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今世书法,周树人书法手稿真迹20幅

www.8522.com 1

www.8522.com 2

书画 | 收藏 | 人文 | 心赏 | 茶道 | 香道 | 养生

款署:乙卯元春,书请邬其山仁兄教正。周豫才。

周豫才《赠台静农报载患脑炎戏作诗页》 24.二×1陆.四cm 1933年 法国首都周树人纪念馆内藏品

周樟寿 《赠坪井先生答客诮》轴 1①3.柒×3二.三cm 1九三一年 Hong Kong周树人回顾馆内藏品

www.8522.com 3

邬其山, 即内山完造,印度人,1九一三 年来华,在巴黎设立内
山书店。1玖二7年与周樟寿结识后常有来往。

释文:
横眉岂夺蛾眉冶,不料仍违众女心。
诅咒近日翻异样,无如臣脑故如冰。
款署:十月10伍夜闻谣,戏作以博静兄1粲。旅隼。

www.8522.com,释文:
严酷未必真大侠,怜子怎么样不老公? 知道还是不知道兴风狂啸者,向后看时看小於菟?
未年之冬戏作录请坪井先生哂正 周樟寿
www.8522.com 4

周树人先生所遗手迹

www.8522.com 5

周豫才 《赠郁文答客诮》轴 1壹3.7×32.叁cm 193四年 香江鲁博藏

自成风格

周树人《黑体偈语》纸本黑体 贰四×20cm 匡时201伍秋拍

释文:
严酷未必真英雄,怜子怎样不郎君? 知不知道兴风狂啸者,向后看时看小於菟?
达夫先生哂正 周豫山

融冶篆隶于一炉

成交价:RMB 3,047,500
备考:清水安3旧藏并题盒。清水安叁(ShimizuYasuzo,18九一—一玖玖〇),出生于东瀛长崎县,有名文学家。191陆年来华,一九二5年在香岛开办崇贞学园(今Hong Kong市陈经纶中学的前身)。在上海市里头,清水安三跟胡希疆、周启明、周豫山等文化有名的人交往频繁。

己亥年

附录:《周樟寿书赠清水安叁字幅考略》

九月首一

陈子善
(华东农业学院教授、博导,曾到场《周樟寿全集》注释职业。致力于20世纪中夏族民共和国艺术学史科研与教学)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耷拉佛经,立地杀人
鲁迅
上述连签字在内总共公斤个毛笔字书于2四×20cm的色纸之上,后装裱成日式条幅,并配有长型木盒,木盒盒盖内又书有如下毛笔字:朝花夕10安叁七十柒。
此书是周豫山先生之真笔也,思慕故人不尽。添四个字在此,那是周樟寿先生书名也。
“安3”即马来西亚人清水安三,木盒盒盖内的那段话应来自他本人手笔,而“七十7”当为他八10虚岁时所书。“添八个字”即“朝花夕10”,周樟寿纪念性随笔集的书名。这段话再领悟然而地告知大家,日式条幅上签署“周豫山”的那16个毛笔字是他称为“故人”的“周豫山先生真笔”,那幅“真笔”是周豫山书赠于他清水安3的。
那就必要梳理清水安3与周豫山的涉及了。清水安三(18九一-一玖九零)并非等闲之辈。他是耶信徒。19一七年她以北周鉴真和尚东渡东瀛传授东正教为榜样,由东瀛组成伊斯兰教会选派,以宣教授(传教士)身份来到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奥兰多。壹玖一7年移居东京,进入大东瀛支这语同学会学习汉语。1922年与爱人一同在首都创造“崇贞平民工读女学堂”(后更名“崇贞学园”)。清水安三同情中中原人民共和国的伍4新文化运动,并参与日文《香港(Hong Kong)周刊》的撰稿与约稿。正是在新加坡市里头,他与日文《上海周刊》的四人作者即周树人和周奎绶周氏兄弟结识并开头接触。
近今世书法,周树人书法手稿真迹20幅。清水安三结识周樟寿的时间,有一九二二年和一玖二四年的比不上说法。(一)但不管周樟寿依然周启明,他俩一九21年的日记均无关于清水安三的明明记载。而根据清水安3晚年的想起,他第一回与周树人会合还有个别戏剧性:
迄今甘休本人还领会地记得首先次拜访周豫山时的境况。严俊地说,当时自家不是专程去拜访周树人而是去拜访周櫆寿的。但是,当时不知是因为本人没人介绍单独去的来头吧,依然周奎绶真的不在家,反正自身被中夏族民共和国人惯用的“没在家”那一挡箭牌挡住了,吃了闭门羹。……固然被告知周奎绶没在家,但本人要么再三央浼听差的,说只要给自个儿5分钟就行,请她必然行个方便。那时,叁个鼻子下蓄着黑胡须的中年男士从西厢房掀开门帘,探出头来讲:“如若笔者也能够的话,就进入吧,咱们聊天”。于是自身进了房间与他张开了交谈,没悟出此人正是周树人。(二)
心痛的是,周樟寿1九24年的日记现今不知降低,不可能将清水的想起与日记的记载实行认证。大家不得不先从周启明日记中去寻找清水安三的踪影。清水安叁第一回面世在周奎绶日记中是在1921年3月七日,“清水君偕渡边藤田二君来访”。此后,“清水君”的名字数1五遍产出在周櫆寿日记中,或“清水君来”,或朋友宴聚,或周奎绶“至清水君宅”,其间周豫才会不会有时也到场吧?该年五月10日,清水安3还到8道湾周宅小住,次日由周櫆寿送俄联邦盲小说家爱罗先珂和清水安三一起离京,因东京东站“无车复归”,至三16日始于送成。七月26日周奎绶日记又记云:“晚丸山、永持、清水叁君来会餐,旧月夕”。1九二二年有闰四月,二月七日才是八月会,那么当晚周树人一定也在家,与周櫆寿和清水安叁等人1并“会餐”赏月吧?由此或也能够,周氏兄弟当时与清水安三的牵连仍旧较为频仍的。
清水安叁的名字第3次出现在现有周豫才日记中是1九二三年十月七日,该日周树人日记记云:“晚爱罗先珂与大哥招饮今村、井上、清水、丸山4君及作者,省叁也来”。而同日周启明日记则记云:“晚邀今村、丸山、清水、井上诸君会食,共陆位,十时半始散”。两段日记互相对照补充,才结合当晚酒宴的全景,参与的7个人也逐一落到实处。能够一定的是,此次周氏兄弟确实与清水安三共宴畅叙了。但就在京时代总体来讲,清水安3与周櫆寿的涉嫌似更为细致,如周櫆寿该年7月1三十日“至东总布胡同访清水君”、一月7日“午至东华饭馆”与张凤举、徐耀辰、沈尹默、沈兼士、马幼渔共同宴请清水等日本朋友,周豫山均不到位。
周树人日记中第2次面世清水安三的名字已到了该年4月二十一日,那时周豫山已与周奎绶失和,准备迁出八道湾。本次晤面周豫山日记中那样记载:“深夜往伊东寓治齿,遇清水安叁君,同至加非馆小坐”。周豫才一问不喜喝咖啡,此次与清水在咖啡店小坐,一定有怎么样事要谈。果然,5五年未来,清水安三在东京(Tokyo)对来访的周豫山研讨专家唐弢作了之类的追忆:
壹玖2伍年六月15日,周樟寿在日记里记着在伊东寓所遇见自身,同至咖啡馆小坐,因为要搬家,借车子。笔者认识1个叫别本的海关税员,是大山郁夫的堂哥,他有汽车。第3天搬家,弟兄俩闹翻了。……后来从铁塔胡同搬到西三条,也是自家给借的车子。(三)
看得出清水安叁还下意识中参与了周氏兄弟失和后周树人迁居事宜。清水安三最后二遍出现在周豫才日记中是192二年1月十三日,是日“深夜清水安3君来,不值”。也便是说周豫山不在家,失之交臂了。
固然清水安3在现成周豫才日记上海市总共只现出了贰次,但她对周树人一直分外敬重和推重。早在一九二四年二月24、2伍和贰十六日,他就以“如石生”的笔名在东瀛《读卖音讯》“支那的新妇”专栏连载《礼拜天人》一文,介绍周豫山、周启明、周建人3小兄弟,他对周豫山的评价不吝赞赏之词:
盲小说家爱罗先珂(Eroshenko)推崇周树人为中国女小说家第贰个人,笔者也持那种思想。正当北京文士青社的每一个人都在就《聊斋》中那多少个未写好的旧事随随便便写作品的时候,发布了唯一称得上是编写文章的人,实际上正是周豫才。(肆)
这是继青木正儿之后,东瀛大家首回向本国介绍周樟寿其人其文,仅凭那或多或少,清水安三就功不可没。直到晚年,清水安三还接连写了《值得爱抚的大家:周樟寿》(1玖6七年)、《纪念周樟寿》(壹九陆陆年)、《思量周樟寿》(一玖七6年)等文,以及在一九七九年会见唐弢时回看周树人,就算有些细节有所出入,清水深情惦念当年与周樟寿的情分却是一以贯之,他强调:“笔者认识好些个华夏人,不过象周豫才那样和善、知书达理、谈笑风生、见识高深的人还一向不遇见过”。(5)
清水安三与周树人之间既然有着那样的源点关系,那么,周树人曾经书赠清水字幅正是一心能够测算的,是情理中事。事实上,已有不断1个人中国学者提到清水珍藏着周樟寿的书法文章。李明非是如此说的:“周豫山在日记中记载着清水安3的名字,他曾数次将团结的书法作品赠与清水先生”。(陆)闻黎明先生也说过:“清水先生相当向往周豫山,一向珍藏着周樟寿送给他的书法小说”。(7)李说是“数次”,闻说则未涉及次数,但不论是贰次依旧反复书赠,他们对周樟寿赠送清水安三书法小说的具体内容,均语焉不详。
唯一的2次公开揭露周豫山写给清水安三书法作品具体内容的篇章出现在壹九99年。该年扶桑《从地球的有个别开头》(又可译作《来自地球的1角》)第9二、九三期合刊公布日本学者饭田吉郎的《由周豫山的一张明信片想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文。异常的快,Hong Kong《周豫才商量月刊》九6年三月号又刊出李思乐《周豫才寄给清水安叁的一张明信片》一文,文中全文转录了饭田此文的日文全文和中译全文并略加评说。周树人曾给清水安三写过“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放下佛经,立地杀人”那4句十五个毛笔字一事经过遂为日中读者所知,就算尚未引起中夏族民共和国周豫山研讨界丰硕的钟情。
饭田吉郎(192伍—)编纂有《当代中夏族民共和国管理学研讨文献目录(一九一零—1945)》,一玖陆零年12月由东瀛汲古书院初版,1九九4年六月出版增加补充版。此篇短文就是从编纂那部工具书的话题切入的,饭田说:
在举行那项工作时,碰到了有些意料之外的、甚至神乎其神的工作。第贰件是无心中获得了周树人(18八一—壹玖三8)寄给清水安三(18九一—一九陆5)的一张明信片。……
这张明信片的寄出人签署是周豫山,收信人是“香水之都市徐家汇清水安叁先生”。是用精练的毛笔字写的,无日期,邮戳也搅乱不清。由此,不可能肯定寄出的日子。因那明信片在《周樟寿日记》、《周豫山书信集》中都未收音和录音,以致周树人究竟曾几何时写了那张明信片,则未能知晓。
周豫山在那张明信片上写了以下4句话17个字,因在明信片的得体有周树人写的“应需回信”字样,看来很大概是受清水的呼吁而写的复函: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耷拉东正教,立地杀人。
意思是说,“若是放下屠刀,立地便可成佛。借使放下伊斯兰教,立地便可杀人”。(八)
这几段文字公开广播发表了周樟寿曾经书赠清水安3那15个毛笔字,值得料定。遗憾的是,个中也设有种种难点,轻便发生误解,有供给略加辨析。首先,饭田并未有提供那4句15个字的照片,以至大家难以推断是不是真的书于“明信片”上(日文“葉書”,一般译为“明信片”,但也可说是“色纸”)。其次,饭田并未有告知大家她现实是何等时候“无意中得到”(或“找到”)周豫山那张“明信片”的。第壹,饭田在抄写那四句拾伍个毛笔字时,竟然三次把“放下佛经”抄错,抄成“放下佛教”。“放下佛经”,是流畅的、形象的,“放下佛教”,就卡住了。如若“明信片”确在她手头,按理不应当犯那种张冠李戴。这还不包涵已为李思乐一文所提出的,饭田在介绍清水生常常把清水的卒年也写错了。
伍四今后,留洋回国的文人通讯使用明信片不少,但周豫才致信友人,一般相当小利用明信片。查《鲁迅手稿全集?书信》,仅见一9一玖年6月五日致钱疑古函和一9二九年十二月1壹、1110日致许广平函寥寥数通使用明信片而已,而前者是钱疑古先寄周豫山明信片,周树人才以明信片答复老朋友。而且,清水安3向周豫才索字尽管完全有望,但那4句1伍个字的始末似不象周树人“受清水的请求而写”,而更象是周樟寿主动选定写给信教(纵然不是道教)的清水安3的。“应需回信”肆字似也文科理科不通,不够礼貌,不象出之周豫才之手。综上所述,小编敢大胆揣摸,可能饭田吉郎撰写此篇短文时已届7三岁大寿,回想时有失误了?
唯独,饭田吉郎至少见到过周樟寿书赠清水安三的那四句字幅,那或多或少应该无可思疑。他所说的因为《鲁迅日记》、《周树人书信集》都未收音和录音,周豫才终归怎么样时候在怎么着地点什么意况下写了那4句字幅,“则无从知晓”,也真正都以实况。当然,周豫才为朋友书写字幅,也有不写上款和不落款时间的,他写给清水安三的那4句字幅并非孤证。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是流传甚广的佛家语,宋释普济编《伍灯会元》卷五10叁:“广额便是个杀人不眨眼底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清文娱乐不可支撰长篇小说《儿女壮士传》第廿二遍中也有“从的话‘孽海茫茫,悬崖勒马;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句。此语通晓晓畅,但意义十一分抬高,既可分晓成结束作恶,立成正果;也可表达为放下妄想、执念,便是佛。周树人对佛学深有色金属商讨所究,他自费印行《百喻经》,他的作品中山大学量应用佛家语,都以有理有据。所感觉信教的清水安三挥毫“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在她是随手拈来,不乏先例。至于“放下佛经,立地杀人”,自然是周豫山的引申,不仅可与“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相呼应,或许具有针对,有具体所指,也未可见。当时何人在大念佛经?笔者记念一九三伍年,国府考试院市长戴季陶和及时已下台的北洋政坛当家段祺瑞等联手倡议,请第十世班禅喇嘛在瓜亚基尔灵隐寺举行“时轮金刚法会”,宣扬“佛法”,(玖)周豫山那四句1六字会不会与此相关?如属实,那就颇具讽刺意味了。但只是一种臆想,有待进一步考证。
周豫山的书法小说,无论是小幅依然幅度,无论是精心之作,照旧随兴所书,而明早都已是凤毛麟角。从那么些意义讲,周豫才为清水安三书写的那4句16字大幅的公开,实在是令人喜笑颜开的。

编写: 云上文化

注释:
(壹)1925年交接说,参见巴黎周豫才纪念馆编:《周豫才与东瀛友人》,Hong Kong社会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出版社,2013年,第二玖页。192伍年结识说,参见《清水安三年谱简编》,清水畏3编:《西直门外的清水安三》,东京(Tokyo):社科文献出版社,二〇一二年,第一1肆页;乐融:《清水安三为啥推崇周豫才》,《北京周树人切磋》2014年春日号。
(贰)清水安三:《回忆周树人》,清水畏三编:《大明门外的清水安3》,第叁7二—17叁页。
(3)唐弢:《清水安③晤面记》,《唐弢近作》,阿比让:甘肃文化艺术出版社,1985年,第贰07—20捌页。
(四)清水安三:《周几人》,东瀛《读卖消息》,壹92二年八月二三十日,转引自清水畏三编:《西复门外的清水安3》,第一陆7—16八页。
(5)清水安三:《值得爱慕的望族:周豫山》,《西直门外的清水安叁》,第三71页。
(陆)李明非:《清水安三先生与中华:几多无人问津的旧闻》,《海外难题斟酌》1991年第三期。
(七)闻黎明先生:《序三从中中原人民共和国视角看清水安三》,《合意门外的清水安叁》,第5页。
(8)转引自李思乐:《周树人寄给清水安三的一张明信片》,《周豫才研商月刊》19九八年第二1期。
(9)参见周樟寿:《难行和不信》,《周豫山全集》第5卷,香岛:人民军事学出版社,二〇〇五年。

开辟音乐

清水安三藏周树人手书佛偈 (鲁博副馆长)
不久前来看一件周樟寿手书四句佛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放下佛经,立地杀人”挂轴。此偈似曾见过。
原本,199九年,新加坡鲁博编辑出版的《周豫才钻探月刊》登载了李思乐的《由周豫才的一张明信片想到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文,介绍的是扶桑中国工学研商者饭田吉郎在《从地球的壹些开首》上登载的有关文章。
据饭田吉郎介绍,十6字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放下佛教,立地杀人”写在一张明信片上,寄信人是“周樟寿”,收信人是“法国首都市徐家汇?清水安3先生”,因为邮戳盖得太乱,不可能分明写作时间。其它,在明信片的自重还有手书“应需回信”4字。
本次看来的周豫才手书十6字偈(有签名,贰四×20cm)则是装修成挂轴,并非饭黄歇中描述的明信片。友人推断,恐怕是珍藏者或外人将明信片背面揭裱制成挂轴。那样一来,饭魏无忌中涉及的明信片的“正面”就另藏他处或被放任了。那实则是很惋惜的,小编觉着清水先生不会如此毁掉原件。而且,挂轴手迹的尺寸比普遍的明信片大得多,假使邮寄,须有三个信封,而非明信片。
故而,我想见那恐怕是其它1件周樟寿手迹。
挂轴装在二个淡雅的小木盒里,盒盖内侧有清水安三亲笔题识:“朝花夕十,安叁七十七”,又有一段小字道:“此书是周樟寿先生之真笔也。思慕故人不尽,添多少个字在此,那是周豫才先生书名也。”
清水安318九1年诞生于日本冲绳县的一户一般农家,1玖一柒年看成天主教神甫被派到中华夏族民共和国传教,一九一6年在巴黎天安门外创办崇贞女人学园(曾名东直门中学,今陈经纶中学),后曾在天桥相近创办救济院爱邻馆。他在首都中间,担任过日文《新加坡周刊》记者,写了汪洋简报,把中夏族民共和国社会现状介绍给日本读者。他与周樟寿兄弟相识,曾到捌道湾十1号周宅走访。周豫山日记中有过多有关清水安3来访的记叙。清水后来写了多篇作品介绍她与周豫山的来往,说他与周树人“交往甚密”,并自感到是“最初向日本介绍周樟寿的”。清水安3一九四七年回扶桑,创制了樱美林学园,一9八6年逝世。他为周樟寿手迹挂轴写题记是在她八十虚岁的一玖6玖年。
清水安3逝世5年后,饭田吉郎写了上述小说。对于这篇小说,中夏族民共和国斟酌者在介绍时一度提议部分错事之处。例如,文中说清水安3逝世于一九六四年。借使不是笔误或印刷错误,很能够表达饭田与清水安3并不熟悉,其对明信片的学问或许得之于外人转述。笔者也看看挂轴与饭田介绍的明信片之间的2个断定的差距:“明信片”上第一句是“放下东正教”,而挂轴上撰文“放下佛经”。现行反革命《周樟寿全集》第玖卷《集外集十遗补编》依照饭田的篇章引用四句佛偈(第1句便是“放下道教”),命名叫《题寄清水安3》,写作时间定为1九2三年。因为饭田的篇章未有配发明信片图像,周豫才文集似应将此偈中的“伊斯兰教”改为“佛经”。但是,挂轴也不能够成为否定明信片存在的凭证,大家盼望明信片的面世。有1些是通晓的:饭田或向他牵线明信片的人并未见过挂轴上那幅手迹。假诺他们观察了挂轴,作品就不会不介绍木盒盖内侧清水安三的题识。
无妨做如此的猜想,周树人曾寄给清水安三写有四句佛偈的明信片,清水安三收下后,注上“应需回信”。回信在表示感激的还要,提议另写1幅字体较大者的伸手。周树人满足了清水安三的渴求,在创作中把“佛教”写成“佛经”。
在与周树人有细心接触的东瀛文化界人员中,清水安三是二个器重人物。清水记念说:“小编是一九一柒年5四运动事先,从杜阿拉赶到首都的。一玖2肆年前往美利坚合众国,住了三年。以往也在东京和周豫才见过面。”新文化运动诸大家中,清水与周櫆寿过从甚密。有3次她去捌道湾1壹号周宅拜访周奎绶不遇,正要相差,一个人中年男生从厢房探出头来说:“倘使你肯见本人,请进来吧,咱们谈论。”进屋后清水才精晓,那人是她早想拜见的周豫山先生。一玖二三年和1玖二3年的周樟寿日记记载多次与清水的过往,如1九二3年二月14日,“晚爱罗先珂君与小弟招饮今村、井上、清水、丸山4君及自作者,省三亦来。”清水说,周树人人格中留下他记念最深刻的是“为人极度善良,但直截了当”。清水曾将协调写的汉诗交给周豫山修改。周豫才差不离一字不落地做了修改,并劝说清水:“你不要做汉诗了,菲律宾人不符合。”周豫才批评马来人的汉诗只讲道理,不讲诗趣。清水十分受触动,后来反复向人描述这么些剧情。
周豫才定居巴黎后,清水介绍菲律宾人给周豫山,在那之中囊括内山书店CEO内山完造。从周豫才日记中能够看看,一9叁4年是五个人终生第贰个有心人交往期。四月三十日,清水和增田涉一齐拜访了周树人,几天后,周豫才和增田涉回访清水于花园庄,共进晚餐。当年的周樟寿日记中不停有“清水君来并赠水果一筐”、“邀清水、增田2君饭”、“邀清水、增田、蕴如及广平往奥迪(奥迪(Audi))安徽大学戏院观联华文艺工作团歌舞”、“得清水君所寄复制浮世绘5枚”、“得清水君所赠刈田岳碛河底石所刻小地藏1枚”等记载。壹玖叁2年5月清水回日本,周豫山设宴拜别。清水再来香水之都与周树人交往,是193五年3月二十四日,“清水叁老公见访并赠时钟1具。”此后的往来就很少了。
周豫山手书佛偈的前两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为人所习见。《续传灯录》卷第三十八《大鉴下第10陆世?昭觉圆悟克勤禅师法嗣》:“广额正是个杀人不眨眼底汉。飏下屠刀立地成佛。”明彭大翼《山堂4考?征集》卷1:“屠儿在涅槃会上,放下屠刀,立便成佛,言改过为善之速也。”但周树人笔锋翻转写下“放下佛经,立地杀人”,却很具革命性和讽刺性,带有周豫山一向的想想深入、言辞犀利的特点。
若是那幅手迹是墨迹的话,作者想来大概写于一玖31年光景。这个时候周豫山、内山完造、增田涉和清水安三在法国巴黎会师交谈相当频仍。有一天,周豫才到住处左近的内山书店谈天。谈话间,内山完造感慨地说:“小编在东京位居了二10年之久,眼看中中原人民共和国的军阀政客们的行走,和东瀛的军阀政客的行路,真是随处同样;那正是等待时机,一朝身在高位,大权在握,便对反对他们的人们,尽其杀害之能事,可是到了局面对她们不利的时候,又像壹阵风似地销声匿迹,宣布下野,而逃之夭夭了。”周树人感到那番话说得好,第三天据此写成《赠邬其山》(邬其山为内山完造汉语名)一诗:“廿年居法国首都,每天见中华夏族民共和国。有病不求药,无聊才读书。壹阔脸就变,所砍头渐多。忽而又下野,南无阿弥陀。”假使将这首诗浓缩一下,尤其是把后肆句加以引申,正是周樟寿手书肆句佛偈的神气了。
周樟寿天性刚强,百折不挠原则,厌恶社会上那多少个无特操者。北京时期,他的杂文中颇多此类人物形象,例如他曾批评戴季陶说:“他的弹指间教忠,忽而讲孝,忽而拜忏,忽而上坟,说是因为忏悔遗闻,或籍此逃避良心的责难,笔者以为照旧忠厚之谈,他不一定责备本身,其毫无特操者,可是用无聊与无耻,以应付环境的改造而已。”在另1篇小说中,他讽刺中国政界怪状说:“古时候虽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人,但因为也有‘放下官印,立地念佛’而好不轻易又‘放下念珠,立地做官’的人,这1种玩意儿,实在已不足以昭大信于天下:令人办事有点哭笑不得了。”周豫山虽不信教,但对此信仰坚定、舍身取义的民情怀敬佩,常致赞辞,无论其迷信的是何许宗教。他对道教徒内山完造和清水安三有钟情,就因为她俩常常笃信力行,不是刹那间那样、忽而那样的无特操者。清水安三190陆年考入京都的同志社高校神学部,高校5年级时读到德富苏峰的《支那漫游记》,又在奈良唐招提寺精通到鉴真和尚的史事,遂决定到中华传教,以报恩鉴真和尚历尽灾难为东瀛推动道教的恩德。他挚爱中中原人民共和国,真心关爱中中原人民共和国的流年和平民的疾苦,尽力协助普通群众摆脱悲伤生活,不惧与东瀛军国主义者抗争。他丰裕认识到周豫才的价值,赞誉周豫才“痛楚地诅咒了真正黝黑的人生”、“将中华的旧习惯轻民俗加以咒骂”的思辨和文风。
清水安3喜欢周樟寿那二分之一抄录四分之贰表明的四句偈,请周樟寿书写,装裱珍藏,正在客观。

倾听云上的声音

20一伍年八月七日黎明(Liu Wei)在新加坡匡时秋拍“澄道——中华夏族民共和国书法夜场”中,1件稀世的周豫山书法小说以7四万元起拍,经激烈竞价,最后急剧溢价,成交价远超以前的估值80万元。
这件书法拍品尺幅仅为20×二四(毫米),上有周豫才先新手书肆句佛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放下佛经,立地杀人。”平均算下来,三个字约1九万元。
周树人书法在民间极少流通,在收藏界可谓“凤毛麟角”。以前在2013年的嘉德秋拍中,周樟寿于1931年写给民国盛名出版人、编辑家陶亢德的信函,拍出了655.5万元天价。
www.8522.com 6

www.8522.com 7

据揭露,此番书法拍品源自周氏兄弟(周豫才本名周豫山)故人、扶桑国学家清水安叁的后裔。文章被盛放在1方高雅的小木盒里,盒盖内侧有题识:“朝花夕十,安3七10七”,又附壹段小字:“此书是周豫山先生之真笔也。思慕故人不尽,添三个字在此,那是周豫山先生书名也。”
其余,曾收音和录音于《石渠宝笈》初编的清宫内务府主持赫奕《烟树山亭》以2530万元成交,位列“北周作画夜场”最高价。明儿晚上的京师匡时秋拍的北魏与近今世书法和绘画夜场总成交额达五.四亿元。

周樟寿(18捌壹~一九三九),中中原人民共和国近当代巨大的文学家和思想家和新农学生运动动的创制者。

周树人法学上的巨大成就和思想界的高风峻节地位,掩盖了她在书法、美术等地点的格局成就。

高汝鸿在《周豫才诗稿》序中对周树人书法有二个极精到的评说:“……周树人先生亦无心作书法家,所遗手迹,自成风格,融冶篆隶于一炉,听任心腕之交应,朴质而不拘挛,浪漫而有法度,远逾明代,直攀魏晋。世人宝之,非因人而贵也。”

www.8522.com 8

周豫才《赠瞿秋白先生联》193三年

Hong Kong鲁博藏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

上款为:疑仌道兄属。“仌”是“冰”字的文言文。“凝”为瞿秋白的多少个笔名。下署“洛文录

何瓦琴句。”“洛文”是周豫山的笔名之1。

www.8522.com 9

周豫山《赠坪井先生答客诮》1934年

北京周豫山回想馆内藏品

暴虐未必真铁汉,怜子怎么着不孩他爹?

知不知兴风狂啸者,回转眼睛时看小于菟?

未年之冬戏作录请坪井先生哂正 周豫山

www.8522.com 10

周樟寿《赠郁荫生答客诮》一9三伍年

上海鲁博藏

残忍未必真铁汉,怜子如何不娃他爹?

知道还是不知道兴风狂啸者,回过头看时看小于菟?

达夫先生哂正 周豫才

www.8522.com 11

周豫才《书李昌谷诗轴》一九叁叁年

东京周樟寿回想馆内藏品

长卿牢落悲空舍,曼倩有趣取自容。

见买若耶溪水剑,南齐归去事猿公。

录长吉诗为颂棣先生雅属 周树人

www.8522.com 12

周豫才致黄源书信手稿

河清先生:

随笔译稿已取回,希便中莅寓一取,但亦不用专程关爱孤诣,设法回避吃饭也。
专此布达,即颂 时绥。

迅上

3月廿10日

www.8522.com 13

周豫才 给老妈的家书

www.8522.com 14

www.8522.com 15

周豫才 新体诗 由他去罢

www.8522.com 16

周树人 赠内山内人书

www.8522.com 17

周豫才《录夏穗卿诗联》巴黎鲁博藏

帝杀黑龙才士隐,书飞赤鸟太平迟。此夏惠卿先生诗也 故用僻典
令人难解可恶之至 周树人

www.8522.com 18

周豫才《自录旧作赠柳亚子》一九三四年

香港鲁博藏

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

破帽遮颜过闹市,漏船载酒泛中流。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孩子牛。

躲进小楼成1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达夫赏饭闲人打油偷得半联凑成1律以请亚子先生教正 周豫才

www.8522.com 19

周豫才《自题小像》1九3伍年

香江鲁博藏

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暗故园。

心愿寒星荃不察,小编以自家血荐轩辕。

二10二周岁时作,5五岁时写之,时癸亥一月十一日也。周树人

www.8522.com 20

鲁迅《无题》1933年

新加坡周樟寿记忆馆藏

烟水经常事,荒村一钓徒。

深宵沉醉起,无处觅菰蒲。

酉年秋偶成 周豫才

www.8522.com 21

周豫才《大篆悼杨铨诗》193三年

法国首都鲁博藏

岂有激情似旧时,花开花落两由之

何期泪洒江南雨,又为斯民哭健儿。

酉年三月二十四日作 录应 景宋仁兄教 周樟寿

www.8522.com 22

鲁迅《无题》诗稿 1932年

香岛周樟寿回忆馆内藏品

惯于长夜过春时,挈妇将雏鬓有丝。

梦中依稀慈母泪,城头变幻大王旗。

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吟罢低眉无写处,月光如水照缁衣。

午年春作录呈 季市兄教正 周树人

www.8522.com 23

周树人《与台静农书》

静农兄:廿3日破费了你成天的时光和力气,甚感甚歉。车中相识的人并不少,但无关系,四日夜到了新加坡了,一路均好,特以奉闻。
迅上十八月卅夜。

www.8522.com 24

周树人 赠杰士邦繁《自题小像》一九三一年

日本东京鲁博藏

www.8522.com 25

周豫才《送O.E.君携兰回国》一玖三伍年

北京周豫才回想馆内藏品

椒焚桂折佳人老,独托幽岩展素心。

岂惜芳馨遗远者,故乡如醉有荆榛。

送东瀛小原君携兰东归之作 迅

www.8522.com 26

周树人 赠邬其山书生书

www.8522.com 27

鲁迅《自嘲》诗

周豫才的书法造诣非常高,他过去抄写过不短日子的古碑,并喜爱于搜寻碑帖拓片。他的书法,古雅厚重,文人气十足。无论是精心书写的楹联,照旧即兴书写书写的手稿、书信,都大有可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