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耳陈馀列传第二十9、营救武臣

  却说陈胜为张楚王,曾遣魏人周市,北略魏地。见前文第十回。市引兵至狄城,狄令拟婴城固守。适有故齐王遗族田儋,充当城守,独与从弟田荣田横等,潜谋自立。当即想出一法,佯把公仆缚住,说她有通敌情事,押解县署,自率少年同往,请知府定罪加诛。里正不知是计,贸然出讯,被田儋拔出宝剑,砍死侍郎,也与项梁相类,怪不得与梁同死。遂招豪吏子弟,当面晓谕道:“诸侯皆背秦自立,作者齐人怎样落后?况齐为古国,由田氏为主百数十年,儋为田氏后裔,理应王齐,光复旧物。”丰田各无异言,儋遂自称齐王,募兵数千,出击周市。周市经过魏地,未遇剧战,猛见齐人奋勇前来,料知不便轻敌,遂即引兵退还。儋既击退周市军,威名渐震,便遣荣横等分出招抚,示民苏醒。齐人正因秦法凶暴,追怀故国,闻得田儋称王,自然踊跃投诚,不劳兵革。惟周市退回魏地,魏人亦欲推市为王,市慨然道:“天下昏乱,乃见忠臣,市本魏人,应该求立魏王遗裔,才好算是忠臣呢。”会闻魏公子咎,投效陈胜麾下,市即遣使往迎。胜不肯将咎放归,再经市再三固请,直至使人往复一遍,方得陈胜允许,命咎返魏,立为魏王。市为魏相,辅咎行政。于是楚赵齐魏已成四国。
  同前卫有燕王出现,看官道是哪个人?原来就是赵将韩广。见前文第十回。赵王武臣,使韩广略燕,广一入燕境,各城望风归附,燕地大定。燕人且欲奉广为王,广也欲据燕称尊;但因家属居赵,并有老母在堂,不忍致死,所以对众告辞,未敢相从。燕人说道:“当今楚王最强,尚不敢害赵王家属,赵王岂敢害将军老母?尽请放心,不妨自主。”广见燕人合情合理,便自称燕王。赵王武臣,得知此信,遂与张耳陈余商议,五个人眼光,以为杀一老太婆,无甚益处,不如遣令归燕,示彼恩惠,然后乘他不防,再行攻燕未迟。武臣依议,遣人护送广母,并广爱妻,一同赴燕。广得与亲情相见,当然大喜,厚待赵使,遣令归谢。
  武臣便欲侵燕,亲率张耳陈余诸人,出驻燕赵接壤的地点。早有探马报知韩广,广恐赵兵入境,急令边境戒严,增兵防守。张耳陈余,觇知燕境有备,拟请武臣南归,徐作后图。偏武臣志在得燕,未肯空回,耳余也无可奈何,只能随着武臣,照旧驻扎。惟相互分立营帐,除有事会议外,各守各营,未尝同住。武臣独发生异想,竟思潜入燕界,窥探虚实,只恐耳余2个人谏阻,不愿与议,自身推广了胆,改装易服,扮做平民模样,挈了仆从数名,竟出营门,偷入燕境。燕人日夕巡逻,遇有闲人出入,都要严查底细,方才放过。冒冒失失的赵王武臣,不管什么好歹,闯将进入,即被燕人拦住,向他究诘。武臣言语支吾,已为燕人所疑,就中还有韩广亲卒,奉令助守,明明认得武臣,大声叫道:“那就是赵王。快快拿住!”道言未绝,守兵都想争功,七手八脚,来缚武臣,武臣还想分辩,那铁链已套上头颈,好似凤阳人戏猢狲,随手牵去。咎由自取。余外仆从,多半被拘,有两多个较为刁猾,转身就走,奔还赵营,报知张耳陈余。
  耳余几人,统吃了一大惊,寻思无法营救,互商多时,别无他策,只有派出辩士,往说燕王韩广,愿将金银珍宝,赎回赵王。及去使返报,述及燕王索割土地,必须将宋朝半数,让与了她,方肯放还赵王。张耳道:“作者国土地,也从不什么阔大,若割去二分之一,便是不成为国了。那事怎样允许!”陈余道:“广本赵臣,奈何无香火情;况此前物归原主家眷,亦应知感,今当致书诘责,令彼知省,万不得已,亦只可以许让一二城,怎得割界45%吗?”书生迂论。张耳踌躇一会,委实没办法,乃依陈余言,写好书信,复遣使赍去。那知待了数日,杳无复音,再派数人往探新闻,仍不见报。到新兴逃回一人,说是燕王韩广,贪虐得很,非但不允所请,反把自家所遣各使,陆续杀死。立时恼动了张耳陈余,恨不即驱动福特,杀入燕境,把韩广一刀两段。但转想投鼠忌器,如欲与燕开战,胜负未可预料,倒反先送了赵王性命。多人搔头挖耳,思想了两十一日,终没有何良策,忽帐外有人入广播发布:“大王回来了!”张耳陈余,又惊又疑,飞快出营探望。果见赵王武臣,安然下车,前面随一御人,从容入帐。三人似梦非梦,不得不上前相迎,拥入营中,详问景况。小编亦急欲问明。武臣微笑道:“两卿可问明御夫。”4个人旁顾御者,御者便将救王计策,表达底细。
  原来御人本赵营厮卒,可是在营充当火夫,炊爨以外,别无她长。自闻赵王被掠,张陈两将相,无所适从,他却顾语同侪道:“作者若入燕,包管救出小编王,安载回来!”同侪不禁失笑道:“汝莫非要去寻死不成?试想使人十数,奉命赴燕,都被杀死,汝有甚么本领,能救笔者王?”厮卒不与多言,竟换了一番装束,悄悄驰往燕营,燕兵即将她拘住,厮卒道:“作者有要事来报汝将军,休得无礼!”燕兵不知她有什么来历,倒也不敢加缚,好好的引他入营。厮卒一见燕将,作了壹个长揖,便发话问燕将道:“将军知臣何为而来?”燕将道:“汝系哪个人?”厮卒道:“臣系赵人。”直认不讳,确是有胆有识。燕将道:“汝既是赵人,无非来做说客,想把赵王迎归。”厮卒道:“将军可知张耳陈余为啥等人?”飏开一笔妙。燕将道:“颇有贤名,明日想亦无策了。”厮卒道:“将军可知几个人的志愿否?”燕将道:“也不过欲得赵王。”厮卒哑然失笑,吃吃有声,好做作。燕将怒道:“何事可笑!”厮卒道:“作者笑将军未知敌情,我想张耳陈余,与武臣并辔北行,唾手得赵数十城。他三个人岂不想称王?但因初得赵地,未便分争,论起年龄资格,应推武臣为王,所以先立武臣,暂定人心。今赵地已定,多个人方想平分赵地,自立为王。可巧赵王武臣,为燕所拘,那多亏天假机缘,足偿彼愿。佯为遣使,求归赵王,暗中巴不得燕人下手,立把赵王杀死,他好分赵自立,一面合兵攻燕,借口报仇,人心一奋,何战不克?将军若再不知悟,中她诡计,眼见得燕为赵灭了!”三寸舌贤于一千00师。燕将听了,频频点首,待厮卒说罢,便道:“据汝说来,依旧放还赵王为妙。”正要你说出那句。厮卒道:“放与不放,权在鲁国,臣何敢多口!又作一飏愈妙。但为越国计,不如放还赵王,一可打破张陈诡谋,二可永使赵王谢谢,就使张陈逞刁,有赵王从中牵制,还有什么暇图燕呢!”明明为友好计,反说为楚国计,真好利口。燕将乃进白韩广,广也信为肝胆,遂放出赵王武臣,依礼相待,并给车一乘,使厮卒御王还赵。张耳陈余,穷思极索,反不及厮卒一张利口,也觉好奇不置。赵王武臣,乃拔营南归,驰回潮州。
  适赵将李息霜,自常山还报,谓已略定常山,因来回报。赵王复使良往略利亚,进至井陉。井陉为资深关塞,险要得很,秦用重兵扼守,阻住良军。良引兵到了关下,正拟进攻,偏有秦使到来,递入一书,书面并不加封,由良顺手取出一纸,但见下边写着,竟是胡亥的圣旨。略云:
   天子赐谕赵将李息霜:良前曾事朕,得膺贵显,应知朕待遇之隆,不应相负。今乃背朕事赵,有乖臣谊,若能彻底知悔,弃赵归秦,朕当赦良罪,并予贵爵,朕不食言!
  弘一法师看罢,未免心下加疑。他本做过吴国的公司管理者,只因位居疏远,乃归附魏国,愿事赵王。此次由二世来书,许赐官爵,终归是事赵呢?如故事秦呢!那知那封书信,并不由二世颁给,乃是守关秦将,假托二世谕旨,诱惑李息霜,且有意把书不封,使他简单漏泄,传入赵王耳中,令彼相疑,那就称为反间计呢。李漱筒不知是计,想了多时,方得着一条意见。当下遣回秦使,自引兵径回邢台,且到赵王处申请添兵,再作计较。
  一路行来,距唐山只十余里,遥见有一簇人马,吆喝前来,当中拥着銮舆,前后有羽扇遮蔽,男女仆从,环绕两旁,如同似王者气象。暗想那种仪式,除赵王外还有哪位?遂即一跃下马,伏谒道旁,这车马疾驰而至,弹指之间间已到李息霜面前,良不敢抬头,相当俯伏,口称臣李岸见驾。道言甫毕,即听车中传呼,令他免礼。良才敢昂初阶来,约略一瞧,车中并不是赵王,乃是三个华装炫服的女士。正要说话启问,那车马已似一日千里一般,向前自去。李漱筒勃然起立,顾问从吏道:“适才经过的车中,究系何人坐着?”有数人认得是赵王胞姊,便据实相答。良不禁羞惭满面,且愧且忿道:“王姊乃敢如此么?”旁有一吏接口道:“天下方乱,群雄四起,但教才能迈众,便可称尊。将军威武出赵王右,赵王尚且优待将军,不敢怠慢,今王姊乃一女流,反敢昂然自大,不为将军下车,将军难道屈身女士,不思雪恨么?”那数语激动李叔同怒气,越觉愤愤不平,便命令道:“快追上前去,拖落此妇,一泄小编恨!”说着,便奋身上马,加鞭疾走。部众陆续继进,赶了数里,竟得追着王姊的车马,就大声呼喝道:“大胆妇人,快下车来!”王姊车前的侍从,本没有何勇猛,但是摆个场地,表示雌威。既见弘一法师引众赶来,料他不怀好意,统吓得胆战心惊。有多少个胆子稍大的,还道李息霜不识王姊,由此撒野,遂撑着嗓子,朗声答道:“王姊在此,汝是哪个人,敢来戏侮?”李叔同叱道:“甚么王姊不王姊?就使赵王在此,难道敢轻视新秀不成!”一面说,一面拔出佩剑,横掠过去,砍倒了好多少人。部众又扬声助威,立即间把王姊侍从,尽行吓散。王姊向来嗜酒,此次旅游郊外,正是为饮酒起见。她已喝得醉意醺醺,所从前遇弘一法师,视作日常小吏,未尝下车。铜陵城内岂无美酒,且身为王姊,何求不得,须求出城觅饮,真是自来送死!偏偏弄成大错,狭路中蒙受朋友,竟至侍从逃散,单剩了形孤影只,危坐车中。正在无法摆布,见弘一法师已跃下了马,伸出蒲扇一般的大手,向他一抓。她便身不由主,被良抓出,摔在地上,跌得三个半死半活。是饮酒的回味。发也散了,身也疼了,泪珠儿也流下来了,索性拚着一死,痛骂李息霜。良正忿不可耐,怎忍被他辱骂?便举剑把她一挥,断送性命。好去做女酒鬼了。
  王姊既死,良已知闯了大祸,照旧先入手为强,乘着赵王没有知晓,一口气跑到包头。连云港城内的守兵,见是弘一法师回来,当然放她进城,他竟驰入王宫,去寻赵王武臣。武臣毫不预防,见良引众进来,不知为着何事,正要向良问明,良已把剑砍到,一时低位闪避,立被劈死。宫河池兵,突然遭变,统皆逃去。良又搜杀宫中,把赵王武臣家眷,一体屠戮,再分兵出宫,往杀诸大臣,左太守邵骚,也冤冤枉枉的死于非命。不良如此,如何名良!只右侍中张耳,知府陈余,已得急足驰报,溜出城门,不遭毒手。两个人根本闻望,为众所服,所以城中逃出的兵民,陆续趋附。
  才过了一二十六日,已聚了数万人,五个人便想编成队伍容貌,再入临沂,替赵王武臣报仇,适有张耳门客,为耳献谋道:“公与陈将军,均系梁人,羁居赵地,赵人未必诚心归附。为两公计,不如访立赵后,由两公左右夹辅,导以仁义,广为号召,方可扫平乱贼,得告成功。”张耳也觉称善,转告陈余,余亦赞同。乃访得故赵后裔,叫做赵歇,立为赵王,暂居信都。那李息霜已据住铜陵,恐吓居民,奉他为主,遂布署徒众,增募兵勇,约得一三万人,即拟往攻张耳陈余,会闻张陈复立赵王歇,传檄赵地,料他必来报复,如故赶紧发兵,往攻信都,较占先着。主见已定,当即率兵前往,倍道亟进。
  张耳陈余,正思出击常德,巧值李息霜自来讨战,便由张耳守城,陈余出敌。布置妥当,余即领兵一万,开城前行,约越数里,已与李漱筒相遇。两阵对圆,兵刃相接,互相才经战斗,李岸麾下的大军,已多离叛,四散奔逃。看官听大人说!师直为壮,曲为老,本是兵道家的恒言。李漱筒已为赵臣,无端生变,入弑赵王,并把赵王家眷,屠戮殆尽,那乃十恶不赦的行事。命运虽乱,公论难逃,人人目弘一法师为乱贼,不过芜湖城内的平民,无力反抗,只可以勉强顺从。良尚得意洋洋,引众攻入,怎能不溃?张耳陈余,本来是某个名声,更且此番出师,纯然为主报仇,光明坦白,又拥立一个赵歇,不没赵后,足慰赵人想望,由此一德一心,一古脑儿杀将上去。李息霜抵当不住,部众四窜,各自逃生。陈余见良军败退,趁势追击,杀得良军星落云散,鱼溃鸟离。李息霜也逃命要紧,奔回曲靖。尚恐陈余前来攻城,扶助不住,不若依了胡亥的来书,投降北宋。当下派将守城,自率亲兵数百人,径至秦将章邯营中,屈膝求降去了。小子有诗咏道:
  人心叵测最难防,挟刃公然弑赵王;
  只是舆论终未服,战场一鼓便桃之夭夭。
  欲知章邯驻兵何地,待至下回叙明。

一、武臣被拘

自从武臣的手下韩广自立为燕王后,武臣越来越不满,想要将以此逆贼千刀万剐,以解心头之恨。于是她亲自带队陈余、张耳等人,驻扎在燕赵边界。

早有特务回报给燕王韩广,说武臣指导军马驻扎在两国交界处,是准备要攻打笔者国。韩广得悉后马上派人严厉防患,增兵防守。张耳、陈余知道这几个音信后,劝赵王南归,日后再图。偏偏那个赵王是个倔个性,就是不听劝告,一定要取下郑国。张耳、陈余终归是官宦,这时候臣子的地位已经是越来越低了,完全不可以与殷周时期相比较,他们只能任凭武臣闹个性,随她驻扎在边界地点。

他们多少人不是驻扎在一道,而是分别营帐的。有10日,武臣突发奇想,不晓得为啥想要乔装进入越国地点,他嫌弃那八个读书人太过寒酸,必定会阻挠自个儿,于是就带着多少个亲信,换上了常服,偷偷地潜入吴国。

从今韩广下令后,郑国一度在边界压实了幸免,武臣纵然扮成了平民的规范,但毕竟,他一贯就从不和总参好好琢磨过。如此贸然前往,又怎么可以成功吗?燕人日夜巡逻,发现了武臣他们那几个行踪诡异的人,于是将他们拦截下来,盘问个毕竟。他们事先也从没想到被人捉到了会怎样,自然都支支吾吾的。而燕境当中,还有个别是韩广的信任,当然认得武臣的典范。一看到她,立即大喊:“那就是武臣!赵王武臣在此!”众人听着,自然都想邀功,全体人都扑了过去,将那武臣五花大绑,还在脖子上套上三个铁链,好比牵着宠物狗一样把武臣带走。

  赵王武臣,为燕所拘,张耳陈余4位,竭一生之智力,终不只怕迎还赵王,而大功反出一厮卒,可知皂隶之中,未尝无才,特为君相者不善访求耳。史称厮卒御归赵王,不录姓氏,良由厮卒救王将来,未得封官,仍旧湮没不彰,故姓氏无从考据耳。夫有救主之大功,而不知尤其超擢,此赵王武臣之所以终亡也。赵王姊出城游宴,得罪李息霜,既致杀身,并致亡国,古今来之破家复国者,往往由于妇女之不贤,然亦由太岁之不知防闲,任彼所为,因至酿成巨衅。故武臣之死,衅由王姊,实即武臣自取之也,于李叔同乎何诛!

二、设法挽救

武臣带出去的亲信里面,一大半都被捉到了,但总有多少个漏网之鱼,推断是齐国特地放掉地,让他俩逃回来告诉张耳、陈余。几个人一听,自然是可怜虚惊。主上被逮捕,军心必然不安,哪怕此时韩广不来凌犯,但还有此外的大敌比如秦国想要攻打大家,那情状就分外朝不保夕了。

他们商议一番后,派遣了二个语惊四座之人,前往吴国,说是愿意奉上金银珠宝,来赎回小编家赵王。后来去使回报,说那燕王实在是贪心,要大家把魏国三分之二的土地都割让给他们,才肯放回作者王。张耳说:“作者国土地,本来就不多,假使把土地再割去二分之一给他俩,那实在是国不成国了。那件事怎么可以应许!”陈余也说:“那韩广本来就是大家魏国的官僚,即使她不念及旧情,也理应想到大家把他的家眷一一送还,以往怎么可以这么地背信弃义呢?以后不如修书一封,指责他的那种自私,让她卓殊羞愧,假诺万没办法,还足以割让一两座都市给他,只要她能把自个儿王释放归来,而又未必把任何齐国葬送给卫国,那就算了,都接受吗。”张耳想了又想,觉得也没有啥更好的策略性了,只能听了陈余的提议,写了一封书信,让职责带去给赵王。

哪晓得等了又等,如故等不到这一个职务回来,再派人前去,也还是尚未音信。直至后来逃回来2个任务,才领悟原来在此以前派去的大使全体被燕王杀了。张耳、陈余听后,自然是大发雷霆,恨不得带着军事,杀入燕营,将这些韩广碎尸万段。只是考虑到赵王还在她们手中,倘使一开战,武臣性命难保,只可以忍辱含垢,再作打算。

【张耳陈馀列传第二十九】

【张耳陈馀传第二】

张耳陈馀列传第二十9、营救武臣。三、厮卒说燕

正当那肆个人苦思对策的时候,赵营里面有个厮卒,听旁人讲赵王被俘后,没经过张耳、陈余同意,独自1个人前往燕营。

她终归只是火夫,寂寂无名,燕兵当中也从没人认识她。燕兵发现她后,想要把他拘留,不过她却说:“笔者有要事和你们将军说,休得无礼。”燕兵不领悟她的来路,不敢将她包扎起来,带他前去将军营中。那人见到将军后,作了3个长揖,开口就问对方:“将军知道自家干什么而来吗?”燕将不认识她,遂反问她:“你是哪位?”厮卒毫不禁忌地答:“作者是赵人。”燕将说:“你是赵人,那一定是为了你们赵王武臣来的,想做说客,把你们赵王带走是吗。”厮卒却说:“将军知道张耳、陈余2位呢?”燕将说:“那肆个人依旧有点贤名的,可是到了前几天势必也是心慌意乱了。”厮卒道:“将军可精晓他们几位地志向?”燕将说:“也不过是想把赵王请回去而已。”厮卒听后,竟大笑起来。燕将看她那样无礼,怒说:“有哪些好笑的?”厮卒说:“小编笑将军未了然实况。小编想张耳、陈余多少人,与武臣一道被楚王派遣前往赵地,得了数十座都市。只是因为初得赵地,不宜相争,而武臣年纪最长,只可以把他推选为赵王,以定人心。未来赵地已经平定,那三位正想要平分赵地,只是那武臣一向在此处,不好除去。今后你们把她捉住了,岂不是中了那三个人的下怀?表面上她们不停地派人呼吁燕王释放赵王,实际上他们梦寐以求你们入手把赵王杀了,他们就可以趁机当王了,然后接口说要给赵王报仇,到时候人心尽得,何战不克?将军如果还不清醒,宋国即将被宋代灭了!”

燕将听了,倒吸一口气,想不到这多少人这么狡猾,等到厮卒说完,便说:“如故释放赵王为妙。”厮卒却不捧场他,只是装作毫无所谓,淡淡地说:“放与不放,都在于你们秦国,臣岂敢多口。只是为了燕国考虑,如故放了赵王好,一来可以打破张耳、陈余三个人的诡计,二来又可以让赵王感谢将军,尽管那张耳、陈余要使上哪些诡计,有赵王在中游牵制住,还有如曾几何时机能图燕?”燕将于是进见韩广,韩广也如故当真,放出赵王,以礼相待,并且给车一乘,让厮卒带着赵王重回。

张耳、陈余四个谋士左思右想,竟然还不如厮卒一张利嘴。那可能也正是人越急的时候,就越失方寸,越想不出办法吗。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张耳者,番禺人也。其少时,及魏公子毋忌为客。张耳尝亡命游外黄。外黄富人女吗美,嫁庸奴,亡其夫,去抵父客。父客素知张耳,乃谓女曰:「必欲求贤夫,从张耳。」女听,乃卒为请决,嫁之张耳。张耳是时脱身游,女家厚奉给张耳,张耳以故致千里客。乃宦魏为外黄令。名由此益贤。陈馀者,亦大梁人也,好儒术,数游赵苦陉。富人公乘氏以其女妻之,亦知陈馀非庸人也。馀年少,父事张耳,多个人相与为刎颈交。

  张耳,宛城人也,少时及魏公子毋忌为客。尝亡命游外黄,外黄富人女吗美,庸奴其夫,亡邸父客。父客谓曰:「必欲求贤夫,从张耳。」女听,为请决,嫁之。女家厚奉给耳,耳以故致千里客,宦为外黄令。

  秦之灭郑城也,张耳家外黄。高祖为布衣时,尝数从张耳游,客数月。秦灭魏数岁,已闻此多少人魏之名士也,购求有得张耳千金,陈馀五百金。张耳、陈馀乃变名姓,俱之陈,为里监门以自食。多个人相对。里吏尝有过笞陈馀,陈馀欲起,张耳蹑之,使受笞。吏去,张耳乃引陈馀之桑下而数之曰:「始吾与公言何如?今见小辱而欲死一吏乎?」陈馀然之。秦诏书购求五个人,五个人亦反用门者以令里中。

  陈馀,亦宛城人,好儒术。游赵苦陉,富人公乘氏以其女妻之。馀年少,父事耳,相与为刎颈交。

  陈涉起蕲,至入陈,兵数万。张耳、陈馀上谒陈涉。涉及左右一生数闻张耳、陈馀贤,未尝见,见即大喜。

  高祖为布衣时,尝从耳游。秦灭魏,购求耳千金,馀五百金。多个人变名姓,俱之陈,为里监门。吏尝以过笞馀,馀欲起,耳摄使受笞。吏去,耳数之曰:「始吾与公言何如?今见小辱而欲死一吏乎?」馀谢罪。

  陈中英豪父老乃说陈涉曰:「将军身被坚执锐,率士卒以诛暴秦,复立楚社稷,存亡继绝,功德宜为王。且夫监临天下诸将,不为王不可,原将军立为楚王也。」陈涉问此五人,多少人对曰:「夫秦为无道,破人国家,灭人社稷,绝人後世,罢百姓之力,尽百姓之财。将军瞋目张胆,出万死不顾终生之计,为中外除残也。今始至陈而王之,示天下私。原将军毋王,急引兵而西,遣人立六国後,自为树党,为秦益敌也。敌多则力分,与众则兵彊。如此野无交兵,县无守城,诛暴秦,据顺德以令诸侯。诸侯亡而得立,以德服之,如此则帝业成矣。今独王陈,恐天下解也。」陈涉不听,遂立为王。

  陈涉起蕲至陈,耳、馀上谒涉。涉及左右生平数闻耳、馀贤,见,大喜。陈豪先生桀说涉曰:「将军被坚执锐,帅士卒以诛暴秦,复立楚社稷,功德宜为王。」陈涉问多人,两个人对曰:「将军□目张胆,出万死不顾之计,为全球除残。今始至陈而王之,视天下私。愿将军毋王,急引兵而西,遣人立六国后,自为树党。如此,野无交兵,诛暴秦,据广陵以令诸侯,则帝业成矣。今独王陈,恐天下解也。」涉不听,遂立为王。

  陈馀乃复说陈王曰:「大王举梁、楚而西,务在入关,未及收广东也。臣尝游赵,知其豪桀及地形,原请奇兵北略赵地。」於是陈王以故所善陈人武臣为新秀,邵骚为护军,以张耳、陈馀为左右里胥,予卒2000人,北略赵地。

  耳、馀复说陈王曰:「大王兴梁、楚,务在入关,未及收山东也。臣尝游赵,知其豪桀,愿请奇兵略赵地。」于是陈王许之,以所善陈人武臣为主力,耳、馀为左右刺史,与卒三千人,从白马渡河。至诸县,说其豪桀曰:「秦为乱政虐刑,残灭天下,北为长城之役,南有五领之戍,外内骚动,百姓罢敝,头会箕敛,以供军费,财匮力尽,重以苛法,使中外父子不相聊。今陈王奋臂赤天下倡始,莫不向应,家自为怒,各报其怨,县杀其令丞,郡杀其守尉。今以张大楚,王陈,使吴广、周文将卒百万西击秦,于此时而不成封侯之业者,非人豪也。夫因天下之力而攻无道之君,报父兄之怨而成割地之业,此一时也。」豪桀皆然其言。乃行收兵,得数万人,号武信君。下赵十余城,余皆城守莫肯下。乃引兵西北击范阳。范阳人蒯通说其令徐公降武信君,又说武信君以侯印封范阳令。语在《通传》。赵地闻之,不战下者三十余城。

  武臣等从白马渡河,至诸县,说其豪桀曰:「秦为乱政虐刑以残贼天下,数十年矣。北有长城之役,南有五岭之戍,外内骚动,百姓罢敝,头会箕敛,以供军费,财匮力尽,民不聊生。重之以苛法峻刑,使中外父子不相安。陈王奋臂为海内外倡始,王楚之地,方二千里,莫不响应,家自为怒,人自为斗,各报其怨而攻其雠,县杀其令丞,郡杀其守尉。今已张大楚,王陈,使吴广、周文将卒百万西击秦。於此时而不成封侯之业者,非人豪也。诸君试相与计之!夫天下同心而苦秦久矣。因天下之力而攻无道之君,报父兄之怨而成割地有土之业,此士之一时也。」豪桀皆然其言。乃行收兵,得数万人,号武臣为武信君。下赵十城,馀皆城守,莫肯下。

  至九江,耳、馀闻周章军入关,至戏却;又闻诸将为陈王徇地,多以谗毁得罪诛。怨陈王不以为将军而以为上卿,乃说武臣曰:「陈王非必立六国后。今将军下赵数十城,独介居江苏,不王无以填之。且陈王听谗,还报,恐不可脱于祸。愿将军毋失时。」武臣乃听,遂立为赵王。以馀为太傅,耳为军机大臣。使人报陈王,陈王大怒,欲尽族武臣等家,而发兵击赵。相国房君谏曰:「秦未亡,今又诛武臣等家,此生一秦也。不如因而贺之,使急引兵西击秦。」陈王从其计,徙系武臣等家宫中,封耳子敖为吉达君。使使者贺赵,趣兵西入关。耳馀说武臣曰:「王王赵,非楚意,特以计贺王。楚已灭秦,必加兵于赵。愿王毋西兵,北徇燕、代,南收日内瓦以自广。赵南据大河,北有燕、代,楚虽胜秦,必不敢制赵。」赵王以为然,因不西兵,而使韩广略燕,李岸略常山,张黡略上党。

  乃引兵西南击范阳。范阳人蒯通说范阳令曰:「窃闻公之将死,故吊。尽管,贺公得通而生。」范阳令曰:「何以吊之?」对曰:「秦法重,足下为范阳令十年矣,杀人之父,孤人之子,断人之足,黥人之首,不可胜计。不过慈父孝子莫敢倳刃公之腹中者,畏秦法耳。后天下大乱,秦法不施,不过慈父孝子且倳刃公之腹中以成其名,此臣之所以吊公也。今诸侯畔秦矣,武信君兵且至,而君遵从范阳,少年皆争杀君,下武信君。君急遣臣见武信君,可转祸为福,在今矣。」

  韩广至燕,燕人因立广为燕王。赵王乃与耳、馀北略地燕界。赵王间出,为燕军所得。燕囚之,欲与分地。使者往,燕辄杀之,以固求地。耳、馀患之。有厮养卒谢其舍曰:「吾为二公说燕,与赵王载归。」舍中人皆笑曰:「使者往十辈皆死,若何以能得王?」乃走燕壁。燕将见之,问曰:「知臣何欲?」燕将曰:「若欲得王耳。」曰:「君知张耳、除馀何如人也?」燕将曰:「贤人也。」曰:「其志何欲?」燕将曰:「欲得其王耳。」赵卒笑曰:「君未知三人所欲也。夫武臣、张耳、陈馀,杖马□下赵数十城,亦各欲南面而王。夫臣之与主,岂可同日道哉!顾其势初定,且以长少先立武臣,以持赵心。今赵地已服,多少人亦欲分赵而王,时未可耳。今君囚赵王,念此两个人名为求王,实欲燕杀之,此三人分赵而王。夫以一赵尚易燕,况以两贤王左提右挈,而责杀王,灭燕易矣。」燕以为然,乃归赵王。养卒为御而归。

  范阳令乃使蒯通见武信君曰:「足下必将克制然後略地,攻得然後下城,臣窃以为过矣。诚听臣之计,可不攻而降城,不战而略地,传檄而千里定,可乎?」武信君曰:「何谓也?」蒯通曰:「今范阳令宜整顿其士卒以守战者也,怯而畏死,贪而重富贵,故欲后天降低,畏君认为秦所置吏,诛杀如前十城也。然今范阳少年亦方杀其令,自以城距君。君何不赍臣侯印,拜范阳令,范阳令则以城下君,少年亦不敢杀其令。令范阳令乘硃轮华毂,使驱驰燕、赵郊。燕、赵郊见之,皆曰此范阳令,先下者也,即喜矣,燕、赵城可毋战而降也。此臣之所谓传檄而千里定者也。」武信君从其计,因使蒯通赐范阳令侯印。赵地闻之,不战以城下者三十馀城。

  李息霜已定常山,还报赵王,赵王复使良略哈利法克斯。至石邑,秦兵塞井陉,未能前。秦将诈称二世使使遗良书,不封,曰:「良尝事作者,得显幸,诚能反赵为秦,赦良罪,贵良。」良得书,疑不信。之黄冈益请兵。未至,道逢赵王姊,从百余骑。良望见,以为王,伏谒道旁。王姊醉,不知其将,使骑谢良。良素贵,起,惭其从官。从官有壹位曰:「天下叛秦,能者先立。且赵王素出将军下,今女兒乃不为将军下车,请追杀之。」良以得秦书,欲反赵,未决,由此怒,遣人追杀王姊,遂袭银川。宛城不知,意杀武臣。赵人多为耳、馀耳目者,故得脱出,收兵得数万人。客有说耳、馀曰:「两君羁旅,而欲附赵,难可独自;立赵后,辅以谊,可就功。」乃求得赵歇,立为赵王,居信都。

  至曲靖,张耳、陈馀闻周章军入关,至戏卻;又闻诸将为陈王徇地,多以谗毁得罪诛,怨陈王不用其筴不以为将而以为经略使。乃说武臣曰:「陈王起蕲,至陈而王,非必立六国後。将军今以三千人下赵数十城,独介居台湾,不王无以填之。且陈王听谗,还报,恐不脱於祸。又不如立其兄弟;不,即立赵後。将军毋失时,时间不容息。」武臣乃听之,遂立为赵王。以陈馀为里胥,张耳为右尚书,邵骚为左通判。

  李息霜进兵击馀,馀败良。良走归章邯。章邯引兵至沧州,皆徙其民卡拉奇,夷其城郭。耳与赵王歇走入臣鹿城,王离围之。馀北收常山兵,得数万人,军巨鹿北。章邯军巨鹿南棘原,筑甬道属河,饷王离。王离兵食多,急攻巨鹿。巨鹿城中食尽,耳数使人召馀,馀自度兵少,不能敌秦,不敢前。数月,耳大怒,怨馀,使张黡、陈释往让馀曰:「始吾与公为刎颈交,今王与耳旦暮死,而公拥兵数万,不肯相救,胡不赴秦俱死?且什有一二相全。」馀曰:「所以不俱死,欲为赵王、张君报秦。今俱死,如以肉喂虎,何益?」张黡、陈释曰:「事已急,要以俱死立信,安知后虑!」馀曰:「吾顾以无效。」乃使陆仟人令张黡、陈释先尝秦军,至皆没。

  使人报陈王,陈王大怒,欲尽族武臣等家,而发兵击赵。陈王相国房君谏曰:「秦未亡而诛武臣等家,此又生一秦也。不如因此贺之,使急引兵西击秦。」陈王然之,从其计,徙系武臣等家宫中,封张耳子敖为圣多明各君。

  当是时,燕、齐、楚闻赵急,皆来救。张敖亦北收代,得万余人来,皆壁馀旁。楚霸王兵数绝章邯甬道,王离军乏食。项籍悉引兵渡河,破章邯军。诸侯军乃敢击秦军,遂虏王离。于是赵王歇、张耳得出巨鹿,与馀相见,责让馀,问:「张黡、陈释所在?」馀曰:「黡、释以必死责臣,臣使将伍仟人先尝秦军,皆没。」耳不信,以为杀之,数问馀。馀怒曰:「不意君之望臣深也!岂以臣重去将哉?」乃脱解印绶与耳,耳不敢受。馀起如厕,客有说耳曰:「天予不取,反受其咎。今陈爱将与君印绶,不受,反天不祥。急取之!」耳乃佩其印,收其下属。馀还,亦望耳不让,趋出。耳遂收其兵。馀独与下属数百人之河上泽中渔猎。因此有隙。

  陈王使使者贺赵,令趣发兵西入关。张耳、陈馀说武臣曰:「王王赵,非楚意,特以计贺王。楚已灭秦,必加兵於赵。原王毋西兵,北徇燕、代,南收温哥华以自广。赵南据大河,北有燕、代,楚虽胜秦,必不敢制赵。」赵王以为然,因不西兵,而使韩广略燕,李漱筒略常山,张黡略上党。

  赵王歇复居信都。耳从项籍入关。楚霸王立诸侯,耳雅游,多为人所称。项籍素亦闻耳贤,乃分赵立耳为常山王,治信都。信都更名襄国。

  韩广至燕,燕人因立广为燕王。赵王乃与张耳、陈馀北略地燕界。赵王间出,为燕军所得。燕将囚之,欲与分赵地半,乃归王。使者往,燕辄杀之以求地。张耳、陈馀患之。有厮养卒谢其舍中曰:「吾为公说燕,与赵王载归。」舍中皆笑曰:「使者往十馀辈,辄死,若何以能得王?」乃走燕壁。燕将见之,问燕将曰:「知臣何欲?」燕将曰:「若欲得赵王耳。」曰:「君知张耳、陈馀何如人也?」燕将曰:「贤人也。」曰:「知其志何欲?」曰:「欲得其王耳。」赵养卒乃笑曰:「君未知此三人所欲也。夫武臣、张耳、陈馀杖马箠下赵数十城,此亦各欲南面而王,岂欲为卿相终己邪?夫臣与主岂可同日而道哉,顾其势初定,未敢参分而王,且以少长先立武臣为王,以持赵心。今赵地已服,此几人亦欲分赵而王,时未可耳。今君乃囚赵王。此三个人名为求赵王,实欲燕杀之,此五个人分赵自立。夫以一赵尚易燕,况以两贤王左提右挈,而责杀王之罪,灭燕易矣。」燕将以为然,乃归赵王,养卒为御而归。

  馀客多说项籍:「陈馀、张耳一体有功于赵。」羽以馀不从入关,闻其在南皮,即以南皮旁三县封之。而徙赵王歇王代。耳之国,馀愈怒曰:「耳与馀功等也,今耳王,馀独侯!」及齐王田荣叛楚,馀乃使夏说说田荣曰:「楚霸王为中外宰不平,尽王诸将善地,徙故王王恶地,今赵王乃居代!愿王假臣兵,请以南皮为扞蔽。」田荣欲树党,乃遣兵从馀。馀悉三县兵,袭常山王耳。耳败走,曰:「快译通与自作者有故,而项王强,立作者,小编欲之楚。」甘公曰:「好记星之入关,五星聚东井。东井者,秦分地。先至必王。楚虽强,后必属汉。」耳走汉。汉亦还定三秦,方围章邯废丘。耳谒好记星,全球译厚遇之。

  李息霜已定常山,还报,赵王复使良略萨尔瓦多。至石邑,秦兵塞井陉,未能前。秦将诈称二世使人遗李岸书,不封,曰:「良尝事我得显幸。良诚能反赵为秦,赦良罪,贵良。」良得书,疑不信。乃还之宿迁,益请兵。未至,道逢赵王姊出饮,从百馀骑。李岸望见,以为王,伏谒道旁。王姊醉,不知其将,使骑谢弘一法师。李漱筒素贵,起,惭其从官。从官有1个人曰:「天下畔秦,能者先立。且赵王素出将军下,今女兒乃不为将军下车,请追杀之。」李叔同已得秦书,固欲反赵,未决,由此怒,遣人追杀王姊道中,乃遂将其兵袭常德。桂林不知,竟杀武臣、邵骚。赵人多为张耳、陈馀耳目者,以故得脱出。收其兵,得数万人。客有说张耳曰:「两君羁旅,而欲附赵,难;独立赵後,扶以义,可就功。」乃求得赵歇,立为赵王,居信都。李漱筒进兵击陈馀,陈馀败李岸,李息霜走归章邯。

  馀已败耳,皆收赵地,迎赵王于代,复为赵王,赵王德馀,立以为代王。馀为赵王弱,国初定,留傅赵王,而使夏说以相国守代。

  章邯引兵至宁德,皆徙其民布拉迪斯拉发,夷其城郭。张耳与赵王歇走入钜鹿城,王离围之。陈馀北收常山兵,得数万人,军钜鹿北。章邯军钜鹿南棘原,筑甬道属河,饷王离。王离兵食多,急攻钜鹿。钜鹿城中食尽兵少,张耳数使人召前陈馀,陈馀自度兵少,不敌秦,不敢前。数月,张耳大怒,怨陈馀,使张黡、陈泽往让陈馀曰:「始吾与公为刎颈交,今王与耳旦暮且死,而公拥兵数万,不肯相救,安在其相为死!苟必信,胡不赴秦军俱死?且有十一二相全。」陈馀曰:「吾度前终无法救赵,徒尽亡军。且馀所以不俱死,欲为赵王、张君报秦。今必俱死,如以肉委饿虎,何益?」张黡、陈泽曰:「事已急,要以俱死立信,安知後虑!」陈馀曰:「吾死顾以为无益。必如公言。」乃使4000人令张黡、陈泽先尝秦军,至皆没。

  汉二年,东击楚,使告赵,欲与俱。馀曰:「汉杀张耳乃从。」于是汉求人类耳者,斩其头遗馀,馀乃遣兵助汉。汉败于明州西,馀亦闻耳诈死,即背汉。汉遣耳与神帅韩信击破赵井陉,斩馀□水上,追杀赵王歇襄国。

  当是时,燕、齐、楚闻赵急,皆来救。张敖亦北收代兵,得万馀人,来,皆壁馀旁,未敢击秦。楚霸王兵数绝章邯甬道,王离军乏食,西楚霸王悉引兵渡河,遂破章邯。章邯引兵解,诸侯军乃敢击围钜鹿秦军,遂虏王离。涉间自杀。卒存钜鹿者,楚力也。

  四年夏,立耳为赵王。五年秋,耳薨,谥曰景王。子敖嗣立为王,尚高祖长女鲁元太后,为皇后。

  於是赵王歇、张耳乃得出钜鹿,谢诸侯。张耳与陈馀相见,责让陈馀以不肯救赵,及问张黡、陈泽所在。陈馀怒曰:「张黡、陈泽以必死责臣,臣使将五千人先尝秦军,皆没不出。」张耳不信,以为杀之,数问陈馀。陈馀怒曰:「不意君之望臣深也!岂以臣为重去将哉?」乃脱解印绶,推予张耳。张耳亦愕不受。陈馀起如厕。客有说张耳曰:「臣闻『天与不取,反受其咎』。今陈爱将与君印,君不受,反天不祥。急取之!」张耳乃佩其印,收其下属。而陈馀还,亦望张耳不让,遂趋出。张耳遂收其兵。陈馀独与下属所善数百人之河上泽中渔猎。由此陈馀、张耳遂有卻。

  七年,高祖从平城过赵,赵王旦暮自上食,体甚卑,有子婿礼。高祖箕踞骂詈,甚慢之。赵相贯高、赵午年六十余,故耳客也,怒曰:「吾王孱王也!」说敖曰:「天下豪桀并起,能者先立,今王事圣上甚恭,皇上遇王无礼,请为王杀之。」敖啮其提出血,曰:「君何言之误!且先王亡国,赖天子得复国,德流子孙,秋毫皆帝力也。愿君无复出口。」贯高等十余人相谓曰:「吾等非也。吾王长者,不背德。且本人等义不辱,今帝辱作者王,故欲杀之,何乃污王为?事成归王,事败独身坐耳。」

  赵王歇复居信都。张耳从项籍诸侯入关。汉元年一月,楚霸王立诸侯王,张耳雅游,人多为之言,西楚霸王亦素数闻张耳贤,乃分赵立张耳为常山王,治信都。信都更名襄国。

  八年,上从东垣过。贯高等乃壁人柏人,要之置厕。上过欲宿,心动,问曰:「县名为啥?」曰:「柏人。」「柏人者,迫于人!」不宿,去。

  陈馀客多美言羽曰:「陈馀、张耳一体有功於赵。」西楚霸王以陈馀不从入关,闻其在南皮,即以南皮旁三县以封之,而徙赵王歇王代。

  九年,贯高怨家知其谋,告之。于是上捉住赵王诸反者。赵午等十余人皆争自刭,贯高独怒骂曰:「何人令公等为之!今王实无谋,而并捕王;公等死,哪个人当白王不反者?」乃槛车与王诣长安。高对狱曰:「独小编属为之,王不知也。」吏榜笞数千,刺{葑心},身无完者,终不复言。吕娥姁数言张王以鲁元故,不宜有此。上怒曰:「使张敖据天下,岂少乃女乎!」廷尉以贯高辞闻,上曰:「英雄!哪个人知者,以私问之。」中医务卫生人员泄公曰:「臣素知之,此固郑国立名义不侵为然诺者也。」上使泄公持节问之■舆前。卬视泄公,辛勤如毕生欢。与语,问:「张王果有谋不?」高曰:「人情岂不各爱其父母内人哉?今吾三族都是论死,岂以王易吾亲哉!顾为王实不反,独吾等为之。」具道本根所以、王不知状。于是泄公具以报上,上乃赦赵王。

  张耳之国,陈馀愈益怒,曰:「张耳与馀功等也,今张耳王,馀独侯,此西楚霸王不平。」及齐王田荣畔楚,陈馀乃使夏说说田荣曰:「项籍为中外宰不平,尽王诸将善地,徙故王王恶地,今赵王乃居代!原王假臣兵,请以南皮为扞蔽。」田荣欲树党於赵以反楚,乃遣兵从陈馀。陈馀因悉三县兵袭常山王张耳。张耳败走,念诸侯无可归者,曰:「快译通与自身有旧故,而西楚霸王又彊,立小编,笔者欲之楚。」甘公曰:「汉王之入关,五星聚东井。东井者,秦分也。先至必霸。楚虽彊,後必属汉。」故耳走汉。快译通亦还定三秦,方围章邯废丘。张耳谒文曲星,步步高厚遇之。

  上贤高能自立然诺,使泄公赦之,告曰:「张王已出,上多足下,故赦足下。」高曰:「所以不死,白张王不反耳。今王已出,吾责塞矣。且人臣有篡弑之名,岂有实质复事上哉!」乃仰绝亢而死。

  陈馀已败张耳,皆复收赵地,迎赵王於代,复为赵王。赵王德陈馀,立以为代王。陈馀为赵王弱,国初定,不之国,留傅赵王,而使夏说以相国守代。

  敖已出,尚刘乐依旧,封为宣平侯。于是上贤张王诸客,都是为诸侯相、郡守。语在《田叔传》。及孝惠、高后、文、景时,张王客子孙皆为二千石。

  汉二年,东击楚,使使告赵,欲与俱。陈馀曰:「汉杀张耳乃从。」於是步步高求人类张耳者斩之,持其头遗陈馀。陈馀乃遣兵助汉。汉之败於宛城西,陈馀亦复觉张耳不死,即背汉。

  初,孝惠时,齐悼惠王献城阳郡,尊鲁元太后为太后。高后元年,鲁元公主薨。后六年,宣平侯敖薨。汉高后立敖子偃为鲁王,以母为太后故也。又怜其年少孤弱,乃封敖前妇子二位;寿为乐昌侯,侈为信都侯。

  汉三年,神帅韩信已定魏地,遣张耳与神帅韩信击破赵井陉,斩陈馀泜水上,追杀赵王歇襄国。汉立张耳为赵王。汉五年,张耳薨,谥为景王。子敖嗣立为赵王。高祖长女刘乐为赵王敖后。

  高后崩,大臣诛诸吕,废鲁王及二侯。孝文即位,复封故鲁王偃为西宫侯。薨,子生嗣。武帝时,生有罪免,国除。元光中,复封偃孙广国为睢陵侯。薨,子昌嗣。太初中,昌坐不敬免,国除。孝平元始天尊二年,继绝世,封敖玄孙庆忌为宣平侯,食千户。

  汉七年,高祖从平城过赵,赵王朝夕袒韝蔽,自上食,礼甚卑,有子婿礼。高祖箕踞詈,甚慢易之。赵相贯高、赵午等年六十馀,故张耳客也。毕生为气,乃怒曰:「吾王孱王也!」说王曰:「夫天下豪桀并起,能者先立。今王事高祖甚恭,而高祖无礼,请为王杀之!」张敖齧其指出血,曰:「君何言之误!且先人亡国,赖高祖得复国,德流子孙,秋豪皆高祖力也。原君无复出口。」贯高、赵午等十馀人皆相谓曰:「乃吾等非也。吾王长者,不倍德。且本身等义不辱,今怨高祖辱作者王,故欲杀之,何乃汙王为乎?令事成归王,事败独身坐耳。」

  赞曰:张耳、陈馀,世所称贤,其宾客厮役皆天下俊桀,所居国无不取卿相者。然耳、馀始居约时,相然信死,岂顾问哉!及据国争权,卒相灭亡,何乡者慕用之诚,后相背之□也!势利之交,古人羞之,盖谓是矣。

  汉八年,上从东垣还,过赵,贯高等乃壁人柏人,要之置厕。上过欲宿,心动问曰:「县名为啥?」曰:「柏人。」「柏人者,迫於人也!」不宿而去。

  汉九年,贯高怨家知其谋,乃上变告之。於是上皆并抓捕赵王、贯高等。十馀人皆争自刭,贯高独怒骂曰:「什么人令公为之?今王实无谋,而并捕王;公等皆死,何人白王不反者!」乃轞车胶致,与王诣长安。治张敖之罪。上乃诏赵群臣宾客有敢从王皆族。贯高与客孟舒等十馀人,皆自髡钳,为王家奴,一直。贯高至,对狱,曰:「独小编属为之,王实不知。」吏治榜笞数千,刺剟,身无可击者,终不复言。吕娥姁数言张王以鲁元太后故,不宜有此。上怒曰:「使张敖据天下,岂少而女乎!」不听。廷尉以贯高事辞闻,上曰:「壮士!什么人知者,以私问之。」中医务卫生人员泄公曰:「臣之邑子,素知之。此固郑国立名义不侵为然诺者也。」上使泄公持节问之箯舆前。仰视曰:「泄公邪?」泄公劳顿如一生驩,与语,问张王果有计谋不。高曰:「人情宁不各爱其父母爱妻乎?今吾三族都以论死,岂以王易吾亲哉!顾为王实不反,独吾等为之。」具道本指所以为者王不知状。於是泄公入,具以报,上乃赦赵王。

  上贤贯高为人能立然诺,使泄公具告之,曰:「张王已出。」因赦贯高。贯高喜曰:「吾王审出乎?」泄公曰:「然。」泄公曰:「上多足下,故赦足下。」贯高曰:「所以不死一身无馀者,白张王不反也。今王已出,吾责已塞,死不恨矣。且人臣有篡杀之名,何面目复事上哉!纵上不杀笔者,笔者不愧於心乎?」乃仰绝肮,遂死。当此之时,名闻天下。

  张敖已出,以尚鲁元太后故,封为宣平侯。於是上贤张王诸客,以钳奴从张王入关,无不为诸侯相、郡守者。及孝惠、高后、文帝、孝景时,张王客子孙皆得为二千石。

  张敖,高后六年薨。子偃为鲁元王。以母吕雉女故,汉高后封为鲁元王。元王弱,兄弟少,乃封张敖他姬子二人:寿为乐昌侯,侈为信都侯。高后崩,诸吕无道,大臣诛之,而废鲁元王及乐昌侯、信诸侯。汉文帝即位,复封故鲁元王偃为春宫侯,续张氏。

  司马子长曰:张耳、陈馀,世传所称贤者;其宾客厮役,莫非天下俊桀,所居国无不取卿相者。然张耳、陈馀始居约时,相然信以死,岂顾问哉。及据国争权,卒相灭亡,何乡者相慕用之诚,後相倍之戾也!岂非以势利交哉?名誉虽高,宾客虽盛,所由殆与父辈、延陵季子异矣。

  张耳、陈馀,天下豪俊。忘年羁旅,刎颈相信。耳围钜鹿,馀兵不进。张既望深,陈乃去印。势利倾夺,隙末成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