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522.com】并非落幕的书法博物馆,大写意的气焰浪漫主义狂飙

www.8522.com 1

在“晚明四家”中,张瑞图的书法用笔最具创建性。楷、行、草三体,均见奇逸峻拔之风,金鼎文气魄尤为雄强恣肆。其晚年深于佛道,书法亦变,于熊熊杨恣之中,愈臻纯净洗练,颇有暗契于东汉禅宗之书风。

www.8522.com 2

www.8522.com 3

书法欣赏

前不久,由长江省文化厅、宁德市人民政坛牵头,江西省美术馆、新疆博物院、泉州市文广新局承办的“闽籍书法和绘画有名气的人抢救工程——张瑞图书艺展”在浙江省博物馆物院积翠园艺术馆六 、7号展览大厅开始展览。

书法欣赏-张瑞图

张瑞图《甲骨文苏子瞻无言亭》诗轴 绫本 193.2×46.5分米 时代不详 格Russ哥博物院藏

    
张瑞图(1570-1641)字长公,一字果亭,号二水、白毫庵主、芥子居士、平等居士、果亭山人等。广东晋江青阳下游客,早时从事儒业,家贫,日需花费仅靠其母机杼纺织供给,常以玉米粥充饥。明万历三十五年庚寅(1607)进士,殿试第2,授编修官少詹事,兼礼部军机大臣,以礼部御史入阁。曾为李进忠书写“颂词”,并因趋魏党仕至武项殿大学士。后魏党败,故入逆案,坐徒赎为民。继而遁迹江南,隐于青阳里白毫庵。书法欣赏以钟鼓文为最佳。

www.8522.com 4

  
张瑞图是明朝维新大书法家,《五律诗轴》陶文纸本,现藏上海博物馆。此幅书法展示了张派鲜明的书法特征,圆处悉作方势,盘旋跳荡,风骨摇醉,富有力感.落笔以拙为主,提按结合,横撑竖挫之中运笔转动,扭转翻转,反转并施,潇洒爽快,自由傲慢,线条很伸展,夸张,奇险莫测,气势宏大。用笔以侧锋方势径直往来,骨俊筋强,爽朗劲健。此轴不像其行草那样紧驶怒奔,自然率真,稳行畅达。此轴行距明显,字距不等,章法如茂密森林,从容有度。

【释文】慇懃稽首維摩詰,敢問如何是艺术。彈指未終千偈了,向人還道本無言。白毫菴
【www.8522.com】并非落幕的书法博物馆,大写意的气焰浪漫主义狂飙。附录: 朗月荡心 –张瑞图书法评价
作者:李路平
转自李路平博客
在晚明的野史上,张瑞图与王铎三人是野史地位很优秀的书法家,那“特殊”性在于史传张、王的格调颓败。张瑞图步入仕途即依附李进忠“阉党”,成为“魏家阁老”成员之一,他30余岁就将有爱他美代知识人所能做的官大概做了个遍,中年仕途极颠官至宰相,其行径为士林所不齿,《明史》将张瑞图列入“阉党”。王铎则是在“降清”这件事上成了人生的至大污点,可谓是“一失足成千古恨”,乾隆大帝修史时又不幸入纳《贰臣传》“乙编”之首。可是,张、王在格局上却是声势波及将来三百年,他们在“晚明书风”中必备、无可取代为后者所公认,流衍海内外。“神笔王铎”书风允为一世之雄,而张瑞图与邢侗、米万钟、董其昌齐名,书史并称曰“邢张米董”。消极的质量居然没有淹没他们的书法声誉,这在“书以人重”观点已十二分风行的南宋两代,是很奇特的不比,清人吴德旋在《初月楼论书小说》中所评:“张果老亭(张瑞图)。王觉斯(王铎)人品颓唐,而作字居然有南宋我们之风,岂得以其人而废之。”梁献更觉得:“明季书学竞尚柔媚,王(铎)、张(瑞图)二家力矫积习,独标气骨,虽未入神,自是不朽”。那人品与艺品所包罗的争持性,确乎是个麻烦取舍的军事学命题。
张瑞图(1570-1641),字长公,又字无画,号二水,别号果亭山人、芥子、白毫庵主、白毫庵主道人等。达斡尔族,晋江二十七都霞行乡人(今青阳镇莲屿下行)人。
张瑞图与王铎,那两位晚明“大节有亏”的诗坛巨擘从诞生到入仕,人生轨迹极为一般。张瑞图出身晋江青阳下行粮农户,阿爸刘艳君侹“俭朴食贫”,其幼负奇气,聪颖过人。自小习儒,他的启蒙先生是林天咫(据他们说林天咫是李贽的遗族)。家贫,供不起夜读灯火,每日夜晚都到村边的白毫庵中,借着佛前的长明灯苦读。年青时,一面执教谋生,一面插足科举考试。内人王氏每以机杼纺织的入账需要家用和支撑张瑞图求学的资用。张瑞图读书方法与人不一样,五经子史都接纳手写熟读,即一面抄写练习书法,一面研读明白文义。为诸生时,每晚选用书经的1个标题,演绎成文。他文思敏捷,刹那立就。翌日,文章不胫而走,喧传府县二学。由此文名大噪,太原内外现今都流行由她解释的经文。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张瑞图举于乡。万历三十五年中进士(1607年),为殿试第叁名,俗称“榜眼”。
张瑞图初授翰林高校编修,历官詹事府少詹事,颇有意昧的是,宋朝两代约定俗成的是无贡士不进翰林高校,无宰相不出翰林大学,“晚明书风”主将十有八九亦出于翰林大学,如董其昌、张瑞图、黄道周、倪元璐、王铎等。天启六年(1626年)张瑞图迁礼部少保,是年秋,与平湖施凤来同以礼部节度使入阁,晋建极殿大学士,加少师
张瑞图官场开心之时,正是太监李进忠私自朝政,势焰熏天之际。内阁首辅顾秉谦和顺序入政坛的冯铨、黄立极、施凤来、张瑞图、来宗道等人,都成为李进忠私党,时称“魏家阁老”。据《明史列传.阉党》载:“天启二年(1622年),李进忠用事,言官周宗建等首劾之。忠贤于是谋结外廷诸臣,(顾)秉谦及魏广微率先谄附,霍维华、孙杰先生之徒从而和之。前年(天启三年,1623年)春,秉谦、广微遂与朱国祯、朱延禧俱入参机务。”。“上天的启示五年(1625年)7月,忠贤以同乡故,擢礼部大将军兼东阁高校士,与丁绍轼、周如磐、冯铨并参机务。时魏广微、顾秉谦都以附忠贤居政坛。未几广微去,如磐卒。二〇二〇年(天启六年,1625年)夏,绍轼亦卒,铨罢。其秋,施凤来、张瑞图、李国木普(“木普”合一字)入。己而秉谦乞归,立极遂为首辅。”
。“施凤来,平洛杉矶湖人。张瑞图,晋江人。皆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贡士。凤来殿试第1,瑞图第贰,同授编修,同积官少詹事兼礼部侍中,同以礼部少保入阁。凤来素无节概,以和柔媚于世。瑞图会试策言:‘古之用人者,初不设君子小人之名,分别起于仲尼。’其悖妄如此。忠贤生祠碑文,多其手书。”
查看《明史》,所述张瑞图“依媚取容”于李进忠“阉党”也单独以上诸条,其判处“阉党”莫过于为“忠贤生祠碑文,多其手书。”这倒成了最具戏谑意义的“因书得祸”,也算张瑞图与董其昌之间的诗坛公案:天启陆 、七年,魏完吾“阉党”当权,天启帝王昏庸无能,反而敕赐魏忠贤在举国上下外省城市建设造“生祠”。人还活着,就建祠堂供人瞻仰,自以为是。当巴黎魏完吾的“生祠”快要完毕的时,魏忠贤忽然想要准备找董其昌为他的生祠题写匾额。董其昌对魏完吾的恶行理解在胸,唯恐躲避不及。新闻传出,董其昌只能使出苦肉计:叫她的二个神秘和她骑马到外游,途经街肆,董其昌故意把马绳突然揪紧,马惊叫一声,大跳起来,董其昌就势摔倒。隔天,“董其昌骑马摔断右手”的音信,传遍宫庭内外。手都折了,还怎么提笔写字呀?董其昌趁着满城风雨的时候,找多少个借口,偷偷溜回她的华亭老家去“养伤”了。董其昌一走,当朝书法当数小董其昌十伍虚岁的张瑞图了。那样,李进忠便派人把她叫来,要他为香港市生祠题写匾额。张瑞图来到朝房,当然只好硬着头皮提笔应付。经魏完吾党羽的提醒,才勉为其难用楷体写了“擎天一柱”四字,他故意不签字,墨笔一扔,归家而去。董其昌逃避为李进忠书碑,却搭上了张瑞图捉笔,且成了意志“阉党”的明证。
初期,朝议定李进忠逆党,虽牵连当政阁臣,但张瑞图没有列入。然则,崇祯元年(1627年)九月会试,施凤来、张瑞图任考试官,所取考生大概都是中官、勋贵的姻戚门人,终于激怒了明思宗。《明史.阉党》载:“其后定逆案,瑞图、宗道初不与,庄烈帝诘之,韩爌等封无实状。帝曰:‘瑞图为忠贤书碑,宗道称呈秀父在天之灵,非实状耶?’乃以瑞图、宗道与顾秉谦、冯铨等坐赎徒为民,而立极、凤来、景辰落职闲住。”崇祯二年(1629年)一月,施凤来、张瑞图被罢免。3月31日,明毅宗以谕旨的款型透露“钦赐逆案”名单。张瑞图列入“交结近侍又次等论徒三年输赎为民者”,崇祯三年(1630年),张瑞图被遣归故里。六十蛰伏的张瑞图悠游林壑,忘情山水,诗书并发,将其书法再次推向了一座山上。或许,花甲之年的张瑞图不遣归故里,也形成不止其“自是不朽”的表示书风了,却是“因祸得福”。
对于张瑞图“阉党”的地位,明清就存在二种分裂的声响。最初,负责办案的韩爌因查无实证,并不曾将张瑞图列于阉党的花名册之上。但出于其余原因,当时的明毅宗却认定张瑞图就是“阉党”。历史资料里,并无其余有关张瑞图为魏完吾写碑的适当记载。
張瑞图死後四年(1645年),黃道周等人在克赖斯特彻奇擁立的明唐王发昭命恢復其原始官銜,还特赠军机大臣“文隐”。时吏部上大夫、文渊阁大学士林欲楫为张瑞图撰写数千言的《明大学士张瑞图暨内人王氏墓志铭》,林欲辑在为张瑞图写墓志时,或许早预料后人会拥有误解,在墓志铭中特别记载了张瑞图曾经抵制魏忠贤的数十件业务。辑录其三之类:
天启五年(1625年),懿安皇后病重,李进忠指使府丞汉怀王选逼害懿安皇后之父张国纪等戚臣,张瑞图出面阻止,戚臣得以维持。
天启六年(1626年),京师孔庙附建魏完吾生祠,张瑞图与吕天池谋阻之不可得;李进忠又想在祠中铸就本人雕刻,张瑞图不敢公开反对,诙谲晓譬之,事遂寝止。
天启六年(1626年),方孝孺、李承恩、惠世扬诸大臣系诏狱,原拟大雪日处决,张瑞图提请缓刑,苦心维挽,终使熹宗降旨停刑。等等
小编分析,张瑞图于仕途,可能是出于政治利益考虑衡量,固魏完吾当朝毕竟要延用张瑞图才略与文孺的影响,亦因李进忠“阉党”掌握控制的“东厂”手段狠毒骇人,连天子都“隐忍”了,作为一介文士的张瑞图又能奈何,如真正与“阉党”同污,豈有墓志铭所述反魏之行状,“内持刚决,外示和易,阴剂消长,默施救济”(《府志》)。墓誌銘勾勒出張瑞图的充滿抵触的形象,从側面也反映出晚明那一段特定的野史時期上层政治斗爭的扑朔迷离和特殊性。可惜的是,林欲楫与张瑞图的关联过度密切,三人是姑表兄弟,又是同榜进士、贡士,张瑞图之子张为龙更是林欲楫的女婿,其公正性仿佛被打上问号,致使林欲楫的说法未能得到普遍承认。张瑞图的“阉党”声誉就好像与书法艺术并存而毁誉参半。
而是,人的办法功力并不是人生和人格的直接翻版,书品不自然等同於人品。艺术风二姑和品藻的变异有其自己的腾飞规律,特别书艺,其格调的输赢越来越多取决于其审美观念,而非道德观念。晚明是中华夏族民共和国书法史上的高峰期。在老大飘摇不定的社会形态下,书坛却显得出其余一番起来气象。以此来分析,“晚明书风”从形式到基本都为书法史上的转换期,有着其时代背景的心绪诉求。较之于明初、中期书法创作,它完全打破了“二王”帖学已经趋于僵化的创作模式,创建了具有人性放纵与艺术特性的编慕与著述新态,逐步形成了具备显然特性和滚滚心情的浪漫主义书风,张瑞图比黄道周长十五岁,更长王铎、倪元璐、傅山二三七周岁。实质上,张瑞图是继徐渭后首开晚明风气,真正意义上使“二王”书风的绿篱彻底崩溃实践者,是晚明书风转摒情境下的至为关节人物,其价值观直接影响了黄道周、王铎、倪元璐、傅山。
张瑞图书法的超过常规规之处,清人秦祖永有一句很确切的慨括,即“瑞图书法奇逸,钟王之外,另闢蹊径。”近人马宗霍在《书林藻鉴》中综合北齐书法曰:“帖学大行,故明人能金鼎文,虽并非盛名者,亦有惊人,简牍之美,几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宋。惟妍媚之极,易粘俗笔。可与时尚,未可与议古。次则小楷亦劣能自振,然馆阁之体,以庸為工,亦但宜簪笔干禄耳。至若篆隶八分,非问津於碑,莫由得笔,明遂无一能有名气的人者。又其帖学,大抵亦下能出赵集贤范围,故所形成终卑。偶有三数卓绝者,思自奋軼,亦末敢绝尘而奔也。”
号称晚明四家的“邢张米董”当属虎宗霍所述欲“出赵孟俯范围”、“思自奋軼”的“三数卓绝者”,然大多“亦未敢绝尘而奔也”。邢侗精心研商北魏二王,临摹几可乱真,自谓“拙书唯临晋一种”;米万钟作為米包头后裔,谨守家法在老Miki调上。两家虽不学赵体,却未离二王胎息。董其昌公开向赵文敏宣战,力纠赵书之妍媚熟甜,以“熟后得生”的气格,求流润中的“生秀”,其作风与赵书比较,尤其在钟王黑风婆、书意形态方面,与赵子昂本质几近,其晚年也自叹并未超脱赵氏,只是另立了一种方式。惟张瑞图,即使在书品和达成影响方面不能够说通过是董其昌,但在另闢蹊径、独创一格方面却属於“绝尘而奔”颠覆守旧立异者,其承载的是全方位晚明书风的转移与开拓。
张瑞图的书法的确不一致于流美的董其昌所提倡的风尚,而别具“奇逸”之态。他擅长的楷、行、燕体,他试图打破“藏头护尾”的控球后卫原则,故其书多以尖厉的露锋、方折、跳荡的结体为基调,硬峭纵放的笔法,拙野狂怪的结体,犬齿交错的布局,纵横凌厉的气焰,,形成了吞吐八荒的“奇”“逸”书风。作者十多年前在太原博物馆看看张瑞图对联,字大如斗静压中堂,真气弥漫而静若老道、意气奇诡似不可端倪。而一起展出康黄海八尺中堂虽其龙飞凤舞却气淡力薄、相形见拙,令客官啧啧惊奇,盖其字内力骇异而胜在气格,非“书雄”不可为也。史称张瑞图执笔方法独有秘诀,张瑞图亦自许其用笔宛如“金刚忤”般,真如赵集贤所谓“用笔千古不易”矣。张瑞图当自有冶铸“二王”与“钟索”、“六朝体”于一炉的抢眼本领,以此起家一种全新的用笔格局与书法格局。对她的书学渊源,前人略有论述,梁巘《评书帖》云:“张瑞图草书初学孙过庭《书谱》,后学东坡书湖心亭。”提议她也从帖学出手,只可是崇尚的是“野逸”派书风和重视厚重力度的“苏体”笔法。另据近人张宗祥《书学源流论》评述:“明之季世,异军特起者,得几位焉:一为毕节斋(黄道周),肆力章草,腕底盖无晋唐,何论宋、元;一为张二水(张瑞图),解散北碑以为行、草,结体非六朝,用笔之法则师六朝。此皆能够之人。”张瑞图的书法,如同还从六朝北碑中得出了滚滚峻厚的笔法,那正是“晚明书风”所表现共同的审美追求。杨守敬《跋张瑞图》曰:张氏“顾其流传书法,风骨高骞,与倪鸿宝(倪元璐)、安阳斋(黄道周)伯仲。”但是,张瑞图之名不列入风格相伯仲的黄、倪、王、傅流派之中,却与路径迥异的邢、米、董并称,那注明时人并没有合理评价张瑞图的书学地位。当然,后世论书更有一向说张瑞图为淸代碑学先声未免牵强了。
波尔图博物院所藏张瑞图黑体苏轼《无言亭》诗大轴,为其卓绝中年风格,此视作绫本,纵193.2毫米,横46.5毫米。诗云“殷勤稽首维摩诘,敢问怎么是措施。须臾未终千偈了,向人还道本无言。”张瑞图毕生写过不少苏仙的诗句,名气最大的要数长篇《前赤壁赋》。在艺术创作主张上,更受到苏仙的影响。《果亭墨翰·卷一》中记载:“晋人楷法,平淡玄远,妙处都不在书,非学所可至也……坡公有言:‘吾虽不善书,晓书莫如笔者。苟能通其意,常谓不学可。’假小编数年,撇弃旧学,从不学处求之,或少有近焉耳。”张瑞图的行黑体正是在深得晋人法乳后又拥有“撇弃旧学”立异。
此轴以楷带行、草,既见汉代笔法,又呈小雷风骨,峻逸劲力,其下笔直入平出,起止转折处多不作回锋,平实中暗藏险峻,因其技法精熟,行笔的点子较快,故横、竖笔法控球后卫收笔处不经意的顿挫回腕,笔锋暴露锋芒,平时按毫甚至到了笔肚,以使字形饱满结实。在行笔改变方向处,均以翻折之笔为之,棱角外显而不薄,增强了自然之感。除了线条的韵律和笔法上的露锋转折外,更显虚实的生成。在完全轨道布局上,张瑞图更是匠心独运。将行距加宽,有意显示一种疏朗,洒洒落落、粗细长短、字势的荡逸、字距的疏密构成了张瑞图独特的书风。故而,欣赏此轴却似给人以朗月荡心之感。
张瑞图在小楷《读易诗二首》款中论及上天的启示二年(1622年)他与董其昌的汇合有诸如此类一段记载:“记辛卯都下总会董事玄宰先生,先生谓余曰‘君书小楷甚佳,而人不知求,何也?’”在董其昌看来,张瑞图的小楷水准至少当不在其行小篆之下欤?以静者论,借使以“钟、王”为范式的守旧帖学基准来衡量,张瑞图的行、钟鼓文稍有“一意横撑,少含蓄静穆之意”的害处,只怕,董其昌的迷惑正缘于此。《明史》在论及晚明四家时,虽将多个人并立“同时以善书名者,临邑邢侗、顺天米万钟、晋江张瑞图,时人谓邢、张、米、董”,但又觉得“然多少人者,不逮其昌远吗。”应该说,仅就书法本体而论,说张瑞图不逮董其昌未置可以还是不可以。

      
善画山水,尤工书,以“金刚杵”笔法著称于世。山水骨格苍劲,点染清逸,间作佛像,饶有意趣。论其溯源,则以元为基调,略参宋人,并不幸免唐宋,粗笔方折则类似隋朝。其本性是小品多剪裁宏阔的场景,画面繁琐,结景细碎,勾皴点染,用意精到。于大概略转折处时露圭角;在大幅则多以疏散的笔墨绘近景数株大树,后衬远景以一座山上开合而成,画面结景相比空虚。瑞图画名既高,书名尤著。尤其擅长于钟鼓文,气魄宏大,笔势雄伟。明清秦祖永在《桐荫论画》高云;“瑞图书法奇逸,钟王之外,另辟蹊径。”梁巘在《评书帖》中亦曰:“张二水书,圆处皆作方势,有折无转,于古法一变。”“张瑞图得执笔法,用力劲健,然一意横撑,少含蓄静穆之意,其品不贵。”又云:“小篆初学孙过庭《书谱》,后学东坡《湖心亭》。明季书学竞尚柔媚,瑞图、王铎二家力矫积习,独标气骨,虽未入神,自是不朽。”倪后瞻也说:“其书从二王石(Wangshi)籀文娱体育一变,斩方有折无转,一切圆体皆删削,望之即知为二水,然亦从布局处见之,笔法则未也。”杨守敬《跋张二水前后赤壁赋》云:“顾其流传书法,风骨高骞,与倪鸿宝、梅州斋伯仲。”

明 张瑞图《黑体登楼歌卷》 紫禁城博物院藏

     
张瑞图以书法名闻于世,同时又是壹人可入黑社会的山山水水美术师.瑞图山水画主要法古时候黄公望,参立吴派之间,颇有信誉。张瑞图放归后,因情志郁抑,卒于崇祯十四年。在宦海浮沉的仕场上,张瑞图是牵连在魏党中的”逆案中人”,而在章程上,却是贰个极负著名的书法和绘乐师。董其昌亦写道:”同以书名者,为晋江张瑞图,时称南张北董.”瑞图书法,笔力不凡,行家称为”铁划银钩”。

      
在宗唐宗晋的齐国诗坛,张瑞图敢于在赵吴兴书风的笼罩下,以直率自然的挥运,不拘常规的用笔、大写意的声势表现动荡时期激越躁动的心境,力矫丧气的流弊,那对书艺的上进是有非常大进献的。他所创办的奇逸书风,是自帖学以来从未有过的。一直帖学无论风云变幻,终不出“二王”正道,而他的另辟蹊径则装有晚明浪漫主义狂飙所引发的时期精神,是明末诗坛变革中反叛古板、绝去依傍的2个实例。在她的影响下,其后的黄道周、倪元璐、王铎、傅山等人亦为一代新风所趋,力振摩刻之风,颇能发聋振聩,开启了晚明书坛改革改正的起先。书名与邢侗、米万钟、董其昌齐称,有“邢、张、米、董”或“南张北董”之目。扶桑诗坛亦努力推崇,从江户时代起倭人就因黄蘖的隐元禅师东渡扶桑时带去张的书迹而熟稔其人。

“张瑞图书艺展”是继湖南省博物馆物院“黄道周书艺小说展”后的又1次后周闽籍书法家文章展。此次展出在院藏小说的底子上,还集中了紫禁城博物院、上博、福建省博、福建省博、江西博物院、广东省博、
湖南省博、三明市博物馆、南安市博物馆等十几家收藏书画小说,合共60余件(组)。包罗立轴、手卷、扇面包车型的士多样格局,个中,多以张瑞图的行、燕书文章为主,如《金鼎文登楼歌卷》、《金鼎文杜草堂诗轴》、《甲骨文七绝诗轴》、《燕体七绝诗轴》等。

      
张瑞图书法与邢侗、米万钟、董其昌齐名,当时人称为”邢、张、米、董”.张瑞图还善画,山水效法汉代书法大师黄公望。万历三十五年进士殿试第叁名探花,官至大学士,善画山水,尤工书,与邢侗、米万钟、董其昌并称”明四家”.燕书气魄宏大,笔势雄伟。《评书帖》云:张瑞图得执笔法,用力劲健,然一意横撑,少含蓄静穆之意,其品不贵。明季书学竞尚柔媚,王铎、张瑞图二家,力矫积习,独标气骨,虽未入神,自是不朽.”清梁山献:张二水书,圆处悉作方势,有折无转。

越多书法小说

www.8522.com 5

     
张瑞图,号二水,又号果亭山人,晚年又号白毫庵居士,南齐书法家,辽宁晋江人.以礼部里胥入阁,为李进忠所赏识.其书法初学钟繇、王羲之,后另辟蹊径。他的用笔在晋人书法的使转处,变圆转为方折,有时尖锋下笔,稍带挑荡,兼以结体绵密,在当下书法中是很有风味的,表现出东魏末代想突破受晋帖封锁的一种意向。天启七年召人内阁,因趋附魏完吾,仕至建极殿大学士,服从于魏及其党羽,甚至为魏完吾撰生祠碑,而为士林所不齿.明毅宗继位,治李进忠之阉党,张瑞图被列为逆案,坐听徒为民,声名俱损。近日几百年过去,张瑞图在仕途上的起落沉浮已经被人忘记,唯有因其书艺,使人不忘张瑞图,并乘胜其书艺的不胫而走。

明 张瑞图《张瑞图行书七绝诗轴》 上博藏

www.8522.com,更多书法欣赏

www.8522.com 6

明 张瑞图 《黑体短文立轴》 洛江区博物馆内藏品

张瑞图(1570-1644),字长公、无画,号二水、果亭山人、芥子居士、白毫庵主等。吉林晋江人。万历三十五年廷试一甲第二名中式,授翰林大学编修,历官少詹事兼礼部少保,以礼部御史入阁,晋建极殿大硕士,加少师。

张瑞图以擅书名世,与董(其昌)、邢(侗)、米(万钟)齐名,有“南张北董”之号,兼擅山水,亦工佛像,不过传世绘画创作较少。有《白毫庵集》传世。其书法在“晚明四家”中,用笔最具创造性。楷、行、草三体,均见奇逸峻拔之风,草书气魄尤为雄强恣肆。其晚年深于佛道,书法亦变,于熊楚考烈王恣之中,愈臻纯净洗练,颇有暗契于西楚禅宗之书风。清人梁巘《承晋斋积闻录》曰:“张二水书,圆处悉作方势,有折无转,于古法为一变。”秦祖永《桐阴论画》曰:“瑞图书法奇逸。论者或谓,无所师法,钟、王之外,另辟蹊径。真书如断崖峭壁,大篆如慢性危石,奇恣横生,别具妙味。”近人张宗祥在《书学源流论》亦曾赞其“解散北碑,以为大篆”。

www.8522.com 7

明 张瑞图 《五律诗轴》 福建省博藏

www.8522.com 8

明 张瑞图 《草书杜工部诗轴》 山东省博藏

张瑞图书法的例外之处在于用笔的回旋跳荡和方折紧束,那是张瑞图深悟晋人法度之后又富有升高的结果。其下笔直入平出,起止转折处不作任何回锋顿挫的装裱,加上技巧了解,行笔的速度又火速,给人一种痛快锋利的感到。因为其下笔入纸弹指的飙升取势时以犀利横撑,露出锋芒,转折处折角尤以犀利的“败笔”,打破了书坛的真是金科玉律的藏锋说,突破了笔法上的禁区。

www.8522.com 9

明 张瑞图《钟鼓文五律扇画》

www.8522.com 10

明 张瑞图

张瑞图的校勘书风对当时文明、柔媚甜美书风产生了相当的大冲击,给后者书法家也推动众多启示。在强化书法小说的视觉效果上也作了成功的探赜索隐,对稍晚于他的黄道周、王铎、倪元璐、傅山诸家,客观上起着发蒙开山之功。及至近代的沈曾植、郑孝胥、于右任,当代的潘天寿、陆维钊等均在此负有发挥。乃至东瀛书坛亦努力推崇。从江户时期起倭人就因黄蘖的隐元禅师东渡东瀛时带去张瑞图的书迹而纯熟其人,对日本书坛影响吗大,张瑞图被号称“罗睺”。日人称其书法“气脉一直,独自风格”。不言而喻,张瑞图的影响是10分宏伟和深切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