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正书欣赏,茂实刚劲结体恣肆气势雄奇

www.8522.com 1

西汉正书欣赏《穆亮墓志》,全称《都督领司州牧驃骑太师顿丘郡开国公穆文献公亮墓誌铭》。东晋景明三年(502)刻。誌石呈方形,高66毫米,59毫米。誌文正书20行,行22字,书法俊美挺劲。1921年江西银川城西南西山出土,同时出土的还有其妻亮妃墓志。一九四零年于右任将其捐藏奥兰多碑林。穆亮,生年不详。官至郎中领司州牧驃骑太守,大顺景明三年(502)葬于西藏泰州。

www.8522.com 2

穆亮墓志-书法欣赏

www.8522.com 3

元桢墓志-书法欣赏

列传第捌五

     
魏碑的风格差不离可以分为两大类:其一为雄健浑厚、豪迈奇宕一路,诸如《龙门二十品》、《张猛龙碑》等;其二为温雅清逸、秀丽圆润一路,如《张黑女墓志》《穆亮墓志》等,便属这一作风的经典名著。

www.8522.com 4

     
元桢墓志书法欣赏的特征是笔划茂实刚劲,结体恣肆,气势雄奇.按康祖诒对魏碑书风的二种分类,该碑可划为雄俊伟茂,极意发宕方笔之极轨一脉。元桢墓志是目前所发现南宋墓志中刊刻年间最早者.壹玖贰陆年夏出土于绵阳城北高沟村西南,后经于右任先生收藏并移存德雷斯顿碑林至今.其笔画茂实刚劲,结体紧峻,意态恣肆,气势雄奇。

穆崇

     
穆亮墓志刻于西晋景明三年(公元502年),一九二九年夏出土于德阳城北高沟村东北,后经于右任先生收藏并移存罗利碑林到现在.与其妻魏太妃的墓志列于右任的”鸳鸯七志斋”之首.碑文书法具有十二分家弦户诵的魏体特征:书体多用方笔,棱角森挺,结构致密,起笔落笔平整有力,刀削斧凿之势明显。

隋唐正书欣赏,茂实刚劲结体恣肆气势雄奇。      南陈太和二十年 (496) 刻.志石呈方形,拓片高 77 分米,宽75
分米.志文正书 17 行,行18 字,共295 字. 1928 年浙江铜陵城西南高沟村出土,
1938年于右任将其捐藏贝尔法斯特碑林.元桢,水族,本姓拓跋,金朝其后改”拓跋”为汉姓”元”.太和二十年
(496)
葬於新疆呼和浩特北邙山.,墓志书法艺术造诣很高,梁国书体,风格独特,书法劲拔挺秀,刚劲清晰,为魏碑典型之作.。

  穆崇,代人也。其祖先效节于神元、桓、穆之时。崇机捷便辟,少以扒窃为事。太祖之居独孤部,崇常往来奉给,时人无及者。后刘显之谋逆也,平文主公外孙梁眷知之,密遣崇告太祖。眷谓崇曰:「显若知之问汝者,孩他爸当死节,虽刀剑别割,勿泄也。」因以宠妻及所乘良马付崇曰:「事觉,吾当以此公开。」崇来告难,太祖驰如贺兰部。显果疑眷泄其谋,将囚之。崇乃唱言曰:「梁眷不顾恩义,奖显为逆,今小编掠得其妻马,足以雪忿。」显闻而信之。窟咄之难,崇儿子于桓等谋执太祖以应之,告崇曰:「今窟咄已立,众咸归附,富贵不可失,愿舅图之。」崇乃夜告太祖。太祖诛桓等,北逾阴山,复幸贺兰部。崇甚见宠待。

   
穆亮墓志,一九二三年西藏衡阳城西北西山出土,同时出土的还有其妻亮妃墓志。一九三八年于右任将其捐藏德雷斯顿碑林。穆亮,生年不详。官至太守领司州牧驃骑太师,西魏景明三年(502)葬於辽宁连云港。穆亮,字幼辅,献文帝时代确立,后征治河西,克服吐谷浑,讨收醴阳,镇守洛都,政绩战功多建於北魏明元帝执政时代。

     
西晋是作者国南北朝时期刻碑最盛的王朝,康长素《广艺舟双楫》谓:北碑莫盛于魏,莫备于魏。西晋早期,篆隶草楷,并行于世,,当时的楷法还维持着老大浓浓的的隶意,至南梁早先时期,楷法渐趋完备.在沧州附近出土了大气的东魏宗室墓志,其中不乏许多探讨精美、书写高超的铭文,闻明的有元桢墓志。

  太祖为魏王,拜崇征虏将军。从平炎黄,赐爵历阳公,散骑常侍。后迁太傅,加里正,徙为安邑公。又从征高车,大败而还。姚兴围上饶,司马德宗将辛恭靖请救,太祖遣崇陆仟骑赴之。未至,恭靖败,诏崇即镇野王,除宛城通判,仍本将军。徵为都尉,又徙宜都公。天赐三年薨。先是,卫王仪谋逆,崇豫焉,太祖惜其功而秘之。及有司奏谥,太祖亲览谥法,至述义不克曰「丁」。太祖曰:「此当矣。」乃谥曰丁公。

  
穆亮墓志书法欣赏俊美挺劲,笔划壮实,结体谨严,形态多呈方形,气势稳健大度,骨力收含,为古时候墓志中期厚重得体书风的又一种表现。

     
西夏草书墨迹传世绝少,简单得见的是碑碣、墓志、摩崖、造像记等石刻文字,其中尤以墓志为多.那是因为魏碑书体严肃端严,格外适合书写碑碣、墓志有一点都不小关系.明清元桢墓志是眼下所发现明清墓志中刊刻年间最早者。

  初,太祖避窟咄之难,遣崇还察民情。崇夜至民中,留马与从者,乃微服入其营。会有火光,为舂妾所识,贼皆惊起。崇求从者不得,因匿于坑中,徐乃窃马奔走。宿于大泽,有白狼向崇而号,崇乃觉悟,驰马随狼而走。适去,贼党追者已至,遂得免难。太祖异之,命崇立祀,子孙世奉焉。太和中,追录功臣,以崇配飨。

   
【铭文】大将军领司州牧骠骑里正顿丘郡开国公穆文献公亮墓志铭”高祖崇,节度使里胥宜都贞公.禀萧曹之资,佐命列祖,廓”定中原,左右皇极.曾祖闼,郎中宜都文成王.以申甫之”俊,光辅太宗,弼谐帝猷,宪章百辟.尚光山公主.祖寿,”少保征东里正领中秘书监宜都文宣王.含章挺秀,才”高器远,爰毗世祖,克广大业,处三司之首,总机衡之任.”尚乐陵公主.父平国,征东都督领中书监驸马都督.”位班三司,式协时雍.尚城阳长乐二公主.四叶重晖,三台”叠映,余庆流演,实挺明懿.公弱冠登朝,爰暨知命,内赞百”揆,外抚方服,宣道扬化卅余载.以景明三年岁在丙辰夏”闰3月晦寝疾薨于第.国王震悼,群公哀动,赗禭之礼,有”加恒典.乃刊石立铭,载播徽烈.其辞曰:”云岩升彩,天渊降灵,履顺开祉,命世笃生.纂戎令绪,遹骏”茂声,朝累台铉,家积忠英.神清气邈,志和虑正,体仁为心,”秉义为性.敦诗悦礼,恩恭能敬,内殖德本,外延衮命.”晖金溢竹,组绂斯繁,四登三事,五总纳言.一传青宫,再统”征轩,风芳冀东,泽流西藏.余祉愆顺,灵道匪仁,国丧茂台,”家徂慈亲.瑶摧荆岭,玉碎琨津,敬铭幽石,式扬芳尘.
“维大魏景明三年岁次丙申3月丁卯朔廿313日甲寅。

越来越多书法欣赏

  崇长子遂留,历显官。讨蠕蠕有功,赐爵零陵侯,后以罪废。

更多书法欣赏

  子乙九,内行长者。以功赐爵富城公,加建忠将军,迁散骑常侍、内乘黄令、提辖。卒,谥曰静。

  子真,起家中散,转侍东宫,尚长城公主,拜驸马太傅。后敕离婚,纳文明太后姊。寻除南边太尉、里正。卒,谥曰宣。高祖追思崇勋,令文章郎韩显宗与真撰定碑文,建于白登山。

  真子泰,本名石洛,高祖赐名焉。以功臣子孙,尚章武长公主,拜驸马参知政事,典羽猎四曹事,赐爵冯翊侯。迁殿中首相,加散骑常侍、安西将军。进爵为公。出为镇南大将、洛州上卿。例降为侯。寻徵为右光禄大夫、大将军右仆射。又出为使持节、镇北主力、定州抚军。改封冯翊县开国侯,食邑五百户。进征北将领。

  初,文明太后幽高祖于别室,将谋黜废,泰切谏乃止。高祖德之,锡以土地,宠待隆至。泰自陈病久,乞为恆州,遂转陆叡为定州,以泰代焉。泰不愿迁都,叡未及发而泰已至,遂潜相扇诱,图为叛。乃与叡及安乐侯元隆,抚冥镇将、鲁郡侯元业,骁骑将军元超,阳平侯贺头,射声郎中元乐平,前幽州镇将元拔,代郡长史元珍,镇南开将、乐陵王思誉等谋推广安通判阳平王颐为主。颐不从,伪许以安之,密表其事。高祖乃遣任城王澄率并肆兵以讨之。澄先遣治书侍太史李焕单车入代,出乎意料,泰等惊骇,计无所出。焕晓谕逆徒,示以祸福,于是凶党离心,莫为之用。泰自度必败,乃率麾下数百人攻焕郭门,冀以一捷。不克,单马走出城西,为人擒送。澄亦寻到,穷治党与。高祖幸代,亲见罪人,问其反状,泰等伏诛。

  子伯智,拾岁侍学南宫,九周岁拜太子洗马、散骑军机章京。尚饶阳公主,拜驸马知府。早卒。子喈。

  伯智弟士儒,字叔贤。徙明州,后乃得还。为里胥参军事。

  子容,武定中,汲郡太傅。

  乙九弟忸头,御史、东部经略使。卒,赠司空公,谥曰敬。

  子蒲坂,虞曹上卿、征虏将军、泾州经略使。赠征西主力、幽州提辖,谥曰昭。

  子韶,字伏兴,员外散骑里正、代郡长史、征东将军、金紫光禄先生。卒,赠使持节、郎中冀相殷三州诸军事、骠骑郎中、广陵左徒,谥曰文。

  子遵伯,大梁司马。

  遂留弟观,字闼拔,袭崇爵。少以文艺有名,选充内侍,太祖器之。太宗即位,为左卫将军,绾门下中书,出纳诏命。及访旧事,未尝有所遗漏,太宗奇之。尚光山公主,拜附马太守,稍迁抚军。世祖之监国,观为右弼,出则统摄朝政,入则应对左右,事无巨细,皆关决焉。终日怡怡,无愠喜之色。劳谦善诱,不以富贵骄人。泰常八年,暴疾薨于苑内,时年三十五。太宗亲临其丧,悲恸左右。赐以一身隐起金饰棺,丧礼一依安城王叔孙俊传说。赠宜都王,谥曰文成。世祖即位,每与父母官谈宴,未尝不心痛殷勤,以为自泰常以来,佐命勋臣大智大勇无及之者,见称如此。

  子寿,袭爵,少以父任选侍西宫。尚乐陵公主,拜驸马校尉。明敏有父风,世祖爱重之,擢为下大夫。敷奏机辩,有声内外。迁参知政事、中书监,领西部都尉,进爵宜都王,加征东上卿。寿辞曰:「臣祖崇,先皇之世,属值艰危,幸天赞梁眷,诚心密告,故得效功前朝,流福于后。昔陈平受赏,归功无知,今眷元勋未录,而臣独奕世受荣,岂惟仰愧古贤,抑亦有亏国典。」世祖嘉之。乃求眷后,得其孙,赐爵郡公。

  舆驾征彭城,命寿辅恭宗,总录要机,内外听焉。行次云中,将济河,宴诸将于宫。世祖别御静室,召寿及司徒崔浩、御史李顺。世祖谓寿曰:「蠕蠕吴提与牧犍连和,今闻朕征彭城,必来犯塞,若伏兵漠南,殄之为易。朕故留壮兵肥马,使卿辅佐皇太子。收田既讫,便可分伏要害,以待虏至,引使深远,然后击之,擒之必矣。明州远,朕不得救。卿若违朕指授,为虏伤害,朕还斩卿。崔浩、李顺为证,非虚言也。」寿顿首受诏。寿信卜筮之言,谓贼不来,竟不配备。而吴提果至,侵及善无,京师大骇。寿不知所为,欲筑西郭门,请恭宗避保南山。惠太后不听,乃止。遣司空长孙道生等击走之。世祖还,以无大危机,故不追咎。

  恭宗监国,寿与崔浩等辅政,人皆敬浩,寿独凌之。又自恃位任,以为人莫己及。谓其子师曰:「但令吾兒及自个儿,亦足胜人,不须苦教之。」遇诸父兄弟有如仆隶,夫妻并坐共食,而令诸父馂余。其自矜无礼如此,为时人所鄙笑。真君八年薨。赠太师,谥曰文宣。

  子平国,袭爵。尚城阳长公主,拜驸马太守、上卿、中书监,为皇太子四辅。正平元年卒。

  子伏干,袭爵。尚济北公主,拜驸马郎中。和平二年卒,谥曰康。无子。

  伏干弟罴,袭爵。尚新平长公主,拜驸马少保。又附虎牢镇将,频以不法致罪。高祖以其勋德之胄,让而赦之。

  转征东将军、吐京镇将。罴赏善罚恶,深自克励。时西河胡叛,罴欲讨之,而离石都将郭洛头拒违不从。罴遂上表自劾,以威不摄下,请就刑戮。高祖乃免洛头官。山胡刘什婆寇掠郡县,罴讨灭之。自是部内肃然,莫不敬惮。后改京洋镇为汾州,仍以罴为士大夫。前吐京太师刘升,在郡甚有威惠,限满还都,胡民八百余人诣罴请之。前定阳令吴平仁亦有恩信,户增数倍。罴以吏民怀之,并为表请。高祖毕从焉。罴既频荐升等,所部守令,咸自砥砺,威化大行,百姓安之。州民李轨、郭及祖等七百余人,诣阙颂罴恩德。高祖以罴政和民悦,增秩延限。

  后徵为光禄勋,随例降王为魏郡开国公,邑五百户。又除镇北主力、燕州太尉,镇广宁。寻迁郎中夏州、高平镇诸军事,本将军,夏州通判,镇统万。又除校尉、中书监。穆泰之反,罴与潜通,赦后事发,削封为民。卒于家。世宗时,追赠镇北将军、恆州提辖。

  子建,字晚兴,性通率,颇好文史。起家秘书郎,稍迁直阁将军,兼武卫。建妻尔朱荣之妹,建常依附荣。荣入洛之后,除镇东将军、金紫光禄先生、征北将军,封济北郡开国公。后迁散骑常侍、车骑里胥、左光禄先生、兼经略使、北道行台、并州事。魏文帝之立,建兼节度使右仆射,俄转尚书、骠骑里正。出帝末,本将军、仪同三司、洛州少保。天平中,坐事自杀于五原城北。

  子千牙,武定中,开府祭酒。

  建弟衍,字进兴。解褐员外郎,封紫金县开国子,稍迁通直常侍,行云州事。

  罴弟亮,字幼辅,初字老生,早有神韵。显祖时,起家为侍御中散。尚长春长公主,拜驸马士大夫,封赵郡王,加御史、征南通判。徙封长乐王。高祖初,除使持节、秦州通判。在州未期,大著声称。徵为殿中都督。又迁使持节、征西太史、四夷刺史、敦煌镇都老马。政尚宽简,赈恤干枯。被徵还朝,百姓追思之。

  除太尉秦梁益三州诸军事、征南刺史、领护南蛮抚军、仇池镇将。时宕昌王梁弥机死,子弥博立,为吐谷浑所逼,来奔仇池。亮以弥机蕃款素著,矜其亡灭;弥博凶悖,氐羌所弃;弥机兄子弥承,戎民归乐,表请纳之。高祖从焉。于是率骑30000,次于龙鹄,击走吐谷浑,立弥承而还。是时,阶陵比谷羌董耕奴、斯卑等率众数千人,寇仇池,屯于阳遐岭,亮副将杨灵珍率骑击走之。氐豪杨卜,自延兴以来,从军征伐,二十世界第一回大战,前来镇将,抑而不闻。亮表卜为广业太史,豪右咸悦,境内大安。

  徵为太傅、长史右仆射。于时,复置司州。高祖曰:「司州始立,未有僚吏,须立中正,以定公投。然中正之任,必须德望兼资者。世祖时,崔浩为临安中正,长孙嵩为司州中正,可谓得人。公卿等宜自相推举,必令称允。」里胥陆睿举亮为司州大中正。

  时萧赜遣将陈显达攻陷醴阳,加亮使持节,征南都督,丞相怀、洛、南、北豫、徐、兗六州诸军事以讨之。显达遁走,乃还。寻迁司空,参议律令。例降爵为公。

  时文明太后崩,已过期月,高祖毁瘠犹甚。亮表曰:「王者居极,至尊至重,父天母地,怀柔百灵。是以古先哲王,制礼成务。施政立治,必顺天而后动;宣宪垂范,必依典而后行。用能四时不忒,阴阳和暢。若有过举,咎徵必集。故大舜至慕,事在纳麓从前;孔圣人至圣,丧无过瘠之纪。尧书稽古之美,不录在服之痛;《礼》备诸侯之丧,而无圣上之式。虽有上达之言,未见居丧之典。不过位重者为世以屈己,居圣者达命以忘情。伏惟圣上至德参二仪,惠泽覃河海,宣礼明刑,动遵古式。以至孝之痛,服期年之丧,练事既阕,号慕如始。统重极之尊,同众庶之制,废越绋之大敬,阙宗祀之旧轨。诚由文明太皇太后圣略超古,惠训深至,欲报之德,昊天罔极。比此前代,戚为过甚。岂所谓顺帝之则,约躬随众者也?圣上既为天地所子,又为万民父母。子过哀,父则为之惨悴;父过戚,子则为之悲哀。近蒙接见,咫尺旒冕,圣容哀毁,骇感无止,况神祗至灵,而不久亏和气,微致风旱者哉?《书》称:’一人有庆,兆民赖之’。今壹人过哀,黎元焉系?群官所以颠殒震惧,率土所以危惶悚忄栗;百姓何仰而不忧,嘉禾何由而播殖?愿天皇上承金册遗训,下称亿兆之心,时袭轻服,数御常膳,修崇郊祠,垂惠咸秩;舆驾时动,以释忧烦;博采广谘,以导性气;息无益之恋,行利见之德;则休徵可致,嘉应必臻,礼教并宣,孝慈兼备,普天蒙赖,含生幸甚。」诏曰:「苟孝悌之至,无所不通。今飘风亢旱,时雨不降,实由诚慕未浓,幽显无感也。所言过哀之咎,谅为未衷,省启以增悲愧。」

  寻领太子校尉。时将建太极殿,引见群臣于太华殿,高祖曰:「朕仰遵先意,将营殿宇,役夫既至,兴功有日。今欲徙居永乐,以避嚣埃。土木虽复无心,毁之能不难过。今故临对卿等,与之取别。此殿乃高宗所制,爰历显祖,逮朕冲年,受位于此。但事来夺情,将有改制,仰惟畴昔,惟深悲感。」亮稽首对曰:「臣闻稽之卜筮,载自典经,占以决疑,古今攸尚。兴建之功,事在不利,愿国君讯之蓍龟,以定可以如故不可以。又去岁役作,为功甚多,北岳庙明堂,一年便就。若仍岁频兴,恐民力凋弊。且材干新伐,为功不固,愿得逾年,小康百姓。」高祖曰:「若终不为,可如卿言。后必为之,逾年何益?朕远览前王,无不兴造。故有周创业,经建灵台;洪汉受终,未央是作。草创之初,犹尚若此,况朕承累圣之运,属太平之基。且今八表清晏,年谷又登,爰及此时,以就大功。人生定分,修短命也,蓍蔡虽智,其如之何?当委之大分,岂假卜筮?」遂移御永乐宫。

  后高祖临朝堂,谓亮曰:「三代之礼,日出视朝。自汉魏以降,礼仪渐杀。《晋令》有朔望集公卿于朝堂而论政事,亦无天子亲临之文。今因卿等日中之集,中前则卿等自论政事,中后与卿等共议可不可以。」遂命读奏案,高祖亲自决之。又谓亮曰:「佛山表给归化人禀。王者民之父母,诚宜许之。但今荆扬不宾,书轨未一,方欲亲御六师,问罪江介。计万户投化,岁食百万,若听其给也,则蕃储虚竭。虽得户相对,犹未成一同。且欲随贫赈恤,卿意何如?」亮对曰:「所存远大,实如圣旨。」及车驾南迁,迁武卫校尉,以本官董摄中兵马。

  高祖南伐,以亮录御史事,留镇德阳。后高祖将自小平泛舟幸石济,亮谏曰:「臣闻垂堂之诲,振古成规,于安思危,著于《周易》。是以凭险弗防,没而不吊。汉子之贱,犹不自轻,况万乘之尊,含生所仰,而可忽乎!是故处则深宫广厦,行则万骑千乘。昔汉帝欲乘舟渡渭,广德将以首血污车轮,帝乃感而就桥。夫一渡小水,犹尚若斯,况洪河浩汗,有不测之虑。且车乘由人,犹有奔蔚揽败之害,况水之缓急,非人所制,脱难出虑表,其如宗庙何!」高祖曰:「司空言是也。」

  及亮兄罴预穆泰反事,亮以府事付司马慕容契,上表自劾。高祖优诏不许,还令摄事。亮频烦固请,久乃许之。寻除使持节、征哈工经略使、开府、仪同三司、幽州参知政事。徙封顿丘郡开国公,食邑五百户,以绍崇爵。

  世宗即位,迁定州经略使,寻除骠骑丞相、太傅令,俄转司空公。景明三年薨,时年五十二。给东园温明秘器、朝服一具、衣一袭,钱四八万、布七百匹、蜡二百斤。世宗亲临小敛。赠郎中公,领司州牧,谥曰匡。

  子绍,字永业。高祖以其贵臣世胄,顾念之。十周岁除员外郎,侍学西宫,转太子舍人。十一尚琅邪长公主,拜驸马都督、散骑经略使、领京兆王愉艺术学。世宗初,通直散骑常侍、高阳王雍友。遭父忧,诏起袭爵,散骑常侍,领主衣都统。迁秘书监、御史、金紫光禄先生、光禄卿,又迁卫将军、太常卿。寻除使持节、都尉冀瀛二州诸军事、本将军、钱塘军机大臣,以母老固辞,忤旨免官。除中书令,转七兵太师,徙殿中首相。遭所生忧免,居丧以孝闻。又除卫御史、左光禄先生、中书监,复为太尉,领本邑中正。

  绍无她才能,而资性方重,罕接宾客,希造人门。领军元叉当权熏灼,曾往候绍,绍迎送下阶而已,时人叹尚之。及灵太后欲黜叉,犹豫未决,绍赞成之。以功加特进,又拜其次子岩为给事中。寻加仪同三司,领左右。时令尹元顺与绍同直,顺尝因醉入其寝所。绍拥被而起,正色让顺曰:「身二十年大将军,与卿先君亟连职事,纵卿后进,何宜相排突也!」遂谢事还家。诏喻久乃起。除车骑太尉、开府、定州参知政事,固辞不拜。又除侍郎,托疾未起。河阴之役,故得免害。

  庄帝立,尔朱荣遣人徵之。绍以为必死,哭辞家庙。及往见荣于邙山,捧手不拜。荣亦矫意礼之,顾谓人曰:「穆绍不虚我们兒。」车驾入宫,寻授抚军令、司空公,进爵为王,给班剑四拾伍位,仍加少保。时江西尹李奖往诣绍。奖以绍郡民,谓必加敬;绍又恃封邑,是奖国主,待之不为动膝。奖惮其位望,臻拜而还。议者两讥焉。

  尔朱荣之讨葛荣也,诏上党王天穆为前锋,次于怀县;司徒公杨椿为右军;绍为后继。未发,会擒葛荣乃止。未几,降王复本爵。拓跋珪入洛,以绍为兗州郎中。行达东郡,颢败而反。

  普泰元年,除侍郎青齐兗光四州诸军事、骠骑都督、开府、青州太尉。未行,其年八月薨,时年五十二。赠抚军、令尹冀相殷三州诸军事、太史、大将军令、太保、凉州尚书,谥曰文献。

  子长嵩,字子岳。起家通直郎,再迁散骑常侍。袭爵,转镇东将军、光禄少卿。兴和中卒,赠太守冀沧二州诸军事、征东将军、顺德参知政事。

  子岩,武定中,司徒谘议参军。

  平国弟相国,官至Anton将军、济州上卿、上洛公。

  相国弟正国,尚长乐公主,拜驸马太师。

  子平城,早卒。高祖时,始平公主薨于宫,追赠平城驸马校尉,与公主合葬。

  平城弟长城,司徒左通判。

www.8522.com ,  子世恭,武定中,朱衣直阁。

  长城弟彧,符玺里正。卒。

  子永延,太尉骑兵郎、青州征东司马。

  正国弟应国,征西大将、中卫公。

  子度孤,袭爵。平南将军、梁城镇将。

  子清休,颇有将略。司农少卿、武卫将军、左光禄先生。出为骠骑太尉、夏州尚书。

  子铁槌,秘书郎。

  应国弟安国,历金委员长、殿中太尉,加右卫将军,赐爵新平子。为乙浑所杀,追赠征虏将军。

  子吐万,袭爵。襄城镇将。

  子金宝,秘书郎。

  寿弟伏真,高宗世,稍迁少保,赐爵任城侯。出为兗州里正、假宁东将军、安庆公。

  子常贵,银川太师。

  伏真弟多侯,历位殿中给事、左将军,赐爵长宁子。迁司卫监。高宗崩,乙浑专权。时司徒陆丽在代郡温汤疗病,浑忌之,遣多侯追丽。多侯谓丽曰:「浑有无君之心,大王众所望也,去必危,宜徐归而图之。」丽不从,遂为浑所杀。多侯亦见杀。谥曰烈。子胡兒袭爵。

  观弟翰,平原镇将、西海王。薨。

  子龙仁,袭爵,降为公。卒。

  子丰国,袭爵。

  丰国弟子弼,有风格,善自地方。涉猎经史,与长孙稚、陆希道等齐名于世。矜己陵物,颇以损焉。高祖初定氏族,欲以弼为国子助教。弼辞曰:「先臣以来,蒙恩累世,比校徒流,实用惭屈。」高祖曰:「朕欲敦厉胄子,故屈卿先之。白玉投泥,岂能相污?」弼曰:「既遇明时,耻沉泥滓。」会司州牧、凉州王禧入,高祖谓禧曰:「朕与卿作州都,举一主簿。」即命弼谒之。因为高祖所知。舆驾南征,特敕随从。世宗初,除太傅郎,以选为广平王怀国太守令。数有匡谏之益。世宗善之。除中书舍人,转司州治中、别驾,历任有称。肃宗时,河州羌却铁忽反,敕兼黄门,慰喻忽。以功加前将军,赐以钱帛。寻以本将军行济宁事,追拜平西将军、华州里胥。卒于州,时年五十一。赠使持节、征北将军、定州太尉,谥曰懿。

  子季齐,释褐司徒参军事、开府骑兵参军。

  翰弟顗,忠谨有材力。太宗时为中散,转侍御郎。从世祖征赫连昌,勇冠一时半刻,世祖嘉之。迁侍辇郎、殿将官军,赐爵泥阳子。从征和龙,功超诸将,拜司卫监,加龙骧将军,进爵长乐侯。

  曾从世祖田于崞山,有虎优良,顗搏而获之。世祖叹曰:「《诗》所谓’有力如虎’,顗乃过之?」后从驾西征白龙,北讨蠕蠕,以功加散骑常侍、镇北将领,进爵建安公。出为北镇都将,徵拜殿中太史。出镇金陵,所在著称。还加散骑常侍,领太仓太史。

  高宗时,为征西郎中、督诸军事,西征吐谷浑,出南道。坐击贼不进,免官爵徙边。高祖又以顗著勋前朝,徵为内都大官。天安元年卒。赠征西长史、建安王,谥曰康。

  子寄生,袭。

  寄生弟栗,幽州镇将、安南公。

  子祁,字愿德。通直常侍、上谷卡拉奇二郡长史、司州治中、太子右卫率。卒,赠齐州抚军。

  子景相,字霸都。中书舍人、上党太尉。

  栗弟泥乾,为羽林中郎,赐爵顺德男。后稍历显职,除幽州太尉,假安南将军、钜鹿公。卒。

  子浑,袭爵。秘中书散。

  子令宣,通直常侍。

  崇宗人丑善,太祖初,率部归附,与崇同心戮力,御侮左右。从征窟咄、刘显,破平之。又从击贺兰部,平库莫奚。拜天部老人,居于东蕃。卒。

  子莫提,从平神州,为嘉兴太师。除宁南新秀、相州少保,假阳陵侯。卒。

  子吐,太宗世,散骑常侍。卒于大将军、镇东将军。

  子敦,辅国将军、西部都将。赐爵富平子。卒。

  子纯,袭爵。历散骑常侍、光禄勋。高祖时,右卫将军,寻除右将军、河州令尹。卒,赠镇北将军、并州大将军。

  子盛,袭爵。直阁将军。

  盛弟裕,辅国将军、中散大夫。

  裕子礼,东牟大将军。

  礼弟略,武定末,魏尹丞。

  纯弟鑖,历南宫庶子、汲郡太傅。世宗时,为怀朔镇将,东、北中郎将,豳、幽、凉三州令尹。肃宗世,除平北将领、并州上大夫、金紫光禄先生。在公以威猛见称。卒时年七十四,赠散骑常侍、征东将军、相州抚军,谥曰安。

  子显寿,长水都督。

  显寿弟显业,卒于散骑长史。

  子子琳,举进士,为安戎令,颇有吏干。随长孙稚征蜀有功,除都督屯田左徒。出帝即位,以摄仪曹事,封东昌府区开国男,邑二百户。孝静初,镇东将领、司州别驾。以占夺民田,免官爵。久之,阿至罗国主副罗越居为蠕蠕所破,其子去宾来奔。齐献武王奏去宾为安北主力、肆州都尉,封高车王,招慰夷虏;表子琳为去宾太史,复其前封。寻迁仪同开府教头、齐献武王刺史司马。卒时年五十三,赠骠骑太史、都官都督、瀛州令尹。

  子伯昱。弟朏,武定中,开府中兵参军。

  子琳弟良,字先德。司空行参军、将作丞、司徒祭酒、Anton将军、南钜鹿节度使。颇有民誉。入为司徒司马、都督从事中郎、中书舍人。武定六年卒。赠征东主力、常州枢密使。

  史臣曰:穆崇夙奉龙颜,早著诚节,遂膺宠眷,位极台鼎;至乃身豫逆谋,卒蒙全护,明主之于劳臣,不亦厚矣!从享庙庭,抑亦尚功之义。观少当公辅之任,业器其优乎?顗壮烈显达,亮宽厚致位,绍立虚简之操,弼有品格之名,世载不陨,青紫兼列,盛矣。至于寿以贵终,罴止削废,人之无礼,为幸盖多。丑之子孙,不乏名位,亦有人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