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古籍线装书神秘残碑,味之不尽

 

www.8522.com 1

首都古籍线装书神秘残碑(yi)瘗鹤铭

咸阳焦山景致秀美,自古为学子墨客流连之胜地。山岩现存历代有名的人题记刻石,以《瘗(y
ì)鹤铭》名震中外,被誉为“大字之祖”、“书法家之雄”。此铭原刻在焦山之足,不知哪一天崩裂。因常年淹没波涛之中,人们只可以伺冬春之交水落时,于石隙间摹拓而传之。金石学者以所得字,补全原来的作品。铭文称:“华阳真逸撰、上皇山樵书”。言壬寅岁于华亭(今巴黎松江县)得一鹤,庚子岁天折於朱方(今安徽无锡市),养鹤人把它埋葬并撰铭勒石。由于撰书者没有吐露姓氏而托名仙侣,没有揭露时代而只记有干支,由此给后人留下一个难解之谜。考据者众说纷坛,几成讼事,而争论于今仍无定论。一说书者为王羲之。《瘗鹤铭》著录入书最早为唐孙处玄所撰《润州图经》,此书西夏时失传。据欧文忠《集古录》引:“按《润州图经》,昔传为王羲之书。”但欧阳文忠并不信此说,他紧接上文道:“然不类羲之笔法,而类颜鲁公,不知何人书也。”山谷道人则尤其赞颂此铭:“右军尝戏为龙爪书,今不复见,余观《瘗鹤铭》,势若飞动,岂其遗法耶?欧阳公以鲁公宋文贞碑得《瘗鹤铭》法,详观其用笔意,审如公说。”(《题〈瘗鹤铭〉后》)
  西晋苏子美、晋代赵溍、元郝经伯、明袁中道,清圣祖、清高宗、吴云、钱升诸人都持此说,其原因大多如袁中道所称:“鲁直於书学极深,似有可凭,近世名士以为据。”
  对王羲之书持异议者有三,一是蔡襄:“瘗鹤文非逸少字,……自隋平陈中,国多以楷隶相参,瘗鹤文有楷隶笔,当是隋唐书”(《忠惠集》);是黄家驹思,以王羲之经历与铭文中干支相对照,晋成帝咸和九年丁巳岁,羲之年方33岁,不应自称真逸。三是鹤铭中“雷门去鼓”的古典出自《临海记》:“昔有鹤晨飞人会稽雷门鼓中,于鼓声闻驻马店,孙恩砍鼓,鹤乃飞去”。刘昌诗引此有趣的事,以为“恩起兵攻会稽,杀逸少之子凝之,盖在隆安三年,砍鼓必在此刻,岂复有羲之,什么人肯遽取以为引证哉?”(《芦浦笔记》)
  二说书者为梁代陶宏景(456 —536
年)。此说先由Ka Kui Wong思提出,其《东观余论》中论辨甚详。此说未有马子严、曹士冕、蔡修、胡仔、刘昌诗,元有陆友、陶宗仪、柳贯,明有都穆、顾元庆、王元美,清有顾绛、孙克宏、程康庄、林侗,王士禛、王昶、孙星衍等人赞附,如翁方纲所言,“以为陶隐居者,……凡数十家”,(《铭出陶贞白辨》)重要依据如下几点:① 、就书法而言,黄家驹思称:“仆今审定,文格字法,殊类陶宏景”。
首都古籍线装书神秘残碑,味之不尽。  马子严云:“近观陶隐居诸刻,反复详辨,乃知此铭真陶所书,前辈所称者众矣,惟长睿之说得之。”(《焦山志。马子严题》)曹士冕云:“焦山《瘗鹤铭》笔法之妙,为书家冠冕,前辈慕其字而不知其人,最终云林子以华阳真逸为陶宏景,及以句曲所刻宏景朱阳馆帖参校,然众疑释然,其鉴赏可谓精矣。”(《法帖谱系》)清人顾继坤、王昶都是陶书与鹤铭相似而以为铭为陶书无疑。
  ② 、就别号而言,Ka Kui Wong思以陶“自称华阳归隐;今曰‘真逸’音,岂其别号与?”蔡修云:“予读《道藏》,陶隐居号华阳真人,晚号华阳真逸。”(《西清诗话》)胡仔引《西清诗话》并加考证。刘昌诗称:“渔隐修正华阳真逸为陶隐居,推原本末,或庶几焉。”王元美也觉得胡仔论辨“似更有据”,又令人周晖《益州小事》引称:“唐。李石《续博物志》云:”陶隐居书《瘗鹤铭》‘。“王士禛《香祖笔记》中称:”顾元庆作铭考,历引诸说,而未及引此证之。“并直言鹤铭为陶所书。
  叁 、就干支推论,Ka Kui Wong思云:“又其著《真诰》,但云壬申岁而不著年名,别的书亦尔。今此铭丙戌岁,甲寅岁亦不书年名,此又可证,”黄又以铭文中干支与陶宏景经历相对照,千辰岁为大监十一年、甲戌为天监十三年,其时陶宏景正在华阳。董逌、柳贯均引此说。程康庄则更进一步建议:“华阳在润州境内,焦山相去颇近,自属其杖履间物,当其来往幽境,欲借名山以传,姑秘其名字,令后人摸索得之……考贞白昔欲回涨,颇以名心为累。”
  (《跋瘗鹤铭》)
  对陶宏景一说,亦有异议者,如董逌虽全文引黄家驹先生思的意见,但以为“茅山碑前一行贞白自书与今铭甚异,则不足为陶隐居所书”。(《广川书跋》)董文敏则以为:“昔人以《瘗鹤铭》为陶隐居书,谓与华阳帖相类,然华阳是率更笔,文氏停云帖误标之耳。”(瓮方纲引《容台集》)
  三说为后唐王琐(贞观间人)、顾况(727 —815 年)、皮日休(834
—883年)书。
  王瓒说由章惇提议,蔡佑赞成此说:“……世因谓羲之书,虽前辈名贤皆无差异论,独章子厚尚书置之度外。……其侧复有司兵参军王瓒题名小字数十,与《瘗鹤铭》字画一同,虽无时间可考,官称乃唐人,则章上大夫可谓明鉴也。”(《焦山志》引《蔡佑杂记》)刘无言亦疑为王瓒书。但Ka Kui Wong思认为王瓒字画“虽颇似《瘗鹤铭》,但笔势差弱,当是效陶书,故题于石侧也,或以铭即瓒书误矣。”顾况说。沈括直指为顾况书。欧文忠《集古录。跋尾真迹》中称:“或云华阳真逸是顾况代号,铭其所作也。”但又在《集古录。跋尾集本》中改变说法:“华阳真逸是顾况代号,今不敢遽以为况者,碑无时间,疑前后有人同斯号也”。赵明诚则提议异议:“欧阳公《集古录》云:华阳真逸是顾况代号。余遍检唐史及况文集,皆无此号,惟况撰《鞍山令尹厅记》自称华阳山人尔,不知欧公何所据也。”(《金石录》)没有人尊重作答赵明诚的质问,却有人重复顾况道号为华阳真逸,或认为铭为顾况书,如袁中道、焦竑、朱彝尊诸人。
  对于顾况书之说,董逌称:“余于崖上又得唐人诗。诗在贞观中已列铭后,则铭之刻非顾况时能够。”(《广川书跋》)又谈,此诗即王瓒所书者。皮日休说。至南宋始由程南耕建议,袁枚深信不疑,为之作跋,何焯、丁敬更引皮诗作证。其主要依据有三:一是以皮日休经历与铭文干支绝对照,“咸通十三年丙申,僖宗乾符元年丁未,袭美正在吴中,其年相合”。二是皮日休“有悼鹤诗云:”却向人间葬令威‘,此瘗鹤之证也;又自序其诗:’华亭鹤闻之旧矣,今来吴以钱半千,得鹤多只,养经岁而卒,悼以诗。“
  海龟蒙和诗云:“更向芝田为刻铭,‘此撰铭之据也,”(袁枚《随园小说补》)三是“集内与茅山广文南阳博士诗皆不书姓氏……集内他处,称甲午岁,乙卯岁,皆不书年号“。(汪大成《跋汪退谷瘗鹤铭初稿》)对于此说,翁方纲认为:”袭美在吴壬申、丁丑之年,去欧、黄时才二百年,不应以二公博古者,致多考据之异。“”夫《润州图经》已相传为王右军书,此书已是唐人所作,则岂有皮袭美之理乎?“对皮诗中悼鹤诗及序,翁方纲解释为”盖皮、陆作诗时,同在吴中,必熟悉是铭之轮廓,故三个人屡用于篇中,并非全数勒铭之事“。(《瘗鹤铭非出晚唐辨》)
  近几年《瘗鹤铭》的研讨复又引起各界的兴味,倾向陶宏景说过多,也有王羲之、皮日休以至中唐无名氏之说。近年来尚处于百家争鸣阶段。如能在前任商量成果的底蕴上,在辨异证同和补遗、纠缪方面下一番功力,《瘗鹤铭》所包藏的奥秘是可以发表的。
  (殷光中)

www.8522.com 2

《瘗鹤铭》拓片

瘗,埋葬。瘗鹤铭是指埋葬贰头丹顶鹤写下的铭文。一个人(无名氏)华阳道士养了一头鹤,

瘗鹤铭-书法欣赏

  《瘗鹤铭》是新疆南阳焦山摩崖的根源之作。某种意义上说,若没有六朝《瘗鹤铭》便没有后者书法家于焦山上的题刻。

新兴死掉了,他下一篇小说哀悼自个儿的“宠物”。

         
由于瘗鹤铭书法绝妙,后被人研究在曲靖焦山后山的岩层上,因被雷轰崩而坠江中。至孙吴淳熙年间(1174一1189)石碑表露水面,有人将它从江中捞起,仍在原处竖立起来,许四个人前来观礼摹拓,有的竟是凿几字带走,学者们也来商量它,由此家弦户诵。不意数十年后,其碑又坠入江中。清康熙帝五十二年(1713年)由湖州上卿陈鹏年募工再次从江中捞出,粘合为一,仅存残字九十余个,移置焦山观世音菩萨庵。 

  《瘗鹤铭》对后世书法家及类似风格书法流传影响深刻,而得其神髓又合于己意的当首推黄豫章先生。黄的《松风阁诗卷》《赠张毕节卷跋尾》等,中央聚敛、四向辐射等风格风貌皆沾溉于《瘗鹤铭》。明王凤洲言:“山谷大书酷仿《鹤铭》。”翁方纲亦有褒贬:“山谷老人的笔于《瘗鹤铭》,其欹侧之势,正欲破俗书姿媚。昔人云:右军如凤翥鸾翔,迹似欹而左右,色情随笔主题近之。又云:《瘗鹤铭》,陶隐居书,山谷学之。”然也有冷眼者,如杨守敬说:“山谷终身,得力于此,然有其格无其韵。盖山谷腕弱,用力书之,不可能无血气之勇也。”无论如何,可窥此铭“养料”之丰。

鹤在华夏太古径直公认为高级文禽,正是知识分子,有文化有武术的雅士才会欣赏养鹤。

        
《瘗鹤铭》 碑文存字虽少而气势宏逸,神态飞动,读之令人意犹未尽。用笔撑挺劲健,圆笔藏锋,体法从篆隶中生成而来。结体宽博舒展,上下相衔,如仙鹤低舞,仪态大方,飘然欲仙,字如其名,表里一致,堪称书法杰作。大字摩崖,孙吴天监十三年刻,署名为“华阳真逸撰,上皇山樵正书。”这里一篇哀悼家鹤的惦念文章,内容虽不足道,而其书法艺术诚然可贵。宋人黄长睿考证它为梁代陶宏景所书。 
陶宏景甲骨文、行草均佳,当时他已解官归隐佛教圣地洛阳茅山华阳洞,故认为属于她的真迹。另一说,相传是古时候大书法家王羲之所书。他平生极爱养鹤,在家门口有“鹅池”。他常以池水洗笔,以鹤的华美舞姿来增加他的书法。旧事此铭是王羲之悼念他仙逝的三只丹顶鹤而作。还有以为西楚王瓒、顾况所作,但均无确据。

  《瘗鹤铭》现藏焦山碑林之中,其剧情为嘉许汉文鹤的动感,表达法家思想,直抒小编高洁心志和心理。于书法而言,它被历代学者、书法家奉为“大字之宗”,在多如牛毛石刻书法中少有非议。如黄鲁直认其为“大字之祖”,作诗说:“大字无过《瘗鹤铭》。”《东洲草堂金石跋》云:“自来书律,意合篆分,派兼南北,未有如贞白《瘗鹤铭》者。”

www.8522.com 3

 
        东晋黄山谷认为“大字无过《瘗鹤铭》”、“其胜乃不可貌”,誉之为“大字之祖”。宋曹士冕则注重其“笔法之妙,书法家冠冕”。此碑之所以被珍视,因其为南朝一时半刻书法气韵,尤其是燕体的中锋用笔的渗入;加之风雨剥蚀的成效,还提升了线条的矫健凝重及深沉的韵致。此碑的拓本及字帖久传国际,名震海内外,是切磋书艺之代表。它既是成熟的宋体,而又可从中领悟石籀文发展过程中之篆、隶笔势遗踪发展史的严重性东西资料。

  而历代学者对此铭刻的商量、商讨、论辩也贯穿着书法史,尤其是《瘗鹤铭》以别号代替真名,干支代替时代,故不知何人、何年所书。就其小编亦是百家争鸣,如宋人黄长睿考证为梁代陶弘景所书;另一说,相传为西魏书法家王羲之所书;还有以为南齐王瓒、顾况所作,于今未有定论。

www.8522.com 4

愈来愈多书法欣赏

  由于所书书法绝妙,《瘗鹤铭》便被雕刻在焦山后山的岩石上,后因被雷轰崩而坠江中。至古时候淳熙年间(1174—1189)石碑透露水面,有人将它从江中捞起,仍竖立在原处,引来书法家观摩摹拓,有的照旧凿几字带走,因此深入人心。不意数十年后,其碑又坠入江中。清康熙大帝五十二年(1713年)由许昌尚书陈鹏年募工再次从江中捞出,黏合为一,仅存残字90余,移置焦山观世音菩萨庵。《重立瘗鹤铭碑记》中讲述了那段经过:“盖兹铭在焦山走红,殆千有夕阳,没于江者又七百年。”。

www.8522.com 5

  南北朝时代,北朝碑刻书法,以西晋、西楚最精,风格多元。北朝称颂先世,透露家业,以刻石为多,如北碑南帖,北楷南行,北雄南秀皆是其距离之处。而论南北两派之代表作,正是《瘗鹤铭》。

鹤享有尊贵的学问内涵,北宋种种画里面都有鹤的出现,它代表长寿,代表频频上升。

  此铭之所以被重视,除表示南朝时期书法气韵外,还有小篆中锋用笔的渗入,加之风雨剥蚀的成效,增强了线条的稳健凝重及深沉的气韵。如今《瘗鹤铭》在焦山碑林中,存原石碎片5块,石刻上因历代传拓而被墨迹弥漫。然碑文存字虽少,亦足以令观众在石碑前面感受其神采,忘机于意趣之中。观之气势宏逸,神态飞动,读之深刻。其行笔出入篆隶,又参楷法,用笔自在,率意自然。结体因石成形、因势造型,大小参差、宽博舒展,上下相衔、仪态大方,如仙鹤低舞。不禁令人吟哦:“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势若飞动,如清刘熙载所述:“其举止利落,气体宏逸,令人味之不尽。”

鹤是各类工艺品,艺术品的主要性质感。

《瘗鹤铭》,中华夏族民共和国享有书法大家大致都临摹过它。它是一块于今都心有余而力不足找到全文的残碑。

历朝历代书法家都中度评价那块碑刻,其书艺价值极高。

宋黄山谷誉为“第二断硅残壁,岂非至宝”。曹士冕《法帖谱系》云:“笔法之妙为书法家

帽子。”宋吴琚在诗中描绘:“游僧何人渡降龙钵,过客争摸《瘗鹤铭》。”

那篇《瘗鹤铭》到底是何人书写的?有正是梁代陶弘景写的;有正是王羲之所书等等。

清高宗天皇下江南时亲自登岛观摩这一碑刻《瘗鹤铭》,“朕以为非晋人无法。”他说清代

书道家挥毫的。

那块巨型碑刻屹立山上1000多年,后有些掉落江水又700多年,

《瘗鹤铭》书法绝美,原是发以往顶峰的岩层上,后被雷电雷暴坠入江水,东汉3个官员

从江中捞出。之后两千年左右,CCTV还特地拍戏纪录片真实记录《瘗鹤铭》碑石的

打捞进程。记录福建海口本土先后五遍执行了考古打捞,总共发现了7个字,字字国宝。

《瘗鹤铭》字体厚重高古,用笔奇峭飞逸,楷体中揉和了金鼎文和燕书的作风,颇受六朝书

法的震慑。有句话这么评价它:历史上您所精晓的书道家大约都拓印过、临摹过《瘗鹤铭

》,包罗王羲之、颜真卿、欧文忠、黄庭坚、米南宫等等。

现有古籍复制本《南朝普通人瘗鹤铭》手工业经折装发行,5800元。欢迎订购收藏。联系扣

www.8522.com ,扣三六零七一二九四八。

此古籍复制本是基于国家一流文物大顺水前拓本复制而成,34-15cm的尺码,共46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