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522.com】集刚劲姿媚于一身结体宽博气魄雄伟,张大欣推荐深度书历史学术文章

www.8522.com 1

www.8522.com 2
www.8522.com 3
《郑文公碑下碑》初拓本
(本版资料由自在法外提供)

www.8522.com 4

漫 谈 魏 碑

郑文公碑-书法欣赏

 
《郑文公碑》,即《魏彭城令尹郑羲碑》,明清摩崖刻石,北魏炀帝永平四年(公元511年),郑道昭为了回顾其父所刻。书写者是郑羲的孙子郑道昭。当时郑道昭是凉州知府,刚开始刻在普陀山巅,后来察觉掖县南部云峰山的石质较佳,又再重刻。第二回刻的就称为上碑,字相比较小,因为石质较差,字多模糊;第2遍刻的便称为下碑,字稍大,且也精晰,共有五十一行,每行二十九字,但并从未签署,直至阮元亲临摹拓,且改良为郑道昭的文章后才受至器重。

元桢墓志-书法欣赏

齐放

        
郑文公碑书法欣赏特点是笔划有方也有圆,或以正取势,或以侧得妍,混合篆势、分韵、草情在严密,刚劲姿媚于一身,堪称不朽。结体宽博,气魄雄伟。

郑文公碑的笔画有方也有圆,或以侧得妍,或以正取势,混合篆势、分韵、草情在严密,刚劲姿媚于一身,堪称不朽。结体宽博,气魄雄伟。西魏包世臣说:“北碑体多旁出,郑文公字独真正,而篆势分韵草情毕具其中。布白本乙瑛,措画本石鼓,与草同源,故自署曰草篆。不言分者,体近易见也。”是“真文苑奇珍也”。

     
元桢墓志书法欣赏的表征是笔划茂实刚劲,结体恣肆,气势雄奇.按康祖诒对魏碑书风的二种分类,该碑可划为雄俊伟茂,极意发宕方笔之极轨一脉。元桢墓志是目前所发现南陈墓志中刊刻年份最早者.一九三零年夏出土于南阳城北高沟村东北,后经于右任先生收藏并移存马赛碑林到现在.其笔画茂实刚劲,结体紧峻,意态恣肆,气势雄奇。

南北朝年代(420-588年),北朝碑版诞生了一种相比分外的字体,那种字体既不是秦汉时代的石籀文,也不像魏晋的钟王燕书,既非唐楷,更差距于明清馆阁体,完全是别具匠心的甲骨文样式,通称为北碑体。北碑体中尤以古代书法最为发达,最具代表性,并且逐一的依次王朝中尤以西楚政权立国时间最长,社会相对平静,经济全体前进,于是用“魏碑”一词来泛指西汉、包蕴大顺、吴国、金朝和明代等在内的整个北朝的碑刻书法小说。

   
郑文公碑传无宋拓本。爱新觉罗·弘历年间,桂馥寻踪访碑,始有拓本传世,今选拔初拓本影印出版,公诸同好,或可便宜于志于楷法者深造而登堂奥之妙。南北朝时期,就算国家解体,战乱频仍,然则在本国的书法史上却是三个无比明亮的一世。特别是北朝之书,以魏为最盛。当时人重以好文,喜润色金石,故刻碑之风蔚然。于是刻石、碑碣、墓志、塔铭、刻经、造像、摩崖等互动争艳,各样风格、面目标仿宋书体在那隶楷错变的腐败演进的历程中显示出一种千岩竞秀、百卉争妍的层面。近一百余年来随着碑碣墓志的恢宏出土,随着金石考据的逐步器重,随着包世臣、康广厦、梁任公等人在辩论上的发起,随着一大批书道家的弯腰实践,继帖学之后切磋碑学之风至今犹盛不衰,金朝书法逐渐焕发出迷人的魔力,在多如丽天繁星的北碑之中,《郑文公碑》是一颗最耀人耳目标明星。

郑昭道(公元455—516年)孙吴书家。字僖伯,自称中岳先生。荥阳(今属河北省)人。官国子祭酒、光州太尉,后人秘书监,谥曰文恭。工书善正书,体势高逸,作大字尤佳。

      南宋太和二十年 (496) 刻.志石呈方形,拓片高 77 毫米,宽75
分米.志文正书 17 行,行18 字,共295 字. 1928 年广西唐山城西南高沟村出土,
一九三九年于右任将其捐藏罗利碑林.元桢,黎族,本姓拓跋,孙吴事后改”拓跋”为汉姓”元”.太和二十年
(496)
葬於黑龙江阜阳北邙山.,墓志书法艺术造诣很高,北宋书体,风格极度,书法劲拔挺秀,刚劲清晰,为魏碑典型之作.。

魏碑书法一大半以斜画紧结、点画方峻为基本特征。行笔中明显表明了侧锋取势、快起急收、长撇重捺、内圆外方等特色,朴拙奇峭,雄浑峻拔,舒扬流宕,风格形形色色,性子极强,艺术成就很高。魏碑紧要流行于汉孝文帝北魏太武帝迁都西宁事后,平昔继承到元魏分化以前,风行于以邙洛为骨干的朝野上下,散见于各个历史遗存。公元534年,高欢拥立孝静帝元诩,史称西夏,551年宇文觉称帝南梁,
二者均建都于邺,北朝墓志又多出土于邺都附近,即今福建盘锦、广东磁县一带。由于现存的魏碑基本上属于陶文范畴,因而有时被称作“魏楷”。魏碑是北朝摩崖、造像题记、碑碣和铭文等石刻文字的通称。魏碑上承汉隶,下有唐楷,完整的组合了一种承前启后的过渡性书法连串,对于后晋草书的变异与发展爆发了相当深切的影响。历代书家从魏碑中普遍借取精华,用于出新。

   
近代闻名书家沈尹默先生则谓:“通观全碑,但觉气象渊穆雍容,骨势开张洞达,若逐字察之,则宽和而谨束,平实而峻肆,朴茂而疏宕,沉雄而清晰,极正书之能事。”可见《郑文公碑》在西夏书法中的主要地位。
《郑文公碑》分上下二碑,上碑在广西省滨城区天柱山之阳,无碑额,二十行,每行五十字;下碑在台湾省掖县云峰山之阴,五十一行,每行二十九字,上下碑的始末基本相同。《郑文公碑》传为南宋光州尚书郑道昭所书,他为了传述其父郑羲的功德而于魏永平四年(511)刻于摩崖之上。下碑有“荥阳郑文公之碑”碑额七字。

点击右键逐页下载[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www.8522.com】集刚劲姿媚于一身结体宽博气魄雄伟,张大欣推荐深度书历史学术文章。49][50][51][52][53][54][55][56][57][58][59][60][61][62][63][64][65][66][67][68][69][70][71][72][73][74][75][76][77][78][79][80][81][82][83][84][85][86][87][88][89][90][91][92][93][94][95][96][97][98][99][100]
[101][102][103][104][105][106][107][108][109][110][111][112][113][114][115][116][117][118][119][120][121][122][123][124][125][126][127][128][129][130][www.8522.com,131][132][133][134][135][136][137][138][139][140][141][142][143][144][145][146][147][148][149][150][151][152][153][154][155][156][157][158][159][160][161][162][163]
附录:《中国碑帖经典——郑文公碑下碑》(日本首都书画出版社)原书表明

     
梁国是我国南北朝时期刻碑最盛的朝代,康长素《广艺舟双楫》谓:北碑莫盛于魏,莫备于魏。隋代早期,篆隶草楷,并行于世,,当时的楷法还维持着老大长远的隶意,至明代前期,楷法渐趋完备.在宿迁附近出土了汪洋的北魏宗室墓志,其中不乏许多镂空精美、书写高超的墓志铭,知名的有元桢墓志。

汉朝末年,八王之乱祸起萧墙,导致明代灭亡,北方多个少数民族贵族乘势先后崛起,建立政权,入主中原,梁国士族大规模随王室避燹南渡。公元317年,琅琊王司马睿建立秦朝王朝,即位建康(今阿塞拜疆巴库),偏Anton南,中原则五胡十六国先后割据混战。自晋朝始,南朝历经宋齐梁陈,北朝更替紧假如后汉、东古代和南梁东汉,南北差别,二百六十余年间相互割据相持,战乱不止,文化鸿沟,书法亦分割为南北两派。

更加多书法欣赏

南北朝时代,纵然国家解体,战乱频仍,可是在我国的书法史上却是三个极其明亮的一代。
尤其是北朝之书,以魏为最盛。当时人重以好文,喜润色金石,故刻碑之风蔚然。于是刻石、碑碣、墓
志、塔铭、刻经、造像、摩崖等竞相争艳,各样风格、面目标仿宋书体在那隶楷错变的腐化演进的经过中
突显出一种千岩竞秀、百卉争妍的局面。近一百余年来随着碑碣墓志的大气出土,随着金石考据的日
益保护,随着包世臣、康祖诒、梁任公等人在答辩上的倡导,随着一大批书墨家的弯腰实践,继帖学之
后探究碑学之风至今犹盛不衰,北周书法逐步焕发出可爱的吸引力,在多如丽天繁星的北碑之中,《郑文
公碑》是一颗最耀人眼目标超新星。
《郑文公碑》分上下二碑,上碑在湖北省牟平区大茂山之阳,无碑额,二十行,每行五十字;下碑在
海南省掖县云峰山之阴,五十一行,每行二十九字,上下碑的始末基本相同。《郑文公碑》传为隋代光
州军机大臣郑道昭所书,他为了传述其父郑羲的功德而于魏永平四年(511)刻于摩崖之上。下碑有“荥
阳郑文公之碑”碑额七字。
郑道昭(455—516),郑羲次子,字僖伯,自称“中岳先生”,据《魏书》载其“少而好学,综览群
言”,“好为诗赋”。历官至中书左徒、给事黄门左徒、国子监祭酒、秘书监及光、青二州太尉。孝顺帝熙
平元年卒,赠镇北将军、相州知府,谥“文恭”,其在任光州都督时期,“政务宽厚,不任威刑,为吏民所
爱”。其所书《郑文公碑》以古色古香浑厚的篆法为主,参以方笔隶意,笔调凝炼,如古松蟠屈,体势开阔雄
健,龙行虎步。包世臣《艺舟双楫》赞其书“篆势、分韵、草情毕具”,以至去天柱、云峰观摩刻石者接踵,
而购得拓片者相以为荣。清叶昌炽评其书曰:“郑道昭云峰山《上、下碑》及《论经诗》诸刻,上承分篆,
化北方之乔野,如筚路褴褛进入文明,其笔力之健,可以剸犀兕,搏龙蛇,而游刃于虚,全以神运,唐初
欧虞褚薛诸家,皆在笼罩之内,不独北朝书第3,自有真书以来,一个人而已。”此虽过誉之论,但亦可以看出此碑影响之大。近代老牌书家沈尹默先生则谓:“通观全碑,但觉气象渊穆雍容,骨势开张洞达,
若逐字察之,则宽和而谨束,平实而峻肆,朴茂而疏宕,沉雄而显著,极正书之能事。”可知《郑文公碑》
在明代书法中的紧要地位。
《郑文公碑》传无宋拓本。清高宗年间,桂馥寻踪访碑,始有拓本传世,今采纳初拓本影印出版,公诸
同好,或可补益于志于楷法者深造而登堂奥之妙。(小编:一瓢)

     
明代燕体墨迹传世绝少,不难得见的是碑碣、墓志、摩崖、造像记等石刻文字,其中尤以墓志为多.这是因为魏碑书体严肃端严,极度适合书写碑碣、墓志有很大关系.西魏元桢墓志是方今所发现清朝墓志中刊刻时期最早者。

南北朝时代,黑体空前升高,形成了第二个高潮。南北书法以迥然的风骨面世,可是,北方士族并非只学篆隶,仅“善草隶行狎之书”,纯以《急就章》为能事,其实两派书法共祖钟卫,源头实无二致。但是,南方士人视书法为文化巧艺,用来显现个人气质,不惟技法研讨为限,“南派江左风流,疏放妍妙,长于尺牍”(阮元《南北书派论》),对于性子抒发以及书名留传,有着自觉的死活追求,以钟王为宗,帖学是范,《宣示表》、《黄庭经》、《乐永霸论》、《东方朔画像赞》等作已经是至极成熟的行草经典了。而北朝书法是在汉隶晋楷的底子上前进演变而来,较大程度地保存了古拙净劲、朴厚严正的遗型,并善于榜书。二种书体并存,却是因为地区文化、风尚性子差距,书风相去甚远。南朝陶淬翰札,北朝热爱碑版;南帖带有高雅,北碑刚正方强。

越多书法欣赏

南边士人直取索靖、崔浩旨式,“魏初重崔、卢之书”,“自是家传其法”,承继中原古诗,因循旧制。不论斜画紧结的体势,抑或平画宽博的款型,但凡作字,时见波挑隶意,兼备隶楷两体风味,沿延日久的习惯构成一定的形质神韵,弥漫在石刻中,逐步形成了后世所说的“魏碑”。魏碑闻明石刻有:摩崖《石门铭》、《郑文公碑》及云峰山刻石、《黄山经石峪金刚经》等;造像题记《龙门二十品》;碑碣《张猛龙碑》、《中岳嵩高灵庙碑》等;墓志铭《张玄墓志》、《元桢墓志》、《魏顺帝墓志》、《崔敬邕墓志》、《刁遵墓志》、《元倪墓志》等等。

摩崖刻石

北朝时期,平时在独立的峭壁上磨光岩石,然后在岩面上刻下书迹,那种流行的书法格局称作“摩崖”。摩崖石刻乃北朝书法一大奇观,凿刻的单字尺幅大者如斗,甚至盈丈,远远望去夺目摄魄,好不壮观。最盛名的摩崖有《石门铭》、《云峰山诸刻石》、《泰山经石峪金刚经》等巨作。

《石门铭》原处陕东安顺石门东壁,凿刻于北拓跋沙漠汗永平二年(509年)二月,王远书,武阿仁凿字,按西魏刻石皆不签字号,此属罕例,现藏于巴中博物馆。《石门铭》书法代表北碑圆笔连串,平画宽结,圆劲浑厚,清绝超逸。笔道开阔恣肆,布白匀整,体态奇纵,字势飞动。全体风格柔姿和韵,淳朴飘渺,极天然之妙,夺造化之功,不浸重浊之气,佼佼乎超然世外,弗食人间烟火。康长素《广艺舟双楫》盛赞其书法“若琼岛散仙,骖鸾跨鹤”,列为神品。

《云峰山刻石》群组,散布于吉林莱州云峰山、平度五台山和太基山,共计四十余种。最早的刊刻于明代正始元年(504年),最晚的是西魏天统元年(565年),三番两遍六十余载,其中以《郑文公碑》、《论经书诗》、《观海童诗》、《此天柱之山》题字等极其有名。经考证这个摩崖均为郑道昭及其子郑述祖所书,雄浑苍劲的笔画,宽博洒脱的结体,圆中寓方,兼雍带逸,“有云鹤海鸥之态”。诸刻石或端穆庄谨,或潇散跌宕,或雄伟丰茂,或圆劲疏阔,尽管风格不相同,却个个紧扣大旨,与所书内容细致契合,其演绎精能之至,恰到妙处。

郑道昭(455—516年),字僖伯,号中岳先生,司州荥阳(今河北安庆)人,西汉光州教头,大书道家。郑道昭所书摩崖优秀呈现了魏碑书法由隶入楷的衍生和变化进度,深受评家推重,是笔者国北魏层层的刻石艺术瑰宝。

被誉为魏碑之冠的《郑文公》分上、下两碑。处在黄山之阳的郑文公碑称作上碑,刻在一块天然巨石上,高3.2米,宽1.5米,阴文,无碑额,共20行,行约50字,计881字。下碑在掖县云峰山之阴,51行,每行29字,有《荥阳郑文公之碑》篆额七字。上下两碑均立于西魏永平四年(511年),内容基本相同,经考证,确认两碑均由郑道昭所书。《郑文公碑》又叫《郑羲碑》,碑文记述了郑道昭其父持节将军郑城里正株洲公郑羲的毕生事迹和功绩,郑羲谥号文公,故此碑全名叫《魏故中书令秘书监郑文公之碑》。

《郑文公碑》参施篆隶之法,笔调凝炼,体势开张,十一分象征雄健,仙风道骨,一派纯阳古相,高视阔步,恍若神助。包世臣《艺舟双辑》盛赞“《郑文公碑》字独真正,而篆势、分韵、草情毕具其中”;杨守敬评云:“云峰郑道昭诸碑,遒劲奇伟,与南朝之《瘗鹤铭》异曲同工”(《学书迩言·评碑》);而叶昌炽评赞《郑文公》更入魔怔,顶礼膜拜有对圣明,他觉得:“郑道昭云峰上、下碑及论经诗诸刻,上承分篆,化北方之乔野,如栉风沐雨进于文明,其笔力之健,可以刲犀兕,搏龙蛇,而游刃于虚,全以神运,唐初欧虞褚薛诸家,皆在笼罩之内,不独北朝第叁,自有真书以来,1人而已”(《语石》)。又说:“余谓郑道昭,书中之圣也”,把个郑道昭大致捧到了无与伦比,虽嫌过誉之论,但也可以验证此碑的轻重,其震慑之巨世所罕有。还是沈尹默最得肯綮:“通观全碑,但觉气象渊穆雍容,骨势开张洞达,若逐字空之,则宽和而谨束,平实而峻肆,朴茂而疏宕,沉友而清丽,极正书之能事”(《跋唐广晋所藏<郑文公下碑>》)。可想而知,《郑文公碑》在北碑中该是占据何等主要的地点了。

刻于南梁高演天保年间(550—559年)的《天柱山经石峪金刚经》,则与云峰山刻石的审美情趣迥然相异。这项镌刻于五岳高于的大茂山北斗南麓斗母宫西南的佛门经典工程,处在巨大的花岗岩溪床石壁之上,刻石分布,南北长56米,东西阔36米,占地十几亩。所刻经文原有3017字,因岁月久远,冲刷磨砺,现仅存40行,1065字,是眼前留存的本国西楚刊刻面积最大的石刻经卷。金朝常把佛经大书特书刻于崖壁上、岩穴里,现象普遍,然而,镌刻在户外石坪上的就老大稀少了。

《经石峪金刚经》俗称“晒经石”。包世臣曰:“泰山《经石峪大字》,完好者不下二百,与焦山《鹤铭》相近,而渊穆时或过之”(《艺舟双辑》)。想当初,字体宽大,气势恢宏,龙抟虎跃,风搏浪骇,2000个字径盈尺的擘窠大书、魏楷极则,依次铺展开来,随石所之,经尽而止,该是何等“洵巨观也”!溪水清清,潺潺流经石面,禅意浓浓,愈发震撼!如此宏观,展现出宗教力量实在超常的宏大与高贵。

摩崖《金刚经》书体蕴结楷隶之间,间杂篆籀,古静朴茂,温谧安然,字字裹挟纵横开阔,杜门不出,法相端严高雅。《艺舟双辑》评曰“南齐书,《经石峪》大字、《云峰山五言》、《郑文公碑》、《刁惠公志》为一种,皆出《乙瑛》,有云鹤海鸥之态”。行走“波磔古宕,气体雄奇”,无一触即发之鼓贲,乃徐纡容与之极。包世臣曰:“大字如小字,以形容其文明俯仰,不为空阔所震慑耳”。又云:“大字如小字,惟《鹤铭》之满足指挥,《经石峪》之顿挫安详,斯足当之”。康南海云:“榜书亦分方笔圆笔,亦导源于钟卫者。《经石峪》圆笔也,《白驹谷》方笔也,然以《经石峪》为第二。其笔意略同《郑文公》,草情篆韵,无所不备,雄浑古穆,得之榜书,较《观海》书尤难也。若下视鲁公《祖关》、《逍遥楼》,李日本海《景福》,吴琚《天下第③江山》等书,不啻兜率天人视沙尘众生矣,相去岂以道里计哉”(《广艺舟双楫》)?《青城山经石峪金刚经》可谓佛家书迹的首席代表,尤其是沉厚丰满、体面宽博的法象,灵透着佛家意识浑穆简静、微妙圆通的觉慧与彻悟,大有可纳中外万千的雍容气度,被誉为大字鼻祖、榜书曾参。

造像题记

南北朝社会动乱,政权兴废,战祸频繁,疾疫流行,黔首远在兵慌马乱、水深火热之中。俗话说“乱离人不及太平犬”,人们为了精神寄托笃依空门,东正教文化便适应社会意识之需要蓬勃而风靡。宗教的形似传播格局无外乎写经布道、建寺立塔、塑佛造像,于是北朝的上流社会纷纭镌石以作碑碣,刻岩而为摩崖,开岩壁而造洞窟,信徒们为活人、亡灵祈福消灾,寄望于来生。人们多在佛寺或崖壁洞窟间打造佛像,并于佛像周围沾满刻写佛号、发愿文和出资者姓氏名位,称之曰造像题记,视为一大功劳。造像记在北朝中前期刊刻流行,四海之内越是兵燹不止,造像礼佛祈愿长生的情怀便逐步激烈,于是,石刻漫山遍谷,题记应运而生。

自从明代朝廷于太和十八年(494年)迁都泰州随后,就起来在鞍山西北伊阙的龙门山崖壁之上开凿石窟,随着佛像的兴造,出现了数码巨大的刻石文字,造像题记有数千方之多。纵观其创作,明显层次杂沓,长短不一,不过,经过前人评鉴整理,部分文章脱颖而出,视为魏碑典型。比如最早开凿的古阳洞中积聚了增进的造像记,大多刻于太和十九年至正始四年之间(495-507),康广厦于其中选定了二十尊造像题记拓本,组成《龙门二十品》,这一个造像题记被普遍认同为中早先时代魏碑书法的代表作。

康长素说:“龙门造像,自为一体,意象相近,皆雄俊伟茂,极意发宕,方笔之极轨也”。并把题记的书法风格归析为四体:“《杨大眼》、《魏灵藏》、《一弗》、《惠感》、《道匠》、《孙秋生》、《郑长猷》,沉着劲重为一体;《长乐王》、《广川王》、《太妃侯》、《高树》,端方峻整为一体;《解伯达》、《齐郡王祐》,峻骨妙气为紧密;《慈香》、《安定王元燮》,峻宕奇伟为一体”(《广艺舟双楫》)。

康祖诒《广艺舟双楫》中罗列的《龙门二十品》篇目如下:《牛橛造像记》(孝文皇帝太和十九年)(495年)、《一弗造像记》(汉孝文帝太和二十年)(496年)、《始平公造像记》(汉太宗太和廿二年)(498年)、《哈得孙湾王元祥造像记》(刘恒太和廿二年)(498年)、《司马解伯达造像记》(汉文帝太和年间)(477-499年)、《阿蒙森海王国太妃高为孙保造像记》(太和、景明间)(477-500年)、《云阳伯郑长猷造像记》(宣武帝景明二年)(501年)、《杨大眼为孝文太岁造像记》(宣武帝景明二年)(501年)、《孙秋生造像记》(宣武帝景明三年)(502年)、《高树和维这解伯都造像记》(宣武帝景明三年)(502年)、《广川王祖母太妃侯为亡夫贺兰汗造像记》(宣武帝景明三年)(502年)、《比丘惠感造像记》(宣武帝景明三年)(502年)、《马振拜等卅四个人为天王造像记》(宣武帝景明四年)(503年)、《广川王祖母太妃侯为幼孙造像记》(宣武帝景明四年)(503年)、《比丘法生为孝文太岁造像记》(宣武帝景明四年)(503年)、《元燮造像记》(宣武帝正始二年)(507年)、《齐郡王元佑造像记》(孝和皇帝熙平二年)(517年)、《比丘尼慈香慧政造像记》(汉少帝神龟三年)(520年)、《比丘道匠造像记》(明朝无时间)、《魏灵藏薛法绍造像记》(南齐无时间)。

除此以外还有诸如《龙门四品》、《龙门十品》、《龙门二十四品》、《龙门三十品》等三种归结法流传于世。例如《始平公》、《魏灵藏》、《孙秋生》和《杨大眼》又合称“龙门四品”。当然了,鉴于康祖诒的影响力,玄汉一代造像记最知名、最公认的分法依然《龙门二十品》。

造像记的功绩主多是大魏的王公贵胄、达官显宦、亲强地主和有道高僧,为了歌功帝德、祈福行禳而开龛造像。那几个人名大多能在史书里找到记载,造像记里的情节往往涉及当年实际,所以《龙门二十品》既是魏碑书法艺术的美丽,也是颇具切磋价值的贵重史料。

《龙门二十品》带有典型的魏体笔形特征。斩切入笔,横勒上扬,波磔重按,收笔出挑,大多突显矩头方尾式的欹斜四边形状,刀砍斧劈之下,锋芒峻厉,圭角方挺,彰显雄健杰出。长短、腴瘦、奇正、庄黠各展其态,全体统一相比较着跳动与碰撞,形成聚散与错位,寻求多层次的意趣突破。从通篇黑白关系的相对协调着眼,不为界格所阈,随意挥运,打破了沉滞刻板,不期而然地任意浮动,灵动而扬尘,含蓄而夸大其词,丰裕表现了高妙莫测的草书意味。由于造像题记终归出于严肃目标,是发愿类的记文,固然不完全接受界格束缚,却无法不传递功德主们的信奉和虔诚,仍需保险严穆和严肃。所以,即便是勇敢表达,姿彩百出,活脱另类中似乎无暇顾忌一切,其实,总归依旧装有把持的,根蒂上并未失却齐整规范的轨道格局。

《始平公造像记》全称为《比丘慧成为亡父始平公造像题记》,元诩太和二十二年(498年)刻于古阳洞北壁,附题于佛龛,孟广达撰文,朱义章书丹。那是康长素《龙门二十品》的代表文章,“皆雄峻伟茂,极意发宕,方笔之极规也”(《广艺舟双楫》)。与别的造像记分裂的是,通篇接纳独创的阳刻技法,令文字凸出,并逐字划有界格,实为历代石刻少见。记文内容表述了造像者的宗派情结,并为往生者求福乞愿,超度亡灵云云。此记点画斩截,锋芒外露,转折处重顿方勒,劲拔饱满。《始平公》绝少匠气,由于应用了方格阳文,使得结体影像既方重厚密,又宽博疏放,字阵排列整齐,雄峻杰出而力倾千仞,与《牛橛造像记》一同被推为魏碑方笔刚健风格的正品,信为神奇,足以惊世骇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