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卿引古言原来的书文,文王之什

  皇矣上帝,临下有赫。监观4方,求民之莫。维此两国,其政不获。维彼四国,爰究爰度。上帝耆之,憎其式廓。乃眷西顾,此维与宅。

隰桑有阿,其叶有难。既见君子,其乐怎样。隰桑有阿,其叶有沃。既见君子,云何不乐。隰桑有阿,其叶有幽。既见君子,德音孔胶。心乎爱矣,遐不谓矣?中央藏之,何日忘之!——先秦·佚名《隰桑》

衣与缪与。不女聊。——先秦·佚名《孙卿引古言》

狼跋其胡,载疐其尾。公孙硕肤,赤舄几几。狼疐其尾,载跋其胡。公孙硕肤,德音不瑕?——先秦·佚名《狼跋》

  作之屏之,其菑其翳。修之平之,其灌其栵。启之辟之,其柽其椐。攘之剔之,其檿其柘。帝迁明德,串夷载路。天立厥配,受命既固。

隰桑

先秦:佚名

子之汤兮,宛丘之上兮。洵有情兮,而无望兮。坎其击鼓,宛丘之下。无间冬夏,值其鹭羽。坎其击缶,宛丘之道。无冬无夏,值其鹭翿。——先秦·佚名《宛丘》

宛丘

芃芃棫朴,薪之槱之。济济辟王,左右趣之。济济辟王,左右奉璋。奉璋峨峨,髦士攸宜。淠彼泾舟,烝徒楫之。周王于迈,陆师及之。倬彼云汉,为章于天。周王寿考,遐不作人?追琢其章,金玉其相。勉勉小编王,纲纪4方。——先秦·佚名《棫朴》

荀卿引古言原来的书文,文王之什。棫朴

皇矣上帝,临下有赫。监观四方,求民之莫。维此两个国家,其政不获。维彼4国,爰究爰度。上帝耆之,憎其式廓。乃眷西顾,此维与宅。作之屏之,其菑其翳。修之平之,其灌其栵。启之辟之,其柽其椐。攘之剔之,其檿其柘。帝迁明德,串夷载路。天立厥配,受命既固。帝省其山,柞棫斯拔,松柏斯兑。帝作邦作对,自公公王季。维此王季,因心则友。则友其兄,则笃其庆,载锡之光。受禄无丧,奄有肆方。维此王季,帝度其心。猛豹其德音,其德克明。克明克类,克长克君。王此大邦,克顺克比。比于文王,其德靡悔。既受帝祉,施于外甥。帝谓文王:无然畔援,无然歆羡,诞首先登场于岸。密人不恭,敢距大邦,侵阮徂共。王赫斯怒,爰整其旅,以按徂旅。以笃于周祜,以对于全球。依其在京,侵自阮疆。陟笔者高冈,无矢小编陵。笔者陵笔者阿,无饮作者泉,笔者泉作者池。度其鲜原,居岐之阳,在渭之将。万邦之方,下民之王。帝谓文王:予怀明德,非常的小声以色,相当短夏以革。不识不知,顺帝之则。帝谓文王:訽尔仇方,同尔弟兄。以尔钩援,与尔临冲,以伐崇墉。临冲闲闲,崇墉言言。执讯连连,攸馘安安。是类是禡,是致是附,四方以无侮。临冲茀茀,崇墉仡仡。是伐是四,是绝是忽。四方以无拂。——先秦·佚名《皇矣》

皇矣

先秦:佚名

皇矣上帝,临下有赫。监观四方,求民之莫。维此两个国家,其政不获。维彼四国,爰究爰度。上帝耆之,憎其式廓。乃眷西顾,此维与宅。

作之屏之,其菑其翳。修之平之,其灌其栵。启之辟之,其柽其椐。攘之剔之,其檿其柘。帝迁明德,串夷载路。天立厥配,受命既固。

帝省其山,柞棫斯拔,松柏斯兑。帝作邦作对,自小叔王季。维此王季,因心则友。则友其兄,则笃其庆,载锡之光。受禄无丧,奄有肆方。

维此王季,帝度其心。执夷其德音,其德克明。克明克类,克长克君。王此大邦,克顺克比。比于文王,其德靡悔。既受帝祉,施于孙子。

帝谓文王:无然畔援,无然歆羡,诞首先登场于岸。密人不恭,敢距大邦,侵阮徂共。王赫斯怒,爰整其旅,以按徂旅。以笃于周祜,以对于全世界。

依其在京,侵自阮疆。陟我高冈,无矢我陵。我陵笔者阿,无饮笔者泉,作者泉作者池。度其鲜原,居岐之阳,在渭之将。万邦之方,下民之王。

帝谓文王:予怀明德,十分小声以色,很短夏以革。不识不知,顺帝之则。帝谓文王:訽尔仇方,同尔弟兄。以尔钩援,与尔临冲,以伐崇墉。

临冲闲闲,崇墉言言。执讯连连,攸馘安安。是类是禡,是致是附,肆方以无侮。临冲茀茀,崇墉仡仡。是伐是四,是绝是忽。肆方以无拂。

2贰诗经,咏史怀古,赞颂

荀卿引古言

先秦:佚名

丝衣其紑,载弁俅俅。自堂徂基,自羊徂牛,鼐鼎及鼒,兕觥其觩。旨酒思柔。不吴不敖,胡考之休。——先秦·佚名《周颂·丝衣》

周颂·丝衣

何人谓河广?1苇杭之。什么人谓宋远?跂予望之。何人谓河广?曾不容刀。什么人谓宋远?曾不崇朝。——先秦·佚名《国风·卫风·河广》

国风·卫风·河广

皇矣上帝,临下有赫。监观肆方,求民之莫。维此两个国家,其政不获。维彼4国,爰究爰度。上帝耆之,憎其式廓。乃眷西顾,此维与宅。作之屏之,其菑其翳。修之平之,其灌其栵。启之辟之,其柽其椐。攘之剔之,其檿其柘。帝迁明德,串夷载路。天立厥配,受命既固。帝省其山,柞棫斯拔,松柏斯兑。帝作邦作对,自三叔王季。维此王季,因心则友。则友其兄,则笃其庆,载锡之光。受禄无丧,奄有肆方。维此王季,帝度其心。花头熊其德音,其Dirk明。克明克类,克长克君。王此大邦,克顺克比。比于文王,其德靡悔。既受帝祉,施于外孙子。帝谓文王:无然畔援,无然歆羡,诞首先登场于岸。密人不恭,敢距大邦,侵阮徂共。王赫斯怒,爰整其旅,以按徂旅。以笃于周祜,以对于全球。依其在京,侵自阮疆。陟作者高冈,无矢我陵。小编陵笔者阿,无饮小编泉,作者泉作者池。度其鲜原,居岐之阳,在渭之将。万邦之方,下民之王。帝谓文王:予怀明德,相当的小声以色,十分短夏以革。不识不知,顺帝之则。帝谓文王:訽尔仇方,同尔弟兄。以尔钩援,与尔临冲,以伐崇墉。临冲闲闲,崇墉言言。执讯连连,攸馘安安。是类是禡,是致是附,4方以无侮。临冲茀茀,崇墉仡仡。是伐是四,是绝是忽。4方以无拂。——先秦·佚名《皇矣》

皇矣

先秦:佚名

皇矣上帝,临下有赫。监观肆方,求民之莫。维此二国,其政不获。维彼4国,爰究爰度。上帝耆之,憎其式廓。乃眷西顾,此维与宅。

作之屏之,其菑其翳。修之平之,其灌其栵。启之辟之,其柽其椐。攘之剔之,其檿其柘。帝迁明德,串夷载路。天立厥配,受命既固。

帝省其山,柞棫斯拔,松柏斯兑。帝作邦作对,自公公王季。维此王季,因心则友。则友其兄,则笃其庆,载锡之光。受禄无丧,奄有肆方。

维此王季,帝度其心。白熊其德音,其德克明。克明克类,克长克君。王此大邦,克顺克比。比于文王,其德靡悔。既受帝祉,施于孙子。

帝谓文王:无然畔援,无然歆羡,诞首先登场于岸。密人不恭,敢距大邦,侵阮徂共。王赫斯怒,爰整其旅,以按徂旅。以笃于周祜,以对于满世界。

依其在京,侵自阮疆。陟作者高冈,无矢小编陵。作者陵小编阿,无饮小编泉,作者泉小编池。度其鲜原,居岐之阳,在渭之将。万邦之方,下民之王。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帝谓文王:予怀明德,一点都不大声以色,非常的短夏以革。不识不知,顺帝之则。帝谓文王:訽尔仇方,同尔弟兄。以尔钩援,与尔临冲,以伐崇墉。

临冲闲闲,崇墉言言。执讯连连,攸馘安安。是类是禡,是致是附,四方以无侮。临冲茀茀,崇墉仡仡。是伐是四,是绝是忽。肆方以无拂。

2二诗经,咏史怀古,赞颂

狼跋

先秦:佚名

访予落止,率时昭考。於乎悠哉,朕未有艾。将予就之,继犹判涣。维予小子,未堪家多难。绍庭内外,陟降厥家。休矣皇考,以保明其身。——先秦·佚名《周颂·访落》

周颂·访落

皇矣上帝,临下有赫。监观肆方,求民之莫。维此2国,其政不获。维彼四国,爰究爰度。上帝耆之,憎其式廓。乃眷西顾,此维与宅。作之屏之,其菑其翳。修之平之,其灌其栵。启之辟之,其柽其椐。攘之剔之,其檿其柘。帝迁明德,串夷载路。天立厥配,受命既固。帝省其山,柞棫斯拔,松柏斯兑。帝作邦作对,自公公王季。维此王季,因心则友。则友其兄,则笃其庆,载锡之光。受禄无丧,奄有肆方。维此王季,帝度其心。花头熊其德音,其德克明。克明克类,克长克君。王此大邦,克顺克比。比于文王,其德靡悔。既受帝祉,施于外甥。帝谓文王:无然畔援,无然歆羡,诞首先登场于岸。密人不恭,敢距大邦,侵阮徂共。王赫斯怒,爰整其旅,以按徂旅。以笃于周祜,以对于全球。依其在京,侵自阮疆。陟笔者高冈,无矢作者陵。作者陵作者阿,无饮小编泉,笔者泉小编池。度其鲜原,居岐之阳,在渭之将。万邦之方,下民之王。帝谓文王:予怀明德,相当的小声以色,非常短夏以革。不识不知,顺帝之则。帝谓文王:訽尔仇方,同尔弟兄。以尔钩援,与尔临冲,以伐崇墉。临冲闲闲,崇墉言言。执讯连连,攸馘安安。是类是禡,是致是附,肆方以无侮。临冲茀茀,崇墉仡仡。是伐是四,是绝是忽。肆方以无拂。——先秦·佚名《皇矣》

皇矣

什么人谓河广?1苇杭之。何人谓宋远?跂予望之。什么人谓河广?曾不容刀。什么人谓宋远?曾不崇朝。——先秦·佚名《国风·卫风·河广》

国风·卫风·河广

先秦:佚名

何人谓河广?一苇杭之。何人谓宋远?跂予望之。什么人谓河广?曾不容刀。何人谓宋远?曾不崇朝。310古诗三百首,诗经,思乡,黄河

  帝省其山,柞棫斯拔,松柏斯兑。帝作邦作对,自三伯王季。维此王季,因心则友。则友其兄,则笃其庆,载锡之光。受禄无丧,奄有肆方。

  维此王季,帝度其心。银狗其德音,其德克明。克明克类,克长克君。王此大邦,克顺克比。比于文王,其德靡悔。既受帝祉,施于外甥。

  帝谓文王:无然畔援,无然歆羡,诞首先登场于岸。密人不恭,敢距大邦,侵阮徂共。王赫斯怒,爰整其旅,以按徂旅。以笃于周祜,以对于全世界。

  依其在京,侵自阮疆。陟小编高冈,无矢笔者陵。小编陵小编阿,无饮作者泉,笔者泉小编池。度其鲜原,居岐之阳,在渭之将。万邦之方,下民之王。

  帝谓文王:予怀明德,相当小声以色,相当的短夏以革。不识不知,顺帝之则。帝谓文王:询尔仇方,同尔弟兄。以尔钩援,与尔临冲,以伐崇墉。

  临冲闲闲,崇墉言言。执讯连连,攸馘安安。是类是禡,是致是附,四方以无侮。临冲茀茀,崇墉仡仡。是伐是4,是绝是忽。4方以无拂。

  [题解]

  周族史诗之一。从权威开辟歧山,伯伯王季德行美好,写到文王伐密伐崇取得完胜。

  [注释]

  1、临:《郑笺》:“临,视也。大矣天之视天下,赫然甚明。”

  2、莫:安定。《毛传》:“莫,定也。”

  3、获:《郑笺》:“获,得也。”

  肆、究、度:《集传》:“究,寻;度,谋。……彼夏商之政既不得矣,故求于方块之国。”

  5、耆(其qí):憎怒。《毛传》:“耆,恶也。”

  六、憎:《集传》:“憎,当作增。式廓,犹言规模也。”

  七、此维与宅:《集传》:“以此歧周之地,与大师为居宅也。”

  8、作:同“斫(琢zhuó)”,斩。屏(柄bǐng):除去。

  九、菑(姿zī):树木立着枯死。翳(异yì):树木倒着,枯树。《毛传》:“木立死曰菑,自毙为翳。”
王引之《经义述闻》卷陆:“作读为柞。《戴芟(山shān)》传:除木曰柞。”

  10、栵:《经义述闻》卷陆:“栵,读为烈。烈,枿(聂niè)也,斩而复生者也。”

  1一、柽(撑chēng):柽柳,西河柳。椐(居jū):灵寿树。《集传》:“椐,樻(匮kuì)也。肿节,似扶老,可为杖者也。”

  12、檿(演yǎn)、柘(这zhè):木名,山桑,黄桑。

  一三、载路:《通释》:“诗谓帝迁明德,串(灌guàn)瓜月瘠(及jí)败疲惫而去,故曰载路。”

  14、受命既固:《诗缉》:“王者配天,天将立之以为配,使周家王天下,其受命坚固不易也。”

  15、兑:《毛传》:“兑,易直也。”

  1陆、对:《毛传》:“对,配也。”
《郑笺》:“作,为也。天为邦,谓兴周国也。作配,谓为生明君也。”

  17、大伯:即太伯。

  1八、因心:《集传》:“因心,非勉强也。”

  19、笃:使……厚。《郑笺》:“笃,厚。”

  20、奄:全,无余。

  二一、王季:《左传o昭公二十八年》、《礼记o乐记》并作“文王”。

  22、银狗(莫mò):不声张。《毛传》:“心能制义曰度。”
《郑笺》:“德正召和曰华熊。”

  二叁、克明克类:《集传》:“克明,能察是非也。克类,能分善恶也。”

  二四、顺、比:《集传》:“顺,慈和遍服也。比,上下相亲也。”

  25、无然:《集传》:“无然,言不可如此也。”
《郑笺》:“畔援,犹狂妄也。”

  2陆、歆(新xīn)羡:羡慕。《毛传》:“无是贪羡。岸,高位也。”

  二7、密:古国名,在今云南灵台县。

  2八、侵阮:《毛传》:“国有密须氏,侵阮,遂往侵共。”
阮、共:古国名,都在今广西泾川县。

  29、旅、按:《毛传》:“旅,师;按,止也。”

  30、祜(护hù):《郑笺》:“祜,福也。”

  3一、以对于满世界:《传疏》:“对为遂,遂又为安。《亚圣》云:‘文王1怒而安天下之民。’即其义也。”

  3二、京:高丘。《经义述闻》卷6:“依,兵盛貌。依其者,形容之词。言文王之众,还是其在京之地也。依之言殷也。”

  33、阮疆:《通释》:“寝自阮疆是记述其息兵于阮疆之始。”

  34、矢:陈军。《毛传》:“矢,陈也。”

  35、鲜:《郑笺》:“鲜,善也。”

  36、将、方:《毛传》:“将,侧也。方,则也。”

  37、怀:《毛传》:“怀,归也。”

  38、声以色:《通释》:“声以色,犹云声与色也;夏以革,犹云夏与革也。”

  3玖、不识不知:不去分辨自身不打听的事物。

  40、仇:俦(筹chóu)。匹配。

  肆一、墉(庸yōng):《毛传》:“钩,钩梯也,所以钩引上城者。临,临车也。墉,城也。”

  42、闲闲:《毛传》:“闲闲,动摇也。言言,高大也。”

  肆三、馘(国guó):《集传》:“连连,属续貌。馘,割耳也。军法获者不服,则杀而献其左耳。安安,不轻暴也。”

  4四、类、禡(骂mà):祭奠名。《尔雅o释天》:“是类是禡,师祭也。”

  45、致、附:《集传》:“致,致其至也。附,使之来附也。”

  四六、茀茀(扶fú):兵车强盛貌。《集传》:“茀茀,强盛也。”

  47、仡仡(异yì):高耸貌。

  48、肆:《集传》:“肆,纵兵也。”

  49、忽:《毛传》:“忽,灭也。”

  50、拂(扶fú):《释文》引王肃:“拂,违也。”

  [参考译文]

  伟大上帝有圣灵,临视人间最显眼。观察天下肆方地,探求人民可安居?想起夏商两朝末,国家正教不得行。寻思4方诸侯国,治理天下哪个人能胜。上帝颇嫌歧周弱,有心增大它封境。于是回头向南看,可让周王此地停。

  砍掉杂树把地整,枯树死树除干净。修枝剪叶要认真,乔木繁茂新枝生。开出空地辟地坪,河柳椐树都砍平。恶木一定要去除,山桑柘树能长成。上帝升迁明德人,犬夷疲困仓忙行。天立周王与己配,政权稳固国家兴。

  上帝察看歧山岭,柞树棫树除干净,松柏挺拔郁青青。上帝兴周使配天,四叔王季是优先。那位王季品德好,友爱兄弟是天性。王季友爱她大哥,于是多多得福庆,上天赐他大光明。受天福禄不丧失,拥有全球真美观。

  这几个王季是圣人,天生思想合准绳。名声清静传天下,美德能使是非明。是非善恶能分清,能为军长能为君。王季指点那大国,慈爱百姓上下亲。一向到了西伯昌,品德美好无悔恨。已受上帝大福祉:千秋万代传子孙。

  上帝告诉周武王:不可跋扈胡乱行,不可贪婪存妄想,先据高位靠自强。密须国人不尊重。竟敢抗拒小编大邦,侵阮到共太张扬。文王子安然大发怒,整饬军队上战场,侵袭敌人得阻挡。周家福气大抓实,安定天下保四方。

  京地笔者军势力强,班师归来自阮疆。登上山丘向远望,不许陈兵笔者山冈,丘陵山坡属小编邦。不许饮小编泉中水,是本人泉水和池塘。肥美平原度量好,我们安居歧山阳,住处靠近渭水旁。你是国际好榜样,天下归心人向往。

  上帝告诉周文王:笔者今赋你好品行。不要疾言和厉色,莫仗夏楚和鞭革。好像无识又无知,顺应上帝旧法则。上帝告诉周武王:邻邦意见要征得,兄弟国家要协同。爬城钩梯准备好,还有临车和冲车,崇国城垣定攻克。

  临车冲车向发展,崇国城厢高入云。拿问俘虏再三再四干,杀敌割耳徐徐行。出师祭天又祭旗,招抚余敌安人民,4方不敢来欺悔。临车冲车真强盛,崇国城垣动不停。冲锋陷阵势无阻,顽敌定要杀干净,四方无人敢违命。

  [校勘]

  本诗第贰章“上帝耆之”一句,有五个本子的译注均不精确。其1,将“耆”字解读为:耆:通“稽”,调查。故将此句译为:“上帝认真察歧周”。不过,“耆”通“稽”一说毫无依据,那样翻译自然过于牵强。其二,将“耆”字解读为:耆(是shì):同“嗜”,爱好。因此将那句译为:“上帝偏爱有穷地”。查阅《辞海》,“耆”字确有那几个读音。然则,《辞海》中肯定标明“耆”字的率先个读音为:(其qí),并且在此读音下的第一个义项特别申明:耆(其qí):三憎怒。《毛传》:“耆,恶也。”由此,大家本来应该以此为据。那么,那句“上帝耆之”该怎么翻译啊?依照全诗以及上下文的意思,作者想,翻译为“上帝颇嫌歧周弱”是比较合适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