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二原来的小说,危素古诗

字太朴,号雲林,临川(今山西北海)人,西汉宝鸡御史危全讽的儿孙。元末明初历国学家、教育家。东魏至正元年,出任经筵检讨,负责主要编辑宋、辽、金三部历史,并注释《尔雅》。
他由国子教授提拔翰林编修、太常博士、兵部员外郎、监察太尉、工部士大夫、大司农丞、礼部上卿。至正二十年(公元1360年)拜尚书。公元1370年,危素被谪居和州(今黄河省休宁县),守余阙庙,患难地走过余生;一年后,即洪武五年八月幽恨而死,年七十。著有《吴草庐年谱》、《元海洋运输志》、《危大学生集》等。

张起岩,历城人。字梦臣,号华峰。生于元至元二十二年,卒于元至正十三年。元延二年左榜探花。授集贤修撰。转为国子监博土,升监丞,进为翰林院侍制,兼国史院编修官。历任监察长史、礼部太傅、中书省参议,官至翰林院侍讲。
至元三年,出为南台侍太傅,入中台,出任燕南廉访使。打击豪富,不容发放贷款害人、称霸作恶。贫穷百姓凭张起岩作主而吐怨忿之气。
至正元年,升任南巴尔的摩丞、进为翰林承旨。张起岩奉诏修撰辽、金、宋史。任国史院总监官。累迁至荣禄大夫、翰林承旨硕士。
张起岩幼从父学,其父为青海行省儒学副提举。他打响,经察举为福山县学教谕。由于她精通金代、传说,且历史知识渊博,故老板《三史》。编修时,据理审定、深厚醇雅,论证充裕。辽、金、宋《三史》修成。后上书辞官归里。卒于乡里,谥文穆。
张起岩天下无双,刚毅果断,待人以诚。著有《华峰漫稿》、《华峰类稿》、《钱塘集》,书迹有《赠季境诗》。
忽都达儿,又名护都达儿,捏克解氏,居沣阳。字通叟。
生于元元贞二年,卒于元至正九年。元延五年右榜探花。授秘书监小说郎。
《元史》纪第①十六卷仁宗之三中记载:“四月戊午,御试贡士,赐忽都达儿、霍希贤以下五十2个人考取、出身有差。”《元史》“公投志一”中记载:“延五年春
十八月,廷试举人护都达儿、霍希贤等51位。”据此可见忽都达儿为该科右榜状元。登第后,任书记监文章郎,改任湖广行省员外郎。
至治三年,任南台太史,改任江浙员外郎,累迁饶州路同知,衡州路同知,升里尔路管事人。
至正九年,任婺州路监护人,随即卒。
泰不华,又名泰普化、达普化,伯牙吾台氏,居长春。字兼善。生于元大德八年,卒于元至正十二年。元至治元年右榜探花。授集贤修撰。
泰定元年,历任秘书监作品郎,奎章阁典签,南台知府,拜为江南行台监察尚书。时大将军大夫脱欢,仗势欺人、贪婪暴戾。泰不华上疏弹劾,脱欢被罢官。后任泰不Samsung黑龙江佥,移淮西、江南宪佥。
至正元年,泰不华升大连路管事人。任职时期,他清除吏弊,令民自实。均赋役、讲礼教、兴仁让,使越地民俗大为开化。后泰不华应召入史馆,修
辽、金、宋史。修成升为礼部里胥。至正八年,方国珍等扰民,招降而不受,势益暴横。至正九年,诏泰不华察实以闻。至正十一年,因泰不华知晓贼情,授赣东宣
慰使,提督元师分兵于里士满,夹攻贼。泰不华以火攻,使贼连夜逃走。至正十二年,又在海上讨伐。方国珍行骗而泰不华被害身亡。谥忠介,封鲁国公。
泰不华崇尚气节,不与世浮沉。工书文。著有《复古编》十卷。
宋本,大都人。字诚夫。生于元至元十八年,卒于元元统二年。元至治元年左榜状元。授翰林国史院修撰。
宋本自幼聪颖出众,日夜苦读经史以图贯通。曾随父学性命义理,造诣日深。他善于古文,辞必自撰,峻洁刻厉。四十二岁才随父从江陵再次来到燕地。在至治元年,得中
状元。
泰定元年,宋本任监察太守。首先,他弹劾逆臣铁失的党羽枢密副使阿散。其次,弹劾太常失典守职。又弹劾中书宰执误
机务不至中堂。后调国子监丞。当时蒙古千户抢夺民女而廷官保养不问。宋本激昂愤恨,为民伸冤,后移兵部员外郎。泰定二年,宋本转中书左司都事。他为弃军纳
妾逗挠军期的首相,在廷上与枢密副使相对争辨。声言应依法查办,不可能加官,令枢密副使怒而不敢言。泰定三年,将拟诏给宋本看,要给被宪台夺官者提拔。
宋本理辩不可。次日诏准升迁,宋本托病不出。宋本于泰定四年升任礼部太傅。
天历元年,宋本升吏部通判。天历二年,改任礼部太师。
至顺元年,宋本进奎章阁硕士院任供奉博士。至顺二年,他担任河东廉访副使,升礼院长史。次年,上书谏皇后废大明殿贺。
元统元年,充经筵讲官,出任安徽行台治书侍都督,将行,又任奎章阁硕士院承制硕士。元统二年,转集贤直博士兼国子监祭酒。冬十十二月卒,谥正献。
宋本持论坚正,谨慎自持。著有《至治集》四十卷。
李黼,颖州人,字子威。生于元大德二年,卒于元至正十二年。元泰定四年左榜探花。授翰林国史院修
撰。泰定五年,代祠西岳。后改任广东行省督察学院和学少将。迁礼部主事,充监察里正。出任福兴业银行省郎中。充国子监丞,升宣文阁鉴书博士兼经筵官。李黼受命巡视河渠,
根据河底淤泥高出地面,提议按故迹修浚。后历任秘书太监,礼部提辖,向外调运授江州路管事人。
至正十一年,李黼理事江门。盗
起,攻陷城多处,造船企图南攻。李黼治城壕、修器械、募丁壮,分守要害。以忠义激励斗志。至正十二年,贼犯,诸守官逃。李黼身先士卒,大呼陷阵。以长木、
铁锥沿岸设置刺盗船不得动。遂授李黼青海行省参与政务,行江州等路军队和人民都总管。盗势盛,别的守臣弃城而逃,惟李黼独守孤城,亦无援兵。临战之时,江州平章政事
也逃。黼登城布战,张弩射敌。盗绕别的城门而人。巷战,李黼知力不敌,挥剑叱盗大呼:“杀小编,毋杀百姓!”盗自背后来,刺黼落马。李黼与从子俱骂贼而死。
百姓闻之,哭声震天。葬其于江州城南门外。追赠摅忠秉义效节功臣、资德先生、行中书省左丞、上护军。追封粤北郡公、谥忠文。立庙江州,赐额“崇烈”。
笃列图其二原来的小说,危素古诗。,捏古氏,居永丰。字敬夫。燕山人。生于元皇庆元年,卒于元至正八年。元至顺元年右榜探花。
笃列图父辈原来居住在燕山,后来搬迁到永丰。其父叫卜里也秃恩,在潜邸跟从文宗,官至靖江路理事。笃列图考取蒙古、色目人榜探花后,历任江南行台监察尚书,都尉中丞等职,按治理条例惩治不法之事,无丝毫懒散。按规范礼制检点作为,下令剔除不合制度的作为。没有不被笃列图一身正气所影响的。人们见她谨慎清
正且不张皇,爱抚他的体面。说道:“小心,别犯事落在捏克家状元手里!”不久,诏拜为南台教头,回京新任。笃列图为官尽责尽职,正义凛然。
笃列图工书法。明代人陶宗仪著《书史会要》中称笃列图善书大字。
同同,蒙古人,居真定。字同初。生于元大德六年,卒年不解。元元统元年右榜探花。
同同之祖为玉速歹儿,其父为玉速帖木儿。籍贯在真定路,出身在录事司之侍卫军。属蒙古部族那歹氏。
同同在大都应乡试,得中第4名。后参预会试得第③3名。廷试终于夺得蒙古、色目人榜第一名,时年三十二岁。官封承务郎。与汉、南人榜状元李齐同登科。
《同初铭为同同待制作》一诗写道:“天高地下、万物散珠。礼制有定,其象可模。念彼厥初,同此一善。太和块北,庶汇万变。山川草木,产生于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
李齐,祁州蒲阴人。字公平。生于元大德五年,卒于元至正十三年。元元统元年左榜探花。
李齐年少家贫,困苦求学,工于辞章。应试得中汉、南人榜贡士头名后,授承务郎。历官佥云南淮西行省廉访司事,移知高邮府。为政有信誉。
至正十年,盗突然闯入府驿站,掠12匹马而去。李齐奋起,追而杀之。至正十一年,州民山抹微云君保造兵仗武器,企图举办抢劫抢夺。被李齐抓获诛
杀。至正十三年,张士诚作乱破珠海城。安徽行省派遣李齐前往招安,被张士诚扣压。久而久之,贼内乱,李齐得以回到。不久,张土诚又起事,杀经略使赵琏,
伤官掠民,攻破兴化。使李齐出守甓社湖。张士诚攻破高邮城,李齐回救,遭贼闭门相拒。皇诏凡叛逆者赦之。张士诚声称:“李教头来,乃受命。”李齐受命于行
省,前往,一到便被下狱。张士诚本无降意,故意贻误,官军攻城。贼以李齐为质,让他下跪。李齐叱道:“吾膝如铁,岂肯为贼屈!”张士诚怒而强扼使其跪,李
齐挺立而被拉倒,继而被捶碎膝而后剐死。人们论道元科举三魁:泰不华没雷文杰上,李黼陨于南阳,李齐死于城上,皆不负所学。

桂公年老才华盛,远作会昌州学正。会昌僻在福建隅,古来地球热能不可居。居民年来家有井,泄尽瘴烟无疾病。沧澜江水碧风不波,双橹夜发声如鹅。横经伐鼓高堂上,老年人幼儿相携来听讲。春秋祭奠黍稷香,钟镛琴瑟鸣锵锵。先王典礼公所秉,努力念之垂永臧。——隋代·危素《送桂少孺之会昌学正》

席前执经时,贱子始髫龀。忽忽十年间,此意诚缱绻。春风扫石唫,华月临池宴。相期在岁晚,每别殊思恋。悽愁隔千古,安得重相见。忧患苦相婴,恐惧负所愿。恩义曷能忘,怀哉泪如霰。——南梁·危素《邓省吾先生挽诗三首
其二》

危素博学,善古文词。他在史学领域有其永恒的进献。据史载,他过去在元室的庙堂上,就由于加入“二十四史”中《宋史》、《辽史》和《金史》的编修,而深负时誉。到了南宋,他又与宋濂同修《元史》,奠定了她在史学上的高节清风地位。
危素的散文创作在元末身份较高,影响较大。他的诗气格雄伟,风骨遒劲,诗作收集在《云林集》2卷中。他的随笔被誉为东晋一大家,有文集《说学斋稿》4卷。

送桂少孺之会昌学正

元代:危素

(1303—1372)元明间湖北金溪人,字太朴,一字云林。师从吴澄、范椁,通五经。元至正间授经筵检讨,与修宋、辽、金三史,累迁翰林硕士承旨。入明为翰林侍讲硕士。与宋濂同修《元史》。兼弘文馆学士备顾问。后以亡国之臣不宜列侍从为由谪居和州,守余阙庙。怨恨卒。有《危博士集》等。

危素

孝明皇帝久不到,草树郁苍苍。野艇买水果,村坊罗酒浆。水生沙井浅,潮上卤田荒。时共西清老,登高望夕阳。——古代·成廷圭《刘庄》

刘庄

圉人争喜得骅骝,拨入天闲早见收。前几日有哪个人怜骏骨,北风沙苑蕨藜秋。——大顺·成廷圭《画马》

画马

木芍药花开江雨晴,何时重作看花行。松间携妓从事教育工作俗,竹下留宾也自清。一夜春愁无处著,三分月色为何人明。贫家亦有琴堪典,好把毕生意气倾。——梁国·成廷圭《和李克约东皋杂兴四首
其二》

和李克约东皋杂兴四首 其二

元代:成廷圭

芍药花开江雨晴,哪一天重作看花行。松间携妓从事教育工作俗,竹下留宾也自清。

一夜春愁无处著,三分月色为哪个人明。贫家亦有琴堪典,好把生平意气倾。

1

邓省吾先生挽诗三首 其二

元代:危素

(1303—1372)元明间广东金溪人,字太朴,一字云林。师从吴澄、范椁,通五经。元至正间授经筵检讨,与修宋、辽、金三史,累迁翰林大学生承旨。入明为翰林侍讲硕士。与宋濂同修《元史》。兼弘文馆博士备顾问。后以亡国之臣不宜列侍从为由谪居和州,守余阙庙。怨恨卒。有《危博士集》等。

危素

雨馀满月歇,众绿郁阴翳。绡囊蹙红巾,光焰当林丽。映日萼先皱,临风叶如缀。秋深荐红实,颗裂排皓齿。祇应乘槎客,天上得先味。——南齐·朱代珍润《大长公府群花屏诗
其三 石榴》

大长公府群花屏诗 其三 石榴

本身从仁里来,信宿复西去。驱车何间关,日色已曛莫。林幽阒无人,月暗屡疑虎。村虚转迢递,童仆且惊顾。柴门夜篝火,今夕共君住。况匪味道言,萧条复何人语。——西晋·危素《留别杨显中华民族解放先锋生
其一》

留别杨显中华民族解放先锋生 其一

短发晨梳雪几茎,老来那复爱虚名。只凭药饵扶衰朽,更藉诗篇写人性。天地此心唯报主,江淮多事尚闻兵。香粳分得什么人相送,舒雁笼来未忍烹。——西魏·成廷圭《谢冯仁伯送米与舒雁》

谢冯仁伯送米与舒雁

元代:成廷圭

短发晨梳雪几茎,老来这复爱虚名。只凭药饵扶衰朽,更藉诗篇写人性。

www.8522.com ,领域此心唯报主,江淮多事尚闻兵。香粳分得什么人相送,舒雁笼来未忍烹。

1

危素亦工书法,擅楷、行、草,尤精草书。其楷法精谨,风格朗秀。据《书学传授》记载,危素书学康里巎。明初著名书法家宋璲、杜环、詹希元俱从危素学书,是元末明初1人有影响的书法家。
www.8522.com 1
www.8522.com 2
危素《陈氏方寸楼记》卷 纸本 行草 23.4×102cm 上海紫禁城博物院藏
释文:略
款识:临川危素记
钤印:危素 太朴
《陈氏方寸楼记》卷是危素為陈贵所居“方寸楼”撰并书的记文,是一幅精谨、工整的作品。《书史会要》称:“危素善行草,有释智永、虞永兴典则。”用笔骨力遒健,结字体面秀俊,全篇在有界格的纸上开始展览,行距、字距都切割成匀等的长空,固然如此,他还是可以从结字的技术中求得一些变动。很难挑出用笔上的疾病,但也很难找到她生性的事物。危素为官胆战心惊,清白廉洁,遵从朝纲。那种个性反映在笔墨上正是法规的小心翼翼、天性的缺乏。

此记与赵子昂、杨维楨的三段书法合為一卷,称《元三家书合璧卷》。曾為清安歧、孙煜峰所
藏,《墨缘汇观》等书著录。
【资料来源于】《中华夏族民共和国法书全集》-元-3(文物出版社)

附录:《明史·危素传》原文
原文:
危素,字太仆,金溪人,唐十堰校尉全讽之后。少通《五经》,游吴澄、范梈门。至正元年用大臣荐授经筵检讨。修宋、辽、金三史及注《尔雅》成,赐金及宫人,不受。由国子教师迁翰林编修。纂后妃等传,事逸无据,素买饧饼馈宦寺,叩之得实,乃笔诸书,卒为全史。迁太常大学生、兵部员外郎、监察上卿、工部刺史,转大司农丞、礼部军机章京。
时乱将亟,素每抗论得失。十八年参中书省事,请专任平章定住宅建设总公司西方兵,毋迎帝师误军事,用普颜不花为参与政务,经略江南,立兵农宣抚使司以安畿内,任贤守令以抚流窜之民。且曰:“前天之事,宜饮泣吞声,力图三星。”寻进里胥台治书侍上大夫。二十年拜都尉,俄除翰林学士承旨,出为岭北行省左丞,言事不报,弃官居房山。
素为人侃直,数有建白,敢任事。上都皇宫火,敕重建大安、睿思二阁,素谏止之。请亲祀南郊,筑北郊,以斥合祭之失。因进讲陈民间疾苦,诏为发钱粟振湖北、永平民。锦州兵乱,素往廉问,假便宜发楮币,振维扬、京口饥。
居房山者四年。明师将抵燕,淮王帖木儿不花监国,起为承旨还是。素甫至而师入,乃趋所居镇国寺,入井。寺僧大梓力挽起之,曰:“国史非公莫知。公死,是死国史也。”素遂止。兵迫史库,往告镇抚吴勉辈出之,《元实录》得无失。
洪武二年授翰林侍讲硕士,数访以元兴亡之故,且诏撰《帝王陵碑》文,皆称旨。顷之,坐失朝,被劾罢。居二岁,复故官,兼弘文馆硕士,赐小库,免朝谒。尝偕诸大学生赐宴,屡遣内官劝之酒,御制诗一章,以示恩宠,命各以诗进,素诗最后成,帝独览而善之曰:“素老成,有先忧之意。”时素已七十余矣。少保王著等论素亡国之臣,不宜列侍从,诏谪居和州,守余阙庙,九冬卒。
率先,至元间,西僧嗣古妙高欲毁宋会稽诸陵。夏人杨辇真珈为江南总摄,悉掘徽宗以下诸陵,攫取金宝,裒帝后遗骨,瘗于杭之紫禁城,筑浮屠其上,名曰镇南,以示厌胜,又截理宗颅骨为饮器。真珈败,其资皆籍于官,颅骨亦入宣政治高校,以赐所谓帝师者。素在翰林时,宴见,备言始末。帝叹息良久,命北平守将购买销售颅骨于西僧汝纳所,谕有司厝于高坐寺东南。其过年,保定以永穆陵图来献,遂敕葬故陵,实自素发之云。
(选自《明史·卷二百八十五·列传第一百七十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