。那里的礼不是大家个天所说的礼貌,而是指礼法,即礼的法律。实际上,也就是指
无论做哪些都要合度的标题。比如说,对人毕恭毕敬当然是好,但如果一味恭敬,恭敬得过了头,就会显示唯唯诺诺,卑躬屈膝。用
孔夫子的话来说,就会“劳倦”,怎么劳倦?翻译成大家后天常嘲讽那类人的话,就是‘你活得累不累啊!”因为她逢人便打拱作揖,
恭敬有加,而不是安分守己礼法.该恭敬时恭敬,该自豪时不卑
不亢。谨慎也是如此。谨慎好不佳?行事极为谨慎,很好!但如果一
味谨慎,则成了谨小慎微,走路怕踩死了蚂蚁,树叶掉下来怕打
破了头,畏畏缩缩,窝囊无能,结果是一无所成。“勇而无礼,则
乱”。那话很好明白,唯有勇敢.不讲礼法。“舍得一身剐,敢把
国君拉下马。”当然是要出大乱子的了。大家明日已无太岁可拉。
但一味地勇,像个莽张益德或黑李逵,那也会出事闯大祸的、“直
而 无礼则绞。”直率是性子坦白,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对就对
下对就窘迫,说话不拐弯抹角抹角.直来直去。那自然也并未什么不
对.人们还每每很喜爱那种人,但万一一个人太直戆了了,直得来
一点也不知回避,那往往说出话来弄得人下不断台。尤其是做
领导的或做长辈的,蒙受那种人那可就有您够受的了。

由此、无论是什么风格,一定要用礼来加以节制,加以中和,
那样才们大言行合度,符合社会规范。

正因为礼有如此主要,所以孔圣人才一再强调:“不学礼,无以
立”(《季氏》)“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颜子渊》)“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颜子》)礼是学的
关正宗旨内容所在,是漫天个人修养的角度。

【03】

  8.1
子曰:“泰伯(1),其可谓至德也已矣。三(2)以全球让,民无得而称焉(3)。”

【科长评析】 让位于贤,有多少人能够落成呢,有个词叫“公而无私”,那是很难的。 

曾子舆有疾,召门弟子曰:「启予足!启予手!诗云:『小心翼翼,胆战心惊,战战兢兢。』目前而後,吾知免夫!小子!」

【注释】 (1)启:开启,曾参让学员掀开被子看自身的小动作。
(2)诗云:以下三句引自《诗经·小雅·小旻》篇。 (3)免:指身体免于损伤。
(4)小子:对学子的称之为。

【译文】
曾子舆有病,把他的学童召集到身边来,说道:“看看自家的脚!看看自家的手(看看有没有损害)!《诗经》上说:‘小心谨慎呀,好像站在绝境旁边,好像踩在薄冰上边。’从今未来,我驾驭我的血肉之躯是不再会碰着迫害了,弟子们!”

【解读】
曾参借用《诗经》里的三句,来证实本身平生谨慎小心,幸免误伤身体,可以对家长尽孝。据《孝经》记载,孔仲尼曾对曾子舆说过:“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就是说,一个孝子,应当极其热衷父母给予自身的血肉之躯,包含头发和皮肤都无法具有损伤,那就是孝的初始。曾参在临死前要他的学习者们看看自身的动作,以提亲友好的身体完整无损,是一辈子听从孝道的。可知,孝在道家的道德规范当中是多么首要。

【04】

  【注释】

【原文】 8·2 子曰:“恭而无礼则劳,慎而无礼则葸,勇而无礼则乱,直而无礼则绞。君子笃于亲,则民兴于仁,故旧不遗,则民不偷。” 

曾子舆有疾,孟敬子问之。曾参言曰:「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君子所贵乎道者三:动容貌,斯远暴慢矣;正颜色,斯近信矣;出辞气,斯远鄙倍矣。笾豆之事,则有司存。」

【注释】 ①孟敬子;吴国大夫仲伊斯梅洛夫。

【译文】 曾参卧床
不起,孟敬子去询问他。曾子舆说道:“鸟快要死的时候,鸣叫的响声是难过的;人快要死的时候,说出来的话也是视死如归的。君子所应有敬服的道有两个方面:调整本身的姿容,既可防止狂暴,又可防止轻视别人;使和谐的眉眼得体、态度恭敬,那样就象是于诚信;使和谐说话严格而有哲理,那样就足以避免粗野和背理。至于祭拜和礼节仪式,自有主持这个工作的官宦来负责。”

【解读】 朱熹解释说:“鸟畏死,故鸣哀;人穷反本,故言善。”(《论
语集注》)也就是说,鸟因为怕死而暴发凄厉伤心的喊叫声,人因为
到了性命的无尽,反省本身的生平一世,回归生命的真相,所以说出 善良的话来。

人到生命的界限,一切的争斗,一切的统计,一切的体面。
一切的屈辱都已化作过去,现世渐渐退隐而恍若彼岸,与和睦渺然
无缘。一种痛惜,一种对于生命的亲近留恋油但是生,那是或不是是
人们常说的“良心发现”呢?如若是,那可正是发现得太晚了某些哟!

道教不嫌晚,而是不失时机地吸引了那“良心发现”的一
弹指,于是有濒危忏悔的仪式。那种仪式,从史前径直持续到科技文明昌盛的明日,其主导是还是不是正是建主立“人之将死,其言也 善”的认识上呢?

【05】

  (1)泰伯:周代天子古公亶父的长子。

【译文】 孔子说:“只是尊重而不以礼来指引,就会一无所成无功;只是当心而不以礼来指导,就会畏缩拘谨;只是勇猛而不以礼来率领,就会讲话尖刻。在高位的人若是厚待自身的老小,老百姓中间就会兴起仁的新风;君子假使不舍弃老朋友,老百姓就不会对人冷漠暴虐了。” 

曾子舆曰:「以能问于不能,以多问于寡,有若无,实若虚,犯 而不校昔者吾友尝从事于斯矣。」

【注释】 ①校(jiao)计较,较量。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译文】 曾子舆说:“能力强却向能力弱的人请教,知识丰盛却向知识少
的民情教;有知识却像没有学问一样,满腹经纶却像一贫如洗一
样,别人冒犯自身也不争辨。我一度有一位朋友就是这么的。”

【解读】 听说曾子舆的那位朋友就是那“足智多谋”的颜渊。

古语说得好;“满招损,谦收益。”
一个人就是并不胡作非为,而只是无所不知,锋芒毕露,也都容易遭到外人的攻击,受到有害。因为你的流光溢彩使周围的人黯淡无光,方枘圆凿,所以,你越能干,事情做得越完美,就越得
罪人。大概你一点一滴没有察觉到那一点,甚至百思不得其解。可事
实就是这么,人们完全可以那样想;“都是爹妈生的,你凭什么?!”

所以,凡事当留有余地,不那么锋芒毕露,咄咄逼人,使人
家感到必要您却不面临你的劫持。

要形成这点,有时就须求装“傻”了。那就是“以能问于
不可能,以多问于寡,有若无,实若虚”。明知故问,给外人一个表
现的机会;明明知道她不如本人,也去向他请教;明明自身清楚
很多,但把它埋藏在心尖,表面上做出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有
了那些,再加上人家冒犯了和谐也不相持地去龃龉,不以牙
还牙,以眼还眼,那就不会对别人构成威慑了,反过来,本身也
就能够减小部分客人的口诛笔伐和诬告了。

本来,那样做的结果,你也会失掉许多,呈少是谨小慎微.活
得不那么潇洒自如了罢。更何况,对许三个人来说,性情决定如此.
所谓“才华横溢”,才华多了它就是要“溢”出来;所谓“锋芒毕
露”,既有锋芒,它就是要“露”,要“脱颖而出”。

诸如此类看来,“傻”也不是人们可以装得出的,要装“傻”,也
的确要精通装“傻”的方法才行啊!

【06】

  (2)三:很多次的意思。

【处长评析】 “礼”是从事规则,“礼”以“仁”为底蕴,“仁”以“和谐”为目标,“和谐”以“众赢”为目的,说到底就是“目的正确、行为格外”。又从生理和思想的角度来讲,就是要做到“宜人生、宜己生、宜众生”。

曾子曰:「可以托六尺之孤,能够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也,君子人与君子人也。」

【注释】
(1)托六尺之孤:孤:死去伯伯的小劲叫孤,六尺指15岁以下,古人以七尺指成年。托孤,受太岁临终前的信托辅佐幼君。
(2)寄百里之命:寄,寄托、委托。百里之命,指左右国家政权和命局。

【译文】
曾子说:“能够把年幼的国王托付给他,可以把国家的政权托付给他,面临生死存亡的燃眉之急关头而不动摇屈服。那样的人是君子吗?是君子啊!”

【解读】
万世师表所培养的就是有德行、有学问、有才干的人,他能够受命辅佐幼君,可以通晓国家政权,这样的人在生死关头决不动摇,决不和平解决,那就是颇具君子品格的人。

【07】

  (3)民无得而称焉:百姓找不到合适的字句来赞叹她。

【原文】 8·3 曾子舆有疾,召门弟子曰:“启予足!启予手!诗云:‘触目惊心,如临深渊,如临深渊。’近日而后,吾知免夫,小子!” 

曾参曰:「士,不得以不弘毅,任重先生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後已,不亦远乎。」

【注释】 ①弘毅:弘,大;毅,坚毅、弘毅指志向伟大,意志坚贞不屈。

【译文】 曾子舆说:“读书人不可不志向大侠,意志坚定,因为她职分费劲而路途遥远。以实施仁德为己任,不是很繁重吗?直到死才罢
休.不是很深切吗?”

【解读】 “路遥远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屈正则《离騷》)

曾参所须求于先生的,实际上就是这么一种精神。

刚毅持重的性命意识,壮怀激烈的正剧心态,将历史扛在自 己肩头的勇敢形象.

这一切,如同都只有在观念的艺术学小说和历史的教材中去 寻找了。

他俩是屈子、荆柯、西楚霸王、岳鹏举、陆务观、文云孙,恐怕是
哈姆雷特、浮士德,而毫不是“第二十二条军规”下的尤索林、
“等待戈多”的流浪汉.更不是金庸(Louis-Cha)笔下的韦小宝,王朔笔下“过 把瘾就死”的人。

到底,那便是所谓“古典精神”与“现代发现”的界线。

后天,当我们在呼唤高贵,呼唤英豪,呼唤喜剧意识的时候
是还是不是理所应当回到儒学中去,回到曾参所呼唤的神气中去,做一个
任重先生道远,死而后已的学子呢?

【08】

  【译文】

【译文】 曾子舆有病,把她的学童召集到身边来,说道:“看看自家的脚!看看自家的手(看看有没有贬损)!《诗经》上说:‘小心谨慎呀,好像站在绝境旁边,好像踩在薄冰下边。’从今将来,我了然自家的人身是不再会遭到侵蚀了,弟子们!” 

子曰:「兴於诗。立於礼。成於乐。」

【注释】 (1)兴:开始。

【译文】 孔夫子说:“(人的修身)开首于学《诗》,自立于学礼,达成于学乐。”

【解读】
本章里万世师表提出了她从事教育的三地方内容:诗、礼、乐,而且提议了那三者的差别作用。它供给学生不但要讲个人的修身,而且要有宏观、广泛的学识和技巧。

【09】

  孔夫子说:“泰伯可以说是品行最高雅的人了,四回把王位让给季历,老百姓都找不到适当的字句来陈赞他。”

【镇长评析】 保养本身的肌体也是孝的一种样式。 

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注释】无

【译文】 尼父说“老百姓,可以让他俩跟从,不得以让他们知晓是为 什么。”

【解读】 那就好像队伍容貌下命令一样,目标何方,距离若干,限何时到达。可能是,冲锋号一响便冲锋起来,撤退令一到便撤退下去
作为战士,只须求照命令工作就得了,容不得你问那是为什么。

那就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是或不是愚民政策呢?

万世师表曾经说过:“中等智力以上的人,可以和她谈谈高深的学识;中等智力以下的人,不能够和她谈论高深的学问。”(《雍
也》) 孟轲也说:“做一件事不驾驭为什么要做,养成了习惯不知道
为何养成,一辈子与世浮沉不知去向何处,那样的人就是普普通通
老百姓。”(《亚圣·尽心上》)

看得出,在孔圣人、孟轲的内心中,人真的有智慧的根本不一致,有
的人就是只好够遵守于人,按领导人 的指挥工作,而不大概和她
说得精晓是怎么。换句话说,对于普通老百姓,没有须求,也
不能让她们知晓事事是干吗,只需求让他俩按规定办事就行
了。不然的话,惹得大家东想西想,无法安然工作,发生出社会 不平稳因素。

那就是孔丘和孟子的认识--不是要愚民,而是因为民自身的素质
如此,所以要本着其特性来展开统治。

在那些意义上,说它是愚民政策也未尝不可吧,而没有须要想尽办法去为“孔子和孟子之道”翻案,说那两句话应该断句为:“民可, 
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或然:“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10】

  【评析】

【原文】 8·4 曾参有疾,孟敬子(秦国孟孙氏第11代宗主)问之。曾参言曰:“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君子所贵乎道者三:动容貌,斯远暴慢矣;正颜色,斯近信矣;出辞气,斯远鄙倍矣。笾豆之事,则有司存。” 

子曰:「好勇疾贫,乱也。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乱也。」

【注释】 (1)疾:恨、憎恨。 (2)不仁:不符合仁德的人或事。
(3)已甚:已,太。已甚,即太过份。

【译文】
尼父说:“喜好打抱不平而又恨自个儿老聃苦,就会犯上燃烧。对于不仁德的人或事逼迫得太厉害,也会出事。”

【解读】
本章与上一章有关联。在孔丘看来,老百姓就算不愿处于本人穷困的身份,他们就会起来造反,那就不便利社会的安居乐业,而对此这个不仁的人强迫得太狠心,也会惹出祸端。所以,最好的章程就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作育人们的“仁德”。

【11】

  传说古公亶父知道三子季历的幼子西伯昌有圣德,想传位给季历,泰伯知道后便与妹夫仲雍一起避居到吴。古公亶父死,泰伯不回去奔丧,后来又断发文身,表示终生不返,把君位让给了季历,季历传给西伯昌,即西伯昌。武王时,灭了殷商,统一了全球。这一历史事件在孔丘看来,是值得津津乐道的,三让中外的泰伯是道德最神圣的人。只有天下让与贤者、圣者,才有大概获取治理,而让位者则浮现有高雅的作风,老百姓对她们是赞赏不已无比的。

【译文】 曾参有病,孟敬子去探望她。曾参对他说:“鸟快死了,它的喊叫声是伤感的;人快死了,他说的话是爱心的。君子所应当着重的道有多少个地方:使自身的形容得体严穆,那样可以幸免狠毒、跋扈;使本身的声色一本正经,那样就类似于诚信;使本人说话的言辞和话音谨慎小心,这样就可防止止粗野和背理。至于祭奠和礼节仪式,自有主持那么些工作的父母官来负责。” 

子曰:「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骄且吝,其馀不足观也已。」

【注释】无

【译文】 孔仲尼说:“即便有周公那样的才能和那么美好的资质,只要骄
傲吝啬,那她其他的整个也都开玩笑了。”

【解读】 才能资质属于才的地方,骄傲吝啬属于德的方面。

才高八斗而道德不好,圣人连看也不看他一眼,唯有德才兼 备才是完善的浓眉大眼。

若果二者不可得兼,德是熊掌,才是鱼,亚圣舍鱼而取熊掌, 圣人合才而取德。

今天大家的用人之道,大家挑选和扶植跨世纪的姿色,似乎依然坚定不移的是这么些标准。当然,其德和才的内蕴都已不足同日而语 。

关于周公自个儿,不但不骄不吝,而且是客气大度的样子,“这也是鲜为人知而勿庸赘言的了。

【12】

  【原文】

【处长评析】 曾参认为君子应该尊重仪容、神色、语气,这个实际上都是表面的事物,大约宗圣对孟敬子不只怕提议太高的渴求呢。

子曰:「三年学,不至於谷,不易得也。」

【注释】 ①至:那里指意念所至。②谷:北齐以谷米为俸禄(类似前日的报酬),所以“谷”就是指“禄”。

【译文】 孔仲尼说:“读书三年而不想望当官吃俸禄,这是可贵的。”

【解读】 所谓“学而优则仕”,(《子张》)一般读书人想望当官吃俸禄
是不错的。就是孔圣人的学习者,也有“子张学干禄”,专门来向 孔仲尼学习
当官吃俸禄的技术。不过,在孔圣人看来,学习 目标如故纯洁一点好,“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为知识而文化,在读书
中获得乐趣,胜过把阅读看成敲门砖,胜过读书为了找工作,为
了升官发财的视角。

但事实上,古往今来,没有几个为读书而读书的人。过去的
时期读书是为了名列前茅,“十年寒窗无人问,一飞冲天天下闻。”
读书可以做官,做官能够发财。昨日撇下了科举制度,读书不一
定可以做官了,但小学读了读中学,中学读了读高校,不外乎是
为了找一个好的生意。如果找不到,就大学读了再读学士,目的也是为着找到一个更好的职业。一旦找到了,绝没有人再对
什么学士、硕士后的,那多苦寒!另一种极端是,既然读书也不
外乎是为着找到一个好一些的生意,为了获利发财,那假使能挣
钱,能发财,又何苦读什么劳什子的书啊?所以,不少父母让孩
子中学结束学业(甚至不用结束学业)就跟老子一起做事情、赚大钱,于
是又发出“读书无用”的观点。其实,无论是“读书做官(发
财)论”仍然“读书无用论”、对于读书的目的认识都是一致的
那就是万世师表所说的“至于谷”,读书都为稻粱谋 。

可能正是因为早在万世师表的一时大家读书就已经是为着“至于
谷”,所以万世师表才惊叹说“不至于谷”是宝贵的罢。

【13】

  8.2
子曰:“恭而无礼则劳(1),慎而无礼则葸(2),勇而无礼则乱,直而无礼则绞(3)。君子笃(4)于亲,则民兴于仁,故旧(5)不遗,则民不偷(6)。”

【原文】 8·5 曾子舆曰:“以能问于不可以,以多问于寡,有若无,实若虚;犯而为校,昔者吾友尝从事于斯矣。” 

子曰:「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危邦不人,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注释】 ①善道:正确的学说,引申为真理。②见:同“现”。

【译文】 孔丘说:“坚定信念,劳累学习 ,坚定不移真理至死不悟。不进入
危险的国家,不居住动乱的国家。天下政治冬至就出去完毕理想,
天下政治乌黑就隐退。国家政治秋分而协调却贫贱,那是侮辱;国
家政治乌黑而友好却红火,也是屈辱。”

【解读】 “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

实则如故“用之则行,舍之则藏。”(《述而》)只然而联系
到学与守,贫贱与富裕作了更尖锐的表达,使之具有越发牢固的
基础就特别广泛的程度罢了。

说来也是,朗朗乾坤,太平盛世,人人奔小康,求邵阳,你
怎么会贫且贱呢?敢情是好吃懒做,游手好闲罢了。

反而,政治乌黑,世道昏乱,打砸抢抄抓害得人们自危,个
个不安.你却大富大贵,不是一个吃黑钱、发横财的暴发户才怪。

在正人君子看来,以上三种情状都是屈辱。

【14】

  【注释】

【译文】 曾参说:“自身有才能却向尚未才能的人请教,本人知识多却向知识少的人请教,有文化却像没文化一样;知识很充实却接近很空虚;被人伤害却也不计较,以前自家的恋人如同此做过了。” 

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注释】无

【译文】 孔圣人说:“不在那么些地方上,就不用考虑丰裕地方上的政务。”

【解读】 关键是要找准本人的地方。

不在其位不精通意况,隔行如隔山,谈论起来于事无补,反
而肇事,依然素其位而行,安宁本分为好。做冬瓜就考虑冬瓜外
难点,做西瓜就考虑西瓜的题材。

【15】

  (1)劳:辛劳,劳苦。

【区长评析】 那种上学格局本人并不完全赞成,太讲究方式了,学习的目标是为了了然新知识、巩固旧文化,难道一定要向不如本人的人读书才算好学啊? 

子曰:「师挚之始,关睢之乱,洋洋乎盈耳哉。」

【注释】
(1)师挚之始:师挚是宋国的长史。“始”是乐曲的伊始,即序曲。唐宋演奏,早先叫“升歌”,一般由校尉演奏,师挚是里胥,所以那里就是“师挚之始”。
(2)《关睢》之乱:“始”是乐曲的起来,“乱”是乐曲的终了。“乱”是合奏乐。此时奏《关睢》乐章,所以叫“《关睢》之乱”。

【译文】
孔丘说:“从大将军挚演奏的前奏曲开头,到末了演奏《关睢》的结尾,丰裕而雅观的音乐在本身耳边回荡。”

【解读】无

【16】

  (2)葸:音xǐ,拘谨,畏惧的指南。

【原文】8·6 曾参说:“可以托六尺之孤,能够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也。君子人与?君子人也。” 

子曰:「狂而不直,侗而不愿,悾悾而不信,吾不知之矣。」

【注释】 (1)狂:急躁、急进。 (2)侗:音tóng,幼稚无知。
(3)愿:谨慎、小心、朴实。 (4)悾悾:音kōng,同空,诚恳的金科玉律。

【译文】
万世师表说:“放肆而不端正,无知而不小心,表面上真切而不守信用,我真不知道有的人怎么会是以此样子。”

【解读】
“狂而不直,侗而不愿,悾悾而不信”都不是好的道德质量,孔丘对此充裕反感。那是因为,那二种人格不切合和平的主旨原则,也不合乎道家一向提倡的“温、良、恭、俭、让”和“仁、义、礼、智、信”的须求。所以尼父说:我真不知道有人会这么。

【17】

  (3)绞:说话尖刻,出口伤人。

【译文】 曾参说:“可以把年幼的圣上托付给他,可以把国家的政权托付给他,面临生死存亡的热切关头而不动摇屈服。那样的人是君子吗?是君子啊!” 

子曰:「学如不及,犹恐失之。」

【注释】无

【译文】 孔夫子说:“学习 起来就像老赶不上一致,还害怕把学到的东西 又丢掉了

【解读】 孔夫子的自白给我们以“活到老,学到老”,“学海无涯苦作 舟”的感觉。

而村庄却说:“人的性命是零星的,而知识是但是的,用有限
的人命去追求极致的学识,那是很危险的。知道了这点而如故要去追求学问,这就更惊险了呀!”(《养生主》)

那样说来,孔丘岂不是危险又惊险了呢?但他却做了圣人。

一律感觉生命有限,学海无涯,儒者和墨家的态度却是迥然
差距,让我们来看在学识难点上儒道两家的明朗界限。

【18】

  (4)笃:厚待、真诚。

【处长评析】 曾子舆说的就是忠信吧。 

子曰:「巍巍觉,舜禹之有天下也,而不与焉。」

【注释】 (1)巍巍:名贵、高大的样板。
(2)舜禹:舜是传说中的圣君明主。禹是西周的第三个君主。传说古时期,尧禅位给舜,舜后来又禅位给禹。
(3)与:参加、相关的情趣。

【译文】 孔丘说:“多么神圣啊!舜和禹得到天下,不是夺过来的。”

【解读】
那里孔圣人所讲的话,应该负有指。当时社会混乱,政局动乱,弑君、纂位者不乏先例。孔仲尼赞颂故事时代的“舜、禹”,申明对古时禅让制的认可,他借称颂舜禹,抨击现实中的那个标题。

【19】

  (5)故旧:故交,老朋友。

【原文】 8·7 曾子曰:“士不能够不弘毅,任重先生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摩顶放踵,不亦远乎?” 

子曰:「大哉尧之为军也,巍巍觉,唯天为大,唯尧则之,荡荡乎,民无能名焉。巍巍觉,其有成功也,焕乎,其有成文。」

【注释】 (1)尧:中国太古故事中的圣君。 (2)则:效法、为准。
(3)荡荡:广大的榜样。 (4)名:形容、称说、陈赞。 (5)焕:光辉。

【译文】
尼父说:“真了不起啊!尧那样的圣上。多么神圣啊!唯有天最高大,唯有尧才能模拟天的伟大。(他的恩典)多么广大啊,百姓们真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表述对它的赞叹。他的功绩多么神圣,他制定的典礼制度多么巨大啊!”

【解读】
尧是礼仪之邦传说时期的圣君。孔仲尼在此处用极美好的语言赞赏尧,尤其对他的礼仪制度愈加称赞,表达了她对隋朝先王的敬重心理。

【20】

  (6)偷:淡薄。

【译文】 曾参说:“士不可以不弘大刚强而有毅力,因为他义务重先生大,道路遥远。把贯彻仁作为团结的职分,难道还不根本吗?奋斗生平,摩顶放踵,难道路途还不漫长吗?” 

舜有臣五人,而天下治。武王曰:「予有乱臣十人。」尼父曰:「才难,不其然乎,唐虞之际,於斯为盛,有女子焉,九人而已。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德,其可谓至德也已矣。」

【注释】 ①三个人:指禹、稷、契、皋陶、伯益。②乱臣十人:乱,即治。乱
臣即治国之臣。十人指周公姬旦、召公姬奭、太公太公涓等,其中包含武王的
爱妻邑姜,其余九人治外,邑姜治内。所以下文说:“有女孩子焉,九人而已。”
③唐虞之际:指唐尧、虞舜之后。之际,之后。传说尧在位的时日叫唐,
舜在位的一时叫虞。④斯:那,指周武王的一代。⑤三分天下有其
二:传闻当时天下分为九州,归周的已有荆、梁、雍、豫、徐、扬六州,只
剩下青、兖、冀三州属殷子受德了。

【译文】 舜有五位贤臣便使举世大治。周武王说:“我有十位治理天下
的贤臣。”孔夫子说;“人才难得,难道不是那般啊?唐尧虞舜以后,
武王时人才最为兴盛,但十位人才中还有一位女性,男子只是九
人罢了。周朝得了海内外的三分之二仍向殷朝称臣。周朝的德性可以说是参天的了。”

【解读】 人才难得,古往今来都是如此。就以历史传说中最好的虞舜
时期以来,才得四个贤臣,周武王时也才十个,其中还有一位贤
内助,不可以算严厉意义上的“臣”。

一面,人才也不在多。不仅虞舜、武王时期唯有八个十
个,就是后者的汉高祖,不也就张子房、萧相国、陈平三杰吗?而且,
“艄公多了打翻船”,能干人太多聚在一道,反而会出难题。所以
水镜先生对汉烈祖说:“卧龙、凤雏,得一而安天下。”想不到汉烈祖竞一下得了几个,结果反而难安天下了。那是《三国演义》中的
公案,其实,它所彰显出的,正是人才是或不是越来越多越好的标题。以
大家前天的景况而论,一个单位,一家商厦,人们往往以“人才
济济”来描写它的实力雄厚,兴旺发达。其实,那里的“人才”大
有尊重。什么“人才”?领导是管理者的红颜,秘书是文秘的姿色,
公关是公关的姿色,打字员是打字员的人才,甚至,看大门是看
大门的丰姿。那里也牵涉到另一个标题,就是一个单位,一个公 司,到底领导人
多如故领导人 少更好的题材。事关体制,大家谨
记圣人的教诲:“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也就不便深说了。

但有一点可能得以说的:兵不在多而在精,将不在多而在能;
一方面,精兵能将难得;另一方面,也不可以多得啊!

【21】

  【译文】

【处长评析】 曾参把人生说的很体面,尼父说:国家用本人,我就发表团结的功效,国家不用自己,我就沾沾自满。在实质上生活中,他一方面宣传自身的思辨,一边教学,乐在其中,未如曾参那般强求。

子曰:「禹吾无间然矣,菲饮食,而致孝乎鬼神,恶衣裳,而致美乎黻冕,卑皇城,而尽力乎沟恤,禹吾无间然矣。」

【注释】 (1)间:空隙的情趣。此处用作动词。 (2)菲:菲薄,不宽裕。
(3)致:致力、努力。 (4)黻冕:音fǔ
miǎn,祭拜时穿的礼服叫黻;祭拜时戴的帽子叫冕。 (5)卑:低矮。
(6)沟洫:洫,音xù,沟渠。

【译文】
万世师表说:“对于禹,我未曾什么可以挑剔的了;他的伙食很粗略而拼命去孝敬鬼神;他常常穿的衣服很简朴,而祭奠时尽量穿得雅观,他自身住的王宫很低矮,而从事于修治水利事宜。对于禹,我确实尚未什么挑剔的了。”

【解读】
以上这几章,孔丘对于尧、舜、禹给予中度评价,认为在她们的一时,一切都很完美,为君者生活简朴,孝敬鬼神,是执政者的典范,而前几天众三人拼命赶超权力、地位和财物,而把全民的生存和国度的富强放在了接济的职位,以古喻今,万世师表是在向统治者提出警示。

  尼父说:“只是尊重而不以礼来引导,就会徒然无功;只是当心而不以礼来引导,就会畏缩拘谨;只是勇猛而不以礼来指点,就会说话尖刻。在高位的人若是厚待自个儿的家人,老百姓中间就会兴起仁的前卫;君子借使不废除老朋友,老百姓就不会对人冷漠无情了。”

【原文】 8·8 子曰:“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 

  【评析】

【译文】 孔仲尼说:“(人的修身)早先于学《诗》,自立于学礼,完成于学乐。” 

  “恭”、“慎”、“勇”、“直”等德目不是孤立存在的,必须以“礼”作引导,只有在“礼”的率领下,那几个德目标实行才能契合和平的轨道,否则就会冒出“劳”、“葸”、“乱”、“绞”,就不能够达成修身养性的目标。

【村长评析】 诗表明自不过真切的内心感受,礼用来约束它,乐用来完善的发布它。音乐的表明能力是当先语言的。

  【原文】

【原文】 8·9 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8.3
曾参有疾,召门弟子曰:“启(1)予足!启予手!诗云(2):‘坐卧不宁,惊惶失措,坐卧不安。’方今而后,吾知免(3)夫,小子(4)!”

【译文】 万世师表说:“对于普通人,只可以使她们如约大家的恒心去做,无法使他们了然怎么要这么做。” 

  【注释】

【处长评析】 孔丘的这一盘算深受垢病,他看不起劳动人民,认为他们难以授受教育,其实她的学生中就有门户于底层的,他也说本人“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在社会中,他想作育的是管理层,而不是基层,但以我之见,不论是社会管理、依然一般的生产和装备管理,原理是完全一致的。

  (1)启:开启,曾参让学生掀开被子看本人的动作。

【原文】 8·10 子曰:“好勇疾贫,乱也。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乱也。” 

  (2)诗云:以下三句引自《诗经·小雅·小旻》篇。

【译文】 尼父说:“喜好大胆而又恨自个儿老子@苦,就会犯上放火。对于不仁德的人或事逼迫得太狠心,也会出事。” 

  (3)免:指身体免于损伤。

【处长评析】 孔仲尼分析了社会的“乱”是在怎么样处境下发出的,在当下社会也是那般。

  (4)小子:对学子的称之为。

【原文】 8·11 子曰:“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骄且吝,其他不足观也已。” 

  【译文】

【译文】 孔丘说:“(一个在高位的天王)固然有周公那样美好的才干,假设骄傲自大而又吝啬小气,那其余地方也就不值得一看了。” 

  曾参有病,把她的学生召集到身边来,说道:“看看自家的脚!看看我的手(看看有没有挫伤)!《诗经》上说:‘小心谨慎呀,好像站在绝境旁边,好像踩在薄冰上面。’从今将来,我通晓我的身子是不再会遭遇祸害了,弟子们!”

【镇长评析】 孔夫子说得好呀,一个人的风骨是或不是值爱戴与地位无关。

  【评析】

【原文】 8·12 子曰:“三年学,不至于谷,不易得也。” 

  曾子舆借用《诗经》里的三句,来注明本身一生谨慎小心,防止误伤肢体,可以对老人尽孝。据《孝经》记载,孔夫子曾对曾子舆说过:“肉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就是说,一个孝子,应当极其热衷父母给予本身的躯干,包含头发和肌肤都不可以具备损伤,那就是孝的先河。曾参在临死前要他的学生们看看本人的手脚,以求亲友好的躯体完整无损,是一辈子坚守孝道的。可知,孝在法家的道德规范当中是何等首要。

【译文】 孔夫子说:“学习了三年,还从未做官拿俸禄的心绪,那种人不便于取得啊。” 

  【原文】

【村长评析】 超过半数人学习是为着在社会上更好的生活,当前更是如此,那没怎么窘迫,但增强协调内在修养和直达高深的灵气,领悟生活的意义和安心乐意,其实更重要。 

  8.4
曾参有疾,孟敬子(1)问(2)之。曾参言曰:“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君子所贵乎道者三:动容貌(3),斯远暴慢(4)矣;正颜色(5),斯近信矣;出辞气(6),斯远鄙倍(7)矣。笾豆之事(8),则有司(9)存。”

【原文】 8·13 子曰:“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注释】

【译文】 万世师表说:“坚定信念并努力学习,誓死守卫并完善治国与质量的坦途。不进来党政不稳的国度,不居住在人荒马乱的国家。天下有道就出来做官;天下无道就隐居不出。国家有道而友好贫贱,是侮辱;国家无道而团结从容,也是屈辱。” 

  (1)孟敬子:即秦国先生孟陈安琪。

【镇长评析】 那是尼父的生存之道,选取条件并发挥自身的功力。 

  (2)问:探望、探视。

【原文】 8·14 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3)动容貌:使本身的心灵感情表现于外貌。

【译文】 孔夫子说:“不在那么些地点上,就不考虑那职位上的事。” 

  (4)暴慢:粗暴、放肆。

【镇长评析】 仅从公司中搭档分工的角度来讲,那是完全正确的。 

  (5)正颜色:使和谐的面色庄敬体面。

【原文】 8·15 子曰:“师挚(吴国的太师)之始,《关睢》之乱(合奏乐),洋洋乎盈耳哉!” 

  (6)出辞气:出言,说话。指注意说话的口舌和话音。

【译文】 尼父说:“从参知政事挚演奏的序曲初步,到结尾演奏《关睢》的末梢,丰裕而出色的音乐在自身耳边回荡。” 

  (7)鄙倍:鄙,粗野。倍同背,背理。

【区长评析】 未听过这么悦耳入心的音乐,难以评说。

  (8)笾豆之事:笾(音biān)和豆都是唐代祭拜和仪式中的用具。

【原文】 8·16 子曰:“狂而不直,侗而不愿,悾悾而不信,吾不知之矣。” 

  (9)有司:指老总某一方面事务的命官,那里指老板祭奠、礼仪业务的地点官。

【译文】 孔仲尼说:“放肆而不正派,无知而不小心,表面上真挚而不守信用,我真不知道有的人何以会是以此样子。” 

  【译文】

【村长评析】 我也不领会干什么会有那般的人。 

  曾子舆有病,孟敬子去看看她。曾子舆对她说:“鸟快死了,它的叫声是可悲的;人快死了,他说的话是爱心的。君子所应有尊重的道有八个方面:使自身的长相得体得体,那样可避防止惨酷、狂妄;使本身的声色一本正经,那样就接近于诚信;使本身说话的言辞和文章谨慎小心,那样就足以防止粗野和背理。至于祭奠和礼节仪式,自有总经理这几个工作的命官来顶住。”

【原文】 8·17 子曰:“学如不及,犹恐失之。” 

  【评析】

【译文】 尼父说:“学习好像追赶什么,总怕赶不上,赶上了又怕被扬弃。” 

  曾子舆与孟敬子在政治立场上是相对的。曾参在临死以前,他还在准备改变孟敬子的姿态,所以她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一端求爱他本身对孟敬子没有恶意,同时也告知孟敬子,作为君子应当保护的三个地点。那几个道理现在看起来,依旧很有意义的。对于私有的道德修养与和谐的人际关系有重点的借鉴价值。

【区长评析】 孔丘平生都在持续学习知识,但村落说:“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陷入困境)已。”认为文化是学不完的,我觉着知识分三个规模,一是道,二是基本规律,三是适应时期的知识,前两层是有限的,第三层是极其的,前两层必须控制,后一层则无需完备。

  【原文】

【原文】 8·18 子曰:“巍巍乎,舜禹之有世上也,而不与焉!” 

  8.5
曾子曰:“以能问于无法,以多问于寡,有若无,实若虚;犯而为校(1)——昔者吾友(2)尝从事于斯矣。”

【译文】 尼父说:“多么神圣啊!舜和禹获得举世,不是夺过来的。” 

  【注释】

【镇长评析】 舜和禹是何许得到全世界的,历来都有争辨,那且不说,依靠个人的道德来治国,不如以法治世。 

  (1)校:音jiào,同较,计较。

【原文】 8·19 子曰:“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荡荡乎,民无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焕乎其有小说!” 

  (2)吾友:我的心上人。旧注上相似都认为那里指颜子。

【译文】孔仲尼说:“真了不起啊!尧那样的皇帝。多么神圣啊!唯有天最高大,唯有尧才能效仿天的高大。(他的恩典)多么广大啊,百姓们真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表述对它的称赞。他的功业多么神圣,他制定的仪式制度多么巨大啊!” 

  【译文】

【镇长评析】 靠圣人治国,从孔夫子将来二千五百多年来看,是不切实际的。 

  曾子舆说:“自身有才能却向没有才能的人请教,本身文化多却向知识少的人请教,有文化却像没文化一样;知识很充实却接近很空虚;被人伤害却也不计较——从前自家的恋人就像是此做过了。”

【原文】 8·20 舜有臣多少人而天下治。武王曰:“予有乱臣(治国之臣)十人。”孔夫子曰:“才难,不其然乎?唐虞之际,于斯为盛,有妇女(武王之妻邑姜)焉,九人而已。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德,其可谓至德也已矣。” 

  【评析】

【译文】 舜有五位贤臣,就能治理好天下。周武王也说过:“我有十个帮衬本身治理国家的官僚。”孔夫子说:“人才难得,难道不是那般吗?唐尧和虞舜之间及周武王那个时期,人才是最盛了。但十个大臣当中有一个是女性,实际上唯有九个人而已。西伯昌得了大地的三分之二,仍旧事奉殷朝,夏朝的德,可以说是最高的了。” 

  曾参在这边所说的话,完全秉承了尼父的沉思理论。“问于不只怕”,“问于寡”等都标志在读书上的谦虚谨慎态度。没有文化、没有才能的人并不是不在话下的,在她们身上总有值得您读书的地点。所以,在攻读上,即要向有文化、有才能的人读书,又要向少知识、少才能的人学习。其次,曾子舆还提议“有若无”、“实若虚”的说教,希望人们一贯维持谦虚不自满的态势。第三,曾子舆说“犯而不校”,表现出一种宽阔的心怀和忍让精神,这也是值得学习的。

【科长评析】 所谓人才,分为那两种:一是制定规则的,二是实施规则的,第三种又分二种:一是全然实施的,二是想方法优化的。

  【原文】8.6
曾参说:“可以托六尺之孤(1),可以寄百里之命(2),临大节而不可夺也。君子人与?君子人也。”

【原文】 8·21 子曰:“禹,吾无间然矣。菲饮食而致孝乎鬼神,恶衣裳而致美乎黻冕(祭奠时穿的礼服叫黻;祭拜时戴的罪名叫冕);卑宫殿而尽力乎沟洫(沟渠)。禹,吾无间然矣。” 

  【注释】

【译文】 万世师表说:“对于禹,我一直不怎么可以挑剔的了;他的伙食很粗略而拼命去孝敬鬼神;他终生穿的行装很朴素,而祭奠时尽大概穿得美观,他自个儿住的宫廷很低矮,而从事于修治水利事宜。对于禹,我真正尚未什么挑剔的了。” 

  (1)托六尺之孤:孤:死去五叔的小孩叫孤,六尺指15岁以下,古人以七尺指成年。托孤,受天子临终前的信托辅佐幼君。

【村长评析】 歌颂克己奉公的人,不如歌颂克己奉公的行事。

  (2)寄百里之命:寄,寄托、委托。百里之命,指左右国家政权和造化。

  【译文】

  曾子舆说:“可以把年幼的皇帝托付给他,可以把国家的政权托付给他,面临生死存亡的燃眉之急关头而不动摇屈服。那样的人是高人吗?是君子啊!”

  【评析】

  孔圣人所培育的就是有道德、有文化、有才干的人,他得以受命辅佐幼君,能够精晓国家政权,那样的人在生死关头决不动摇,决不和平解决,那就是拥有君子品格的人。

  【原文】

  8.7
曾参曰:“士不可以不弘毅(1),任重(英文名:rèn zhòng)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注释】

  (1)弘毅:弘,广大。毅,强毅。

  【译文】

  曾子舆说:“士不可以不弘大刚强而有毅力,因为她义务重(英文名:rèn zhòng)大,道路遥远。把完结仁作为团结的职责,难道还不重大吗?奋斗毕生,毙而后已,难道路途还不深入吗?”

  【原文】

  8.8 子曰:“兴(1)于诗,立于礼,成于乐。”

  【注释】

  (1)兴:开始。

  【译文】

  尼父说:“(人的修养)开始于学《诗》,自立于学礼,完毕于学乐。”

  【评析】

  本章里尼父指出了她从事教育的三地点内容:诗、礼、乐,而且提出了那三者的例外作用。它须要学员不仅要讲个人的修身,而且要有完美、广泛的学识和技艺。

  【原文】

  8.9 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译文】

  孔丘说:“对于老百姓,只可以使他们如约大家的意志去做,无法使他们驾驭怎么要那样做。”

  【评析】

  尼父思想上有“爱民”的情节,但那有前提。他爱的是“顺民”,不是“乱民”。本章里她提议的“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意见,就标明了她的“愚民”思想,当然,愚民与爱民并不是相互争论的。另有人认为,对此句应作如下解释:“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即百姓认可,就让他们照着去做;百姓不认可,就给她们表达道先生理。持这种看法的人认为那是孔仲尼倡行朴素民主政治的品味。但多数学者认为那样断句,不合乎古中文的语法;那样敞亮,拔高了孔丘的思维水平,使古人现代化了,也与《论语》一书所反映的孔圣人思想不符。

  【原文】

  8.10 子曰:“好勇疾(1)贫,乱也。人而不仁(2),疾之已甚(3),乱也。”

  【注释】

  (1)疾:恨、憎恨。

  (2)不仁:不相符仁德的人或事。

  (3)已甚:已,太。已甚,即太过份。

  【译文】

  孔仲尼说:“喜好大胆而又恨本身老子@苦,就会犯上放火。对于不仁德的人或事逼迫得太狠心,也会出事。”

  【评析】

  本章与上一章有关联。在孔夫子看来,老百姓如若不愿处于自身穷困的身份,他们就会起来造反,那就不便利社会的铁岭久安,而对此那个不仁的人强迫得太狠心,也会惹出祸端。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作育人们的“仁德”。

  【原文】

  8.11 子曰:“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骄且吝,其他不足观也已。”

  【译文】

  孔圣人说:“(一个在高位的天王)尽管有周公这样美好的才能,借使骄傲自大而又吝啬小气,那其他地点也就不值得一看了。”

  【原文】

  8.12 子曰:“三年学,不至于谷(1),不易得也。”

  【注释】

  (1)谷:南梁以谷作为官吏的俸禄,这里用“谷”字表示做官。不至于谷,即做不了官。

  【译文】

  孔仲尼说:“学了三年,还做不了官的,是天经地义找到的。”

  【评析】

  孔仲尼办教育的严重性目标,是培植治国安邦的红颜,古时一般学习三年为一个阶段,此后便可做官。对本章另有一种解释,认为“学了三年还达不到善的人,是很少的”。读者可以依据本身的驾驭来阅读本章。

  【原文】

  8.13
子曰:“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1),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注释】

  (1)见:音xiàn,同现。

  【译文】

  孔圣人说:“坚定信念并努力学习,誓死守卫并完善治国与格调的坦途。不进入党政不稳的国度,不居住在兵连祸结的国度。天下有道就出来做官;天下无道就隐居不出。国家有道而友好贫贱,是屈辱;国家无道而团结方便,也是侮辱。”

  【评析】

  那是孔丘给学子们传授的为官之道。“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用之则行,舍之则藏”,那是孔子为官处世的一条主要条件。此外,他还提出应该把民用的老少边穷荣辱与国家的兴衰存亡联系在一起,那才是为官的重点。

  【原文】

  8.14 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译文】

  孔丘说:“不在那一个地方上,就不考虑那职位上的事。”

  【评析】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涉及到道家所谓的“名分”难点。不在其位而谋其政,则有僭越之嫌,就被人认为是“违礼”之举。“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也就是要“安分守纪”。那在春秋末代为拥戴社会安定团结,抑制百姓“犯上放火”起到过紧要职能,但对后人则有肯定的不良影响,特别对Ford不爱抚政治,安分守礼的心气起到诱导功用。应当说,那是被动的。

  【原文】

  8.15 子曰:“师挚之始(1),《关睢》之乱(2),洋洋乎盈耳哉!”

  【注释】

  (1)师挚之始:师挚是郑国的太傅。“始”是乐曲的初始,即序曲。隋代演奏,开头叫“升歌”,一般由上大夫演奏,师挚是上卿,所以那边就是“师挚之始”。

  (2)《关睢》之乱:“始”是乐曲的开始,“乱”是乐曲的终了。“乱”是合奏乐。此时奏《关睢》乐章,所以叫“《关睢》之乱”。

  【译文】

  孔圣人说:“从节度使挚演奏的前奏曲初步,到终极演奏《关睢》的最后,丰裕而美丽的音乐在自我耳边回荡。”

  【原文】

  8.16
子曰:“狂(1)而不直,侗(2)而不愿(3),悾悾(4)而不信,吾不知之矣。”

  【注释】

  (1)狂:急躁、急进。

  (2)侗:音tóng,幼稚无知。

  (3)愿:谨慎、小心、朴实。

  (4)悾悾:音kōng,同空,诚恳的旗帜。

  【译文】

  孔夫子说:“猖獗而非僧非俗,无知而不谨慎,表面上真心而不守信用,我真不知道有的人何以会是以此样子。”

  【评析】

  “狂而不直,侗而不愿,悾悾而不信”都不是好的道德质量,孔丘对此极度反感。那是因为,那三种质量不合乎和平的主干尺度,也不相符道家一直提倡的“温、良、恭、俭、让”和“仁、义、礼、智、信”的渴求。所以孔圣人说:我真不知道有人会如此。

  【原文】

  8.17 子曰:“学如不及,犹恐失之。”

  【译文】

  孔丘说:“学习文化就像是追赶不上那么,又会担心丢掉什么。”

  【评析】

  本章是讲学习态度的难点。万世师表本人对上学文化的渴求丰富分明,他也同时这样须求她的学生。那“学如不及,犹恐失之”,其实就是“学而不厌”一句最好的评释。

  【原文】

  8.18 子曰:“巍巍(1)乎,舜禹(2)之有天下也而不与(3)焉!”

  【注释】

  (1)巍巍:华贵、高大的规范。

  (2)舜禹:舜是轶事中的圣君明主。禹是战国的首先个国君。故事古时期,尧禅位给舜,舜后来又禅位给禹。

  (3)与:参与、相关的意味。

  【译文】

  孔圣人说:“多么神圣啊!舜和禹获得天下,不是夺过来的。”

  【评析】

  那里孔仲尼所讲的话,应该具备指。当时社会混乱,政局动荡,弑君、纂位者不足为奇。孔丘赞颂传说时期的“舜、禹”,表明对古时禅让制的认可,他借称颂舜禹,抨击现实中的这一个难题。

  【原文】

  8.19
子曰:“大哉尧(1)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2)之。荡荡(3)乎,民无能名(4)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焕(5)乎其有成文!”

  【注释】

  (1)尧:中国太古故事中的圣君。

  (2)则:效法、为准。

  (3)荡荡:广大的金科玉律。

  (4)名:形容、称说、称赞。

  (5)焕:光辉。

  【译文】孔圣人说:“真了不起啊!尧那样的国君。多么神圣啊!只有天最高大,唯有尧才能效仿天的大侠。(他的恩情)多么广大啊,百姓们真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发挥对它的表扬。他的功绩多么神圣,他制定的仪仗制度多么巨大啊!”

  【评析】

  尧是中国典故时期的圣君。孔仲尼在那里用极美好的言语称扬尧,特别对她的仪式制度愈加称誉,表明了他对唐朝先王的爱慕心绪。

  【原文】

  8.20
舜有臣三人(1)而天下治。武王曰:“予有乱臣十人(2)。”孔夫子曰:“才难,不其然乎?唐虞之际(3),于斯(4)为盛,有女孩子焉(5),九人而已。三分天下有其二(6),以服事殷。周之德,其可谓至德也已矣。”

  【注释】

  (1)舜有臣多个人:典故是禹、稷、契、皋陶、伯益等人。契:音xiè;陶:音yáo。

  (2)乱臣:据《说文》:“乱,治也。”此处所说的“乱臣”,应为“治国之臣”。

  (3)唐虞之际:传说尧在位的时期叫唐,舜在位的时日叫虞。

  (4)斯:指周武王时代。

  (5)有女孩子焉:指武王的乱臣十人中有武王之妻邑姜。

  (6)三分天下有其二:《逸周书·程典篇》说:“文王令中国之侯,奉勤于商”。相传当时分九州,文王得六州,是三分之二。

  【译文】

  舜有五位贤臣,就能治理好天下。周武王也说过:“我有十个帮衬我治理国家的父母官。”孔丘说:“人才难得,难道不是这么呢?唐尧和虞舜之间及周武王这些时代,人才是最盛了。但十个大臣当中有一个是女生,实际上只有九个人罢了。西伯昌得了满世界的三分之二,仍然事奉殷朝,战国的德,可以说是参天的了。”

  【评析】

  那段中间,万世师表提出了一个关键难题,就是治理天下,必须有人才,而人才是那个难能可贵的。有了人才,国家就可以赢得治理,天下就足以太平。当然,那并不就表明万世师表的“铁汉史观”,因为在历史前进历程中,杰出人物的确公布了不可低估的巨大功用,那与人民丰田(丰田(Toyota))的效果,都应当是不行忽略的。

  【原文】

  8.21
子曰:“禹,吾无间(1)然矣。菲(2)饮食而致(3)孝乎鬼神,恶衣裳而致美乎黻冕(4);卑(5)宫殿而尽力乎沟洫(6)。禹,吾无间然矣。”

  【注释】

  (1)间:空隙的趣味。此处用作动词。

  (2)菲:菲薄,不丰厚。

  (3)致:致力、努力。

  (4)黻冕:音fǔ miǎn,祭拜时穿的礼服叫黻;祭奠时戴的罪名叫冕。

  (5)卑:低矮。

  (6)沟洫:洫,音xù,沟渠。

  【译文】

  孔丘说:“对于禹,我从没什么样可以挑剔的了;他的膳食很简短而努力去孝敬鬼神;他平时穿的行头很清纯,而祭奠时尽量穿得赏心悦目,他本人住的宫廷很低矮,而从事于修治水利事宜。对于禹,我确实并未什么样挑剔的了。”

  【评析】

  以上这几章,孔夫子对于尧、舜、禹给予中度评价,认为在他们的时代,一切都很周到,为君者生活简朴,孝敬鬼神,是执政者的榜样,而现在无数人大力赶超权力、地位和财物,而把人民的生存和国度的新生事物正在蓬勃发展放在了支持的地方,以古喻今,孔仲尼是在向统治者提议警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