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意的声势浪漫主义狂飙,张瑞图书法欣赏

www.8522.com 1

www.8522.com 2

www.8522.com 3

www.8522.com 4
张瑞图《石籀文千字文》卷 天启三年(1623)
环顾自中国盛有名的人员法书·张瑞图燕书千字文(文物出版社)

书法欣赏-张瑞图

书法欣赏

张瑞图《甲骨文苏仙无言亭》诗轴 绫本 193.2×46.5毫米 时代不详 阿塞拜疆巴库博物院藏

原书图版表明(小编:单国强)
 在秦朝诗坛,张瑞图是1人很特出的书法家。他为人颓喪,步入仕途即依附魏完吾,成为“魏家阁老”成员之一,其此举为士林所不齿,《明史》将她列入“阉党”;然在书法艺术上却颇有建树,为时人所公认,与邢侗、米万钟、董其昌齐名,书史并称曰“邢张米董”。悲伤的材料居然没有淹没他的书法声誉,那在“书以人重”观点已丰富盛行的北齐,是很新鲜的不比,有惠氏代仅张瑞图和王铎两人,如(清)吴德旋在《初月楼论书散文》中所评:“广宗道人亭(张瑞图)。王觉斯(王铎)人品懊恼,而作字居然有孙吴大家之风,岂得以其人而废之。”可知几人书艺必有过人之处。
 其次,张瑞图是与邢侗、米万钟、董其昌并称為“晚明四家”的,然他的书风与
崇尚钟王帖学、追求柔媚格调的邢、米、董三家迥然有别,而与黄道周,倪元璐、王
鐸、傅山诸人制造的奇倔狂逸风貌颇為相似,共同在钟王之外另闢蹊径。(清)粱巘
在《评书帖》中即指出:“明季书学竞尚柔媚,王(鐸)张(瑞图)二家力矫积习,
独标气骨,虽末入神,自足下朽。”杨守敬也认為张氏“顾其流传书法,风骨高騫,
与倪鸿宝(元璐)、衢州斋(道周)伯仲。”([清]杨守敬跋张瑞图《前赤壁赋》)
张瑞图之名不列入风格相伯仲的倪、黄、王流派之中,却与途径迥异的邢、米、董并
称,那也是很奇异的气象,其书风与诸家必然存在同中之异或异中之同的繁杂关係。
由此,讨论张瑞图其人其书的特殊性是饶有意趣的难点。
 张瑞图(1570-1641),字长公,号二水,又号果亭山人,广西晋江
人。万历三十五年(1607)殿试进士第①名,授编修,积官少詹事兼礼部少保。
 天啟七年(1627年)以礼部经略使入内阁,仕至建极殴大学士。其时太监魏忠贤专权,内阁首辅顾秉谦和次序入政党的冯銓、黄立极、施凤来、张瑞图、李国¤[木普]、来
宗道等人,都成為李进忠私党,时称“魏家阁老”。天啟陆 、七年,李进忠生祠遍建
天下,而生祠碑文多由张瑞图手书。崇禎帝继位下久即剪除了李进忠和客氏,并清
查阁党。崇禎元年(1628年)时,有监生胡焕猷上疏查究為李进忠建祠的党羽,
弹劾黄立极、施凤来、张瑞图、李国¤[大写意的声势浪漫主义狂飙,张瑞图书法欣赏。木普]等人,“身居揆席,漫无主持,甚至顾命之重
臣毙於詔狱,五等之爵、尚公之尊加於阉寺,而生祠碑颂靡所不至,律以逢奸之罪,
夫復何辞。”然其时内阁仍由他们把持,未能参倒。崇禎二年十月会试,施凤来、张
瑞图任考试官,三个人三番五次秦伯嫁女,所取考生大致都以中官、勛贵的姻戚门人,终
於激怒了崇禎帝,次月即罢免了施、张三个人,同月即将《钦点逆案》颁示天下,决
心剪除阉党。开端时张瑞图和来宗道并末列入名单,经崇禎帝提出:“瑞图為忠贤
书碑,宗道称呈秀父在天之灵,非实状耶!”几人遂入逆案,张瑞图坐徙三年,復
赎為民。可以说,张瑞图的一世确实很不光彩,人品也颓废不足取。
 可是,壹人的不二法门功力并不是人生和格调的直接翻版,书品不肯定等同於人
品。艺术黑风婆和品藻的形成有著其自作者的进化规律,特别具显明格局美和抽象性的
书法艺术,其格调的高下越多取决於审雅观念,而非道德观念。由此,在梁国,纵然“书如其人”说已充足风靡,晚明项穆指出的“心相”说,更强调“人正则书正”,
但书法艺术的展现本质终归属於审美范畴,单纯用道德伦理观难以作出公正评判,
由此,具有分外审美价值的张瑞图书法,如故得到社会的认同。
 张瑞图书法的出格之处,清人秦祖永有一句很準确的慨括,即“瑞图书法奇逸,
钟王之外,另闢蹊径。”(【清】秦祖永《桐阴论昼》)钟王即指三国魏之钟繇和古代之二王,他们所创办的书风,歷经清代元的不断上扬,已形王彤远流长的帖学古板,并据书坛主流,其审美特徵表现為崇尚阴柔之关。由西夏赵子昂树立的妍媚柔
婉书风,将钟王帖学古板推向巅峰,对隋代產生了最直白的熏陶,追求外在形象的
“姿媚”蔚成风气,於是,明初现身了三宋、二沉等人端整婉丽的“臺阁体”,明
中形成了不俗华贵的“文派”书风。近人马宗霍在《书林藻鉴》中总结明清书法
曰:“帖学大行,故明人类能行草,虽并非出名者,亦有可观,简牘之美,几越孙吴。
惟妍媚之极,易粘俗笔。可与新型,未可与议古。次则小楷亦劣能自振,然馆阁之体,
以庸為工,亦但宜簪笔干禄耳。至若篆隶7分,非问津於碑,莫由得笔,明遂无一能
有名气的人者。又其帖学,大抵亦下能出赵松雪范围,故所形成终卑。偶有三数优良者,思
自奋軼,亦末敢绝尘而奔也。”
 号称晚明四家的“邢张米董”当属鸡氏所述欲“出赵集贤范围”、“思自奋
軼”的“三数卓绝者”,然大多“亦未敢绝尘而奔也”。邢侗精研晋朝二王,临摹几
可乱真,自谓“拙书唯临晋一种”;米万钟作為米扬州后裔,谨守家法,在米字体格中
唯增圆润。多少人虽不学赵体,却未离二王樊篱。董其昌公开向赵子昂宣战,力纠赵书
之妍媚熟甜,以“熟后得生”的门道,求流润中的“生拙”之味,以“率意”的笔法,
在放逸中现“自然天真”之趣,其作风与赵书相比较,越多生拙、放逸、简淡、萧散之韵,
然体貌仍不离圆和秀,越发在发扬帖学、重振钟王黑风婆、讲求姿态方面,与赵子昂是
一致的,只是另立了一种造型。惟张瑞图,即便在书品和到位影响地点不能够说超越三
家尤其是董其昌,但在另闢蹊径、独创一格方面却属於“绝尘而奔”者。
 张瑞图的书法确差距於柔媚的风尚,而别具“奇逸”之态。他擅长的楷、行、陶文,笔法硬峭纵放,结体拙野狂怪,布局犬齿交错,气势纵横凌厉,确属奇而逸。对
他的书学渊源,前人略有论述,梁蝎《评书帖》云:“张瑞图小篆初学孙过庭《书
谱》,后学东坡书真趣亭。”指出她也从帖学下手,只可是崇尚的是“狂草”派书
风和爱惜厚引力度的“苏体”笔法。另据近人张宗祥《书学源流论》曰:“张二
水,解散北碑以為行、草,结体非六朝,用笔之法则师六朝。”就像她还从六朝北碑
中查获了声势浩大峻厚的笔法。
 张瑞图奇逸书风的朝秦暮楚,既与他的师承渊源有关,更是时代审美思潮转捩的產
物。在有贝拉米代姿媚书风占主流的前卫下,还萌发著一股尚丑、尚狂狷之美的思潮,
明初张弼“怪伟跌宕”的宋体、陈献章“拙而愈巧”的茅龙笔大篆、今儿早上先时代祝允明“纵横散乱”、“时时失笔”的狂草,都显现出反正统的辅助。至明中叶从此,随
著商业城市的兴旺发达,市民文化的勃兴,法学中“公安派”的“独抒性灵”说以及教育学上李赘等人“异端”思想的产出,使那股反正统、求“狂怪”的感情得到进一步
发展,在书法界就涌现出徐渭、张瑞图、黄道周、倪元璐、王鐸、傅山等一批“狂怪”
派书家,他们拋弃中和、精粹的姿态关规范,结体支离欹侧,以丑為美;笔墨随兴
而运,打破“藏头护尾”、“平正安稳”等格局美规律,肆意挥洒,棱角毕露;布
局下求平衡和谐,而是犬牙相错,散散乱乱。那种以丑怪、狂狷為美的书风,在明末
清初风行权且,张瑞图作為其中一员,不仅在“晚明四家”中独标风范,在这一行
列中也堪称佼佼者,如私人张宗祥在《书学源流论》中讲演:“明之季世,异军特
起者,得二人焉:一為抚顺斋,肆力章草,腕底盖无晋唐,何论宋元;一為张二水,
解散此碑以為行、草,结体非六朝,用笔之法则师六朝。此皆可以之人。”
 张瑞图的书法,在外在形象、笔墨格局上,与黄、倪、王、傅有很多好像之处,突显出趋同的审美追求。但内涵的性情、气质、情绪、格调,却各下同样,甚至存在很
大差距。因為书法风格的朝梁暮晋离下开作者这一重点因素,意在笔端,笔随意发,书
家的性格气质、心情特徵、思想情感等主观因素必然要有意无意地渗入到作风中去,
从而形成特性显然的至极风貌,就这么些角度说“书如其人”的眼光毋容置疑。张瑞
图的字确很“奇逸”,但偶尔奇得出奇,不少字结体狂怪得难以辨认,逸也有个别过
分,下少用笔纵放得就好像书一符。据《桐阴论画》附註云:“张公画罕见,书幅甚多,
相传张係木星,悬其书室中可避火厄,亦好奇者為之。”此说虽据闻讯,尽管有之
也属好奇者為之,但最少表明张氏书法很怪,可作法灾的符录悬掛。观其车书中多
难以辨认的奇字和纵放无度的逸笔,确带有符躁的味道,写字类似画符,无疑在迎
合世俗趣味,格调必然下高。其余,反柔媚而走向极端,一味硬倔,过非常露,也简单变為粗俗的霸悍气,张氏书法即有过分之处,少含蓄文雅之气。一卯粱嗽《评书帖》
所论”张瑞图得执笔法,用力劲健,然一意横撑,少含蓄静穆之意,其品下贵。一
张氏在章程追求上的过激、失度和程度下高,与他政治上的突显有某个相似之处,
那毋庸置疑是材料对书品的影响。因而,张瑞图与倪、黄虽同属奇倔书风,却不恐怕归入
一类,更不可以并称。
 张瑞图存世小说即什么多,以行、草為主,此卷《行草千字文》是其宏幅鉅製。《千
字文》的文字内容,是由南北朝梁武帝时周兴嗣编次的,為作者国南梁识字的啟蒙读
物。由於它由1000个例外的字组合,将来也成為歷代书道家甚感兴趣的书写内容,
纷纭以严厉、二体或四体、六体写《千字文》,其用意,一是作為外人学习书法的
范本,故书家作三种字体以供人临写。[明]陈淳在《自书千字文》跋中即指出:
q书《千字文》往往有人,非人好书,人欲书之耳。盖《十字文》无重字者,人谓
书学尽於此矣。』
一是作為书家显示个人风貌的载体,如[宋]董迪《广川书跋》
所曰;“后世以书名者,率作干字,以為体制尽备,可以见其笔力。:张瑞图此卷
《隶书千字文》,当属於后者,以表现个人非凡的书法笔力為主题。
 此卷末署款“天啟乙卯书於都中,张长公瑞图。”天啟己卯三年(1623年)
时,张在京任职,尚未入政党,此卷為五十一岁所书,风格已趋成熟,然仍保留学孙
过庭和苏軾的少数笔法。全篇字与字里面连笔下多,而运笔之气贯通,以突显其放
逸之势:各字大小变化下大,主要靠结体的欹侧反正、紧凑开张、左右高低、上下
错落,来显现起伏跌宕:字姿呈方形的共同体结构,又时出危险之态,点画通过粗细、
乾溼、疏密、方圆的成形,表现出跳荡之势;全幅呈字距紧密、行距宽疏的布局,然
紧密字距中,时用轻松的笔法和揖让的结体来调节,宽疏行距中,又时以特有之字
和破直之势来调节,从而完毕了密而不窒、疏而不空的功力。那一个都反映了张瑞图
典型书风的机要特色。然此卷笔法多用圆润得分后卫和厚重笔道,少劲利峻峭之势;转
折处多婉转,并非每转必折,每折必劲,也少侧锋偃笔;在好奇结体中仍时见瀟洒
秀丽之字,狂放而未失於怪诞。那么些特点注脚孙过庭车书所具的流润和法律之影响
尚未完全消褪,苏軾浑厚严穆的笔法仍在起成效,北朝碑学之痕跡尚下分明。由此,
那卷《小篆千字文》反映的是张瑞图转变时代书风,对精通他的书法发展演变轨
跡具有关键参证价值。
请下载浏览清晰图片

  
张瑞图是西晋维新大书道家,《五律诗轴》石籀文纸本,现藏新加坡博物馆。此幅书法突显了张派显著的书法特征,圆处悉作方势,盘旋跳荡,风骨摇醉,富有力感.落笔以拙为主,提按结合,横撑竖挫之中运笔转动,扭转翻转,反转并施,潇洒爽快,自由傲慢,线条很伸展,夸张,奇险莫测,气势宏大。用笔以侧锋方势径直往来,骨俊筋强,爽朗劲健。此轴不像其石籀文这样紧驶怒奔,自然率真,稳行畅达。此轴行距显明,字距不等,章法如茂密森林,从容有度。

    
张瑞图(1570-1641)字长公,一字果亭,号二水、白毫庵主、芥子居士、平等居士、果亭山人等。黑龙江晋江青阳下游客,早时从事儒业,家贫,日需费用仅靠其母机杼纺织需求,常以水稻粥充饥。明万历三十五年乙未(1607)进士,殿试第②,授编修官少詹事,兼礼部节度使,以礼部太史入阁。曾为魏完吾书写“颂词”,并因趋魏党仕至武项殿大学士。后魏党败,故入逆案,坐徒赎为民。继而遁迹江南,隐于青阳里白毫庵。书法欣赏以黑体为最佳。

【释文】慇懃稽首維摩詰,敢問怎样是办法。彈指未終千偈了,向人還道本無言。白毫菴
附录: 朗月荡心 –张瑞图书法评价
作者:李路平
转自李路平博客
在晚明的历史上,张瑞图与王铎几个人是野史身份很卓绝的书道家,那“特殊”性在于史传张、王的格调失落。张瑞图步入仕途即依附魏完吾“阉党”,成为“魏家阁老”成员之一,他30余岁就将有Bellamy(Bellamy)代知识人所能做的官大约做了个遍,中年仕途极颠官至宰相,其此举为士林所不齿,《明史》将张瑞图列入“阉党”。王铎则是在“降清”那件事上成了人生的至大污点,可谓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弘历修史时又不幸入纳《贰臣传》“乙编”之首。然则,张、王在章程上却是声势波及将来三百年,他们在“晚明书风”中不可或缺、无可取代为后人所公认,流衍海内外。“神笔王铎”书风允为一世之雄,而张瑞图与邢侗、米万钟、董其昌齐名,书史并称曰“邢张米董”。颓败的材料居然没有淹没他们的书法声誉,这在“书以人重”观点已格外流行的隋代两代,是很尤其的两样,清人吴德旋在《初月楼论书散文》中所评:“广宗道人亭(张瑞图)。王觉斯(王铎)人品颓废,而作字居然有南陈大家之风,岂得以其人而废之。”梁献更觉得:“明季书学竞尚柔媚,王(铎)、张(瑞图)二家力矫积习,独标气骨,虽未入神,自是不朽”。那人品与艺品所含有的争论性,确乎是个难以取舍的教育学命题。
张瑞图(1570-1641),字长公,又字无画,号二水,别号果亭山人、芥子、白毫庵主、白毫庵主道人等。独龙族,晋江二十七都霞行乡人(今青阳镇莲屿下行)人。
张瑞图与王铎,那两位晚明“大节有亏”的诗坛巨擘从出生到入仕,人生轨迹极为一般。张瑞图出身晋江青阳下行村农户,大伯许建超侹“俭朴食贫”,其幼负奇气,聪颖过人。自小习儒,他的启蒙先生是林天咫(听大人说林天咫是李贽的后生)。家贫,供不起夜读灯火,每一日早晨都到村边的白毫庵中,借着佛前的长明灯苦读。年青时,一面执教谋生,一面插足科举考试。爱妻王氏每以机杼纺织的收入需求家用和帮衬张瑞图求学的资用。张瑞图读书方法与人不等,五经子史都利用手写熟读,即一面抄写磨练书法,一面研读通晓文义。为诸生时,每晚拔取书经的二个题材,演绎成文。他出言成章,瞬立就。翌日,文章不胫而走,喧传府县二学。因而文名大噪,泉州内外于今都流行由她表明的经典。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张瑞图举于乡。万历三十五年中贡士(1607年),为殿试第②名,俗称“状元”。
张瑞图初授翰林院编修,历官詹事府少詹事,颇有意昧的是,金朝两代约定俗成的是无贡士不进翰林院,无宰相不出翰林院,“晚明书风”主将十有八九亦出于翰林院,如董其昌、张瑞图、黄道周、倪元璐、王铎等。天启六年(1626年)张瑞图迁礼部侍中,是年秋,与平湖施凤来同以礼部参知政事入阁,晋建极殿高校士,加少师
张瑞图官场称心快意之时,正是太监李进忠专擅朝政,势焰熏天之际。内阁首辅顾秉谦和程序入政党的冯铨、黄立极、施凤来、张瑞图、来宗道等人,都成为魏忠贤私党,时称“魏家阁老”。据《明史列传.阉党》载:“天启二年(1622年),李进忠用事,言官周宗建等首劾之。忠贤于是谋结外廷诸臣,(顾)秉谦及魏广微率先谄附,霍维华、孙杰(sūn jié )之徒从而和之。今年(天启三年,1623年)春,秉谦、广微遂与朱国祯、朱延禧俱入参机务。”。“天启五年(1625年)3月,忠贤以同乡故,擢礼部太师兼东阁高校士,与丁绍轼、周如磐、冯铨并参机务。时魏广微、顾秉谦都是附忠贤居政坛。未几广微去,如磐卒。二〇二〇年(天启六年,1625年)夏,绍轼亦卒,铨罢。其秋,施凤来、张瑞图、李国木普(“木普”合一字)入。己而秉谦乞归,立极遂为首辅。”
。“施凤来,平洛杉矶湖人队(Los Angeles Lakers)。张瑞图,晋江人。皆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进士。凤来殿试第①,瑞图第贰,同授编修,同积官少詹事兼礼部郎中,同以礼部左徒入阁。凤来素无节概,以和柔媚于世。瑞图会试策言:‘古之用人者,初不设君子小人之名,分别起于仲尼。’其悖妄如此。忠贤生祠碑文,多其手书。”
翻开《明史》,所述张瑞图“依媚取容”于魏完吾“阉党”也只有以上诸条,其定罪“阉党”莫过于为“忠贤生祠碑文,多其手书。”那倒成了最具戏谑意义的“因书得祸”,也算张瑞图与董其昌之间的诗坛公案:天启陆 、七年,魏完吾“阉党”当权,天启君主昏庸无能,反而敕赐魏完吾在全国内地城建造“生祠”。人还活着,就建祠堂供人瞻仰,任性妄为。当上海魏完吾的“生祠”快要达成的时,魏完吾忽然想要准备找董其昌为她的生祠题写匾额。董其昌对魏完吾的背本趋末精通在胸,唯恐躲避不及。音信传到,董其昌只可以使出苦肉计:叫他的3个诡秘和她骑马到外游,途经街肆,董其昌故意把马绳突然揪紧,马惊叫一声,大跳起来,董其昌就势摔倒。隔天,“董其昌骑马摔断右手”的新闻,传遍宫庭内外。手都折了,还怎么提笔写字呀?董其昌趁着满城风雨的时候,找三个托词,偷偷溜回她的华亭老家去“养伤”了。董其昌一走,当朝书法当数小董其昌十陆岁的张瑞图了。那样,李进忠便派人把他叫来,要他为首都生祠题写匾额。张瑞图来到朝房,当然只好硬着头皮提笔应付。经李进忠党羽的唤起,才勉强用小篆写了“擎天一柱”四字,他故意不签字,墨笔一扔,归家而去。董其昌逃避为魏忠贤书碑,却搭上了张瑞图捉笔,且成了意志“阉党”的实据。
初期,朝议定魏忠贤逆党,虽牵连当政阁臣,但张瑞图没有列入。可是,崇祯元年(1627年)1一月会试,施凤来、张瑞图任考试官,所取考生大约都以中官、勋贵的姻戚门人,终于激怒了明思宗。《明史.阉党》载:“其后定逆案,瑞图、宗道初不与,庄烈帝诘之,韩爌等封无实状。帝曰:‘瑞图为忠贤书碑,宗道称呈秀父在天之灵,非实状耶?’乃以瑞图、宗道与顾秉谦、冯铨等坐赎徒为民,而立极、凤来、景辰落职闲住。”崇祯二年(1629年)5月,施凤来、张瑞图被罢免。十二月十十三日,明思宗以谕旨的格局公布“钦赐逆案”名单。张瑞图列入“交结近侍又次等论徒三年输赎为民者”,崇祯三年(1630年),张瑞图被遣归故里。六十蛰伏的张瑞图悠游林壑,忘情山水,诗书并发,将其书法再一次推向了一座山上。只怕,花甲之年的张瑞图不遣归故里,也到位不止其“自是不朽”的代表书风了,却是“因祸得福”。
www.8522.com,对此张瑞图“阉党”的地位,孙吴就存在三种差别的声响。最初,负责办案的韩爌因查无实证,并不曾将张瑞图列于阉党的名单之上。但出于其他原因,当时的明威宗却认定张瑞图就是“阉党”。历史材料里,并无任何有关张瑞图为李进忠写碑的适合记载。
張瑞图死後四年(1645年),黃道周等人在乌鲁木齐擁立的明唐王发昭命恢復其原本官銜,还特赠上大夫“文隐”。时吏部郎中、文渊阁高校士林欲楫为张瑞图撰写数千言的《明大学士张瑞图暨妻子王氏墓志铭》,林欲辑在为张瑞图写墓志时,或者早预料后人会全数误解,在墓志铭中特地记载了张瑞图曾经抵制魏完吾的数十件工作。辑录其三之类:
天启五年(1625年),懿安皇后病重,魏完吾指使府丞刘隆选逼害懿安皇后之父张国纪等戚臣,张瑞图出面阻止,戚臣得以维持。
天启六年(1626年),京师西岳庙附建李进忠生祠,张瑞图与吕天池谋阻之不可得;魏完吾又想在祠中造就自身雕刻,张瑞图不敢公开反对,诙谲晓譬之,事遂寝止。
天启六年(1626年),方孝孺、李承恩、惠世扬诸大臣系诏狱,原拟大暑日处决,张瑞图提请缓刑,苦心维挽,终使熹宗降旨停刑。等等
作者分析,张瑞图于仕途,大概是出于政治利益考量,固魏完吾当朝终究要延用张瑞图才略与文孺的熏陶,亦因魏完吾“阉党”掌控的“东厂”手段阴毒骇人,连太岁都“隐忍”了,作为一介文士的张瑞图又能奈何,如真正与“阉党”同污,豈有墓志铭所述反魏之行状,“内持刚决,外示和易,阴剂消长,默施救济”(《府志》)。墓誌銘勾勒出張瑞图的充滿抵触的影象,从側面也浮现出晚明那一段特定的历史時期上层政治斗爭的繁杂和特殊性。可惜的是,林欲楫与张瑞图的涉嫌过度密切,两个人是姑表兄弟,又是同榜进士、进士,张瑞图之子张为龙更是林欲楫的女婿,其公正性似乎被打上问号,致使林欲楫的传教未能取得广泛肯定。张瑞图的“阉党”声誉就如与书艺并存而毁誉参半。
然则,人的点子功力并不是人生和人品的一贯翻版,书品不肯定等同於人品。艺术黑风婆和品藻的朝秦暮楚有其本身的前进规律,尤其书法艺术,其格调的输赢愈多取决于其审雅观念,而非道德观念。晚明是华夏书法史上的高峰期。在丰富飘摇不定的社会形态下,书坛却展现出别的一番起来气象。以此来分析,“晚明书风”从格局到基本都为书法史上的转换期,有着其时期背景的思想诉求。较之于明初、早先时期书法创作,它完全打破了“二王”帖学已经趋于僵化的创作形式,创设了富有人性放纵与格局本性的作文新态,逐步形成了独具鲜明本性和轰轰烈烈心思的浪漫主义书风,张瑞图比黄道周长十5岁,更长王铎、倪元璐、傅山二30虚岁。实质上,张瑞图是继徐渭后首开晚明风气,真正含义上使“二王”书风的篱笆彻底瓦解实践者,是晚明书风转摒情境下的至为关节人物,其古板直接影响了黄道周、王铎、倪元璐、傅山。
张瑞图书法的不一致平日之处,清人秦祖永有一句很规范的慨括,即“瑞图书法奇逸,钟王之外,另闢蹊径。”近人马宗霍在《书林藻鉴》中综合明清书法曰:“帖学大行,故明人能燕体,虽并非有名者,亦有莫大,简牍之美,几越西魏。惟妍媚之极,易粘俗笔。可与最新,未可与议古。次则小楷亦劣能自振,然馆阁之体,以庸為工,亦但宜簪笔干禄耳。至若篆隶7分,非问津於碑,莫由得笔,明遂无一能名人者。又其帖学,大抵亦下能出赵孟頫范围,故所形成终卑。偶有三数杰出者,思自奋軼,亦末敢绝尘而奔也。”
号称晚明四家的“邢张米董”当属猴宗霍所述欲“出赵孟俯范围”、“思自奋軼”的“三数卓越者”,然大多“亦未敢绝尘而奔也”。邢侗精研古代二王,临摹几可乱真,自谓“拙书唯临晋一种”;米万钟作為米宁德后裔,谨守家法在老Miki调上。两家虽不学赵体,却未离二王胎息。董其昌公开向赵松雪宣战,力纠赵书之妍媚熟甜,以“熟后得生”的气格,求流润中的“生秀”,其风格与赵书比较,特别在钟王风小姨、书意形态方面,与赵松雪本质几近,其晚年也自叹并未超脱赵氏,只是另立了一种情势。惟张瑞图,固然在书品和完结影响方面无法说通过是董其昌,但在另闢蹊径、独创一格方面却属於“绝尘而奔”颠覆古板创新者,其承载的是百分百晚明书风的更换与开发。
张瑞图的书法的确差异于流美的董其昌所提倡的前卫,而别具“奇逸”之态。他善于的楷、行、草书,他试图打破“藏头护尾”的中锋原则,故其书多以尖厉的露锋、方折、跳荡的结体为基调,硬峭纵放的笔法,拙野狂怪的结体,犬齿交错的布局,纵横凌厉的气魄,,形成了吞吐八荒的“奇”“逸”书风。笔者十多年前在格拉茨博物馆探望张瑞图对联,字大如斗静压中堂,真气弥漫而静若老道、意气奇诡似不可端倪。而一起展出康爱尔兰海八尺中堂虽其龙飞凤舞却气淡力薄、相形见拙,令观众啧啧惊奇,盖其字内力骇异而胜在气格,非“书雄”不可为也。史称张瑞图执笔方法独有秘诀,张瑞图亦自许其用笔宛如“金刚忤”般,真如赵文敏所谓“用笔千古不易”矣。张瑞图当自有冶铸“二王”与“钟索”、“六朝体”于一炉的高超本领,以此起家一种全新的用笔形式与书法格局。对她的书学渊源,前人略有论述,梁巘《评书帖》云:“张瑞图楷体初学孙过庭《书谱》,后学东坡书兰亭。”指出他也从帖学出手,只不过崇尚的是“野逸”派书风和推崇厚引力度的“苏体”笔法。另据近人张宗祥《书学源流论》评述:“明之季世,异军特起者,得3位焉:一为张家口斋(黄道周),肆力章草,腕底盖无晋唐,何论宋、元;一为张二水(张瑞图),解散北碑以为行、草,结体非六朝,用笔之法则师六朝。此皆可以之人。”张瑞图的书法,就像是还从六朝北碑中汲取了宏伟峻厚的笔法,那便是“晚明书风”所表现共同的审美追求。杨守敬《跋张瑞图》曰:张氏“顾其流传书法,风骨高骞,与倪鸿宝(倪元璐)、北海斋(黄道周)伯仲。”然则,张瑞图之名不列入风格相伯仲的黄、倪、王、傅流派之中,却与路径迥异的邢、米、董并称,那申明时人并不曾客观评价张瑞图的书学地位。当然,后世论书更有直接说张瑞图为淸代碑学先声未免牵强了。
马那瓜博物院所藏张瑞图陶文苏子瞻《无言亭》诗大轴,为其出众中年作风,此视作绫本,纵193.2分米,横46.5毫米。诗云“殷勤稽首维摩诘,敢问哪些是方法。须臾未终千偈了,向人还道本无言。”张瑞图毕生写过众多苏和仲的诗文,名气最大的要数长篇《前赤壁赋》。在艺术创作主张上,更受到海上道人的震慑。《果亭墨翰·卷一》中记载:“晋人楷法,平淡玄远,妙处都不在书,非学所可至也……坡公有言:‘吾虽不善书,晓书莫如作者。苟能通其意,常谓不学可。’假作者数年,撇弃旧学,从不学处求之,或少有近焉耳。”张瑞图的行甲骨文正是在深得晋人法乳后又不无“撇弃旧学”立异。
此轴以楷带行、草,既见唐宋笔法,又呈孙红雷风骨,峻逸劲力,其下笔直入平出,起止转折处多不作回锋,平实中暗藏险峻,因其技法精熟,行笔的点子较快,故横、竖笔法得分后卫收笔处不经意的顿挫回腕,笔锋流露锋芒,寻常按毫甚至到了笔肚,以使字形饱满结实。在行笔改变方向处,均以翻折之笔为之,棱角外显而不薄,增强了潇洒之感。除了线条的点子和笔法上的露锋转折外,更显虚实的变化。在全部轨道布局上,张瑞图更是匠心独运。将行距加宽,有意展现一种疏朗,洒洒落落、粗细长短、字势的荡逸、字距的疏密构成了张瑞图独特的书风。故而,欣赏此轴却似给人以朗月荡心之感。
张瑞图在小楷《读易诗二首》款中论及天启二年(1622年)他与董其昌的汇合有如此一段记载:“记壬午都下会董玄宰先生,先生谓余曰‘君书小楷甚佳,而人不知求,何也?’”在董其昌看来,张瑞图的小楷水准至少当不在其行燕体之下欤?以静者论,假设以“钟、王”为范式的古板帖学基准来衡量,张瑞图的行、黑体稍有“一意横撑,少含蓄静穆之意”的害处,可能,董其昌的迷惑正缘于此。《明史》在关乎晚明四家时,虽将几个人并立“同时以善书名者,临邑邢侗、顺天米万钟、晋江张瑞图,时人谓邢、张、米、董”,但又觉得“然几人者,不逮其昌远甚。”应该说,仅就书法本体而论,说张瑞图不逮董其昌未置可以照旧不可以。

     
张瑞图以书法名闻于世,同时又是一人可入黑道的景物书法家.瑞图山水画主要法古代黄公望,参立吴派之间,颇有声望。张瑞图放归后,因情志郁抑,卒于崇祯十四年。在宦海浮沉的仕场上,张瑞图是牵连在魏党中的”逆案中人”,而在艺术上,却是3个极负闻名的书书法家。董其昌亦写道:”同以书名者,为晋江张瑞图,时称南张北董.”瑞图书法,笔力不凡,行家称为”铁划银钩”。

      
善画山水,尤工书,以“金刚杵”笔法著称于世。山水骨格苍劲,点染清逸,间作佛像,饶有意趣。论其溯源,则以元为基调,略参宋人,并不幸免北魏,粗笔方折则类似南陈。其性状是小品多剪裁宏阔的场景,画面繁琐,结景细碎,勾皴点染,用意精到。于大概略转折处时露圭角;在大幅度则多以分流的笔墨绘近景数株树木,后衬远景以一座山上开合而成,画面结景相比抽象。瑞图画名既高,书名尤著。越发擅长于金鼎文,气魄宏大,笔势雄伟。隋唐秦祖永在《桐荫论画》中云;“瑞图书法奇逸,钟王之外,另辟蹊径。”梁巘在《评书帖》中亦曰:“张二水书,圆处皆作方势,有折无转,于古法一变。”“张瑞图得执笔法,用力劲健,然一意横撑,少含蓄静穆之意,其品不贵。”又云:“甲骨文初学孙过庭《书谱》,后学东坡《沉香亭》。明季书学竞尚柔媚,瑞图、王铎二家力矫积习,独标气骨,虽未入神,自是不朽。”倪后瞻也说:“其书从二王陶文体一变,斩方有折无转,一切圆体皆删削,望之即知为二水,然亦从结构处见之,笔法则未也。”杨守敬《跋张二水前后赤壁赋》云:“顾其流传书法,风骨高骞,与倪鸿宝、日照斋伯仲。”

      
张瑞图书法与邢侗、米万钟、董其昌齐名,当时人称为”邢、张、米、董”.张瑞图还善画,山水效法北宋歌唱家黄公望。万历三十五年秀才殿试第1名状元,官至高校士,善画山水,尤工书,与邢侗、米万钟、董其昌并称”明四家”.草书气魄宏大,笔势雄伟。《评书帖》云:张瑞图得执笔法,用力劲健,然一意横撑,少含蓄静穆之意,其品不贵。明季书学竞尚柔媚,王铎、张瑞图二家,力矫积习,独标气骨,虽未入神,自是不朽.”清梁山献:张二水书,圆处悉作方势,有折无转。

      
在宗唐宗晋的明朝书坛,张瑞图敢于在赵松雪书风的笼罩下,以直率自然的挥运,不拘常规的用笔、大写意的气魄表现动荡时期激越躁动的心态,力矫悲伤的流弊,那对书法艺术的开拓进取是有很大贡献的。他所创建的奇逸书风,是自帖学以来从未有过的。一直帖学无论风云突变,终不出“二王”正道,而她的另辟蹊径则具有晚明浪漫主义狂飙所诱惑的时期精神,是明末诗坛变革中反叛传统、绝去依傍的二个实例。在他的震慑下,其后的黄道周、倪元璐、王铎、傅山等人亦为时期新风所趋,力振摩刻之风,颇能一语成谶,开启了晚明书坛改善改革的先例。书名与邢侗、米万钟、董其昌齐称,有“邢、张、米、董”或“南张北董”之目。日本书坛亦努力推崇,从江户时代起倭人就因黄蘖的隐元禅师东渡东瀛时带去张的书迹而熟识其人。

     
张瑞图,号二水,又号果亭山人,晚年又号白毫庵居士,南齐书法家,青海晋江人.以礼部太史入阁,为魏完吾所赏识.其书法初学钟繇、王羲之,后另辟蹊径。他的用笔在晋人书法的使转处,变圆转为方折,有时尖锋下笔,稍带挑荡,兼以结体绵密,在立时书法中是很有特色的,表现出南陈末代想突破受晋帖封锁的一种意向。天启七年召人内阁,因趋附李进忠,仕至建极殿高校士,屈从于魏及其党羽,甚至为李进忠撰生祠碑,而为士林所不齿.明思宗继位,治魏完吾之阉党,张瑞图被列为逆案,坐听徒为民,声名俱损。近日几百年过去,张瑞图在仕途上的升降沉浮已经被人忘记,只有因其书法艺术,使人不忘张瑞图,并随着其书法艺术的流传。

愈来愈多书法文章

越来越多书法欣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