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山石刻国属与时期之争,康生题跋

 

邹城博物馆内藏品《莱子侯刻石》与《汉莱子侯刻石》初拓本(郭鼎堂 康生题跋)


        莱子侯刻石又称《莱子侯封田刻石》、《莱子侯封冢记》、《天凤刻石》、《莱子侯赡族戒石》。国家一流文物,被郭鼎堂先生称为“从篆到隶过渡的里程碑”。

      一 、刻石轮廓

     
莱子侯刻石刻于新莽天凤三年(公元16年),刻石长79毫米毫米,宽56毫米,厚52分米,为原始纺锤形青樱桃红层岩,刻石隶刻7行,行5字,计35字:“始建国天凤三年1月十126日,莱子侯为支人为封,使偖子良等用百余人,后子孙毋坏败。”字外有边框,刻石字迹清晰,刻痕露出,保存完整。

www.8522.com 1

     
在刻石的右手石面有清爱新觉罗·爱新觉罗·颙琰年间发觉那块刻石的题记:“清仁宗丁酉秋,滕七四前辈颜逢甲、同邹孙生容、王补、仲绪山得此于卧虎山前,盖封田赡族,勒石戒子孙者。近二千年未泐,亦无知者,可异也。逢甲记,生容书”。莱子侯刻石现保存于新疆省高青县博物馆。

www.8522.com 2

朱山石刻国属与时期之争,康生题跋。文登区博物馆内藏品 莱子侯刻石

      贰 、刻石形成与发现:

     
公元前567年,莱子国为宋朝所灭,莱子国一些贵族被迁到今滕州东北的泥梨城遗址附近,并在该地繁衍生息。公元16年,莱子国一贵族为族人分封土地,并派族人储之良为特命全权大使,召集一百余人设立了巨型的封田祭奠活动。为告诫子孙珍视那谈何简单的领地,特意请人对此事撰文立石,莱子侯刻石形成。碑石就在山间沉寂了1000多年,一向无人识其不菲之处。直到清弘历五十七年才被一名叫王仲磊的人发现,后来,这块刻石被留在邹郭富城(Aaron Kwok)(英文名:guō fù chéng)南卧虎山前。清爱新觉罗·颙琰二十二年,孝廉颜逢甲和朋友孙生容、王补、仲绪山一起游邹城城南卧虎山时偶尔获得之。便在碑石右边刻跋文,记述寻碑的阅历。中期,由孟轲第10十代孙孟广均先生出资藏得刻石,向来存放于孟府。2000年,那块带有“祖训”的刻石落户张店区博物馆。

      ③ 、刻石切磋及意义:

     
刻石中有“天凤三年”字样,按:天凤三年为公元十六年,此时行草尚处朴质阶段,字形、笔画略存石籀文意味。对此时中的“莱”字,有作“嶪(去山字头)”字者,有作“叶”字、“业”字者,迄无定论;对此石之真伪,也有冲突。冯云鹏《金石索》云:“此石虽非后人伪刻,亦系当时野制,无深长意趣。”其实民间野制,不见得就缺少意趣。此石书法古拙苍简,骨气洞达,用笔圆劲有篆意。诸城王金策说:“不知原刻正以朴拙倍见古情;今人无事不胜古人,惟朴拙万不可及。”此话是颇有见地的。颜逢甲题记称此刻“与曲阜《五凤二年刻石》、《水平鄐君》摩崖,是一家眷属。”方朔《枕经金石跋》也说它“以篆为隶,结构简劲,意味古雅,足与中岳庙之《五凤二年刻石》继美。”瞿中溶《金石文编》评其书云:“此刻结体秀劲古茂,在《上谷府卿》、《祝其卿》二坟坛石刻之上,尚是清朝文字,可宝也。”此石与《鲁孝王刻石》以及《祝其卿》、《上谷府卿》二坟坛石刻同为东汉名牌刻石,由此能够考见汉隶从古隶向今隶衔接的踪迹。辽宁峄城王氏有翻刻本。刻石书法古拙奇瑰,气势开张,丰筋力满,趣味横生,熔篆籀之意写隶,清方朔《枕经堂金石书法和绘画题跋》:“以篆为隶,结构简劲,意味古雅。”西晋传世书迹甚少,通过此石,可窥北魏书风。

     
据文物学者考证,莱子侯刻石实际上是从古隶到优异汉隶的一种过渡性书体。明朝的燕体,流传下来的书迹很少,堪称是石刻中的“熊猫”。东晋此前发现的汉代石刻,唯有五凤刻石、麃孝禹碑、莱子侯刻石等。
在那之中莱子侯刻石更为优异,它反映出小编渊博纯熟的思想意识功力和飒爽标新立异的超人民艺术剧院术才华。元代的杨守敬曾评其“苍劲简质”。大顺享誉金石学家方朔评价“以为篆隶,结构简劲,意味古雅,为东魏楷体之佳品”。高汝鸿曾在二十世纪六十时期致函邹城文物部门,称莱子侯刻石“世所少有,金石探究必从解读此石开篇”。其它,莱子国看作笔者国古老文明的策源地之一,是六千年文明史的重要组成部分。莱子侯刻石对于考证莱夷文化、莱子国的历史也富有首要的市场总值。

④ 、《汉莱子侯刻石》初拓本(郭开贞 康生题跋) 

www.8522.com 3

汉莱子侯刻石初拓本 广西崇正二零一五春拍 估价300万元  

作品鉴赏

        《莱子侯刻石》
又称《莱子侯封田刻石》、《莱子侯封冢记》、《天凤刻石》、《莱子侯赡族戒石》。新太祖天凤三年(16)刻。清嘉庆帝二十二(1817)颜逢甲、孙生容等将此石移置长江邹县孟轲庙。书法苍简劲质,极具风骨。旁边刻有颜逢甲等人意识经过。行草,纵48分米,横70.4分米。存广西孟庙。七行,每行有直界,行五字,共三十五字。清爱新觉罗·嘉庆二十二年(1817),膝县孝廉颜逢甲,偕友人孙生容,王辅中游邹县城南卧虎山前偶得之。

        此石书法风格与当时简书面目相就像,古拙奇瑰,气势开张,丰筋力满,趣味横生,熔篆籀之意写隶,清方朔《枕经堂金石书法和绘画题跋》:“以篆为隶,结构简劲,意味古雅。”古代传世书迹甚少,通过此石,可窥汉朝书风。(阴山工作室)

        题识:清文宗辛酉,友人从疁城故家得此寄赠,鼻山见而欲夺之,未许也。同治戊戌携入都门,撝叔辑《访碑补録》,搜此载入,因附记之。己巳夏十月,郑斋时居宣武坊南。

        藏印:均初、胡震鼻山、沈树镛校对金石文字印记、郑斋金石、赵之谦、函青阁、康生

        题签:汉莱子侯刻石。天凤三年。

www.8522.com,        题签:旧拓本录子侯刻石。1963年得于京。

www.8522.com 4

汉莱子侯刻石初拓本 题跋

        边跋一,石在江西邹县卧虎山,清仁宗甲子滕县颜逢甲访得之,移入孟庙。颜君有题记附刻,此出土之初拓旧本,故尚无颜迹也。

        边跋二,莱子侯石刻,结体挺劲,字形古雅,虽刻于天凤三年,实仍为东汉文字,极可不菲。清瞿中溶于此石有详考,然释■为莱,似不确当,故録其全文于江湖,以作参考。至于标为隋唐石刻者,盖欲示其字体不相同于唐宋燕体也。考此石刻新老拓本,■字中画皆不联,而以羊禾结为一字,此与美字以羊、大整合,羔字以羊、火结成■,同为一理。故■释为莱则误矣。予曾疑■字近似草书之■字,■盖羊之省文,然予于古文字学素乏斟酌,不敢臆断,故函请郭老考之。郭老接函后,加以斟酌考证,费终日之力,写出跋文,解笔者所惑,惠作者深矣。兹将跋文録后,以伸谢忱。钤印:康生边跋三,跋■子侯石刻。■子侯石刻,清清仁宗二十二年(一七五七)被发现于广东邹县卧虎山下,现藏孟庙。嘉庆帝二十五年(一七六零),嘉定瞿中溶获见拓本,有《莱子侯赡族戒石》一文详加考释,收入《古泉山馆金石文编残稿》中。清宣宗十五年(一八三五)东莱翟云昇于所著《隶篇》中,标目为《天凤石刻》,释文如次:“始建国天凤三年一月十十十七日,莱子侯为支人为封,使偖子良等用百余人,后子孙母坏败。”“■”字,瞿氏释“莱”,翟氏收入疑字中。第三为字,瞿氏释象,以“支人象”为现名。“偖”字瞿氏释“储”,翟氏亦收入疑字中。“良”字,瞿氏释“食”,以“储子食”为现名。今案“■”字释莱,不确。汉隶中莱字无如是作者,来及任何向来之字,亦无如是作者。且拓本中“■”字,正中竖画上下不相联贯,与俗
“来”字亦不类。赵之谦《补寰宇访碑録》于此字亦存疑,确有见地。余意字当从木,羊省声,殆“样”字之异。《方言》“悬蠹柱自关而东谓之槌,齐谓之样”。《广韵》读与章功。样子侯当是邹县附近侯国之君长。“支”字,瞿翟二氏均读为支离之支,实乃“丈”字。《说文》“■十尺也,从又持十”。此隶尚存篆意。丈人者,子侯之先世。《颜氏家训

书证篇》有云“丈人亦长老之目,今世俗犹呼其祖考为先亡丈人。”“为丈人为封”者,上为字读去声,下为字读平声,言为先人作丘垄也。“偖”确是“储”字,古金文均以“者”字为“诸”,秦《五指山刻石》“者产咸宜”,亦尚以者字为诸。储从诸声,诸从者声,“偖”字当为储之初文。储子者世子也。《唐宋书安帝纪》“降夺储嫡”,又《种暠传》“太子国之储副”。因而,正足注脚子侯当为侯国之长,良乃储子之名,瞿氏释为“食”,可商。“百余人”“余”字,石刻有羡画。《隶篇》所采取作“畲”,殆系原样。如以《曹全碑》“七年十一月除里胥”,除字偏旁作“畲”例之,断为余字无疑。此字瞿翟二氏均读为馀,是也。古余馀二字通用《周礼水官委人》“凡别的聚以待颂赐”,《隶释
• 吴仲山碑》“父有余财”,均以“余”为“馀”。屈子《怀沙》“余何畏惧兮”,《史记

屈子列传》则作“馀”。用百馀人为封,丘垄之大可以想见。天凤三年当公元十六年,此石刻距今已一九五零年矣。右跋文应康生同志之嘱,费2三日之力而成,即书奉指正。时间不久,未能详加考虑,纸幅所限,亦未敢言无不尽。谅之谅之。1964年一月十十二十四日录于首都西城。郭尚武。

        边跋四,右録郭文豹同志题跋全文。郭老释“■”为“样”,读“支”为“丈”,所论甚是。跋文原稿,另与解放后新拓本同装一幅,可与此本相互忝阅。此本原为沈树镛所藏,有沈道光帝二十六年及同治帝三年所题二跋,赵之谦、胡震二篆刻家亦盖有赏鉴印章。沈南汇人,字韵初,清文宗贡士,官内阁中书,收藏金石书画甚富,与赵之谦同纂《补寰宇访碑録》。一九六二年十一月二十休养日录于钓鱼台。康生。

        边跋五,今案陈君阁道碑‘二百馀丈’,丈字做“支”,结构与篆同。此为本石刻‘支人’为丈人之佳证。该碑建于金朝和帝永建五年,当公元一三○年,后于本刻者一百一十四年。“丈”字结构尚存古意,尤觉可贵。又洪赜煊释偖为储,冯氏《石索》释“食”为“良”,具见陆增祥《金石续篇》征引。陆氏虽均不谓然,以余观之,实为较得其正鹄。1962年十二月二十十七日,康生同志命为补白,沫若。

www.8522.com 5

汉莱子侯刻石初拓本 题跋

        边跋六,瞿中溶释始建国天凤三年,南梁“”子侯石刻。右石刻以建标准化之,高尺许,广二尺一寸八分,书七行,行五字。行间间粗竖文作界,字径二寸许。嘉庆帝庚辰秋,四明沈栗仲明府道宽来官湘东,以拓本赠予。云近出桂林州土中,栗仲时馆州城,因得椎拓数本,考《周礼冢人》以爵等为丘封之度,郑注别尊卑也。王公曰丘,诸城曰封,《礼记·檀弓》于是封之崇四尺,郑注聚土四封。又自个儿见封之若堂者矣。郑注封筑土为垄,形四方而高,又乐记封比干之墓,郑注积土为封,又按仪礼既夕礼乃窆。郑注云,窆下棺也。今文窆为封,《礼记檀弓》悬棺而封,郑康成注:封当为窆,窆下棺也。《说文·崩下》云:礼记谓之封,周官谓之窆。《易系辞》葬之中原野战军,不封不树,《虞翻》注穿土称封,封古窆字也。《广雅》封冢也,又按“莱”乃“莱”之隶变。《禹贡》莱夷作牧,《孔传》莱夷地名。春秋襄公二年,左氏传,齐小白使诸姜宗妇来送葬。召莱子,莱子不会,故晏弱城东阳以偪之,杜氏注东阳齐之亡邑。《正篆》云世族谱不知莱国之姓,齐襄公召莱子者不为其姓姜也。以其比邻蔑之。故召又宣公七年,《谷梁传》公会齐襄公伐莱。范宁注:莱,国名。《国语·齐语》“莱”,莒韦昭注“莱”,今东莱。又案《孟轲》:若伊尹、莱朱,赵岐《章句》:莱朱,汤贤臣,即仲虺也。春秋文公二年,《左氏传》晋殳秦战于殽,莱驹为右。又哀公廿四年传有莱章,杜注:莱章齐先生,是莱为古姓,本国名,而正在齐地,乃以国为氏也。此刻所云莱子侯当是莱姓,名子侯,其下一字当是为“支”人之“支”,据许氏《说文》丈字当从“十”从“又”,又作“支”“支”字,当从“巾”从“又”,作“支”。然钟鼓文变“支”为“丈”,变“丈”为“支”,此刻“支”字不当读为“丈”,人下一字乃“象”之变体,《汉郭公碑》“豫”字作“豫”,其旁正殳,此刻形相似。《玉篇》作“乌”以为古文象字,盖“支”乃其人之姓,人象则其名也。《庄子休》有支离疏,《广韵》支下云汉复姓,又晋时有齐僧遁,《后赵》录有司空支雄,《何氏姓苑》云:支氏,琅琊人。偖子食当亦是人姓名,“偖”疑“储”之省文,《广韵》云:“储”姓,北齐有储太伯,予考《西汉书·鲍永传》:光武即位,遗谏议大夫,储太伯持节征永,《章怀注》引风俗通,曰储姓,齐先生储子之后也。《汉书·新太祖传》有亡谷储新正在其时,然而此记盖莱子侯,使储子等用百余人为支人象封其冢,而刻石言戒其子孙者也。“余”古者作“余”,《周礼天官委人》凡其他聚以诗颂。赐汉《吴仲山碑》,父有余财,都是“余”为“馀”。考《汉书·王巨君传》,莽于居摄三年十12月,改初阶元年问鼎,改定有天下号,曰新,以十八月朔乙亥为立国元年终月之朔,经五年又改后年为天凤元年,以改元更号。而论既称天凤不当复称始建国,然莽传前有先建元发轫,后改元建国,不云始建国,而于后言建国元年朽月上,仍系以始字,则于始建国六年,所谓改元年天凤者。当是増“天凤”二字,于始建国之下,故此刻称始建国天凤三年耳,据此能够证史家记载之不当,叶石林《避暑录话》云:韩令尹玉汝家藏铜钭铭称:始建国天凤上戊六年。据《汉书》:莽改始建国六年为天凤元年,而不言其因。今天凤上犹冒始建国,为盖通为一称,未尝去旧号,上戊莽所作历名也。又洪氏《隶释》跋:蜀郡里正《何君阁道碑》,有建武7月二年之文,云:福州中郭洪知金州,田夫耕得一钲,其铭云:始建国地国王戊二年。今此刻无“上戊”二字,正可殳叶、洪二君所言相互印证,此刻结体秀劲、古茂,在《上谷府卿》、《祝其卿》二坟坛石刻之上,尚是西晋文字,可宝也。1961年建国十四周年回看,假期录金石文论以作忝考。康生书时年六十有五。

www.8522.com 6

清中晚期 汉莱子侯刻石 朵云轩2006春拍

www.8522.com 7

汉莱子侯刻石朱拓本 朵云轩1998春拍

www.8522.com 8

汉莱子侯刻石等多样 匡时2011春拍

 公元16年,莱子国贵族后裔进行了大型的封田祭奠活动,撰文立石,告诫子孙爱抚那艰难的领地。”始建国天凤三年1月7日,莱子侯为支人为封,使偖子良等用百余人,后子孙毋坏败。”有意思的是,那块体贴的石刻刻完后,居然沉寂了1000多年,一贯到乾隆大帝五十七年(1792年)才被人有时发现,最近存于湖南省邹城市博物馆。莱子侯石刻以行草写成,自发现的话被许多金石学者中度评价,郭文豹称其”世所罕见,金石钻探必从解读此石开篇”、”从篆到隶过渡的里程碑”。

        如今所见的莱子侯石刻原迹上留下了爱新觉罗·清仁宗二十二年颜逢甲等4位学子旅游时刻下的”到此一游”——”嘉庆帝戊寅秋,滕七四前辈颜逢甲、同邹孙生容、王补、仲绪山得此于卧虎山前,盖封田赡族,勒石戒子孙者。近二千年未泐,亦无知者,可异也。逢甲记,生容书”,那件拓本不见颜逢甲的”到此一游”,可知她所拓时代要早于嘉庆帝二十二年,是清前期石碑刚刚被察觉今后的初拓本,应该是现行反革命所现有的最早版本的莱子侯石刻拓本了!

www.8522.com 9

笔录权威著录

  吴湖帆的伯公、一代金石名人沈树镛在清宣宗二十六年在此拓本上题写道”石在青海邹县卧虎山,爱新觉罗·爱新觉罗·颙琰甲午滕县颜逢甲访得之,移入孟庙。颜君有题记附刻,此出土初拓旧本,故尚无颜迹也。”之后,沈树镛、赵之谦将此件名品著录入《补寰宇访碑录》中。

www.8522.com 10

珍藏谷牧

        一 、”九藤书屋”主人谷牧,1931年投入共产党,一九三二年后担任左联组委、代理书记,并主要编辑进步文艺刊物《泡沫》、《浪花》。建国后历任国务院副总理、主题书记处书记、全国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副主席等职。

  二 、建国后,谷牧即便长时间从事经建筑管理理工作,但他当作出了名的”党内贡士”,痴心古板文化,先后主持了东京(Tokyo)琉璃厂文化街的整治、恭王府的维护和苏醒等,晚年又担任万世师表基金会的名誉会长等职,致力于把孔圣人钻探和儒学学说推向国际。

  叁 、谷牧雅爱文墨丹青。对学子、对音乐家,谷牧既精通且尊敬,季齐奘曾说,在文人心中,谷牧是”可以推心置腹、无话不谈的党内领导”。在上世纪六七十时期的特有时代,谷牧和黄胄、黄永玉、李可染、李苦禅、陆俨少、吴作人等知名美术大师惺惺相惜、肝胆照人。

  ④ 、谷牧对于中国书法和绘画领域的重庆大学贡献,其一,革新开放后,谷牧作为国家副总理一贯干涉帮助组建由谢稚柳领衔的中中原人民共和国书画鉴定小组,在全国限制内对集体所藏南梁书画进行了上上下下的钻探和评比,最后诞生了当代可是权威的《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太古字画图目》。其二,谷牧大力帮忙黄胄先生创办的中中原人民共和国画斟酌院以及炎黄艺术馆,一九九四年四月一日,谷牧暨老婆牟锋更将他们珍藏的耗费时间14年而成的《百梅图》捐献赠送给开馆两周年的炎黄艺术馆。

谷牧幼时受到七年严俊私塾教育,读书、习字、练画成为他生平的爱护。从中国左翼诗人联盟到创造《泡沫》《浪花》等刊物,作为老牌的”党内贡士”,他习惯节衣缩食实行收藏,每逢礼拜六,党内多少个藏友相约去文化市镇同台”捡漏”,并请大师鉴定指导,慢慢丰裕自身的藏品并形成本人的收藏种类。

  谷牧先生本人的古画鉴赏能力本已万分抢眼,而其身边更是不乏顶级的墨宝鉴赏高手。而在谷牧的史前书法和绘画收藏进度中,有1人权威对于谷牧的影响相当大,此人正是康生。

名跋康生题跋

  康生是新中夏族民共和国历史上壹个人充满争议的人物,他和郭文豹先生的各样互动,现今听来如故非常诙谐。在深入的动乱岁月首,康生飞黄腾达,从来为毛泽东所信用,作为政治局常委赫然变成大旨第伍号人物。康生写字平时左右开弓的。

  那件拓片辗转先为康生所得,康生在拓本上数区长题,极为用心的写上了长篇考证观点,足见其稳固的学术涵养了。

www.8522.com 11

www.8522.com 12

  康生其余方面不作评价,但其古物情结和赏鉴眼光却为人额手称庆:

 一 、作为及时的中心头头,康生的薪酬本来不低,有不断一位的纪念录记载康生的活着非常清纯,而是喜欢将闲钱用来买古物,更加是砚台和古籍善本。

  贰 、近日藏于中中原人民共和国美术馆的西夏苏东坡《潇湘竹石图卷》的逸事相信应该有此人都打听,它是一九六五年邓拓先生所捐献的。当时邓拓先生为此消费了5000元的相对化”巨额资金”,不过却被人诟病搞文物投机,还告到了刘少奇处。最后,康生出面珍视了邓拓,也维护了那幅体贴的小说。

  叁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局动开首后,康生显著反对把文物归为”四旧”,从现行反革命的野史记载上,并不曾阅览康生破坏过一件文物。

  ④ 、依据谷牧先生自身的想起,康生在一九七一年临终前本身刻了枚”交公”字样的印鉴,并在投机的收藏品上都打了”交公”章,他自觉把毕生的藏品都捐献给国家。

  从以上的多少个部分来看,无论康生在别的地点的功过如何,他对于古物的钟爱和欣赏眼光,是不应当被同步推文(Tweet)化的。

往事康郭争锋

www.8522.com 13

康生与郭开贞

  谷牧先生的储藏总是离不开康生和高汝鸿四个人的幽默轶事,那多个人还真是某些四处较劲。在那张珍视的拓片上,也留给了几个人的有趣互动!

www.8522.com 14

康、郭题跋“争锋”

  那件极为高尚的拓片当年是郭尚武所期盼的,但最终照旧被康生捷足首先登场了,而到了1963年,康生邀约郭开贞观赏拓片,郭文豹才”有幸”在上头留下的题跋手迹,但结尾郭某人照旧有缘无分啊,哈哈。但康生却是十三分着重郭鼎堂的考究观点,将郭文豹对于它的长篇商量抄录于拓本上方。

www.8522.com 15

  在处理商场上,绝大多数的拍品都是有相对规范的价格的,多少钱一平尺,基本通化小异,但有极个别的带有唯一性的奇品,它的标价正是多少人所决定的,喜欢它的人愿意为它交给任何的价格。那件初拓本,本人就称得上”最善本”,权威著录,加上前国家带头人令人感动的好古之心和康生高汝鸿两位话题人物的幽默互动,所以,无论它拍出如何的高价,都以客观的。

www.8522.com 16

清从前发现的西夏石刻甚少,据宋尤袤《砚北杂记》说:“闻自新莽恶称汉德,凡有石刻,皆令仆而磨之,仍严其禁。”赵明诚《金石录》仅记录《居摄两坟坛》、《五凤刻石》三种。今藏于曲阜中岳庙的《居摄两坟坛刻石》行草弥为爱惜。

内容摘要:1838)至二十六年,金石学者沈涛两任直隶省广平府里胥时期,在所辖的永年县(今江西省邯郸市永年区)吴庄村北的朱山(又称猪山)发现一处摩崖石刻,通称“朱山石刻”“猪山刻石”“群臣上寿石刻”等,上有“赵廿二年二月辛亥群臣上醻此石北”1几个篆刻大字。304)说张德容《二铭草堂金石聚》认为该石刻日期为西周赵武公廿二年(前304年)1月乙酉(十八日),“赵自武灵始称王,其廿一年攻哈尔滨……嘉兴献四邑和,王许之,罢兵……武灵王廿二年当姬延之十一年……2月得丙辰朔,则甲子乃3月4日也……或及时得台州四邑。131)说光绪三年《永年县志》猜度该石刻为南宋赵弘殷肃王刘彭祖(汉景帝第十子)二十二年(孝武皇帝元光四年,前131年)之物,“又考东西楚皆有秦国,敬肃王彭祖在位最久,汉诸侯王各以其即位纪年,五凤石可证,碑或立即物欤”。

www.8522.com 17

清方朔评此刻书法“篆法古婉曲折,笔画多寡随势为之,不拘于纵横方格也。相其手笔,在汉篆中高于《嵩岳少室》、《开母》二石铭之上,周鼓秦刻而后此为后劲”。

关键词:石刻;金石;建武;刘位坦;十二年;沈涛;永年县;赵国;拓本;题跋

                
新莽天凤三年(15年)二月刻。原石发现于台湾阳信县卧虎山下,现存湖北曲阜南岳庙启圣殿。又称《莱子侯封田刻石》、《莱子侯封冢记》、《天凤刻石》、《莱子侯赡族戒石》。七行,每行有直界,行五字,共三十五字。清清仁宗二十二年(1817),膝县孝廉颜逢甲,偕友人孙生容,王辅中游邹县城南卧虎山前偶得之。此石书法古拙奇瑰,气势开张,丰筋力满,趣味横生,熔篆籀之意写隶,清方朔《枕经堂金石书法和绘画题跋》:“以篆为隶,结构简劲,意味古雅。”

作者简介:

                  大顺祖传书迹甚少,通过此石,可窥后周书风。
对此时中的“莱”字,有作“嶪(去山字头)”字者,有作“葉”字、“業”字者,迄无定论;对此石之真伪,也有争议。冯云鹏《金石索》云:“此石虽非后人伪刻,亦系当时野制,无深长意趣。”其实民间野制,不见得就不够意趣。此石书法古拙苍简,骨气洞达,用笔圆劲有篆意。诸城王金策说:“不知原刻正以朴拙倍见古情;今人无事不胜古人,惟朴拙万不可及。”此话是颇有见地的。

  道光帝十八年(1838)至二十六年,金石学者沈涛两任直隶省广平府太尉时期,在所辖的永年县(今广西省张家口市永年区)吴庄村北的朱山(又称猪山)发现一处摩崖石刻,通称“朱山石刻”“猪山刻石”“群臣上寿石刻”等,上有“赵廿二年10月辛酉群臣上醻此石北”1七个篆刻大字。二〇一二年1月2二111日,国务院将其列为第柒批全国主要文物爱护单位。因当地在历史上曾隶属夏朝时代郑国、两汉时代赵国、十六国时代羯族带头人石勒及其从子石虎所建齐国(史称“后赵”或“石赵”),学界对其国属和年份争议颇多。

                
颜逢甲题记称此刻“与曲阜《五凤二年刻石》、《水平鄐君》摩崖,是一家眷属。”方朔《枕经金石跋》也说它“以篆为隶,结构简劲,意味古雅,足与文庙之《五凤二年刻石》继美。”瞿中溶《金石文编》评其书云:“此刻结体秀劲古茂,在《上谷府卿》、《祝其卿》二坟坛石刻之上,尚是西楚文字,可宝也。”此石与《鲁孝王刻石》以及《祝其卿》、《上谷府卿》二坟坛石刻同为后金资深入石,由此能够考见汉隶从古隶向今隶连着的踪影。江西峄县王氏有翻刻本。
释文:始建国天凤三年1月十二日,莱子侯为支人为封,使斁薼良等用百余人,後子孙毋坏败。

  后赵建武六年(340)说

  爱新觉罗·旻宁二十八年刊刻的沈涛《交翠轩笔记》卷一以为,石刻时期为后赵建武六年(340),“以《晋书》考之,知为石虎时所刻。案《晋书·载记》,石勒以太兴二年称赵王元年……后廿二年为石虎之建武六年……是年,虎伐燕,不克而还,谒石勒墓,朝群臣于襄国建德前殿。至邺,设饮至之礼。由襄国至邺,广年(即今之永年)为必经之道,君臣会饮当在此刻”。吴式芬《捃古录》亦将其列入后赵,樊彬《畿辅碑目》置于十六国今后、南齐后边。1985年七月217日,该石刻被列为第3批云南省第叁文物保养单位时,也标注为“后赵”。

  据《赵之谦集》第二册《悲盦序跋集存》转引,都督刘位坦(字宽夫)反对此说,“或谓为后赵石虎建武六年刻,窃不谓然。建武六年……7月有甲子无甲辰。此刻‘四月辛酉’,可见非是岁矣。且总计其前世为编年之数,近见西塞尔维亚人或如此,金石刻未有此例也。咸康时遗刻,如石、如专(砖),世所不乏,其时字体罕有尚含篆法如此者”。同治帝十一年(1872)刊刻的张德容《二铭草堂金石聚》也觉得沈涛之说“非也。石勒以太兴二年称赵王,后廿二年为石虎之建武六年。石虎篡立,自称‘建武’,必不仍冒勒之年数为纪。若当时刻石,宜称‘建武六年’,未必概称‘赵廿二年’。虎伐燕,不克,由襄国至邺,在是年冬。而此题‘二月庚戌’,亦与史不合”。爱新觉罗·光绪五年(1879),永年县贡士胡景桂将石刻拓本赠于樊榕,十1月十7日,王树枏题跋曰:“虎伐燕在冬二月”,“5月为庚戌朔,以次推亦无庚戌之日。石虎在位既无廿二年之久,而月日乖谬,又大不符,其非石赵明甚。”俞樾《致汪曰桢函》认为沈涛之说“殊不足据”,其《春在堂小说》卷二亦云:“沈西雍观望谓是石虎建武六年所刻,上溯石勒之年而并数之,故称‘赵廿二年’。然金石刻辞从无此例。”杨铎《函青阁金石记》卷二也代表沈涛此说“不足据也”。

  汉代赵王刘遂二十二年(前158)说

  据刘位坦考证,该石刻时代为辽朝赵王刘遂(汉高祖汉高帝之孙、赵幽王刘友之子)二十二年(汉文帝后元六年,前158年)。《赵之谦集》第壹册《悲盦序跋集存》转引刘位坦跋曰:“《五凤二年石刻》称‘鲁卅四年’,与此刻一样例。汉封国得自编年也……维赵王遂立凡廿六年。自文帝元年建国,至后元六年己亥,乃其廿二年……此汉代刻石也”。对“后赵建武六年说”进行申辩后,他还以为,就算赵弘殷肃王刘彭祖立六十余年、赵共王刘充立五十六年、赵缪王刘元立廿五年、赵节王刘栩立四十年、赵顷王刘商立廿三年、赵惠王刘乾立四十八年,“凡此固皆得有廿二年之称。然彭祖之廿二年为武帝元光四年,其时朝廷已有年号纪年,何得不冠于首书之?其不书,知为文帝无年号时矣。若充、若元,更在彭祖后。若栩、若商、若乾,则其时字体变隶,此刻毫不在当下也”。赵之谦按:“余来京城,首见此刻,即断为南陈人作,彼时但据书法字体得之……宽夫先生所考最精核,无以益之……此刻实为两汉祖石。”

  金石学者沈树镛病故后,其所藏石刻拓本为吴广霈购得。同治二年五月,赵之谦题跋曰:“此为南梁祖刻,疑为石赵者非。”清穆宗三年,赵之谦《补寰宇访碑录》卷一云:“大兴刘位坦考为北魏明太宗后元六年。”陆增祥《八琼室金石补正》进而考证“是年3月己丑朔,廿一日直己酉。刘氏所言,盖赵王遂之廿二年也”,即使赵氏孤儿二十二年之说就历法而言“亦无不合。惟以笔势审之,似与秦篆差别,‘丁亥’二字,转笔方折,全是隶意,仍从刘氏定为西魏时物”。爱新觉罗·光绪帝五年十7月尾一,刘位坦的外孙黄国瑾为胡景桂赠于樊榕的石刻拓本题记云:“此石先外祖刘公宽夫考为刘恒后元六年刻石……家大人(其父黄彭年——引者注)及今新城王君(王树枏——引者注)考之尤详,信为汉刻无疑。”杨铎《函青阁金石记》卷二歌唱刘位坦之说“与余所见正合”。

  徐森玉《清朝石刻文字初探》(《文物》1965年5期)认为此说“比较妥贴”,“此刻应是”孙吴赵王刘遂的下级“为她上寿献殷勤的刻石”。秦进才《燕赵历史文献商讨》(中华书局2007年)、《秦代群臣上醻刻石两拓本价值初探》(《文物春秋》二〇〇九年1期)、《秦朝群臣上醻刻石新探》(《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历史文物》二零零六年3期)、《群臣上醻刻石时期述论》(《许昌大学学报》2014年2期)对诸说予以考辨后,认为此说“较为可信赖”。

  赵武灵王长子廿二年(前304)说

  张德容《二铭草堂金石聚》认为该石刻日期为周朝公子章廿二年(前304年)四月甲午(212日),“赵自武灵始称王,其廿一年攻利马索尔……阿拉木图献四邑和,王许之,罢兵……武灵王廿二年当周赧王之十一年……7月得乙酉朔,则乙亥乃二月二日也……或及时得合肥四邑,群臣上寿此山,因此刻石,亦纪功之意”。潘祖荫表示此说“似过求古远,意以为汉初赵刻”,但张德容坚贞不屈己见,并称金朝赵王刘遂廿二年(前158年)之说虽“不为无据,然考西楚唐代治理九龙江安……今永年为广年县,地属广平国,南宋属巨鹿郡,皆不属吴国……汉初诸侯刻石必有体制,若如此刻,词气未免嫌于张大,非其时所宜”。

  爱新觉罗·清德宗十九年《广平府志》引黄彭年(刘位坦之婿、黄国瑾之父)之语云:“此西周赵景叔时所刻,其时北伐大连、燕、代,拓地千里,胡服自尊。君臣行庆,会饮于此山上,理即使也。”吴广霈购得沈树镛所遗石刻拓本后,题跋曰:“吾折衷诸前哲之说,似以张氏为得间。”一九四一年九月,马一浮《赵〈娄山石刻〉临本自跋》照抄张德容此说,认为“赵刻无疑,非汉初诸侯王体制也”。宋涟圭《猪山群臣上醻刻石时期“赵偃说”辨正》(《大庆职技大学学报》2010年4期)对此说实行了详细论证。

  清德宗三年《永年县志》不赞成此说,“惟碑文作李通古石籀文体,决非周朝时物”。光绪帝五年十15月十二二十五日,王树枏题跋亦云:“近见开封张少薇德容《金石聚》载此刻入周,周时不应该李通古燕书体。至谓永年南宋属广平国不属郑国,尤失。”

  东晋宋翼祖肃王二十二年(前131)说

  清德宗三年《永年县志》揣测该石刻为南陈宋僖祖肃王刘彭祖(汉景帝第玖子)二十二年(汉世宗元光四年,前131年)之物,“又考东秦朝皆有宋国,敬肃王彭祖在位最久,汉诸侯王各以其即位纪年,五凤石可证,碑或立刻物欤”。光绪五年五月二十7日,丁绍基为胡景桂赠于樊榕的石刻拓本题跋云:“汉时赵王享国逾二十年者,唯赵王遂、敬肃王彭祖、共王充、平干缪王元……然而此所称赵二十二年者,唯敬肃王纪年庶几近之。王以孝景四年徙封,其二十二年为武帝元光四年。彼时海内晏安,朝廷无事,故与其群臣上寿此山……是此石刻为汉武时物无疑矣。”民国五年(壹玖壹捌)刊印的丁绍基《求是斋碑跋》措辞基本相同。

  综上所述,自爱新觉罗·清宣宗年间发现朱山石刻以来,学界对其国属和时代个抒几见。经过二个半世纪的争辩,西楚赵王刘遂二十二年(刘恒后元六年,前158年)四月戊子(1三十日)之说可信赖度最高,现已占用主导地位。由此,朱山石刻被分明为现存最早的北周石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