峻利劲健体势茂密斜画紧结,魏晋南北朝书法

www.8522.com 1

 

(备注:上图来自东方之珠国际商品拍卖有限公司二零零二年夏季艺术品拍卖会古籍善本专场D194拍品)
南梁《司马昞妻墓志铭》,即《孟敬训墓志》,全称《魏代宛城太尉东汉郡上大夫新郑子司马景和妻墓志铭》,又称《司马景和妻墓志铭》、《司马昞妻孟敬训墓志铭》。吴国延昌三年(514)5月刻,甲骨文,20行,行21字。原石已佚。清弘历二十年黑龙江孟县八里葛村出土。同时出土的还有《司马昞墓志》、《司马升墓志》、《司马绍墓志》,合称“四司马墓志”。四志中以此志最好。
此系后周墓志中的代表小说之一。多用方笔,锋芒毕露而不失于纤弱;结体逸宕而全体韵致。比有个别千篇一律的元氏墓志略高一筹。
王昶《金石萃编》评此志说:“字画古质可喜,往往有隶意,尤多别体,为魏晋南北朝所罕见者。”《孟县志》载:“若其笔迹之佳,乃深得书家三昧,正如黄庭坚评杨风子书,所谓散僧入圣者,当为魏碑中佳刻。”杨守敬亦以“风华掩映”赞之。

司马昞妻孟敬训墓志铭,二玄社高清晰书法图片8张

司马绍墓志-书法欣赏

www.8522.com 2

峻利劲健体势茂密斜画紧结,魏晋南北朝书法。请分页欣赏局地图片:[1][2][3][4][5][6][7][8][9][10][11][12][13][www.8522.com,14][15]

《孟敬训墓志》全称《魏代江门知府西魏郡都尉西峡子司马景和妻墓志铭》,又称《司马昞妻孟敬训墓志铭》。东晋延昌三年(514)七月刻,宋体,20行,行21字。原石已佚。清弘历二十年海南孟县八里葛村出土。

      
司马绍墓志当为南齐墓志中精品,运以方笔,峻利劲健,体势茂密,于平易中寓奇逸之变化,且其规则布局,大小错落,富有自然之姿。从其斜画紧结的构造来看,开唐人欧楷之先例。魏碑风格是书法欣赏的基本点。

司马绍墓志-书法欣赏

释文:
魏代杨州长史北魏郡少保新郑子司马景和妻墓志”铭”妻子姓孟,字敬训,清河人也。盖中散大夫之幼女,陈郡”府君之季妹。妻子资含章之淑气,禀怀叡之奇风,芬芳”杰出,英华秀生,婉问河洲,鼓钟千里。年十有七而作嫔于司马氏。自笄发从人,捡无违度,四德孔修,妇宜纯备。”奉舅姑以恭孝与名,接娣姒以谦慈作称。恒宽心静质,”举成物轨,如临深渊,动为人范。斯所谓三宗厉矩,九族”承规者矣。又妻子性寡妒(女忌),多于容纳,敦桃夭之宜上,”笃小星之逮下。故能庆显螽斯,五男三女,出入闺闱。讽”诵崇礼,义方之诲既形,幽闲之教亦着。然尽力事上,夫”人之勤;夫妇有别,内人之识;舍恶从善,老婆之志;内宗”
加密,内人之恤;姻于外亲,老婆之仁。老婆有五器,而加”之以躬检节用。岂悟天道无知,与善徒言,享年不永,凶”图横集。春秋卌有二,以延昌二年夏10月丁酉朔廿日”丙寅遘疾奄忽,薨于广陵。一命长逝。粤三年九月甲子”朔十二15日辛巳归葬于乡坟深圳上蔡县温城之西。实以营原兴垄,竁野成丘,故式述清高,而为颂云:”穆穆妻子,乘和出生,兰聚蕙糅,玉润金声。令问在室,徽”音事庭,方孚洪烈,范古流名。怎么着不淑,早世徂倾,思闻后叶,刊石题诚。

www.8522.com 3

      
清乾隆帝二十年(一七五五)安徽省孟县西南葛里村出土的司马昞、司马绍(司马昞之父)、司马昇(族人)的八个墓志与司马昞之妻孟氏墓志,合在一起称《四司马墓志》,此四志出土后便早佚,初拓湖南药物志李洵、冯敏昌收藏,于爱新觉罗·清德宗初年,归端方全体,有罗振玉跋语。

       
《司马元兴墓志》又名《司马绍墓志》,正书,计十七行,行二十二字,原石早佚,今行世即汤令名重摹本.据《孟县志》载,原名殊无损剥,而重摹本近多损泐,下截尤甚.此志当为北周墓志中精品,运以方笔,峻利劲健,体势茂密,书法欣赏特点是于平易中寓奇逸之变化,且其轨道布局,大小错落,富有自然之姿.从其斜画紧结的布局来看,已唐人欧楷之开端.

     
《司马绍墓志》又名《司马元兴墓志》,正书,计十七行,行二十二字,原石早佚,今行世即汤令名重摹本。据《孟县志》载,原名殊无损剥,而重摹本近多损泐,下截尤甚。

       
《司马绍墓志》全称『魏故宁朔将军固州镇将镇东将军渔阳上卿宣阳子司马元兴墓志铭』。北魏永平四年(511)1月十二20日葬。志文十七行,行二十二字。原石清弘历二十年(1755)出土于广东省孟县,后佚。清仁宗(1796-1820)初年,汤铭摹刻置孟县县学侧乡贤祠,世方有翻刻本。
国家体育场馆所藏。此拓系翻刻本中之最精者。

      
《司马氏墓志多种》即司马元兴墓志、司马景和墓志铭、马马景和妻孟氏墓志和马司昇墓志。

《司马氏墓志八种》简介

更加多书法欣赏

   
《司马氏墓志各类》即《司马元兴墓志》、《司马景和铭文》、《司马景和妻孟氏墓志》和《司马昇墓志》.清乾隆大帝二十年(一七五五)黑龙江省孟县西南葛里村出土的司马晒、司马绍(司马晒之父》、司马昇(族人》的多个墓志与司马晒之妻孟氏墓志,合在一起称《四司马墓志》,此四志出土后便早佚,初拓神农本草经李洵、冯敏昌收藏,于光绪帝初年,归端方全部,有罗振玉跋语.

     
1.《司马景和墓志铭》又名《平州通判司马晒墓志铭》,正书,计十八行,行十七字.此石初出土时为邑令周名洵携去,后不知去向,现存孟县之墓志,乃清高宗时人冯敏昌重刻之石.是志点画方圆并用,而其字形微扁阔,结构奇肆而不不难,极富有姿态,亦当是明朝墓志中博学多闻之精品.

      
2.《司马景和妻孟氏墓志》又名《司马景和妻孟敬训墓志》,正书,计二十一行,行二十一字.此石初出土拓本无冯敏昌观款及石侧跋四行.观款刻于末行距『刊石题诚』之『诚』字四格地位.此志用笔亦近方,但体势偏长,结字奇险而拥有峭峻之姿,虽为司马晒之妻,但作风回异,绝非出自一个人之手.

       
3.《司马昇墓志》又名《南秦州少保司马昇墓志》,正书,计二十六行,行二十一字.此志于清高宗二十年在广东孟县出土后,曾归刘铁云、端方、王绪祖全体,后佚,传已流入日本.此志为明朝墓志,点画温润而温厚,体势近方而古朴,结字开朗,饶有意趣.

 越多书法欣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