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静简淡平和中寓峻峭王羲之书法,用笔浅析

www.8522.com 1

www.8522.com 2

  小楷,顾名思义,是燕书之小者,创始于三国魏时的锺繇,他原是位钟鼓文最典型的显要大家,所作宋体的笔意,亦脱胎于汉隶,笔势恍如飞鸿戏海,极生动之致。惟结体宽扁,横画长而直画短,仍存隶分的遗意,然已备尽楷法,实为正书之祖。到了南宋王羲之,将小陶文法尤其以悉心探讨,使之达到了精美的境地,亦奠立了炎黄小小篆法精粹的玩味标准。一般说来,写小楷与写大字是大差其他,其条件上是:写大字要严密相连,而写小楷须要使其方便有余。也等于说:写大字要能做到小字似的精密;而写小楷要能做到有大字似的局促,故古人所谓“作大字要如小字,而作小字要如大字。”又海上道人论书有“大字难于结密而不止,小字难于方便有余”的精语。以上这么些话怎么讲。因为大家普通写大字时,以为地位(面积)宽阔,可以随意书写,结果字体变成了松懈空阔。写小楷则刚好相反,因为地空间太小,担心写不下就越难免要奋力局缩,往往局缩过当,反而成为蜷促。这都以任天由命的心境现象,极易触犯的毛病。所以苏公“大小难能”那句话,正是本着那种神情而发,更是经历老到之谈。

唐张怀瓘曰:“夫书,第一用笔,第二识势,第三裹束,三者兼备,可是为书。”其所说第一用笔指的即是“藏锋”或“露锋”。“藏锋以包其气”,藏锋起笔能使笔画深厚圆润;“露锋以纵其神”,露锋能使笔画俊秀生动。在书法写作中肯定要在起笔用笔时成功藏的精粹绝伦,露得恰当,方能使文章气韵生动,放逸舒展。古人说“太露锋芒,则意不持重;深藏圭角,则体欠精神。故与其肉胜,不如骨胜,与其多露,不如多藏”。晋王羲之《书论》云:“第一须有筋藏锋,灭迹隐端。”黄宾虹也在《书论》中说:“落笔应无往不复,无垂不缩。往而复,使用笔沉着不浮。落笔之际应留得住墨,勿使信笔涂鸦,锋要藏,不能露。既要有天马腾空之劲,也要有老僧补衲之清幽。”由此而言,藏锋较之露锋更为紧要。  所谓藏锋,是指起笔时取逆势而写的用笔格局,是比照笔画前进方向取一个反方向落笔的动作。亦称“逆锋”,“正锋”。“露锋”指的是斜落笔或尖落笔,笔锋入纸时,其锋外露。“有筋藏锋、灭迹隐端”说的即是“逆锋起笔”,取的是逆势,是欲擒故纵的道理。蔡邕《九势》有论:“藏头护尾、力在字中,下笔用力肌肤之丽。藏锋点画出入之迹,在左先右,逆回亦尔;护尾、画点势尽力收之。”藏头护尾指的即是藏锋用笔取逆势而完成的韵致。也多亏反其道而行之的对立统一规律的体现。  从出土的最初木牍、竹牍、绵帛等手迹看,逆锋起笔早在殷商时代就被人们了然使用,可知其历史之久远。  从金鼎文《龙虎山刻石》来看,它上接《石鼓文》之遗风,下开汉篆之早先,用笔似锥画沙,劲如屈铁,笔画囿转劲键,犹如王箸,其起笔收笔,都用藏锋,“画如铁石,字若飞动”,骨气丰匀、方圆妙绝”。汉碑《石门颂》具较高措施成就,其结字体势瘦劲开张,意态飘逸自然,逆锋起笔,回锋收笔,运笔遒劲沉着,朴厚含蓄。清张祖翼题跋曰:“然三百年来习汉碑者不知凡几,竟无人学《石门颂》者。”盖其充裕奔放之气何来?来之于“逆势”也。《石门颂》以其强大的逆势,八面出锋,方成其稳健奔放之豪气。  唐颜真卿也擅于藏锋逆势用笔,其用笔融篆籀于楷法。无论是她的行草《勤礼碑》、《多宝塔》,依然陶文《争位子》等都以逆势藏锋的样子之作。清赵之谦的书法服膺于“逆入平出”、“万毫齐力”的笔法,其取法于《张猛龙》、《郑文公》、《龙门造像》、《石门颂》、《瘗鹤铭》等,成立出清新拔俗,令人气象一新的“揮叔汉代书”。无不得之于藏锋逆势用笔。  藏锋用笔的另一特色是伸张了书法小说的力度,发生了“力在字中”的章程审美成效。力是书法艺术的生命,是衡量书法艺术的正儿八经之一。有力度的线条能使人们心目唤起力量感,同时达到人们审美情感上的一种满足。对“力感”的发出有二种观点,一种主张“力感”取决于点画形状,即在于控制笔锋的笔画格局;另一种则觉得取决于书写时人体所所有的力量是不是通过臂、腕、指、笔传到线条上,是还是不是“全身力到”。那三种认识即须要我要“全身力到”,器重笔锋的移动款式,从而使线条产百威度美。在黄豫章先生的《黄州寒食卷》、《松风阁》等文章中可知到,其一点一画,一撇一捺,无不利用笔意的弹性取逆势,用笔各处擒纵,笔笔凝练灵动,如舟人执篙,逆水而行。  中国书法艺术源源不绝,源源而来。“藏锋逆势”是技术层面的一项基础,纵然用笔外露也可表现出锋芒直率之美,但不控制用笔藏锋这一基础,就一贯不势和力的涵盖蕴藉,更谈不上气韵生动。近代郁锡璜说得好“赏观蛇之噬人也,必先弯曲其首;猫之捕鼠也,必先俯伏其身,无它,蓄势焉耳”。势在书法创作中一致非常主要,其内涵丰硕,是书法艺术的神魄。康祖诒在《广艺舟双楫》中说:“古人论书,以势为先;”隋朝蔡邕则归结为“九势”;王羲之谓“笔势”;卫恒称“书势”。说的皆以书法中“势”的首要性。  势是书者运笔前胸有成竹的显现,也是运笔时笔在纸面上随心腾跃一任自然的书写进程中的暴发,即与工具有关又与小编的学养密不可分。在写字进程中,势的突显须依靠毛笔的弹性,使其在受力时笔毫弯曲,及恢复生机原状的样子,而发出笔势。毛笔弹性越大,笔势越强。留下的线条也就越富有主体感和力度。作者的学养对书法作势的朝梁暮晋具有决定性功效。
谈到书法的“势”,也就提到到书法的人文价值和“文人书法”的缘起及书家的个人修养等题材。  笔墨的增高不仅是技巧难点,实质上是思想精神层面的难题,要从人格品质、学问修养方面下武术。宋郭若虚说:“人品既已高矣,气韵不得不高,生动不得不至。”清李曰华说:“人品不高,落墨无法。”黄宾虹说:“人品的胜负最能影响书画的技术,讲书画不大概不讲人品,有了为人之道,才能讲书画之道。”纵观历代书法我们,无不都是无所不知之士,或视为显贵达官,或学有所成,或隐逸山水修心修身。包罗近年不可胜数大文人学者,虽非职业书家,都颇具造诣,自成一体。书法富文人气,书卷味,见学养于其中。那也愈加注明,唯有高深的学养,华贵的格调,高古的心态,方能在书法艺术创作中取得夺人的“笔势”。  书法作为最具中国价值观文化特征的不二法门样式,其笔墨意境无不包括着中国工学意识和古板审美追求。“逆锋”能内含筋骨,表势出书法艺术含蓄蕴藉的美,刘勰在《文心雕龙》把含蓄谓之“隐”,“隐也者文外之重旨也,始正而末奇,内明而外润,使玩之者无穷,味诸不厌矣”。王羲之又语:“凡书贵乎沉静。”清周星莲也说:“笔所未到气已吞,笔所能到气亦不尽,故能墨无旁沈,肥不剩肉,瘦不干脆,魄力气韵,黑风婆皆于此生。书法主旨不外也。”唯有在对精神层面的深层体验和神秘体会并举的时日,才会现出“韵”的古雅之声,而在魏晋那么些战乱频存、人性觉醒、玄学兴盛的超常规年份里,中国书法从追求气势到崇尚韵致,从名贵走向优雅,书法境界从沉雄博大进入细微,便是一种历史的大趋势,更是两汉以来文人参预书法的必然结果。书圣王羲之的书法艺术即是开文人书法之初始。如一盏灿烂的点灯,照亮了古代其后所有书法家的发展道路,也表露了华夏书法固有的人文价值。  综上所述,大家简单发现“藏锋逆势”用法在书法创作中的地位和功用,尤其是对线条的力、势等因素的影响。当然,世界上的东西不是纯属的,我们无法就此贬抑露锋。书法“逆”、“露”往往是互相合营,相反相成的。王羲之《湖心亭序》用的是藏锋,魏《张玄墓志》接纳的则是露锋落笔,其方法审美价值同等可以显示。  我们关怀切磋书法的“藏锋逆势”用笔,目的在于深远地开掘中华书法的人文价值和艺术内涵,保持中国书法艺术的高品位,追求书法艺术的高境界。从而更好地发扬国粹,传承发展中国书法艺术。

书法欣赏【乐毅论】

雅静简淡平和中寓峻峭王羲之书法,用笔浅析。书法欣赏【张迁碑】

  写小字的主体与笔画的匹配,则与大字无大差距。至于运笔,则略有不一致。小字运笔要柔和、娟秀、挺拔、整齐;大字要雄壮、厚重。大字下笔时用逆锋(藏锋),收笔时用回锋;小字下笔时则不用用逆锋,宜用尖锋,收笔时宜用顿笔或提笔。譬如写一横,起笔处或尖而收笔处则圆;写一竖,起笔或略顿,收笔则尖;撇笔则起笔或肥而收笔瘦:捺笔则起笔或瘦而收笔肥,同时也要向左向右略作弧形,笔画生动而有情致;点欲尖而圆,挑欲尖而锐,弯欲内方而外圆,钩半曲半直。运笔灵活多变,莫可限定。尤其是整篇字,要笔笔差别,而又协调一致,一行字写出来,犬牙相制,却又直白在一条线上,如是则行气自然贯串,望之如串串珍珠项链,畅快。小字为清朝生活费必需的书法,在此以前科举应试时,阅卷的人大都是先看字,然后再看小说。字如倒霉,作品再好也要受影响。朝考状元、翰林,尤器重书法。是故凡探花、翰林的小楷,都以迷你的。一般读书,也都善写小楷。方今硬笔盛行,用毛笔写小字的人不多,但用硬笔临写小楷字帖有两全其美的显明进效,由此想写好硬笔字,不妨找本好的小楷字帖,加工训练。定能打下压实基础,裨益生平,受用不尽。

标签:书法王羲之藏锋逆势 更加多上一篇:有刀印与无刀印下一篇:中国文字:意美音美形美

     
《乐永霸论》书法雅静简淡,无装腔作势的习气,使人感至真率、自然。《乐永霸论》的结字重心平衡,平静中不乏灵动,平和中寓峻峭,纵画一般不离开垂直方向,横画微显右耸,但大约保持水平.字形不拘高矮宽窄,随体赋形,大小不一,长方、正方、扁方的字各占三分之一,均显得自然和谐。从现存的剧本中还可知到笔画是敏感的,横有仰抑,竖每多变,撇捺缓急;结构上或大或小,或正或侧,或收或缩;分布则重纵行,不拘横行。从全部上言,在静谧中见气韵显生机。

     
张迁碑书法的点画沉着、灵动,着重点的矛头和搔头抓耳的效益,在全方位字中起到活跃气氛、画龙点睛的法力。《张迁碑》的撇,因其笔势自右上方向左下方斜行,逆锋行笔,受行笔方向与手生理条件的熏陶,不难并发浮滑的“败笔”,行笔一定要庄重。金鼎文撇的末端回锋要藏锋收笔,与燕体有很大的区分。《张迁碑》的波画用笔没有其余汉碑那样丰盛、夸张,意到则止。笔锋逆入后,揉毫下探翻锋右行,缓行缓提,至中间地点笔稍细,呈拱形,再向右行,渐渐加力,笔锋稍斜下,缓行缓按,到雁尾处铺毫上挑,蓄势后捻动笔杆,使笔锋向上缓提,着纸点的力量不减,将笔锋全力送完了,露锋收笔。

有关小说

www.8522.com 3

www.8522.com 4

  • 11-8柳公权仿宋欣赏沂州普照寺碑《集柳碑》
  • 11-8钢笔书法黑体字帖《千字文》
  • 11-8黄鲁直书法宋体欣赏《杜拾遗诗三首》
  • 11-7岳鹏进行石籀文法欣赏《后出师表》三种
  • 11-7刘大勇燕书字帖欣赏《三十六计》
  • 11-7汉代鐫刻《经训堂法书》第六册
  • 11-7闫素之汉碑汉简书法小说欣赏
  • 11-6于右任书法对联欣赏四十幅

书法文章【乐永霸论】

书法小说【张迁碑】

书法资料

  • 书法讲座
  • 书法图书
  • 理论知识
  • 书法空间
  • 敦煌书法
  • 传世字画

       
王羲之陶文书法作品点画清劲,笔法遒丽的风味,已经通晓不相同于前人的行书风格。《乐永霸论》笔势流利,神采焕发。《乐毅论》虽属小楷,但写得文明和雅,有大字的布局.且笔势精妙,备尽楷则,行笔自然,字势逸宕,同唐以往书大异其趣.那一个书迹,至今仍是演习小措的完美范本。为王羲之书于曹魏永和四年。小楷。拓本。凡44行。原石天可汗殉葬于昭陵,陵为温韬所发而得之。赵构得残石后,传至其子后不明所在。虽屡经翻刻,然风韵如故,千百年来一贯是草书的样板。《乐永霸论》笔势精妙,用笔圆润劲健,尊贵质朴,备受古今书家正视。

      
《张迁碑》的结体独具特色,呈方形,结构严整,端正朴茂,其字中的一笔一画,均以拙为貌,刚劲沉着,骨力雄健,深具阳刚之气,拙与巧完美组合,临习时一定要把握这个特点。折画是横画与竖画变换进程中的用笔方法,钟鼓文一般都因而顿笔,使转折处出“肩”。楷体的笔法则差别于仿宋。书法文章《张迁碑》的折画提笔、勿顿,更不只怕出“肩”,换向后在原处入纸竖行,可以清楚为横、竖两画的结合体。波画,即包含“蚕头雁尾”的笔画,汉隶中被视为主笔而极力、着意刻画。

热门排名

  • www.8522.com 52018狗年春联大全

    2018狗年新年对联大全五字犬守平安日; 梅開如意春犬守平安夜;
    雀鳴幸福年犬守太平世; 梅開如意春犬…阅读全文>>

     
《乐永霸论》起笔收笔以藏锋为主,露锋为铺,藏锋的笔画虽藏而不显得笨笜,露锋的笔画虽露而不出示轻浮,一点一画都给人一种脚踏实地,安详平和的记念。笔画较为圆润,浑厚丰满,秀气十足,大都以小前锋行笔写出。秀润中不乏劲利,做到柔中寓刚。《乐永霸论》是王羲之小楷名作,原文为魏夏侯玄所作,讲诉商朝时人乐永霸,官拜中将军,贤而好兵的典故.王羲之写这篇小说给王献之,一是用作书法教材,另一方面也有鼓励献之好好学书做人的意思.王羲之写这篇作品时,联想到隋朝的形势和协调的小运,难免有失意之感。

www.8522.com 6

越多书法欣赏

书法录像【张迁碑】截图

     
《张迁碑》雄强朴茂的书风素为书界推重,被誉为汉隶中方正、雄浑书风的金科玉律。在石籀文的笔画中,横画占有非常紧要的岗位。《张迁碑》的横,多为方笔,不论长横、短横,都写得很平直,分化于其余汉碑。写时要逆锋入纸,笔锋向左上角运行,再向左下角行笔,使墨充实两角,起笔处呈方形,然后翻笔中锋右行。行笔中应有提按动作,避防平拖无力,保险其笔画凝重而有力度。收笔亦需回锋,整个行笔进度笔锋内敛,令锋在笔画中间行走。竖画的写法与横画相类。《张迁碑》为传世汉碑颅骨缺损格雄强的特出小说。

www.8522.com,越多书法欣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