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欣赏,白蕉书法十讲

www.8522.com 1

白焦(一九〇八-一九六七),原姓何,名馥,号旭初新加坡松江人。曾在东京(Tokyo)美专任教,香江中国画院画师,秘书室副管事人,善书法,画兰草。
出身于书香世家,才情横溢,为海上才子,诗书画印皆允称一代,但天性散澹自然,不慕名利。诗论亦富创见,诗名蛮声文坛,写兰尤享盛誉。书法宗王羲之、献之父子,始从唐欧阳询出手。行草笔势洒脱,小楷特能,多参钟繇法,大字俊逸伟岸,亦具韵味。工写兰,无师承。所作秀逸有姿。能篆刻,取法秦汉印,泥封,而又参权、量、诏版文字,有古秀蕴藉之趣。能诗文,作品有云间谈艺录、客去录、济庐诗词等稿。他还治印,只是难得为人奏刀。沙孟海《白蕉题兰杂稿卷跋》云:“白蕉先生题兰杂稿长卷,小篆相间,寝馈山阴,深见武功。造次颠沛,驰不失范。三百年来能为此者寥寥数人”。曾主编《人文月刊》,著有《云间谈艺录》、《济庐诗词稿》、《客去录》、《书法十讲》、《书经济学习讲话》等。
上世纪先前时代在北京涌现了一批崇尚二王的帖派专家群体,他们是以沈尹默为首的马公愚、潘百鹰、邓散木、白蕉等。他们学书皆取法二王,或法自二王以下的帖学书家,他们作书追求韵致、富有书卷气。他们学书讲究水到渠成,一旦风格多变,很少有转变,他们古板功力深厚,不追求流宋体风。他们中白蕉年岁最小,比沈尹默小25岁。白蕉地位不有名,他是日本首都中国画院一名画师,在东京美专任教书法。可是白蕉的书法,求其对二王书法的明白,和她的审美取向,都在沈尹默上述。应该说在沈氏系统中,最有已毕的,在书法造诣上跨越沈尹默的是白蕉。白蕉工诗文书画,书法有晋人风采,书论亦富创见。擅画兰花,以书法写之,颇见灵性。早在解放前夕,有平衡先生所编的《书法大成》上影印了白蕉的行草运笔图和她的燕体小简,不但行笔飘逸,措辞又复隽趣,如云:“白蕉顿首:暑气毒人,不堪作事。且摒妇子,谢客裸体,真人间适意事也。昨奉来书,欢然如面,扇已书就,乏人送上。此间西瓜,尚存四五枚,二2日可尽。足下有意援救,可来一担,感谢”。他的书论又多妙语:“运笔能发能收,只看和尚手中铙钹;空中着力,只看剃头司务执刀。”又云:“包慎伯石籀文用笔,一路翻滚,大是卖膏药壮士表现花拳模样。康有为本是狂士,如作大言欺俗,其书颇似一根烂绳索。”又云:“学书始学像,终欲不像。始欲无作者,终欲有自家。”又云:“笔有急事,墨有润燥,缓则蓄急成势。润取妍,燥见险,得笔得墨,而振奋全出。”又云:“稳非俗,险非怪,老非枯,润非肥。”审得此意,决杰出手。他著有《书法十讲》(书法约言、选帖难点、执笔难题、工具难题、运笔难点、结构难点、书病、书体、书髓、碑与帖)。每讲均能纵横古今,旁征博引,又富含强烈的个人观点,细致而深厚,足见白蕉有万分的史识和作为理论家的优秀素质。那是解放前的讲稿,后由其子惠农抄录,邓散木孙女邓国治整辑,其爱妻金学仪保存,先在Hong Kong《书谱》上连载,后又在新加坡《书法》杂志上登出,那是前一年的事。作者于1962年暑假在巴黎青年宫聆听他的书法讲座,内容精湛,讲解生动活泼,真是听君一席谈,胜读百卷书。
白蕉走的是悬梁刺股派的门径。他曾回想说:“作者初学王羲之书,久久徘徊于门外,后得《丧乱》、《二谢》等唐摹本照片习之,稍得其意,又选《阁帖》上的王字放大至盈尺,朝夕观摹,遂能得其神趣。”据其老婆金氏回看,白蕉对书法和画兰下苦功练习,大约每夜都要用掉一二杯子墨水,并且自身立下规矩,墨不尽不休,到老如此。他在一首诗中写道:“爱书正与此身仇,半夜三更写未休”,正是他勤学精神的记录。由于她的耐劳经营,作育他那一定结实的书法功底。白蕉一生中参预书法活动很少,那使她与当下沪上名流接触不多。青年时,他受黄炎培之聘,出任鸿英教室老板,并编《人文月刊》,黄炎培曾为他题写“求是斋”的匾额。抗战时期,为抗战捐募而奔忙,曾与邓散木一起举行“杯水书画展”。1940年在香岛第二回举行个人书展,时年34岁,王遽常曾有诗记曰:“三十书名动海陬”,可知影响之大。解放前夕,他与邓散木合书出版《钢笔字帖》解放后,他执教于东京美术专科学校。1957年被错划右派。“文革”时期遭到迫害,1967年饮恨亡故。从白蕉的书法活动来看,他走的是一条不饮盗泉的门道,既不取吴昌硕、沈尹默等人的广阔交游的办法,也不广收门徒,那诚然使他在当下及身后名不显,对后人影响力大减,但对她的书风的多变,书法艺术所落成的冲天是越发便于的。事物总是辩证的,万样事都不会全得全失。
白蕉作书不是多体并进,他作书根本是行草(包涵小楷)与钟鼓文,且未来者为多。他的书法面目纯度很高,所取有名的人也是二王一家,如取法虞世南、褚登善、杨凝式、董其昌,他协调讲“晋以下不学”,并非真是如此,但他对象专一,死守二王是实际。白蕉站得高,看得无微不至,他通晓敏悟,使她对“晋韵”的领会非凡纯正,他学书珍重对书作全部气息格调的挑三拣四取舍,善于捕捉显示西楚手笺书法的威仪。小编有幸,1964年暑假由邓国治同志的牵线认识白蕉先生,有机遇向白蕉先生请教书法。他曾送小编两件行金鼎文文章,一件是横披,写的是毛润之的《满江红》“小小满世界”,此书整体情状自然流美,格调高尚,温文尔雅,摇曳多姿,如游鱼徜徉河底,似白鹤翱翔睛空,又似青青新柳在春光明媚中彩蝶飞舞,令人很简单想到书写者心态的风华正茂。用墨的音量,字形的疏密,节奏的缓急,字间的流驻,均和谐自然,是活脱脱的二王风范。还有一件是扇面,书写的是毛外公《卜算子·咏梅》词,相比较之下,前一幅秀雅,这一幅在秀逸中透出强有力之气,相比辣一点。那两件书作,固然尺幅不大,但有咫尺千里之势,完全可以象征白蕉书法的总体水平。以后有人评品白蕉书法全是继承二王,甚至未敢越雷池一步,从那两件小说看,作者以为也并非全盘如此,白蕉书法既有虚和雅逸的文明,也有龙跳天门、虎卧凤阁的无敌之美。
书学前言

 
本姓何,本姓何,名馥,字远香,号旭如,别署云间、济庐、复生、复翁等,后更名换姓为白蕉。新加坡金山县张堰镇人。出身书香门户,幼承家学,少时就有书名于乡里。工诗文书画,白蕉本人就是诗第三,书第壹,画第②。其实,他还治印,只是难得为人奏刀。古板文学修养极度周到,但白蕉最为人啧啧称誉的,照旧他那一笔秀逸的金鼎文,他的陶文以二王为宗,所撰写的书法作品隽逸潇洒,才情横溢。写兰尤享盛誉。
40年间,他频仍在新加坡设置私家书画展,名噪一时,行家也颇推重。有人评价说,他写的王字为未来首先。细看她的行大篆,觉得那话并非过誉。白蕉的行石籀文,深得二王精髓。沈尹默、邓散木、马公寓、潘伯鹰诸家也都写王字,但较之于他们,白蕉的字更富英锐之气;流转畅适,又能收得住,丝毫没有浮滑薄俗之感。有个别大篆,还有王珣《伯远帖》的显然影响,十一分喜闻乐见。

白蕉行大篆法长卷欣赏《兰题杂存》全卷书法图片44张

书法欣赏-白蕉

书学在唐朝为六艺之一,本来是一种专门的学问。周秦以来,历代都万分器重,尤其是汉、晋、唐三朝。陆仟年来,时期书体颇有生成,可是可以那样归纳地说:小编国的书法直到魏晋,方才走上一条通道,锺王臻其极诣,右军尤其是集大成,正接近墨家的有孔丘一样。  在书法的自小编上说,不侫并无新奇之论。今后愿诸位在攻读书法时注意的有五个字:第三个是“静”字。作者常说艺是静中事,不静无艺。笔者人坐下身子,求其放心,要行所无事。一方面不求速成,不近功;一方面不欲人道好,不近名。像这么名心既澹,火气全无,自然可作育鹤在鸡群。首个字是“兴”。我人研讨一种知识,当然要对所讨论的一门要头阵生兴趣。可是近来之兴是靠不住的,是便于完的。那么如何得以使兴趣不绝地发生呢?不言而喻,在于有“困而学之”的饱满。俗语所谓“头难、头难”,起首的时候,的确不易,没有定性的人,不免见难而退,就此灰心。所以大家要不怕难,可以不怕,自会爆发兴趣。先导是一种浅尝的兴趣,到后来便得长远的兴味,有了长远的志趣,不知不觉便进入“不知肉味”的地步里去了。以后炉火纯青,兴到为之,宜有大笔。第几个字是“恒”。我们要持之以恒,无法见异思迁,不可半上落下。世界上过多学问事业,没有一种文化、一种事业得以无“恒”而可以得逞的。易经恒卦的卦辞,先导就说:“恒、亨、无咎、利贞、利有攸往”那是说有恒心是好的、是通的、是有利的,假诺锲而不舍,那就无往而不利于了。当年永禅师四十年不下楼,素师退笔成塚,可知他们所下的苦功。又如卧则划被,坐则划地,无非是言犹在耳,所以算是成功。  不过,梁庾元威说:“才能关性分,耽嗜妨大业”,不侫日常对书学就有那或多或少感想。请各位也想一想看:以往通俗的碑帖是哪个人写的?他们在即时的学术经济是何许?可不是都很独立吗?西夏诸贤,功业作品,名在简册,有没有以书法闻名的,可是自个儿看到她们的书法,大概大可赞美!所以本人过去总是对讲书法的情人说:“书当以人传,不当以书传!”此话说来如同已离开艺术立场,然则“德成而上,艺成而下”作者人不可不知自勉。明天自个儿为此又说起此点,正是期望各位同学未来不要仅仅以书法名闻天下!

 
曾任Hong Kong中国画院筹委会委员兼秘书室副负责人,中国美术家协会新加坡分会会员,日本首都中国书法篆刻探讨会会员,北京中国画院书画师。曾主编《人文月刊》,著有《云间谈艺录》、《客去录》、《济庐诗词》、《书法十讲》等。

白蕉(一九〇七–1966),本姓何,名馥,字远香,号旭如,别署济庐、复生、复翁,新加坡金山县人。
其书法小说立意高古,用笔洒脱,格调雅逸,非一般人所能及。对于此卷之评价,当代盛名人员沙孟海先生在一九八〇年写的《白蕉题兰杂稿卷跋》中的数语可谓一语成谶:“白蕉先生题兰杂稿长卷,宋体相间,浸馈山阴,深见工夫;造次颠沛,驰不失范,三百年来能为此者寥寥数人”。

      
白蕉书法在用笔结体章法上也是那么些自然、极度轻松.能自然已正确,能轻轻松松更不错。近世书家中能同达自可是轻松的也只有于右任、黄宾虹、谢无量等几个人。白蕉小说艺术特色,他的申辩清澈而深刻,分外自然、轻松地阐释了众多大而复杂的题材。论碑与帖,”碑与帖如鸟之两翼,车之两轮.””碑版多可学,而且学帖必先学碑.””碑宏肆;帖萧散.宏肆务去粗犷,萧散务去侧媚.”。论包慎伯钟鼓文用笔,”一路翻滚,大如卖膏药铁汉表演花拳秀腿.”

【文章欣赏】↑TOP
书法欣赏,白蕉书法十讲。白蕉《楷体用清所尚五言联》
丙午(1937年)
白蕉《甲骨文蹈德正身八言联》
己巳(1942年)
白蕉《致姚鹓雏先生札》一九四七年
白蕉《致问老札》1949年
白蕉《新岁晴和草书成扇》
乙亥(一九四六年)
白蕉《书杜工部饮中八仙歌》一九五零年
白蕉《赠唐云手卷》 1952年
白蕉《致君匋七月十1十三日札》
一九五一年
白蕉《陶文新民歌成扇》
辛巳(一九五七年)
白蕉《甲骨文李十二诗成扇》
乙丑(一九六五年)
白蕉《夏天兰花扇》
乙酉(1964年)
白蕉《书黄鲁直诗扇》庚戌(1963年)
白蕉《书辛幼安词扇》1963年
www.8522.com,白蕉《草书录临川先生诗二首》
白蕉《诗札》
白蕉《行书格言》
白蕉《甲骨文奇花小草四言联》
白蕉《录古人语题赠佩秋小篆扇面》
白蕉《录旧句燕书成扇》
白蕉《录毛子任水调歌头游泳草书成扇》
白蕉《甲骨文有时无限七言联》
白蕉《陶文观尽化将七言联》
白蕉《石籀文节录米颠晉英光集扇面》
白蕉《黑体手卷》
白蕉《金鼎文白雲青天五言联》
【拍卖文章】↑TOP
白蕉《大篆扇》
来源于新加坡诚轩拍卖有限公司2007夏季拍卖会
白蕉《燕书桂棹梅花七言联》
来源于巴黎崇源·2004夏季艺术品拍卖会>钱笔柔翰—有名的人书法篆刻专场
白蕉《宋体轴》
来源于上海朵云轩拍卖有限公司1991首届艺术品拍卖交易会
白蕉《钟鼓文毛子任诗词立轴》 97×48 cm
著录《嘉兴市工艺美术商量所藏画集》
白蕉《石籀文海为龙世界云是鹤家乡五言联》 106×17cm×2
著录《嘉兴市工艺美术研商所藏画集》
白蕉《石籀文团结就是能力艺术应为人民六言联》 106×17cm×2
著录《宁波市工艺美术琢磨所藏画集》

www.8522.com 2www.8522.com 3

     
白蕉书法,得力于魏晋,对二王浸淫颇深,清秀高雅,若清风入怀。其为现代书坛上一个人不得多得的文化有名气的人,精书画,擅篆刻,能诗文,颇富知名。

     
书法以”二王”为宗,兼取欧、虞诸家,沙孟海《白蕉题兰杂稿卷跋》云:”白蕉先生题兰杂稿长卷,燕体相间,寝馈山阴,深见武术.造次颠沛,驰不失范.三百年来能为此者寥寥数人”。白蕉(一九〇六–1967),上海金山人.本姓何,名馥,字远香,号旭如,又署复翁、复生、济庐等,别署云间居士、仇纸恩墨废寝忘餐人等.曾为日本东京美协会员、新加坡中国书法篆刻讨论会会员、巴黎中国画院书画师.出身于世代读书人,才情横溢,为海上才子,诗书画印皆允称一代,但特性散澹自然,不向往利.诗论亦富创见,诗名蛮声文坛,写兰尤享盛誉。

     
徐寿康妻廖静文还嘱咐徐寿康弟子李天祥”要常去白蕉家关怀其爱人金学仪,尽大概地化解白蕉家的困难.”两家至好,可谓有口皆碑.。文革时期,白蕉含冤离开人世.一九七八年,新加坡中国画院为白蕉平反昭雪,廖静文除拍电报致哀外,还致函白蕉妻子慰之:”白蕉先生著述存世,精神不死,沉冤能白,小编和国治(邓散木之女)等均为之欣喜不已,善后题材,想能逐步缓解,愿寄以乐观,万勿焦虑.一九五五年白蕉同志来京,与悲鸿晤谈甚欢,当时景色,恍如昨天,匆匆已二十余年,回首往事,伤感不已.”

越多书法欣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