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辞今述1,君子是上天的命根

【原文】

哲人设卦观象系辞焉,而明吉凶。刚柔相推而生变化。是故,吉凶者,失得之象也。悔吝者,忧虞之象也。变化者,进退之象也。刚柔者,昼夜之象也。六交之动,…

系辞上

第一章

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陈,贵贱位矣。动静有常,刚柔断矣。方以类聚,物以群分,吉凶生矣。在天成象,在地生成,变化见矣。是故刚柔相摩,八卦相荡,鼓之以雷霆,润之以风雨,日月运营,一寒一暑。

宇宙万物,自有它自个儿的常态,只怕叫做秩序,就像天在上,地在下一样,有权威、有不堪入目,有刚动、有柔止,那是大家首先要辨别清楚的。

事事物物之间,或如正负离子的并行吸引、或如水火的不相容,顺其特性则则必然趋向于好的结果、逆其特性则势必趋向于坏的结果。不管是遥不可及的星象、依然我们身边的现实性事物,大家都得以由此对它们的仔细考察与商讨,以发现并控制变化的规律。

刚柔的死活交感、八卦的运化推荡、雷霆的动员、风雨的润泽,都以有规律可循的,仿佛昼夜、仿佛寒暑。

系辞今述1,君子是上天的命根。乾道成男,坤道成女;乾知大始,坤作成物;乾以易知,坤以简能;易则易知,简则易从;易知则有亲,易从则有功;有亲则可久,有功则可大;可久则贤人之德,可大则贤人之业。易简而满世界之理得矣。天下之理得,而成位乎在这之中矣。

宇宙发生出人类,分为男女,就如世界、就像乾坤。乾能使事物从头,坤能使事物完成。乾以其分明,显示其聪明,坤以其简单,展现其有力。为何吧?

引人侧目则不难认知,简单则简单依从。简单认知,则有利把握,简单依从,则有利于成功。方便把握,则足以暂劳永逸,方便成功,则足以扩充。长久了自然能够形成品德,壮大了本来能够建立功业。

五洲万事万物的道理,无不那样肯定而精炼。明白那一个道理,自然能够给协调找到成功的切入点。

第二章

哲人设卦观象,系辞焉而明吉凶;刚柔相推而生变化。是故吉凶者,失得之象也。悔吝者,忧虞之象也。变化者,进退之象也。刚柔者,昼夜之象也。六爻之动,三极之道也。

因此圣人设计出周易的六十四卦,以发挥对大自然万事万物的考察所总计出的规律,以系辞来告诉大家一种情形其结果是好是坏,刚柔推荡后的更动是吉是凶。

系辞里的祸福,正是告诉我们其结果是收获,依然失去;悔吝,就是没有吉凶那么大差距时,引起大家警醒的手头,只怕事已不合时宜的痛悔,也许是当其事时的警觉。

所谓变化,正是大家该进、依然该退,朝向好的变迁,当然就该进、朝向倒霉的扭转,当然就该退。所谓刚柔,正是时下的景色是强是弱,就像白昼是光辉灿烂、夜晚是惨淡。

每一卦下的三个爻辞,就是这么来讲述天地人,以及宇宙间万事万物的变更的成套道理。

是故君子所居而安者,易之序也。所乐而玩者,爻之辞也。是故君子居则观其象而玩其辞,动则观其变而玩其占;是以自天祐之,吉无不利。

因而君子静居的时候,他会依照易理里推知的自然界秩序,找准自身能够安心居处的职位。乐于把玩研习的,是爻辞里告知大家的,各样不相同情状下的推理结果。

静处时,仔细回味卦辞、爻辞所总计的各类规律,显明及时的地步;变化发生时,则足以占卜以估摸变化的升华趋势。变与不变的意况都搞精通了,大家就仿若获得上天的助佑,其结果自然只是吉利这一种。

第三章

彖者,言乎象者也。爻者,言乎变者也。吉凶者,言乎其失得也。悔吝者,言乎其小疵也。无咎者,善补过也。是故列贵贱者存乎位,齐小大者存乎卦,辩吉凶者存乎辞,忧悔吝者存乎介,震无咎者存乎悔。

彖辞是有关一卦的牢笼,一般是依照上下卦的卦象来描述本卦的性状。爻辞则是依照各爻所处的职责,遵照其阴阳、所处地方的生老病死,以及与别的各爻的关系,来叙述其生成的结果。

卦辞、爻辞里说到的安危祸福,表示其大的成败得失,固然结果不佳,又尚未那么严重,这就用悔吝表示,若是结果倒霉,但能够补过,补过了则是无咎。

据此一爻的贵贱是看它所处的岗位,初往往是卑微的,五往往是权威的。一卦的完全趋向是扩充、照旧消减,其识别在于卦辞;变化结果的优劣,则在爻辞里公布。

忧、悔、吝这个小病痛,其分辨处是很轻微的,主动地去弥补细微的罪过,则可以达到无咎的结果。

是故卦有小大,辞有险易,辞也者,各指其所之。易与世界准,故能弥纶天地之道。仰以观于天文,俯以察于地理,是故知幽明之故。原始反终,故知死生之说。

因此六十四卦的卦辞里,有的是描述事物趋向光明,发展壮大,有的是描述事物前景暗淡、消减退缩。趋向光明的将通泰顺易,前景暗淡的将否闭艰险,都以讲述其发展趋向的。

乾,刚健以法天,坤,柔顺以法地,圣人作易,就是以世界为尺度,所以能适合世界自然的原理。仰以观于天文,俯以察于地理,不管是无形的昏暗的事物,照旧有形的显明的事物,都足以看的清晰。看清事物发展的从早先到完工的全经过,那么自然就能明了一件事情到底是会生出依然会没有了。仿佛大家能够“预测”常规标准化下,水到了100度一定沸腾。

周易专题总目录

卦,象,彖,爻,辞。
“圣人观卦设象,系辞焉而明吉凶。刚柔相推而生变化。是故吉凶者,失得之象也。悔吝也,忧虞之象也。变化者,进退之象也。刚柔者,昼夜之象也。六爻之动,三极之道也。是故君子所居而安者,易之象也,所乐而玩者,爻之辞也。是故君子居则观其象而玩其辞,动则观其变而玩其占,是以自天祐之,吉无不利。”
“彖者,言乎象者也。爻者,言乎变者也。吉凶者,言乎其得失也。悔吝者,言乎其小疵也。无咎者,善补过者也。是故列贵贱者存乎位,齐小大者存乎卦,辨吉凶者存乎词,忧悔吝者存乎介,震无咎者存乎悔。是故卦有高低,辞有险易。辞也者,各指其所之。”
以上是易的使用验证。
多个卦的单位所包蕴的因素有:卦名(一种存在状态),卦辞(判断那些情景的总体品质,小大吉凶),象(与自然相连,缘起),象辞(君子法自然),爻(变化),爻位(人的职位),爻辞(变化的利害,悔吝无咎)。

  圣人设卦观象系辞焉,而明吉凶。刚柔相推而生变化。是故,吉凶者,失得之象也。悔吝者,忧虞之象也(1)。变化者,进退之象也。刚柔者,昼夜之象也。六交之动,三极之道也②。是故,君子所居而安者,《易》之序也;所乐而玩者,爻之辞也③。是故,君子居则观其象,而玩其辞;动则观其变,而玩其占④。是以自天佑之,吉无不利。

哲人设卦观象系辞焉,而明吉凶。刚柔相推而生变化。是故,吉凶者,失得之象也。悔吝者,忧虞之象也。变化者,进退之象也。刚柔者,昼夜之象也。六交之动,三极之道也。是故,君子所居而安者,《易》之序也;所乐而玩者,爻之辞也。是故,君子居则观其象,而玩其辞;动则观其变,而玩其占。是以自天佑之,吉无不利。

《履》
系辞中言:履,德之基也,和而至,以和行。
作于中古,其有忧患乎?履,谦,复,恒,损,益,困,井,巽。
第十卦。
兑下乾上。上天下泽。履虎尾,不蛭人。亨。
全副造型是“柔履刚”,说而应乎乾,符合大道,刚中正,故像履虎尾那样危急的举措也能无害。符合礼的意思。
爻辞:
素履之往,独行愿也。(动机纯洁)
履道坦坦,幽人贞吉。中不自乱。(心志坚定)
无明,不行,位不当,则凶。
心怀恐惧,终吉。“愬愬终吉”(行事极为谨慎)
夬履贞厉。(有伤,位正)
视履考详,其旋元吉。(审慎明察,争辩无碍)

  【注释】

忧虞:忧虑,忧惧。

由此看来,《履》是行路的核心。践履,即走路,要思想纯粹,胸怀坦荡,践危地而害怕,虽危无毒。行为审慎,思虑周密,则有幸。还要注意所居当位,不然全部卦的习性都会生成。

  ①忧虞:忧虑,忧惧。②三极:指天、地、人多个方面。③安;用作“按”,意思是依据。玩:体察,揣摩。④占:占辞,贞事辞。①忧虞:忧虑,忧惧。②三极:指天、地、人多个地点。③安;用作“按”,意思是根据。玩:体察,揣摩。④占:占辞,贞事辞。

三极:指天、地、人多个地点。

  【译文】

安;用作“按”,意思是依照。玩:体察,揣摩。

  圣人创造卦画,观望物象,加上解释的用语,来判断事物的祸福。刚交与柔交互相推演而发生变化。因而,吉凶是胜负的象征,悔吝是吓坏的代表,变化是进退的意味,刚柔是日夜的意味。六支的变型,对应着天、地、人转移的原理。所以,君子平日做人所依据的,是《易》的卦文次序;所重视揣摩的,是卦中的交辞。由此,君子日常无事就体察卦象,揣摩交辞,行动时就考察卦交的转移,揣摩占辞。所以,君子得到上天助枯,吉祥而从未不利于。圣人成立卦画,观望物象,加上解释的辞藻,来判断事物的安危祸福。刚交与柔交相互推演而爆发变化。因而,吉凶是胜负的意味,悔吝是吓坏的表示,变化是进退的象征,刚柔是日夜的代表。六支的浮动,对应着天、地、人转移的规律。所以,君子经常做人所依照的,是《易》的卦文次序;所热爱揣摩的,是卦中的交辞。因而,君子平常无事就考察卦象,揣摩交辞,行动时就考察卦交的变化,揣摩占辞。所以,君子获得上天助枯,吉祥而尚未不利于。

占:占辞,贞事辞。

  【读解]

哲人创设卦画,观看物象,加上解释的辞藻,来判定事物的
吉凶。刚交与柔交互相推演而发生变化。由此,吉凶是胜负的代表,悔吝是吓坏的意味,变化是进退的意味,刚柔是日夜的表示。六支的转变,对应着天、地、人变更的原理。所以,君子平日做人所依据的,是《易》的卦文次序;所热爱揣摩的,是卦中的交辞。因而,君子日常无事就考察卦象,揣摩交辞,行动时就考察卦交的变迁,揣摩占辞。所以,君子获得上天助枯,吉祥而没有不利于。圣人创设卦画,阅览物象,加上解释的用语,来判断事物的
吉凶。刚交与柔交互相推演而发出变化。因而,吉凶是胜负的意味,悔吝是吓坏的表示,变化是进退的表示,刚柔是日夜的象征。六支的转变,对应着天、地、人转移的规律。所以,君子日常做人所依照的,是《易》的卦文次序;所热爱揣摩的,是卦中的交辞。因而,君子平日无事就考察卦象,揣摩交辞,行动时就体察卦交的变型,揣摩占辞。所以,君子得到上天助枯,吉祥而从未不利于。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看来,《易》就像是是圣明的聪明人专为大人君子而作,小人无缘受其好处;老天爷也接近有偏心眼儿,专门保护大人君子,辅导着她们的言行举止,小人则成了无人看顾的流浪儿。真的是“吉人自有星象”啊。

【读解]

  君子是天堂的掌珠,因为她们有权力、金钱、财产、名声、门第、学识、教养,用后天新星的话讲,是“精英”。小人是天堂的弃儿,因为他们除了自个儿,什么都没有,不能够与君子在同一条地平线上竞争,所以孔老先生说,“唯女人与小人为难养也。”

因而看来,《易》就像是圣明的聪明人专为大人君子而作,小人无缘受其好处;老天爷也类似有偏心眼儿,专门珍贵大人君子,引导着她们的言行举动,小人则成了无人看顾的流浪儿。真的是“吉人自有星盘”啊。

  《易》确实重视君子,大致作《易》的人小编就是君子。君子替君子说话,自然在创造,合情合理。假若也能为小人说上几句,稍微看顾一下小人,那世界只怕会变得更好,不会有那么多兵匪盗贼犯罪分子。那样,大概更能浮现“天道”。

君子是上天的宠儿,因为他俩有权力、金钱、财产、名声、门第、学识、教养,用前天风靡的话讲,是“精英”。小人是西方的弃儿,因为她们除了自个儿,什么都未曾,无法与君子在相同条地平线上竞争,所以孔老先生说,“唯女生与小人为难养也。”

《易》确实注重君子,大约作《易》的人自身便是高人。君子替君子说话,自然在合理,未可厚非。倘诺也能为小人说上几句,稍微看顾一下小丑,那世界或然会变得更好,不会有那么多兵匪盗贼犯罪分子。这样,恐怕更能反映“天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