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汉书法,孙仲隐墓志

孙吴《孙仲隐墓志》

www.8522.com,管理所李储森等人,于县城西南五十里田庄乡住
王庄村东方场院屋墙上,发现嵌砌一批汉画像石,
与有南齐熹平四年(公元一七五年)纪年的刻石一
块,圭首,高八十八毫米,宽卅四分米,额无题
字。其文燕体六行,每行九字,文曰:
青州从事,波罗的海高密孙 仲隐,故主簿、督邮、五官 掾、功曹、守长。年卅,以熹
平三年十五月十二十三日被 病卒,其四年四月廿一 日戊申,葬于此。
挪潮州高密,当时属青州御史部。秦分齐地设
高密县,汉中宗时更高密国。金朝建武中,封邓 禹为侯邑,改属克利特海国。
高密孙氏,系殷子受德的叔父王叔比干之后。为当
时高密一带大族,而且显赫于世。《汉安平相孙根
碑》称孙根为“司空公之伯子,乐安长史之兄子,汉
阳太守、侍都督之兄,乘氏令之考·”(据《隶样》卷
第⑩—所谓司空公者,即孙朗是也。《宋代书·桓
帝纪》载:“水寿三年,太常圣劳伦斯湾.孙朗为司空。”《汉
三公名》又云:“朗,巴芬湾高密人。”又据《隶释》卷
第③十七记:“《汉安平相孙君碑》,在高密县西北五十里。”与《孙仲隐墓志》距高密县城方向、里程
均相平等(按高密县于武德六年(六二三)置,即今
高密县城),是或不是同属一汉墓群,值得考虑。
据《黑龙江通志》所载和确实踏勘,《孙仲隐墓
志》出上位置,距汉高密国故城址唯有五里,其西南三里之狼埠岭,为高密圣上室家族墓园。据当
地群众说:那里原来大墓十余座,一九五七年整
地时,被平去封土,作为耕地。—九七三午住王
庄村建筑场屋,利用古墓砖石,打开在那之中一墓,发
现有画像石门,门楣刻有羊头图案,皆浮雕,门
内墓道亦垒砌画像石。此石平置于石门内约一米
半许,圭首对向墓门,石后,置半米余高的绛色
陶马三匹。因乡民惑于信仰,未敢继续挖掘,陶
马亦未敢取出,即将墓封平。仅移出画像石三十
八条及此志,一并作为建屋之用。至一九八五年
十十月,始从墙上取下此石,运至高密县文管 所保存。
秦汉书法,孙仲隐墓志。据此石文字内容及出上情形叮以确知此为埋
幽墓志,其形制亦与后此的《贾充妻郭槐柩铭》及 《刘韬墓志》相同。
有关埋幽墓志之创始,今后冶金石学者,均
据史书记载,以为汉末建筑和安装十年(公元二O五年),
魏王曹阿瞒执政时,禁止厚葬及立碑。隋朝武帝南充四年(公元二七八年),又诏禁立表。于是把刻
石改为埋于地下,而变成墓志。近代私行文物不
断出土,个中有“墓记”、“封记”等刻石。如刻于
延平元年(公元一O六年)的《贾仲武妻马姜墓记》
和署年为延熹六年(公元一六二年)的《*临为父
通本作封记》等,此类刻石均在武皇帝禁碑在此以前,有
人目之为墓志,但亦有人持否定态度。如马子云
先生在《碑帖鉴定浅说》中,称前者“虽有墓志萌
芽,但非真正墓志,故称为刻石。”后者则列于“新
旧伪造各代行刻”表内。叶昌炽《语石》中则说:“汉
魏在此以前墓石,不独今所未见,即欧、赵亦无著录。”
关于墓志之始,在先因无实物可资佐证,故虽众说纷纷,终无定沦。《孙仲隐墓志》的出上,则是
小编国当下发现最早的一通西汉墓志了。由此可见,
埋幽墓志至少在辽朝早先时期就早已初始了。《孙仲隐
墓志》,就其内容来看,已具墓志文例,况且又出
土于被毁掉的墓道门之内,决非墓碑而复埋入土
者。比孙仲隐晚六年卒(即光和四年,公元—八一
年)的孙根,所立墓碑今虽已佚,但据唐朝洪适所
录碑文,不仅碑额迳书:“汉安平相孙府君之碑”,
碑阳有第六百货余字之多,而碑阴所镌人名可辨者即
有二百肆十五位,有的还前冠爵位,则此碑之规
模,当不甚小。因而能够想见,在“碑碣云起”的
西汉,孙仲隐不只厚葬(从墓道规模宏伟臆度)和
镌刻埋幽墓志,当时地方上很只怕还有其墓碑呢!
汉碑书法,分官书与私书两大派。官书著名入学者之手,如《孔宙》、《乙瑛》、《礼器》、《史晨》、
《曹全》诸碑,及《熹平石经》等,在正面中各具风
格。私书出胥吏或下层知识分子之手。有的书者,
文化并不甚高,书录碑文,偶有错字,如《张迁碑》
正是一例。此《孙仲隐墓志》中,“卒”作“*”、“葬”
作“*”,其点画亦有误。志中“病”字“丙”之有竖
有钩,“午”字及“於”字之“人”有啄笔,已开正书
之渐。那种气象在即时官书诸碑中是看不到的。但
正因为书者并非名入学者,故受规矩约束较少,结
字若不经意而意态横生,颇有逸趣,可供今天习 隶者之借鉴

宋朝草书刻石《孙仲隐墓志》,西魏熹平四年(175年),圭首,高八十八毫米,宽卅四毫米,额无题字。其文行草六行,每行九字。辽宁省高密县文管所藏。安达曼海高密,当时属青州教头部。秦分齐地设高密县,汉宣帝时更高密国。明代建武中,封邓禹为侯邑,改属濑户内海国。高密孙氏,系殷后辛的叔父比干之后。为当下高密一带大族,而且显赫于世。

www.8522.com 1图1 孙仲隐墓志拓本

  湖南高密文管所提供

www.8522.com 2

www.8522.com 3图2 出土孙仲隐墓志的秦朝墓室石门

附录:

www.8522.com 4

  20世纪70年代初,四川高密某村庄一老乡在地里捡得一块石碑,看着还有使用价值,便运回家,垫在了自家院墙外的一条下水沟上,后又被砌补在土墙上。再后来(20世纪80时期初),此石碑被乡镇一学问站长发现,认为是一件文物,用一袋水泥和第一百货公司块砖把它从墙上换了下去,移交至文化部门保管。那时经费紧张,据书上说当时的知识站长为报废那笔钱跑来跑去花了有八个月的日子。时期,有人可疑此碑为假,原因是所刻文字里的“高”字为简体字,认为不合体例。后经专家多方考证,为北宋之物无疑,终得以正名。

辽宁高密新意识汉《孙仲隐墓志》小编:于书亭 李储森

  石碑为青石质,高88毫米,宽34分米,厚10厘米,圭首(首部呈等腰三角形),无额,文甲骨文6行,前5行每行9字,末行6字,共计51字,文为:“青州从事,西里伯斯海高密孙仲隐,故主薄、督邮、五官掾、功曹、守长。年卅,以熹平三年7月十二十四日被病卒。其四年1十二月廿13日丙寅,葬于此。”(图1)依据石碑铭文及形制,此石碑被命名为《孙仲隐墓志》。北齐熹平四年为纪元175年。

 
公元1985年十七月,江西省高密县文物管理所李储森等人,于县城西南五十里田庄乡住王庄村东方场院屋墙上,发现嵌砌一批汉画像石,
与有大顺熹平四年(公元一七五年)纪年的刻石一
块,圭首,高八十八厘米,宽卅四分米,额无题
字。其文金鼎文六行,每行九字,文曰:

  据该村知情人讲,20世纪70年间初当地生产队因盖场院屋贫乏建材,便发动社员就地挖掘古墓一座。该古墓垒砌有画像石门(图2),石门门扉上镌刻有铺首衔环和鱼的美术,门楣高浮雕有羊头图案。门内墓道亦垒砌画像石,图案有车马出游等。据出席挖掘的人反映,当时该纪年石碑,平放在墓穴石门内约一米半许,圭首对外,前置有三匹约半米高的绛色陶马,因惑于信仰,未敢私自,仅拆除所需诸石,包罗该块纪年石碑,随即将原墓回填。接纳石料时,盖屋的人嫌此石碑边缘多棱角,使用不便,遗弃之。听大人说,那里原来大墓十余座,一九六零年整地时,被平去封土,作为耕地。此地,距高密故城约三里,其西北三里之狼埠岭,为高密皇帝室家族墓园。

  青州从事,阿拉斯加湾高密孙仲隐,故主簿、督邮、五官
掾、功曹、守长。年卅,以熹 平三年10月18日被 病卒,其四年三月廿10日丁巳,葬于此。

  高密故城又名城阴城,民国二十四年(1934)《高密县志》载:“西夏文帝十六年分为胶西国,封胶西王卬都高密。”宋代建武十三年为侯国,即高密国(邓禹为高密王,世袭至东晋前期)。史上高密故城又名龙且城,据《海南考古录》载:“龙且城一名城阴城……此城近破龙且(鲁国将领)处,遂以龙且名之耳。”此石碑是国内当下发觉最早的墓志之一,20世纪90年间被云南省文物鉴定大家小组鉴定为国家一流文物。从下水道上的一块垫脚石,再到博物馆中镇馆之宝,此石碑的遭际可谓曲折多艰。

  西里伯斯海高密,当时属青州太史部。秦分齐地设
高密县,孝唐文宗时更高密国。明清建武中,封邓 禹为侯邑,改属波斯湾国。

  来源:收藏快报

  高密孙氏,系殷商纣王的叔父比干之后。为当
时高密一带大族,而且显赫于世。《汉安平相孙根
碑》称孙根为“司空公之伯子,乐安校尉之兄子,汉
阳大将军、节度使中之兄,乘氏令之考·”(据《隶样》卷
第拾—所谓司空公者,即孙朗是也。《曹魏书·桓
帝纪》载:“水寿三年,太常北部湾孙朗为司空。”《汉
三公名》又云:“朗,拉普捷夫海高密人。”又据《隶释》卷
第2十七记:“《汉安平相孙君碑》,在高密县西南五十里。”与《孙仲隐墓志》距高密县城方向、里程
均相平等(按高密县于武德六年(六二三)置,即今
高密县城),是或不是同属一汉墓群,值得考虑。

  据《安徽通志》所载和确实踏勘,《孙仲隐墓
志》出上地方,距汉高密国故城址唯有五里,其西北三里之狼埠岭,为高密君主室家族墓园。据当
地群众说:那里原本大墓十余座,1956年整
地时,被平去封土,作为耕地。—九七三午住王
庄村建造场屋,利用古墓砖石,打开个中一墓,发
现有画像石门,门楣刻有羊头图案,皆浮雕,门
内墓道亦垒砌画像石。此石平置于石门内约一米
半许,圭首对向墓门,石后,置半米余高的绛色
陶马三匹。因乡民惑于信仰,未敢继续挖潜,陶
马亦未敢取出,即将墓封平。仅移出画像石三十
八条及此志,一并作为建屋之用。至一九八一年
5月,始从墙上取下此石,运至高密县文管 所保存。

 
据此石文字内容及出上境况叮以确知此为埋幽墓志,其形象亦与后此的《贾充妻郭槐柩铭》及《刘韬墓志》相同。

 
关于埋幽墓志之创始,现在冶金石学者,均据史书记载,以为汉末建筑和安装十年(公元二O五年),
魏王曹阿瞒执政时,禁止厚葬及立碑。北宋武帝三明四年(公元二七八年),又诏禁立表。于是把刻石改为埋于地下,而改为墓志。近代地下文物不断出土,在那之中有“墓记”、“封记”等刻石。如刻于延平元年(公元一O六年)的《贾仲武妻马姜墓记》和署年为延熹六年(公元一六二年)的《*临为父通本作封记》等,此类刻石均在曹阿瞒禁碑从前,有人目之为墓志,但亦有人持否定态度。如马子云先生在《碑帖鉴定浅说》中,称前者“虽有墓志萌芽,但非真正墓志,故称为刻石。”后者则列于“新旧伪造各代行刻”表内。叶昌炽《语石》中则说:“汉魏在此从前墓石,不独今所未见,即欧、赵亦无著录。”

 
关于墓志之始,在先因无实物可资佐证,故虽仁者见仁,终无定沦。《孙仲隐墓志》的出上,则是作者国现阶段意识最早的一通东晋墓志了。因而可见,埋幽墓志至少在北齐早先时期就曾经初始了。《孙仲隐墓志》,就其内容来看,已具墓志文例,况且又出土于被损坏的墓道门之内,决非墓碑而复埋入土者。比孙仲隐晚六年卒(即光和四年,公元—八一年)的孙根,所立墓碑今虽已佚,但据辽朝洪适所录碑文,不仅碑额迳书:“汉安平相孙府君之碑”,碑阳有第六百货余字之多,而碑阴所镌人名可辨者即有二百肆十二个人,有的还前冠爵位,则此碑之规模,当不甚小。因而能够推测,在“碑碣云起”的北宋,孙仲隐不只厚葬(从墓道规模宏伟推断)和雕刻埋幽墓志,当时本地上很大概还有其墓碑呢!

 
汉碑书法,分官书与私书两大派。官书著名入学者之手,如《孔宙》、《乙瑛》、《礼器》、《史晨》、《曹全》诸碑,及《熹平石经》等,在方正中各具风格。私书出胥吏或下层知识分子之手。有的书者,文化并不甚高,书录碑文,偶有错字,如《张迁碑》正是一例。此《孙仲隐墓志》中,“卒”作“*”、“葬”
作“*”,其点画亦有误。志中“病”字“丙”之有竖有钩,“午”字及“於”字之“人”有啄笔,已开正书之渐。那种情景在当下官书诸碑中是看不到的。但正因为书者并非名入学者,故受规矩约束较少,结字若不上心而意态横生,颇有逸趣,可供明日习隶者之借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