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答元珍,李琦书法和绘画

苏东天书法欣赏

日子:二〇一六年012月127日发源:中中原人民共和国文化艺术网作者:杨乘

www.8522.com 1

书欧阳修《戏答元珍诗》260 cm×60cm

www.8522.com 2

书欧阳文忠《戏答元珍诗》局地

www.8522.com 3

书欧阳文忠《戏答元珍诗》局部

www.8522.com 4

书欧文忠《戏答元珍诗》局地

  观苏东天行草,既有金文、石古文的篆味,汉碑的甲骨文味、魏碑的刀味,又有二王、颜柳、张旭怀素、东坡山谷、及汉朝乃至近代各家的书味。他的书法,将正草隶篆、碑和帖,都给以综合吸收,并广采博取,取精用宏,以无为之心对有为之形而集之大成,能自由自然则达出神入化之妙,形成了团结格外的笔墨章法风格,可谓独树一帜。

  苏东天之笔法、笔墨、气韵的微妙,实为历代书法家所孜孜以求的程度也,然苏氏且能不可开交地通过其笔墨充裕地呈现出来,并集于一身。苏东天书杜工部《閬水歌》、欧阳修《戏答元珍》文章,真可谓“神、意、法、气、韵”集于一书,而且无一字懈笔,增一分太长,亏一分太短,字字如珠玑,字字能通神,一鼓作气,自由而本来,真可谓是达道之书也。www.8522.com 5

www.8522.com 6

欧文忠(1007-1072),字永叔,号欧阳文忠,晚号樊南生,吉水(今属福建)人。宋简宗天圣八年(1030)进士。任谏官时,敢犯颜直言,与韩琦、范履霜等人,主张政治改进,为此屡遭贬谪。后累官至翰林学士、枢密副使、郎中。对王安石的变法主张表示异议。晚年辞官居颍州,卒谥文忠。他是北周诗无产阶级文化大革时局动国民党的新生活运动动的头脑,以先道后文、事信言文等理论和有着现实内容的创作实践,反对浮靡的文风,同时奖引后进,为西汉的历史学发展作出了高大贡献。他在小说、随笔、词作者方面都负盛名,对当世文坛有庞大的熏陶。其文众体兼备,其诗平易疏朗,条达晓畅,一洗“西昆派”绮靡、晦涩之弊。词则多写恋情离思,婉曲清新。他曾与宋祁合修《新唐书》,并单独达成《新五代史》。有《欧阳修公集》、《六一词》。

www.8522.com 7

www.8522.com,书欧文忠《戏答元珍诗》

戏答元珍(1)

春风疑不到塞外,7月山城未见花。
残雪压枝犹有桔,冻雷惊笋欲抽芽(2)。
夜闻归雁生乡思(3),病入新春感物华(4)。
戏答元珍,李琦书法和绘画。曾是洛阳花下客(5),野芳虽晚不须嗟(6)。


真意寻境图 178×96cm 二零一一年 李琦(英文名:lǐ qí)

www.8522.com 8

【注释】

(1)题一作《戏答元珍花时久雨之什》。赵亶景祐三年(1036),作者因为范希文辩解,左迁为峡州夷陵(今新疆信阳)长史,与峡州军队判官丁宝臣交好。丁有赠诗,小编乃于此年作诗以答。元珍,丁宝臣字。
(2)冻雷:寒日之雷
(3)乡思(音四):思乡之情。
(4)物华:自然风光。
(5)洛阳王下客:北齐时富贵花事颇盛,富贵花尤著称于天下。小编有《驻马店洛阳王记》一书,内云:“扬州之俗,大抵好花。春时,城中无贵贱皆插花,虽负担者亦然。花开时,士庶竞为骑行。”作者前此曾任西京(常德)留守推官,故云。
(6)嗟:叹息。


  “寻迹探道悟经典,真意写境得心源。以书入画根正统,劲风朗怀追宋元。”那首诗是余如今应和枫书缘刘总弟之邀,赴中国美术馆观李琦先生书法绘画文章展览后之即兴所作,虽不讲究平仄音律,但确系有感而发的真情表露。

书欧文忠《戏答元珍诗》局部

【提示】

壹 、那首诗是小编遭贬谪后所作,表现出嫡居山乡的落寞心绪和自解宽慰之意。欧阳文忠对政治上遭到到打击心潮难平,故在诗中表表露迷惘寂寞的情感,但她从不因而想不开失望,而是更多地显现了对被贬的决斗精神,对前途仍充满信心。
贰 、全诗前四句写景:首两句,概写山城的偏僻、冷落;③ 、四句,紧承上联详写山城荒凉之景,但透出生机活力。后四句抒情;5、六句表述小编在时刻变迁、万物更迭的情景下爆发的客子之悲,柒 、八句以过去作客绵阳春凤得意为衬托,表现我在逆境中的自解宽慰之情。
叁 、这首七言律诗,在轨道上显示出跌宕变化的特色,壹 、二句勾勒出对开春山城的回想,起得理所当然超妙,为上边写景抒怀留出地步;叁 、四句顺势描绘夏正风光。后四句与前四句错落相接:⑤ 、六句承开始二句,自山城之荒凉生出迷惘和感慨;柒 、八句承③ 、四句,由景象之生机逗出豁达的心气和开阔心境。那样使诗情抑扬交错,显现出小说家的错综复杂心思。

  李君擅书,始于小时候,帖学正脉,胎息“二王”,风追魏晋,荟萃熔铸,用功极深。后习丹青,植根古板,法取宋元,勤习不倦,尤以山水见长。书画双修,两相扶济,以书入画,画求精炼,以画入书,书追妙境。入新世纪,受业张荣庆、梅墨生门下,转益多师,见贤思齐。技法齐驱并骤,淬炼相辅相成。越数年,浸淫时久,终有大成,天命年相继设立的新加坡朱屹瞻艺术馆、中国美术馆的大型书法绘画文章展览即为其艺术人生的阶段性计算和学术追求演化轨迹的汇总展现。

www.8522.com 9

www.8522.com 10

书欧阳文忠《戏答元珍诗》局地

壮观赋 34×34cm 2008年 李琦

 编者按:

  品赏李君之作,笔法狂逸,意趣空灵,巨幅气势滂沱,小品淳雅自然,显示出一种笔墨的韵动变奏。点画若金石坠地,线条如铁划银钩,近观之几不类物象,远观则景物粲然,构成一部雄浑激越的视觉交响。书与画融洽无间的巧夺天工构图,序与跋悠远深邃的审美意境,诗与文因缘图景的拳拳记述,令人美观,引人入胜。观展者源源不断,摩肩接踵,人头攒动,相映成趣,不失为展厅一景也。或钻研沟通,或照相录制,或窃窃私语,或臧否,无不显示出人们对李君的仰慕和强调。特别李君笔下溢出之雄浑之美、淡雅之风、古拙之味、文人之气当为未来罕有,无疑为当时虚火上涨、尘嚣浮躁的方式圈注入一股纯净清泉。而更难得的是发源燕赵大地的彼坦诚朴实,恭让谦卑,心怀若谷,毫无刻意做作之感,又无扭捏作态之为,犹如其本身的不修饰,不雕琢,不便宜,不媚俗,可谓“低奢内”,真性子,“任性”如斯。如此,吾等又该为当时令人诟病、山雨欲来的诗坛画界有此君称幸矣!

  苏东天的书法可谓是融古今正草隶篆于一炉的全新艺术,观其草书,既有金文、石古文的篆味,汉碑的燕书味、魏碑的刀味,又有二王、颜柳、张旭怀素、东坡山谷、及孙吴甚至近代各家的书味。他的书法,将正草隶篆、碑和帖,都给以综合吸收,并广采博取,取精用宏,以无为之心对有为之形而集之大成,能自由自不过达出神入化之妙,形成了上下一心特有的笔墨章法风格,可谓独树一帜。

www.8522.com 11

  纵观苏东天作品的笔法、笔墨、气韵的奥妙,实为历代书法家所孜孜以求的境地也,然苏氏且能痛快淋漓地因此其笔墨丰富地球表面现出来,并集于一身,实在是神乎其神。苏东天书杜拾遗《閬水歌》、欧文忠《戏答元珍诗》文章,真可谓“神、意、法、韵、气”集于一书,而且无一字懈笔,增一分太长,亏一分太短,字字如珠玑,字字能通神,一气呵成,自由而本来,真可谓是达道之书也。苏东天此两幅燕体小说,与历代书法家的行书相相比较而言,能够说自王羲之《陶然亭序》后达成又1个新的山头境界也。

李琦(英文名:lǐ qí)书法小说局地

  此幅书乍一看,感觉不知从何看起,无任何书体可参照之,也不知从何角度欣赏之。看似有个别几分似,却似又不像。看似无笔法,又感觉似有个别笔法,看似有个别糊涂不只怕,但感到又微微门道。整篇看又认为气脉相贯,气势不凡,意蕴无穷,但又以为不知是何为,一时半刻不敢问津。无耐心者,则会一顾而了之也。

  吾尝终日而思矣,不如眨眼之间之所学也。李君今有此就,并非二五日之功,亦非毕功一役,定有无限传说,令人心奇而神往焉。叹他风华,青春老去,说过往,道不尽世事沧桑,经年已过,何事难忘?相信简单从其自作诗《墨之旅》中找出答案:

  此书若依照大家见怪不怪的鉴赏习惯,则确凿会有种对牛弹琴的含意。该幅文章许多笔法甚至是从未见过的,似初见,看了会稍微素不相识,但又有似曾相识的感到。其实此类笔法古人已有描述,只闻而从不见过,或曾看过的古人笔法未曾分明地充裕展现出来而矣。在此,我们不妨先回到古人对该类笔法描述上来钻探一下。

  此生獨愛墨池功,半百猶追魏晉風。

  作者先引用项穆《书法雅言·常变》一段话,其曰“所谓草体,有别法焉。拔顿提捺,真行相通,留放钩环,势态迥异。旋转圆畅,屈折便险,点缀精粹,挑竖枯劲,波趯耿决,锐志飘扬,流注盘纡,驻引窈绕。顿之以沉郁,奋之以劳斯莱斯,奕之以蹁跹,激之以稳健。或如篆籀,或如古隶,或如急就,或如飞白。又若从兽骇首而还跱。群鸟举翅而欲翔,猿猴腾挂乎丛林,蛟龙蟠蜿于山泽。随情而绰其态,审势而扬其威。每笔皆成其形,两字各异其体。燕体其妙,毕于斯矣。至于草书,则复兼之。衄挫行藏,缓急措置,损益于真草之间,会通于意态之际,奚虑不臻其奇妙哉。”

  篆隸簡章尋樸厚,楷行帖草有脈宗。

  以那段话来对待此幅书,形态先不谈,首先就创作笔法就能观看其融金、篆、籀、隶、章、急就、飞白、碑、行、草等笔法书味于一体,并随便自然融化于笔墨之中而达自然之妙也,翻遍古今历代之书法笔迹,而独领风骚者也。了然了那一点,大家再来细赏文章的首段字。

  荆關董巨雲林意。子久半千北苑情。

  先观此幅大篆首尾起结两字,“春”、“嗟”笔墨浓淡撇捺风格心心相印。“春”字领篇,精神提起,轻健而略微凝重,成左呼右应之势。笔墨方圆虚实并用,有隶篆碑章味相融。“嗟”字撇横笔势与“春”字成相应之势,轻健浪漫,神采飞扬。“不”字与“下”字虚实布白相对应,显首尾气脉相乘。首行字有如春风拂面轻捷而起,写得若无其事自但是清新怡人。

  最仰虹廬巅峰立,难酬滄海一老翁。

  “风”字似呼风者,使“天涯”随风而起。“到塞外”如旋风、如云烟般腾空而起,牵丝飘柔浑茫,笔法枯润相间,隶草篆相间,刚柔相济,柔化含蓄,婉畅流动,圆融浑劲,气脉相贯。有如“资运动于黑风婆,颐浩然于润色”;“八月”点横竖撇牵丝相连,似为紧密,牵丝刚劲柔美,横竖钩屋漏痕笔法浑厚苍劲,斑驳陆离,力量含蓄,若古藤劲松,草碑篆味深刻,疾、涩笔法明显。“涯”字点如崩云,风字竖点如滴珠,疑、不、二 、月等字点如温润的珍珠碧玉,或轻如蝉翼、或重如奔石,大小方圆不一,使周围形成灵动迟钝、自然风华的韵味。“到国外四月”此行字气势雄奇、古拙奇峭,气象浑朴飘逸。首两行字笔墨“干裂如秋风,润含如春雨”,笔势相向,变化丰裕。细观之,通篇都如此也。

  ——2014年冬月 一方海

  “山”如崩涯、如崩云,方圆并用,笔势开合含放相间,气势卓绝,结体韵律开合完美。“城”如蛟龙狂舞,笔法如锥画沙,疾涩、速迟收放、枯润对应和谐,与“山”字草书形成强力动势。“未”字左右撇捺力量含蓄紧敛而外放,撇捺如刀剑,刚柔相济。“见”字笔法也如此,紧敛而外放,背抛钩如强弩,笔墨力量韵美,该字疾涩枯润方圆轻重笔法相间,开合罗曼蒂克有度,甚是独特。此行字笔势开合奇侧,气势宏逸,气韵自然,“未见”两字又不乏清秀劲健。

  人物链接

  “花残雪压”四字,“花”字韵润而美妙,背抛钩如龙摆尾般灵动,力量千钧而带有。“残”字两点轻盈如蝉翼,斜钩戈锋内含浑莽灵动,如螭龙,整个字显得苍劲飘逸。“雪”字两横都是点笔代之,蕴润而带有柔和,“雪”字好似即将融化之中的雪也。“压”字起笔之横也以方点代之,其右下点跳至上横旁,如眼目,使字形成左上紧,右下疏,使“压”字显得灵气杰出,同时与“雪”字又形成疏密虚实紧密关系。其撇如斑驳链珠,其竖横如螭蛟,整个字都韵润如玉。此行四个字点变化不一,丰盛多姿,韵味十足。“作燕体最贵虚实并见。笔不虚,则欠圆脱;笔不实,则欠沉着。专用虚笔,似近油滑;仅用实笔,又形滞笨。虚实并见,即虚实相生。”(朱和羹《临池心解》)。观此四行字,可谓每字、字与字的笔墨、结构虚实并见相生,而且笔笔恰到好处。整篇观之,也都这么也。……

  李琦(英文名:lǐ qí),字玄览,醉风堂主、耀义居士。中华夏族民共和国书墨家协会会员,中中原人民共和国书道家协会青少年工委委员,四川省书道家协会主席团委员、行草委员会副监护人,唐山市书墨家组织副主席兼司长。先后就读于中夏族民共和国艺研院大学生院、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国家画院,师从张荣庆、梅墨生先生。曾入选全国第陆届、第捌届、第7届书法篆刻展览及第四届“陶然亭奖”书法篆刻展等。

  后篇幅不作详述,以书法家论述代之,或更为对应到位些。

www.8522.com 12

  如王珉《陶文状》云:“邈乎嵩、岱之峻极,灿若列宿之丽天。伟字挺特,奇书秀出,扬波骋艺,余妍宏逸、虎踞凤踌,龙伸蠖屈。资胡氏之壮杰,兼锺公之精细,总二妙之所长,尽众美乎文质。详览字体,究寻笔迹,粲乎伟乎,如珪如璧。宛若盘螭之仰势,翼若翔鸾之舒翮,或乃放乎飞笔,雨下凤驰,绮靡婉丽,纵横流离。”

中华夏族民共和国美术馆“劲风朗怀——李琦(英文名:lǐ qí)书法绘画文章展览”展览大厅现场

  又“观呼悬针垂露之异,奔雷坠石之奇,鸿飞兽骇之姿,鸾舞蛇惊之态,绝岸颓锋之势,临危据槁之形。或重若崩云,或轻若蝉翼;导之则泉注,顿之则山安;纤纤乎似孟陬之出天涯,落落乎尤众星之列天河。”(孙过庭《书谱》)

  又“疾若惊蛇之失道,迟若渌水之徘徊。缓则鸦行,急则鹊厉,抽如雉啄,点如兔掷。乍驻乍引,任意所为。或粗或细,随态运奇,云集水散,风回电驰。及其成也,粗而有筋,似葡萄之蔓延,女萝之繁萦,泽蛟之相绞,山熊之对争。若举翅而不飞,欲走而还停,状云山之有玄玉,河汉之有列星。厥体难穷,其类多容,婀娜如削弱柳,耸拔如袅长松,婆娑而飞舞凤,宛转而起蟠龙。纵横如结,联绵如绳,流离似绣,磊落为陵。……”(萧衍《大篆状》)

  另有虞世南《笔髓论·释行》云:草书之体,略同于真。至于顿挫盘礡,若猛兽之博噬;进退钩距,若秋鹰之迅击。故覆腕抢毫,乃接锋而直引,其腕则内旋外拓,而环转纾结也。旋毫不绝,内转锋也。加以掉笔联毫,若石莹玉瑕,自然之理也。亦如空间游丝,容曳而往返;又如虫互连网壁,劲实而复虚。右军云:“游丝断而能续,皆契以清白,同于轮扁也。”又云:“每作一点画,皆悬管掉之,令其锋开,自然劲健矣。”

  “书之气,必达乎道,同混元之理。七宝齐贵,万古能名。阳气明则华壁立,阴气太则风神生。把笔抵锋,肇乎性情。”(王羲之《记白云先生书诀》)

  籍以上所论来表明此幅书法之品格特色,就好像分外精到而适当。“书肇于自然”,“书者法象”,“囊括万物,栽成一相”。这种在古人以为至难的格局特色与境界,终于在那幅书法中得以丰硕地展现出来了,实在让人拍案叫绝也。

  整幅文章其用笔如“折钗股”、如“屋漏痕”、如“锥画沙”,使其笔墨线条产生如琢如铸如钢如骨如绵的形质,金篆、草隶、碑、章、楷等笔法相融相行,平、圆、留、重、变,疾、涩、速、迟、惊、奇、险、拙等笔法相间杂,融于每一字每一行,洒脱纵横,自由自然表明得淋漓尽致。其笔势方圆并用,虚实相生,疏密枯润、粗细肥瘦相间,乱而不乱,叶影参差。其笔墨可谓刚柔相济、绵里藏针,浑厚绵密、生辣巧拙,斑驳烂漫、蕴润愚昧,苍劲犀利、柔和含蓄等等特色,其字体呈现出的金石味、篆籀味、碑味、隶味、草味、楷味,或变而飞白小篆,并使其相混成而出奇妙。其横、撇、竖、捺、一波二折、三折、四折、及积点成线,或隐锋而不发,存筋藏锋,或错笔缀墨、藏韵含蓄,或如足行趣聚,如惊蛇之透水,或如蛟龙腾于川,如鸿鹄高飞、鹰击长空。其笔线或疾、或涩,或速、或迟,或逆、或顺;或细如针芒,或钢钩铁骨,或如万岁古藤,或如虫食叶、如虫蚀木,或绝壁崩崖、惊电遗光,或如树云飞动、疏影横斜,或如雪中傲梅劲松,……等等。真乃纵横万象,活灵活现,交互错落,穿插争让,却和谐统一。“为书之体,须入其形。若坐若行,若飞若动,若往若来,若卧若起,若愁若善,若虫食木叶,若利剑长戈,若强弓硬矢,若水火,若云雾,若日月,纵横有可象者,方得谓之书矣。”(蔡邕《笔论》)

  就创作章法而论,第2行有如春风拂面轻捷而起,从第③行起逐步进入佳境,至主旨篇幅高潮迭起,到尾段第壹行又起头缓和,及至尾行又急忙收尾。首行与尾行笔法风格轻捷而相应,通篇气脉相贯相乘,一鼓作气。其情境有如从微云卷舒,清风飘拂,到烈风巨浪,惊电雷鸣,有如春天雷雨,由缓起而急,由急而缓收;又如海河潮,由江口缓起,至中部潮水汹涌澎湃,至尾段江水趋缓,书法家的真情实意起伏一目领会。

  同时该书笔墨的起降变化,也表现出与诗意意境,与作家的情丝情景相共鸣。苏氏此外一些书法小说亦多那样,因诗意、诗情入境而出奇妙。

  总而言之,在欣赏其书法笔墨时,总会令人想到到:或气吞山河、或悲戚、或静谧、或自居、或洒脱、或孤傲、或刚强、或柔美、或遒丽、或儒雅、或超逸,或跌宕起伏、或悲怆奋发,或雄武神威、或华丽、或灵姿秀发、或雄姿焕发……等等,使得汉字的非凡规吸引力被痛快淋漓地展现出来,达到了到家之程度。其奥秘的笔墨线条功力不仅有着哲理性、心绪性、艺术性,而且装有深厚的古板性、高贵的时期性和由此可见的秉性,通过其书法笔墨线条和结体、章法布白之神妙变化的显现,使汉字书艺焕发出强大的内在活力和无尚的办法美,总令人遐想、陶醉与憧憬,而感慨不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