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篇第十一,论语注释

  【本篇引语】

学好篇第十一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1

杨伯峻

提高篇第十一


【本篇引语】

本篇共有26章,其中有名的句子有:“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未知生,焉知死”;“过犹不及”等。这一篇中包括孔丘对弟子们的评说,并以此为例表达“过犹不及”的中庸思想;学习
各样知识与后来做官的涉嫌;孔圣人对待鬼神、生死问题的千姿百态。最终一章里,孔夫子和她的学员们各述其理想,反映出孔夫子政治思维上的倾向。

【原文】

11·1
子曰:“先进(1)于礼乐,野人(2)也;后进(3)于礼乐,君子(4)也。如用之,则吾从先进。”

【注释】

(1)先进:指先学习 礼乐而后再做官的人。

(2)野人:朴素粗鲁的人或指乡野平民。

(3)后进:先做官后攻读 礼乐的人。

(4)君子:这里指统治者。

【译文】

至圣先师说:“先读书
礼乐而后再做官的人,是(原来没有爵禄的)平民;先当了官然后再念书
礼乐的人,是君子。假使要先用人才,这我主张采用先读书 礼乐的人。”

【评析】

在战国时期,人们因社会身份和宅基地的例外,就有了贵族、平民和乡下之人的界别。万世师表这里认为,那几个先当官,即原来就有爵禄的人,在为官从前,没有收受礼乐知识的序列教育,还不亮堂怎么为官,便当上了官。这样的人是不可拔取的。而那么些本来没有爵禄的老百姓,他们在当官在此在此以前曾经到家系统地学习
了礼乐知识,然后就精晓哪些为官,如何当一个好官。

【原文】

11·2 子曰:“从本人于陈、蔡(1)者,皆不及门(2)也。”

【注释】

(1)陈、蔡:均为国名。

(2)不及门:门,那里指受教的场馆。不及门,是说不在跟前受教。

【译文】

孔圣人说:“曾跟随我从陈国到蔡地去的学童,现在都不在我身边受教了。”

【评析】

公元前489年,孔仲尼和她的学生从陈国到蔡地去。途中,他们被陈国的人们所包围,绝粮7天,许多学童饿得不可以行动。当时尾随他的学习者有子路、子贡、颜渊等人。公元前484年,万世师表回鲁国从此,子路、子贡等程序离开了他,颜回也死了。所以,孔仲尼时常牵挂他们。这句话,就反映了孔丘的这种心情。

【原文】

11·3
德行(1):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言语(2):宰我、子贡。政事(3):冉有、季路。文学(4):子游、子夏。

【注释】

(1)德行:指能举行孝悌、忠恕等道德。

(2)言语:指善于辞令,能办理外交。

(3)政事:指能从事政治事务。

(4)经济学:指精晓诗书礼乐等北齐文献。

【译文】

道德好的有: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善于辞令的有:宰我、子贡。擅长政事的有:冉有、季路。精晓文献知识的有:子游、子夏。

【原文】

11·4 子曰:“回也非助我者也,于吾言无所不说。”

【译文】

孔圣人说:“颜回不是对自身有帮带的人,他对自身说的话没有不心悦诚服的。”

【评析】

颜回是孔夫子得意门生之一,在万世师表面前始终是服服贴贴、毕恭毕敬的,对于孔仲尼的思想深信不疑、系数接受。所以,孔丘多次拍手叫好颜回。这里,孔圣人说颜回“非助我者”,并不是责备颜回,而是在得意地歌颂他。

【原文】

11·5 子曰:“孝哉闵子骞!人不间(1)于其父母昆(2)弟之言。”

【注释】

(1)间:非难、批评、挑剔。

(2)昆:哥哥,兄长。

【译文】

尼父说:“闵子骞真是孝敬呀!人们对于她的老人兄弟称誉他的话,没有怎么异议。”

【原文】

11·6 南容三复白圭(1),孔丘以其兄之子妻之。

【注释】

(1)白圭:白圭指《诗经?大雅?抑之》的诗文:“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兰之玷,不可为也”意思是米饭上的秽迹还足以磨掉,大家谈话中有疾病,就不可以挽回了。这是劝诫人们要谨小慎微自己的讲话。

【译文】

南容反复诵读“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不玷,不可为也。”的诗句。万世师表把孙女嫁给了她。

【评析】

法家从尼父最先,极力倡导“慎言”,不该说的话相对不说。因为,白玉被污辱了,还足以把它磨去,而说错了的话,则无法挽回。希望人们言语要审慎。这里,孔夫子把团结的女儿嫁给了南容,阐明她很欣赏南容的慎言。

【原文】

11·7
季康子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圣人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

【译文】

季康子问尼父:“你的学童中何人是好学的?”孔夫子回答说:“有一个叫颜回的学生很好学,不幸短命死了。现在再也从来不像他那么的了。”

【原文】

11·8
颜渊死,颜路(1)请子之车以为之椁(2)。子曰:“才不才,亦各言其子也。鲤(3)也死,有棺而无椁。吾不徒行以为之椁。以本人从医务人员之后(4),不可徒行也。”

【注释】

(1)颜路:“颜无繇(yóu),字路,颜渊的老爹,也是至圣先师的学员,生于公元前545年。

(2)椁:音guǒ,古人所用棺材,内为棺,外为椁。

(3)鲤:万世师表的外儿子,字伯鲁,死时50岁,万世师表70岁。

(4)从医务卫生人员之后:跟随在医师们的背后,意即当过大夫。万世师表在鲁国曾任司寇,是先生一流的管理者。

【译文】

颜渊死了,(他的大伯)颜路请求万世师表卖掉车子,给颜渊买个外椁。孔仲尼说:“(虽然颜渊和鲤)一个有才一个无才,但个别都是友善的外甥。孔鲤死的时候,也是有棺无椁。我未曾卖掉自己的自行车步行而给她买椁。因为自身还跟随在医务卫生人员之后,是不得以步行的。”

【评析】

颜渊是孔夫子的高材生。孔仲尼多次惊人表彰颜渊,认为他有很好的情操,又好学上进。颜渊死了,他的阿爸颜路请孔圣人卖掉自己的车子,给颜渊买椁。尽管至圣先师很是悲壮,但他却不甘于卖掉车子。因为他曾经担任过医务人员顶级的总监,而医师必须有自己的自行车,无法步行,否则就违反了礼的规定。这一章反映了万世师表对礼的审慎态度。

【原文】

11·9 颜渊死,子曰:“噫!天丧予!天丧予!”

【译文】

颜渊死了,孔仲尼说:“唉!是上帝真要我的命啊!是上天真要我的命啊!”

【原文】

11·10
颜渊死,子哭之恸(1)。从者曰:“子恸矣。”曰:“有恸乎?非夫(2)人之为恸而何人为?”

【注释】

(1)恸:哀伤过度,过于悲痛。

(2)夫:音fú,指示代词,此处指颜渊。

【译文】

颜渊死了,孔圣人哭得最好悲痛。跟随孔丘的人说:“您悲痛过度了!”孔夫子说:“是太哀伤过度了吧?我不为这厮伤感过度,又为什么人啊?”

【原文】

11·11
颜渊死,门人欲厚葬(1)之,子曰:“不可。”门人厚葬之。子曰:“回也视予犹父也,予不得视犹子也(2)。非本人也,夫(3)二三子也。”

【注释】

(1)厚葬:隆重地安葬。

(2)予不得视犹子也:我不可能把她当亲生外甥一样看待。

(3)夫:语助词。

【译文】

颜渊死了,孔仲尼的学习者们想要隆重地安葬他。孔仲尼说:“无法这样做。”学生们依旧隆重地安葬了她。孔夫子说:“颜回把自身当大爷同样看待,我却无法把他当亲生外甥同样对待。这不是自我的差错,是这多少个学生们干的呦。”

【评析】

孔圣人说:“予不得视犹子也”,这句话的情致是,不可以像对待自己亲生的幼子那么,遵照礼的确定,对她给予安葬。他的学童仍隆重地埋葬了颜渊,孔丘说,这不是友好的偏向,而是学生们做的。这仍是注解孔丘服从礼的规格,即使是在厚葬颜渊的题材上,仍是这般。

【原文】

11·12
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曰:“敢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

【译文】

季路问怎么去事奉鬼神。孔丘说:“没能事奉好人,怎么能事奉鬼呢?”季路说:“请问死是怎么回事?”(孔圣人回答)说:“还不知底活着的道理,怎么能清楚死吧?”

【评析】

孔夫子这里讲的“事人”,指事奉君父。在君父活着的时候,假设无法尽忠尽孝,君父死后也就谈不上孝敬鬼神,他期待人们可以忠君孝父。本章申明了孔仲尼在死神、生死问题上的为主态势,他不信鬼神,也不把注意力放在来世,或死后的情事上,在君父生前要尽责尽孝,至于对待鬼神就不用多提了。这一章为他所说的“敬鬼神而远之”做了声明。

【原文】

11·13
闵子侍侧,訚訚(1)如也;子路,行行(2)如也;冉有、子贡,侃侃(3)如也。子乐。“若由也,不得其死然。”

【注释】

(1)訚訚:音yín,开心的样板。

(2)行行:音hàng,刚强的规范。

(3)侃侃:说话理直气壮。

【译文】

闵子骞侍立在孔丘身旁,一派和悦而温顺的指南;子路是一副刚强的榜样;冉有、子贡是和蔼可亲快乐的榜样。孔仲尼如沐春风了。但孔丘又说:“像仲由这样,只怕不得好死吧!”

【评析】

子路这厮有勇无谋,尽管她这多少个刚强。孔夫子一方面为他的这一个学生各有绝招而喜上眉梢,但又顾虑子路,惟恐他不会有好的结果。师之爱生,人之常情。至圣先师的这种担心,就证实了那或多或少。

【原文】

11·14
鲁人(1)为长府(2)。闵子骞曰:“如故贯(3),如之何?何必改作?”子曰:“夫人(4)不言,言必有中。”

【注释】

(1)鲁人:这里指鲁国的带头人。这就是人和民的分别。

(2)为长府:为,这里是改造的情趣。藏财货、兵器等的库房叫“府”,长府是鲁国的国库名。

(3)依然贯:贯:事,例。沿袭老样子。

(4)夫人:夫,音fú,这个人。

【译文】

鲁国翻修长府的国库。闵子骞道:“照老样子下去,怎么样?何必改建呢?”尼父道:“这厮通常不大开口,一言语就说到关键上。”

【原文】

11·15
子曰:“由之瑟(1)奚为于丘之门(2)?”门人不敬子路。子曰:“由也升堂矣,未入于室(3)也。”

【注释】

(1)瑟:音sè,一种古乐器,与古琴相似。

(2)奚为于丘之门:奚,为何。为,弹。为啥在自我这边弹呢?

(3)升堂入室:堂是客厅,室是卧室,用以形容学习 程度的浓淡。

【译文】

孔夫子说:“仲由弹瑟,为何在我这里弹呢?”至圣先师的学童们为此都不爱惜子路。孔夫子便说:“仲由嘛,他在攻读
上已经达到升堂的水平了,只是还并未入室罢了。”

【评析】

这一段文字记载了孔仲尼对子路的褒贬。他首先用责备的小说批评子路,当其他门人都不爱护子路时,他便改口说子路已经登堂尚未入室。那是就演奏乐器而言的。孔丘对学员的神态应该讲是相比较合理的,有成就就表彰,有过错就反对,让学生认识到温馨的紧缺,同时又另起炉灶起信心,争取更大的成就。

【原文】

11·16
子贡问:“师与商(1)也孰贤?”子曰:“师也过,商也比不上。”曰:“但是师愈(2)与?”子曰:“过犹不及。”

【注释】

(1)师与商:师,颛孙师,即子张。商,卜商,即子夏。

(2)愈:胜过,强些。

【译文】

子贡问孔夫子:“子张和子夏二人何人更好一些啊?”至圣先师回答说:“子张过份,子夏不足。”子贡说:“那么是子张好一些呢?”至圣先师说:“过分和不足是同一的。”

【评析】

“过犹不及”即中庸思想的有血有肉表明。《中庸》说,过犹不及为中。“道之不行也,我知之矣。知者过之,愚者不及也。道之不明也,我知之矣。贤者过之,不肖者不及也。”“执其两端,用其中于民,其斯以为舜乎?”这是说,舜于两端取中间,既非过,也非不及,以中道教化百姓,所以为大圣。这就是对本章孔圣人“过犹不及”的现实性表明。既然子张做得过份、子夏做得不足,那么两个人都不佳,所以孔圣人对此二人的评介就是:“过犹不及”。

【原文】

11·17
季氏富于周公(1),而求也为之聚敛(2)而附益(3)之。子曰:“非吾徒也。小子鸣鼓而攻之(4)可也。”

【注释】

(1)季氏富于周公:季氏比战国的公侯还要具有。

(2)聚敛:积聚和采访钱财,即搜刮。

(3)益:增加。

【译文】

季氏比周朝的公侯还要具有,而冉求还帮她搜刮来增添她的金钱。万世师表说:“他不是自个儿的学童了,你们可以大肆地去攻击她吗!”

【评析】

鲁国的三家曾于公元前562年将公室,即鲁国主公直辖的土地和附设于土地上的奴隶瓜分,季氏分得三分之一,并用封建的剥削模式代替了奴隶制的剥削方式。公元前537年,三家第二次瓜分公室,季氏分得四分之二。由于季氏推行了新的政治和经济格局,所以高速富了起来。尼父的学生冉求协助季氏积敛钱财,搜刮人民,所以至圣先师很恼火,表示不认可冉求是协调的学习者,而且让任何学员打着鼓去声讨冉求。

【原文】

11·18 柴(1)也愚(2),参也鲁(3),师也辟(4),由也喭(5)。

【注释】

(1)柴:高柴,字子羔,孔丘学生,比尼父小30岁,公元前521年诞生。

(2)愚:旧注云:愚直之愚,指愚而耿直,不是傻的情趣。

(3)鲁:迟钝。

(4)辟:音pì,偏,偏激,邪。

(5)喭:音yàn,鲁莽,粗鲁,刚猛。

【译文】

高柴愚直,曾参迟钝,颛孙师偏激,仲由鲁莽。

【评析】

提升篇第十一,论语注释。孔丘认为,他的这一个学员各具有偏,不合中行,对他们的质量和道德必须加以纠正。这一段同样表达了万世师表的中庸思想。中庸是一种折衷调和思考,调和与折衷是东西发展历程中的一种情状,这种情况是争持的、暂时的。孔丘发布了事物发展进程的这场地,并包括为“中庸”,这在中原太古认识史上是有贡献的。

【原文】

11·19
子曰:“回也其庶(1)乎,屡空(2)。赐不受命,而货殖(3)焉,亿(4)则屡中。”

【注释】

(1)庶:庶几,相近。这里指颜渊的知识道德接近于系数。

(2)空:贫困、匮乏。

(3)货殖:做买卖。

(4)亿:同“臆”,猜测,估计。

【译文】

孔丘说:“颜回的知识道德接近于宏观了呢,不过他平时贫困。端本赐不听天命的配置,去做买卖,揣摸行情,往往猜中了。”

【评析】

这一章,孔圣人对颜回学问道德接近于健全却在生活上平时贫困深感遗憾。同时,他对子贡不听天命的配置去经商致富反而感到不满,这在孔丘看来,是最好不公平的。

【原文】

11·20 子张问善人(1)之道,子曰:“不践迹(2),亦不入于室(3)。”

【注释】

(1)善人:指本质善良但没有通过学习 的人。

(2)践迹:迹,脚印。踩着前人的脚印走。

(3)入于室:比喻学问和修养达到了深邃地步。

【译文】

子张问做善人的方法。至圣先师说:“假诺不沿着前人的脚印走,其学问和修养就不到家。

【原文】

11·21 子曰:“论笃是与(1),君子者乎?色庄者乎?”

【注释】

(1)论笃是与:论,言论。笃,诚恳。与,赞许。意思是对出口笃实诚恳的人代表嘉许。

【译文】

孔仲尼说:“听到人议论笃实诚恳就代表赞誉,但还应看他是真君子呢?依然假装端庄的人吗?”

【评析】

孔仲尼希望她的学员们不仅要讲话笃实诚恳,而且要言行一致。在第五篇第10章中曾有“听其言而观其行”的传教,阐明尼父在考察外人的时候,不仅要看她开口时诚恳的姿态,而且要看他的行走。言行一致才是真君子。

【原文】

11·22
子路问:“闻斯行诸(1)?”子曰:“有表弟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冉有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公西华曰:“由也问闻斯行诸,子曰,‘有堂弟在’;求也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赤也惑,敢问。”子曰:“求也退,故进之;由也兼人(2),故退之。”

【注释】

(1)诸:“之乎”二字的合音。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2)兼人:好勇过人。

【译文】

子路问:“听到了就行动起来吧?”尼父说:“有大哥在,怎么能听见就行动起来吧?”冉有问:“听到了就行动起来呢?”孔丘说:“听到了就行动起来。”公西华说:“仲由问‘听到了就行动起来呢?’你回复说‘有父兄健在’,冉求问‘听到了就行动起来呢?’你答应‘听到了就行动起来’。我被弄糊涂了,敢再问个通晓。”孔圣人说:“冉求总是退缩,所以我鼓励他;仲由好勇过人,所以自己约束他。”

【评析】

这是尼父把中庸思想贯穿于教育实施中的一个现实事例。在此处,他要自己的学生不用退缩,也并非过于冒进,要进退适中。所以,对于同一个题目,孔夫子针对子路与冉求的不比境况作了不同回答。同时也呼之欲出地展现了孔仲尼教育方法的一个特点,即因材施教。

【原文】

11·23
子畏于匡,颜渊后。子曰:“吾以女为死矣。”曰:“子在,回何敢死?”

【译文】

孔仲尼在匡地受到当地人围困,颜渊最终才逃出来。孔丘说:“我觉得你早已死了啊。”颜渊说:“夫子还活着,我怎么敢死呢?”

【原文】

11·24
季子然(1)问:“仲由、冉求可谓大臣与?”子曰:“吾以子为异之问,曾(2)由与求之间。所谓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今由与求也,可谓具臣(3)矣。”曰:“但是从之(4)者与?”子曰:“弑父与君,亦不从也。”

【注释】

(1)季子然:鲁国季氏的同族人。

(2)曾:乃。

(3)具臣:普通的命官。

(4)之:代名词,这里指季氏。当时冉求和子路都是季氏的家臣。

【译文】

季子然问:“仲由和冉求可以算是大臣吗?尼父说:“我以为你是问人家,原来是问由和求呀。所谓大臣是可以用周公之道的渴求来事奉主公,假设这么非凡,他宁愿辞职不干。现在由和求这多少人,只好算是充数的命官罢了。”季子然说:“那么她们会整整都随着季氏干啊?”尼父说:“杀大叔、杀主公的事,他们也不会随着干的。”

【评析】

孔仲尼那里提出“以道事君”的原则,他告诫冉求和子路应当用周公之道去劝导季氏,不要犯上作乱,即便季氏不听,就辞职不干。总之,孔丘对待君臣关系以道和礼为准绳的。这里,他既要求臣,也要求君,双方都应遵照道和礼。假使季氏干杀父杀君的事,冉求和子路就要加以反对。

【原文】

11·25
子路使子羔为费宰。子曰:“贼(1)夫人之子(2)。”子路曰:“有民人焉,有国家(3)焉,何必读书,然后为学?”子曰:“是故恶(4)夫佞者。”

【注释】

(1)贼:害。

(2)夫人之子:指子羔。万世师表认为她从来不经过很好的上学
就去做官,这会害了她协调的。

(3)社稷:社,土地神。稷,谷神。这里“社稷”指祭奠土地神和谷神的地点,即社稷坛。古时候首都及大街小巷都设立社稷坛,分别由君王和地点负责人主祭,故社稷成为国家政权的象征。

【译文】

子路让子羔去作费地的首席执行官。孔圣人说:“这简直是重伤子弟。”子路说:“这多少个地方有普通人,有国家,治理百姓和祭奠神灵都是学习
,难道一定要读书才算学习 吗?”至圣先师说:“所以我看不惯这种花言巧语狡辩的人。”

【原文】

11·26
子路、曾皙(1)、冉有、公西华侍坐。子曰:“以本人一日长乎尔,毋吾以也(2)。居(3)则曰:‘不我知也!’如或知尔,则何以哉(4)?”子路率尔(5)而对曰:“千乘之国,摄(6)乎大国中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及(7)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8)。”夫子哂(9)之。“求,尔何如?”对曰:“方六七十(10),如(11)五六十,求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礼乐,以俟君子。”“赤,尔何如?”对曰:“非曰能之,愿学焉。宗庙之事(12),如会同(13),端章甫(14),愿为小相(15)焉。”“点,尔何如?”鼓瑟希(16),铿尔,舍瑟而作(17),对曰:“异乎三子者之撰。”子曰:“何伤乎?亦各言其志也。”曰:“莫(18)春者,春服既成,冠者(19)五几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20),风乎舞雩(21),咏而归。”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三子者出,曾皙后。曾皙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曰:“夫子何哂由也?”曰:“为国以礼。其言不让,是故哂之。”唯(22)求则非邦也与?”“安见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唯赤则非邦也与?”“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

【注释】

(1)曾皙:名点,字子皙,曾参的爹爹,也是尼父的学员。

(2)以本人一日长乎尔,毋以也:即便自己比你们的年龄稍长一些,而不敢说话。

(3)居:平日。

(4)则何以哉:何以,即何以为用。

(5)率尔:轻率、急切。

(6)摄:迫于、夹于。

(7)比及:比,音bì。等到。

(8)方:方向。

(9)哂:音shěn,戏弄地微笑。

(10)方六七十:纵横各六七十里。

(11)如:或者。

(12)宗庙之事:指祭奠之事。

(13)会同:诸侯会面。

(14)瑞章甫:端,西晋礼服的名称。章甫,蜀国礼帽的名目。

(15)相:赞礼人,司仪。

(16)希:同“稀”,指弹瑟的快慢放慢,节奏逐渐稀疏。

(17)作:站起来。

(18)莫:同“暮”。

(19)冠者:成年人。楚国后生到20岁时行冠礼,表示曾经成年。

(20)浴乎沂:沂,水名,发源于河北南边,流经吉林北部入海。在岸上洗头面手足。

(21)舞雩:雩,音yú。地名,原是祭天求雨的地点,在今吉林曲阜。

(22)唯:语首词,没有什么意思。

【译文】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几个人陪孔夫子坐着。至圣先师说:“我年龄比你们大一些,不要因为我有生之年而不敢说。你们通常总说:‘没有人询问我哟!’假设有人询问你们,这你们要什么样去做吗?”子路赶忙回答:“一个所有一千辆兵车的国家,夹在大国中间,平日遭到其它国家侵犯,加上国内又闹饥荒,让自己去治理,只要三年,就足以使人人勇敢善战,而且知道礼仪。”尼父听了,微微一笑。孔圣人又问:“冉求,你什么样啊?”冉求答道:国土有六七十里或五六十里见方的国家,让自家去治理,三年过后,就可以使全民饱暖。至于这个国家的礼乐教化,就要等君子来实行了。”万世师表又问:“公西赤,你怎么着?”公西赤答道:“我不敢说能一气浑成,而是愿意学习
。在太庙祭天的位移中,或者在同外国的盟会中,我乐意穿着礼服,戴着礼帽,做一个小小的赞礼人。”孔圣人又问:“曾点,你如何呢?”这时曾点弹瑟的音响渐渐放慢,接着“铿”的一声,离开瑟站起来,回答说:“我想的和她们三位说的不同等。”孔丘说:“那有咋样关联吧?也就是各人讲友爱的雄心而已。”曾皙说:“暮春三月,已经穿上了秋季的行头,我和五六位中年人,六四个少年,去汉江里洗洗澡,在舞雩台上吹吹风,一路唱着歌走回去。”至圣先师长叹一声说:“我是补助曾皙的想法的。”子路、冉有、公西华两个人的都出来了,曾皙后走。他问孔圣人说:“他们六人的话怎么?”万世师表说:“也就是独家谈谈自己的雄心罢了。”曾皙说:“夫子为啥要笑仲由呢?”至圣先师说:“治理国家要讲礼让,不过他说道一点也不让给,所以自己笑她。”曾皙又问:“那么是不是冉求讲的不是治理国家呢?”孔仲尼说:“哪儿见得六七十里或五六十里见方的地点就不是国家吗?”曾皙又问:”公西赤讲的不是治理国家呢?”孔圣人说:“宗庙祭奠和王公会盟,这不是王爷的事又是如何?像赤这样的人假如不得不做一个小相,这何人又能做大相呢?”

【评析】

尼父认为,前几个人的施政方法,都不曾谈到一贯上。他之所以只称扬曾点的力主,就似因为曾点用形象的章程勾勒了礼乐之治下的现象,显示了“仁”和“礼”的治国原则,这就谈到了根本点上。这一章,孔夫子和她的学童们自述其政治上的雄心,从中能够看出孔仲尼的政治理想。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2


【01】

  本篇共有26章,其中有名的语句有:“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未知生,焉知死”;“过犹不及”等。这一篇中概括孔夫子对弟子们的评介,并以此为例表达“过犹不及”的中庸思想;学习各个文化与事后做官的涉嫌;孔圣人对待鬼神、生死问题的神态。最终一章里,尼父和他的学员们各述其理想,反映出至圣先师政治思想上的倾向。

【原文】 11·1 子曰:“先进于礼乐,野人也;后进于礼乐,君子也。如用之,则吾从先进。” 

子曰:「先进於礼乐,野人也;後进於礼乐,君子也。如用之,则吾从先进。」

【注释】 (1)先进:指先学习 礼乐而后再做官的人。
(2)野人:朴素粗鲁的人或指乡野平民。 (3)后进:先做官后攻读 礼乐的人。
(4)君子:这里指统治者。

【译文】 尼父说:“先读书
礼乐而后再做官的人,是(原来没有爵禄的)平民;先当了官然后再学习
礼乐的人,是高人。假设要先用人才,这自己主持选拔先读书 礼乐的人。”

【解读】
在战国时期,人们因社会身份和居住地的例外,就有了贵族、平民和乡村之人的分别。万世师表这里认为,这么些先当官,即原来就有爵禄的人,在为官在此在此以前,没有经受礼乐知识的系统教育,还不理解什么为官,便当上了官。这样的人是不行采纳的。而这多少个本来从没爵禄的公民,他们在当官从前曾经到家系统地学习
了礼乐知识,然后就明白怎么着为官,咋样当一个好官。

【02】

  【原文】

【译文】 孔丘说:“先读书礼乐而后再做官的人,是(原来没有爵禄的)平民;先当了官然后再深造礼乐的人,是高人(原来就有爵禄的人)。假诺要先用人才,这自己主持选择先读书礼乐的人。” 

子曰:「从自家於陈蔡者,皆不及门也。」

【注释】 (1)陈、蔡:均为国名。
(2)不及门:门,这里指受教的场馆。不及门,是说不在跟前受教。

【译文】
孔丘说:“曾跟随我从陈国到蔡地去的学童,现在都不在我身边受教了。”

【解读】
公元前489年,孔圣人和她的学员从陈国到蔡地去。途中,他们被陈国的众人所包围,绝粮7天,许多学员饿得不可能行进。当时尾随她的学生有子路、子贡、颜渊等人。公元前484年,孔圣人回鲁国其后,子路、子贡等先后离开了她,颜回也死了。所以,孔夫辰时常惦念他们。这句话,就体现了至圣先师的这种心绪。

【03】

  11.1
子曰:“先进(1)于礼乐,野人(2)也;后进(3)于礼乐,君子(4)也。如用之,则吾从先进。”

【处长评析】 先有才能再当官吗,仍旧先当官再培育能力?在世袭时代,尼父就认为应该先拥有能力,但实则古今中外,阶级的我保障让后一种情状普遍存在。 

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言语:宰我、子贡;政事:冉有、李路;文学:子游、子 夏。

【注释】 (1)德行:指能进行孝悌、忠恕等道德。
(2)言语:指善于辞令,能办理外交。 (3)政事:指能从事政治作业。
(4)军事学:指通晓诗书礼乐等晋朝文献。

【译文】
德行好的有: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善于辞令的有:宰我、子贡。擅长政事的有:冉有、季路。精晓文献知识的有:子游、子夏。

【解读】无

【04】

  【注释】

【原文】 11·2 子曰:“从自身于陈、蔡者,皆不及门也。” 

子曰:「回也,非助我者也!於吾言,无所不说。」

【注释】无

【译文】
孔丘说:“颜回不是对本身有接济的人,他对自我说的话没有不心悦诚服的。”

【解读】
颜回是孔丘得意门生之一,在孔圣人面前始终是服服贴贴、毕恭毕敬的,对于孔夫子的学说深信不疑、周详接受。所以,孔夫子多次叫好颜回。这里,孔夫子说颜回“非助我者”,并不是责备颜回,而是在得意地称扬他。

【05】

  (1)先进:指先学习礼乐而后再做官的人。

【译文】 孔夫子说:“曾跟随我从陈国到蔡地去的学员,现在都不在我身边受教了。” 

子曰:「孝哉闵子骞,人不间於其家长皆弟之言。」

【注释】 (1)间:非难、批评、挑剔。 (2)昆:哥哥,兄长。

【译文】
尼父说:“闵子骞真是孝敬呀!人们对于她的老人兄弟赞赏他的话,没有什么样异议。”

【解读】无

【06】

  (2)野人:朴素粗鲁的人或指乡野平民。

【科长评析】 公元前489年,至圣先师和他的学童在陈国被困,断粮七天,当时跟随他的学习者有子路、子贡、颜渊等人。公元前484年,万世师表回鲁国随后,子路、子贡等程序离开了他,颜回也死了,孔圣人很思量她的学童们,那也是人之常情,亦令人唏嘘不已。 

南容三复白圭,尼父以其兄之子妻之。

【注释】
(1)白圭:白圭指《诗经·大雅·抑之》的诗词:“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兰之玷,不可为也”意思是米饭上的秽迹还足以磨掉,我们谈话中有疾病,就无法挽回了。这是劝导人们要三思而行自己的谈话。

【译文】
南容反复诵读“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不玷,不可为也。”的诗词。尼父把孙女嫁给了他。

【解读】
法家从尼父起始,极力倡导“慎言”,不该说的话相对不说。因为,白玉被污辱了,还是可以把它磨去,而说错了的话,则无法挽回。希望人们言语要小心。这里,孔丘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南容,阐明他很欣赏南容的慎言。

【07】

  (3)后进:先做官后读书礼乐的人。

【原文】 11·3 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言语:宰我、子贡。政事:冉有、季路。文学:子游、子夏。 

季康子问:「弟子孰为好学?」孔仲尼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

【注释】无

【译文】
季康子问孔夫子:“你的学员中谁是好学的?”孔夫子回答说:“有一个叫颜回的学童很好学,不幸短命死了。现在再也绝非像他这样的了。”

【解读】无

【08】

  (4)君子:这里指统治者。

【译文】 德行好的有: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善于辞令的有:宰我、子贡。擅长政事的有:冉有、季路。了然文献知识的有:子游、子夏。 

颜渊死,颜路请子之车以为之椁。子曰:「才不才,亦各言其子也。鲤也死,有棺而无椁,吾不徒行,以为之椁,以本人从医师之後,不可徒行也。」

【注释】
(1)颜路:“颜无繇(yóu),字路,颜渊的爸爸,也是至圣先师的学习者,生于公元前545年。
(2)椁:音guǒ,古人所用棺材,内为棺,外为椁。
(3)鲤:孔丘的外甥,字伯鲁,死时50岁,孔丘70岁。
(4)从医师之后:跟随在医师们的前面,意即当过大夫。孔仲尼在鲁国曾任司寇,是先生顶尖的经理。

【译文】
颜渊死了,(他的四叔)颜路请求孔圣人卖掉车子,给颜渊买个外椁。孔夫子说:“(即便颜渊和鲤)一个有才一个无才,但个别都是自己的幼子。孔鲤死的时候,也是有棺无椁。我没有卖掉自己的自行车步行而给她买椁。因为自身还跟随在医务卫生人员之后,是不可以步行的。”

【解读】
颜渊是孔丘的高足。万世师表多次惊人赞赏颜渊,认为他有很好的风骨,又好学上进。颜渊死了,他的生父颜路请孔夫子卖掉自己的自行车,给颜渊买椁。即便万世师表卓殊痛不欲生,但他却不情愿卖掉车子。因为他早已担任过医师一级的首长,而医务卫生人员必须有和好的单车,不可能步行,否则就违背了礼的确定。这一章反映了至圣先师对礼的小心翼翼态度。

【09】

  【译文】

【乡长评析】 那是至圣先师传授的三种知识及相应出色的人,或者是他的弟子们自己评的吗。

颜渊死,子曰:「噫!天丧予!天丧予!」

【注释】无

【译文】
颜渊死了,孔丘说:“唉!是上天真要我的命啊!是上帝真要我的命啊!”

【解读】无

【10】

  万世师表说:“先读书礼乐而后再做官的人,是(原来没有爵禄的)平民;先当了官然后再上学礼乐的人,是高人。假如要先用人才,这我看好选取先读书礼乐的人。”

【原文】 11·4 子曰:“回也非助我者也,于吾言无所不说。” 

颜渊死,子哭之恸。从者曰:「子恸矣!」曰:「有恸乎!非夫人之为恸而何人为!」

【注释】 (1)恸:哀伤过度,过于悲痛。
(2)夫:音fú,提醒代词,此处指颜渊。

【译文】
颜渊死了,孔夫子哭得极其悲痛。跟随万世师表的人说:“您悲痛过度了!”孔圣人说:“是太伤心过度了吧?我不为这厮难过过度,又为什么人啊?”

【解读】无

【11】

  【评析】

【译文】 孔仲尼说:“颜回不是对自我有襄助的人,他对本人说的话没有不心悦诚服的。” 

颜渊死,门人欲厚葬之,子曰:「不可。」门人厚葬之。子曰:「回也,视予犹父也,予不得 视犹子也。非我也,夫二三子也。」

【注释】 (1)厚葬:隆重地安葬。
(2)予不得视犹子也:我不可以把她当亲生外孙子同样对待。 (3)夫:语助词。

【译文】
颜渊死了,孔圣人的学习者们想要隆重地安葬他。孔丘说:“不可能如此做。”学生们一如既往隆重地安葬了她。至圣先师说:“颜回把我当小叔一样看待,我却不可能把她当亲生孙子同样对待。这不是自家的谬误,是那么些学生们干的啊。”

【解读】
万世师表说:“予不得视犹子也”,这句话的意味是,无法像对待自己亲生的幼子那么,依照礼的规定,对她给予安葬。他的学习者仍隆重地埋葬了颜渊,孔仲尼说,这不是和谐的偏差,而是学生们做的。这仍是表明孔丘服从礼的准绳,即使是在厚葬颜渊的题目上,仍是如此。

【12】

  在战国时期,人们因社会身份和居住地的例外,就有了贵族、平民和乡村之人的分别。尼父这里认为,那一个先当官,即原来就有爵禄的人,在为官在此以前,没有经受礼乐知识的系统教育,还不了然咋样为官,便当上了官。这样的人是不行拔取的。而那个本来从没爵禄的赤子,他们在当官在此从前曾经到家系统地学习了礼乐知识,然后就理解什么样为官,咋样当一个好官。

【乡长评析】 孔仲尼知道颜回是由衷佩服自己的人,而不是可以提出他不当的人,可以看看至圣先师认为自己也会有荒唐并需要有人指出,这种对学习文化的客观态度和自知之明是太可贵了。 

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敢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

【注释】无

【译文】
季路问咋样去事奉鬼神。孔丘说:“没能事奉好人,怎么能事奉鬼呢?”季路说:“请问死是怎么回事?”(孔夫子回答)说:“还不知晓活着的道理,怎么能精通死吗?”

【解读】
孔丘这里讲的“事人”,指事奉君父。在君父活着的时候,倘诺不可能尽忠尽孝,君父死后也就谈不上孝敬鬼神,他盼望人们可以忠君孝父。本章讲明了孔仲尼在死神、生死问题上的核心态势,他不信鬼神,也不把注意力放在来世,或死后的事态上,在君父生前要尽责尽孝,至于对待鬼神就不用多提了。这一章为她所说的“敬鬼神而远之”做了注明。

【13】

  【原文】

【原文】 11·5 子曰:“孝哉闵子骞!人不间于其家长昆弟之言。” 

闵子侍侧,訚訚如也;子路,行行如也;冉有、子贡,侃侃如也。子乐。「若由也,不得其死 然。」

【注释】 (1)訚訚:音yín,心旷神怡的规范。
(2)行行:音hàng,刚强的楷模。 (3)侃侃:说话理直气壮。

【译文】
闵子骞侍立在尼父身旁,一派和悦而温顺的榜样;子路是一副刚强的榜样;冉有、子贡是温和快乐的样板。尼父心潮澎湃了。但孔夫子又说:“像仲由这样,只怕不得好死吧!”

【解读】
子路这厮有勇无谋,即使他这么些刚强。至圣先师一方面为她的那些学生各有一技之长而喜悦,但又顾虑子路,惟恐他不会有好的结果。师之爱生,人之常情。尼父的这种担心,就证实了那一点。

【14】

  11.2 子曰:“从自我于陈、蔡(1)者,皆不及门(2)也。”

【译文】 至圣先师说:“闵子骞真是孝敬呀!人们对此他的家长兄弟赞美她的话,没有怎么异议。” 

鲁人为长府。闵子骞曰:「仍旧贯,如之何?何必改作!」子曰:「夫人不言,言必有中。」

【注释】 (1)鲁人:这里指鲁国的领导干部。这就是人和民的区分。
(2)为长府:为,这里是改造的情趣。藏财货、兵器等的堆栈叫“府”,长府是鲁国的国库名。
(3)仍然贯:贯:事,例。沿袭老样子。 (4)夫人:夫,音fú,这厮。

【译文】
鲁国翻修长府的国库。闵子骞道:“照老样子下去,怎样?何必改建呢?”尼父道:“这厮经常不大开口,一说话就说到重要上。”

【解读】无

【15】

  【注释】

【区长评析】 言行一致才令人敬佩。

子曰:「由之瑟,奚为於丘之门?」门人不敬子路。子曰:「由也升堂矣!未入於室也!」

【注释】 (1)瑟:音sè,一种古乐器,与古琴相似。
(2)奚为于丘之门:奚,为啥。为,弹。为啥在自己那里弹呢?
(3)升堂入室:堂是客厅,室是寝室,用以形容学习 程度的深浅。

【译文】
万世师表说:“仲由弹瑟,为啥在自家这里弹呢?”孔夫子的学生们就此都不怜惜子路。孔圣人便说:“仲由嘛,他在就学
上已经达标升堂的品位了,只是还从未入室罢了。”

【解读】
这一段文字记载了至圣先师对子路的评介。他第一用责备的口气批评子路,当其他门人都不爱慕子路时,他便改口说子路已经登堂尚未入室。这是就演奏乐器而言的。万世师表对学员的情态应该讲是相比合理的,有战绩就赞扬,有过错就不予,让学员认识到祥和的阙如,同时又建立起信心,争取更大的大成。

【16】

  (1)陈、蔡:均为国名。

【原文】 11·6 南容三复白圭,万世师表以其兄之子妻之。 

子贡问:「师与商也孰贤?」子曰:「师也过,商也不比。」曰:「不过师愈与?」子曰: 「过犹不及。」

【注释】 (1)师与商:师,颛孙师,即子张。商,卜商,即子夏。
(2)愈:胜过,强些。

【译文】
子贡问万世师表:“子张和子夏二人何人更好一些啊?”至圣先师回答说:“子张过份,子夏不足。”子贡说:“那么是子张好有的吧?”尼父说:“过分和不足是平等的。”

【解读】
“过犹不及”即中庸思想的求实表达。《中庸》说,过犹不及为中。“道之不行也,我知之矣。知者过之,愚者不及也。道之不明也,我知之矣。贤者过之,不肖者不及也。”“执其两端,用其中于民,其斯以为舜乎?”那是说,舜于两端取中间,既非过,也非不及,以中道教化百姓,所以为大圣。这就是对本章孔夫子“过犹不及”的切实表明。既然子张做得过份、子夏做得不足,那么五个人都不佳,所以万世师表对此二人的评说就是:“过犹不及”。

【17】

  (2)不及门:门,这里指受教的场所。不及门,是说不在跟前受教。

【注释】 《诗经·大雅·抑之》:“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兰之玷,不可为也”,意思是米饭上的秽迹还足以磨掉,我们谈话中有疾患,就无法挽回了。 

季氏富於周公,而求也为之聚敛而附益之。子曰:「非吾徒也,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

【注释】 (1)季氏富于周公:季氏比夏朝的公侯还要具备。
(2)聚敛:积聚和综采钱财,即搜刮。 (3)益:增添。

【译文】
季氏比战国的公侯还要具有,而冉求还帮他搜刮来充实她的资财。尼父说:“他不是我的学生了,你们可以大肆地去攻击他呢!”

【解读】
鲁国的三家曾于公元前562年将公室,即鲁国天皇直辖的土地和隶属于土地上的奴隶瓜分,季氏分得三分之一,并用封建的剥削模式代替了奴隶制的剥削情势。公元前537年,三家第二次瓜分公室,季氏分得四分之二。由于季氏推行了新的政治和经济情势,所以高速富了四起。孔丘的学童冉求援救季氏积敛钱财,搜刮人民,所以孔丘很生气,表示不确认冉求是祥和的学生,而且让其他学员打着鼓去声讨冉求。

【18】

  【译文】

【译文】 南容反复诵读“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不玷,不可为也。”的诗句。尼父把孙女嫁给了她。 

柴也愚,参也鲁,师也辟,由也喭。子曰:「回也奇庶乎!屡空;赐不受命,而货殖焉;亿则屡中。」

【注释】 (1)柴:高柴,字子羔,孔夫子学生,比孔夫子小30岁,公元前521年诞生。
(2)愚:旧注云:愚直之愚,指愚而耿直,不是傻的趣味。 (3)鲁:迟钝。
(4)辟:音pì,偏,偏激,邪。 (5)喭:音yàn,鲁莽,粗鲁,刚猛。

【译文】 高柴愚直,曾参迟钝,颛孙师偏激,仲由鲁莽。

【解读】
孔仲尼认为,他的这么些学员各有所偏,不合中行,对他们的灵魂和道德必须加以纠正。这一段同样表达了至圣先师的中庸思想。中庸是一种折衷调和思辨,调和与折衷是东西发展过程中的一种情状,这种意况是相对的、暂时的。尼父发表了东西发展历程的这一情形,并包括为“中庸”,这在神州太古认识史上是有进献的。

【19】

  尼父说:“曾跟随我从陈国到蔡地去的学员,现在都不在我身边受教了。”

【乡长评析】 多言有这个地点的缺陷:一、经常会说些没有意思的废话,浪费时间;二、假诺因多言而许诺,则容易失信;三、即使说别人隐私,则会召致麻烦。

子曰:“回也其庶(1)乎,屡空(2)。赐不受命,而货殖(3)焉,亿(4)则屡中。”

【注释】 (1)庶:庶几,相近。那里指颜渊的学识道德接近于完美。
(2)空:贫困、缺少。 (3)货殖:做买卖。 (4)亿:同“臆”,猜度,揣度。

【译文】
孔圣人说:“颜回的学问道德接近于圆满了吧,可是她日常贫困。端本赐不听天命的配置,去做买卖,臆想行情,往往猜中了。”

【解读】
这一章,至圣先师对颜回学问道德接近于系数却在生活上日常贫困深感遗憾。同时,他对子贡不听天命的配备去经商致富反而觉得遗憾,这在孔仲尼看来,是极端不公正的。

【20】

  【评析】

【原文】 11·7 季康子问:“弟子孰为好学?”尼父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 

子张问善人之道。子曰:「不践迹,亦不入於室。」子曰:「论笃是与,君子者乎? 色庄者乎?」

【注释】 (1)善人:指本质善良但没有经过上学 的人。
(2)践迹:迹,脚印。踩着前人的足迹走。
(3)入于室:比喻学问和修养达到了深邃地步。

【译文】
子张问做善人的情势。万世师表说:“假诺不沿着前人的足迹走,其文化和修养就不到家。

【解读】无

【21】

  公元前489年,孔圣人和她的学童从陈国到蔡地去。途中,他们被陈国的人们所包围,绝粮7天,许多学员饿得不可以行走。当时尾随他的学员有子路、子贡、颜渊等人。公元前484年,孔圣人回鲁国随后,子路、子贡等主次离开了她,颜回也死了。所以,尼父时常牵挂他们。这句话,就反映了万世师表的这种情怀。

【译文】 季康子问孔仲尼:“你的学童中什么人是好学的?”孔夫子回答说:“有一个叫颜回的学生很好学,不幸短命死了。现在再也尚无像他那么的了。” 

子曰:“论笃是与(1),君子者乎?色庄者乎?”

【注释】
(1)论笃是与:论,言论。笃,诚恳。与,赞许。意思是对讲话笃实诚恳的人表示褒奖。

【译文】
孔夫子说:“听到人议论笃实诚恳就表示称扬,但还应看他是真君子呢?仍旧假装庄重的人吧?”

【解读】
尼父希望他的学童们不只要出口笃实诚恳,而且要言行一致。在第五篇第10章中曾有“听其言而观其行”的说法,阐明孔夫子在寓目别人的时候,不仅要看他张嘴时诚恳的神态,而且要看他的行进。言行一致才是真君子。

【22】

  【原文】

【原文】 11·8 颜渊死,颜路请子之车以为之椁。子曰:“才不才,亦各言其子也。鲤也死,有棺而无椁。吾不徒行以为之椁。以我从医师之后,不可徒行也。” 

子路问:「闻斯行诸?」子曰:「有大哥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冉有问:「闻斯行诸?」 子曰:「闻斯行之!」公西华曰:「由也问『闻斯行诸?』,子曰:『有二哥在』;求也问,『闻斯行 诸?』子曰:『闻斯行之』。赤也感,敢问?」子曰:「求也退,故进之;由也兼人,故退之。」

【注释】 (1)诸:“之乎”二字的合音。 (2)兼人:好勇过人。

【译文】
子路问:“听到了就行动起来吧?”至圣先师说:“有表哥在,怎么能听见就行动起来吧?”冉有问:“听到了就行动起来呢?”尼父说:“听到了就行动起来。”公西华说:“仲由问‘听到了就行动起来呢?’你回复说‘有父兄健在’,冉求问‘听到了就行动起来呢?’你回答‘听到了就行动起来’。我被弄糊涂了,敢再问个了然。”至圣先师说:“冉求总是退缩,所以我鼓励他;仲由好勇过人,所以自己约束他。”

【解读】
这是至圣先师把中庸思想贯穿于教育实施中的一个切实可行事例。在这边,他要团结的学童毫无退缩,也不用过度冒进,要进退适中。所以,对于同一个问题,孔夫子针对子路与冉求的不同意况作了不同回答。同时也活跃地呈现了尼父教育模式的一个表征,即因材施教。

【23】

  11.3
德行(1):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言语(2):宰我、子贡。政事(3):冉有、季路。文学(4):子游、子夏。

【译文】 颜渊死了,(他的生父)颜路请求万世师表卖掉车子,给颜渊买个外椁。孔夫子说:“孔鲤即便无才,但也是团结的幼子,孔鲤死的时候,也是有棺无椁。我尚未卖掉自己的自行车步行而给他买椁。因为自己还跟随在医务人员之后,是不可以步行的。” 

子畏於匡,颜渊後。子曰:「吾以女为死矣!」曰:「子在,回何敢死!」

【注释】无

【译文】
孔仲尼在匡地受到当地人围困,颜渊最终才逃出来。孔夫子说:“我认为你已经死了呢。”颜渊说:“夫子还活着,我怎么敢死呢?”

【解读】无

【24】

  【注释】

【科长评析】 颜路的乞求即违人情,亦违礼仪。 

季子然问:「仲由、冉求,可谓大臣与?」子曰:「吾以子为异之问,曾由与求之问?所谓大 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今由与求也,可谓具臣矣。」曰:「但是从之者与?」子曰:「弑父与君, 亦不从也。」

【注释】 (1)季子然:鲁国季氏的同族人。 (2)曾:乃。 (3)具臣:普通的官僚。
(4)之:代名词,这里指季氏。当时冉求和子路都是季氏的家臣。

【译文】
季子然问:“仲由和冉求可以算是大臣吗?孔丘说:“我觉着你是问人家,原来是问由和求呀。所谓大臣是可以用周公之道的渴求来事奉国君,如若这么非常,他宁愿辞职不干。现在由和求这五人,只好算是充数的位置官罢了。”季子然说:“那么他们会所有都随着季氏干啊?”孔丘说:“杀五叔、杀君王的事,他们也不会跟着干的。”

【解读】
万世师表这里提出“以道事君”的规则,他劝说冉求和子路应当用周公之道去劝说季氏,不要犯上作乱,假使季氏不听,就辞职不干。显而易见,孔圣人对待君臣关系以道和礼为准绳的。这里,他既要求臣,也要求君,双方都应按照道和礼。假如季氏干杀父杀君的事,冉求和子路就要加以反对。

【25】

  (1)德行:指能举办孝悌、忠恕等道德。

【原文】 11·9 颜渊死,子曰:“噫!天丧予!天丧予!” 

子路使子羔为费宰。子曰:「贼夫人之子!」子路曰:「有民人焉!有国家焉,何必读书,然 後为学?」子曰:「是故恶夫佞者。」

【注释】 (1)贼:害。 (2)夫人之子:指子羔。孔圣人认为她一直不通过很好的求学
就去做官,这会害了他协调的。
(3)社稷:社,土地神。稷,谷神。这里“社稷”指祭奠土地神和谷神的地点,即社稷坛。西楚香港及各地都设立社稷坛,分别由主公和地方官员主祭,故社稷成为国家政权的意味。

【译文】
子路让子羔去作费地的公司主。尼父说:“这简直是危害子弟。”子路说:“这么些地方有普通人,有国家,治理百姓和祭奠神灵都是上学
,难道一定要读书才算学习 吗?”万世师表说:“所以我看不惯这种花言巧语狡辩的人。”

【解读】无

【26】

  (2)言语:指善于辞令,能办理外交。

【译文】 颜渊死了,孔圣人说:“唉!是上天真要我的命啊!是上天真要我的命啊!”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子曰:「以本人一日长乎尔,毋吾以也。居则曰: 『不我知也!』如或知尔,则何以哉?」子路率尔而对,曰:「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中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夫子哂之。「求,尔何如?」对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礼乐,以俟君子。」「赤,尔何如?」对曰:「非曰能之,愿学焉!宗庙之事,如会同,端章甫,愿为小相焉。」「点,尔何如?」鼓瑟希,铿尔, 舍瑟而作。对曰:「异乎三子者之撰。」子曰:「何伤乎?赤各言其志也。」曰:「莫春者,春服既成; 冠者五几人,童子六七人,浴觉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三子者出, 曾皙後。曾皙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曰: 「夫子何哂由也?」曰:「为国以礼,其言不让,是故哂之。」「唯求则非邦也与?」「安见方六七十, 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唯赤非邦也与?」「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

【注释】 (1)曾皙:名点,字子皙,曾参的生父,也是孔圣人的学童。
(2)以我一日长乎尔,毋以也:即使本人比你们的年龄稍长一些,而不敢说话。
(3)居:平常。 (4)则何以哉:何以,即何以为用。 (5)率尔:轻率、急切。
(6)摄:迫于、夹于。 (7)比及:比,音bì。等到。 (8)方:方向。
(9)哂:音shěn,嘲讽地微笑。 (10)方六七十:纵横各六七十里。
(11)如:或者。 (12)宗庙之事:指祭拜之事。 (13)会同:诸侯相会。
(14)瑞章甫:端,南齐礼服的称谓。章甫,明朝礼帽的名称。
(15)相:赞礼人,司仪。 (16)希:同“稀”,指弹瑟的进度放慢,节奏逐步稀疏。
(17)作:站起来。 (18)莫:同“暮”。
(19)冠者:成年人。齐国后生到20岁时行冠礼,表示早已成年。
(20)浴觉沂:沂,水名,发源于江西南方,流经陕西北部入海。在水边洗头面手足。
(21)舞雩:雩,音yú。地名,原是祭天求雨的地点,在今山西曲阜。
(22)唯:语首词,没有怎么意义。

【译文】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两人陪孔夫子坐着。尼父说:“我年龄比你们大一部分,不要因为我有生之年而不敢说。你们日常总说:‘没有人询问自我啊!’假诺有人询问你们,这你们要如何去做啊?”子路赶忙回答:“一个拥有一千辆兵车的国度,夹在列强中间,通常面临其它国家侵害,加上国内又闹饥荒,让我去治理,只要三年,就可以使众人勇敢善战,而且知道礼仪。”孔圣人听了,微微一笑。尼父又问:“冉求,你咋样呢?”冉求答道:国土有六七十里或五六十里见方的国度,让自己去治理,三年之后,就足以使全民饱暖。至于这个国度的礼乐教化,就要等君子来进行了。”万世师表又问:“公西赤,你咋样?”公西赤答道:“我不敢说能形成,而是愿意上学
。在太庙祭拜的位移中,或者在同外国的盟会中,我甘愿穿着礼服,戴着礼帽,做一个小小的的赞礼人。”孔丘又问:“曾点,你如何呢?”这时曾点弹瑟的声响渐渐放慢,接着“铿”的一声,离开瑟站起来,回答说:“我想的和他们三位说的不一致。”孔丘说:“这有咋样关联吗?也就是各人讲和谐的壮志而已。”曾皙说:“暮春三月,已经穿上了青春的衣服,我和五六位中年人,六两个少年,去阿克苏河里洗洗澡,在舞雩台上吹吹风,一路唱着歌走回来。”孔丘长叹一声说:“我是同情曾皙的想法的。”子路、冉有、公西华三个人的都出去了,曾皙后走。他问孔丘说:“他们几个人的话怎么?”孔圣人说:“也就是个别谈谈自己的壮志罢了。”曾皙说:“夫子为何要笑仲由呢?”孔仲尼说:“治理国家要讲礼让,可是她谈话一点也不让给,所以我笑他。”曾皙又问:“那么是不是冉求讲的不是治理国家呢?”至圣先师说:“啥地方见得六七十里或五六十里见方的地方就不是国家吗?”曾皙又问:”公西赤讲的不是治理国家呢?”万世师表说:“宗庙祭拜和公爵会盟,那不是诸侯的事又是如何?像赤这样的人假使不得不做一个小相,这什么人又能做大相呢?”

【解读】
孔丘认为,前几人的治国方法,都没有谈到一直上。他所以只赞誉曾点的看好,就似因为曾点用形象的点子勾勒了礼乐之治下的现象,呈现了“仁”和“礼”的治国原则,这就谈到了根本点上。这一章,孔圣人和他的学习者们自述其政治上的雄心,从中可以看看孔夫子的政治理想。

  (3)政事:指能从事政治工作。

【镇长评析】 颜渊最能了解孔圣人的构思,孔夫子希望他持续自己的沉思,没悟出却早死。

  (4)文学:指通晓诗书礼乐等明代文献。

【原文】 11·10 颜渊死,子哭之恸。从者曰:“子恸矣。”曰:“有恸乎?非夫人之为恸而什么人为?” 

  【译文】

【译文】 颜渊死了,孔圣人哭得最为悲痛。跟随尼父的人说:“您悲痛过度了!”孔仲尼说:“是太哀伤过度了吗?我不为这厮难过过度,又为什么人呢?” 

  德行好的有: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善于辞令的有:宰我、子贡。擅长政事的有:冉有、季路。了解文献知识的有:子游、子夏。

【科长评析】 孔仲尼认为哀乐都不应当过度,只是未到伤心时呀。

  【原文】

【原文】 11·11 颜渊死,门人欲厚葬之,子曰:“不可。”门人厚葬之。子曰:“回也视予犹父也,予不得视犹子也。非本人也,夫二三子也。” 

  11.4 子曰:“回也非助我者也,于吾言无所不说。”

【译文】 颜渊死了,尼父的学习者们想要隆重地安葬他。至圣先师说:“不可能这样做。”学生们仍旧隆重地安葬了他。孔圣人说:“颜回把自身当岳丈一如既往对待,我却不可以把他当亲生外孙子一样对待。这不是自己的偏向,是那么些学生们干的啊。” 

  【译文】

【区长评析】 孔丘认为厚葬颜渊违礼,在她看来,礼是最根本的。 

  孔圣人说:“颜回不是对自我有扶持的人,他对本人说的话没有不心悦诚服的。”

【原文】 11·12 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曰:“敢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 

  【评析】

【译文】 季路问怎么样去事奉鬼神。孔丘说:“没能事奉好人,怎么能事奉鬼呢?”季路说:“请问死是怎么回事?”(孔夫子回答)说:“还不了解活着的道理,怎么能精通死吧?” 

  颜回是至圣先师得意门生之一,在万世师表面前始终是服服贴贴、毕恭毕敬的,对于尼父的思想深信不疑、系数接受。所以,孔仲尼多次歌唱颜回。这里,孔夫子说颜回“非助我者”,并不是责备颜回,而是在得意地表扬他。

【区长评析】 孔夫子主持“敬鬼神而远之”,尼父认为,有些事情既然无论咋样也搞不清楚,不如置若罔闻,依旧把如今的事情做好要紧。 

  【原文】

【原文】 11·13 闵子侍侧,訚訚如也;子路,行行如也;冉有、子贡,侃侃如也。子乐。“若由也,不得其死然。” 

  11.5 子曰:“孝哉闵子骞!人不间(1)于其父母昆(2)弟之言。”

【译文】 闵子骞侍立在孔仲尼身旁,一派和悦而温顺的样板;子路是一副刚强的样子;冉有、子贡是和蔼可亲快乐的旗帜。孔夫子如沐春风了。但孔丘又说:“像仲由这样,只怕不得好死吧!” 

  【注释】

【处长评析】 尼父看出子路性格过于刚强,后来子路果然死于非命。 

  (1)间:非难、批评、挑剔。

【原文】 11·14 鲁人为长府。闵子骞曰:“仍然贯,如之何?何必改作?”子曰:“夫人不言,言必有中。” 

  (2)昆:哥哥,兄长。

【译文】 鲁国计划要广泛翻修长府(藏货财之所曰府)。闵子骞说:“照着老样子下去怎么样?为何一定要翻造呢?”万世师表道:“这厮平常不大出口,一讲话一定中肯。”

  【译文】

【处长评析】 一些木讷寡言的人,平日不大出口,一出口就说到重大上。

  尼父说:“闵子骞真是孝敬呀!人们对于她的老人家兄弟表扬他的话,没有怎么异议。”

【原文】 11·15 子曰:“由之瑟奚(为何)为于丘之门?”门人不敬子路。子曰:“由也升堂(正厅)矣,未入于室(内室)也。” 

  【原文】

【译文】 孔夫子说:“仲由弹瑟,为啥在本人这里弹呢?”孔丘的学生们就此都不爱慕子路。至圣先师便说:“仲由嘛,他在攻读上已经达标升堂的水准了,只是还一直不入室罢了。” 

  11.6 南容三复白圭(1),孔夫子以其兄之子妻之。

【乡长评析】 孔夫子对子路的行事展开了批评,当其他门人由此对子路不敬时,他又合理评价子路的能力,并给予肯定。这种情形在平凡管理中是相比较普遍的,也是管理技术之一:适时敲打,先抑后扬,避免有些人表现过份。

  【注释】

【原文】 11·16 子贡问:“师与商也孰贤?”子曰:“师也过,商也没有。”曰:“然而师愈与?”子曰:“过犹不及。” 

  (1)白圭:白圭指《诗经·大雅·抑之》的诗词:“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兰之玷,不可为也”意思是米饭上的秽迹还足以磨掉,大家谈话中有疾患,就不能挽回了。这是规劝人们要当心自己的说话。

【译文】 子贡问至圣先师:“子张和子夏二人谁更好有的吧?”至圣先师回答说:“子张过份,子夏不足。”子贡说:“那么是子张好有的吗?”孔丘说:“过分和不足是一致的。” 

  【译文】

【科长评析】 “过犹不及”取其中,就是要“适当”,但“适当”到底是怎么?我们中华人相比“含蓄”,包括中国的故事集也是这般,言辞简练而意味深长,留给人设想的上空,那也是“取中间”吧,各样知识中格局与内容的呼应水平都是见仁见智的,那是个很风趣的课题。

  南容反复诵读“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不玷,不可为也。”的诗句。孔圣人把孙女嫁给了他。

【原文】 11·17 季氏富于周公,而求也为之聚敛而附益之。子曰:“非吾徒也。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 

  【评析】

【译文】 季氏比有穷的公侯还要具有,而冉求还帮她搜刮来充实她的金钱。孔丘说:“他不是自己的学生了,你们可以大肆地去攻击他呢!” 

  儒家从尼父起初,极力倡导“慎言”,不该说的话相对不说。因为,白玉被污辱了,还是可以够把它磨去,而说错了的话,则不能挽回。希望人们言语要谨小慎微。这里,尼父把自己的孙女嫁给了南容,阐明他很欣赏南容的慎言。

【科长评析】 关于治国,至圣先师好像并不曾实际的主意,但他要求领导首先应制伏自己的欲望,以仁爱教化天下,由此不予季氏的作为,当然也就不予冉求去救助季氏。 

  【原文】

【原文】 11·18 柴也愚,参也鲁,师也辟,由也喭。 

  11.7
季康子问:“弟子孰为好学?”万世师表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

【译文】 高柴愚直,曾参迟钝,子张偏激,子路粗鲁。 

  【译文】

【科长评析】 性格这种事物是很难改的,而且也不可以说哪个种类性格完全好或完全坏,人相应尽量避免性格中不佳的熏陶,用人者则应当依照人的人性安排合适的角色,并搭配和调解他们中间的关联。 

  季康子问至圣先师:“你的学员中什么人是好学的?”孔圣人回答说:“有一个叫颜回的学童很好学,不幸短命死了。现在再也绝非像她这样的了。”

【原文】 11·19 子曰:“回也其庶乎,屡空。赐不受命,而货殖焉,亿则屡中。” 

  【原文】

【译文】 至圣先师说:“颜回的知识道德接近于圆满了呢,不过他不时贫困。端本赐不听天命的部署,去做买卖,估算行情,往往猜中了。” 

  11.8
颜渊死,颜路(1)请子之车以为之椁(2)。子曰:“才不才,亦各言其子也。鲤(3)也死,有棺而无椁。吾不徒行以为之椁。以我从医师之后(4),不可徒行也。”

【科长评析】 这一章,孔夫子应该了然她的辩护存在供不应求,颜回让投机道德很完善,但对此经济等学问却不打听,连友好的活着都过欠好,怎么适合管理国家吗。 

  【注释】

【原文】 11·20 子张问善人之道,子曰:“不践迹,亦不入于室。” 

  (1)颜路:“颜无繇(yóu),字路,颜渊的叔伯,也是孔圣人的学习者,生于公元前545年。

【译文】 子张问善人(指本质善良但没有经过上学的人)咋样达到仁德完善呢?孔圣人说:“假设不沿着前人的脚印走,其文化和修养就不到家。 

  (2)椁:音guǒ,古人所用棺材,内为棺,外为椁。

【镇长评析】 只是本色善良而不上学,也不会有多大才能。

  (3)鲤:孔仲尼的幼子,字伯鲁,死时50岁,孔夫子70岁。

【原文】 11·21 子曰:“论笃是与,君子者乎?色庄者乎?” 

  (4)从医务人员之后:跟随在先生们的背后,意即当过大夫。孔丘在鲁国曾任司寇,是先生超级的决策者。

【译文】 尼父说:“听到人议论笃实诚恳就意味着嘉许,但还应看他是真君子呢?依然假装庄严的人吗?” 

  【译文】

【区长评析】 孔仲尼说的对呀,表面上看起来顺应群众价值规范的人,本质上不见得是老实人。 

  颜渊死了,(他的阿爸)颜路请求孔夫子卖掉车子,给颜渊买个外椁。万世师表说:“(即便颜渊和鲤)一个有才一个无才,但个别都是温馨的幼子。孔鲤死的时候,也是有棺无椁。我从不卖掉自己的车子步行而给他买椁。因为自己还跟随在医务卫生人员之后,是不可以步行的。”

【原文】 11·22 子路问:“闻斯行诸?”子曰:“有表哥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冉有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公西华曰:“由也问闻斯行诸,子曰,‘有表弟在’;求也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赤也惑,敢问。”子曰:“求也退,故进之;由也兼人,故退之。” 

  【评析】

【译文】 子路问:“听到了就行动起来呢?”孔丘说:“有四弟在,怎么能听到就行动起来呢?”冉有问:“听到了就行动起来吧?”至圣先师说:“听到了就行动起来。”公西华说:“仲由问‘听到了就行动起来吧?’你答应说‘有父兄健在’,冉求问‘听到了就行动起来呢?’你回复‘听到了就行动起来’。我被弄糊涂了,敢再问个清楚。”孔夫子说:“冉求总是退缩,所以我鼓励她;仲由好勇过人,所以我约束他。” 

  颜渊是万世师表的高徒。尼父多次可观表扬颜渊,认为她有很好的操守,又好学上进。颜渊死了,他的爸爸颜路请孔仲尼卖掉自己的车子,给颜渊买椁。即便万世师表很是欲哭无泪,但他却不情愿卖掉车子。因为她一度担任过医师顶级的负责人,而医师必须有友好的自行车,不可以步行,否则就违背了礼的确定。这一章反映了至圣先师对礼的小心谨慎态度。

【处长评析】 这是孔仲尼“因材施教”理论的运用。 

  【原文】

【原文】 11·23 子畏于匡,颜渊后。子曰:“吾以女为死矣。”曰:“子在,回何敢死?” 

  11.9 颜渊死,子曰:“噫!天丧予!天丧予!”

【译文】 至圣先师在匡地受到当地人围困,颜渊最后才逃出来。孔仲尼说:“我觉得你早已死了吧。”颜渊说:“夫子还活着,我怎么敢死呢?” 

  【译文】

【原文】 11·24 季子然(1)问:“仲由、冉求可谓大臣与?”子曰:“吾以子为异之问,曾由与求之间。所谓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今由与求也,可谓具臣矣。”曰:“然而从之者与?”子曰:“弑父与君,亦不从也。” 

  颜渊死了,孔丘说:“唉!是上天真要我的命啊!是上帝真要我的命啊!”

【译文】 季子然问:“仲由和冉求可以算是大臣吗?孔圣人说:“我觉着你是问旁人,原来是问由和求呀。所谓大臣是力所能及用周公之道的渴求来事奉始祖,假设如此万分,他宁愿辞职不干。现在由和求这几个人,只可以算是充数的官吏罢了。”季子然说:“那么她们会整整都随着季氏干呢?”孔夫子说:“杀五伯、杀皇上的事,他们也不会随着干的。” 

  【原文】

【处长评析】 万世师表对学生最主题的渴求,就是不可以违礼。 

  11.10
颜渊死,子哭之恸(1)。从者曰:“子恸矣。”曰:“有恸乎?非夫(2)人之为恸而何人为?”

【原文】 11·25 子路使子羔为费宰。子曰:“贼夫人之子。”子路曰:“有民人焉,有国家焉,何必读书,然后为学?”子曰:“是故恶夫佞者。” 

  【注释】

【译文】 子路让子羔去作费地的决策者。尼父说:“那简直是损害子弟。”子路说:“这些地方有普通人,有国家,治理百姓和祭拜神灵都是读书,难道一定要读书才算学习啊?”尼父说:“所以自己看不惯这种花言巧语狡辩的人。” 

  (1)恸:哀伤过度,过于悲痛。

【科长评析】 本章和第一章所发挥的思考同样。

  (2)夫:音fú,提示代词,此处指颜渊。

【原文】 11·26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子曰:“以本人一日长乎尔,毋吾以也。居则曰:‘不我知也!’如或知尔,则何以哉?”子路率尔而对曰:“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夫子哂之。“求,尔何如?”对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礼乐,以俟君子。”“赤,尔何如?”对曰:“非曰能之,愿学焉。宗庙之事,如会同,端章甫,愿为小相焉。”“点,尔何如?”鼓瑟希,铿尔,舍瑟而作,对曰:“异乎三子者之撰。”子曰:“何伤乎?亦各言其志也。”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三个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三子者出,曾皙后。曾皙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曰:“夫子何哂由也?”曰:“为国以礼。其言不让,是故哂之。”唯求则非邦也与?”“安见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唯赤则非邦也与?”“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 

  【译文】

【译文】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两个人陪孔圣人坐着。万世师表说:“我年龄比你们大片段,不要因为自身有生之年而不敢说。你们平时总说:‘没有人询问自我呀!’要是有人询问你们,这你们要哪些去做吗?”子路赶忙回答:“一个所有一千辆兵车的国度,夹在大国中间,平常面临此外国家侵犯,加上国内又闹饥荒,让自己去治理,只要三年,就足以使众人勇敢善战,而且知道礼仪。”孔夫子听了,微微一笑。孔圣人又问:“冉求,你哪些啊?”冉求答道:国土有六七十里或五六十里见方的国家,让自家去治理,三年之后,就足以使人民饱暖。至于这一个国家的礼乐教化,就要等君子来推行了。”孔夫子又问:“公西赤,你什么?”公西赤答道:“我不敢说能不负众望,而是愿意学习。在太庙祭拜的移动中,或者在同外国的盟会中,我愿意穿着礼服,戴着礼帽,做一个细微的赞礼人。”孔仲尼又问:“曾点,你如何呢?”那时曾点弹瑟的响动逐步放慢,接着“铿”的一声,离开瑟站起来,回答说:“我想的和他们三位说的不相同。”尼父说:“这有怎么样关系呢?也就是各人讲和谐的心胸而已。”曾皙说:“暮春十月,已经穿上了青春的行头,我和五六位中年人,六多个少年,去雅鲁藏布江里洗洗澡,在舞雩台上吹吹风,一路唱着歌走回去。”孔圣人长叹一声说:“我是补助曾皙的想法的。”子路、冉有、公西华多少人的都出去了,曾皙后走。他问至圣先师说:“他们六人的话怎么?”孔夫子说:“也就是独家谈谈自己的雄心罢了。”曾皙说:“夫子为啥要笑仲由呢?”孔夫子说:“治理国家要讲礼让,不过她说话一点也不让给,所以我笑他。”曾皙又问:“那么是不是冉求讲的不是治理国家吗?”孔丘说:“哪儿见得六七十里或五六十里见方的地方就不是国家吧?”曾皙又问:”公西赤讲的不是治理国家吗?”孔仲尼说:“宗庙祭奠和王公会盟,那不是王爷的事又是什么?像赤这样的人倘若不得不做一个小相,这什么人又能做大相呢?” 

  颜渊死了,孔仲尼哭得极其悲痛。跟随至圣先师的人说:“您悲痛过度了!”孔仲尼说:“是太可悲过度了呢?我不为这厮难受过度,又为什么人吧?”

【科长评析】 志向反映一个人的脾气和价值取向,子路想要练兵强国,冉求想要教化百姓,公西赤想要规范庆典,曾皙则指望享受仁义之治下的悠闲生活,这就是“察其所安”吧,万世师表赞成曾皙的想法,这表达孔丘喜好和平与宁静,只是失之已久,所以孔仲尼一心想创立出这么的条件,周公之治是她找到的办法,他曾经在鲁国从政一段时间,也博得了自然的成就,但鲁国内部和外部环境都很复杂,它的法门难以执行。

  【原文】

  11.11
颜渊死,门人欲厚葬(1)之,子曰:“不可。”门人厚葬之。子曰:“回也视予犹父也,予不得视犹子也(2)。非我也,夫(3)二三子也。”

  【注释】

  (1)厚葬:隆重地安葬。

  (2)予不得视犹子也:我不可能把她当亲生外甥一样看待。

  (3)夫:语助词。

  【译文】

  颜渊死了,至圣先师的学生们想要隆重地安葬他。至圣先师说:“不可以如此做。”学生们一如既往隆重地安葬了她。孔丘说:“颜回把我当大叔一样看待,我却无法把她当亲生外外孙子同样看待。这不是自我的过错,是那多少个学生们干的呀。”

  【评析】

  至圣先师说:“予不得视犹子也”,这句话的意味是,不可能像对待自己亲生的外孙子那么,遵照礼的规定,对他予以安葬。他的学习者仍隆重地埋葬了颜渊,尼父说,这不是友好的谬误,而是学生们做的。这仍是标志尼父遵循礼的标准化,即便是在厚葬颜渊的问题上,仍是那般。

  【原文】

  11.12
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曰:“敢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

  【译文】

  季路问怎么去事奉鬼神。孔圣人说:“没能事奉好人,怎么能事奉鬼呢?”季路说:“请问死是怎么回事?”(尼父回答)说:“还不知底活着的道理,怎么能了然死吗?”

  【评析】

  孔仲尼这里讲的“事人”,指事奉君父。在君父活着的时候,倘若不能尽忠尽孝,君父死后也就谈不上孝敬鬼神,他期望人们可以忠君孝父。本章讲明了孔夫子在死神、生死问题上的着力态度,他不信鬼神,也不把注意力放在来世,或死后的气象上,在君父生前要效力尽孝,至于对待鬼神就不必多提了。这一章为她所说的“敬鬼神而远之”做了阐明。

  【原文】

  11.13
闵子侍侧,訚訚(1)如也;子路,行行(2)如也;冉有、子贡,侃侃(3)如也。子乐。“若由也,不得其死然。”

  【注释】

  (1)訚訚:音yín,喜笑颜开的楷模。

  (2)行行:音hàng,刚强的指南。

  (3)侃侃:说话理直气壮。

  【译文】

  闵子骞侍立在孔圣人身旁,一派和悦而温顺的榜样;子路是一副刚强的样板;冉有、子贡是温和快乐的样子。孔夫子心花怒放了。但孔仲尼又说:“像仲由这样,只怕不得好死吧!”

  【评析】

  子路这个人有勇无谋,尽管他煞是刚强。孔仲尼一方面为她的这一个学生各有专长而心旷神怡,但又顾虑子路,惟恐他不会有好的结果。师之爱生,人之常情。孔圣人的这种担心,就认证了这点。

  【原文】

  11.14
鲁人(1)为长府(2)。闵子骞曰:“依旧贯(3),如之何?何必改作?”子曰:“夫人(4)不言,言必有中。”

  【注释】

  (1)鲁人:这里指鲁国的领头雁。这就是人和民的区分。

  (2)为长府:为,这里是改造的情趣。藏财货、兵器等的堆栈叫“府”,长府是鲁国的国库名。

  (3)仍然贯:贯:事,例。沿袭老样子。

  (4)夫人:夫,音fú,这个人。

  【译文】

  鲁国翻修长府的国库。闵子骞道:“照老样子下去,咋样?何必改建呢?”至圣先师道:“这厮常常不大开口,一说话就说到重要上。”

  【原文】

  11.15
子曰:“由之瑟(1)奚为于丘之门(2)?”门人不敬子路。子曰:“由也升堂矣,未入于室(3)也。”

  【注释】

  (1)瑟:音sè,一种古乐器,与古琴相似。

  (2)奚为于丘之门:奚,为何。为,弹。为何在自我这边弹呢?

  (3)升堂入室:堂是客厅,室是卧室,用以形容学习水平的浓淡。

  【译文】

  孔圣人说:“仲由弹瑟,为啥在本人这边弹呢?”万世师表的学习者们就此都不敬爱子路。尼父便说:“仲由嘛,他在攻读上已经达成升堂的水平了,只是还不曾入室罢了。”

  【评析】

  这一段文字记载了孔仲尼对子路的评价。他首先用责备的话音批评子路,当其他门人都不保护子路时,他便改口说子路已经登堂尚未入室。那是就演奏乐器而言的。尼父对学员的态势应该讲是相比合理的,有成就就表彰,有过错就不以为然,让学员认识到祥和的紧缺,同时又另起炉灶起信心,争取更大的实绩。

  【原文】

  11.16
子贡问:“师与商(1)也孰贤?”子曰:“师也过,商也比不上。”曰:“但是师愈(2)与?”子曰:“过犹不及。”

  【注释】

  (1)师与商:师,颛孙师,即子张。商,卜商,即子夏。

  (2)愈:胜过,强些。

  【译文】

  子贡问孔仲尼:“子张和子夏二人什么人更好一些呢?”孔圣人回答说:“子张过份,子夏不足。”子贡说:“那么是子张好一些啊?”万世师表说:“过分和不足是一律的。”

  【评析】

  “过犹不及”即中庸思想的求实表达。《中庸》说,过犹不及为中。“道之不行也,我知之矣。知者过之,愚者不及也。道之不明也,我知之矣。贤者过之,不肖者不及也。”“执其两岸,用其中于民,其斯以为舜乎?”这是说,舜于两端取其中,既非过,也非不及,以中道教化百姓,所以为大圣。这就是对本章孔圣人“过犹不及”的切实解释。既然子张做得过份、子夏做得不足,那么多少人都欠好,所以孔圣人对此二人的评介就是:“过犹不及”。

  【原文】

  11.17
季氏富于周公(1),而求也为之聚敛(2)而附益(3)之。子曰:“非吾徒也。小子鸣鼓而攻之(4)可也。”

  【注释】

  (1)季氏富于周公:季氏比夏朝的公侯还要具有。

  (2)聚敛:积聚和综采钱财,即搜刮。

  (3)益:增加。

  【译文】

  季氏比有穷的公侯还要具备,而冉求还帮她搜刮来扩张她的资财。孔仲尼说:“他不是自家的学员了,你们能够大肆地去攻击她啊!”

  【评析】

  鲁国的三家曾于公元前562年将公室,即鲁国皇上直辖的土地和附属于土地上的奴隶瓜分,季氏分得三分之一,并用封建的剥削形式取代了奴隶制的剥削格局。公元前537年,三家第二次瓜分公室,季氏分得四分之二。由于季氏推行了新的政治和经济措施,所以高速富了四起。孔丘的学习者冉求接济季氏积敛钱财,搜刮人民,所以孔夫子很恼火,表示不认同冉求是团结的学员,而且让另外学生打着鼓去声讨冉求。

  【原文】

  11.18 柴(1)也愚(2),参也鲁(3),师也辟(4),由也喭(5)。

  【注释】

  (1)柴:高柴,字子羔,孔丘学生,比孔圣人小30岁,公元前521年诞生。

  (2)愚:旧注云:愚直之愚,指愚而耿直,不是傻的趣味。

  (3)鲁:迟钝。

  (4)辟:音pì,偏,偏激,邪。

  (5)喭:音yàn,鲁莽,粗鲁,刚猛。

  【译文】

  高柴愚直,曾参迟钝,颛孙师偏激,仲由鲁莽。

  【评析】

  孔丘认为,他的这一个学生各有所偏,不合中行,对她们的格调和道义必须加以纠正。这一段同样表明了孔圣人的中庸思想。中庸是一种折衷调和沉思,调和与折衷是事物发展历程中的一种情景,这种情况是周旋的、暂时的。至圣先师发表了事物发展进程的这一情况,并包括为“中庸”,这在中原太古认识史上是有贡献的。

  【原文】

  11.19
子曰:“回也其庶(1)乎,屡空(2)。赐不受命,而货殖(3)焉,亿(4)则屡中。”

  【注释】

  (1)庶:庶几,相近。这里指颜渊的知识道德接近于周到。

  (2)空:贫困、匮乏。

  (3)货殖:做买卖。

  (4)亿:同“臆”,猜测,估计。

  【译文】

  至圣先师说:“颜回的文化道德接近于宏观了吗,然则她时常贫困。端本赐不听天命的布局,去做买卖,推断行情,往往猜中了。”

  【评析】

  这一章,尼父对颜回学问道德接近于周到却在生活上平日贫困深感遗憾。同时,他对子贡不听天命的布置去经商致富反而感到遗憾,这在至圣先师看来,是无与伦比不公道的。

  【原文】

  11.20 子张问善人(1)之道,子曰:“不践迹(2),亦不入于室(3)。”

  【注释】

  (1)善人:指本质善良但没有通过学习的人。

  (2)践迹:迹,脚印。踩着前人的脚印走。

  (3)入于室:比喻学问和修养达到了深邃地步。

  【译文】

  子张问做善人的不二法门。孔丘说:“要是不沿着前人的足迹走,其学问和修养就不到家。

  【原文】

  11.21 子曰:“论笃是与(1),君子者乎?色庄者乎?”

  【注释】

  (1)论笃是与:论,言论。笃,诚恳。与,赞许。意思是对讲话笃实诚恳的人代表褒奖。

  【译文】

  万世师表说:“听到人议论笃实诚恳就意味着歌唱,但还应看她是真君子呢?仍然假装严穆的人吧?”

  【评析】

  至圣先师希望她的学习者们不仅仅要出口笃实诚恳,而且要言行一致。在第五篇第10章中曾有“听其言而观其行”的说法,表明孔丘在考察别人的时候,不仅要看他谈话时诚恳的千姿百态,而且要看他的步履。言行一致才是真君子。

  【原文】

  11.22
子路问:“闻斯行诸(1)?”子曰:“有小弟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冉有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公西华曰:“由也问闻斯行诸,子曰,‘有二弟在’;求也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赤也惑,敢问。”子曰:“求也退,故进之;由也兼人(2),故退之。”

  【注释】

  (1)诸:“之乎”二字的合音。

  (2)兼人:好勇过人。

  【译文】

  子路问:“听到了就行动起来呢?”孔夫子说:“有小叔子在,怎么能听见就行动起来呢?”冉有问:“听到了就行动起来吧?”尼父说:“听到了就行动起来。”公西华说:“仲由问‘听到了就行动起来呢?’你回答说‘有父兄健在’,冉求问‘听到了就行动起来呢?’你答应‘听到了就行动起来’。我被弄糊涂了,敢再问个掌握。”尼父说:“冉求总是退缩,所以自己鼓励他;仲由好勇过人,所以自己约束他。”

  【评析】

  这是尼父把中庸思想贯穿于教育实施中的一个切实可行事例。在这里,他要团结的学童毫无退缩,也无须过度冒进,要进退适中。所以,对于同一个问题,至圣先师针对子路与冉求的例外境况作了不同回答。同时也呼之欲出地反映了孔圣人教育方法的一个特征,即因材施教。

  【原文】

  11.23 子畏于匡,颜渊后。子曰:“吾以女为死矣。”曰:“子在,回何敢死?”

  【译文】

  孔仲尼在匡地受到当地人围困,颜渊最后才逃出来。孔夫子说:“我觉得你早就死了啊。”颜渊说:“夫子还活着,我怎么敢死呢?”

  【原文】

  11.24
季子然(1)问:“仲由、冉求可谓大臣与?”子曰:“吾以子为异之问,曾(2)由与求之间。所谓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今由与求也,可谓具臣(3)矣。”曰:“然而从之(4)者与?”子曰:“弑父与君,亦不从也。”

  【注释】

  (1)季子然:鲁国季氏的同族人。

  (2)曾:乃。

  (3)具臣:普通的官僚。

  (4)之:代名词,这里指季氏。当时冉求和子路都是季氏的家臣。

  【译文】

  季子然问:“仲由和冉求可以算是大臣吗?万世师表说:“我以为你是问外人,原来是问由和求呀。所谓大臣是力所能及用周公之道的要求来事奉天皇,假使如此特别,他情愿辞职不干。现在由和求这两人,只好算是充数的官府罢了。”季子然说:“那么他们会全体都接着季氏干吧?”尼父说:“杀大爷、杀圣上的事,他们也不会跟着干的。”

  【评析】

  至圣先师这里指出“以道事君”的准绳,他劝说冉求和子路应当用周公之道去劝说季氏,不要犯上作乱,即便季氏不听,就辞职不干。总之,万世师表对待君臣关系以道和礼为准绳的。这里,他既要求臣,也要求君,双方都应依照道和礼。假诺季氏干杀父杀君的事,冉求和子路就要加以反对。

  【原文】

  11.25
子路使子羔为费宰。子曰:“贼(1)夫人之子(2)。”子路曰:“有民人焉,有国家(3)焉,何必读书,然后为学?”子曰:“是故恶(4)夫佞者。”

  【注释】

  (1)贼:害。

  (2)夫人之子:指子羔。尼父认为他从来不通过很好的上学就去做官,这会害了他自己的。

  (3)社稷:社,土地神。稷,谷神。这里“社稷”指祭奠土地神和谷神的地方,即社稷坛。大顺首都及所在都设立社稷坛,分别由圣上和地点经理主祭,故社稷成为国家政权的代表。

  【译文】

  子路让子羔去作费地的领导。孔丘说:“这简直是损害子弟。”子路说:“那些地点有老百姓,有国家,治理百姓和祝福神灵都是读书,难道一定要读书才算学习啊?”孔圣人说:“所以自己看不惯这种花言巧语狡辩的人。”

  【原文】

  11.26
子路、曾皙(1)、冉有、公西华侍坐。子曰:“以我一日长乎尔,毋吾以也(2)。居(3)则曰:‘不我知也!’如或知尔,则何以哉(4)?”子路率尔(5)而对曰:“千乘之国,摄(6)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及(7)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8)。”夫子哂(9)之。“求,尔何如?”对曰:“方六七十(10),如(11)五六十,求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礼乐,以俟君子。”“赤,尔何如?”对曰:“非曰能之,愿学焉。宗庙之事(12),如会同(13),端章甫(14),愿为小相(15)焉。”“点,尔何如?”鼓瑟希(16),铿尔,舍瑟而作(17),对曰:“异乎三子者之撰。”子曰:“何伤乎?亦各言其志也。”曰:“莫(18)春者,春服既成,冠者(19)五两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20),风乎舞雩(21),咏而归。”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三子者出,曾皙后。曾皙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曰:“夫子何哂由也?”曰:“为国以礼。其言不让,是故哂之。”唯(22)求则非邦也与?”“安见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唯赤则非邦也与?”“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

  【注释】

  (1)曾皙:名点,字子皙,曾参的生父,也是孔仲尼的学习者。

  (2)以我一日长乎尔,毋以也:即便自己比你们的年龄稍长一些,而不敢说话。

  (3)居:平日。

  (4)则何以哉:何以,即何以为用。

  (5)率尔:轻率、急切。

  (6)摄:迫于、夹于。

  (7)比及:比,音bì。等到。

  (8)方:方向。

  (9)哂:音shěn,嘲谑地微笑。

  (10)方六七十:纵横各六七十里。

  (11)如:或者。

  (12)宗庙之事:指祭奠之事。

  (13)会同:诸侯会晤。

  (14)瑞章甫:端,孙吴礼服的称号。章甫,南齐礼帽的称号。

  (15)相:赞礼人,司仪。

  (16)希:同“稀”,指弹瑟的快慢减慢,节奏日益稀疏。

  (17)作:站起来。

  (18)莫:同“暮”。

  (19)冠者:成年人。孙吴后生到20岁时行冠礼,表示早已成年。

  (20)浴乎沂:沂,水名,发源于青海南方,流经陕西北部入海。在水边洗头面手足。

  (21)舞雩:雩,音yú。地名,原是祭天求雨的地方,在今浙江曲阜。

  (22)唯:语首词,没有怎么意思。

  【译文】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五个人陪至圣先师坐着。孔夫子说:“我年龄比你们大一部分,不要因为我有生之年而不敢说。你们平常总说:‘没有人领悟我哟!’假设有人询问你们,这你们要咋样去做吗?”子路赶忙回答:“一个具备一千辆兵车的国家,夹在大国中间,平常遭到其余国家侵害,加上国内又闹饥荒,让自己去治理,只要三年,就足以使人们勇敢善战,而且知道礼仪。”孔丘听了,微微一笑。孔夫子又问:“冉求,你什么呢?”冉求答道:国土有六七十里或五六十里见方的国度,让自家去治理,三年未来,就足以使老百姓饱暖。至于那么些国家的礼乐教化,就要等君子来实施了。”万世师表又问:“公西赤,你如何?”公西赤答道:“我不敢说能成就,而是愿意上学。在太庙祭奠的活动中,或者在同外国的盟会中,我情愿穿着礼服,戴着礼帽,做一个不大的赞礼人。”孔丘又问:“曾点,你如何呢?”这时曾点弹瑟的声响渐渐放慢,接着“铿”的一声,离开瑟站起来,回答说:“我想的和她们三位说的不等同。”孔仲尼说:“这有咋样关联呢?也就是各人讲和谐的雄心而已。”曾皙说:“暮春11月,已经穿上了青春的服装,我和五六位中年人,六三个少年,去韩江里洗洗澡,在舞雩台上吹吹风,一路唱着歌走回去。”尼父长叹一声说:“我是帮助曾皙的想法的。”子路、冉有、公西华两人的都出来了,曾皙后走。他问尼父说:“他们两个人的话怎么?”孔丘说:“也就是各自谈谈自己的雄心罢了。”曾皙说:“夫子为何要笑仲由呢?”孔仲尼说:“治理国家要讲礼让,不过他张嘴一点也不让给,所以自己笑她。”曾皙又问:“那么是不是冉求讲的不是治理国家吗?”孔夫子说:“哪儿见得六七十里或五六十里见方的地点就不是国家吧?”曾皙又问:”公西赤讲的不是治理国家吗?”孔圣人说:“宗庙祭奠和王公会盟,那不是诸侯的事又是什么?像赤这样的人如若不得不做一个小相,这什么人又能做大相呢?”

  【评析】

  孔夫子认为,前六人的施政方法,都不曾谈到根本上。他由此只表彰曾点的主持,就似因为曾点用形象的办法勾勒了礼乐之治下的景色,体现了“仁”和“礼”的施政原则,这就谈到了根本点上。这一章,至圣先师和她的学员们自述其政治上的心胸,从中可以见到至圣先师的政治理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