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青城山图诗并临米帖卷,西魏书法精品展

www.8522.com 1

www.8522.com 2

  书法是中华古板文艺发展中最具有经典标志的民族符号。后周时期,在书法史上得以说是有名气的人辈出、流派纷呈,从明初解缙、“三杨”的台阁体到明中以沈石田、祝京兆为表示吴门书风;从董其昌、陈继儒到晚明王觉斯、张瑞图、傅山、米万钟,再由翁方纲、刘崇如、王文治到金农、何绍基、康长素,那一个球星书风既突显了知识分子的心思与情致,又呈现了书法的继续与突破。新疆省博开首生产二〇一八年第②个人作品展览——“西藏省博藏唐代书法精品展”。

www.8522.com 3

《东坡重一日诗》书法欣赏

行草紫茄诗长卷 414X24.5cm (绝笔。8三周岁书)

  此次展出共展出福建省博馆内藏品北齐书法小说86件(组),分为明初书法、吴门书法、华亭书法、晚明各家、清初书法、帖学高峰、碑学代表人物书法、篆隶复古、皇族书法七个部分,汇聚了后唐关键书法家的经文书法文章,观众能够通过展览周密系统地领悟大顺书法的前行与气象。

​董其昌小像

    董其昌(1555-1636), 字玄宰,号思白,又号香光居士,松江华亭(
今香港松江县)人,官至卢布尔雅那礼部都尉,谥文敏。世称“董香光”、“董文敏”、“董华亭”,在明末以书法和绘画名重海内。
书法欣赏重点行黑体。

附原书题词:董其昌《紫茄诗》行书长卷
作者:不羁
此为董其昌书“紫茄诗”长卷,长414分米、高24.5毫米,清新隽逸、秀美绝伦,然又
不乏老辣,虽不能够说是董氏极品,但也是其优质代表作。此卷文章疏朗闲适,轻歌曼舞,是一
种典型的文人巡抚不计温饱、寄情翰墨的旺盛生活写照。
董其昌(公元1555一1636年),字玄宰,号思白,别号香光居七,华亭人(今法国首都松
明万历十七年(公元l 5 8
9年)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官至礼部太师,谥文敏。他
天才俊逸,善谈名理,少好书法和绘画,临摹真迹,至忘寝食。《明史.艾苑传》载:“同时以
善书名者,临邑邢侗、顺天米万钟、晋江张瑞图,时人谓‘邢张米董’,又曰‘南董北米’,
然多个人者不逮其昌远吗。”此论在今天看来当有商榷之处,若说邢侗、米万钟书法有逊于董其
昌,那明眼人一观便知,但谈到张瑞图“不逮其昌远甚”大概已不确切了。不管是较董其昌前
的徐渭,照旧较其后的张瑞图、黄道周、王铎、倪元璐、傅山,皆为开宗立派的望族,风格
迥异于明丽的董其昌,成就优异。单论相较的张瑞图,侧偏锋用相当致,横撑取势,戛戛独造,
钟、王之外闢一路径,当与董氏抗衡矣。
“吾学书,在十8虚岁时,初级师范高校颜平原《多宝塔》,又改学虞永兴,以为唐书不如晋、魏,
遂仿《黄庭经》及钟元常《宣示表》、《力命表》、《还示帖》、《丙舍帖》凡三年,自
谓逼古,不复以文徵仲、祝希哲置之眼角。乃于书法家之神理实未有入处,徒守格辙而。比游惠州,得尽睹项子京家藏真迹,又见右军《官奴帖》于临安,方悟从前妄自标许,自此渐有小
得。……今将二十七年,犹作随波逐浪,书法家翰墨小道,其难如是。”那段自述不仅标志了她
的学书方向、轨迹,而很重庆大学地表达了她志高气扬收藏家项子京府中获睹辽朝书法真迹后眼界大开、
学书大进的事实。古人学艺不如大家以后照制印刷术如此蓬勃,出版图书众多、能够相比优
劣,他们能观望四个史前法帖拓本(大概照旧漫漶走样的)已经很科学了,何况依然纸精墨良
的真迹或是摹本,那对于开发视野、进步门槛手艺是怎么的基本点!此后董其昌又博涉李邕、徐
浩、柳公权、杨凝式、苏仙、米颠等前贤的笔意,坚定不移、研精入微,终于自成一家,开
创了秀润疏宕、隽逸清新的董派风貌。
董其昌书法一生追求清淡、讲究用笔,又云:“余书与赵文敏较,各有短长。行间茂密,
千字一同,吾不如赵。若临仿历代,赵得其十一,吾得其十七。又赵书因熟得俗态,吾书因
生得秀色,往往率意,当作者作意,赵书也输一筹,第作意者少耳。”此段话中董其昌自矜他临
摹武术了得,从大气共处的小说来看,虽未如她自夸的高不可攀,却也是精深的。董其昌官高
权重,家庭富有,历代书法和绘画庋藏甚夥,经他眼的也多,有增无已,鉴赏能力自卓殊人能够企及。
他临仿颜鲁公、米元章之作,功力深厚,既有原意、又存己意,精神完备,神采逼人,实为
难得的佳作,并且她于此两家也收益最多,能够说是她的书学脊梁。
清初君主俱喜董其昌书法,以至好事者争相追捧、效法,遂风靡全国。清内廷也入藏其作品,市场价格日益看涨,贵为名品矣。
此卷《紫茄诗》行书长卷,董其昌落款纪年为“庚申五月望”,也即明崇祯九年(公元
1636年),董其昌已8二周岁高龄,并于这一年的十4月份长逝。所以此卷书作实为董其昌之绝
笔,弥足尊崇。
此卷书法由今人谢稚柳先生题卷首、杨仁恺先生作跋,是为猛虎添翼。

“沧澜江省博藏西晋书法精品展”

“梁溪大捷——杭州博物院开放十周年特别展览会”这个天正在成都博物院举行,所展藏品虽不是杭州博物馆全部家当,但件件可谓精品。个中,有一件董其昌的书法文章《题嵩山图诗并临米帖卷》(旧称《杂书卷》)尤其醒目。全卷潇洒流畅的书体呈现了董氏晚年的“人书俱老”;特殊的纸张、流传有绪的窖藏传说更充实了《题花果山图诗并临米帖卷》的神话色彩。

   
董其昌学书道路是丰富困难的,起因是在测验时书法倒霉,遂发愤用功自成有名的人。那在他的《画禅室小说》有所记述,当中还自述学书经过:“初师颜平原《多宝塔》,又改学虞永兴,以为唐书不如晋魏,遂仿《黄庭经》及钟元常《宣示表》、《力命表》、《还示帖》、《舍丙帖》,凡三年,自谓逼古,…比游福州,得尽睹项子京家藏真迹,又见右军《官奴帖》于益州,方悟此前妄自标评。”综上可得,他对此西晋知有名气的人员真迹是当真临摹的,在用笔用墨和结体布局方面,能融会贯通各家之长。以古为师,以古为法,他的书法成就一方面得力于自个儿节约努力,善于浓厚地悟通、反省,另一方面也不可能忽视其与大收藏家项元汴的往来,得以饱览许多字画真迹。书法至董其昌,能够说是集古法之大成,“
六体”和“八法”在他手头无所不精,在当下已“名闻国外,尺素短札,流布人间,争购宝之。”(《明史·文苑传》)。董其昌在仕途上的畅通,不是金朝前几个人书法家所能比拟的。到了东晋,清圣祖又倍加尊崇、偏爱,甚而亲临手摹董书,常列于座右,晨夕观赏。西汉盛名书法家王文治《论书绝句》曾赞曰:“书法家神品董华亭,楮墨空元透性灵。
除却平原俱避席,同时何必说张邢。”近日士子皆学董其昌的妍美、软媚,清初的诗坛为董其昌笼罩,书风日下,实在是书坛的优伤。对董其昌的批评者也很多,包世臣、康长素最为小幅。康祖诒《广艺舟双楫》云:“香光虽负盛名,然如休粮道士,神气寒俭。若遇上卿整顿军队厉武,壁垒最高,旌旗变色者,必裹足不敢下山矣。”

  书法,不仅是汉字的书写,而且也是一门艺术;发展至隋朝暂且,异彩纷呈。北齐是帖学书法的集大成时代,初期出现的“台阁体”;先前时代以文衡山、祝枝山、桃花庵主等表示吴门书法的隆起,并与由董其昌、陈继儒等引领的华亭书法竞相辉映;晚明由张瑞图、倪元璐等形成的变革书风突破了观念书法方式。王铎、傅山的书法更是一级绝伦。

董其昌(1555—1636),字玄宰,号思白,别署香光居士,松江府(今香港松江)人。万历十七年(1589)进士,崇祯时官至礼部左徒,谥文敏。

   
他的书法以行燕书造诣最高,燕书以“二王”为宗,又得力于颜真卿、米洛阳、杨凝式诸家,赵吴兴的书风也或多或少的震慑到她的写作。行草植根于颜真卿《争位子》和《祭侄稿》,并有怀素的圆劲和米颠的风骚。用笔精到,能一向维持正锋,文章中很少有偃笔、拙滞之笔;用墨也卓殊正视,枯湿浓淡,尽得其妙;风格萧散自然,古雅平和,或与他整性情格和易,参悟禅理有关。许多小说行中带草,左图那幅小说用笔有颜真卿率真之意,体势有米颠的侧欹,而布局得杨凝式的赏月舒朗,神采风采似赵集贤,轻捷自如而风华自足。董其昌对友好的楷体,尤其是小楷也一定自负。

明 解缙 《行钟鼓文跋元人急就篇卷》局地

在炎黄色小说画史上,董其昌是一人旗帜式的人选。他以在书法、绘画、理论及鉴赏诸天地中的极高造诣,在明代书法和绘画艺术史上树起来了一面众望所归的大旗。他的书风和画风不仅在明末清初改成画坛的不二法门典范,而且在有清三百余年中一贯被当成艺坛圭臬。他的“南北宗论”,对以后的中夏族民共和国书法和绘画创作和辩论商讨发生了赫赫的熏陶。经他鉴定、品评和题跋过的图案名迹、法书碑帖难以数计,其字体卓殊、风格分明的“董题”,非但可资考据,且为那一个传世名迹更添神采。

    
董其昌学识渊博,驾驭禅理,是壹位集大成的书法和绘美术师,在中原美术史上独具一定的地位,其《画禅室小说》是研商中华夏族民共和国艺术史的一部极其主要的编著。

  东晋书法在中期以前,帖学书法占据主导地位,使唐宋的话的思想意识帖学得以不绝。而皇家对董其昌的书法是推崇备至的,特别是清圣祖太岁。其余,形成了为王室办公所用的“馆阁体”书法,风格皆“黑、厚、圆、光”,千人一边,单调呆板。在前期之后碑派书法渐渐繁盛,从而扭转了观念帖学书派的模仿范围和审美取向,为南陈书法开辟了一片更为常见的提高领域。

东莞博物院所藏董其昌《题大茂山图诗并临米帖卷》(旧称《杂书卷》),全长488.5毫米,纵37毫米,大篆,计79行,未经宣布。较之其余传世董书,该卷有以下多少个天性,试杂评之。

更多书法欣赏

明 吴宽、唐伯虎、王宠 合书扇面小说

www.8522.com ,一 流传有绪

  据澎湃新闻记者了然到,本次展览有三大亮点,一是“吴门”
与“华亭”的书法风格的认识与比对;二是“碑学书法”的再认识;三是有目共睹的“皇家墨翰”。

该卷乃董其昌为同僚“圣棐相国”所书,卷尾“圣棐左相国得高丽镜光纸请书新诗”已言明。卷中“文起阁印”、“双白”、“一字圣棐”等印,为藏者圣棐相国用印(同样的印章也出现在圣棐相国所藏的另一幅董其昌小说《秋山图》上),此后是卷转入清宫,并被编入《石渠宝笈·续编》。手卷前后共钤清高宗藏印七方及“清仁宗御览之宝”、“宣统帝御览之宝”印各一方。伪满时代,该卷随同大批判清宫文物被爱新觉罗·溥仪携往南宁。那批清宫旧藏除了在东南解放时为解放军抢救了一小部11分,大都流散出来,自西南而至全国各州。藏于私人者,多秘而不宣;尚有因利所趋,流失国外者,不在少数;甚至还有部分,竟遭水火兵蠹之灾,难以复原。该《题武当山图诗并临米帖卷》则绝对幸运地为时在西南工作的沈阳籍藏家薛满生所购买,并于一九八一年入藏成都博物馆(现为上海博物院)。同时入藏的还有董其昌《岩居图》卷,朱元璋朱元璋《手谕》卷等清宫旧藏。在这个书法和绘画上,除了钤有清宫收藏印外,还都钤有薛满生收藏印多方。

题青城山图诗并临米帖卷,西魏书法精品展。明 白石翁 《小篆跋陆务观自书诗卷》(局地1)

就此,《题恒山图诗并临米帖卷》的继承经历不难而清晰,自原藏家圣棐相国而至清宫内府又至薛处,那种简易的递传最大程度地保存了小说的完整度。《题龙虎山图诗并临米帖卷》入藏广州博物院时,与董其昌的《岩居图卷》并放置一皮箱内,箱外有薛满生“知过堂”红印。而上款人圣棐所钤“文起阁印”、“双白”、“一字圣棐”均为骑缝印,且印面完整,故可证装裱所用花绫系西晋原物。

明 玉田生 《陶文跋陆务观自书诗卷》(局地2)

至于第3人藏家圣棐相国,其人虽尚难查证,但董其昌赠圣棐相国,或曾为圣棐相国收藏过的书法和绘画小说,则近日所知即有四件。除本卷外,一件为佳士得二〇〇三年6月东方之珠拍卖聚会场馆拍董其昌燕书《别赋》、《舞鹤赋》合写册页22开。此件文章用西晋藏经纸,每页有乌丝栏,钤辽朝藏经印六方“兴国福寿转轮经典”(7回),石籀文江淹《别赋》、鲍照《舞鹤赋》。据董氏自跋,书于丁未年(1611年)七月,甲子年(1625年)为圣棐丈重题。那件小说一样为清宫旧藏,并曾入编《石渠宝笈·续编》。一件为贰零零肆年北京敬华拍卖集团处理的董其昌《秋山图》画作,此件为董其昌1616年(万历四十四年己酉)1十月为金玉检所作。1625年(天启五年戊申),金玉检转赠给了圣棐相国,圣棐大喜之下又向董其昌索题,董氏见佳作得其所归,遂复题之。《秋山图》所用绢料也卓然有异它取用董其昌自制的麦芽黄绢本。据载,董氏即为一代书法和绘画大家,其墨宝所用绢、纸均极精心,曾自制麦芽黄绢用于一生得意之作。此画曾为近代大收藏家虚斋庞莱臣收藏,并收入《虚斋名画续录》卷二。其余一件为1623年(壬午)3月廿二十八日,董其昌为圣棐所题《山水册》。上述四件文章在《董其昌年谱》中都有记载,也都堪称董氏精品,可知圣棐与董其昌在1623年至1632年(《题龙虎山图诗并临米帖卷》作于1632年)的十年间,有着相比接近的走动;而圣棐则是3个极为精鉴之人,对于字画有着石破惊天的趣味,个中就归纳董氏小说。

明 玉田生 《陶文跋陆务观自书诗卷》(局地3)

其它值得一提的是,在《题华山图诗并临米帖卷》的卷末最下角,有一方九字朱文藏印:“容若玉红草堂书法和绘画记”,其钤印地方和古老的印色均展现,那是一方较为早期的收藏印。考字“容若”而盛名于时者,或为清初盛名诗人纳兰成德。

  “吴门书法”与“华亭书法”

二 用纸独特

  “吴门”和“华亭”是明清书法发展最重点多个地区,也是西晋书法最辉煌的八个时期。由此,这一部分将“吴门书法”和“华亭书法”分别作为五个单元并列展出,大家能够友善体会通晓它们分其他书法风格。展览中得以见到白石翁的“黄黄山谷”体、祝枝山的狂放潇洒、鲁国唐生的秀润规矩、王宠的魏晋风骨,也能够领略到董其昌的风骚似游龙在天、陈继儒的雄浑如猛士舞剑。

该卷书于高丽镜光纸上,由四段纸接成,卷首、卷尾有森林绿的“朝鲜天子之印”朱砂大印。其它纸面上还有发丝粗细的“朝鲜圣上李倧言天启六年七月十三20日······”等字样,前后分三段。其剧情为朝鲜天子给南陈天启太岁的一段表文,言及天启六年四月十二十六日西汉派正使姜曰广出使朝鲜,赐“彩币文锦”。朝鲜圣上率王妃及一国臣民,感谢之余,随表奉进各色细布、麻布、花布及三七等物若干。表尾落款天启六年闰三月闰十2130日,距姜曰广出使朝鲜仅15日。

明 董其昌《燕书张曼倩答客难并自书诗卷 》  (局地1)

那张高丽纸确实纸质坚紧细密,没有明确性帘纹,不愧镜光之称。表文字体为雅致圆润的正楷,细如发丝,墨色雅淡,如不细观大致难以察觉,从字形及行间排列而论,或许为铜版活字印刷。但也有专家认为笔画有锋,可能为特制小笔所书。

明 董其昌《黑体东方朔答客难并自书诗卷 》  (局地2)

天启六年为1626年,当时统治的朝鲜太岁为仁祖李倧(1626—1649在位)。极为巧合的是,同年,爱新觉罗·皇太极在马普托接二连三汗位,辽朝势力日益崛起,但朝鲜照旧公开辅助西魏,认为“天朝(明)之于小编国,犹父母之于子女也”。纸上表文中朝鲜天王对明称臣,既有贡物,语气又备极恭敬,可为明证。故虽一纸之微,有时亦能一证实际,那大概又不止书法和绘画鉴定之道以外了。

明 董其昌《大篆张曼倩答客难并自书诗卷 》  (局地3)

高丽镜光纸北齐即有名于时,并为当时书法家所宝爱。将其为观念特产,历年进贡,大约已成定例。董其昌特好用之。此纸既属贡品,圣棐相国想来亦得之不易,故郑重其事地请董其昌写,且点名要“请书新诗”,如此名纸、妙墨、新诗则称得上是三绝了。而董氏也是本性中人,除了尽大概地照办,在卷首尾书自作诗外,又在手卷中段因“适有持宋榻米元章帖见视者,为临数十行”。米元章为董氏毕生所爱,宋榻可宝,见之心喜,不免技痒,不自觉便要为临数十行真是典型的音乐大师性子。三绝之外,更成四美。

  吴门书法在前,华亭书法发展在后,它们之间既有继承也有开拓进取。为晚明书风做了五个理想的映衬与积淀。同时,也潜移默化了有清以来皇家正统的书法风尚。

三 字体风格分明

清 傅山 《行草龙王社鼓诗轴》

董其昌殁于1636年,享年8壹周岁。《题衡山图诗并临米帖卷》书于1632年,时年董其昌捌10周岁。此作为其最年长创作之一,也是她风格极明显、人书俱老的佳作。

清 王铎 《奉别》草书轴

有关董其昌的书风与师承,董氏在其《画禅室小说》中说:“吾学书在十10虚岁时······初级师范高校颜平原《多宝塔》,又改学虞永兴,以为唐书不如魏晋,遂访《黄庭经》及钟元常《宣示表》、《力命表》、《还示帖》、《丙舍帖》。凡三年,自谓逼古不复以文徵仲、祝希哲置之眼角。乃于书法家之神理,实未有入处,徒守格辙耳。比游中山,得尽睹项子京家藏真迹,又见右军《官奴帖》于钱塘,方悟在此之前妄自标许······自此渐有小得。”那段小述概括地道出了董书的起点与经验,由颜真卿而虞世南而王羲之、钟繇,由中唐而初唐而晋、魏,算得上是书学之正途;由“自谓通古,不复以文徵仲、祝希哲置之眼角”到“方悟从前妄自标许,自此渐有小得”。前倨而后恭的态势体现出董氏随着学养日深、眼界日广,对前人名迹的驾驭慢慢深远,对自家书学境界的渴求日益增强,炉火纯青后的谦逊替代了少年得志时的疏狂。

  离不开帖学守旧的“碑学书法”

密切阅读《画禅室小说》,就会发觉董氏的那段自述并不曾完善地讲述出她协调的学书经历。他有“学宋人,乃得其解处”的历程,又遍临过杨少师、褚河南、柳诚悬、赵松雪等人的创作,对文作璧、祝京兆也有深入的通晓,能够说,除了篆、隶基本未涉嫌外,董其昌对于明前期以上历代最优异的书法家的法书、名帖都有差别水平的读书、领会与商讨。除了临写极多的钟繇、王羲之诸帖以及颜真卿、米颠书法外,怀素的黑体,李巴伦支海、徐季海书法之异势,柳公权用笔之古淡,杨凝式书法之骞翥简淡。乃至于德祐帝书体,都在董书中留下了麻烦磨灭的划痕。而对米颠的爱护与崇敬,是贯其毕生的,以至于《明史》称他:“始以米曲靖为宗,后自成一家”,所以大家也不难想象他缘何见到一本宋榻米帖就要临写一段了。能够说,既能熔铸古今,又能食古而化,方才形成了明天总的来说独具风范的董书。

  汉代书法部分,展览安排了“碑派代表人物书法”这一单元。为啥起那一个称号呢?因为在我们超越十一分之多人心目中,碑派代表人物所写的书法便是碑派书法。但历史的实在意况却不是如此,在碑派发展最初、早先时期,碑派代表职员都以从帖学入手,他们的书法实践活动也未尝离开帖学古板范畴,只是她们的审美标准和学书取舍标准发生了一些变迁,从而影响了前期碑派书法。正是说碑学书法发展是一个进度,开始并从未偏离帖学古板,后来凭借成熟的帖学书法理论和技法发展成3个崭新的书法系列。但是碑学始终不曾进去教育系统个中,所以直接没有取代帖学而独霸书史。

《题衡山图诗并临米帖卷》连落款共计79行,前34行与末24表现楷书自作书,行钟鼓文娱体育,中间21行临宋榻米南宫尺牍三通,自首至尾,用笔精审不苟,不过一味维持着董书风小姑萧散、飘逸不群的表征。中段的临米,固然字体结构肖似,二位书法最后也都从晋人悟出,但米书劲健,董书简淡,就像是一套拳法以区其他内力使出,那大约不光是一代风格之差距,也源于个人气质有所之分化了。

清 刘罗锅《小篆节书苏东坡远景楼记轴》

姜绍书《无声诗史》卷四称董其昌“年近大耄,犹手不释卷,灯下读蝇头书,写蝇头字。盖化学工业在手,烟云供养,故神明不衰乃尔······”董其昌在书《题黄山图诗并临米帖卷》时,董氏已届七十八高寿,但字里行间,气韵流动自如,用笔松而不懈,笔墨坚凝而不迟缓,从中我们备感不出丝毫的苍迈老钝,只认为其活力弥漫、风婆婆潇洒处一如壮年,足证姜氏所言棐虚。将此卷同上博所藏《陶文临帖册》(作于1635年)作一比较,二者非但结体。用笔绝类,其旺盛、气韵也如出一辙,堪称董氏晚年黑体作品之双璧。

清 王文治 《山晚烟栖树》五言诗轴

(本文原标题为《董其昌《杂书卷卷》散论》)

清 王澍 燕书《酒德颂册》(局地)

  不敢问津的“皇族书法”小说

  在西楚有的,展览第①回将“皇族书法”单独列项支出出来。未来的辽朝书法展并未垂青过皇族书法在西魏书法史上的首要地方。君王及皇族们具有一级的职分,那种职务不仅反映在政治上,他们的审美和提倡对于八个朝野的熏陶也是巨大的,无可取代的。台湾省博藏南宋皇家的书法和绘画小说数量和材料皆可观,这一次展出采用当中某个,让观者从中管窥皇族书法的魔力和特色。

清 爱新觉罗·雍正 《御制序册》

  据悉,这次展出将持续至二零一八年3月十217日。

展览现场

  “ 辽宁省博藏明朝书法精品展”展品清单

  明代

  第壹单元:明初书法

  明 宋濂  燕体跋欧阳文忠行草诗文稿卷

  明 刘基 燕书跋元人饮马图卷

  明 姚广孝 小篆跋王蒙太哈密图卷

  明 宋广 金鼎文临怀素自叙帖卷

  明 王绂 草书金刚经卷

  明 解缙 行大篆跋元人急就篇卷

  明 程南云 燕书千字文册

  第壹单元:吴门书法

  明 玉田生 行草跋陆务观自书诗卷

  明 沈启南 黑体千人石夜游诗卷

  明 李范庵 燕书大石联句诗册

  明 吴宽 陶文游洞庭联句诗册

  明 祝京兆 石籀文后赤壁赋残卷

  明 祝京兆 陶文东坡记游卷

  明 文徴明 甲骨文西苑诗卷

  明 桃花庵主 甲骨文玉田生落花诗卷

  明 吴宽、唐伯虎、王宠合书扇面

  明 陈淳 小篆杜子美诗卷

  明 蔡羽 书札册页

  明 王宠 宋体自书诗册

  明 王宠 大篆七言扇面

  明 文彭 甲骨文雪赋册

  明 文嘉 草书后赤壁赋卷

  明 星期一球 燕书入歙溪诗卷

  明 王樨登 陶文韩吏部诗卷

  第①单元:华亭书法

  明 莫是龙 临杂帖卷

  明 莫是龙 宋体诗札卷

  明 董其昌 行书自诰身卷

  明 董其昌 石籀文黄鲁直跋语卷

  明 董其昌 钟鼓文七律诗卷

  明 董其昌 草书东方朔答客难并自书诗卷

  明 陈继儒 燕体寿斗悬诗轴

  明 陈继儒 大篆寿吴季常六十叙卷

  第陆单元:晚明各家

  明 邢侗 宋体临王羲之帖轴

  明 赵宧光 大篆四箴册

  明 米万钟 燕体七言诗卷

  明 张瑞图 钟鼓文孟驻马店诗轴

  明 张瑞图 燕体自书诗轴

  明 张瑞图 大篆王维诗轴

  明 黄道周 大篆进神宗实录诗轴

  明 倪元璐 行行书五言诗轴

  清代

  第陆单元:清初书法

  清 王铎 甲骨文临广孝皇帝帖轴

  清 王铎 草书轴

  清 傅山 钟鼓文浦台诗轴

  清 傅山 甲骨文临王羲之帖轴

  清 査士标 临米呼和浩特帖轴

  清 笪重光 金鼎文唐水龟蒙诗轴

  清 沈荃 金鼎文温肾助阳册

  清 姜宸英 小篆诗抄册

  清 汪士鈜 陶文册页

  第五单元:帖学高峰

  清 张照 行书轴

  清 张照 小篆贞观政要屏

  清 郑燮 行书轴

  清 郑燮 宋体诗轴

  清 刘石庵 楷体节书苏文忠远景楼记轴

  清 梁同书 行草晦翁四时读书歌屏

  清 王文治 黑体游春词轴

  清 王文治 临米南宫帖轴

  清 翁方纲 临米洛阳帖轴

  第九单元:碑学代表职员书法

  清 阮元 临王羲之太常司州帖轴

  清 包世臣 宋体苏文忠养生论屏

  清 包世臣 临王羲之帖轴

  清 何绍基 草书八言联

  清 何绍基 行书轴

  清 赵之谦 石籀文法和绘画史论轴

  清 康南海 草书七言联

  清 康有为 行书轴

  第九单元:篆隶复古

  清 郑簠 陶文陶渊明时运诗轴

  清 郑簠草书轴

  清 朱彝尊 钟鼓文五言联

  清 金农 楷书七言联

  清 伊秉绶 临郙阁颂轴

  清 钱坫 金鼎文谢朓王孙游诗句轴

  清 洪亮吉 甲骨文十言联

  清 吴大澂 隶书七言联

  清 王澍 行书刘伶酒德颂册

  清 孙星衍 篆书册

  第捌单元:皇族书法

  清 爱新觉罗·玄烨 临董其昌天马赋卷

  清 爱新觉罗·雍正 宋体御制序册

  清 爱新觉罗·弘历 甲骨文四得续论卷

  清 永瑢 陶文避暑山庄诗扇面

  清 弘旿 金鼎文扇面

  清 永瑆 燕书秋花诗卷

  清 清仁宗 大篆大署日感赋诗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