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代行书,欧阳文忠集

 

紫禁城博物院收藏历代碑帖墨迹选《宋拓司隶通判鲁峻碑》,额题《汉故司隶长史忠惠父鲁君碑》。明代熹平三年(173年)十二月立。17行,行32字。在吉林滨州市。

www.8522.com 1

【元朝临安从业张表碑〈建宁元年〉】

www.8522.com 2

碑主人鲁峻,字仲岩(一作仲严),山阳(故治在今四川芝(东芝(Toshiba))罘区西北四十里)昌邑人。官至司隶尚书、屯骑太尉。熹平元年卒于住所,终年六11虚岁。次年一月,门生故吏于商、马荫等三百拾陆人为之树碑颂德。

www.8522.com 3

  右汉《豫州从事张表碑》,云“君讳表,字元异”。其碑首题云《汉故金陵从业张君碑》,而文为韵语。叙其官阀不甚详,但云“春秋六十四,以建宁元年五月辛亥寝疾而终”。其辞有云“仕郡为督邮,鹰撮卢击”,是以狗喻人。又有“畔桓利正”之语。盖汉人犹质,不嫌取类于鹰犬。“畔桓”,疑是“般桓”,文字简少假借尔。治平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书。

www.8522.com ,        
此碑全称《汉司隶大将军忠惠公鲁君碑》,又名《汉司隶士大夫鲁峻碑》、《鲁忠惠碑》。唐宋熹平三年(173年)11月立。17行,行32字。在安徽滨州市。  鲁峻,字仲严,山阳(故治在今福建陵三水区西北四十里)昌邑人。官至司隶太史、屯骑教头。熹平元年卒于住所,终年六1二岁。次年一月,门生故吏于商、马荫等三百二十一位为之树碑颂德。碑原在金乡焦氏山南鲁峻墓所。据《水经注·济水》引戴延之《西征记》云,墓前尚有石祠石庙,“四壁皆青石隐起,自书契以来,忠臣、孝子、贞妇、孔丘及弟子柒12人形象,像边皆刻石记之,文字鲜明……”那是和广西嘉祥武梁祠汉画像石同类的石刻艺术品。墓前之碑,后被人移置任城(即今泰州)中岳庙。  此碑漫漶颇甚,许多字已不可辨。其书法方劲、厚重而丰腴,兼有萧散、古逸之致。其字有大有小,欹正相生,布局活泼可爱。碑阳与碑阴之字非出一手,而碑阴古朴自然,尤多天趣。明郭宗昌《金石史》谓其“书法峭峻古雅,第小开魏人堂室,然自是汉格。”清万经云:“字体方整匀净,凡勒笔、磔笔、超笔、挑起处极丰肥,开元诸家似效其体。”杨守敬《平碑记》则谓:“丰腴雄伟,唐明皇、徐季海亦随后出,而肥浓太甚,无此气韵矣。”以上诸家颇有观点的评论,表达了《鲁峻碑》对后者书风所发生的震慑。  宋郑樵《金石略》以此碑书法高妙,推定是蔡邕所书,此说实在并不曾什么依照。从赵明诚《金石录》早先,就已提议疑虑,以后的众多书法家学者多依赵说。

www.8522.com 4www.8522.com 5www.8522.com 6

       www.8522.com 7

  【秦朝竹邑侯相张寿碑〈建宁元年〉】

   www.8522.com 8  

汉代行书,欧阳文忠集。  右汉《竹邑侯相张寿碑》,云“君讳寿,字仲吾。其先晋大夫张老盛德之裔。孝友恭懿,明允笃信。博物多识,猎涉传记,临疑独照,确然不挠,有孔甫之风。举孝廉,除太尉、给事、谒者,迁竹邑侯相。年八十,建宁元年仲夏丁未卒”,其大约可知者如此。别的残缺,或在或亡,亦班班可读尔。治平元年天中节日书。

         
 此碑全称《汉广陵县令巴伦支海相景君铭》,又名《阿拉弗拉海相景君碑》。汉汉安二年(143)立,金鼎文,纵288毫米,横105.6分米,
碑文17行,行23字。篆额“汉咸阳太尉濑户内海相景君铭”2行12字,碑阴有金鼎文5二个人题名。存广东遵义。碑文记景君殁后,门下属吏慕其德而为之树碑之事。景君,不著名字,地中海任城(今多瑙河邢台)人。尝属司农,官元城(今江苏开名县东)令、宛城(治滇池,在今广西晋宁县东)通判、阿拉弗拉海相。汉安二年卒。

  【元朝金乡守长侯君碑〈建宁二年〉】

  此碑一反汉隶多方扁的天性,字形稍长,结体宽博,笔画平直方劲,有凌厉万钧之势。竖笔多作“倒薤”(悬针)状,在汉隶中独树一帜。明王元美谓其“书法故自古雅”(《弇州山人稿》)。清孙承泽也称其“方整有分法。王世贞称之曰‘古雅’,非溢美也。”(《乙丑消夏记》)。翁方纲云:“元我竹房(丘衍)《三十五举》云,‘小篆须是方劲古拙,当机立断,挑唆平硬如折刀头,方是汉隶”,此语惟是碑能够当之。”(《两汉金石记》)杨守敬云:“隶法易方为长,已开峭拔一派,郭兰石(尚先)谓‘学信本(欧阳询)书,当从《郑固》、《景君》入’,可谓探源之论。”(《激素飞清阁平碑记》)康南海云:“古气磅礴,曳脚多用籀笔,与《天发神谶》相似,盖以和帝之前书皆有篆意。”

  右汉《金乡守长侯君碑》,云“君讳成,字伯盛,山阳防东人也。其先出自豳岐,周文之后,封于郑,郑共仲赐氏曰侯。厥胤宣多,以功佐国。汉之兴也,侯公纳策,济太上皇于鸿沟之厄,谥曰安国。君曾孙挤饷魍澈睢9馕渲行耍玄孙霸为临淮左徒,转拜执法右刺奸、五威司命、大司徒公,封於陵侯,枝叶繁茂,或家河洧,或邑山济。君即上党都尉之弟。郡请署主簿、督邮、五官掾、功曹,守金村长。建宁二年五月乙卯卒,年八十一”。碑文首尾皆完,故得详其世次。其云“上党太傅”,不见其名。按《汉书》,执法左右刺奸、五威司命,皆新太祖官名。《侯霸列传》云:霸,莽时为随令,迁执法剌奸,而未尝为五威司命。后事光武,代伏湛为大司徒,封关内侯。即薨,光武下诏,追封则乡侯。而此碑言封於陵侯,未知孰是?据碑言,刺奸、司命光武时官,盖碑文之谬矣。治平元年7月二二十六日书。

  【隋朝鲁相晨尼父庙碑〈建宁二年〉】

  右汉《鲁相上御史章》,其略云“建宁二年一月癸未朔15日庚子,鲁相臣晨、上卿臣谦,顿首死刑,上上大夫。臣晨顿首,死罪死罪。臣以元年到官,行秋飨,饮酒泮宫,复礼孔圣人宅,而无出差酒脯之祠。臣辄依社稷,出王家谷,春秋行礼”。建宁,灵帝年号也。于此见汉制君王之尊,其辞称“顿首死刑”,而不敢斥至尊,因校尉以致达而已。余家《集录》汉碑颇多,亦有奏章,患其摩灭,独斯碑首尾完备,可见当时之制也。又云:“孔仲尼乾坤所挺,西狩获麟,为汉制作。”故《孝经济援救神契》曰“玄丘制命帝卯行”,又《军机章京考灵耀》曰“丘生苍际,触期稽度为赤制”,谶纬不经,不待论而能够。甚矣,汉儒之狭陋也!尼父作《春秋》,岂区区为汉而已哉!治平元年八月二日书。

  【辽朝孔君碑〈建宁四年〉】

  右汉《孔君碑》,其名字摩灭不可知,而世次官阀粗可考,云“孔圣人十九代孙,颍川君之元子也。举孝廉,除知府、博昌长。遭太守君忧,服竟,拜都督太守、治书太师、博陵太傅,迁下邳相、河东长史。建宁四年八月卒”。别的文字历历可读,以其断绝处多,文理难续,故不复尽录。然其终始略可知矣。惟其名字皆亡,为可惜也。治平元年满月四日书。

  【明朝慎令刘君墓碑〈建宁四年〉】

  右汉《慎令刘君墓碑》,在今圣Peter堡下邑。其名已摩灭,其字伯麟。少罹劳累,身服田亩。举孝廉,除长史,辟从事、司徒掾,迁慎令。卒年六十有二。其铭曰:“於惟君德,忠孝正直。至行通洞,高明柔克。鬼神福谦,受兹介福。知命不延,引舆旋归。忽然轻举,志激拔葵。人皆有亡,贵终誉兮。殁而名垂青史,垂名著兮。”余家汉碑,常患其铭多缺灭,而斯铭偶完,故录之。

  【元朝北军中候郭君碑〈建宁四年〉】

  右汉《北军中候郭君碑》,其名字摩灭,云“元城君第⑤子也。其先盖周之胄绪,枝叶云布,列于州郡,自东郡郑国,家于卡萨布兰卡汲。兄竹邑侯相,次参知政事太师,次济北相。顺弟秦皇岛长,次克雷塔罗知府,次石家庄相,次雒阳令。君为五官掾、功曹、司隶中都官从事。三辟将军府,举廉比阳长,复辟司徒,拜北军中候。年六十有六,建宁四年6月辛酉卒”。其于“兄竹邑侯相”上一字缺灭不完,疑是“惠”字。其下又云“顺弟”,莫晓其义,岂汉人谓兄弟为此语邪?故阙其疑,以俟知者。治平元年7月五日书。

  【后周析里桥甫阝阁颂〈建宁五年〉】

  右汉《析里桥甫阝阁颂》,建宁五年立,云“惟斯析里,处汉之右,溪源漂疾,横注于道。涉秋霖漉,稽滞酒店,休谒往还,常失日晷。行理咨嗟,郡县所苦。斯溪既是,甫阝阁尤甚。临深长渊,三百余丈,接木相连,号为万柱。遭同ㄨ纳,人物俱隋,沉没洪渊,酷烈为祸。于是知府阿阳李君讳会,字伯都,以建宁三年7月丁亥到官。思惟惠利,有以绥济。闻此为难,其日久矣,乃俾府掾仇审,改解决危房难题殆,即便求隐。析里桥梁,于尔乃造。又蟑散关之朝漯,徙朝阳之平参,减西□□高阁,就稳定之石道。禹道江河,以靖四海,经纪厥绩,艾康万里。乃作颂曰”。颂后又有诗,皆摩灭不完。其云“遇到ㄨ纳”,又云“蟑散关之朝漯,徙朝阳之平参”,刻画完好,非其讹缪,而莫详其义。疑当时人语与今异,又疑汉人用字回顾,假借分化尔。故录之以俟博识君子。治平元年6月30日书。

  【清朝尧母碑〈建宁五年〉】

  右汉《尧母碑》,汉建宁五年造,其文略曰:“尧母庆都感赤龙而生尧,遂以侯伯,恢践帝宫。庆都仙没,盖葬于兹。欲人莫知,名曰灵台,上立黄屋,尧所奉祠。三代改易,荒废不修。汉受濡期,兴灭继绝,如尧为之。遂遭亡新,礼祠绝矣。故廷尉姓名摩灭,不可读矣。深惟大汉尧之苗胄,当修尧祠,追远复旧。前后奏上,帝纳其谋,岁以春秋奉太牢祠。时济阴郎中魏郡审晃、成阳令博陵管遵,各遣大掾帮忙,□君经之营之,不日成之。”此其大致也。按《皇览》云尧冢在济阴城阳,《吕氏春秋》云尧葬谷林,皇甫谧云谷林即城阳。然自《史记》、《地志》及《水经》诸书,无尧母葬处,惟见于此碑,盖亦葬城阳也。而诸书俗本多为城阳,独此碑为成阳,当以碑为正。碑后列当时人名氏,又云“审晃字元让,管遵字君台”。又云“汉受濡期”,莫晓其义也。嘉淘年一月二5日书。

  【武周繁阳令张鹭碑〈熹平中〉】

  右汉《繁阳令陈威碑》,首尾不完,文字摩灭,可识者四百三十字,不可识者六十一字。碑云“君遭叔父枢密使薨,委荣轻举,吏民攀辕,守阙上书,运谷万斛,助官赈贫,以乞君还”。又云“富波君之子”。按《汉书》杨震子牧为富波相,君乃牧子也,叔父通判者,秉也。出米乞令,前史所无,惜其名字摩灭不可见矣。嘉贪四晔月二十十六日书。

  【北魏高阳令王晓龙碑】

  右汉《高阳令杨著碑》,首尾不完,而文字勉强能够识,云“司隶从事、定颍侯相,最终为善侯相”。“善”上一字摩灭不可知,盖在这之中间尝为高阳令,而碑首不书最终官者,不详其义也。按《杨震碑》,高阳令著,震孙也。今碑在震墓侧。

  【秦朝帕托碑阴题名一】

  右汉刘奕鸣碑阴题名,首尾不完,今可知者四十余人。杨震子孙葬阌乡者数世,碑多残缺,此不知为哪个人碑阴。其后有云“右后公门生”,又云“右沛君门生”。“沛君”疑是沛相者,自有碑而亡其名字矣。“后公”亦不知为何人也。治平元年十一月底10日书。

  【元代王晓龙碑阴题名二】

  右汉杨旭碑阴题名,凡一百三10个人,有称故吏者、故民者、处士者、故功曹史者、故门下佐者,类例不一,似当时人各随意书之,而文字摩灭仅可读其姓名。字俱完可识者八十三位,别的或在或亡。盖孙吴杨震墓域中碑也。杨氏墓在阌乡,有碑数片,皆汉世所立。余家《集录》得其四:震及沛相、繁阳、高阳令碑,并得碑阴题名,然得时参错,不知缘何碑之阴也。其名氏可知者,当时皆无所称述,顾其人亦不足究考。第以汉隶真迹金石所传者,到现在类多摩灭可惜,故录之尔。治平元年6月2一日书。

  【西魏碑阴题名】

  右汉碑阴题名,在阌乡杨震墓侧,文字摩灭,不复可考。其仅可见者曰“候长汾阴赵遗子宣”,“候”上灭一字。又曰“故督邮曹史、县功曹乡部吏柏昱”等人名,“乡”上又灭一字。又曰“西乡亭长柏昱子政”,又曰“乡亭长翟国相如”,“乡”上又灭一字。又曰“麟都亭长阴虞诩定、谷口亭长方高雅”,“方”上又灭一字。“南门亭长梁忠子孝,四望亭长吴鸿子名,麟武亭长常诰宣”。别的缺裂不完。盖杨氏子孙当时皆葬阌乡,碑碣往往摩灭,此不知为什么人碑也。治平五年二月二26日,谢雨致斋于太社书。

  【北周杨公碑阴题名】

  右汉杨公碑阴题名。杨氏世葬阌乡,墓侧皆有碑,今其存者四。余家《集录》皆得之,乃里正、沛相、高阳、繁阳令也。此碑阴者不知为何人碑,文字残缺,其仅存者千克个人,又灭其一。其在者十五人,曰:寿陵圉令相蒋禧字武仲,宜禄长萧刘瑞字仲蹋孝廉杼秋刘旭字子明,太官日丞谯曹臻字建国,辞曹史郸公孙银字山根,门下书佐史韩纯字子敬、丰毕佩字广世、郸孟纵字河雒,决曹书佐郸公孙僮衷伲皆称故吏。又有故吏赞陈俊字仲显,蕲夏阳字仪公,蕲硪字伯玉,杼秋刘顺字子选,沛周仪字帛民,凡多人皆不著职。而孟纵字河雒、周仪字帛民,文字皆完,非论谬,而莫晓其义也。治平元年五月十四书。

  【后周残碑阴】

  右汉残碑阴,前后摩灭不知为何人碑。其知为汉碑者,盖其隶字非汉人莫能为也。其字仅可知者尚数十,而姓名完者十个人,曰:王伯卿、赵仲方、贾元周、王景阳、贾元辅、宗石处、王仲宣、马安国、王通国,皆无官号邑里,莫知为哪个人。惟汉隶在者少,为难得,故录之。治平元年端月十三十日书。

  【元朝鲁峻碑〈熹平元年〉】

  右汉《鲁峻碑》,云“君讳峻,字仲严,山阳昌邑人。监营谒者之孙、修武令之子。治《鲁诗》、《颜氏春秋》,举孝廉,除上卿、谒者、卡塔尔多哈军机章京丞。辟司徒、司空府,举高第、太傅、东郡顿丘令,迁呼和浩特太尉,拜议郎、左徒参知政事、上卿中丞、司隶上大夫。遭母忧,自乞拜议郎。服竟,还拜屯骑尚书。以病逊位,熹平元年卒。门生于商等二百叁十六个人谥曰‘忠惠父’”,其他文字亦粗完,故得迁拜次序颇详,以见汉官之制如此。惟云“遭母忧,自乞拜议郎”,又其最后为“屯骑里胥”,而碑首题云《汉故司隶少保忠惠父鲁君碑》者,莫晓其义。治平元年10月二十九日书。

  【明清玄儒娄先生碑〈熹平三年〉】

  右汉《玄儒娄先生碑》,云“先生讳寿,字九考,湘潭隆人也。祖太常大学生,父安贫守贱,不可荣以禄。先生童孩多奇,岐嶷有志,好学不厌,不饬小行,善与人交,久而能敬。荣沮溺之耦耕,甘山林之杳蔼”。又曰“有朋自远,冕绅莘莘,讲授和研习不倦。年七十有八,熹平三年3月乙巳不禄”。今《光化军乾德县图经》载此碑,景讨杏嘧砸牧瓯崴再迁乾德令,按图求碑,而寿有墓在谷城界中。余率县学生亲拜其墓,见此碑在墓侧,遂据图经迁碑还县,立于敕书楼下,到现在在焉。治平元年三月十1十一日书。

  【东晋桂阳侍中周府君纪功铭〈熹平中〉】

  此君检《汉书》无之,今碑石缺,不见其名,惜乎遂不见于世也。南人纪其所修泷水,即韩昌黎所谓昌乐泷者是也。现今以为利,祠宇甚严云。

  【秦代桂阳周府君碑〈熹平中〉】

  右汉《桂阳周府君碑》。按《韶州图经》云“唐朝桂阳太傅周府君碑,按庙在乐昌县西一百一十八里武溪上。武溪惊湍激石,流数百里。昔马援南征,其门生辕寄生善吹笛,援为作歌和之,名曰《武溪深》,其辞曰:‘滔滔武溪一何深,鸟飞不渡兽不可能临。嗟哉武溪何毒淫!’周使君开此溪,下合真水,桂阳人便之,为立庙刻石”。又云“碑在庙中,郭苍文”。今碑文摩灭,云府君字君光,而名已讹缺不可辨。《图经》但云周使君,亦不著其名。《金朝书》又无传,遂不知为哪个人也。按武水源出六安保靖县鸬鹚石,南流三百里入桂阳,而桂阳真水、卢溪、曹溪诸水皆与武水合流。其俗谓水湍峻为泷,韩退之诗云“南下昌乐泷”即此水也。碑首题云“神汉”者,唐人云“圣唐”尔,盖当时已为此语,而史传他书无之,独见于此碑也。

  【隋代桂阳周府君碑后本〈熹平中〉】

  右《汉桂阳周府君碑》。余初得前本,恨其名遂摩灭,后有国子监直讲刘仲章者,因出其碑,而为余言前为乐昌令,因道府君事,云名憬。问其为什么见之?云碑刻虽阙,还可以识也,乃以此碑并阴遗余。盖前本特摹者不工尔。又余初以韩集云“昌乐泷”,疑其误,乃改从乐昌,仲章曰不然,县名乐昌,而泷名曰昌乐,其旧俗所传如是,韩集不误也。乃知古人传疑而慎于更改者以此。

  【梁国秦君碑首〈熹平中〉】

  汉碑今存者少,此篆亦与今文小异,势力劲健可爱。〈蔡君谟题。〉

  右汉熹平中碑,在海口界中,字已摩灭不可识,独其碑首字大仅存。其笔画颇奇伟,蔡君谟甚爱之,此君谟过南都所题,乃皇倘年也,今一纪矣。嘉贪四昃旁率十五日书。

  【宋朝尧祠碑〈熹平四年〉】

  右汉《尧祠碑》,在济阴。碑云“帝尧者,盖昔世之圣王也”。又曰“圣汉龙兴,纂尧之绪,祠以上牺。至于王莽绝汉之业,而坛场夷替,屏慑无位”。大抵文字摩灭,字虽可知,而不复成文。其后有云“李树连理,生于尧祠。长史山东张宠到官始初,出钱二千,敬致礼祠”。其他无法读也。碑文有时间,盖熹平四年建也。治平元年10月晦日书。

  【东汉尚书王君碑〈光和元年〉】

  右汉《太师王君碑》,文字摩灭,不复成文,而仅有存者,其名字、官阀、卒葬年月皆莫可考。惟其碑首题云《汉故太傅王君之铭》,知君为汉人,姓王氏,而官为大将军尔。盖夫有形之物,必有时而弊,是以君子之道无弊,而其垂世者与天地而无穷。颜子高卧于陋巷,而名与舜、禹同荣,是岂有托于物而后传邪?岂有为于事而后著邪?故曰久而无弊者道,隐而终显者诚,此君子之所贵也。若快译通君者,托有形之物,欲垂无穷之名,及其弊也,金石何异乎瓦砾?治平元年十6月晦日书。

  【元朝樊毅华岳庙碑一〈光和元年〉】

  右汉《樊毅修华岳庙碑》,云“惟光和元年岁在乙酉,名曰咸池,涂月丙戌,弘农上大夫山西樊君讳毅,字仲德,下车之初,恭肃神祀。西岳至尊,诏书奉祠,躬亲自往,斋室逼窄,法斋无所。于是与令巴郡朐忍先谠图议缮。故二年孟陬甲子兴就,刻兹碑号,吏卒挟路。据此,碑乃即时所立,而上大夫生称“讳”者何哉?治平元年末伏日书。

  【汉代樊毅华岳碑二〈光和二年〉】

  右汉《樊毅华岳碑》,云“泰华之山削成四方,其高5000仞,广十里。《周礼·职方氏》华谓之西岳,祭视三公者,以能兴云雨,产万物,通精气,有益于人,则祀之。故帝舜受尧,亲自巡省。暨夏、殷、周,未之有改。秦违其典,璧遗高阝池,二世以亡。汉祖应运,礼遵陶唐,祭则获福,亦世克昌。亡新滔逆,鬼神不享。建武之初,彗扫顽凶。光和二年,有汉元舅、五侯之胄、谢阳之孙曰樊府君,讳毅,字仲德,命守斯邦。春季四月,斋祠西岳,以传窄狭不足处尊卑,庙舍旧久,墙屋倾亚,特部行事荀班、上卿先谠以渐补治,此其事也”。又云“功曹郭敏等遂刊玄石,铭勒鸿勋”。其墨宝颇完,其文彬彬可喜,惟以《周礼》“职方氏”为“识方氏”,其墨宝显然,非讹缺,疑当时《周礼》之学自如此,盖“识”、“志”其义皆通也。治平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书。

  【西楚参知政事陈球碑〈光和元年〉】

  右汉《太史陈球碑》,云“君讳球,字伯真,广汉太史之元子也”。又云“除军机大臣、经略使符节郎、显陵园令,换中东城门候,迁繁阳令,拜侍令尹”。其后又云“拜将作大匠”。其他摩灭仅存。按《后晋书》球传云“父荆广汉御史。阳嘉中,球举孝廉,稍迁繁阳令。太傅杨秉表球零陵上大夫,后累拜司空。光和元年,迁都督,坐日食免。复拜光禄大夫,与司徒刘さ饶敝锘鹿俨芙诘龋不果,下狱死”。球在零陵,破贼胡兰、朱盖有功,威著南邦。今碑破兰、盖事班班可读,与传皆合,惟不著诛太监事。至其卒时,文字摩灭不可识,惟云六十有二,亦与传合,予所集录古文,与史传多异,惟此碑所载与列传同也。治平元年十二月晦日书。

  【秦代西岳庙复民赋碑〈光和二年〉】

  右汉《修武庙复民赋碑》,云“光和二年十八月辛巳朔十三十一日甲戌,弘农太傅臣毅顿首死罪上宰相。臣毅顿首,死罪死罪。谨按文件,臣以去元年十四月到官,其十3月奉祠西岳敬亭山,省视庙舍及斋衣祭器,率皆久远有垢。臣以神岳至尊,宜加恭肃,辄遣行事荀班与华阴令先谠以渐缮治成就之”。又曰“谠言县当孔道,加奉尊岳,一周岁四祠,养牲百日,用谷稿三千余斛。或有请雨斋祷,役费兼倍。小民不堪,有饥寒之窘,违宗神之敬。乞差诸赋复华下十里以内民租田口。臣辄听,尽力奉宣诏书,思惟惠利,增异复上。臣毅登高履危,顿首顿首,死罪死罪,上都督”。汉家制度今不复见,惟余家《集录》汉碑颇多,故于摩灭之余,时见一二。而此碑粗完,故录其前后以传。臣毅者,樊毅也。治平元年三月十3日书。

  【西汉北岳碑〈光和四年〉】

  右汉《北岳碑》,文字残灭尤甚,莫详其所载何事,第其隐约可知者曰“光和四年”,以此知为汉碑尔。其文断续不可次序,盖多言直疑酒、黍稷丰穰等事,似是祷赛之文。其后有几人姓名,偶可知云“上饶季军冯巡字季祖,甘陵夏方字伯阳”,其他则莫可考矣。治平元年天中二日书。

  【吴国无极山神庙碑〈光和四年〉】

  右汉《无极山神庙碑》,文字摩灭断续,然寻绎次序,其可知者还是能成文,云“太常臣耽、丞敏顿首上宰相。谨按文件,男生常山盖高、上党范迁,为元氏三公神山。二〇一八年天中,常山相巡诣山请雨,山神即便高蜚言白国县,即与封龙灵山、无极山共兴云雨。常山相巡、元氏令王翊各以一白羊赛,复使高与迁俱诣太常,为无极山神索法食。臣疑高、迁言不实,辄移本国。今常山相巡书言,郡督邮言无极山体可三里所,立石为体,长二丈五尺所,山周匝二十余里。其三公封龙灵山,皆得法食。乞令无极山比三山祠,牲出王家,以骤滴信。愚臣如巡言,请少府给骤怠9适滦氡ǎ臣耽愚戆,顿首顿首上宰相。制曰可。大将军令忠奏雒阳宫,太常承书从事。光和四年九月十7日壬戌,侍中令忠下太常耽、丞敏,下常山相”。其奏章如此。其后遂言造庙事,而有铭,其文多不载。按汉奏章首尾皆言“臣某顿首顿首,死罪死罪,上左徒”,而此碑所载太常奏章首尾不称死罪,而丞敏不称臣,莫晓其制。碑后又列常山官属,云常山相上饶冯巡字季祖、元氏令王翊字元辅云。治平元年6月2八日书。

  【北魏ゾ亢君神祠碑〈光和四年〉】

  右汉《ゾ亢君神祠碑》,在郑县。庆历中,枢密直大学生施君为新疆都转运使,为余摹此本,云“碑文已摩灭,初不可辨,以面填其刻,稍寻其点画,命工镌治之,乃可读”。汉碑今在者类多摩灭不完,故独斯碑随处可知也,惟裴晔姓名为父老乡亲饺ヒ印%君亢所以畜泄水患,据碑文云“自亡新以来废之”,则前汉时已有之矣。光和中晔为郑左徒,始修复之,事见《水经》及《华州图经》。ゾ亢君祠,今谓之五部神庙,其像有石堤、西戍、树谷、五楼先生、东台太史、王翦将军,皆莫晓其义。施君名昌言,今为泾原路安抚使。治平元年八月十三日书。

  【宋朝敬仲碑〈光和四年〉】

  右汉《敬仲碑》者,其姓名字皆不可知,惟其初有“敬仲”二字还行识,故以寓其名尔。盖疑其人姓名田氏也。大抵文字摩灭,比此外汉碑尤甚,字可识者颇多,第不成文尔。惟云“州郡课最,临登大郡”,又云“居丧致哀”,又云“司隶从事、治书侍长史”,又云“光和四年闰月丙申”,此数句粗可读尔。别的字画廑完者,以汉隶今为难得,录之尔。治平元年闰三月15日书。

  【后唐无名碑】

  右汉无名碑,文字摩灭,其姓氏名字皆不可知,其仅可知者云“州郡课最,临登大郡”,又云“居丧致哀,曾子舆闵子骞”,又曰“辟司隶从事,拜治书侍里正”,又曰“奋乾刚之严威,扬哮虎之武节”,又曰“年六十三,光和四年闰月丙午遭疾而卒”。其他字画尚完者多,但不可能成文尔。夫好古之士所藏之物,未必皆适世之用,惟其埋没零落之余,尤以为可惜,此好古之僻也。治平元年一月7日书。

  【古时候鲁げ叹颂碑〈光和四年〉】

  右汉《鲁げ叹颂碑》,在镇府。故天章阁待制杨畋尝为余言,汉时草书在者此为最佳。畋自言平生惟学此字。余不甚识燕体,因畋言遽遣人之常山求得之,遂入于录。

  【后金唐君碑〈光和六年〉】

  右汉《唐君碑》,其名已摩灭,其字正南云,颍川郾人也。其先出自庆都,感赤龙生尧,王有天下。苗胄枝分,相土视居,因氏唐焉。君父孝廉、长史,早卒,君继厥绪,耽道好古,敦《书》味《诗》。守舞阳丞、颍阳令,察能治剧,迁豫章。其后遂复摩灭,虽文字班班可知,而无法得协理序。其后又云“换君昌阳令,吏民慕恋,牵君车轮,不得行。君臣流涕,道路琅汀J枪蚀邮隆⒖ま蚩石树颂,歌君之美”。据此,盖参知政事去思碑尔。其后又云“光和六年十月甲子朔2二十八日丙寅”,则知唐君为宋代时人矣。治平元年闰15月二十二2二十八日书。

  【武周朱龟碑〈光和六年〉】

  右汉《朱龟碑》,云“字伯灵,察孝廉,除太师、抚军都尉。以将事去官,于时金陵”,“州”下灭一字,“夷侵寇,以君为里正中丞讨伐”。其后摩灭。又云“鲜卑侵袭障塞,复举君,拜顺德军机大臣。年六十四,光和六年卒”。龟之事迹不见史传,其仅见于此碑者如此。碑在今大理界中。云“将事去官”,莫晓其语。治平元年3月十十2二二十三日书。

  后余守乐山,徙碑置州学中。

  【孙吴司隶从事郭君碑〈中平元年〉】

  右汉《司隶从事郭君碑》,云“君讳究,汲人也,元城君之孙、雒阳令之谩@主簿、督邮、五官掾、功曹、守令、长,辟司隶从事、部郡都官。春秋二十八而卒,中平元年岁在丁未八月而葬”。据《北军中候碑》为元城君子,而弟为雒阳令,考其世次皆同。前世碑碣但书子孙而不及兄弟,惟郭氏碑载其兄弟甚详。盖古人谱牒既完,而于碑碣又详如此,可知其以世家为重,不若今人之苟简也。治平元年一月二1十日书。

  【后唐长史刘宽碑一〈中平二年〉】

  右汉《太尉、车骑将军、特进、逯乡昭烈侯刘公碑》。公讳宽,有两碑,皆在阜阳,余家《集录》皆得之。其一故吏李谦所立,而此碑门生殷包等所立。其所书与李谦等所载不异,惟汉隶难得,当录。汉公卿卒,故吏门生各自立碑,以申感慕,惟见于此。今人家碑碣,非其子孙则别人不为立也。治平元年十月十28日书。

  【东晋尚书刘宽碑二〈中平二年〉】

  右汉《大将军刘宽碑》。《汉书》有传,其官阀始卒与碑多同,而传载迁官次序颇略。盖史之所记,善恶大事,官次虽小略,不足为失,惟其缪误与阙其大节,不可不正。碑云“长史以礼胁命,拜侍太傅,迁梁令,三府并用大学生征,皆不就。司隶上卿举其有道,公车征拜议郎、司徒太尉”。而传但云“经略使辟,五迁司徒教头”。今据碑,止四迁尔,大学生未尝拜也。碑于太史下遂云“入登教头,延熹八年地震,有诏询异而拜长史,迁唐山刺史,拜大中山大学夫,复拜军机章京、屯骑长史、宗正、光禄勋,遂授太守”。传至大中山大学夫,始云“迁长史”,其前自里胥入登御史,史阙书也。碑又云“固疾逊位,拜光禄先生,迁卫尉,复作参知政事”。而传云“以日食免,拜卫尉”。以日食免当从传为正,而不书光禄大夫,史阙也。其他皆同,故不复录。治平元年十一月十11日书。

  【孙吴丞相刘宽碑阴题名〈中平二年〉】

  右汉《太傅刘宽碑阴题名》。宽碑有二,其故吏门生各立其一也。此题名在故吏所立之碑阴,其别列于后人,在宽子松之碑阴也。宽以乌兰察布平二年卒,至唐咸亨元年,其裔孙湖城公爽以碑岁久皆仆于野,为再立之,并记其世序。呜呼!前世郎中世家著之谱牒,故自中平至咸亨四百余年,而爽能知其世次如此之详也。盖自黄帝以来,子孙分国受姓,历尧、舜、三代数千岁间,诗书所纪,皆有先后,岂非谱系源流,传之百世而不绝欤!此古人所以为重也。不然,则士生于世,皆莫自知其所出,而昧其世德远近,其之所以异于禽兽者,仅能识其父祖尔,其可忽哉!唐世谱牒尤备,太尉务以世家相高。至其弊也,或陷轻薄,婚姻附托,邀求货赂,君子患之。然则士子修饬,喜自行建造立,兢兢惟恐坠其世业,亦以有谱牒而能知其世也。今之谱学亡矣,虽名臣巨族,未尝有家谱者。然则俗习苟简,废失者非一,岂止家谱而已哉!嘉贪四昶咴露10日书。

  【宋代小黄门谯君碑〈中平二年〉】

  右汉《小黄门谯君碑》,云“君讳敏,字汉达。年五十七,中平二年卒”。其文不甚摩灭,而官阀无所称述,惟云“肃将王命,守静韬光,以远悔咎”而已。古时候宦者用事,灵帝时尤盛,敏卒之岁,张让等十五人封侯。于斯之时,能泰然处之远悔,是亦可佳。然敏以一小黄门而立碑称颂,于此可知太监之盛也。治平元年二月二15日书。

  【齐国文翁石柱记〈初平五年〉】

  右汉《文翁石柱记》,云“汉初平五年仓龙丁卯靥旒驹拢修旧筑周公礼殿,始自文翁开建泮宫”。据颜有意《豫州学馆庙堂记》云:按《华阳国志》,文翁为蜀郡守,造讲堂,作石室,一名玉堂。安帝永初间,烈火为灾,堂及寺舍并皆焚燎,惟石室独存。至献帝兴平元年,大将军高朕于玉堂东复造一石室,为周公礼殿。有意又谓献帝无初平五年,当是兴平元年。盖时全世界丧乱,西蜀僻远,年号不通,故仍称旧号也。今检范晔《汉书》本纪,初平五年新正改为兴平,颜说是也。治平元年1月十三书。

  【后唐文翁学生题名】

  右汉文翁学生题名,凡一百有7位:历史学、祭酒、典学从事各一个人,司仪、主事各二个人,左生七贰九人,右生叁12位。文翁在蜀,教学之盛,为汉称首,其弟子著籍者何止于此。盖其摩灭之余,所存者此尔。治平元年12月二十二112日书。

  【明代熊君碑〈建筑和安装二十一年〉】

  右汉《熊君碑》,云“君讳乔,字举”,“举”上灭一字。其官阀不可详考,其仅可见者“刘表时为绥民办高御史,后迁骑太史。建安二十一年卒,享年七十有一”。其云“治《欧羊经略使》”,其字非讹阙,而以“阳”为“羊”,盖古文字少,故须假借。至汉字已备而犹假用,何哉?后云“国王在申”,“申”上灭一字,以历推之,当是乙未。又云“碑师舂陵福造”,“福”上灭一字,当是其姓。其书“显”字皆为“<累页>”,按许慎《说文》,显从派,而转为累,其失远矣,莫晓其义也。熙宁二年二月晦日山斋书。

  【后晋元节碑】

  右汉《元节碑》,文字摩灭,不见其氏族,其可知者才数十字尔,云“君讳立,字元节,其先出自伊尹”,别的不复成文。其铭云“於穆从事”,疑其姓伊而为从事也。碑无年月而知为汉人者,以其隶体与她汉碑同尔。治平元年小刑三日书。

  【后金残碑】

  右汉残碑,不知为啥人,所存者才三十二字,不复成文,惟云“高字幼”,知其名高。又云“汉Nokia”,复知为北周时人。进隶字在者甚完,体质淳劲,非汉人莫能为也,故录之。

  【宋朝天禄辟邪字】

  右汉“天禄辟邪”四字,在宗资墓前石兽膊上。按《东魏书》,宗资,汕头安众人也。今墓在邓州湘潭界中,墓前有二石兽,刻其膊上一曰“天禄”,一曰“辟邪”。余自天圣中举进士,往来穰邓间,见之道侧,迨今三十余年矣。其后集录古文,思得此字,屡求于人不能够致。太傅职方员外郎谢景初家于邓,为余摹得之,然字画讹缺,不若余见时完也。按《党锢传》云:资祖均,自有传。今《明代书》有《宋均传》,云德阳安人们,而无宗均传,疑《党锢传》转写“宋”为“宗”尔。《蜀志》有宗预,豫州安大千世界。岂安众当汉时有宗、宋二族,而字与音皆相近,遂至讹谬邪?史之失传如此者多矣。嘉贪四昀叭帐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