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燕文贵秋山萧寺图,列传第三十五

www.8522.com 1

张廷璐(1675-1745),字宝臣,号药斋,张英第②子。清圣祖四十一年(1702)应乡试列副贡;五十二年再应乡试中举;五十七年赴会试中一甲第①名(榜眼)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入值南书房,迁侍讲博士。雍正帝元年(1723),出督台湾学政,因罢试事坐落职;旋即又再一次授为国子侍讲,擢国子祭酒,迁詹事府少詹事;七年,擢江西学政;十年,典青海乡试;十一年,擢礼部节度使,再督浙江学政。清高宗九年(1744),主持黑龙江乡试,后辞职回村,被表彰为“三朝旧臣,后进楷模”;十年,寿终正寝桐城。终生好学,诗宗唐有名气的人、文法宋诸子,著有《咏花轩制义》、《咏花轩诗集》传世。

书法欣赏-鲍恂

【列传第壹十五刘三吾(汪睿·硃善)·安然(王本等)·吴伯宗(鲍恂·任亨泰)·吴沉桂彦良(李希颜·徐宗实·陈南宾·刘淳·董仲舒庄·赵季通·杨黼·金实等)·宋讷·许存仁·张美和·聂铉·贝琼·赵俶·钱宰·萧执·李叔正·刘崧·罗复仁·孙汝敬】

【列传第⑥十董伦·王景·仪智·子铭·邹济·徐善述·王汝玉·梁潜·周述·弟孟简·陈济·陈继·杨翥·俞山·俞纲·潘辰·王英·钱习礼·周叙·刘俨·柯潜·罗璟·孔公恂·司马恂】

www.8522.com 2

       
燕文贵为清朝宫廷画师,山水不专师而自成一家,清雅秀媚。福建吴兴人,善作山水人物。宋刘道醇撰《圣朝名画评》将燕文贵人物列能品,山水列妙品。其所作《秋山萧寺图》后有宋、元、明诸多出有名气的人员题跋。鲍恂陶文书法【题燕文贵秋山萧寺图】全体上小篆相间,体势活泼,意蕴古朴,韵味疏宕。凭吊伤怀,提笔消沉之情,揭穿于字里行间,乃有感于心无意于书之佳作。

  刘三吾,茶陵人。初名如孙,以字行。兄耕孙、焘孙皆仕元。耕孙,宁国路推官,死长枪贼难。焘孙,常宁州学正,死僚寇。三我避兵吉林,行省承制授静江路儒学副提举。明兵下广东,乃归茶陵。洪武十八年,以茹瑺荐召至,年七十三矣,奏对称旨,授左赞善,累迁翰林大学生。时天下初平,典章阙略。帝锐意制作,宿儒凋谢,得三咱晚,悦之。一切礼制及三场取士法多所刊定。

  董伦,字安常,恩人。洪武十五年以张以宁荐,授赞善大夫,侍懿文太子,陈说剀切。太祖嘉之,进左春坊大博士。太子薨,出为福建左参议。肇州吏目兰溪诸葛伯衡廉,伦荐之。帝遽擢为青海参议。又言儒学训导宜与冠带,别于士子。刘导始注选。三十年坐事谪海南教练。湖北初设学校,伦以身教,人皆向学。

介绍

       
书法家鲍恂字仲孚,晚号环中老人。其先原为崇德人,后徙山东兰州。明洪武四年召为同考官,明洪武十五年已80余岁,授太和殿高校士,以老疾辞归。主要活动于元末明初。至元元年乡试第②。至正四年后授阿比让路学正。隐居西溪,后以事累,出走于外,不久卒。

  三作者博学,善属文。帝制《大诰》及《洪范注》成,皆命为序。敕修《省躬录》、《书传会选》、《寰宇通志》、《礼制集要》诸书,皆总其事,赐赉甚厚。帝尝曰:「朕观奎壁间尝有黑气,今消矣,文运其兴乎。卿等宜有所述作,以称朕意。」帝制诗,时令属和。尝赐以朝鲜玳瑁笔。朝参,命列侍卫前;燕享,赐坐殿中。与汪睿、硃善称「三老。」既而三咱年日益老,才力日益减,往往忤意,礼遇亦渐轻。二十三年,授晋世子经,吏部上卿侯庸劾其怠职。降国子博士,寻还职。

  建文初,召拜礼部令尹兼翰林学士,与方孝孺同侍经筵。御书「怡老堂」额宠之,又赐髹几、玉鸠杖。解缙谪河州,以伦言得召还。伦质直敦厚,尝劝帝睦亲籓,不听。成祖即位,伦年已八十,命致仕,寻卒。

张廷璐是康熙大帝朝太和殿大学士张英(雍正帝的老师)的第3子,张廷玉的四弟。

      
明史载,元至中心以荐授南宁路学正,寻召入翰林要,不就。洪武四年,初科举取士,召为同考官。试已,辞去。十五年与安吉余诠、高邮张长年、登州张绅都是明经老成为礼部主事刘庸所荐,召至京。恂年八十余,长年、诠亦皆逾七十矣,赐坐顾问。翌日命为文华殿大学士。都以老疾固辞,遂放还。

  三咱为人慷慨,不设城府,自号「坦坦翁」。至临大节,屹乎不可夺。懿文太子薨,帝御东阁门,召对官吏,恸哭。三咱进曰:「皇孙世嫡承统,礼也。」太孙之立因而。户部都尉赵勉者,三俺婿也,坐赃死。三咱引退。许之。未几,复为先生。三十年偕纪善白信蹈等主考会试。榜发,泰和宋琮第3,北士无预者。于是诸生言三吾等南人,私其乡。帝怒,命侍讲张信等覆阅,不称旨。或言信等故以陋卷呈,三作者等就是之。帝益怒,信蹈等论死,三咱以老边防,琮亦遣戍。帝亲赐策问,更擢六十一人,皆北士。时谓之「南北榜」,又曰「春夏榜」云。建文初,三本人召还,久之,卒。

  其与伦同时为礼部里正者,有王景,字景彰,松阳人。洪武初,为怀远教谕。以博雅应诏。命作朝享乐章,定籓王朝觐仪。累官湖南参政,与伦先后谪西藏。建文初,召入翰林,修《太祖实录》。用张紞荐,除礼部左徒兼翰林侍讲。成祖即位,擢硕士。帝问葬朱允文礼,景顿首言:「宜用太岁礼。」从之。永乐六年卒于官。

清朝探花,于清圣祖五十七年及第,是戊戌科。生于1675年,卒于1745年。谥号文端。

越来越多书法欣赏

  琮起刑部检校。乡人杨士奇辈贵显,琮无所攀援。宣德中犹以检讨掌助教事,卒官。

  仪智,字居真,高密人。洪武末,举耆儒,授高密训导,迁宁阳县教谕。擢知高邮州,课农兴学,吏民爱之。

爱新觉罗·玄烨五十七年,张廷璐殿试被拔为一甲第1名秀才及第,授翰林院编修,进入内廷。

  汪睿,字仲鲁,同里镇人。元末与弟同集众保乡邑,助复饶州。授浮梁州同知,不就。胡大Heck休宁,睿兄弟来附,设星源翼分院于赤坎,以同为院判。睿归田里。丙寅秋,同将兵争鄱阳,不克,弃妻孥,亡之浙西。幕府疑之,檄睿入应天为质。已,闻同为张士诚所杀,乃授睿衡水税令。未几,征参赞川蜀军事。以疾辞去。洪武十七年,复召见,命讲《西伯戡黎》篇,授左春坊左司直。常命续《薰风自南来》诗及他应制,皆称旨。请春夏停决死罪,体天地生物之仁,从之。逾年,疾作,请假归。睿敦实闲静,不妄言笑,及进讲,遇事辄言。帝尝以「善人」呼之。

  永乐元年迁宝庆经略使。土人健悍,独畏智,相戒不敢犯。召为右通政兼右中允。未几,迁湖广右布政使。坐事谪役通州。六年冬,湖广都指挥使龚忠入见。帝问湖湘间老儒,忠以智对。即日召之。既至,拜礼部左太守。十一年岁首,日当食,抚军吕震请朝贺如常,智持不可。会左谕德杨士奇亦以为言,乃免贺如智议。

www.8522.com 3

  硃善,字备万,丰城人。7周岁通经史大义,能属文。元末兵乱,隐山中,事继母以孝闻。洪武初,为达累斯萨拉姆教学。八年,廷对第①,授修撰。逾年,奏对失旨,改典籍,放回村。复召为翰林待诏。上疏论婚姻律曰:「民间姑舅及两姨子女,法不得为婚。仇家诋讼,或已聘见绝,或既婚复离,甚至儿女成行,有司逼夺。按旧律:尊长卑幼相与为婚者有禁。盖谓母之姊妹,与己之身,是为姑舅两姨,不得以卑幼上匹尊属。若姑舅两姨子女,无尊卑之嫌。成周时,王朝相与为婚者,不过齐、宋、陈、巳。故称异姓大国曰「伯舅」,小国曰「叔舅」。列国齐、宋、鲁、秦、晋,亦分别为甥舅之国。后世,晋王、谢,唐崔、卢,潘、杨之睦,硃、陈之好,皆世为婚媾。温峤以舅子娶姑女,吕荥公老婆张氏即其母申国内人姊女。古人如此吗多,愿下群臣议,驰其禁。」帝许之。十八年擢文渊阁大学士。尝讲《亲朋好友卦》、《心箴》,帝大悦。未几,请告归。卒年七十二。著有《诗经解颐》、《史辑》传于世。正德中,谥文恪。

  十四年诏吏部、翰林院择耆儒侍太孙。士奇及蹇义首荐智。太子曰:「吾尝举李继鼎,大误,悔无及。智诚端士,然老矣。」士奇顿首言:「智起家学官,明理守正。虽耄,精神未衰。廷臣中老成正大,无逾智者。」是日午朝,帝顾太子曰:「侍太孙讲读得人未?」太子对曰:「举礼部长史仪智,议未决。」帝喜曰:「智虽老,能直言,可用也。」遂命指引皇太孙。每进讲书史,必反复启迪,以正心术为本。十九年,年八十,致仕,卒于家。洪熙元年赠太子里正,谥文简。

雍正帝元年,张廷璐以詹事府中允,外出典试湖北乡试。三月,充日讲起居注官,值南书房,迁翰林院侍读博士。清世宗五年,以侍讲出任会试同考官,累迁为侍讲大学生,后提督台湾学政。因封邱生员罢考一事被罢官。不久授任讲侍,晋升国子监祭酒令将军及提,又任詹事府詹事。雍正帝十年,升礼部刺史,任海南学政。清世宗十年,任新疆乡试主考官。雍正帝十一年,仍任广西学政。

  安然,祥符人,徙居颍州。元季以左丞守莱州。明兵下吉林,率众归附。累官新疆参政。抚绥流移,俸余悉给公用,帝闻而嘉之。洪武二年,召为工部太师,出为江西参政,历安徽布政使,入为校尉台右大夫。十三年改左中丞,坐事免。未几,召为四辅官。

  季子铭,字子新。宣宗即位,以大将军戴纶荐,授行在礼科给事中。九年秩满,帝念智旧劳,改铭修撰。正统三年预修宣庙《实录》成,迁侍讲,后改郕府参知政事。

清高宗六年,任吏部都督,典试安徽乡试。爱新觉罗·弘历九年,辞官归乡,第1年死去。

  先是,胡惟庸谋反伏诛,帝以历代士大夫多擅权,遂罢中书省,分其职于六部。既又念密勿论思不可无人,乃建四辅官,以四时为号,诏天下举贤才。户部太师范敏荐耆儒王本、杜佑、龚斅,杜斅、赵民望、吴源等。召至,告于南岳庙,以本、佑、龚斅为春官;杜斅、民望、源为夏官。秋、冬阙,命本等摄之。位尚书次,屡赐敕谕,隆以坐论之礼,命协赞政事,均调四时。会立冬,朔风酿寒。帝以为顺冬令,乃本等功,赐敕嘉勉。又月分三旬,人各司之,以雨暘时若,验其尽职与否。刑官议狱,四辅及谏院覆核奏行,有疑谳,四辅官封驳。

  郕王监国,视朝天安门。廷臣劾王振,叫号莫辨人声。铭独造膝前,免冠敷奏。下令旨族振,众哗始息。景帝即位,力赞征伐诸大事。寻以潜邸恩,授礼部右大将军。二零二零年兼经筵官。帝每临讲幄,辄命中官掷金钱于地,任讲官遍拾之,号「恩典」。文臣与者,内阁高谷等外,惟铭与俞山、俞纲、萧鎡、赵琬数人而已。寻进波尔图礼部节度使。怀献太子立,加太子太保,召为兵部侍郎兼詹事。

生平

  居无何,斅等四个人相继致仕,召然代之。本后坐事诛。诸人皆老儒,起田家,惇朴无他长。独然久历中外,练达庶务,关心特隆。十四年5月卒。帝念然来归之诚,亲制文祭之。继然为四辅者,李干、何显周。干出为郎中,佑、显周俱罢去,是官遂废不复设。

  布里斯托、三亚诸郡小雪,民冻饿死相枕。沙湾筑河,役多瑙河、台湾九万人,责民间铁器数万具。铭请于帝,多所宽恤。因灾异,言消弭在敬天法祖,省刑薄敛,节用爱人。录《皇明祖训录》以进,深见奖纳。卒,谥忠襄。

张廷璐,字宝臣,号药斋,湖南桐城人。

  本,不详其籍里。佑,安邑人。尝三主本布政司乡试,称得人。龚斅,铅出人。以行谊重于乡。致仕后,复起为国子司业,历祭酒。坐放诸生假不奏闻,免。杜斅,字致道,壶关人。举元乡试第壹,历官南通学正。归家助教。通《易》、《诗》、《书》三经。源,珠海人。亦再征为国子司业,卒于官。民望,藁城人。幹,绛州人。显周,内黄人。

  铭少学于吴讷。个性孝友,易直有父风。长子海,锦衣卫百户。季子泰,举于乡,为礼科给事中。并以父恩授云。

康熙帝时代

  吴伯宗,名祐,以字行,金谿人。洪武四年,廷试第贰。时开科之始,帝亲制策问。得伯宗甚喜,赐冠带袍笏,授礼部员外郎,与修《大明天历》。胡惟庸用事,欲人附己,伯宗不为屈。惟庸衔之,坐事谪居凤阳。上书论时政,因言惟庸专恣不法,不宜独任,久之必为国患。辞甚恺切。帝得奏,召还,赐衣钞。奉使安南,称旨。除国子教授,命进讲青宫。首陈正心诚意之说。改翰林典籍。帝制十题命赋,援笔立就,词旨雅洁。赐织金锦衣。除太常司丞,辞。改国子司业,又辞。忤旨,贬金县教谕。未至,诏还为翰林检讨。十五年进中和殿高校士。后年冬,坐弟仲实为三河知县推荐不实,词连伯宗,降检讨。伯宗为人忠厚,然内刚,不苟媕阿,故屡踬。逾年,卒于官。伯宗成贡士,考试官则宋濂、鲍恂也。

  邹济,字汝舟,余杭人。事母以孝闻。出类拔萃,尤长《春秋》。为余杭训导,师法严。累迁国子学录、教师,以荐知平度州。永乐初,预修《太祖实录》成,除礼部里正。征安南,从幕府司奏记。还为广西右参政,再迁左春坊左庶子,授皇孙经。

康熙帝戊寅一甲二名贡士(状元),授编修,官至礼部提辖。有《咏花轩诗集》。张廷璐是康熙大帝朝皇极殿高校士张英(雍正帝的良师)的三子,张廷玉的四弟。爱新觉罗·玄烨时在南书房任侍讲大学生。

题燕文贵秋山萧寺图,列传第三十五。  恂,字仲孚,崇德人。受《易》于临川吴澄。好古力行,著《大易传义》,学者称之。元至中部,以荐授徐州路学正。寻召入翰林,不就。洪武四年,初科举取士,召为同考官。试已,辞去。十五年与吉安余诠、高邮张长年、登州张绅,都以明经老成为礼部主事刘庸所荐,召至京。恂年八十余,长年、诠亦皆逾七十矣。赐坐顾问。翌日并命为武英殿大学士,都是老疾固辞,遂放还。绅后至,以为鄠县教谕,寻召为右佥都都督,终甘肃左布政使。其过年以耆儒征者,曰全思诚,字希贤,日本东京人,亦授中和殿大学士。又过年请老,赐敕致仕。

  济为人和易坦夷,无贵贱皆乐亲之。秩满,进少詹事。当是时,宫僚多得罪,徐善述、王汝玉、马京、梁潜辈被谗,相继下狱死。济积忧得疾。皇太子以书慰曰:「卿善自摄。即有不讳,当提携卿息,不使坠蓬蒿也。」卒,年六十八。洪熙元年赠太子都督,谥文敏。命有司立祠墓侧,春秋祀之。

雍正帝时期

  伯宗之使安南也,以名德为交人所重。其后,济宁任亨泰亦举洪武二十一年进士第三,以礼部左徒使安南,交人以为荣。前后使安南者,并称吴、任云。

  王叔比干,字宗盛,济卒前卫幼。仁宗监国,命为应天府学生,月赐钞米。举正统四年秀才。景帝初,由兵部御史中国足球球协会顶尖联赛擢本部右抚军,以才为于谦所倚。也先入寇,九门皆闭。百姓避兵者,号城下求入,干开门纳之。寻改礼部,兼庶子,考察吉林官吏,黜布政使侯复以下五十余人。巡视新疆、凤阳洪灾,与王竑请振。又请令诸生输粟入监读书。纳粟入监自此始。成化二年振畿内饥,再迁礼部上大夫,加太子里正。被劾乞休,卒,谥康靖。

爱新觉罗·清世宗元年,他督办广西学政,当时封邱侍郎违制,在临试前强迫考生去修河,影响备课,考生们预备集体罢考。经过张廷璐说服,恢复生机科教。但本天官府已将罢考事上报朝廷,张廷璐被去职。不久检察真相,张廷璐苏醒原职,后又被升级。曾主办过黑龙江、山东、云南三省典试。

  亨泰为礼部都尉时,齐齐哈尔民江伯儿以母病杀其三虚岁子祀岱岳。有司以闻。帝怒其灭绝伦理,杖百,戍湖南。因命亨泰定旌表孝行事例。亨泰议曰:「人子事亲,居则致其敬,养则致其乐,有疾则谨其医药。卧冰割股,事非恒经。割股不已,致于割肝,割肝不已,至于杀子。违道伤生,莫此为何。堕宗绝祀,尤不孝之大者,宜严行戒谕。倘愚钝无知,亦听其所为,不在旌表之例。」诏曰「可」。前年,议秦王丧礼,因定凡世子袭爵之礼。会讨龙州赵宗寿,命偕御史严震直使安南,谕以谨边方,无纳逋逃。时帝以安南篡弑,绝其贡使。至是闻诏使至,震恐。亨泰为书,述朝廷用兵之故以慰藉之,交人大悦。使还,以私市蛮人为仆,降提辖。未几,思明土官与安南争界,词复连亨泰,坐免官。

  徐善述,字好古,天台人。洪武中,行岁贡法,善述首贡入太学。授桂阳州学正。永乐初,以国子博士擢春坊司直郎。见重于皇太子,每称为「先生」,尝致书赐酒及诗。迁左赞善,坐累死。与邹济同日赠太子少师,谥文肃。立祠,春秋祀亦如济。

www.8522.com 4

  吴沉,字浚仲,兰溪人。元国子博士师道子也,以学行闻。太祖下婺州,召沉及同郡许元、叶瓚玉、胡翰、汪仲山、李公常、金信、徐孳、童冀、戴良、吴履、孙履、张起敬会食省中,日令3位进讲经史。已,命沉为郡学训导。

  王汝玉,名璲,以字行,长洲人。颖敏强记。少从杨维桢学。年十七,举于乡。永乐初,由应天府学训导擢翰林五经博士,历迁右春坊右赞善,预修《永乐大典》。仁宗在青宫,特被宠遇。群臣应制撰《神龟赋》,汝玉第三,解缙次之。七年坐修《礼书》紊制度,当戍边。皇太子监国,宥之,以为翰林经典。寻进左赞善,坐解缙累,瘐死。洪熙初,赠太子宾客,谥文靖,遣官祭其家。

清世宗七年,张廷璐担任湖南学政。

  洪武初,郡以儒士举,误上其名曰信仲,授翰林院待制。沉谓修撰王厘曰:「名误不更,是欺罔也。」将白于朝。厘言:「恐触上怒」。沉不从,牒请修正。帝喜曰:「诚悫人也。」遂眷遇之,召侍左右。以事降编修。给事中郑相同言:「传说启事储宫,惟北宫官属称臣,朝臣则否。今一体称臣,于礼未安。」沉驳之曰:「西宫,国之大本。尊青宫,所以尊主上也。相同言非是。」帝从之。寻以奏对失旨,降翰林院典籍。已,擢东阁大博士。

www.8522.com ,  梁潜,字用之,泰和人。洪武末,举乡试。授广东苍溪训导。以荐除知四会县,改安阳、阳春,都是廉平称。永乐元年召修《太祖实录》。书成,擢修撰。寻兼右春坊右赞善,代郑赐首席营业官《永乐大典》。帝幸东京(Tokyo),屡驿召赴行在。十五年复幸新加坡,太子监国。帝亲择侍从臣,翰林独杨士奇,以潜副之。有陈千户者,擅取民财,令旨谪交阯。数后头念其有胜绩,贷还。或谗于帝曰:「上所谪罪人,皇太子曲宥之矣。」帝怒,诛陈千户,事连潜及司谏周冕,逮至行在,亲诘之。潜等具以实对。帝谓杨荣、吕震曰:「事岂得由潜!」然卒无人为白者,俱系狱。或毁冕放恣,遂并潜诛。潜妻杨氏痛潜非命,不食死。

乾隆帝时期

  初,帝谓沉曰:「圣贤立教有三:曰敬天,曰忠君,曰孝亲。散在经卷,未易会其要义。尔等以三事编辑。」至是书成,赐名《精诚录》,命沉撰序。居一年,降翰林侍书,改国子博士,以老归。沉尝著辩,言「孔丘封王为非礼」。后布政使夏寅、祭酒丘浚皆沿其说。至嘉靖九年,更定祀典,改称「孔子」,实自沉发之也。

  子楘,由贡士为刑部主事,善辨冤狱。用荐擢新疆副使,进布政使。将士多杀良民报功,楘谕其帅,生致难民壹位,准功一流,全活无算。田州土官岑鉴兄弟相仇,楘为解之,却其厚馈。抚服梗化女土官,民夷服其信义。终吉林布政使。

爱新觉罗·爱新觉罗·胤禛于十三年7月过去,清高宗即位。当年十二月,爱新觉罗·弘历下令更换各地学政,但张廷璐奉旨继续留任新疆学政。张廷玉奏请张廷璐已在任六年,请另派员继任。弘历面谕:“湖南学政首要,甲于天下,张廷璐久于此位,声名甚好,已著有效能矣。朕即位之初,岂肯舍此可信者,而另用她员耶?”因之,张廷璐又续任三年,共在青海学政位九年,选取了成千成万美貌。

  桂彦良,名德偁,以字行,慈谿人。元乡贡秀才,为平江路学教授,罢归。张士诚、方国珍交辟,不就。洪武六年,征诣公车,授太子正字。帝尝出御制诗文,彦良就御座前朗诵,声彻殿外,左右奇异,帝嘉其朴直。时选国子生蒋学等为给事中,秀才张唯等为编修,肄业文华堂。命彦良及宋濂、孔克表为之师。尝从容有所咨问,彦良对必以正。帝每称善,书其语揭便殿。七年小满,词臣撰南郊祝文用「予」、「小编」字。帝以为不敬。彦良曰:「成汤祭上帝曰『予小子履』;武王祀文王之诗曰「『笔者将本身享』。古有此言。」帝色霁曰:「正字言是也。」时太尉台具狱,令词臣覆谳。彦良所论释者数十个人。

  周述,字崇述,吉水人。永乐二年与从弟孟简并进士及第。帝手题二人策,奖赏之,并授翰林编修。寻诏解缙选曾棨等贰拾六位读书文渊阁,述、孟简皆与焉。司礼监给纸笔,光禄给朝暮馔,礼部月给膏烛钞人三锭,工部择近宅居之,目前以为荣。

明清知名小说家沈德潜(《古诗源》、《唐诗别裁》等佳作作者)即系由张廷璐选中者。乾隆帝三年,调回朝,升任礼部提辖,一向到致仕(退休)回桐城,终年7二岁。

  迁晋王府右傅。帝亲为文赐之。彦良入谢。帝曰:「江南大儒,惟卿一人。」对曰:「臣不如宋濂、刘基。」帝曰「濂,文人耳;基,峻隘,不如卿也。」彦良至晋,制《格心图》献王。后更王府官制,改左里胥。朝京师,上太平十二策。帝曰:「彦良所陈,通达事体,有裨治道。世谓儒者泥古不通今,若彦良可谓通儒矣。」十八年请告归,越二年卒。

  述尝扈北巡,累进左春坊谕德。仁宗即位,命从皇太子谒陵德班。召至榻前,问所以匡弼储君者,对称旨。宣宗时,进左庶子。正统初,卒官。

评价

  明初,特重师傅。既命宋濂教太子,而诸王傅亦慎其选。彦良与陈南宾等皆宿儒老生,而李希颜与驸马太守胡观傅徐宗实,尤以严见惮。

  孟简在翰林二十年,始迁詹事府丞,出为襄王府提辖。有言宜留备顾问者,帝曰:「辅朕弟,尤胜于辅朕也。」述温厚简静,未尝有疾言遽色,小说雅赡。孟简谦退不伐,平生无睚眦于人。并为世所重云。

雍正帝元年、二年,张廷玉担任过三遍会试正考官。张廷璐担任过爱新觉罗·雍正帝元年会试同考官,从未担任过正考官。张廷璐就是那般三个一面依然职守,在雍正帝、爱新觉罗·弘历两朝都深得宠信,并且是高级官员。

  李希颜,字愚庵,郏人。隐居不仕。太祖手书徵之,至京,为诸王师。规范严刻,诸王有不率教者,或击其额。帝抚而怒。高太后曰:「乌有以哲人之道训吾子,顾怒之耶?」太祖意解,授左春坊右赞善。诸王就籓,希颜归旧隐。闾里宴集,常著绯袍戴春风往。客问故,笑曰:「笠本质,绯,君赐也。」

  陈济,字伯载,武进人。读书过目成诵。尝以父命如建邺,亲朋好友赍货以从。比还,以其赀之半市书,口诵手钞。十余年,尽通经史百家之言。成祖诏修《永乐大典》,用大臣荐,以布衣召为都老总,修撰曾棨等为之副。词臣纂修者,及太学儒生数千人,繙秘库书数百万卷,浩无端倪。济与少师姚广孝等数人,发凡起例,区分钩考,秩然有法。执作者有所疑,辄就济质问,应口辨析无滞。书成,授右赞善。谨慎无过,皇太子甚礼重之。凡稽古纂集之事,悉以属济。随事敷奏,多所裨益。五皇孙皆从受经。居职十五年而卒。年六十二。

免责讲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我全数,如有侵袭您的原创版权请报告,我们将不久删除相关内容。

  徐宗实,名垕,以字行,黄岩人。少颖慧。笃于学。洪武中,被荐,除德阳簿。请告迎养,忤帝意,谪戍淮阴驿。会东川侯胡海子观选尚主,帝为观择师,难其人,以命宗实。中使援他府例,置驸马位中堂南向,而布师席于西阶上东向。宗实手引驸马位使下,然后为说书。左右大惊,相顾以目。帝闻而嘉之,召宗实慰劳数四。

  济少有酒过,母戒之,终其身未尝至醉。弟洽为兵部御史,事济如父。济深惧盛满,弥自谦抑。所居蓬户苇壁,裁蔽风雨,终日危坐,手不释卷。为文依照经史,不事葩藻。尝云:「文贵如布帛菽粟,有益于世尔。」其后有陈继、杨翥者,亦以布衣通经。用杨士奇荐,继由大学生入翰林。而翥竟用景帝潜邸恩,与俞山、俞纲等皆至大官。自天顺后,始渐拘资格。编修马升、检讨傅宗不由课程,李贤皆出之为参议。布衣无得预馆阁者,而弘治间潘辰独以才望得之,方今诧异数焉。

  洪武末,授马尔默教头。奏发官粟二九千0石以活饥民。春水暴,齧堤,倡议修筑,吴人都以为便。请旌元节妇王氏,礼部在此之前朝事,不当允。宗实言:「武王封王叔比干墓,独非前朝事乎!」遂得旌。建文二年,超擢兵部右大将军。坐事贬官,寻复职。燕事急,使两浙招义勇。成祖即位,疏乞归。逾二年,以事被逮,道卒。

  陈继,字嗣初,吴人。幼孤,母吴氏,躬织以资诵读。比长,贯穿经学,人呼为「陈五经」。奉母至孝,府县交荐,以母老不就。母卒,哀毁过人。永乐中,复举孝行,旌其母曰「贞节」。仁宗即位,开弘文阁。帝临幸,问:「今山林亦知名士乎?」杨士奇初不识继。夏原吉治水苏、松,得其文,归以示士奇,士奇心识之。及帝问,遂以继对。召为国子博士,寻改翰林《五经》学士,直弘文阁。宣宗初,迁检讨。引疾归,卒。

  陈南宾,名光裕,以字行,茶陵人。元末为全州学正。洪武三年,聘至都,除无棣丞,历胶州同知,所至以经术为治。召为国子助教。尝入见,讲《洪范》九畴。帝大喜,书姓名殿柱。后御注《洪范》,多采其说。擢蜀府郎中。蜀献王好学,敬礼尤至,造安车以赐,为构第,名「安老堂。」二十九年,与方孝孺同为湖南考试官。诗文清劲有法。卒年八十。其后诸王府提辖刘淳、董仲舒庄、赵季通、杨黼、金实、萧用道、宋钘环之属,皆盛名。

  杨翥,字仲举,亦吴人。少孤贫,随兄戍武昌,授徒自给。杨士奇微时,流寄窘乏,翥辄解馆舍让之,而己助教他所。士奇心贤之。及贵,荐翥经明行修。宣宗诏试吏部,称旨,授翰林院检讨,历修撰。正统中,诏简郕王府僚。诸翰林皆不欲行,乃出侍讲仪铭及翥为左右上卿。久之,引年归。王即大位,入朝,拜礼部右通判。景泰三年进里胥,给禄致仕。二〇一七年卒,年八十五。翥笃行绝俗,暂时缙绅厚德者,翥为最。既没,景帝念之,召其子珒入觐,授本邑主簿。

  刘淳,南阳人。洪武末为原武训导。周王聘为世子师。寻言于朝,补右太尉,以正辅王。端礼门槐初冬而枯。淳陈咎徵进戒。王用其言修省,枯枝复荣。王旌其槐曰「摅忠」。致仕十余年而卒,年九十有七。

  俞山,字积之,秀水人。由乡举为郕府伴读。景帝时,拜吏部右上大夫。而佛山俞纲由诸生缮写《实录》,试中书舍人,授郕府审理。景帝时,以兵部右上大夫入阁预机务。居三十日,固辞,守本官。景帝将易南宫,山密疏谏。不听。怀献太子立,加太子少傅,山意不自安,致仕去。纲加太子上卿。英宗复辟,山以致仕得免。而纲当景泰时,能张罗二帝间,故得调圣Jose礼部。成化初致仕,卒。

  董夫子庄,名琰,以字行,湖南乐安人。有学行。洪武中,以学官迁知淮南县。永乐时,由国子司业出为赵王府右令尹,随事匡正。王多过,帝辄以责参知政事。子庄以能谏,得无过。十八年春当陪祀国社,夙起,衣冠端坐而卒。

  潘辰,字时用,景宁人。少孤,随从父家京师,以文艺名。弘治六年诏天下举才德之士隐于山林者。府尹唐恂举辰,吏部以辰生长京师,寝之。恂复奏,给事中王纶、夏昂亦交章荐,乃授翰林待诏。久之,掌典籍事。预修《会典》成,进五经博士。正德中,刘瑾摘《会典》小疵,复降为典籍,俄还故官。马斯喀特缺祭酒,吏部推石珤及辰。帝以命珤,而擢辰编修。居九年,超擢太常少卿,致仕归,卒。特赐祭葬。辰居官勤慎,晨入夜归。典制诰时,有以币酬者,坚却之。都尉重其学行,称为「南屏先生」。

  赵季通,字师道,天台人。亦由主教练历知永丰、龙溪,与修《太祖实录》,累进司业。出为赵王府左大将军,与子庄同心引导,籓府贤僚首称赵、董云。

  王英,字时彦,金溪人。永乐二年贡士。选庶吉士,读书文渊阁。帝察其慎密,令与王直书机密文字。与修《太祖实录》,授翰林院修撰,进侍读。

  杨黼,吉水人。官上卿。仁宗即位,上疏言十事。擢卫王府右尚书。尽心献替,未尝苟取一钱。宣德初,卒。

  二十年,扈从北征。师旋,过李陵城。帝闻城中有石碑,召英往视。既至,不识碑所。而城南门有石出土尺余。发之,乃元时李陵台驿令谢某德政碑也,碑阴刻达鲁花赤等名氏。具以奏。帝曰:「碑有蒙古名,异日且以为己地,启争端。」命再往击碎之。沉诸河,还奏。帝喜其详审,曰:「尔是贰二十一人中读书者,朕且用尔。」因问以北伐事。英曰:「天威亲征,彼必远遁,愿勿穷追。」帝笑曰:「贡士谓朕黩武邪?」因曰:「军中动静,有闻即入奏。」且谕中官勿阻。立功官军有过,命勿与粮,相聚泣。以英奏,复给予。仁宗即位,累进右春坊大学士,乞省亲归。

  金实,开化人。永乐初,上书言治道。帝嘉之。复对策,称旨,除翰林典籍。与修《太祖实录》、《永乐大典》,选为南宫讲官。历左春坊左司直。仁宗立,除卫府左令尹。正统初,卒。为人孝友,敦行谊。阅经史,日有程限,至老不辍。

  宣宗立,还朝。是时天下宴安,皇帝雅意作品,每与诸博士谈随想艺,赏花赋诗,礼接优渥。尝谓英曰:「洪武中,博士有宋濂、吴沉、硃善、刘三吾。永乐初,则解缙、胡广。汝勉之,毋俾前人独专其美。」修太宗、仁宗《实录》成,迁少詹事,赐麒麟带。母丧,特与葬祭,遣中官护归。寻起复。正统元年命侍经筵,COO《宣宗实录》,进礼部经略使。八年命理部事。新疆民疫,遣祭南镇。时久旱,英至,中雨,民呼「令尹雨」。年七十,再乞休。不许。十二年,英子按察副使裕坐事下狱。英上疏待罪。宥不问。二〇二〇年进德班礼部都尉,俾就闲逸。居二年卒,年七十五。赐祭葬,谥文安。

  萧用道,泰和人。建文中,举怀才抱德,诣阙试作品。擢靖江王府太守,召入翰林,修《类要》。燕师渡淮,与周是修同上书,指斥用事者。永乐时,预修《太祖实录》,改右军机大臣,从王之籓许昌。尝为王陈八事,曰:慎起居、寡嗜欲、勤学问、养德性、简鞭扑之刑、无侵下人利、常接府僚以通群情、简择谨厚人以备差遣。又作《端礼》、《体仁》、《宿迁》、《广智》四门箴献王。久之,以疾乞归。成祖怒,贬宣府鹞儿岭巡检,卒。子晅,由贡营长湖广左布政使。天顺四年,举治行卓异,拜礼部少保。初,两京里正缺,多用布政使为之。自晅后,遂无拜通判者。晅重厚廉静,而不善奏对。调德班,卒。

  英端凝持重,历仕四朝。在翰林四十余年,屡为会试考官,朝廷制作多出其手,四方求铭志碑记者不绝。性直谅,好规人过,三杨皆不喜,故不得柄用。裕后累官青海按察使。

  宋钘环,庐陵人。由庶吉士历考功御史。从师逵采木湖广,以朴实得众心。仁宗即位,授梁府右通判,改越府。和易澹泊,所至有贤声。宣德中,卒官。自是今后,王府官不为清流,遂无足纪者矣。

  钱习礼,名干,以字行,吉水人。永乐九年贡士。选庶吉士,寻授检讨。习礼与练子宁姻戚。既仕,乡人以奸党持之,恒惴惴。杨荣乘间言于帝,帝笑曰:「使子宁在,朕犹当用之,况习礼乎。」仁宗即位,迁侍读,知制诰,以省亲归。

  宋讷,字仲敏,滑人。父寿卿,元侍上大夫。讷性持重,学问该博。至中间,举贡士,任盐山尹,弃官归。洪武二年,徵儒士1二个人编《礼》、《乐》诸书,讷与焉。事竣,不仕归。久之,用四辅官杜斅荐,授国子助教。以说经为我们所宗。十五年超迁翰林博士,命撰《宣圣庙碑》,称旨,赏赉甚厚。改文渊阁高校士。尝寒附火,燎胁下衣,至肤始觉。帝制文警之。未几,迁祭酒。时功臣子弟皆就学,及岁进士尝数千人。讷为严立学规,终日端坐讲解无虚晷,夜恒止学舍。十八年复开进士科,取士四百七十有奇,由太学者三之二。再策士,亦如之。帝大悦。制词褒美。教授金文徵等疾讷,构之吏部左徒余熂,牒令致仕。讷陛辞,帝惊问,大怒,诛熂、文徵等,留讷还是。讷尝病,帝曰:「讷有寿骨,无忧也。」寻愈。帝使画工瞷讷,图其像,危坐,有怒容。今日入对,帝问:「昨何怒?」讷惊对曰:「诸生有趋踣者,叶茶器。臣愧失教,故自讼耳。且国王何自知之?」帝出图。讷顿首谢。

  宣德元年修两朝《实录》,与侍讲陈敬宗、陈循同召还,进侍读大学生。英宗开经筵,为讲官。《宣宗实录》成,擢大学生,掌院事。七年以故鸿胪寺为翰林院。达成,诸殿阁大大学生皆至,习礼不设杨士奇、杨溥座,曰:「此非三公府也。」士奇等以闻。帝命具座。后遂为典故。

  长子麟,举秀才,擢知府,出为望江主簿。帝念讷老,召还侍。二十三年春,讷病甚,乃止学舍。麟请归私第,叱曰:「时当丁祭,敢不敬耶!」祭毕,舁归舍而卒,年八十。帝悼惜,自为文祭之。又遣官祭于家,为治葬地。文臣四品给祭葬者,自讷始。正德中。谥文恪。

  正统九年乞致仕。不许。前几年,六部经略使多阙,帝命吏部参知政事王直会大臣推举,而特旨擢习礼于礼部。习礼力辞。不允。王振用事,达官多造其门,习礼耻为屈。十二年四月复上章乞骸骨,乃得归。习礼笃行谊,好古秉礼,动有矩则。家居十五年卒,年八十有九。谥文肃。

  讷尝应诏陈边事,言:「海内乂安,惟沙漠尚烦圣虑。若穷追远击,未免劳费。国君为圣子神孙计,然而谨边备而已。备边在乎实兵,实兵在乎屯田。汉赵充国将五万骑,分屯缘边九郡,而国王引却。国王宜于诸将中选谋勇数人,以东西五百里为制,立法分屯,布列要害,远近相应。遇敌则战,寇去则耕。此长策也。」帝颇拔取其言。讷既卒,帝思之。官其次子复祖为司业,诫诸生守讷学规,违者罪至死。

  周叙,字公叙,吉水人。年十一能诗。永乐十六年进士。选庶吉士,作《黄鹦鹉赋》,称旨,授编修。历官侍读,直经筵。正统六年上疏言事,帝嘉纳焉。八年夏又上言:「比天旱,太岁责躬虔祷,而臣下不闻效忠补过之言,徒陈情乞用而已。掌铨选者罔论贤否,第循身份。司国计者不问耕桑,惟勤赋敛。军士困役作,刑罚失重轻,风宪无刺激,言官务缄默。僧道数万,日耗户口,流民众多,莫为矜恤。」帝以章示诸大臣。王直等皆引罪求罢。十一年迁克利夫兰侍讲博士。

  明开国时即重师儒官。许存仁、魏观为祭酒,老成端谨;讷稍晚进,最蒙遇。与讷定学规者,司业王嘉会、龚斅。两人年俱高,须发皓白,终日危坐,堂上肃然。而张美和、聂铉、贝琼等皆名儒,当洪武时,先后为硕士、助教、学录,以故诸生多所形成。魏观事别载。

  郕王监国,驰疏言:「君父之仇不共戴天,殿下宜忍辱负重,如越之报吴。使智者献谋,勇者听从,务扫北庭,雪国耻。先遣辩士,卑词重币乞还銮舆,暂为君父屈。」因条上励刚明、亲经史、修军政、选贤才、安民心、广言路、谨微渐、修庶政八事。王嘉纳之。景泰二年又请复午朝,日接大臣,咨诹治道。经筵之余,召经济学从臣讲论政事,并诏天下臣民直言时政缺失。帝因诏求言。

  嘉会,字原礼,台州人。以荐征,累官国子监司业。十六年,亦以老请归,优诏留之。年八十卒,赙恤甚厚。

  叙负气节,笃行谊。曾祖以立,在元时以宋、辽、金三史体例未当,欲重修。叙思继先志,正统末,请于朝。诏许自撰,铨次数年,未及成而卒。

  许存仁。名元,以字行,徐州许谦子也。太祖素闻谦名,克南昌,访得存仁。与语大悦,命傅诸子。擢国子大学生。尝命讲《都督·洪范》休咎征之说。又尝问《亚圣》何说为要。存仁以行王道、省刑、薄赋对。吴元年擢祭酒。存仁出入左右垂十年,自稽古礼文事,至进退人才,无不与论议。既将议即大位,而存仁告归。司业刘丞直曰:「主上方顺人应天,公宜稍待。」存仁不听,果忤旨。佥事程孔昭劾其隐事,遂逮死狱中。

  同邑刘俨,字宣化。正统七年秀才第①。历官太常少卿。景泰中,典顺天乡试,黜大学士陈循、王文子,几得危祸。详《高谷传》。天顺初,改掌翰林院事,卒官。赠礼部尚书,谥文介。俨立朝正面,居乡亦有令德云。

  张美和,名九韶,以字行,清江人。能词赋。元末,累举不仕。洪武三年,以荐为县学教谕。后迁国子教授,改翰林院编修。致仕归,帝亲为文赐之。复与钱宰等并征,修《书》传,既成,遣还。

  柯潜,字孟时,揭阳人。景泰二年举进士第1。历洗马。天顺初,迁尚宝少卿,兼修撰。宪宗即位,以旧宫僚擢翰林学士。《英宗实录》成,进少詹事。慈懿太后之丧,潜与修撰罗璟上章,请合葬曹操墓。廷臣相继争。未报。潜曰:「朝廷大事,臣子大节,舍是奚所用心。」与璟皆再疏争,竟得如礼。连遭家长丧,诏起为祭酒,固乞终制。许之。未几卒。

  聂铉,字器之,美和同邑人。洪武四年进士。为广宗丞,疏免旱灾税。秩满入觐,献《南都赋》及《洪美髯公德诗》。授翰林院待制,改国子教师,迁典籍。与美和同赐归。十八年复召典会试,欲留用之。乞便地自养。令食庐陵教谕俸,终其身。

  潜邃于文学,性高介。为学寅时,即院中后圃构清风亭,凿池莳芙蓉,植二柏于后堂,人称其亭为「柯亭」,柏为「大学生柏」。院中有井,大学生刘定之所浚也。柯亭、刘井,翰林中以为美谈云。

  贝琼,字廷琚,崇德人。性坦率,笃志好学,年四十八,始领乡荐。张士诚屡辟不就。洪武初,聘修《元史》。既成,受赐归。六年以儒士举,除国子教授。琼尝慨古乐不作,为《大韶赋》以见志。宋濂之为司业也,提议立四学,并祀舜、禹、汤、文为先圣。太祖既绌其说,琼复为《释奠解》驳之,识者多是琼议。与美和、铉齐名,时称「成均三助」。九年改官中都国子监,教勋臣子弟。琼学行素优,将校武臣皆知礼重。十一年致仕,卒。

  罗璟,字明仲,泰和人。天顺末,贡士及第。授编修,进修撰。预修《宋元通鉴纲目》。累官洗马。孝宗为皇太子,简侍讲读。母丧归。璟与首相尹旻子侍讲龙同娶于孔氏。旻得罪,李孜省指璟为旻党,调乔治敦礼部员外郎。孝宗嗣位,王恕等言璟才,乃授山东提学副使。弘治五年召为阿德莱德祭酒。久之,卒。

  赵俶,字本初,山阴人。元贡士。洪武六年,征授国子大学生。帝尝御奉天殿,召俶及钱宰、贝琼等曰:「汝等一以孔仲尼所定经书为教,慎勿杂孙膑、苏秦纵横之言。」诸臣顿首采用。俶因请颁正定《十三经》于满世界,屏《西周策》及阴阳谶卜诸书,勿列学宫。二零一八年择诸生颖异者三十8个人,命俶专领之,教以古文。寻擢李扩、黄义等入文华、武英二堂说书,皆见用。九年,太尉台言:「大学生俶以《诗经》教成均四年,其弟子多为方岳重臣及持节各部者。今年逾悬车,请赐骸骨。」于是以翰林院待制致仕,赐内帑钱治装。宋濂率同官暨诸生千余人送之。卒年八十一。子圭玉,兵部长史,出知莱州,有声。

  孔公恂,字宗文,先圣五十八世孙也。景泰五年举会试,闻母疾,不赴廷对。帝以问礼部,具言其故,乃遣使召之。日且午,不及备试卷,命翰林院给以笔札。登第,即丁母忧归。

  钱宰,字子予,会稽人。吴越武肃王十四世孙。至正间中甲科,亲老不仕。洪武二年,征为国子教师。作《建邺形胜论》、《历代天皇乐章》,皆称旨。十年乞休。进大学生,赐敕遣归。至二十七年,帝观蔡氏《书传》,象纬运转,与硃子《诗传》相悖,其余注与鄱阳邹季友所论有未安者。征天下宿儒修正之。兵部大将军唐鐸举宰及致仕编修张美和、教师靳权等。行人驰传征至,命刘三吾总其事。江东诸门酒店成,赐百官钞,宴其上。宰等赋诗谢。帝大悦。谕诸儒年老愿归者,先遣之。宰年最高,请留。帝喜。书成,赐名《书传会选》,颁行天下。厚赐,令驰驿归。卒年九十六。

  衍圣公孔彦缙卒,孙弘绪幼弱,诏遣礼部郎治丧,公恂理其产业。天顺初,授礼科给事中。弘绪已袭封,学院士李贤妻以女,公恂因得交于贤。贤言:「公恂,大圣人后;赞善司马恂,宋大贤温国公光后。宜引导太子。」帝喜。同日超拜少詹事,侍储宫讲读。入语孝肃皇后曰:「吾后天得圣贤子孙为汝子傅。」孝肃皇后者,宪宗生母,方以皇妃子有宠。于是具冠服拜谢,宫中传以为盛事云。

  又萧执者,字子所,泰和人。洪武四年乡举,为国子学录。二零二零年小满,帝有事北郊,召郎中吴琳、主事宋濂率哲大学生以从。执偕陶凯等十二个人入见斋所。令赋诗,复令赋山栀花。独喜执作,遍示诸臣,宠眷倾临时。时帝留意工学,往往亲试廷臣,执与陈观知遇尤异。

  宪宗嗣位,改公恂马大庆左少卿。公恂言不通法律,乃复少詹事。成化二年上章言兵事,诸武臣哗然,给事提辖交章驳之。下狱,谪汉阳侍中。未至,丁父忧。服阕,商辂请复建言得罪者官,乃还故秩,涖马那瓜詹事府。久之,卒。

  观以训导入觐,试《王猛扪CB论》,立擢青海参政。寻召还侍左右。应制作《钟山赋》,赐金币。在陕以廉谨称。或问陕产金何状。观大惊曰:「吾备位籓寮,何金之问!」其卒也,内人几无以自存。而执以亲老乞归,亲没庐墓侧。申国公邓镇剿龙泉寇,不戢下。执往责之,镇为禁止,邑人以安。几人皆笃行君子也。

  司马恂,字恂如,广西山阴人。正统末,由进士擢刑科给事中,累迁少詹事。宪宗立,命兼国子祭酒。卒,赠礼部左令尹。恂强记、敦厚,与物无忤,居官无所表见。

  李叔正,字克正,初名宗颐,靖安人。年十二能诗,长益淹博。时云南有十才子,叔正其一也。以荐授国子学正。洪武初,告归。未几,复以荐为学正,迁大同丞。同州蒲城人争地界,累年不决。行省以委叔正,单骑至,剖数语立决。咸宁岁输粮30000,豪右与猾吏为奸,田无定额,叔正履亩丈量。立法精密,诸弊尽剔。迁兴化知县。寻召为礼部员外郎。以年老乞归,不许,改国子教授。于是叔正三至太学矣。帝方锐意文治,于国学人材尤加意。然诸生多贵胄,不率教。叔正严立规条,旦夕端坐,督课无倦色。朝论贤之。擢监察节度使,奉命巡岭表。琼州府吏讦其守踞公座签表文,叔正鞫之,守得白,抵吏罪。太祖嘉之曰:「人言老长史懦,乃明断如是耶。」累官礼部侍中。十四年进知府,卒于官。叔正妻夏氏,陈友谅陷徐州时,投井死。叔正感其义,生平不复娶。

  赞曰:「建文之初,修尊贤敬老之节。董伦以宿儒见重,虽寡所表见,当非苟焉已也。仪智父子仍世以儒术进,从容率领,盖其贤哉。邹济诸人,以宫僚被遇而谗构不免。陈济辈起布衣,列禁近而善始终,固有幸不幸欤。二周、王英、钱习礼、周叙、柯潜谦和直谅,各著其美,盖皆异于浮华博习之徒矣。

  刘崧,字子高,泰和人,旧名楚。家贫力学,寒无垆火,手皲裂而钞录不辍。元末举于乡。洪武三年举经明行修,改今名。召见奉天殿,授兵部职方司尚书。奉命征粮扬州。曲靖多勋臣田,租赋为民累,崧力请得少减。迁北平按察司副使,轻刑省事。招集流亡,民咸复业。立文云孙祠于学宫之侧。勒石学门,示府县勿以徭役累诸生。尝请减僻地驿马,以益宛平。帝可其奏,顾谓侍臣曰:「驿传劳逸不均久矣,崧能言之。牧民不当如是耶?」为胡惟庸所恶,坐事谪输作。寻放归。十三年,惟庸诛,征拜礼部太尉。未几,擢吏部上卿。雷震谨身殿,帝廷谕群臣陈得失。崧顿首,以修德行仁对。寻致仕。明年十四月,与前刑部都督李敬并征。拜敬国子祭酒,而崧为司业。赐鞍马,令朝夕见,见辄燕语移时。未旬日卒。疾作,犹强坐训诸生。及革,敬问所欲言。曰:「天皇遣崧教国子,将责以成功,而遽死乎!」无一语及产业。帝命有司治殡殓,亲为文祭之。

  崧幼博学,个性廉慎。兄弟多个人共居一茆屋,有田五十亩。及贵,无所增益。十年一布被,鼠伤,始易之,仍葺以衣其子。居官未尝以家累自随。之任北平,携一童往,至则遣还。晡时史退,孤灯读书,往往达旦。善为诗,豫章人宗之为《西江派》云。

  罗复仁,吉水人。少嗜学,陈友谅辟为编修。已,知其无成,遁去。谒太祖于威海,留置左右。从战鄱阳,赍蜡书谕降湖南未下诸郡,授中书谘议。从围武昌,太祖欲招陈理降,以复仁故友谅臣也,遣入城谕,且曰:「理若来,不失富贵。」复仁顿首曰:「如陈氏遣孤得保首领,俾臣不食言于异日,臣死不憾。」太祖曰:「汝行,吾不汝误也。」复仁至城下,号恸者竟日,理缒之入。见理大哭,陈太祖意,且曰:「大兵所向皆摧,不降且屠,城中民何罪?」理听其言,遂率官属出降。

  迁国子助教,以老特赐乘小车出入。每宴见,赐坐饮食。已,复使扩廓。前使多拘留,复仁议论慷慨,独得还。洪武元年,擢编修,复偕主事张福往谕安南还占城侵地。安南奉诏,遗复仁金、贝、土产甚厚,悉却不受。帝闻而贤之。三年置弘文馆,以复仁为先生,与刘基同位。在帝前率意陈得失。尝操南音。帝顾喜其质直,呼为「老实罗」而不名。间幸其舍,负郭穷巷,复仁方垩壁,急呼其妻抱杌以坐帝。帝曰:「贤士岂宜居此。」遂赐第城中。天寿总理《水龙吟》一阕以献。帝悦,厚赐之。寻乞致仕。陛辞,赐大布衣,题诗衣襟上褒美之。已,又召至巴黎。奏减广东秋粮。报可。留五月,赐玉带、铁拄杖、坐墩、裘马、食具遣还,以寿终。

  孙汝敬,名简,以字行。永乐二年庶吉士,就学文渊阁,诵书不称旨,即日遣戍江南。数日复之。自此刻厉为学,累迁侍讲。仁宗时,上言时政十五事,忤旨下狱。既与李时勉同改大将军,直声震近来。宣宗初,上书大文人杨士奇曰:「太祖高太岁奄有处处,太宗文皇上再造寰区。然犹翼翼兢兢,无敢豫怠。先圣上嗣统未及期月,奄弃群臣。揆厥所由,皆憸壬小夫,献金石之方以致疾也。去冬,简以愚戆应诏上书,言涉不敬,罪当万死。先皇上怜其孤直,宽雷霆之诛,俾居方路,抚躬循省,无可称塞。伏见二〇一九年5月,车驾幸天寿山,躬谒二陵,京师之人瞻望咨嗟,以为圣太岁大孝。既而道路喧传,礼毕即较猎讲武,扈从惟也先士干与其徒数百人。追风逐电,驰逐先后。某闻此言,崩漏胆落。夫蒐苗獼狩,固有国之常经。然以谒陵出,而与降将较猎于山谷间,垂堂之戒,衔橛之虞,不可不深虑也。执事四朝旧臣,二诺优能(Nutrilon)(Nutrilon)辅,于此不言,则孰得而言之者?惟特加采取,以弘靖献之思,光弼直之义。」

  寻擢工部右通判,两使安南。时黎利言其主陈皓已死,而张筵设女乐。汝敬叱之,利惧谢。还督两浙漕运,理河北屯垦,多所建置。坐受馈,充为事官。英宗立,遇赦,汝敬误引诏复职,复逮系。以在陕措置劳,宥死戍边。寻复职,莅故任。塞上有警,汝敬往督饷。遇敌红城子,中流矢,坠马得免。以疾告归,卒。

  赞曰:明始建国,首以材质为务。征辟四方,宿儒群集阙下,随其所长而用之。自议礼定制外,或参列法从,或预直承明,而成均胄子之任尤多尽责,彬彬乎称得人焉。夫诸臣当元之季世,穷经绩学,株守草野,几于没齿无闻。及乎泰运初平,连茹利见,乃各展所蕴,以润色鸿图,黼黼文治。昔人谓天下不患无才,惟视上之网罗何如耳,顾不信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