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澳门葡京网址】大学第⑥十二

   高校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物有内容,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
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
其知。致知在格物。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
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自国君以至于庶人,一是都以修身为本。
   其本乱而末治者否矣。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
   此谓知本,此谓知之至也。
   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此之谓自谦。故君子必慎
其独也。小人闲居为不良,无所不至,见君子而后厌然,掩其不善,而著其善。
  人之视己,如见其肺肝然,则何益矣。此谓诚于中,形于外,故君子必慎其独也。
  曾子曰:“十目所视,十手所指,其严乎!”富润屋,德润身,心广体胖,故君
子必诚其意。
   《诗》云:“瞻彼淇澳,菉竹猗猗。有斐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
僴兮,赫兮喧兮。有斐君子,终不可諠兮!”“如切如磋”者,道学也。
  “如琢如磨”者,自修也。“瑟兮僴兮”者,恂慄也。“赫兮喧兮”者,威
仪也。“有斐君子,终不可諠兮”者,道盛德至善,民之不可能忘也。
   《诗》云:“於戏,前王不忘!”君子贤其贤而亲其亲,小人乐其乐而利其
利,此以没世不忘也。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大学第⑥十二。   《康诰》曰:“克明德。”《大甲》曰:“顾諟天之明命。”《帝典》曰:
“克明峻德。”皆自明也。
   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康诰》曰:“作新民。”
《诗》曰:“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是故君子无所不用其极。
   《诗》云:“邦畿千里,维民所止。”《诗》云:“缗蛮黄鹂,止于丘隅。”
子曰:“于止,知其所止,能够人而比不上鸟乎?”《诗》云:“穆穆文王,于缉
熙敬止!”为人君,止于仁;为人臣,止于敬;为人子,止于孝;为人父,止于
慈;与同胞交,止于信。
   子曰:“听讼,吾犹人也。必也使无讼乎!”冷酷者不得尽其辞。大畏民志,
此谓知本”。
   所谓修身在正其心者,身有所忿懥,则不得其正,有所忌惮,则不得其正,
有所好乐,则不得其正,有所忧患,则不得其正。心不在焉,多如牛毛,听而不
闻,食而不知其味。此谓修身在正其心。
   所谓齐其家在修其身者,人之其所亲爱而辟焉,之其所贱恶而辟焉,之其所
畏敬而辟焉,之其所哀矜而辟焉,之其所敖惰而辟焉。故好而知其恶,恶而知其
美者,天下鲜矣。故谚有之曰:“人莫知其子之恶,莫知其苗之硕。”此谓身不
修不得以齐其家。
   所谓治国必先齐其家者,其家不可教而能教人者,无之。故君子不出家而成教于国。孝者,所以事君也;弟者,所以事长也;慈者,所以使众也。《康诰》
曰:“如保赤子。”心诚求之,虽不中不远矣。未有学养子而后嫁者也。一家仁,
一国兴仁;一家让,一国兴让;一位贪戾,一国作乱:其机如此。此谓一言偾事,
一个人定国。尧、舜率天下以仁,而民从之。桀、纣率天下以暴,而民从之。其所
令反其所好,而民不从。是故君子有诸己而后求诸人,无诸己而后非诸人。所藏
乎身不恕,而能喻诸人者,未之有也。故治国在齐其家。《诗》云:“逃之夭夭,
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骨肉。”宜其亲朋好友,而后能够教国人。《诗》云:
“宜兄宜弟。”宜兄宜弟,而后能够教国人。《诗》云:“其仪不忒,就是四国。”
其为父子兄弟足法,而后民法之也。此谓治国在齐其家。
   所谓平天下在治其国者,上老老而民兴孝,上长长而民兴弟,上恤孤而民不
倍,是以君子有絜矩之道也。
   所恶于上,毋以使下,所恶于下,毋以事上;所恶于前,毋以先后;所恶于
后,毋以在此之前;所恶于右,毋以交于左;所恶于左,毋以交于右;此之谓絜矩之
道。
   《诗》云:“乐只君子,民之父母。”民之所能够之,民之所恶恶之,此之
谓民之父母。《诗》云:“节彼南山,维石岩岩。赫赫师尹,民具尔瞻。”有国
者不得以不慎,辟则为全球僇矣。《诗》云:“殷之未丧师,克配上帝。仪监于
殷,峻命不易。”道得众则得国,失众则失国。
  
是故君子先慎乎德。有德此有人,有人此有土,有土此有财,有财此有用。
  德者本也,财者末也。外本内末,争民施夺。是故财聚则民散,财散则民聚。是
故言悖而出者,亦悖而入;货悖而入者,亦悖而出。
   《康诰》曰:“惟命不于常。”道善则得之,不善则失之矣。
   《楚书》曰:“宋国无以为宝,惟善以为宝。”舅犯曰:“亡人无以为宝,
仁亲以为宝。”
《秦誓》曰:“若有3个臣,断断兮无他技,其心休休焉,其如有容焉。人
之有技,若己有之;人之彦圣,其心好之,不啻若自其口出。实能容之,以能保
作者子孙黎民,尚亦有利哉!人之有技,媢嫉以恶之;人之彦圣,而违之,俾不
通:实不可能容,以不可能保笔者子孙黎民,亦曰殆哉!”唯仁人放流之,迸诸南蛮,
不与同中夏族民共和国。此谓唯仁人为能爱人,能恶人。见贤而不能举,举而无法先,命也;
见不善而不能够退,退而不能够远,过也。好人之所恶,恶人之所好,是谓拂人之性,
菑必逮夫身。是故君子有坦途,必忠信以得之,骄泰以失之。
   生财有大道,生之者众,食之者寡,为之者疾,用之者舒,则财恒足矣。仁
者以财发身,不仁者以身发财。未有上好仁而下不好义者也,未有好义其事不终
者也,未有府库财非其财者也。孟献子曰:“畜马乘不察于鸡豚,伐冰之家不畜
牛羊,百乘之家不畜聚敛之臣。与其有聚敛之臣,宁有盗臣。”此谓国不以利为
利,以义为利也。长国家而务财用者,必自小人矣。彼为善之,小人之使为国家,
菑害并至。虽有善者,亦无如之何矣!此谓国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也。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知止而后在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物有内容,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物有内容,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
  
  
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自天子以至于庶人,一是都是修身为本。其本乱而末治者否矣。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此谓知本,此谓知之至也。
  
  
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此之谓自谦。故君子必慎其独也。小人闲居为不良,无所不至,见君子而后厌然,掩其不善,而著其善。
  
  
人之视己,如见其肺肝然,则何益矣。此谓诚于中,形于外,故君子必慎其独也。曾子曰:“十目所视,十手所指,其严乎!”富润屋,德润身,心广体胖,故君子必诚其意。
  
  
《诗》云:“瞻彼淇澳,菉竹猗猗。有斐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僴兮,赫兮喧兮。有斐君子,终不可諠兮!”“如切如磋”者,道学也。
  
  
“如琢如磨”者,自修也。“瑟兮僴兮”者,恂慄也。“赫兮喧兮”者,威仪也“有斐君子,终不可諠兮”者,道盛德至善,民之无法忘也。
  
  
《诗》云:“於戏,前王不忘!”君子贤其贤而亲其亲,小人乐其乐而利其利,此以没世不忘也。
  
  
《康诰》曰:“克明德。”《大甲》曰:“顾諟天之明命。”《帝典》曰:“克明峻德。”皆自明也。
  
   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康诰》曰:“作新民。”
  
   《诗》曰:“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是故君子无所不用其极。
  
   《诗》云:“邦畿千里,维民所止。”《诗》云:“缗蛮黄莺,止于丘隅。”
  
  
子曰:“于止,知其所止,能够人而不比鸟乎?”《诗》云:“穆穆文王,于缉熙敬止!”为人君,止于仁;为人臣,止于敬;为人子,止于孝;为人父,止于慈;与国人交,止于信。
  
  
子曰:“听讼,吾犹人也。必也使无讼乎!”狠毒者不得尽其辞。大畏民志,此谓知本”。
  
  
所谓修身在正其心者,身有所忿懥,则不得其正,有所忌惮,则不得其正,有所好乐,则不得其正,有所忧患,则不得其正。神不守舍,司空眼惯,家常便饭,食而不知其味。此谓修身在正其心。
  
  
所谓齐其家在修其身者,人之其所亲爱而辟焉,之其所贱恶而辟焉,之其所畏敬而辟焉,之其所哀矜而辟焉,之其所敖惰而辟焉。故好而知其恶,恶而知其美者,天下鲜矣。故谚有之曰:“人莫知其子之恶,莫知其苗之硕。”此谓身不修不得以齐其家。
  
  
所谓治国必先齐其家者,其家不可教而能教人者,无之。故君子不出家而成人事教育育于国。孝者,所以事君也;弟者,所以事长也;慈者,所以使众也。《康诰》曰:“如保赤子。”心诚求之,虽不中不远矣。未有学养子而后嫁者也。一家仁,一国兴仁;一家让,一国兴让;壹位贪戾,一国作乱:其机如此。此谓一言偾事,1个人定国。尧、舜率天下以仁,而民从之。桀、纣率天下以暴,而民从之。其所令反其所好,而民不从。是故君子有诸己而后求诸人,无诸己而后非诸人。所藏乎身不恕,而能喻诸人者,未之有也。故治国在齐其家。《诗》云:“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骨血。”宜其亲朋好友,而后能够教国人。《诗》云:“宜兄宜弟。”
宜兄宜弟,而后能够教国人。《诗》云:“其仪不忒,正是四国。”其为父子兄弟足法,而后民法之也。此谓治国在齐其家。
  
  
所谓平天下在治其国者,上老老而民兴孝,上长长而民兴弟,上恤孤而民不倍,是以君子有絜矩之道也。
  
  
所恶于上,毋以使下,所恶于下,毋以事上;所恶于前,毋以先后;所恶于后,毋以在此以前;所恶于右,毋以交于左;所恶于左,毋以交于右;此之谓絜矩之道。
  
  
《诗》云:“乐只君子,民之父母。”民之所可以之,民之所恶恶之,此之谓民之父母。《诗》云:“节彼南山,维石岩岩。赫赫师尹,民具尔瞻。”有国者不得以不慎,辟则为全世界僇矣。《诗》云:“殷之未丧师,克配上帝。仪监于殷,峻命不易。”道得众则得国,失众则失国。
  
  
是故君子先慎乎德。有德此有人,有人此有土,有土此有财,有财此有用。
  
  
德者本也,财者末也。外本内末,争民施夺。是故财聚则民散,财散则民聚。是故言悖而出者,亦悖而入;货悖而入者,亦悖而出。
  
   《康诰》曰:“惟命不于常。”道善则得之,不善则失之矣。
  
  
《楚书》曰:“卫国无以为宝,惟善以为宝。”舅犯曰:“亡人无以为宝,仁亲以为宝。”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  
  
《秦誓》曰:“若有3个臣,断断兮无他技,其心休休焉,其如有容焉。人之有技,若己有之;人之彦圣,其心好之,不啻若自其口出。实能容之,以能保作者子孙黎民,尚亦有利哉!人之有技,媢嫉以恶之;人之彦圣,而违之,俾不通:实不可能容,以不能够保作者子孙黎民,亦曰殆哉!”唯仁人放流之,迸诸北狄,不与同中华人民共和国。此谓唯仁人为能爱人,能恶人。见贤而不可能举,举而不可能先,命也;见不善而不能够退,退而不能远,过也。好人之所恶,恶人之所好,是谓拂人之性,菑必逮夫身。是故君子有坦途,必忠信以得之,骄泰以失之。
  
  
生财有大道,生之者众,食之者寡,为之者疾,用之者舒,则财恒足矣。仁者以财发身,不仁者以身发财。未有上好仁而下倒霉义者也,未有好义其事不终者也,未有府库财非其财者也。孟献子曰:“畜马乘不察于鸡豚,伐冰之家不畜牛羊,百乘之家不畜聚敛之臣。与其有聚敛之臣,宁有盗臣。”此谓国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也。长国家而务财用者,必自小人矣。彼为善之,小人之使为国家,菑害并至。虽有善者,亦无如之何矣!此谓国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也。

大学之道1,在明明德2,在亲民3,在止于至善4。知止而后有定5,定而后能静6,静而后能安7,安而后能虑8,虑而后能得9。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
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
其知。致知在格物。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10。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11。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12。致知在格物13。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
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自圣上以至于庶人,一是都是修身为本。

自圣上以至于庶人14,一是都是修身为本15。其本乱而末治者否矣16。其所厚者薄17,而其所薄者厚18,未之有也19。此谓知本,此谓知之至也。

其本乱而末治者否矣。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
此谓知本,此谓知之至也。

所谓诚其意者20,毋自欺也21。如恶恶臭22,如好好色23,此之谓自谦24。故君子必慎其独也25。小人闲居为不良26,无所不至,见君子而后厌然27,掩其不善而著其善28。
人之视己,如见其肺肝然,则何益矣29。此谓诚于中30,形于外31,故君子必慎其独也。
曾参曰:“十目所视,十手所指,其严乎32!”富润屋33,德润身34,心广体胖35,故君子必诚其意。

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此之谓自谦。故君子必慎
其独也。小人闲居为不良,无所不至,见君子而后厌然,掩其不善,而著其善。
人之视己,如见其肺肝然,则何益矣。此谓诚于中,形于外,故君子必慎其独也。
曾子舆曰:“十目所视,十手所指,其严乎!”富润屋,德润身,心广体胖,故君
子必诚其意。

《诗》云36:“瞻彼淇澳37,菉竹猗猗38。有斐君子39,如切如磋40,如琢如磨41。
瑟兮僴兮42,赫兮喧兮43。有斐君子,终不可喧兮44。”“如切如磋”者,道学也45。
“如琢如磨”者,自修也。“瑟兮僴兮”者,恂傈也46。“赫兮喧兮”者,威仪也。“有斐君子,终不可喧兮”者,道盛德至善,民之不可能忘也。《诗》47云:“於戏48,前王不忘49!”君子贤其贤而亲其亲50,小人乐其乐而利其利51,此以没世不忘也52。《康诰》曰53:“克明德54。”《大甲》曰55:“顾諟天之明命56。”《帝典》曰57:
“克明峻德58。”皆自明也59。汤之《盘铭》曰60:“苟日新61,日日新,又日新。”《康诰》曰:“作新民62。”
《诗》曰63:“周虽旧邦64,其命维新65。”是故君子无所不用其极66。《诗》云67:“邦畿千里68,维民所止69。”《诗》云70:“缗蛮黄莺71,止于丘隅72。”
子曰:“于止73,知其所止,能够人而不比鸟乎74?”《诗》云75:“穆穆文王76,於缉熙敬止77!”为人君,止于仁;为人臣止于敬;为人子,止于孝;为人父,止于慈;
与国人交,止于信。子曰:“听讼78,吾犹人也79。必也使无讼乎80!”无情者不得尽其辞81,大畏民志82。此谓知本”。

《诗》云:“瞻彼淇澳,{艹彖}竹猗猗。有斐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瑟兮亻间兮,赫兮喧兮。有斐君子,终不可讠宣兮!”“如初如磋”者,道学也。
“如琢如磨”者,自修也。“瑟兮亻间兮”者,恂忄栗也。“赫兮喧兮”者,威仪
也。“有斐君子,终不可讠宣兮”者,道盛德至善,民之不可能忘也。

所谓修身在正其心者83,身有所忿懥84,则不得其正,有所畏惧,则不得其正,
有所好乐85,则不得其正,有所忧患,则不得其正。失魂落魄,不以为奇,视而不见,食而不知其味。此谓修身在正其心。

《诗》云:“于戏,前王不忘!”君子贤其贤而要亲其亲,小人乐其乐而利
其利,此以没世不忘也。

所谓齐其家在修其身者,人之其所亲爱而辟焉86,之其所贱恶而辟焉87,之其所畏敬而辟焉88,之其所哀矜而辟焉89,之其所敖惰而辟焉90。故好而知其恶91,恶而知其美者,天下鲜矣。故谚有之曰:“人莫知其子之恶,莫知其苗之硕92。”此谓身不修,不得以齐其家。

《康诰》曰:“克明德。”《大甲》早:“顾讠是天之明命。”《帝典》曰:
“克明峻德。”皆自明也。

所谓治国必先齐其家者,其家不可教而能教人者,无之。故君子不出家而成人事教育育于国93。孝者,所以事君也;弟者94,所以事长也;慈者95,所以使众也。《康诰》
曰:“如保赤子96。”心诚求之,虽不中97,不远矣。未有学养子而后嫁者也。一家仁,一国兴仁;一家让98,一国兴让;一个人贪戾99,一国作乱,其机如此100。此谓一言偾事101,
一个人定国。尧、舜率天下以仁102,而民从之。桀、纣率天下以暴103,而民从之。其所令反其所好,而民不从。是故君子有诸己而后求诸人104,无诸己而后非诸人105。所藏乎身不恕106,而能喻诸人者107,未之有也。故治国在齐其家。《诗》云108:“桃之夭夭109,
其叶蓁蓁110。之子于归111,宜其亲人112。”宜其亲朋好友,而后能够教国人。《诗》云113:“
宜兄宜弟114。”宜兄宜弟,而后能够教国人。《诗》云115:“其仪不忒116,正是四国117。”
其为父子兄弟足法118,而后民法之也。此谓治国在齐其家。

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康诰》曰:“作新民。”
《诗》曰:“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是故君子无所不用其极。
《诗》云:“邦畿千里,维民所止。”《诗》云:“缗蛮黄莺,止于丘隅。”
子曰:“于止,知其所止,能够人而比不上鸟乎?”《诗》云:“穆穆文王,于缉
熙敬止!”为人君,止于仁;为人臣止于敬;为人子,止于孝;为人父,止于慈;
与同胞交,止于信。

所谓平天下在治其国者,上老老而民兴孝119,上长长而民兴弟120,上恤孤而民不倍121,是以君子有絜矩之道也122。所恶于上,毋以使下,所恶于下,毋以事上;所恶于前,毋以先后;所恶于后,毋未来日;所恶于右,毋以交于左;所恶于左,毋以交于右;此之谓絜矩之道。《诗》云123:“乐只君子124,民之父母。”民之所特出之125,民之所恶恶之126,此之谓民之父母。《诗》云127:“节彼南山128,维石岩岩129。赫赫师尹130,民具尔瞻131。”有国者不得以不慎,辟,则为中外僇矣132。《诗》云133:“殷之未丧师134,克配上帝135。仪监于殷136,峻命不易137。”道得众则得国138,失众则失国。

子曰:“听讼,吾犹人也。必也使无讼乎!”残酷者不得尽其辞。大畏民志,
此谓知本”。

是故君子先慎乎德。有德此有人139,有人此有土,有土此有财,有财此有用140。德者本也,财者末也。外本内末141,争民施夺142。是故财聚则民散,财散则民聚。是故言悖而出者143,亦悖而入;货悖而入者144,亦悖而出。《康诰》曰:“惟命不于常145。”道善则得之146,不善则失之矣。《楚书》曰147:“宋国无以为宝,惟善以为宝148。”舅犯曰149:“亡人无以为宝,仁亲以为宝150。”

所谓修身正在其心者,身有所忿忄樱则不得其正,有所畏惧,则不得其正,
有所好乐,则不得其正,有所忧患,则不得其正。心神不属,数见不鲜,听而不
闻,食而不知其味。此谓修身在正其心。

《秦誓》曰151:“若有一介臣,断断兮无她技152,其心休休焉153,其如有容焉154。人之有技,若己有之;人之彦圣155,其心好之,不啻若自其口出156。实能容之157,以能保作者子孙黎民,尚亦有利哉!人之有技,媢疾以恶之158;人之彦圣,而违之俾不通159:实无法容,以无法保作者子孙黎民,亦曰殆哉160!”唯仁人放流之161,迸诸东夷162,不与同中华夏族民共和国163。此谓唯仁人为能爱人,能恶人。见贤而不能举164,举而不可能先165,命也166;见不善而无法退167,退而不可能远,过也168。好人之所恶169,恶人之所好,是谓拂人之性170,菑必逮夫身171。是故君子有坦途172,必忠信以得之,骄泰以失之173。

所谓齐其家在修其身者,人之其所亲爱而辟焉,之其所贱恶而辟焉,之其所
畏敬而辟焉,之其所哀矜而辟焉,之其所敖惰而辟焉。故好而知其恶,恶而知其
美者,天下鲜矣。故谚有之曰:“人莫知其子之恶,莫知其苗之硕。”此谓身不
修不得以齐其家。

生财有坦途,生之者众174,食之者寡175,为之者疾176,用之者舒177,则财恒足矣。仁者以财发身178,不仁者以身发财。未有上好仁而下倒霉义者也,未有好义其事不终者也179,未有府库财非其财者也180。孟献子曰181:“畜马乘182,不察于鸡豚;伐冰之家183,不畜牛羊;百乘之家184,不畜聚敛之臣185。与其有聚敛之臣,宁有盗臣186。”此谓国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也。长国家而务财用者187,必自小人矣。彼为善之188,小人之使为国家189,
患难并至。虽有善者,亦无如之何矣190!此谓国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也。

所谓治国必先齐其家者,其家不可教而能教人者,无之。故君子不出家出成人事教育育于国。孝者,所以事君也;弟者,所以事长也;慈者,所以使众也。《康诰》
曰:“如保赤子。”心诚求之,虽不中不远矣。未有学养子而后嫁者也。一家仁,
一国兴仁;一家让,一国兴让;1个人贪戾,一国作乱:其机如此。此谓一言偾事,
壹个人定国。尧、舜率天下以仁,而民从之。桀、纣率天下以暴,而民从之。其所
令反其所好,而民不从。是故君子有诸己而后求诸人,无诸己而后非诸人。所藏
乎身不恕,而能喻诸人者,未之有也。故治国在齐其家。《诗》云:“逃之夭夭,
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属。”宜其家属,而后能够教国人。《诗》云:“
宜兄宜弟。”宜兄宜弟,而后能够教国人。《诗》云:“其仪不忒,便是四国。”
其为父子兄弟足法,而后民法之也。此谓治国在齐其家。

所谓平天下在治其国者,上老老而民兴孝,上长长而民兴弟,上恤孤而民不
倍,是以君子有炀刂道也。

所恶于上,毋以使下,所恶于下,毋以事上;所恶于前,毋以先后;所恶于
后,毋以从前;所恶于右,毋以交于左;所恶于左,毋以交于右;此之谓炀刂
道。

《诗》云:“乐只君子,民之父母。”民之所优质之,民之所恶恶之,此之
谓民之父母。《诗》云:“节彼南山,维石岩岩。赫赫师尹,民具尔瞻。”有国
者无法不慎,辟则为中外﹃矣。《诗》云:“殷之未丧师,克配上帝。仪监于
殷,峻命不易。”道得众则得国,失众则失国。

是故君子先慎乎德。有德此有人,有人此有土,有土此有财,有财此有用。
德者本也,财者末也。外本内末,争民施夺。是故财聚则民散,财散则民聚。是
故言悖而出者,亦悖而入;货悖而入者,亦悖而出。
《康诰》曰:“惟命不于常。”道善则得之,不善则失之矣。

《楚书》曰:“越国无以为宝,惟善以为宝。”舅犯曰:“亡人无以为宝,
仁亲以为宝。”

《秦誓》曰:“若有一介臣,断断兮无他技,其心休休焉,其如有容焉。人
之有技,若己有之;人之彦圣,其心好之,不啻若自其口出。实能容之,以能保
小编子孙黎民,尚亦有利哉!人之有技,衩凹惨远裰;人之彦圣,而违之俾不通:
实不可能容,以不可能保作者子孙黎民,亦曰殆哉!”唯仁人放流之,迸诸西戎,不与
同中中原人民共和国。此谓唯仁人为能爱人,能恶人。见贤而不可能举,举而不可能先,命也;见
不善而不可能退,退而不可能远,过也。好人之所恶,恶人之所好,是谓拂人之性,
瓯卮夫身。是故君子有坦途,必忠信以得之,骄泰以失之。
生财有大道,生之者众,食之者寡,为之者疾,用之者舒,则财恒足矣。仁
者以财发身,不仁者以身发财。未有上好仁而下不佳义者也,未有好义其事不终
者也,未有府库财非其财者也。孟献子曰:“畜马乘不察于鸡豚,伐冰之家不畜
牛羊,百乘之家不畜聚敛之臣。与其有聚敛之臣,宁有盗臣。”此谓国不以利为
利,以义为利也。长国家而务财用者,必自小人矣。彼为善之,小人之使为国家,
旰Σ⒅痢K溆猩普撸亦无如之何矣!此谓国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