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落幕的书法博物馆,后晋楷书

www.8522.com 1

www.8522.com 2

楷书碑帖赏析:后汉《夏承碑》重刻本,全称《汉波斯湾淳子鸿夏承碑》,又名《夏仲兖碑》。明代建宁三年(170)立。14行,行27字。明嘉靖二十三年(1544),左徒唐曜乃于漳川书院(紫山书院)取旧拓重刻一碑置亭中。重刻碑高259.2毫米,宽124.8分米,有额,碑末有“建宁三年蔡伯喈书”一行八字及唐曜重刻题记,皆正书。存世拓本多系重刻本,高清晰书法图片46张。碑主夏承,字仲兖,其祖、父及兄皆居显位,所谓“宠禄传于历世,策勋著于王室”。承有文德,累任县主簿、督邮、五官掾功曹、郑城从业等职,官至淳子鸿。建宁三年十一月卒。《夏承碑》为闻名汉碑之一。以其结字奇特,隶篆夹杂,且多存篆籀笔意,骨气洞达,手舞足蹈,自元王恽始定为蔡邕书,此后诸家多沿其说,然实无确据。

         www.8522.com 3

《夏承碑》拓片选 上博藏本

www.8522.com,《夏承碑》拓片选 上博藏本
选图[1][2][3][4][5][6]

www.8522.com 4

       
全称《汉鲁相乙瑛置百石卒史碑》或《孔和碑》。桓帝永兴元年(15)刻。现存福建曲阜北岳庙。碑高3.6米,广1.29米。燕书18行,行40字,无额。后有宋人张雅圭题字二行。碑刻内容为鲁相乙瑛代孔丘后人上书汉廷,请设立一名左右太庙礼器的初级官吏,其级别为“百日卒史”,并建议此官任职条件。

www.8522.com 5

www.8522.com 6

www.8522.com 7

  《分隶偶存》称“字特雄伟,如冠裳佩玉,令人起敬,近人郑簠每喜临之。”碑文为秦牍式,气度高古典重,字亦刚健有气质,为汉碑之名品。纵然从事艺术工作创的渴求看,《乙瑛碑》那样的文章显得过分工整和腼腆,但初学者经过入手,对于精通燕体的结构、用笔技巧是相比稳妥和有益的,故人们普遍认为《乙瑛碑》是“汉隶之最可师法者”。

《夏承碑》民国石印本 德州市教室藏

毫无落幕的书法博物馆,后晋楷书。《夏承碑》民国石印本 东营市教室藏
[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
此碑全称《汉卡奔塔利亚湾淳子鸿夏承碑》,又名《夏仲兖碑》。南梁建宁三年(170)立,宋体。14行,行27字。宋赵明诚《金石录》跋云:“碑在洺州,元祐间(1086~1093),因治河堤得于土壤中。”宋洺州广平郡,故治即今江苏省永年县。明成化十五年(1479),广平大将军秦民悦发现此碑仆倒于府治后堂,遂于堂之东隅建“爱古轩”以覆之。但碑之下半截一百一十字,已为后人剜剔(见秦民悦《广平志》)。至明嘉靖二十二年(1543),因筑城为歌唱家所毁。越二年,教头唐曜乃于漳川书院(紫山书院)取旧拓重刻一碑置亭中。重刻碑高259.2毫米,宽124.8毫米,文13行,行35字。有额,碑末有“建宁三年蔡伯喈书”一行八字及唐曜重刻题记,皆正书。存世拓本多系重刻本。
碑主夏承,字仲兖,其祖、父及兄皆居显位,所谓“宠禄传于历世,策勋著于王室”。承有文德,累任县主簿、督邮、五官掾功曹、雍州从事等职,官至淳子鸿(淳于县故治在今湖南安丘县西南三十里)。建宁三年6月卒。
《夏承碑》为盛名汉碑之一。以其结字奇特,隶篆夹杂,且多存篆籀笔意,骨气洞达,喜气洋洋,自元王恽始定为蔡邕书,此后诸家多沿其说,然实无确据,故间有建议嫌疑者(如清顾南原等)。姑不论书丹者为何人,历来对其书法有中度评价,则大约是统一的。如元王恽云:“近观公(按指蔡邕)建宁三年所书《五官功曹掾夏承墓表》,真奇笔也,如夏金铸鼎,形模怪谲,虽蛇神牛鬼,宠杂百出,而衣冠礼乐已开局乎当中,所谓气凌百代,笔陈堂堂者乎!?”(《秋澜集》)明王凤洲谓:“其隶法时时有篆籀笔,与钟(繇)、梁(鹄)诸公小异,而骨气洞达,赏心悦目飞动,疑非中郎不可能也。然蔡集不载,而她书亦不可考,姑阙之以俟知者。”(《弇州山人四部稿》)清王澍谓:“此碑字特奇丽,有妙必臻,不能不具。汉碑之存于今者,唯此绝异。然汉人浑朴沉劲之气,于斯雕刻已尽,学之不断,便难免堕入恶道。学者观此,当知古人有此奇境,却不可用此奇法。”(《虚舟题跋》)翁方纲评云:“是碑体参篆籀,而兼下开正楷法,乃古今书道一大关捩。”(《两汉金石记》)康广厦谓:“王恽以《夏承》飞动,有芝英龙风之势,盖以为中郎书也。吾谓《夏承》自是别体,若近今冬心、板桥等等,以论语核之,必非中郎也。”
据赵明诚《金石录》称此碑“刻划完好如新,余家所藏汉碑二百余卷,此碑最完。”可知原石在西魏初年尚称完壁,惜久已不在下方。据称存世唯一比较可靠的原石拓本,为明宁波华夏(字东沙)真赏斋本,缺三十字。有翁方纲长跋,世称孤本。
[汇品]

刘有定:《濑户内海淳子鸿夏承碑》,在今洺州。宋元祐间因治河堤,于土中得之,刻画如新,奇古浑厚,郑回溪所谓篆体7分者。(《衍极注》)
清 王
澍:此碑字特奇丽,有妙必臻,相当的小概不具。汉碑之存至今者,唯此绝异。然汉人浑朴沉劲之气,于斯雕刻已尽,学之不断,便难免堕入恶道。学者观此,当知古人有此奇境,却不可用此奇法。(《虚舟题跋》)

翁方纲:是碑体参篆籀,而兼下开正楷法,乃古今书道一大关捩。(《两汉金石记》)

刘熙载:《延光残碑》、《夏承碑》、吴《天发神谶碑》,差可附于捌分篆二分隶之说,然必以此等为7分,则七分少矣。或曰鸿都《石经》乃九分体也。(《艺概》)

康祖诒:至于隶法,体气益多:高浑则有《杨孟文》、《杨统》、《杨著》、《夏承》。(《广艺舟双楫》)

康祖诒:吾谓《夏承》自是别体,若今冬心、板桥等等,以《论语》核之,必非中郎书也。(《广艺舟双楫》)

  明 赵
崡:其叙事简古,隶法遒劲,令人想见汉人风韵,正不必附会元常也。(《石墨镌华》)  清

朔:《乙瑛》立于永兴元年,在三碑为初次,而字之方正沉厚,亦足以称宗庙之美、百官之富。王篛林太守谓雄古,翁潭溪阁学谓骨肉匀适,情文流畅,汉隶之最可师法者,不虚也。(《枕经金石跋》)  清

巘:学石籀文宜从《乙瑛碑》入手,近人多宗《张迁》,亦非凡。(《评书帖》)  清
包世臣:辽朝分书,《姜尚碑》是《乙瑛》法嗣,结字宕逸相逼,而气加凝整。(《艺舟双楫》)  清
何绍基:朴翔捷出,开后来隽利一门,然得体之气自在。(《东洲草堂金石跋》)  清
康广厦:建初以往,变为波磔,篆、隶迥分。于是《衡方》、《乙瑛》等碑,体扁已极,波磔分背,隶体成矣。(《广艺舟双楫》)  清
康祖诒:至于隶法,体气益多:虚和则有《乙瑛》、《史晨》。(《广艺舟双楫》)

          
碑全称《汉亚速海淳子鸿夏承碑》,又名《夏仲兖碑》。西汉建宁三年(170)立,行书。14行,行27字。宋赵明诚《金石录》跋云:“碑在洺州,元祐间(1086~1093),因治河堤得于土壤中。”宋洺州广平郡,故治即今安徽省永年县。明成化十五年(1479),广平太尉秦民悦发现此碑仆倒于府治后堂,遂于堂之东隅建“爱古轩”以覆之。但碑之下半截一百一十字,已为后人剜剔(见秦民悦《广平志》)。至明嘉靖二十二年(1543),因筑城为歌星所毁。越二年,教头唐曜乃于漳川书院(紫山书院)取旧拓重刻一碑置亭中。重刻碑高259.2毫米,宽124.8分米,文13行,行35字。有额,碑末有“建宁三年蔡伯喈书”一行八字及唐曜重刻题记,皆正书。存世拓本多系重刻本。

  碑主夏承,字仲兖,其祖、父及兄皆居显位,所谓“宠禄传于历世,策勋著于王室”。承有文德,累任县主簿、督邮、五官掾功曹、交州从业等职,官至淳子鸿(淳于县故治在今吉林安丘县东南三十里)。建宁三年五月卒。

  《夏承碑》为名扬四海汉碑之一。以其结字奇特,隶篆夹杂,且多存篆籀笔意,骨气洞达,载歌载舞,自元王恽始定为蔡邕书,此后诸家多沿其说,然实无确据,故间有建议怀疑者(如清顾南原等)。姑不论书丹者为何人,历来对其书法有中度评价,则大约是联合的。如元王恽云:“近观公(按指蔡邕)建宁三年所书《五官功曹掾夏承墓表》,真奇笔也,如夏金铸鼎,形模怪谲,虽蛇神牛鬼,宠杂百出,而衣冠礼乐已先导乎在那之中,所谓气凌百代,笔陈堂堂者乎!?”(《秋澜集》)明王元美谓:“其隶法时时有篆籀笔,与钟(繇)、梁(鹄)诸公小异,而骨气洞达,精粹飞动,疑非中郎不能够也。然蔡集不载,而他书亦不可考,姑阙之以俟知者。”(《弇州山人四部稿》)清王澍谓:“此碑字特奇丽,有妙必臻,无法不具。汉碑之存于今者,唯此绝异。然汉人浑朴沉劲之气,于斯雕刻已尽,学之相连,便难免堕入恶道。学者观此,当知古人有此奇境,却不可用此奇法。”(《虚舟题跋》)翁方纲评云:“是碑体参篆籀,而兼下开正楷法,乃古今书道一大关捩。”(《两汉金石记》)康广厦谓:“王恽以《夏承》飞动,有芝英龙风之势,盖以为中郎书也。吾谓《夏承》自是别体,若近今冬心、板桥等等,以论语核之,必非中郎也。”

  据赵明诚《金石录》称此碑“刻划完好如新,余家所藏汉碑二百余卷,此碑最完。”可知原石在元朝初年尚称完壁,惜久已不在人间。据称存世唯一相比较可靠的原石拓本,为明苏州华夏(字东沙)真赏斋本,缺三十字。有翁方纲长跋,世称孤本。

[汇品]  元
刘有定:《渤海淳子鸿夏承碑》,在今洺州。宋元祐间因治河堤,于土中得之,刻画如新,奇古浑厚,郑回溪所谓篆体7分者。(《衍极注》)  清

澍:此碑字特奇丽,有妙必臻,无法不具。汉碑之存现今者,唯此绝异。然汉人浑朴沉劲之气,于斯雕刻已尽,学之相连,便难免堕入恶道。学者观此,当知古人有此奇境,却不可用此奇法。(《虚舟题跋》)  清
翁方纲:是碑体参篆籀,而兼下开正楷法,乃古今书道一大关捩。(《两汉金石记》)  清
刘熙载:《延光残碑》、《夏承碑》、吴《天发神谶碑》,差可附于捌分篆二分隶之说,然必以此等为柒分,则七分少矣。或曰鸿都《石经》乃八分体也。(《艺概》)  清
康祖诒:至于隶法,体气益多:高浑则有《杨孟文》、《杨统》、《杨著》、《夏承》。(《广艺舟双楫》)  清
康长素:吾谓《夏承》自是别体,若今冬心、板桥等等,以《论语》核之,必非中郎书也。(《广艺舟双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