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货第十7、国学经典早读

   阳货欲见孔丘,孔仲尼不见,归孔仲尼豚。
   孔仲尼时其亡也,而往拜之。遇诸途。谓尼父曰:“来!予与尔言。”曰:
“怀其宝而迷其邦,可谓仁乎?”曰:“不可!”好从事而亟失时,可谓乐乎?”
曰:“不可!”“日月逝矣,岁不作者与。” 孔仲尼曰:“诺,吾将仕矣。”
子曰:“性相近也,习相远也。” 子曰:“唯上知与下愚不移。”
子之武城,闻弦歌之声。夫子莞尔而笑,曰:“割鸡焉用牛刀?”
子游对曰:“昔者偃也闻诸先生曰:‘君子学道则爱人,小人学道则易使 也。’”
子曰:“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戏之耳。” 公山弗扰以费畔,召,子欲往。
   子路不说,曰:“末之也,已,何必公山氏之之也?”
子曰:“夫召小编者,而岂徒哉?如有用自家者,吾其为战国乎!”
子张问仁于孔圣人。孔仲尼曰:“能行五者于天下为仁矣。”
请问之。曰:“恭、宽、信、敏、惠。恭则不侮,宽则得众,信则人任焉,
敏则有功,惠则足以使人。” 佛肸召,子欲往。
   子路曰:“昔者由也闻诸先生曰:‘亲于其身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佛
肸以中牟畔,子之往也,如之何?”
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坚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缁。吾岂
匏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 子曰:“由也,女闻六言六蔽矣乎?”对曰:“未也。”
“居,吾语女。好仁不佳学,其蔽也愚;好知不佳学,其蔽也荡;好信不好学,其蔽也贼;好直不下武功,其蔽也绞;好勇不佳学,其蔽也乱;好刚不佳学,
其蔽也狂。”
子曰:“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能够怨。迩之事
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
子谓伯鱼曰:“女为《周南》、《召南》矣乎?人而不为《周南》、《召南》,
其犹正墙面而立也与!”
子曰:“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
子曰:“色厉而内荏,譬诸小人,其犹穿窬之盗也与!”
子曰:“乡原,德之贼也。” 子曰:“道听而途说,德之弃也。”
子曰:“鄙夫可与事君也与哉?其未得之也,患得之;既得之,患失之;苟
患失之,无所不至矣。”
子曰:“古者民有三疾,今也只怕之亡也。古之狂也4、今之狂也荡;古之
矜也廉,今之矜也忿戾;古之愚也直,今之愚也诈而已矣。”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
子曰:“恶紫之夺朱也,恶郑声之乱雅乐也,恶利口之覆邦家者。”
子曰:“予欲无言。”子贡曰:“子如不言,则小人何述焉?”
子曰:“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孺悲欲见孔圣人,万世师表辞以疾。将命者出户,取瑟而歌,使之闻之。
   宰小编问:“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
乐必崩。旧谷既没,新谷既升,钻燧改火,期可已矣。”
子曰:“食夫稻,衣夫锦,于女安乎?”曰:“安!”“女安则为之。丈夫子之居丧,食旨不甘,闻乐不乐,居处不安,故不为也。今女安,则为之。”
宰作者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家长之怀。夫三年之丧,
天下之通丧也。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
子曰:“饱食终日,心神恍惚,难矣哉!不有博弈者乎?为之,犹贤乎已。”
子路曰:“君子尚勇乎?”子曰:“君子义以为上。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
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
子贡曰:“君子亦有恶乎?”子曰:“有恶:恶称人之恶者,恶居下流而讪
上者,恶勇而无礼者,恶果敢而窒者。”
曰:“赐也,亦有恶乎?”“恶徼以为知者,恶不孙以为勇者,恶讦以为直 者。”
子曰:“唯女孩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
子曰:“年四十而见恶焉,其终也已。”

17.1阳货欲见孔仲尼,孔圣人不见,归孔仲尼豚。万世师表时其亡也,而往拜之。遇诸涂。谓孔夫子曰:“来!予与尔言。”曰:“怀其宝而迷其邦,可谓仁乎?”曰:“不可。——好从事而亟失时,可谓虎扑?”曰:“不可。——日月逝矣,岁不小编与。”孔丘曰:“诺;吾将仕矣。”——阳货想要孔夫子来走访他,尼父不去,他便送孔夫子三个蒸熟了的小猪,使孔仲尼到他家来谢谢。孔圣人探听他不在家的时候,去拜谢。两个人在半路遭遇了。他叫着孔仲尼道:“来,作者同你开口。”孔丘走了过去。他又道:“本身有一身的本领,却任凭着国家的事体糊里胡涂,可以叫做仁爱呢?”万世师表没吱声。他便自个儿接口道:“不可以;——1位欢快做官,却屡屡错过机会,可以称呼聪明吗?”尼父仍旧没吭声。他又温馨接口道:“不得以;——时光一去,就不再回来了啊。”孔仲尼那才说道:“好啊;作者打算做官了。”

阳货篇第十七

【8月26日复习】

17.2子曰:“性相近也,习相远也。”——孔仲尼说:“人性格本相近,因为感染不相同,便离开悬远。”

【原文】 17·1 阳货欲见孔夫子,孔圣人不见,归尼父豚。孔丘时其亡也,而往拜之,遇诸涂。谓孔夫子曰:“来!予与尔言。”曰:“怀其宝而迷其邦,可谓仁乎?”曰:“不可。”“好从事而亟失时,可谓乐乎?”曰:“不可。”“日月逝矣,岁不我与。”尼父曰:“诺,吾将仕矣。”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1

17.3子曰:“唯上知与下愚不移。”——孔仲尼说:“唯有上等的聪明人和低级的木头是改变不了的。”

【译文】 阳货想见孔夫子,孔夫子不见,他便赠送给孔丘1头熟小猪,想要孔丘去拜见他。孔仲尼打听到阳货不在家时,往阳货家拜谢,却在半路上遇见了。阳货对孔丘说:“来,作者有话要跟你说。”(尼父走过去。)阳货说:“把温馨的本领藏起来而任其自然国家迷乱,那可以叫做仁吗?”(孔仲尼回答)说:“不得以。”(阳货)说:“喜欢涉足政事而又屡次错过机会,那可以说是智吗?”(万世师表回答)说:“不得以。”(阳货)说:“时间一每一天亡故了,年岁是例旁人的。”孔夫子说:“好呢,小编即将去做官了。” 

从十三位到前几日的陆个人坚称读国学。表达细水长流,才能直到成功。

17.4子之武城,闻弦歌之声。夫子莞尔而笑,曰:“割鸡焉用牛刀?”子游对曰:“昔者偃也闻诸先生曰:‘君子学道则爱人,小人学道则易使也。’”子曰:“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戏之耳。”——孔夫子到了子游作院长的武城,听到了弹琴瑟唱小说的声响。孔圣人微微笑着,说道:“宰鸡,何必用宰牛的刀?治理那一个小地点,用得着教育啊?”子游答道:“在此之前自身听老师说过,做官的学习了,就会有仁爱之心;老百姓学习了,就便于听指挥,听使唤。教育总是实惠的。”孔丘便向学员们道:“二三子!言偃的那话是不错的。作者刚才那句话不过同她开顽笑吧了。”

【村长评析】 阳货说的确有道理,但不仁之人为了自身的目标日常说出一些冠冕堂皇话,孔夫子当时早已47岁了,为了贯彻和谐的抱负,想要一试。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2

17.5公山弗扰以费畔,召,子欲往。子路不说,曰:“末之也,已,何必公山氏之之也?”子曰:“夫召小编者,而岂徒哉⑸?如有用本人者,吾其为寒朝乎?”——公山弗扰盘踞在费邑图谋造反,叫孔夫子去,孔仲尼准备去。子路很不神采飞扬,说道:“没有地方去便算了,为啥一定要去公山氏那里吗?”孔仲尼道:“那多少个叫作者去的人,难道是任务召作者吗?倘若有人用本人,我将使周武王武王之道在东面复兴。”

【原文】 17·2 子曰:“性相近也,习相远也。” 

15.1 姬蒯聩问陈(今字阵)于万世师表。孔仲尼对曰:“俎(zu3)豆之事,则尝闻之矣;军旅之事,未之学也。”明天遂行。
15.2 在陈绝粮,从(朱注:去声)者病,莫能兴。子路愠见(xian4)曰:“君子亦东周乎?”子曰:“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
15.3 子曰:“赐也,女(汝)以予为多学而识(朱注音志)之者与(欤)?”对曰:“然,非与(欤)?”曰:“非也,予一以贯之。”
15.4 子曰:“由!知德者鲜(xian3)矣。”
15.5
子曰:”无为而治者,其舜也与(欤)?夫(fu2)何为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
15.6 子张问行。子曰:“言忠信,行笃敬,虽蛮貊(mo4)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笃敬,虽州里,行乎哉?立则见其参(can1)于前也,在舆则见其倚于衡也,夫(朱注:fu2)然后行。”子张书诸绅。
15.7 子曰:“直哉史鱼!邦有道,如矢;邦无道,如矢。君子哉蘧(qu2)伯玉!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
15.8 子曰:“可与言而不与之言,失人;不可与言而与之言,失言。知(智)者不失人,亦不失言。”
15.9 子曰:“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献身。”
15.10 子贡问为仁。子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居是邦也,事其大夫之贤者,友其士之仁者。”
15.11 颜子问为邦。子曰:“行夏之时,乘殷之辂(lu4),服周之冕,乐则《韶》《舞》。放郑,远(朱注去声)佞人。郑声淫,佞人殆(dai
4)。”
15.12 子曰:“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15.13 子曰:“已矣乎!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15.14 子曰:“臧文会其窃位者与
(欤)?知姬获之贤而不与立(同位)也。”
15.15 子曰:“躬自厚而薄责于人,则远(朱注去声)怨矣。”
15.16 子曰:“不曰‘如之何,如之何’者,吾末如之何也已矣。”
15.17 子曰:“群居终日,言不及义,好行小慧,难矣哉!”
15.18 子曰:“君子义以为质,礼以行之,孙以出之,信以成之。君子哉!”
15.19 子曰:“君子病无能焉,不病者之不己知也。”
15.20 子曰:“君子疾没(mo4)世而名不称焉。”
15.21 子曰:“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
15.22 子曰:“君子矜而不争,群而不党。”
15.23 子曰:“君子不以言秀才,不以人废言。”
阳货第十7、国学经典早读。15.24
子贡问曰:“有一言而得以终身一世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15.25
子曰:“吾之於人也,什么人毁何人誉?如有所誉者,其抱有试矣。斯民也,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
15.26 子曰:“吾犹及史之阙文也。有马者借人乘之,今亡矣夫!”
15.27 子曰:“巧言乱德。小不忍,则乱大谋。”
15.28 子曰:“众恶(wu4)之,必察焉;众好之,必察焉。”
15.29 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15.30 子曰:“过而不改,是谓过矣。”
15.31 子曰:“吾尝终日不食,终夜不寝,以思,无益,不如学也。”
15.32
子曰:“君子谋道不谋食。耕也,馁在中间矣;学也,禄在其间矣。君子忧道不忧贫。”
15.33
子曰:“知及之,仁不可以守之,虽得之,必失之。知及之,仁能守之,不庄以莅(li4)之,动之不以礼,未善也。”
15.34 子曰:“君子不可小知而可大受也,小人不足大受而可小知也。”
15.35
子曰:“民之於仁也,甚於水火。水火,吾见蹈而死者矣,未见蹈仁而死者也。”
15.36 子曰:“当仁,不让于师。”
15.37 子曰:“君子贞而不谅。”
15.38 子曰:“事君,敬其事而后其食。”
15.39 子曰:“有教无类。”
15.40 子曰:“道不一致不相为谋。”
15.41 子曰:“辞达而已矣。”
15.42
师冕(mian3)见,及阶,子曰:“阶也。”及席,子曰:“席也。”皆坐,子告之曰:“某在斯,某在斯。”师冕出。子张问曰:“与师言之道与?”子曰:“然。固相师之道也。”
季氏篇第十六
16.1 季氏将伐颛(zhuan1)臾。冉有、季路见于孔圣人曰:“季氏将有事于颛臾。”
万世师表曰:“求!无乃尔是过与?夫颛臾,昔者先王以为东蒙主,且在邦域之中矣,是国家之臣也。何以伐为?”
冉有曰:“夫子欲之,吾二臣者皆不欲也。”
孔仲尼曰:“求!周任有言曰:‘阵力就列,不可以者止。’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将焉用彼相矣?且尔言过矣。虎兕(si4)出于柙(xia2),龟玉毁于椟中,是什么人之过与?”
冉有曰:“今夫颛臾,固而近于费。今不取,后世必为子孙忧。”
孔子曰:“求!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夫如是,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今由与求也,相夫子,远人不服而不或者来也,邦分崩离析而不能够守也,而谋动干戈于邦内。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影壁之内也。”
16.2
孔圣人曰:“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主公出;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自诸侯出,盖十世希不失矣;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陪臣执国命,三世希不失矣。天下有道,则政不在大夫。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
16.3
孔圣人曰:“禄之去公室五世矣,政逮于医务人员四世矣,故夫三桓之子孙微矣。”
16.4
孔仲尼曰:“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损矣。”
16.5
万世师表曰:“益者三乐,损者三乐。乐节礼乐,乐道人之善,乐多贤友,益矣。乐骄乐,乐佚游,乐宴乐,损矣。”
16.6 孔圣人曰:“侍于君子有三
:言未及之而言,谓之躁;言及之而不言,谓之隐;未见颜色而言,谓之瞽(gu3)。”
16.7
万世师表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
16.8
孔丘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就是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
16.9
孔丘曰:“生而知之者上也,学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学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学,民斯为下矣。”
16.10
孔夫子曰:“君子有九思:视思明,听思聪,色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问,忿思难,见得思义。”
16.11
孔丘曰:“见善如不及,见不善如探汤。吾见其人矣,吾闻其语矣。隐居以求其志,行义以达其道。吾闻其语矣,未见其人也。”
16.12
齐乙公有马千驷,死之日,民无德而称焉。伯夷、叔齐饿于首阳以下,民到距今称之。其斯之谓与?
16.13
陈子元问于伯鱼曰:“子亦有异闻乎?”对曰:“未也。尝独立,鲤趋而过庭。曰:‘学《诗》乎?’对曰:‘未也。’‘不学《诗》,无以言。’鲤退而学《诗》。他日,又独自,鲤趋而过庭。曰:‘学礼乎?’对曰:‘未也。’‘不学礼,无以立。’鲤退而学礼。闻斯二者。”陈子元退而喜曰:“问一得三:闻《诗》,闻礼,又闻君子之远其子也。”
16.14
邦君之妻,君称之曰“爱妻”,妻子自称曰“小童”;邦人称之曰“君内人”,称诸异邦曰“寡小君”;异邦人称之,亦曰“君爱妻”。
阳货第十七
17.1 阳货欲见孔夫子,孔仲尼不见,归(馈)尼父豚。万世师表时(待)其亡也,而往拜之。遇诸塗(途)。谓尼父曰:“来!予与尔言。”曰:“怀其宝而迷其邦,可谓仁乎?”曰:“不可。”“好(去声)从事而亟(qi4)失时,可谓知(智)乎?”曰:“不可。”“日月逝矣,岁不小编与。”尼父曰:“诺,吾将仕矣。”
17.2 子曰:“性相近也,习相远也。”
17.3 子曰:“唯上知(智)与下愚不移。”
17.4 子之武城,闻弦歌之声。夫子莞(wan3)尔而笑,曰:“割鸡焉用牛刀?”子游对曰:“昔者偃也闻诸先生曰:‘君子学道则爱人,小人学道则易使也。’”子曰:“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戏之耳。”
17.5 公山弗扰以费畔(叛),召,子欲往。子路不说(悦),曰:“末(蔑)之也已,何必公山氏之之也?”子曰:“夫(fu2)召小编者,而岂徒哉?如有用自个儿者,吾其为夏朝乎!”
17.6 子张问仁于孔夫子。万世师表曰:“能行五者于天下为仁矣。”请问之。曰:“恭、宽、信、敏、惠。恭则不侮,宽则得众,信则人任焉,敏则有功,惠则足以使人。”
17.7 佛(音弼bi4)肸(xi1)召,子欲往。子路曰:“昔者由也闻诸先生曰:‘亲于其身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佛肸以中牟(mu
4)畔(叛),子之往也,如之何?”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坚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缁(zi1)。吾岂匏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
17.8 子曰:“由也,女(汝)闻六言六蔽(弊)矣乎?”对曰:“未也。”“居,吾语女(汝)。好仁糟糕学,其蔽(弊)也愚;好知(智)糟糕学,其蔽(弊)也荡;好信倒霉学,其蔽(弊)也贼;好直不用功,其蔽(弊)也绞;好勇不佳学,其蔽(弊)也乱;好刚不好学,其蔽(弊)也狂。”
17.9 子曰:“小子何莫学夫(fu2)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
17.10 子谓伯鱼曰:“女(汝)为《周南》、《召南》矣乎?人而不为《周南》、《召南》,其犹正墙面而立也与(欤)!”
17.11 子曰:“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乐(yue 4)云乐云,钟鼓云乎哉?”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17.12 子曰:“色厉而内荏(ren3),譬诸小人,其犹穿窬(yu
2)之盗也与(欤)!”
17.13 子曰:“乡原(愿),德之贼也。

17.6子张问仁于孔圣人。孔仲尼曰:“能行五者于天下为仁矣。”“请问之。”曰:“恭,宽,信,敏,惠。恭则不侮,宽则得众,信则人任焉,敏则有功,惠则足以使人。”——子张向万世师表问仁。尼父道:“可以遍地举行各类情操,便是仁人了。”子张道:“请问哪两种。”尼父道:“庄敬,宽厚,诚实,勤敏,慈惠。严肃就不致遇到侮辱,宽厚就会得到Isuzu的拥护,诚实就会拿到别人的任用,勤敏就会工作功效高、进献大,慈惠就可知使唤人。”

【译文】 万世师表说:“人的性格是看似的,由于习染不相同才互相有了差距。” 

17.14 子曰:“道听而涂说,德之弃也。”
17.15
子曰:“鄙夫可与事君也与哉?”其未得之也,患得之,既得之,患失之,苟患失之,无所不至矣。“
17.16
子曰:“古者民有三疾,今也或者之亡也。古之狂也四,今之狂也荡;古之矜也廉,今之矜也忿戾;古之愚也直,今之愚也诈而已矣。”
17.17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
17.18 子曰:“恶紫之夺朱也,恶郑声之乱雅乐也,恶利口之覆邦家者。”
17.19
子曰:“予欲无言。”子贡曰:“子如不言,则小人何述焉?”子曰:“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17.20 孺悲欲见万世师表,尼父辞以疾。将命者出户,取瑟而歌,使之闻之。
17.21
宰我问:“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旧谷既没,新谷既升,钻燧改火,期可已矣。”子曰:“食夫稻,衣夫锦,于女安乎?”曰:“安。”“女安,则为之。郎君子之居丧,食旨不甘,闻乐不乐,居处不安,故不为也。今女安,则为之!”宰作者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老人之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
17.22
子曰:“饱食终日,心惊胆落,难矣哉!不有博弈者乎?为之,犹贤乎已。”
17.23
子路曰:“君子尚勇乎!”子曰:“君子义以为上。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
17.24 子贡曰:“君子亦有恶乎!”子曰:“有恶:恶称人之恶者,恶居下流而
讪(shan4)上者,恶勇而不礼者,恶果敢而窒者。”曰:“赐也亦有恶乎?”“恶徼(jiao1)以为知者,恶不孙以为勇者,恶讦jie2以为直者。”
17.25 子曰:“唯女孩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
17.26 子曰:“年四十而见恶焉,其终也已。”
【早读名单接龙】
1.加里曼丹 二,子问3.袁海强4.上善若水5.张洁(zhāng jié )

17.7佛肸召,子欲往。子路曰:“昔者由也闻诸先生曰:‘亲于其身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佛肸以中牟畔,子之往也,如之何?”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坚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湼而不缁。吾岂匏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佛肸叫孔丘,孔仲尼打算去。子路道:“以前自小编听先生说过,‘亲自做坏事的人那里,君子不去的。’近期佛肸盘踞中牟谋反,您却要去,怎么说得过去呢?”孔夫子道:“对,作者有过那话。然则,你不晓得吗?最牢固的事物,磨也磨不薄;最白的东西,染也染不黑。我难道是匏瓜吗?哪个地方可以只是被高悬着而不给人吃食呢?”

【区长评析】 那话说得很有理,所以玉不琢,不成器。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3

17.8子曰:“由也!女闻六言六蔽矣乎?”对曰:“未也。”“居!吾语女。好仁糟糕学,其蔽也愚;好知糟糕学,其蔽也荡;好信倒霉学,其蔽也贼;好直不下武功,共蔽也绞;好勇倒霉学,其蔽也乱;好刚不好学,其蔽也狂。”——孔子说:“仲由,你听过有八种情操便会有三种弊病吗?”子路答道:“没有。”孔夫子道:“坐下!作者报告您。爱仁德,却不爱学问,那种弊病就是不难被人愚弄;爱耍聪明,却不爱学问,那种弊病就是放荡而无基础;爱诚实,却不爱学问,那种弊病就是便于被人利用,反而害了和睦;爱直率,却不爱学问,这种弊病就是说话尖刻,刺痛人心;爱勇敢,却不爱学问,那种弊病就是肇事闯祸;爱刚强,却不爱学问,那种弊病就是胆大妄为。”

【原文】 17·3 子曰:“唯上知与下愚不移。” 

17.9子曰:“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羣,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孔仲尼说:“学生们为何没有人商讨诗?读诗,可以作育联想力,可以增强观看力,能够训练合羣性,可以学得讽刺方法。近呢,可以使用其中道理来事奉父母;远呢,可以用来服事君上;而且多多认识鸟兽草木的称号。”

【译文】 孔子说:“唯有上等的聪明人与下等的愚者是改变不了的。” 

17.10子谓伯鱼曰:“女为《周南》、《召南》矣乎?人而不为《周南》、《召南》,其犹正墙面而立也与?”——孔子对伯鱼说道:“你商量过《周南》和《召南》了吗?人一旦不研究《周南》和《召南》,这会像面正对着墙壁而站着罢!”

【镇长评析】 “上智”的学识系统化,“下愚”的胆识固化,由此皆不移。 

17.11子曰:“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孔仲尼说:“礼呀礼呀,仅是指玉帛等等礼物而说的呢?乐呀乐呀,仅是指钟鼓等等乐器而说的吧?”

【原文】 17·4 子之武城,闻弦歌之声。夫子莞尔而笑,曰:“割鸡焉用牛刀?”子游对曰:“昔者偃也闻诸先生曰:‘君子学道则爱人,小人学道则易使也。’”子曰:“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戏之耳。” 

17.12子曰:“色厉而内荏,譬诸小人,其犹穿窬之盗也与?”——尼父说:“颜色严俊,内心怯弱,若用坏人作比喻,怕像个挖洞跳墙的小偷罢!”

【译文】 孔圣人到武城,听见弹琴唱歌的声音。万世师表微笑着说:“杀鸡何必用宰牛的刀呢?”子游回答说:“之前本人听先生说过,‘君子学习了礼乐就能爱人,小人学习了礼乐就简单管理。’”万世师表说:“学生们,言偃的话是对的。小编刚才说的话,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17.13子曰:“乡愿,德之贼也。”——孔丘说:“没有真是非的老实人是能够败坏道德的小人。“

【处长评析】  “礼乐”对人有震慑成效。

【原文】 17·5 公山弗扰以费畔,召,子欲往。子路不悦,曰:“末之也已,何必公山氏之之也。”子曰:“夫召笔者者,而岂徒哉?如有用自个儿者,吾其为战国乎?” 

【译文】 公山弗扰(公山不狃)据费邑反叛,来召孔丘,万世师表准备前去。子路不春风得意地说:“没有地点去固然了,为啥一定要去公山弗扰那里吗?”孔夫子说:“他来召作者,难道只是一句空话吗?若是有人用自身,作者就要在东面复兴周礼,建设多个东面的夏朝。” 

【科长评析】 当时秦国的政治很复杂,公山不狃反叛季氏,季氏又在郑国执迷不悟,尼父要在这样的环境下复兴周礼,是很难的。

【原文】 17·6 子张问仁于孔圣人。孔丘曰:“能行五者于天下为仁矣。”“请问之。”曰:“恭、宽、信、敏、惠。恭则不侮,宽则得众,信则人任焉,敏则有功,惠则足以使人。” 

【译文】 子张向孔丘问仁。尼父说:“可以各处进行多种情操。就是仁人了。”子张说:“请问哪两种。”孔仲尼说:“体面、宽厚、诚实、勤敏、慈惠。严穆就不致境遇侮辱,宽厚就会博得人们的拥护,诚信就能赢得外人的录用,勤敏就会增高工作效能,慈惠就可见管理人。” 

【区长评析】 仁就是协调,长久的保险身心的喜笑颜开,咋办到呢,内在平和,与人相处融洽,尽好和谐的天职。

【原文】 17·7 佛肸(晋国先生范氏家臣)召,子欲往。子路曰:昔者由也闻诸先生曰:‘亲于其身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佛肸以中牟畔,子之往也,如之何?”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坚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缁。吾岂匏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 

【译文】 佛肸召孔夫子去,孔圣人打算前去。子路说:“在此从前作者听先生说过:‘亲自做坏事的人那里,君子是不去的。’现在佛肸据中牟反叛,你却要去,那如何诠释吗?”孔子说:“是的,小编有过那样的话。不是说坚硬的东西磨也磨不坏吗?不是说洁白的东西染也染不黑啊?小编难道是个苦味的葫芦吗?怎么能只挂在那边而不给人吃呢?” 

【区长评析】 万世师表急于去完结自身的特出。

【原文】 17·8 子曰:“由也,女闻六言六蔽矣乎?”对曰:“未也。”“居,吾语女。好仁倒霉学,其蔽也愚;好知糟糕学,其蔽也荡;好信不佳学,其蔽也贼;好直不用心,其蔽也绞;好勇倒霉学,其蔽也乱;好刚不好学,其蔽也狂。” 

【译文】 孔丘说:“由呀,你听外人讲过多样情操和多样害处了吧?”子路回答说:“没有。”万世师表说:“坐下,作者告诉你。爱好仁德而不喜欢学习,它的弊病是受人嘲笑;爱好智慧而不欣赏学习,它的流弊是表现放荡;爱好诚信而不希罕学习,它的坏处是损伤亲人;爱好直率却不爱好学习,它的弊端是讲话尖刻;爱好勇敢却不希罕学习,它的流弊是十恶不赦;爱好刚强却不爱好学习,它的弊端是放肆自大。” 

【处长评析】 各类个性都急需上学,特性往往是有偏的,学习可以矫枉。

【原文】 17·9 子曰:“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能够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 

【译文】 孔仲尼说:“学生们为啥不读书《诗》呢?学《诗》能够激励志气,可以观测天地万物及人间的兴衰与得失,可以使人清楚合群的不可或缺,可以使人知情什么去讽谏上级。近可以用来事奉父母,远可以事奉皇上;还是能够多精通某个鸟兽草木的名字。” 

【村长评析】 散文是传递文化和学识很好的载体,因为它是通过精雕细琢的,是久久传承的,往往既有光明的典故和意境,又怀有教化意义。

【原文】 17·10 子谓伯鱼曰:“女为《周南》、《召南》(《诗经·国风》中的第一、二两有个别篇名)矣乎?人而不为《周南》、《召南》,其犹正墙面而立也与?” 

【译文】 孔夫子对伯鱼说:“你读书《周南》、《召南》了呢?一位只要不求学《周南》、《召南》,那就像是面对墙壁而站着啊?” 

【区长评析】 现代不学那些了,我们这一个人皆面壁而立也。

【原文】 17·11 子曰:“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 

【译文】 孔夫子说:“礼呀礼呀,只是说的玉帛之类的礼器吗?乐呀乐呀,只是说的钟鼓之类的乐器吗?” 

【处长评析】 礼乐的实质是教育人。

【原文】 17·12 子曰:“色厉而内荏,譬诸小人,其犹穿窬之盗也与?” 

【译文】 孔仲尼说:“外表严酷而心中虚弱,以小人作比喻,就像挖墙洞的窃贼呢?” 

【镇长评析】 外强中干,那样的人具有权利破坏是很大的

【原文】 17·13 子曰:“乡愿,德之贼也。” 

【译文】 孔仲尼说:“没有道德修养的伪君子,就是破坏道德的人。” 

【区长评析】  “乡愿”就是指伪君子。 

【原文】 17·14 子曰:“道听而涂说,德之弃也。” 

【译文】 孔圣人说:“在路上听见传言就各处去传播,那是道义所不齿的。” 

【镇长评析】 道听途说而不察,是不智也。 

【原文】 17·15 子曰:“鄙夫可与事君也与哉?其未得之也,患得之。既得之,患失之。苟患失之,无所不至矣。” 

【译文】 孔夫子说:“可以和二个鄙夫一起事奉皇帝吗?他在并未取得官位时,总担心得不到。已经获取了,又怕失去它。假使他操心失掉官职,那她就什么事都干得出去了。” 

【处长评析】 为名利而畏惧,表面是不豁达,本质是无道以固其心。 

【原文】 17·16 子曰:“古者民有三疾,今也说不定之亡也。古之狂也4、今之狂也荡;古之矜也廉,今之矜也忿戾;古之愚也直,今之愚也诈而已矣。” 

【译文】 孔子说:“北魏人有二种疾病,以后大概连这两种疾病也不是原来的规范了。北宋的狂者不过是希望太高,而明天的放肆者却是不拘小节;西晋傲慢的人然而是难以接近,以后那2个骄傲的人却是阴毒蛮横;西魏蠢笨的人只是是赤裸裸一些,以后的鸠拙者却是欺诈啊!” 

【村长评析】 时期变迁,人心不古,究其原因,时代越发展,世事越复杂,名利诱惑越大,人心就越混乱、烦躁和机诈。所以既要回归本源以寻道,也要甄别世事以养生。 

【原文】 17·17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 

【注释】 (1)本章已见于《学而篇》第一之第三章,此处系重出。 

【原文】 17·18 子曰:“恶紫之夺朱也,恶郑声之乱雅乐也,恶利口之覆邦家者。” 

【译文】 孔夫子说:“小编看不惯用鲜青取代藤黄,厌恶用魏国的声乐打扰雅乐,厌恶用伶牙利齿而颠覆国家那样的政工。” 

【原文】 17·19 子曰:“予欲无言。”子贡曰:“子如不言,则小人何述焉?”子曰:“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译文】 尼父说:“小编想不发话了。”子贡说:“你只要不开口,那么我们那些学生还传述什么呢?”孔丘说:“天何尝说话啊?四季照常运作,百物照样生长。天说了如何话呢?” 

【镇长评析】 不知孔仲尼在哪些的地步下说那样的话,可是那话很有趣,人也是自然中物,人得以采取好的征程,也足以选用糟糕的征程,那所有对于天以来,都是健康的。

【原文】 17·20 孺悲欲见万世师表,孔仲尼辞以疾。将命者出户,取瑟而歌,使之闻之。 

【译文】 孺悲想见孔夫子,尼父以有病为由拒绝不见。传话的人刚出门,(尼父)便取来瑟边弹边唱,(有意)让孺悲听到。

【镇长评析】 孔仲尼讨厌孺悲,还蓄意让他领略,看来是深恶这厮。 

【原文】 17·21 宰作者问:“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旧谷既没,新谷既升,钻燧改火,期(一年)可已矣。”子曰:“食夫稻,衣夫锦,于女安乎?”曰:“安。”“女安则为之。老公子之居丧,食旨(甜美)不甘,闻乐不乐,居处不安,故不为也。今女安,则为之!”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家长之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 

【译文】 宰小编问:“服丧三年,时间太长了。君子三年不推崇礼仪,礼仪必然败坏;三年不演奏音乐,音乐就会荒废。旧谷吃完,新谷登场,钻燧取火的木头轮过了一次,有一年的小时就可以了。”万世师表说:“(才一年的时间,)你就吃开了黑米饭,穿起了锦缎衣,你安心吗?”宰作者说:“小编安慰。”万世师表说:“你安心,你就那样去做啊!君子守丧,吃美味不以为香甜,听音乐不觉得热情洋溢,住在家里不觉得舒心,所以不那么做。近年来您既觉得心安理得,你就那样去做吧!”宰笔者出去后,孔丘说:“宰予真是不仁啊!小孩生下来,到3周岁时才能离开父母的心怀。服丧三年,那是世上通行的丧礼。难道宰子对他的双亲一直不三年的爱呢?” 

【处长评析】 小孩出生后经过三年才能离开父母的胸怀,所以父母过逝了,也应该为二老守三年丧,这是史前“孝”的考虑。 

【原文】 17·22 子路曰:“饱食终日,心不在焉,难矣哉!不有博奕者乎?为之,犹贤乎已。” 

【译文】 孔丘说:“整天吃饱了饭,什么想法也不用,真太难了!不是还有玩博和博弈的嬉戏吗?干那几个,也比闲着好。” 

【区长评析】 借使万世师表生在现代,不知晓会不会协理玩手机和IPAD呢?现代的人是很低俗的,所以会生出“群言终日,言不及义”的事情,也会“玩物丧志”。未来的新闻技术公司,以支出“吸引眼球”和令人“步履维艰够”产品为目标,鼓励人们消费时间和金钱,很两人都精通这样不佳,却也不清楚如何才算好,那根本是因为全部的无目标性、个人的无力感,从而爆发了思考纷扰吧,混乱的人类社会就好像凶猛的野兽向前冲去,哪个人也挡不住。

【原文】 17·23 子路曰:“君子尚勇乎?”子曰:“君子义以为上。君子有勇而无义为乱,小人有勇而无义为盗。” 

【译文】 子路说:“君子崇尚勇敢吧?”孔仲尼答道:“君子以义作为最华贵的品德,君子有勇无义就会闹事,小人有勇无义就会偷走。” 

【村长评析】 无义而勇是盗,无智而勇就是傻大胆吧!

【原文】 17·24 子贡曰:“君子亦有恶乎?”子曰:“有恶。恶称人之恶者,恶居下流而讪上者,恶勇而无礼者,恶果敢而窒者。”曰:“赐也亦有恶乎?”“恶徼以为知者,恶不孙以为勇者,恶讦以为直者。” 

【译文】 子贡说:“君子也有高烧的事吗?”万世师表说:“有厌恶的事。厌恶宣扬旁人坏处的人,厌恶身居下位而毁谤在上者的人,厌恶勇敢而不懂礼节的人,厌恶固执而又堵截事理的人。”孔丘又说:“赐,你也有厌恶的事呢?”子贡说:“厌恶偷袭外人的战绩而作为团结的学识的人,厌恶把不谦虚当做勇敢的人,厌恶揭穿旁人的难言之隐而自以为直率的人。” 

【村长评析】 有所好必有所恶,可恶之人,不仁不智者也。

【原文】 17·25 子曰:“唯女孩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 

【译文】 尼父说:“只有女子和小人是为难管束的,亲近他们,他们就会无礼,疏远他们,他们就会报怨。” 

【处长评析】 男士中有小人,所以女生中也有贤惠聪明的。 

【原文】 17·26 子曰:“年四十而见恶焉,其终也已。”

【译文】 孔夫子说:“到了3九虚岁的时候还被人所厌恶,他那终生也就截至了。”

【村长评析】 被恶人恶,不要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