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今世书法,周樟寿书法手稿真迹20幅

www.8522.com 1

款署:辛亥端月,书请邬其山仁兄教正。周树人。

www.8522.com 2

书画 | 收藏 | 人文 | 心赏 | 茶道 | 香道 | 养生

周樟寿《自录旧作赠柳亚子》23八×5三.8cm 193二年 东京(Tokyo)鲁博藏

邬其山, 即内山完造,日本人,1九一三 年来华,在法国首都办起内
山书店。一九三〇年与周樟寿结识后常有交往。

周樟寿 《赠坪井先生答客诮》轴 1一三.7×3二.三cm 一九三四年 北京周豫才回想馆内藏品

www.8522.com 3

自嘲诗
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
旧帽遮颜过闹市,破船载酒泛中流。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少年儿童牛。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www.8522.com 4

释文:
阴毒未必真大侠,怜子怎么着不郎君? 知道还是不知道兴风狂啸者,回过头看时看小於菟?
未年之冬戏作录请坪井先生哂正 周豫山
www.8522.com 5

周豫山先生所遗手迹

近今世书法,周樟寿书法手稿真迹20幅。达夫赏饭闲人打油偷得半联凑成1律以请
亚子先生教正 周树人

周豫山《小篆偈语》纸本宋体 二四×20cm 匡时20一五秋拍

周樟寿 《赠郁荫生答客诮》轴 1一3.7×3二.3cm 壹玖三三年 东京(Tokyo)鲁博藏

www.8522.com,自成风格

成交价:RMB 3,047,500
备考:清水安三旧藏并题盒。清水安3(ShimizuYasuzo,18九1—1九捌陆),出生于扶桑兵库县,盛名史学家。一九一6年来华,1925年在日本首都开设崇贞学园(今巴黎市陈经纶中学的前身)。在首都里头,清水安3跟胡洪骍、周奎绶、周豫山等文化有名气的人交往频仍。

释文:
暴虐未必真大侠,怜子怎么样不郎君? 知道还是不知道兴风狂啸者,回转眼睛时看小於菟?
达夫先生哂正 周树人

融冶篆隶于一炉

附录:《周豫才书赠清水安三字幅考略》

己亥年

陈子善
(华师范大学教书、博导,曾涉足《周树人全集》注释工作。致力于20世纪中华夏族民共和国文学史调查研商与教学)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放下佛经,立地杀人
鲁迅
上述连签字在内总共十多个毛笔字书于二4×20cm的色纸之上,后装裱成日式条幅,并配有长型木盒,木盒盒盖内又书有如下毛笔字:朝花夕10安三七十7。
此书是周樟寿先生之真笔也,思慕故人不尽。添八个字在此,那是周豫才先生书名也。
“安三”即马来西亚人清水安3,木盒盒盖内的那段话应来自他本人手笔,而“七十7”当为他七16周岁时所书。“添多少个字”即“朝花夕十”,周豫才纪念性随笔集的书名。那段话再精通不过地告知大家,日式条幅上签署“周豫才”的那十二个毛笔字是他称为“故人”的“周豫山先生真笔”,这幅“真笔”是周豫山书赠于他清水安叁的。
那就须要梳理清水安3与周豫山的涉及了。清水安叁(1891-一988)并非平常百姓。他是耶信众。1九一七年她以古时候鉴真和尚东渡扶桑传授东正教为楷模,由东瀛结缘道教会选派,以宣助教(传教士)身份来到中中原人民共和国西安。一9二零年迁居北京,进入大日本支那语同学会学习普通话。1923年与爱人一同在东方之珠创设“崇贞平民工读女学堂”(后更名“崇贞学园”)。清水安3同情中华夏族民共和国的5四新文化运动,并出席日文《法国巴黎周刊》的撰稿与约稿。就是在京都之内,他与日文《新加坡周刊》的2位小编即周豫山和周奎绶周氏兄弟结识并开始接触。
清水安三结识周豫才的日子,有1923年和一9二三年的例外说法。(1)但不论周樟寿依旧周启明,他俩一九二三年的日记均无关于清水安叁的分明记载。而遵照清水安叁晚年的回想,他第三次与周樟寿会面还不怎么戏剧性:
时至明日自个儿还知道地记得第1回拜访周豫山时的风貌。严刻地说,当时本身不是专程去拜访周豫山而是去拜访周櫆寿的。但是,当时不知是因为自己没人介绍单独去的缘故吧,依然周启明真的不在家,反正本人被中华夏族民共和国人惯用的“没在家”这壹挡箭牌挡住了,吃了闭门羹。……即便被告知周奎绶没在家,但本身依然再三央浼听差的,说只要给自个儿五分钟就行,请她必然行个方便。那时,二个鼻子下蓄着黑胡须的中年男生从西厢房掀开门帘,探出头来讲:“若是笔者也能够的话,就进入呢,我们聊天”。于是本人进了屋子与他张开了交谈,没悟出这厮就是周树人。(二)
可惜的是,周樟寿1玖二四年的日志到现在不知下跌,不能够将清水的想起与日记的记载进行认证。大家只能先从周启明日记中去探究清水安3的踪影。清水安三第一遍面世在周奎绶日记中是在1923年5月二十一日,“清水君偕渡边藤田二君来访”。此后,“清水君”的名字数次出现在周櫆寿日记中,或“清水君来”,或亲朋宴聚,或周奎绶“至清水君宅”,其间周樟寿会不会偶尔也出席吧?该年3月二1十二日,清水安3还到八道湾周宅小住,次日由周櫆寿送俄联邦盲作家爱罗先珂和清水安三一齐离京,因东京东站“无车复归”,至二31日起来送成。6月十九日周奎绶日记又记云:“晚丸山、永持、清水三君来会餐,旧八月节”。一九2伍年有闰111月,八月三十一日才是仲八月节,那么当晚周樟寿一定也在家,与周奎绶和清水安三等人壹并“会餐”赏月吧?由此或也能够,周氏兄弟当时与清水安三的交流照旧相比频仍的。
清水安三的名字第一遍出现在现成周树人日记中是1玖二叁年3月228日,该日周豫才日记记云:“晚爱罗先珂与堂弟招饮今村、井上、清水、丸山肆君及自作者,省3也来”。而同日周启明日记则记云:“晚邀今村、丸山、清水、井上诸君会食,共多人,10时半始散”。两段日记互相对照补充,才结合当晚酒宴的全景,参与的7人也相继落到实处。能够一定的是,此番周氏兄弟确实与清水安三共宴畅叙了。但就在京时代总体来讲,清水安三与周启明的关系似更为仔细,如周奎绶该年七月1十八日“至东总布胡同访清水君”、八月二四日“午至东华商旅”与张凤举、徐耀辰、沈尹默、沈兼士、马幼渔共同宴请清水等东瀛友人,周树人均不在场。
周豫才日记中第3遍出现清水安三的名字已到了该年十二月三日,那时周豫山已与周启明失和,准备迁出8道湾。此次汇合周树人日记中那样记载:“早上往伊东寓治齿,遇清水安三君,同至加非馆小坐”。周豫山一问不喜喝咖啡,这一次与清水在咖啡馆小坐,一定有怎么着事要谈。果然,55年过后,清水安3在东京(Tokyo)对来访的周樟寿研商专家唐弢作了之类的追思:
一玖二5年6月二十六日,周树人在日记里记着在伊东寓所遇见笔者,同至咖啡馆小坐,因为要搬家,借车子。笔者认识3个叫别本的海关税员,是大山郁夫的哥哥,他有汽车。第一天搬家,弟兄俩闹翻了。……后来从木塔胡同搬到西叁条,也是自身给借的自行车。(三)
足见清水安三还下意识中出席了周氏兄弟失和后周树人迁居事宜。清水安三最后2次出现在周树人日记中是192二年三月拾25日,是日“深夜清水安3君来,不值”。也正是说周豫才不在家,失之交臂了。
固然清水安3在现有周树人日记上海市总共只现出了3回,但他对周豫才平素极度珍重和推重。早在一玖二4年八月贰四、25和二二二日,他就以“如石生”的笔名在扶桑《读卖新闻》“支那的新人”专栏连载《礼拜多人》一文,介绍周树人、周启明、周建人三弟兄,他对周树人的评论和介绍不吝赞誉之词:
盲小说家爱罗先珂(Eroshenko)推崇周豫才为神州女小说家第四个人,笔者也持那种思想。正当新加坡文士青社的各类人都在就《聊斋》中这几个未写好的传说随随便便写小说的时候,宣布了唯1称得上是编写文章的人,实际上正是周豫才。(四)
这是继青木帝儿之后,东瀛我们第三次向作者国介绍周豫才其人其文,仅凭那点,清水安三就功不可没。直到晚年,清水安三还接连写了《值得爱戴的望族:周豫山》(19陆7年)、《纪念周豫山》(一玖陆七年)、《思念周樟寿》(一九七陆年)等文,以及在一玖八〇年汇合唐弢时追思周豫山,纵然有些细节有所出入,清水深情思念当年与周樟寿的情谊却是1以贯之,他重申:“作者认识多数中华夏族民共和国人,不过象周樟寿那样和善、名花解语、谈笑风生、见识高深的人还并没有遇见过”。(伍)
清水安3与周豫山之间既然有着那样的起源关系,那么,周豫才曾经书赠清水字幅就是完全能够猜测的,是大要中事。事实上,已有不止1位中夏族民共和国学者提到清水珍藏着周豫山的书法作品。李明非是这般说的:“周豫山在日记中记载着清水安叁的名字,他曾数十次将团结的书法作品赠与清水先生”。(陆)闻黎明(Liu Wei)也说过:“清水先生尤其向往周樟寿,一直珍藏着周树人送给他的书法文章”。(七)李说是“数十次”,闻说则未涉嫌次数,但无论是是3遍依然反复书赠,他们对周豫才赠送清水安3书法小说的具体内容,均语焉不详。
唯一的二回公开表露周豫才写给清水安3书法文章具体内容的篇章出现在一玖九七年。该年扶桑《从地球的少数始发》(又可译作《来自地球的一角》)第72、玖叁期合刊公布东瀛学者饭田吉郎的《由周豫才的一张明信片想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文。不慢,东京(Tokyo)《周豫才研讨月刊》96年五月号又刊出李思乐《周树人寄给清水安3的一张明信片》一文,文中全文转录了饭田此文的日文全文和中译全文并略加评说。周树人曾给清水安3写过“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放下佛经,立地杀人”那4句16个毛笔字一事经过遂为日中读者所知,就算尚无引起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周豫山切磋界丰硕的爱护。
饭田吉郎(192四—)编纂有《当代中华夏族民共和国文化艺术研商文献目录(一九一〇—1九4五)》,壹九伍九年二月由扶桑汲古书院初版,一九九二年3月问世增补版。此篇短文正是从编纂那部工具书的话题切入的,饭田说:
在进行这项工作时,蒙受了有些意料之外的、甚至难以想象的事体。第贰件是无意中拿走了周樟寿(18八一—一93陆)寄给清水安3(18九一—壹九陆四)的一张明信片。……
那张明信片的寄出人签署是周树人,收信人是“新加坡市徐家汇清水安3先生”。是用卓绝的毛笔字写的,无日期,邮戳也搅乱不清。因此,无法判别寄出的日子。因那明信片在《周樟寿日记》、《周豫山书信集》中都未收音和录音,以致周樟寿终究何时写了那张明信片,则未能知晓。
周豫山在这张明信片上写了以下四句话1陆个字,因在明信片的庄敬有周樟寿写的“应需回信”字样,看来很也许是受清水的请求而写的复信: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放下东正教,立地杀人。
意思是说,“借使放下屠刀,立地便可成佛。如若放下佛教,立地便可杀人”。(八)
这几段文字公开广播发表了周樟寿曾经书赠清水安三那十八个毛笔字,值得断定。遗憾的是,在那之中也设有各样疑点,轻便发生误解,有必要略加辨析。首先,饭田并未有提供这四句15个字的照片,以至大家难以剖断是不是真正书于“明信片”上(日文“葉書”,壹般译为“明信片”,但也可正是“色纸”)。其次,饭田并未有告知大家她具体是什么日期“无意中获得”(或“找到”)周豫才那张“明信片”的。第二,饭田在抄写那肆句16个毛笔字时,竟然三遍把“放下佛经”抄错,抄成“放下道教”。“放下佛经”,是流畅的、形象的,“放下伊斯兰教”,就卡住了。若是“明信片”确在她手头,按理不该犯那种错误。那还不包蕴已为李思乐一文所建议的,饭田在介绍清水生平日把清水的卒年也写错了。
五四今后,留洋回国的文人墨客通讯使用明信片不少,但周豫山致信友人,壹般相当小使用明信片。查《周树人手稿全集?书信》,仅见一玖一陆年1三月二拾十二日致钱夏函和一九三〇年4月1壹、1二二十日致许广平函寥寥数通使用明信片而已,而前者是钱夏先寄周樟寿明信片,周豫山才以明信片答复老朋友。而且,清水安三向周樟寿索字固然完全有望,但那4句15个字的内容似不象周樟寿“受清水的伏乞而写”,而更象是周树人主动选定写给信教(纵然不是佛教)的清水安3的。“应需回信”4字似也文科理科不通,不够礼貌,不象出之周豫山之手。综上所述,作者敢大胆揣摸,可能饭田吉郎撰写此篇短文时已届7五周岁大寿,回忆时有出错了?
只是,饭田吉郎至少见到过周豫山书赠清水安三的那四句字幅,那点相应无可可疑。他所说的因为《周豫山日记》、《周豫才书信集》都未收音和录音,周豫才毕竟怎么样时候在怎么地点什么动静下写了那4句字幅,“则无从知晓”,也的确都以实际景况。当然,周豫山为朋友书写字幅,也有不写上款和不落款时间的,他写给清水安三的这4句字幅并非孤证。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是传播甚广的佛家语,宋释普济编《伍灯会元》卷五10三:“广额就是个杀人不眨眼底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清文康撰长篇随笔《儿女英豪传》第廿3次中也有“从的话‘孽海茫茫,来者可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句。此语驾驭晓畅,但意义11分抬高,既可领略成截至作恶,立成正果;也可疏解为放下妄想、执念,便是佛。周树人对佛学深有色金属研商所究,他自费印行《百喻经》,他的小说中山大学量选取佛家语,都以有理有据。所以为信教的清水安三挥毫“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在她是随手拈来,无独有偶。至于“放下佛经,立地杀人”,自然是周豫山的引申,不仅可与“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绝对应,恐怕具有针对,有现实所指,也未可见。当时什么人在大念佛经?小编纪念1933年,国府考试院省长戴季陶和及时已下台的北洋政党执政段祺瑞等联袂倡议,请第九世班禅喇嘛在阿德莱德灵隐寺举行“时轮金刚法会”,宣扬“佛法”,(九)周豫才那4句1陆字会不会与此相关?如属实,那就颇具讽刺意味了。但只是一种估计,有待进一步考证。
周豫山的书法小说,无论是大幅依然幅度,无论是精心之作,依旧随兴所书,方今儿早上都已是凤毛麟角。从那几个含义讲,周豫山为清水安三书写的那四句16字小幅度的公开,实在是令人喜悦的。

四月中一

注释:
(壹)一玖二三年结交说,参见法国巴黎周树人纪念馆编:《周豫山与东瀛朋友》,北京社科院出版社,20一叁年,第三玖页。1925年结识说,参见《清水安三年谱简编》,清水畏③编:《东安门外的清水安三》,东京:社科文献出版社,二〇一三年,第叁1四页;乐融:《清水安3为什么推崇周树人》,《东京周豫山研讨》201四年春季号。
(2)清水安3:《记忆周豫山》,清水畏叁编:《天安门外的清水安3》,第372—17三页。
(3)唐弢:《清水安叁会师记》,《唐弢近作》,明斯克:山东文化艺术出版社,一9八二年,第叁0柒—208页。
(肆)清水安三:《礼拜多人》,扶桑《读卖音讯》,1921年五月216日,转引自清水畏三编:《东华门外的清水安叁》,第3陆七—16八页。
(5)清水安叁:《值得爱戴的门阀:周樟寿》,《东直门外的清水安3》,第一7一页。
(陆)李明非:《清水安3先生与中华:几多鲜为人知的旧闻》,《海外难题钻探》一9玖三年第3期。
(7)闻黎明先生:《序3从中中原人民共和国观点看清水安三》,《安定门外的清水安三》,第四页。
(八)转引自李思乐:《周豫才寄给清水安3的一张明信片》,《周树人钻探月刊》1997年第二一期。
(9)参见周樟寿:《难行和不信》,《周豫才全集》第四卷,日本首都:人民医学出版社,二〇〇七年。

编纂: 云上知识

清水安三藏周豫才手书佛偈 (鲁迅博物馆副馆长)
多年来看来一件周树人手书肆句佛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放下佛经,立地杀人”挂轴。此偈似曾见过。
原来,壹玖玖陆年,法国首都鲁迅博物馆编辑出版的《周树人研讨月刊》登载了李思乐的《由周樟寿的一张明信片想到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文,介绍的是日本中夏族民共和国军事学探讨者饭田吉郎在《从地球的少数上马》上刊登的有关小说。
据饭田吉郎介绍,十6字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放下佛教,立地杀人”写在一张明信片上,寄信人是“周豫山”,收信人是“东京市徐家汇?清水安三先生”,因为邮戳盖得太乱,不能够明显写作时间。其余,在明信片的得体还有手书“应需回信”4字。
此次看来的周树人手书十陆字偈(有签名,二肆×20cm)则是装饰成挂轴,并非饭春申君中描述的明信片。友人测度,大概是珍藏者或别人将明信片背面揭裱制成挂轴。那样一来,饭黄歇中涉及的明信片的“正面”就另藏他处或被丢掉了。这事实上是很惋惜的,我觉着清水先生不会如此毁掉原件。而且,挂轴手迹的尺码比普遍的明信片大得多,要是邮寄,须有多个信封,而非明信片。
为此,笔者想见那大概是别的壹件周樟寿手迹。
挂轴装在2个淡雅的小木盒里,盒盖内侧有清水安三亲笔题识:“朝花夕拾,安三七107”,又有一段小字道:“此书是周豫山先生之真笔也。思慕故人不尽,添八个字在此,那是周豫山先生书名也。”
清水安叁18九1年出生于日本石川县的1户普通农户,1九一柒年看成天主教神甫被派到中中原人民共和国传教,一九一七年在日本东京平则门外创设崇贞女生学园(曾名合意门中学,今陈经纶中学),后曾在天桥左近创办救济院爱邻馆。他在新加坡市里面,担任过日文《香岛周刊》记者,写了大批量报纸发表,把中中原人民共和国社会现状介绍给扶桑读者。他与周樟寿兄弟相识,曾到八道湾拾1号周宅做客。周樟寿日记中有不少关于清水安叁来访的记载。清水后来写了多篇文章介绍她与周樟寿的交往,说他与周樟寿“交往甚密”,并忘乎所以“最初向扶桑介绍周樟寿的”。清水安三1948年回东瀛,创制了樱美林学园,198九年过世。他为周豫才手迹挂轴写题记是在他80虚岁的一玖六七年。
清水安叁逝世5年后,饭田吉郎写了上述小说。对于那篇作品,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商量者在介绍时一度建议部分差错之处。例如,文中说清水安三逝世于1961年。固然不是笔误或印刷错误,很能够声明饭田与清水安叁并面生,其对明信片的学识只怕得之于旁人转述。作者也看到挂轴与饭田介绍的明信片之间的三个显眼的出入:“明信片”上第贰句是“放下伊斯兰教”,而挂轴上创作“放下佛经”。现行反革命《周树人全集》第八卷《集外集10遗补编》依据饭田的稿子引用4句佛偈(第1句正是“放下东正教”),命名称叫《题寄清水安3》,写作时间定为192三年。因为饭田的稿子未有配发明信片图像,周豫山文集似应将此偈中的“东正教”改为“佛经”。不过,挂轴也不能成为否定明信片存在的凭据,咱们期待明信片的出现。有少数是领略的:饭田或向她介绍明信片的人并从未见过挂轴上这幅手迹。借使他们看到了挂轴,小说就不会不介绍木盒盖内侧清水安三的题识。
无妨做如此的推论,周樟寿曾寄给清水安三写有4句佛偈的明信片,清水安3接到后,注上“应需回信”。回信在表示多谢的还要,建议另写1幅字体较大者的伸手。周豫才满意了清水安三的要求,在编著中把“道教”写成“佛经”。
在与周树人有密切来往的东瀛教育界职员中,清水安三是二个最首要人物。清水纪念说:“小编是一玖一7年5四运动事先,从博洛尼亚赶到首都的。一九二4年前往美利坚合众国,住了三年。以往也在Hong Kong和周樟寿见过面。”新文化运动诸大家中,清水与周櫆寿过从甚密。有2回他去捌道湾1一号周宅拜访周奎绶不遇,正要相差,一位中年男士从厢房探出头来说:“假如你肯见本身,请进来吧,大家谈谈。”进屋后清水才清楚,这人是他早想拜见的周豫才先生。1玖2伍年和19二3年的周豫才日记记载数次与清水的走动,如1玖2叁年十一月十二日,“晚爱罗先珂君与小叔子招饮今村、井上、清水、丸山四君及自小编,省叁亦来。”清水说,周豫才人格中留给她影象最深厚的是“为人十二分善良,但直截了当”。清水曾将自身写的汉诗交给周豫山修改。周树人大约一字不落地做了改变,并奉劝清水:“你绝不做汉诗了,印尼人不合乎。”周豫才批评印尼人的汉诗只讲道理,不讲诗趣。清水相当受触动,后来频仍向人描述那么些剧情。
周豫才定居北京后,清水介绍菲律宾人给周豫才,在那之中囊括内山书店COO内山完造。从周豫才日记中能够观望,一9三一年是三个人毕生第3个细心交往期。二月二十三日,清水和增田涉一同拜访了周樟寿,几天后,周豫山和增田涉回访清水于花园庄,共进晚餐。当年的周豫山日记中穿梭有“清水君来并赠水果壹筐”、“邀清水、增田二君饭”、“邀清水、增田、蕴如及广平往奥迪(Audi)安徽大学戏院观联华文艺工作团歌舞”、“得清水君所寄复制浮世绘伍枚”、“得清水君所赠刈田岳碛河底石所刻小地藏1枚”等记载。19叁伍年5月清水回东瀛,周豫山设宴拜别。清水再来东京与周树人交往,是193伍年7月16日,“清水叁老公见访并赠石英钟一具。”此后的来往就很少了。
周豫山手书佛偈的前两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为人所习见。《续传灯录》卷第310捌《大鉴下第96世?昭觉圆悟克勤禅师法嗣》:“广额就是个杀人不眨眼底汉。飏下屠刀立地成佛。”明彭大翼《山堂肆考?征集》卷一:“屠儿在涅槃会上,放下屠刀,立便成佛,言改过为善之速也。”但周豫山笔锋翻转写下“放下佛经,立地杀人”,却很具革命性和讽刺性,带有周豫山一直的思辨浓密、言辞犀利的特色。
假使那幅手迹是真迹的话,笔者想来大概写于193二年左右。今年周樟寿、内山完造、增田涉和清水安3在东方之珠见面交谈11分频繁。有一天,周豫才到住处周围的内山书店谈天。谈话间,内山完造感慨地说:“作者在法国首都居住了二10年之久,眼看中中原人民共和国的军阀政客们的行进,和东瀛的军阀政客的步履,真是随地同样;那便是伺机时机,一朝身在高位,大权在握,便对反对他们的人们,尽其杀害之能事,然则到了风声对他们不利的时候,又像壹阵风似地销声匿迹,发表下野,而逃之夭夭了。”周树人以为那番话说得好,第一天据此写成《赠邬其山》(邬其山为内山完造中文名)一诗:“廿年居新加坡,每一天见中华人民共和国。有病不求药,无聊才读书。1阔脸就变,所砍头渐多。忽而又下野,南无阿弥陀。”即使将那首诗浓缩一下,尤其是把后4句加以引申,正是周豫才手书四句佛偈的神气了。
周樟寿个性刚烈,锲而不舍原则,厌恶社会上那么些无特操者。东京一时半刻,他的杂文中颇多此类人物形象,例如他曾批评戴季陶说:“他的立即教忠,忽而讲孝,忽而拜忏,忽而上坟,说是因为忏悔遗闻,或籍此逃避良心的训斥,小编以为还是忠厚之谈,他不见得责备自身,其毫无特操者,可是用无聊与无耻,以敷衍环境的转移而已。”在另一篇诗歌中,他讽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界怪状说:“吴国虽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人,但因为也有‘放下官印,立地念佛’而好不轻便又‘放下念珠,立地做官’的人,那壹种玩意儿,实在已不足以昭大信于天下:令人干活有点哭笑不得了。”周树人虽不信教,但对于信仰坚定、从容就义的民情怀敬佩,常致赞辞,无论其迷信的是怎样宗教。他对基督信徒内山完造和清水安三有青眼,就因为他俩常备笃信力行,不是瞬那样、忽而那样的无特操者。清水安3一九〇九年考入京都的同志中华社会大学学神学部,大学5年级时读到德富苏峰的《支那漫游记》,又在奈良唐招提寺精晓到鉴真和尚的事迹,遂决定到中国传教,以报恩鉴真和尚历尽劫难为日本带来东正教的恩情。他钟情中夏族民共和国,真心关爱中华夏族民共和国的天数和国民的疾苦,尽力帮忙普通公众摆脱难熬生活,不惧与东瀛军国主义者抗争。他丰硕认识到周豫才的市场股票总值,赞美周樟寿“痛楚地诅咒了实在漆黑的人生”、“将中中原人民共和国的旧习惯和乡规民约加以咒骂”的思辨和文风。
清水安三喜欢周豫山这八分之四抄录百分之五十表述的肆句偈,请周豫才书写,装裱珍藏,正在意料之中。

展开音乐

20一伍年八月十八日凌晨在京城匡时秋拍“澄道——中国书法夜场”中,一件稀世的周豫山书法文章以7五万元起拍,经激烈竞价,最后大幅度溢价,成交价远超此前的估值80万元。
那件书法拍品尺幅仅为20×二4(毫米),上有周豫山先菜鸟书四句佛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放下佛经,立地杀人。”平均算下来,一个字约1玖万元。
周豫山书法在民间极少流通,在收藏界可谓“凤毛麟角”。以前在20一3年的嘉德秋拍中,周豫山于193贰年写给民国有名出版人、编辑家陶亢德的信函,拍出了65伍.伍仟0元天价。
www.8522.com 6

静听云上的音响

据揭露,本次书法拍品源自周氏兄弟(周豫山本名周豫才)故人、东瀛国学家清水安3的儿孙。作品被盛放在一方高雅的小木盒里,盒盖内侧有题识:“朝花夕十,安三七十柒”,又附一段小字:“此书是周豫山先生之真笔也。思慕故人不尽,添三个字在此,那是周豫山先生书名也。”
除此以外,曾收录于《石渠宝笈》初编的清宫内务府主持赫奕《烟树山亭》以2530万元成交,位列“梁国水墨画夜场”最高价。明儿早上的法国首都匡时秋拍的公元元年以前与近今世书法和绘画夜场总成交额达五.肆亿元。

www.8522.com 7

周豫才(188一~1940),中华人民共和国近今世巨大的国学家和史学家和新工学运动的创建者。

周樟寿文学上的巨大成就和观念界的高雅地位,掩盖了他在书法、雕塑等地点的主意成就。

郭鼎堂在《周豫山诗稿》序中对周豫才书法有3个极精到的评论和介绍:“……周樟寿先生亦无心作书法家,所遗手迹,自成风格,融冶篆隶于一炉,听任心腕之交应,朴质而不拘挛,浪漫而有法度,远逾东晋,直攀魏晋。世人宝之,非因人而贵也。”

www.8522.com 8

周樟寿《赠瞿秋白先生联》193叁年

上海鲁博藏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

上款为:疑仌道兄属。“仌”是“冰”字的文言文。“凝”为瞿秋白的多个笔名。下署“洛文录

何瓦琴句。”“洛文”是周豫才的笔名之壹。

www.8522.com 9

周豫才《赠坪井先生答客诮》一九三二年

东方之珠周豫才回顾馆内藏品

狂暴未必真大侠,怜子怎么着不老公?

知不知道兴风狂啸者,回转眼睛时看小于菟?

未年之冬戏作录请坪井先生哂正 周豫山

www.8522.com 10

周豫山《赠郁文答客诮》1九三贰年

香岛鲁博藏

凶残未必真英豪,怜子怎样不孩他爹?

知道还是不知道兴风狂啸者,回转眼睛时看小于菟?

达夫先生哂正 周樟寿

www.8522.com 11

周樟寿《书李昌谷诗轴》一玖三二年

东方之珠周豫山记念馆内藏品

长卿牢落悲空舍,曼倩风趣取自容。

见买若耶溪水剑,秦朝归去事猿公。

录长吉诗为颂棣先生雅属 周樟寿

www.8522.com 12

周树人致黄源书信手稿

河清先生:

随笔译稿已取回,希便中莅寓一取,但亦不要专程关爱孤诣,设法回避吃饭也。
专此布达,即颂 时绥。

迅上

四月廿十一日

www.8522.com 13

周豫才 给阿娘的家书

www.8522.com 14

www.8522.com 15

周樟寿 新体诗 由他去罢

www.8522.com 16

周樟寿 赠内山老婆书

www.8522.com 17

周豫山《录夏穗卿诗联》上海鲁迅博物馆内藏品

帝杀黑龙才士隐,书飞赤鸟太平迟。此夏惠卿先生诗也 故用僻典
令人难解可恶之至 周豫才

www.8522.com 18

周豫山《自录旧作赠柳亚子》一玖三四年

法国巴黎鲁博藏

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

破帽遮颜过闹市,漏船载酒泛中流。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小朋友牛。

躲进小楼成1统,管她冬夏与春秋。

达夫赏饭闲人打油偷得半联凑成1律以请亚子先生教正 周樟寿

www.8522.com 19

周樟寿《自题小像》一玖三二年

东京鲁博藏

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暗故园。

愿望寒星荃不察,作者以自家血荐轩辕。

二十四岁时作,五拾5虚岁时写之,时戊子八月31日也。周豫山

www.8522.com 20

鲁迅《无题》1933年

新加坡周豫山记忆馆内藏品

烟水平时事,荒村1钓徒。

深宵沉醉起,无处觅菰蒲。

酉年秋偶成 周豫才

www.8522.com 21

周树人《陶文悼杨铨诗》193叁年

香港(Hong Kong)鲁博藏

岂有激情似旧时,花开花落两由之

何期泪洒江南雨,又为斯民哭健儿。

酉年1月二十一日作 录应 景宋仁兄教 周豫山

www.8522.com 22

鲁迅《无题》诗稿 1932年

新加坡周豫山记念馆内藏品

惯于长夜过春时,挈妇将雏鬓有丝。

梦之中依稀慈母泪,城头变幻大王旗。

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吟罢低眉无写处,月光如水照缁衣。

午年春作录呈 季市兄教正 周豫山

www.8522.com 23

周豫才《与台静农书》

静农兄:廿十二10二十日破费了你成天的时节和力气,甚感甚歉。车中相识的人并不少,但毫不相关系,十五日夜到了新加坡了,一路均好,特以奉闻。
迅上十六月卅夜。

www.8522.com 24

周樟寿 赠冈本繁《自题小像》1932年

东京(Tokyo)鲁博藏

www.8522.com 25

周豫山《送O.E.君携兰回国》1935年

香岛周樟寿记念馆内藏品

椒焚桂折佳人老,独托幽岩展素心。

岂惜芳馨遗远者,故乡如醉有荆榛。

送日本小原君携兰东归之作 迅

www.8522.com 26

周豫才 赠邬其山经略使书

www.8522.com 27

鲁迅《自嘲》诗

周樟寿的书法造诣相当高,他早年抄写过很短日子的古碑,并喜爱于搜寻碑帖拓片。他的书法,古雅厚重,文名气10足。无论是精心书写的楹联,照旧即兴书写书写的手稿、书信,都大有可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