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姬水黑体,永不落幕的书法博物馆

www.8522.com 1
黄姬水《陶文读升庵上大夫过射陂客部诗卷》纸本金鼎文 2四.5×374.八cm
上博藏
释文:读升庵都督过射陂客部诗
楚艳江潭词,汉嘉河梁篇。魏晋及唐唱,异貌同敷妍。风雅岂殊致,阅览裏本宣。咨伊
匠心苦,玄赏空千年。灵蛇自谓握,腊鼠眾所怜。寥寥6漠内,哪个人听伯平弦。司禋江左秀,
弱冠即怀铅。漱涧播芳蕤,文囿鬱孤騫。杨公秘室英,謫居滇南天。综博拟平子,紬书并马
迁。千里為定文,寧谢陈思贤。张华叹左赋,桓潭称雄玄。
近期腾纸价,可谅百代传。欣余
奉光诵,迴讽心泠然。寄言騖艺者,歧陌慎所前。
建邺答张仲□:
工者慨不作,失志贤人。楚谣与汉赋,周雅踵前涂。世代造以易,妍媿各自区。兹道
詎云邈,天心假人敷。吐述匪性灵,雕饰终累芜。阳阿空谈唱,巴响已塞衢。岂直叹寡和,
还伤识曲无。之子蕴玄赏,艺陌搴芳腴。谓余秉孤律,就问荆南徒。惠好日益密,亮情缔中
孚。别来几什么时候,高林忽呜枯。良讯欣再奉,劳结伤转紆。念子精屡越,目向寒雲盱。冰雪
满脩路,留滞岁復徂。愿以羈旅身,假翼归风俱。但媿琅玕赠,报尔无瑶瑜。
十一月二十日雪中登鸡呜寺、千佛阁循西麓步至覆舟冈上作
秣陵暮序一日雪,松花江流澌冰夜结。严风吹山木欲折,鸟雀不飞狐兔绝。羈人一室袁生
眠,门前无路厨无烟。容顏自好气益壮,开户4望惊皎然。兴来著屐上青峡,便有高朋载芳
□[酉育]。阴此素积石乱悬,自觉禪关更幽阻。酒酣大叫孤峰头,寒光惨洌不可留。玄雲緜密晦八极,万有莫辨大块浮。湖昏溆黑状千诡,奔沙骇浪魂欲褫。火洲日壑何处求,峨嵋阴山只尺
是。初疑虚空叁昧鸽,王家珠林银琉璃。又疑仙人白玉拾二城,玄霜絳雪上药成。呜呼,雪
中冻人今比屋,千载空传咏黄竹。

齐国黄姬水钟鼓文《读升庵军机章京过射陂客部诗卷》纸本,二4.伍×37四.八cm,上博藏。

黄姬水黑体,永不落幕的书法博物馆。君说江南苦未归,香橙新酒蟹螯肥。何当与子扁舟去,共挽清溪浣客衣。——明清·赵吴兴《香港和记黄埔股份两合公司景杜雪中即事
其三》

五十又逢初度日,聪明那及少年时。高堂锡福凭黄发,同气增光有白眉。官久只馀金作带,酒醇何用玉为卮。竹林胜赏须重觅,已幸新民似旧黎。——南宋·罗钦顺《依韵奉荅西阜叔父》

款署:壬辰首夏,常石兄来游白下,以素纸索书。漫录一二请正。怀归滞客,情悰作恶,笔札
不可能工也。姬水。
钤印:姬水(白文)、淳父氏(白文)。
【资料来源于】《中中原人民共和国法书全集》1肆-明三(文物出版社 可嘉提供)

www.8522.com 2

和黄景杜雪中即事 其3

元代:赵孟頫

赵子昂(125四—132二),字子昂,号松雪,松雪道人,又号水精宫道人、鸥波,中年曾作孟俯,柯尔克孜族,吴兴人。南宋有名美学家,燕书四大家(欧阳询、颜真卿、柳公权、赵集贤)之一。赵孟俯博学多闻,能诗善文,懂经济,工书法,精绘艺,擅金石,通律吕,解鉴赏。特别是书法和绘画成就最高,开创隋唐新画风,被号称“元人冠冕”。他也善篆、隶、真、行、草书,尤以楷、石籀文著称于世。

www.8522.com,赵孟頫

乌蜀先生双鬓丝,莼鲈江上故园思。水光闪闪金壶墨,石理硁硁玉佩辞。水落鱼龙秋不雨,月明乌鹊夜无枝。名山蚤选藏书穴,趁取蒲轮未召时。——西魏·郑元祐《奉柳太常道传》

奉柳太常道传

粮食在炎黄,内人能采之。无为思百忧,欢腾当及时。后天忽已过,来日非所知。有酒且复饮,既醉歌令仪。——南梁·赵子昂《咏怀六首
其6》

咏怀6首 其六

灼灼庭下花,霜馀发春妍。众卉方具腓,秾芳独嫣然。主人远方来,一笑清尊前。植物岂冷酷,有开容必先。造化寓深意,嘉与后裔传。——金朝·赵吴兴《早秋锦樱为继卿作》

白藏锦樱为继卿作

元代:赵孟頫

灼灼庭下花,霜馀发春妍。众卉方具腓,秾芳独嫣然。

全数者远方来,一笑清尊前。植物岂暴虐,有开容必先。

造化寓深意,嘉与遗族传。

1

依韵奉荅西阜叔父

明代:罗钦顺

(1四陆五—15肆⑦)
明福建泰和人,字允升,号整庵。弘治6年举人。授编修,迁科伦坡国子监司业,以实施教士。忤刘瑾,革职为民。瑾诛复官,累迁吏部右左徒。世宗即位,擢吏部少保,以与张璁、桂萼同朝为耻,辞归。家居二10年,潜心性理之学。初笃信佛学,后抛弃。认为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废壹不可,卒谥文庄。有《困知记》、《整庵存稿》。

罗钦顺

凤暴风月近怎么着,客里怜予独啸歌。遥想故人相别后,分曹斗咏兴弥多。——南宋·罗泰《旅社口占寄几时跃》

客栈口占寄曾几何时跃

陆出偏奇绝,玄机可复论。夜晴添月色,春早助梅神。伫望诗情远,孤斟酒兴频。交加双柏树,彷佛玉龙颜。——金朝·苏仲《对雪二首
其壹》

对雪2首 其一

灼灼园中花,念自个儿初种植。杖藜遍九垓,搜捡穷目力。偶自赤城回,沿山看苍壁。山中草木荒,百卉无颜色。因过山人家,山人供酒食。出自傍舍花,有眼初未识。异香世不传,秀色天上觅。回视桃李姿,相去岂千亿。徘徊举相赠,得之如珙璧。持携自千里,敢为辛勤惜。开笔者南山囿,甃以端溪石。树之白玉盘,摩挲自朝夕。培养任沃瀼,灌溉还膏液。生意初勃然,月异而岁易。垂青两相顾,长寸犹望尺。视彼若忻然,谓小编得所宅。期以百多年间,相看共头白。这知如愿少,至宝难收十。慢藏终诲盗,毒手劳相逼。去时若低回,出门若珠滴。阴毒亦有情,入念已切骨。一朝远别离,何人能灭心迹。望望不复回,行行竟悽恻。可怜天上姿,今作人间物。百草同妖妍,众芳等俦匹。摩尼委粪坑,沆瀣投沟洫。天亦不管人,浮云变苍黑。嗟哉此何言,老矣中怀窄。——后汉·苏仲《种花》

种花

明代:苏仲

灼灼园中花,念本人初种植。杖藜遍九垓,搜捡穷目力。

偶自赤城回,沿山看苍壁。山中草木荒,百卉无颜色。

因过山人家,山人供酒食。出自傍舍花,有眼初未识。

菲菲世不传,秀色天上觅。回视桃李姿,相去岂千亿。

三翻四复举相赠,得之如珙璧。持携自千里,敢为劳累惜。

开小编南山囿,甃以端溪石。树之白玉盘,摩挲自朝夕。

扶植任沃瀼,灌溉还膏液。生意初勃然,月异而岁易。

强调两相顾,长寸犹望尺。视彼若忻然,谓作者得所宅。

期以百余年间,相看共头白。这知如愿少,至宝难收10。

慢藏终诲盗,毒手劳相逼。去时若低回,出门若珠滴。

暴虐亦有情,入念已切骨。一朝远别离,何人能灭心迹。

望望不复回,行行竟悽恻。可怜天上姿,今作人间物。

百草同妖妍,众芳等俦匹。摩尼委粪坑,沆瀣投沟洫。

天亦不管人,浮云变苍黑。嗟哉此何言,老矣中怀窄。

1

释文:读升庵太傅过射陂客部诗
楚艳江潭词,汉嘉河梁篇。魏晋及唐唱,异貌同敷妍。国风大雅小雅岂殊致,观望裏本宣。咨伊
匠心苦,玄赏空千年。灵蛇自谓握,腊鼠眾所怜。寥寥陆漠内,哪个人听伯平弦。司禋江左秀,
弱冠即怀铅。漱涧播芳蕤,文囿鬱孤騫。杨公秘室英,謫居滇南天。综博拟平子,紬书并马
迁。千里為定文,寧谢陈思贤。张华叹左赋,桓潭称雄玄。
权且腾纸价,可谅百代传。欣余
奉光诵,迴讽心泠然。寄言騖艺者,歧陌慎所前。 宛城答张仲□:
工者慨不作,失志贤人。楚谣与汉赋,周雅踵前涂。世代造以易,妍媿各自区。兹道
詎云邈,天心假人敷。吐述匪性灵,雕饰终累芜。阳阿空谈唱,巴响已塞衢。岂直叹寡和,
还伤识曲无。之子蕴玄赏,艺陌搴芳腴。谓余秉孤律,就问荆南徒。惠好日益密,亮情缔中
孚。别来几曾几何时,高林忽呜枯。良讯欣再奉,劳结伤转紆。念子精屡越,目向寒雲盱。冰雪
满脩路,留滞岁復徂。愿以羈旅身,假翼归风俱。但媿琅玕赠,报尔无瑶瑜。
十二月十一日雪中登鸡呜寺、千佛阁循西麓步至覆舟冈上作
秣陵暮序二7日雪,和田河流澌冰夜结。严风吹山木欲折,鸟雀不飞狐兔绝。羈人一室袁生
眠,门前无路厨无烟。容顏自好气益壮,开户四望惊皎然。兴来著屐上青峡,便有高朋载芳
□[酉育]。阴此素积石乱悬,自觉禪关更幽阻。酒酣大叫孤峰头,寒光惨洌不可留。玄雲緜密晦八极,万有莫辨大块浮。湖昏溆黑状千诡,奔沙骇浪魂欲褫。火洲日壑何处求,峨嵋阴山只尺
是。初疑虚空3昧鸽,王家珠林银琉璃。又疑仙人白玉拾二城,玄霜絳雪上药成。呜呼,雪
中冻人今比屋,千载空传咏黄竹。

款署:辛酉首夏,常石兄来游白下,以素纸索书。漫录一贰请正。怀归滞客,情悰作恶,笔札不能够工也。姬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