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卦序义理

   有天地,然后万物生焉。盈天地之间者唯万物,故受之以《屯》。屯者,盈
也。屯者,物之始生也。物生必蒙,故受之以《蒙》。蒙者,蒙也,物之稚也。
  物稚不可不养也,故受之以《需》。需者,饮食之道也。饮食必有讼,故受之以
《讼》。讼必有众起,故受之以《师》。师者,众也。众必有所比,故受之以
《比》。比者,比也。比必有所畜,故受之以《小畜》。物畜然后有礼,故受之
以《履》。履而泰,然后安,故受之以《泰》。泰者,通也。物无法终通,故
受之以《否》。物不得以终否,故受之以《同人》。与人同者,物必归焉,故受
之以《大有》。有大者,不得以盈,故受之以《谦》。有大而能谦必豫,故受之
以《豫》。豫必有随,故受之以《随》。以喜随人者必有事,故受之以《蛊》。
  蛊者,事也。有事而后可大,故受之以《临》。临者,大也。物大然后中度,故
受之以《观》。可观而后持有合,故受之以《噬嗑》。嗑者,合也。物不得以苟
合而已,故受之以《贲》。贲者,饰也。致饰然后亨则尽矣,故受之以《剥》。
  剥者,剥也。物不得以终尽剥,穷上反下,故受之以《复》。复则不妄矣,故受
之以《无妄》。有无妄,物然后可畜,故受之以《大畜》。物畜然后可养,故受
之以《颐》。颐者,养也。不养则不可动,故受之以《大过》。物不得以终过,
故受之以《坎》。坎者,陷也。陷必有所丽,故受之以《离》。离者,丽也。
  有世界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孩子,有男女然后有家室,有家室然后有
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内外,有上下然后礼义有所错。夫妇之
道不能尽早也,故受之以《恒》。恒者,久也。物不可以久居其所,故受之以
《遯》。遯者,退也。物无法终遯,故受之以《一月》。物无法终壮,故受
之以《晋》。晋者,进也。进必有所伤,故受之以《明夷》。夷者,伤也。伤于
外者必反于家,故受之以《家里人》。家道穷必乖,故受之以《睽》。睽者,乖也。
  乖必有难,故受之以《蹇》。蹇者,难也。物不得以终难,故受之以《解》。解
者,缓也。缓必有所失,故受之以《损》。损而不已必益,故受之以《益》。益
而不断必决,故受之以《夬》。夬者,决也。决必有遇,故受之以《姤》。
  姤者,遇也。物相遇而后聚,故受之以《萃》。萃者,聚也。聚而上者谓之升,
故受之以《升》。升而频频必困,故受之以《困》。困乎上者必反下,故受之以
《井》。井道不可不革,故受之以《革》。革物者莫若鼎,故受之以《鼎》。主
器者莫若长子,故受之以《震》。震者,动也。物不得以终动,止之,故受之以
《艮》。艮者,止也。物不得以告一段落,故受之以《渐》。渐者,进也。进必有所
归,故受之以《归妹》。得其所归者必大,故受之以《丰》。丰者,大也。穷大
者必失其居,故受之以《旅》。旅而无所容,故受之以《巽》。巽者,入也。入
而后说之,故受之以《兑》。兑者,说也。说而后散之,故受之以《涣》。涣者,
离也。物不得以终离,故受之以《节》。节而信之,故受之以《中孚》。有其信
者必行之,故受之以《小过》。有过物者必济,故受之以《既济》。物不可穷也,
故受之以《未济》,终焉。

     
 有天地(《乾》《坤》),然后万物生焉。盈天地之间者唯万物,故受之以《屯》,屯者,物之始生也。物生必蒙,故受之以《蒙》。蒙者,物之稚也。物稚不可不养也,故受之以《需》。需者,饮食之道也。饮食必有讼,故受之以《讼》。讼者,争也。有生则有资,有资则争兴也。讼必有众起,故受之以《师》。师者,众也。众必有所比,故受之以《比》。众起而不比,则争无由息;必相亲比,而后得宁也。比者,比也,辅也。比必有所畜,故受之以《小畜》。畜者,积也,聚也。此非大通之道,则各装有畜以相济也。由比而畜,故曰“小畜”而不能够大也。物畜然后有礼,故受之以《履》。履者,礼也。礼所以適用也。故既畜则宜用,有用则须礼也。履而泰然后安,故受之以《泰》,泰者,通也。物不得以终通,故受之以《否》。物不得以终否,故受之以《同人》。不然思通,人人同志,故可出门同人,不谋而合。与人同者,物必归焉,故受之以《大有》。有大者,不得以盈,故受之以《谦》。有大而能谦必豫,故受之以《豫》。豫者,乐也,快乐之貌也。豫必有随,顺以动者,众之所随。故受之以《随》。以喜随人者,必有事,故受之以《蛊》。蛊者,事也。有事而后可大,可大之业,由事而生。故受之以《临》。临者,大也。物大然后中度,故受之以《观》。可观而后具有合,故受之以《噬嗑》。可观则异方合会也。嗑者,合也。物不得以苟合而巳,故受之以《贲》。贲者,饰也。物相合则须饰,以脩外也。致饰然后亨则尽矣,故受之以《剥》。极饰则实丧也。剥者,剥也。物不可能终尽剥,穷上反下,故受之以周易卦序义理。《复》。复则不妄矣,故受之以《无妄》。有无妄然后可畜,故受之以《大畜》。物畜然后可养,故受之以《颐》。颐者,养也。不养则不可动,故受之以《大过》。不养则不可动,养过则厚。物不可能终过,故受之以《坎》。坎者,陷也。过而不巳,则陷没也。陷必有所丽,故受之以《离》。离者,丽也。物穷则变,极陷则反所丽也。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妻,有夫妻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前后,有上下然后礼义有所错。言《咸》卦之义也。夫妇之道不得以尽快也,故受之以《恒》。恒者,久也。物不能久居其所,故受之以《遯》。遯者,退也。夫妇之道,以恒为贵。而物之所居,不能恒,宜与世升降,有时而遯也。物不得以终遯,遯,君子以远小人。遯而后亨,何可终邪?则小人遂陵,君子日消也。故受之以《大壮》。阳盛阴消,君子道胜。物不得以终壮,故受之以《晋》。《晋》以柔而进也。晋者,进也。虽以柔而进,借使进也。进必有所伤,故受之以《明夷》。日中则昃,月盈则食。夷者,伤也。伤於外者,必反於家,故受之以《家人》。伤於外,必反脩诸内。家道穷必乖,室家至亲,过在失节。故《亲朋好友》之义,唯严与敬。乐胜则流,礼胜则离。亲戚尚严其敝,必乖也。故受之以《睽》。睽者,乖也。乖必有难,故受之以《蹇》。蹇者,难也。物不能终难,故受之以《解》,解者,缓也。缓必有所失,故受之以《损》。损而不巳必益,故受之以《益》。益而不巳必决,益而不巳,则盈,故必决也。故受之以《夬》。夬者,决也。决必有遇,以正决邪,必有喜遇也。故受之以《姤》,姤者,遇也。物相遇而后聚,故受之以《萃》。萃者,聚也。聚而上者谓之升,故受之以《升》。升而不巳必困,故受之以《困》。困乎上者必反下,故受之以《井》。井道不可不革,井久则浊秽,宜革易其故。故受之以《革》。革物者莫若鼎,故受之以《鼎》。革去故,鼎取新。既以去故,则宜制器立法以治新也。鼎所以和齐生物,成新之器也,故取象焉。主器者莫若长子,故受之以线上澳门葡京网址,《震》。震者,动也。物不得以终动,止之,故受之以《艮》艮者,止也。物不能告一段落,故受之以《渐》。渐者,进也。进必有所归,故受之以《归妹》。得其所归者必大,故受之以《丰》。丰者,大也。穷大者必失其居,故受之以《旅》。旅而无所容,故受之以《巽》。旅而无所容,以巽则得出入也。巽者,入也。入而后说之,故受之以《兑》。兑者,说也。说而后散之,故受之以《涣》。说不可偏系,故宜散也。涣者,离也。涣者发畅而无所壅滞则殊趣,各肆而不反则遂乖离也。物不得以终离,故受之以《节》。夫事有其节,则物之所同守而不散越也。节而信之,故受之以《中孚》。孚,信也,既巳有节,则宜信以守之。有其信者必行之,故受之以《小过》。守其信者,则失贞而不谅之道,而以信为过,故曰小过也。有过物者必济,行过乎恭,礼过乎俭,能够矫世厉俗,有所济也。故受之以《既济》。物不可穷也,故受之以《未济》。终焉。有为而能济者,以巳穷物者也。物穷则乖,功极则乱,其可济乎?故受之以《未济》也。

有天地,然后万物生焉。盈天地之间者唯万物,故受之以《屯》,屯者,盈也。屯者,物之始生也(1)。物生必蒙,故受之以《蒙》。蒙者,蒙也。物之稚也。物稚不可不养也,故受之以《需》。需者,饮食之道也。饮食必有讼,故受之以《讼》(2)。讼必有众起,故受之以《师》。师者,众也。众必有所比,故受之以《比》(3)。比者,比也。比必有所畜,故受之以《小畜》(4)。物畜然后有礼,故受之以《履》(5)。履而泰然后安,故受之以《泰》,泰者,通也。物不得以终通,故受之以《否》。物无法终否,故受之以《同人》(6)。与人同者,物必归焉,故受之以《大有》。有大者,不能够盈,故受之以《谦》。有大而能谦必豫,故受之以《豫》。豫必有随(7),故受之以《随》。以喜随人者,必有事,故受之以《蛊》。蛊者,事也。有事而后可大(8),故受之以《临》。临者,大也。物大然后中度,故受之以《观》。可观而后拥有合,故受之以《噬嗑》(9)。嗑者,合也。物不可以苟合而已,故受之以《贲》。贲者,饰也(10)。致饰然后亨则尽矣,故受之以《剥》(11)。剥者,剥也。物不得以终尽剥,穷上反下,故受之以《复》。复则不妄矣,故受之以《无妄》。有无妄然后可畜,故受之以《大畜》。物畜然后可养,故受之以《颐》。颐者,养也。不养则不可动,故受之以《大过》(12)。物不得以终过,故受之以《坎》。坎者,陷也(13)。陷必有所丽,故受之以《离》。离者,丽也(14)。

《周易》新序卦

【注释】(1)屯刚柔始交,故为物之始生也。(2)夫有生则有资,有资则争兴也。(3)众起而不比,则争无由息;必相亲比,而后得宁也。(4)此非大通之道,则各装有畜以相济也。由比而畜,故曰“小畜”而不能够大也。(5)履者,礼也。礼所以适用也。故既畜则宜用,有用则须礼也。(6)不然思通,人人同志,故可出门同人,不谋而合。(7)顺以动者,众之所随。(8)可大之业,由事而生。(9)可观则异方合会也。(10)物相合则须饰,以修外也。(11)极饰则实丧也。(12)不养则不可动,养过则厚。(13)过而不断,则陷没也。(14)物穷则变,极陷则反所丽也。

内容提要:《周易》由阴阳、四象、八卦到六十四卦,一阴一阳全圆全部的划分,包罗了天地人无穷音讯。其演卦彖、象、爻辞致理精微,高深莫测。然其卦序从乾坤两卦起,按对卦或反卦等规则排列,其规律和数学模型并不分明,且亦非唯一合理之序。故按简单数序、常识和生活习惯重新排列,并加以仿照引申说明。

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妻,有夫妻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礼义有所错(1)。夫妇之道不得以尽快也,故受之以《恒》。恒者,久也。物不能久居其所,故受之以《遯》。遯者,退也(2)。物不可能终遯(3)。故受之以《中和》(4)。物不得以终壮,故受之以《晋》(5)。晋者,进也(6)。进必有所伤,故受之以《明夷》(7)。夷者,伤也。伤於外者,必反於家,故受之以《家里人》(8)。家道穷必乖(9),故受之以《睽》。睽者,乖也。乖必有难,故受之以《蹇》。蹇者,难也。物不得以终难,故受之以《解》,解者,缓也。缓必有所失,故受之以《损》。损而不已必益,故受之以《益》。益而不已必决(10),故受之以《夬》。夬者,决也。决必有遇(11),故受之以《姤》,姤者,遇也。物相遇而后聚,故受之以《萃》。萃者,聚也。聚而上者谓之升,故受之以《升》。升而持续必困,故受之以《困》。困乎上者必反下,故受之以《井》。井道不可不革(12),故受之以《革》。革物者莫若鼎,故受之以《鼎》(13)。主器者莫若长子,故受之以《震》。震者,动也。物不得以终动,动必止之,故受之以《艮》艮者,止也。物不得以告一段落,故受之以《渐》。渐者,进也。进必有所归,故受之以《归妹》。得其所归者必大,故受之以《丰》。丰者,大也。穷大者必失其居,故受之以《旅》。旅而无所容,故受之以《巽》(14)。巽者,入也。入而后说之,故受之以《兑》。兑者,说也。说而后散之,故受之以《涣》(15)。涣者,离也(16)。物不可以终离,故受之以《节》(17)。节而信之,故受之以《中孚》(18)。有其信者必行之,故受之以《小过》(19)。有过物者必济(20),故受之以《既济》。物不可穷也,故受之以《未济》终焉(21)。

第②词:新序卦,交互对称分割,演卦释理,合于自然,社会和考虑必然之道。

【注释】(1)言《咸》卦之义也。凡《序卦》所明,非《易》之缊也,盖囚卦之次,讬以明义。《咸》柔上而刚下,感应以相与。夫妇之象,莫美乎斯。人伦之道,莫斯科大学乎夫妇。故夫子殷勤深述其义,以崇人伦之始,而不系之於离也。先儒以《乾》至《离》为上《经》,天道也。《咸》至《未济》为下《经》,人事也。夫《易》六画成卦,三材必备,错综天人以效变化,岂有天道人事偏於上下哉?斯盖守文而不求义,失之远矣。(2)夫妇之道,以恒为贵。而物之所居,不得以恒,宜与世升降,有时而遯也。(3)遯,君子以远小人。遯而后亨,何可终邪?则小人遂陵,君子日消也。(4)陽盛陰消,君子道胜。(5)《晋》以柔而进也。(6)虽以柔而进,借使进也。(7)日中则昃,月盈则食。(8)伤於外,必反对修正主义诸内。(9)室家至亲,过在失节。故《亲属》之义,唯严与敬。乐胜则流,礼胜则离。亲人尚严其敝,必乖也。(10)益而不息,则盈,故必决也。(11)以正决邪,必有喜遇也。(12)井久则浊秽,宜革易其故。(13)革去故,鼎取新。既以去故,则宜制器立法以治新也。鼎所以和齐生物,成新之器也,故取象焉。(14)旅而无所容,以巽则得出入也。(15)说不可偏系,故宜散也。(16)涣者发畅而无所壅滞则殊趣,各肆而不反则遂乖离也。(17)夫事有其节,则物之所同守而不散越也。(18)孚,信也,既已有节,则宜信以守之。(19)守其信者,则失贞而不谅之道,而以信为过,故曰小过也。(20)行过乎恭,礼过乎俭,能够矫世厉俗,有所济也。(21)有为而能济者,以已穷物者也。物穷则乖,功极则乱,其可济乎?故受之以《未济》也。

歌曰:

乾坤比大有小畜,

豫萃大畜履谦蹇。

睽中孚小过咸损,

同人师坎离无妄。

升井噬嗑亲戚解,

因贲益恒大过颐。

姤复屯鼎遯临兮,

节旅诉兮明夷兮。

既济未济否泰兮,

需晋巽震随蛊渐。

归妹兑艮涣丰兮,

革蒙观四之日夬剥。

天行健,《乾》之自然存在,自强不息。地势坤,《坤》之转承启合,上善若水。有世界然后万物生焉,盈天地之间者唯万物。万物相对而立,相合而生,故受之以《比》;比者比也。比则万物刚健之而享誉,芸芸总总也,故受之以《大有》;大有者广博也。大有必有所畜,故受之以《小畜》。物畜而后刚应而志行,顺以动,作乐崇德,迷惘所踪,故受之以《豫》;豫者怠也,首鼠两端也。事豫必有所立,故受之以《萃》;萃者聚也。兴利戒不虞,聚而安养然后可再畜,故受之以《大畜》;大畜者时也,众也。物大畜然后可以辨上下,定民志,践行广业,故受之以《履》;履者不止步也。履而志行事成不得以盈,戒自满,故受之以《谦》;谦者轻也。成履而能谦必经周折劫难,故受之以《蹇》;蹇者滞重落难也。落难者家道穷必乖,故受之以《睽》;睽者乖也。乖必以信得中,说而巽,孚乃化邦也,故受之以《中孚》;中孚信也。有其信者必行之,故受之以《小过》;小过者为践行,为观看比赛,上逆而下顺也。有过物者必天地、阴阳、水火相交,柔上而刚下,二气感应以相与,往来不穷,故受之以《咸》;咸者感也,君子以虚受人,相舍予也。舍予人者必有所失,故受之以《损》;损者衰之始也。损而亦有所得,一位损而助旁人必互有所得,故受之以《同人》;同人者志同道合也。有志同道合者必成利益欧洲经济共同体,故受之以《师》;师者众也。聚合人力、物力攻坚克锐,两肋插刀也,故受之以《坎》;坎者陷也。陷必有所丽,故受之以《离》;离者丽也。水火相逮相吸相克,而不相射也,故受之以《无妄》;无妄者安身立命,伺机而动也。动而上者得之升,故受之以《升》。升上必反下,故受之以《井》。有井方可安居乐业繁衍生息,故受之以《噬嗑》;噬嗑者颐中有物,咬合也。亦为修身、齐家之道也,故受之以《家里人》。家道纠结,家事贵和,故受之以《解》;解者缓也。解而不已必困,困者升而不止,遭逢困境也。困而内省,相忍为国,粉饰太平,故受之以《贲》;贲者饰也。致饰而贪图现在不弃不怠,故受之以《益》;益者盛之始也。益而泽被四方必久,故受之以《恒》;恒者久也。恒久者功力自见,运维不辍,故受之以《大过》;大过者大有当先,颠进也。载运物品不可过而无果不用,故受之以《颐》;颐者养也。颐养天年,励志人生。福之所倚,家道、国道、人道皆旺,命之本真也。

有世界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妻,有夫妻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内外,有上下然后有礼义有所错。有保健人生,饮食男女必有所遇,故受之以《姤》;姤者遇也。得老人家之爱,妻儿之爱,绵亘不绝,故受之以《复》;复者反也。复则可积,故受之以《屯》;屯者盈也,物之丰腴也。物屯必享用生活,铸鼎以用,故受之以《鼎》;鼎者烹饪、祭拜、铭文励志也。励志精进者有所为有所不为,无法不遭挫折,故受之以《遯》;遯者退也。退而不废,勇于面对,故受之以《临》;临者担当也。凡事面临抉择,必有本分节制,故受之以《节》;节者止也。有总统必有实行,故受之以《旅》;旅者边走边看,察无虞也。旅而长路久远,艰辛纷争无所容,故受之以《讼》;讼者窒惕,辨是非也。辨是非、正曲直,谋事有成必有伤,故受之以《明夷》;夷者伤也。君子谋事秉公以莅众用晦而明必济,故受之以《既济》;既济定也。既济功力不得以久,故受之以《未济》;未济者穷也。未济有可及有不可及,故受之以《否》;否者小人道长,君子道消也。逆境下者必反上,故受之以《泰》;泰者通也。政通人和,物流交通,故受之以《需》;需者交易消费之道也。有必要必有再生产,故受之以《晋》;晋者昭志明德进也。人进业进,因势利导,把握风向也,故受之以《巽》;巽者入也。入则风波变化,雷电交加,故受之以《震》;震者动也。惊心动魄,惊天动地,天人必有所影响,故受之以《随》;随者无故也。以随人从众者必有蒙蔽,故受之以《蛊》;蛊者存疑蒙惑也。事蛊而学习好问必见有所长,识有所广,故受之以《渐》;渐者进也。进必有归,故受之以《归妹》;归妹者女之终也。女生有终必有始,故受之以《兑》;兑为少女,为君子以情侣讲授和研习。有兑为少女,为讲说,必有少男以说而表现对应,故受之以《艮》;艮为少男,为行为也。行虽可止,天道运维却未可结束,故受之以《涣》;涣者离也,物换星移也。物涣必有得到,故受之以《丰》,丰者大也,富足也。物丰生活改革,文明昌盛,文化蓬勃,人心理变,故受之以《革》;革者兴利除弊也。立异必遭鲁钝落后观念、体制对抗,难免阻碍重重,故受之以《蒙》;蒙者文明未开化也。物蒙必细察多辨去伪存真,故受之以《观》;观众观察思考也。从主观认识到成立实践必展现伟人科学世界气象及事物本质内涵,故受之以《花月》;大者正也,正大而交通也。正大通达而天地之情可见矣,故受之以《夬》;夬者辨真伪,决刚柔,君子道长,小人道消也。夬后方得万物溯本正源,层层爆料事物本质,每每居于一阳引领,五阳承上之位,故受之以《剥》;剥者终而复始,往来不穷也。世界如此日复八日,生生不息,归于一统,万劫不灭。

张群辉  榆次锦纶路小学职员和工人

2009年7月13日初稿

2014年8月5日修改

2016年12月1日改定

三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