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晋书法,永不落幕的书法博物馆

黄慎《燕书李太白秋浦歌诗轴》 纸本 123×55.5cm 西藏省博藏
释文:白发3000丈、缘何似觉长,不知明镜里,何处得秋霜。
款署:杜子美句。黄慎。
钤印:黄慎、恭寿
www.8522.com,【资料来自】《湖北省博物馆馆内藏品大顺书法陈列》(江西省博)

www.8522.com 1东晋书法,永不落幕的书法博物馆。

黄慎《燕体桃花源记》

奚冈《大篆题画一首轴》纸本黑体 143.5×34cm 辽宁省博藏
释文:疏林野屋白雲边,应有幽人结静缘。此画写成疑未静,松风不住更流泉。
款署:题画一首。铁生奚冈。
钤印:蒙道士(白文)、奚冈私人姓名印(白文)
【资料来源】《四川省博馆内藏品南齐书法陈列》(多瑙河省博)

释文: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
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就像是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复行数十步,豁
开朗。土地旷,屋舍简直,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近在眉睫。个中往来种作,男女衣著,悉如外人。黄发
垂髫,并愉悦自乐。见其人,乃大惊,问所向来,具答之。便要还家,设酒杀鸡作食。村中闻有此人,成来问讯。自
云先世避秦乱,率妻妾邑人来此绝境,不复出焉,遂与别人问隔。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此人一一为
具言所闻,皆叹惋。余人各复延至其家,皆出酒食。停数日,辞去。其中人语云:“不足为外人道也。”既出,得其
船,便扶向路,随处志之。乃郡下,诣丞相,说这么。都尉即遣人随其往,寻向所志,遂迷,不复得路。淮安刘子骥,
高贵士也。闻之,欣然觏往。未果,寻病终。遂无问津者。
赢氏乱天纪,贤者避其世。黄绮之齐山,伊人亦云逝。往迹浸复湮,来径遂芜废。相命肆农耕,日人从所憩。
桑竹垂余荫,菽稷随时艺,春蚕取长丝,秋熟靡王税。荒路暖交通,鸡犬互鸣吠。俎豆犹古法,服装无以制。童孺纵
行歌,斑白观游诣。草荣识节和,木衰知风励。虽无纪历志,四时自成岁。怡然有余乐,干何劳智慧:奇踪隐五
百,一朝敝神界。淳薄既异源,旋复还幽蔽。借问游方士,焉测尘嚣外~.愿言蹑微风,高举寻吾契。
乾隆大子羡卯十一月录。黄慎。

钱沣《节临颜真卿刘中等农林科技大学帖轴》
纸本黑体 91.5×42.3cm 甘肃省博藏
释文:又闻磁州为卢子期所围,舍利将军擒获之。吁足慰也。
款署:沣。
钤印:沣印(白文)、 南园(朱文)
【资料来自】《山西省博馆内藏品南陈书法陈列》(西藏省博)

附录:《黄慎金鼎文桃花源记》简介

黄慎(一六八七-一七七二),字恭懋,一字恭寿,号瘿瓢子、阿拉弗拉海布衣、七闽老美术大师等。青海宁化人,平生布衣。清世宗间迁居扬

黄慎出生于一个半耕半读的穷人之家。老爸黄巨生乃一介先生,为谋生路,飘零异乡,客死洞庭。慎自幼在家翻读父书,父亡侍
母。因无以为业,年方八九便寄生萧寺,立志学画,以养家糊口,每夜读书习画。年十四五弃举子业,从同里美学家上官周学习人物写
真、写意人物、山水楼台等法。稍长,即悟“吾师绝技难以争名矣,志士当自立成名,岂肯居人后哉”。后偶见怀素真迹,反复研商之
余,从中受启,遂效仿张太师参公孙逸仙大学娘舞剑器及观担夫争道之故事,将宋体笔法融入人物画线描之中,转入觕角挥洒一路,创建出本身的艺术风格,所写人物多取材历史神话旧事、文职员夫生活以及捕鱼者、纤夫、游子、托钵人等下层劳动人民形象。衣纹线条疏放狂纵、
变化无方,寥寥数笔以简驭繁、形神兼备、栩栩若生。山水虽取法倪黄,出入仲圭,但笔意纵横、气象雄伟。花鸟文章亦颇具自然之旨
趣。上官周见之盛赞其“犹右军之后,有鲁公也”,不过黄慎没有以此满足,而是牢记阿娘的谆谆指点:“儿为是,良非得已。然吾闻
此事非熏习诗书,有士夫气韵,一画一技俩耳。”努力追求小说家张钦所语“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境地,潜心学诗,终令诗画之名大扬,
其诗被同乡雷鋐收集编为《蛟湖诗钞》四卷。继而又勤勉攻书,赚得“诗、书、画三绝”之誉,闻明大江南北。读罢万卷书,再行万里路,
黄慎为拓眼界,毅然离家骑行,涉足豫章吴越等地,以广见识。中年,为了有利于卖画,于玄烨五十八年(1719),时三十六虚岁之际携
母迁居唐山,交往权且盛名职员,与郑燮、李鱓成为莫逆交,被列为“常德八怪”之一,大受社会欢迎。

在岳阳崇尚立异的法门氛围感染下,黄慎又起来了书艺改良的尝试,弃楷作草,舍钟繇而法二王,远师怀素,近尚明人,并将
绘画之长透入书法关钮,于守旧狂黑体体中独树一帜,线条续断、机杼巧妙,歇笔存于字体、笔画之中,计白守黑,疏密相间,一泻百里,
自然天放,形成个性显明、独标一格的狂草,以全新的方法风貌轰动了整套淮安诗坛。因此进入文人音乐家之列,成为清季格局巨子,墨
迹人多重金争购,一时半刻成拱壁宝藏。譬如《桃花源书法和绘画合璧》手卷,作为其晚年精品之一,即现已多位有名的人辗转收藏,最终成为国家馆藏的宝贵能源。

黄慎《桃花源书画合璧》手卷,纸本,设色,纵三十八毫米,作于汉代爱新觉罗·弘历二十九年丁丑(1764),时年作者七16周岁。海上有名的人吴昌硕(1844-1930)于柒十二周岁题卷首。

图后所附小篆节录陶诗及自撰的五言律诗,则不暇思索一反古板行金鼎文法连绵牵引的线性笔意,而是创新意识为激荡跃动的墨点,并引入
抒情的画意,发挥团结精辟的绘画功力,将拍卖布局虚实和布置造景疏密的经历融入到书法的作品中去。用如锥画沙、折钗股的枯劲
之笔纵横捭阖,顿挫翻飞,意连笔断,出神入化。忽而以魏晋钟繇之章草白雨跳珠,兔起鹘落,忽而若明朝怀素之漫书枯藤盘空,鸾舞
蛇惊,徐疾有序,张弛结合,导之泉涌、顿之山安。亦书亦画,节奏分明,气象雄伟,令人骇目。诚如钱湄寿《题黄瘿瓢慎山水障子》诗
云:“忽而疏,忽而密,空际烟云指尖出。忽而枯,忽而生,满林风雨皆秋声。笔一枝,墨一斗,兴酣笔跃墨亦走。笔有神,墨无痕,山
重水复蛇龙奔。不以规矩非其病,不受束缚乃其性”。用来描写黄慎的书风,同样也是适度的。

至于黄慎作书如画、绘画同书的性状,时人即有盛赞,如清凉道人在《听雨轩笔记》中,曾言“其书法纵横酷似其画”。雷鋐亦在
《蛟湖诗钞序》中称扬:“字如疏影横斜,苍藤盘结,可是谓山人,诗中有画也可,字中有画也可。”书法和绘画同源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太古文人画的灵
魂,黄慎以其辛苦的实施,使守旧的诗书法和绘画韵获得了紧凑的渗合,在元代中期的艺坛上树起了一面光彩夺目标指南。

我:张翼德莺(北京书法和绘画出版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