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管工学之太平御览,古典工学之文心雕龙

   
《诗》有陆义,其贰曰赋。赋者,铺也,铺采攡文,体物写志也。昔邵公称∶“公卿献诗,师箴瞍赋”。传云∶“登高能赋,可为大夫。”诗序则如出壹辙,轶闻则异体。总其归途,实相枝干。故刘向明“不歌而颂”,班固称“古诗之流也”。

《诗》有6义,其二曰赋。赋者,铺也,铺采攡文,体物写志也。昔邵公称∶“公卿献诗,师箴瞍赋”。传云∶“登高能赋,可为大夫。”诗序则一样,传说则异体。总其归途,实相枝干。故刘向明“不歌而颂”,班固称“古诗之流也”。

诗经6义其二曰赋。赋者,铺文以体物写志。昔邵公称:“公卿献诗,师箴赋。”《传》云:“登高能赋,可为大夫。”《诗序》以其陆义之一。《国语》、《毛传》谓其异乎诗。然赋与其余文体虽有异,总归相关也。刘向云:“明不歌而颂。”班固称:“古诗之流也。”至如郑庄之赋“大隧”,士蒍之赋“狐裘”,篇幅短小,词乃己作。初具赋体之形然尚未成统。及至《九歌》,始开赋之声貌。由此赋源自诗经,蔚然于天问。然后孙卿之《礼》、《智》,宋玉之《风》、《钓》,始得赋之称号,与诗②水分流。赋本6义之附庸,此时独自成体。遂赋体多主客问答,极尽陈设。此时赋已具规模,别诗之原有。

○赋

   
至如郑庄之赋《大隧》,士蔿之赋《狐裘》,结言扌豆韵,词本人作,虽合赋体,明而未融。及灵均唱《骚》,始广声貌。但是赋也者,受命于作家,而拓宇于《九歌》也。于是荀卿《礼》《智》,宋子渊《风》、《钓》,爰锡名号,与诗画境,陆义殖民地,蔚成大国。遂述客主以首引,极声貌以穷文。斯盖别诗之原有,命赋之厥初也。

至如郑庄之赋《大隧》,士蔿之赋《狐裘》,结言扌豆韵,词本人作,虽合赋体,明而未融。及灵均唱《骚》,始广声貌。可是赋也者,受命于作家,而拓宇于《九歌》也。于是荀子《礼》《智》,宋子渊《风》、《钓》,爰锡名号,与诗画境,6义属国,蔚成大国。遂述客主以首引,极声貌以穷文。斯盖别诗之原有,命赋之厥初也。

秦世不文,有《杂赋》
。汉初承前代余绪。6贾为汉赋之开头,贾长沙予以发扬。枚承、司马长卿承继,王褒、扬雄振其势。枚皋、东方朔无所不入。宣帝时赋作已多,成帝时校阅整理,有千余首。追溯其源流,兴于楚而盛于汉也。京殿苑猎,述行叙志,此乃国之大业。起先有序,尾有总乱。序言道出小说之旨意,乱则收束全篇,写送文势。《那》之卒章,闵马称乱。斯大赋之寰域,力求高尚。至于草木禽兽,世间万物,则见物起情,情物相和。描摹事物则必须仔细周全,刻画形态则从旁描绘。此为小赋之理致,力求奇巧。

《诗序》曰:诗有6义焉,1曰风,2曰赋。

   
秦世不文,颇有杂赋。汉初小说家,顺流而作。陆贾扣其端,贾太傅振其绪,枚马播其风,王扬骋其势,皋朔已下,品物毕图。繁积于宣时,校阅于成世,进御之赋,千有馀首,讨其源流,信兴楚而盛汉矣。

秦世不文,颇有杂赋。汉初小说家,顺流而作。6贾扣其端,贾太傅振其绪,枚马播其风,王扬骋其势,皋朔已下,品物毕图。繁积于宣时,校阅于成世,进御之赋,千有馀首,讨其源流,信兴楚而盛汉矣。

孙卿之《赋篇》多用隐语,自相问答;宋子渊好发巧谈,实则淫丽之始;枚乘之《兔园》,简明有创新意识;司马长卿之《上林赋》,铺张华丽;贾长沙之《鹏鸟赋》,阐发情理。王褒之《洞箫赋》,体物妥帖;班固之《两都赋》,词句炫人眼目,意旨雅正;张平子之《2京赋》,笔力刚健而意旨丰裕。扬雄之《甘泉赋》有教义;王延寿之《鲁灵光殿赋》,顾盼神飞之致。此10家乃辞赋之英豪。及王粲文科理科细密,发端有力;徐干博学,其赋文辞富丽。左思、潘安长于大赋;陆机、成公妥亦有独到之处。郭璞之赋华丽神奇,理致丰裕。袁宏轮廓多气亦不失情韵。此乃魏晋之赋家

《释名》曰:赋,敷也。敷布其义,谓之赋也。

   
夫京殿苑猎,述行序志,并体国经野,义尚光大。既履端于倡序,亦归馀于总乱。序以建言,首引情本,乱以理篇,写送文势。按《那》之卒章,闵马称乱,故知殷人辑颂,楚人理赋,斯并鸿裁之寰域,雅文之枢辖也。至于草区禽族,庶品杂类,则触兴致情,因变取会,拟诸形容,则言务纤密;象其物宜,则理贵侧附;斯又小制之区畛,奇巧之机要也。

夫京殿苑猎,述行序志,并体国经野,义尚光大。既履端于倡序,亦归馀于总乱。序以建言,首引情本,乱以理篇,写送文势。按《那》之卒章,闵马称乱,故知殷人辑颂,楚人理赋,斯并鸿裁之寰域,雅文之枢辖也。至于草区禽族,庶品杂类,则触兴致情,因变取会,拟诸形容,则言务纤密;象其物宜,则理贵侧附;斯又小制之区畛,奇巧之机要也。

《汉书》曰:不歌而诵谓之赋,登高能赋可以为先生。言感物造端,材智深美,能够与图政事,故能够列为大夫也。春秋之后,周道浸坏,聘问歌咏不行於列国,学《诗》之士逸在布衣,贤人失志之赋作矣。荀卿及楚臣屈子,离谗忧国,皆作赋以风谕,咸以恻隐古诗之义也。其后宋子渊、唐勒,汉兴枚乘、司马长卿下及扬子云,竞为侈丽闳衍之词,没其风谕之义,是以扬子悔之曰:”小说家之赋丽以则,辞人之赋丽以淫。如孔氏之门用赋也,则贾生登堂,相如入室矣。”

   
观夫荀结隐语,事数自环,宋发夸谈,实始淫丽。枚乘《菟园》,举要以会新;相如《上林》,繁类以成艳;贾生《鵩鸟》,致辨于情理;子渊《洞箫》,穷变于声貌;孟坚《两都》,明绚以雅赡;张平子《二京》,迅发以宏富;子云《甘泉》,构深玮之风;延寿《灵光》,含飞动之势:凡此十家,并辞赋之英豪也。及仲宣靡密,发篇必遒;伟长博通,时逢壮采;太冲安仁,策勋于鸿规;士衡子安,底绩于流制,景纯绮巧,缛理有馀;彦伯概况,情韵不匮:亦魏、晋之赋首也。

观夫荀结隐语,事数自环,宋发夸谈,实始淫丽。枚乘《菟园》,举要以会新;相如《上林》,繁类以成艳;贾生《鵩鸟》,致辨于情理;子渊《洞箫》,穷变于声貌;孟坚《两都》,明绚以雅赡;张衡《2京》,迅发以宏富;子云《甘泉》,构深玮之风;延寿《灵光》,含飞动之势:凡此10家,并辞赋之铁汉也。及仲宣靡密,发篇必遒;伟长博通,时逢壮采;太冲安仁,策勋于鸿规;士衡子安,底绩于流制,景纯绮巧,缛理有馀;彦伯概况,情韵不匮:亦魏、晋之赋首也。

又曰:上令王襃与张子侨等并待诏,数从游猎,所幸宫馆,辄为赞扬,第其高下,以差赐帛。议者多感觉淫靡不急。上曰:”不有博弈者乎?为之犹贤乎已。辞赋大者与古诗同义,小者辨丽可喜,如女工人有绮縠,音里裥郑、卫。今世俗犹都是此娱说耳目,辞赋比之,尚有仁义讽谕,鸟兽草木多闻之观,贤於倡优博弈远矣。”

古典管工学之太平御览,古典工学之文心雕龙。   
原夫登高之旨,盖睹物兴情。情以物兴,故义必明雅;物以情观,故词必巧丽。丽词雅义,符采相胜,如团体之品朱紫,画绘之著玄黄。文虽新而有质,色虽糅而有本,此立赋之大约也。然逐末之俦,蔑弃其本,虽读千赋,愈惑体要。遂使繁华损枝,膏腴害骨,无贵风轨,莫益劝戒,此扬子于是追悔于雕虫,贻诮于雾縠者也。

原夫登高之旨,盖睹物兴情。情以物兴,故义必明雅;物以情观,故词必巧丽。丽词雅义,符采相胜,如组织之品朱紫,画绘之著玄黄。文虽新而有质,色虽糅而有本,此立赋之大约也。然逐末之俦,蔑弃其本,虽读千赋,愈惑体要。遂使繁华损枝,膏腴害骨,无贵风轨,莫益劝戒,此扬子因此追悔于雕虫,贻诮于雾縠者也。

又曰:武帝以安车征枚乘。孽子皋母为小妻。乘之东归也,皋母不肯随乘,乘怒留皋与母居。年107,上书自陈枚乘之子。上得大喜,召入,诏使赋平乐馆,善之,拜为郎。皋不通经术,谈笑类俳倡,为赋颂,好慢戏,以故得媟黩贵幸,比东方朔、郭舍人等。武帝春秋三十玖乃得皇太子,群臣喜,故皋与东方朔作《皇太子生赋》。皋为文疾,受诏辄成,司马长卿善为文,而迟,故所作少。

    赞曰∶赋自诗出,分化异派。写物图貌,蔚似雕画。

赞曰∶

又曰:上读司马长卿《子虚赋》,善之,乃召相如。相如曰:”此乃诸侯之事,未足观。请为天王游猎之赋。”上令上大夫给笔札,相如以假想,虚言也,为楚称;乌有先生者,乌有此事也,为齐难;亡是公者,亡是人也,欲前国君之义,故虚借此四人为辞,以推天皇诸侯之苑囿。其卒归於节俭,因以讽谏皇帝,天皇大说。时上好佛祖,相如又奏《大人赋》,国君大悦,飘飘有参天之气,游天地里面意。

            抑滞必扬,言旷无隘。风归丽则,辞翦荑稗。

赋自诗出,不相同异派。写物图貌,蔚似雕画。

又曰:赵昭仪方大幸,每上幸甘泉,常法从,在属车间豹尾中。故扬雄盛言”车骑之众,参丽之驾,非所以感动天地,逆厘三神”。又言”屏玉女,却宓妃,”以微戒齐肃之事。赋成奏之,太岁异焉。先是时,蜀有司马长卿,作赋甚弘丽温雅,雄心壮之,每作赋常拟感到式。

抑滞必扬,言旷无隘。风归丽则,辞翦荑稗。

《后唐书》曰:王延寿字文考,少游魏国,作《灵光殿赋》。后蔡邕亦造此赋,未成,及见延寿所为,甚奇之,遂辍翰。

古典文学原作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网络,转发请评释出处

又曰:李充字伯仁,少以小说显名。贾逵荐充,召诣东观,受诏作赋,拜兰台令史。

《魏志》曰:陈思王植,太祖常视其文曰:”汝倩人耳。”植跪曰:”出言为论,下笔成篇,固当面试。”时邺铜雀台新成,太祖悉将诸子登,使各赋。植赋,援笔立成,太祖甚异之。

《吴书》曰:张纮作《柟榴枕赋》,陈琳在北见之,以示人曰:”此小编乡里张子纲所作也。”后纮见琳《武库赋》、《应机论》,与琳书,叹美之,琳答曰:”自仆在辽宁,与天下隔,此间率少於小说,易为雄伯。故使仆受此过差之谈,非其实也。今景兴在此,足下与子布在彼,所谓小巫见大巫,神气尽矣。”

《魏略》曰:卞兰献赞述太子德美,太子报曰:”作者不虚其辞,受者必当其实。兰此赋岂吾实哉?昔吾丘寿王壹陈宝鼎,何武等徒以称颂,犹受金帛之赐。兰事虽不谅,义足嘉也。今赐牛1只。”

又曰:南阳淳作《投壶赋》,奏之,文帝认为工,赐帛千匹。

《晋书》曰:孙绰绝重张平子、左思赋,云:”《三都》、《二京》,六经之鼓吹也。”尝作《天台山赋》,辞致甚工,初成以示友人范荣期,云:”卿试掷地,当作金石声也。”荣期曰:”恐此金石非中宫商。”然每至佳句辄云:”应是作者辈语。”

又曰:桓温欲经纬中中原人民共和国,以湖南粗平,将移都唐山,朝廷畏温不敢为异,而北土萧条,人情疑惧。孙绰上疏言不可。温见绰表,不悦曰:”致意兴公,何不寻君《遂初赋》,而知人家国事耶?”

又曰:顾恺之字长康,晋陵天津人也。博学有才气。尝为《筝赋》,成,谓人曰:”吾赋之比嵇康琴。不赏者,必当现在出相遗;深识者,亦当以高奇见贵。”

《宋书》曰:谢庄字希逸,仕为太子中庶子。时平顶山王铄献赤鹦鹉,帝诏群臣为赋。太子左卫率袁淑,文冠当时,作赋毕,示庄。及见庄赋,叹曰:”江东无作者,卿当独秀;小编若无卿,亦一时半刻之杰。”遂隐其赋。

《梁书》曰:张率为《待诏赋》,奏之,甚见称赏,手敕答曰:”相如工而不敏,枚皋速而不工,卿可谓兼二子於金门岛和马祖岛矣。”

《陈书》曰:沈众字仲兴,好学有文词,仕梁为太子舍人。时武帝制千字诗,众因评释,与陈郡谢景同时召见於文德殿。帝命众竹赋,赋成奏之,手敕答曰:”卿文娱体育翩翩,可谓无忝尔祖。”

《北周书》曰:刘昼举先生,入京考策不第,乃恨不学属文。方复缉缀辞藻,言甚苦拙,制一首赋,以”六合”为名,自谓绝伦,吟讽不辍。乃叹曰:”儒者劳而少工,见於斯矣。小编读儒书二十馀年而答策不第,始学作文便得如是。”曾以此赋呈魏收,收谓人曰:”赋名六合,其愚已甚。及见其赋,语褶於名。”

《唐书》曰:获嘉主簿刘知几著《思慎赋》以刺时,凤阁太史苏味道、李峤见文,相顾而叹曰:”六机豪士之所比不上也。当今防身要道,尽在此矣!”

又曰:《文苑传》:李华字遐叔,善属文,与兰陵萧策士友善。华应举人时,著《含元殿赋》万余言,策士见而赏之曰:”《景福》之上,《灵光》之下。”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吴国书》曰:李琪少孤贫,苦学,尤精於文赋。昭宗时,李谿父子以文学出名於时。琪年十八,袖赋一轴谒谿。谿览赋惊异,倒履迎门,因出《琪调哑锺》、《捧日》等赋,指尔谓琪曰:”予常患近年文士辞赋皆数句之后未见赋题,吾子入句见题,偶属典丽,吁!可畏也。”琪由是以益著名也。

挚虞《作品流别论》曰:赋者,敷陈之称,古诗之流也。前世为赋者,有荀子、屈平,尚颇有古之诗义,至宋子渊则多淫浮之病矣。楚词之赋,赋之善者也。故扬子称赋莫深於《天问》,贾太傅之作则屈正则俦也。

《祢衡传》曰:黄祖时大会宾客,人有献鹦鹉者,祖举卮酒於衡曰:”愿先生赋之,以娱佳宾。”衡揽笔而作,文无加点,辞采甚丽。

《文心雕龙》曰:诗有六义,其二曰赋。赋者,铺也,铺采摛文,体物写志也。昔邵公称公卿献诗,师箴瞽赋。传云:”登高能赋,可为大夫。”诗序则一律,遗闻则异体,总其归涂,实相枝幹。故刘向明不歌而颂,班固称古诗之流。至如郑庄之赋《大隧》,士蒍之赋《狐裘》,结言短韵,词自已作,虽合赋体,明而未融。及灵均唱《骚》,始广声貌,然而赋也者,受命於作家,而拓宇於《天问》者也。於是荀卿《礼》《智》,宋子渊《风》《钧》,爰锡名号,与诗画境,6义殖民地,蔚成大国。遂客主以首引,极声貌以穷文,斯盖别诗之原有,命赋之厥初也。秦世不文,颇有杂赋。汉初辞人,循流而作,6贾扣其端,贾生振其绪,枚、马洞其风,王、扬、骋其势,皋、朔以下,品物毕图。繁积於宣时,校阅於成世,进御之赋,千有馀首,讨其源流,信兴楚而盛汉矣。若夫京殿苑猎,述行叙志,并体国经野,义尚光大,既履端於唱序,亦归馀於总词。序以建言,首引情本;词以理篇,写送文势。观夫荀结隐语,事义自怀;宋发夸谈,实始淫丽;枚乘《兔园》,举要以会新;相如《上林》,繁类以成艳;贾太傅《鵩鸟》,致辨於情理;子渊《洞箫》,穷变於声貌;孟坚《两都》,明绚以赡雅;张平子《2京》,迅拔宏富;子云《甘泉》,构深伟之风;延寿《灵光》,含飞动之势。凡此10家,并辞赋之英豪也。及仲宣靡密,发篇必道;伟长通博,时逢壮采;太冲、安仁,策勋於鸿规;士衡、子安,厎绩於流制;景纯绮巧,缛理有馀;彦伯概况,情韵不匮,亦魏晋之赋首也。原夫登高之旨,盖睹物兴情。情以物兴,故义必明雅;物以情睹,故词必巧丽。丽辞雅义,符采相胜,如组织之品朱紫,画绘之差玄黄,文虽杂而有实,色虽糅而有仪,此立赋之大致也。然逐末之俦,蔑弃其本,虽读千首,逾惑体要;遂使繁花析枝,膏腴害骨,无贯风轨,莫益劝戒。此扬子由此追悔於雕虫,贻诮於雾縠者也。

宋子渊《大言赋序》曰:楚襄王既登云阳之台,命诸先生景差、唐勒、宋子渊等并造《大言赋》,赋卒而玉受赏。语裥能为《小言赋》者,赋之云梦之田而赋卒,乃赐玉田。

扬子《法言》曰:或问曰:”吾子少而好赋?”曰:”然。童子雕虫篆刻,壮夫不为。诗人之赋丽以则,辞人之赋丽以淫。若孔氏之门而用赋,则贾长沙升堂,相如入室。”

崔鸿《十六国春秋·南凉录》曰:秃发傉檀子归,年始103,命为《高殿赋》,下笔即成,影不移漏。傉檀览而善之,拟之於曹子建。

又《前秦录》曰:苻坚宴群臣於逍遥园,将军讲武,文官赋诗。有扬州年少者,长不满四尺而聪博善属文,因朱彤上《逍遥戏马赋》1篇,坚览而奇之,曰:”此文绮藻清丽,长卿俦也。”

《西京杂记》曰:长安有度虬亦善为赋。常为《清思赋》,时人不贵,虬乃讬以相如作,遂大重於世焉。

又曰:相如将献赋而未知所为,梦一黄衣翁谓之曰:”子可为《大人赋》,言神明之事,以献上。”赐锦4匹。

又曰:司马相如赋,时人皆称典而丽,虽作家之作,不可能加也。扬子云曰:”长卿赋不从俗尘来,神化所主耳。”子云学相如为赋而不逮,是故雅服焉。

又曰:司马长卿为《上林》、《子虚赋》,意思萧散,不复与外相关,控引天地,错综古今,忽但是睡,焕可是兴,几百日而后成。其朋友盛览字长通,牂牁名士,尝问以作赋,相如曰:”合纂组以文章,列锦绣而为质,1经一纬,壹宫一商,此作赋之迹也。赋家之心,苞括宇宙,总览人物,斯乃得之於内,不可得其传也。”览乃作《合组歌》、《列锦赋》而退,毕生不复敢言作赋之心矣。

《博物志》曰:王延寿,逸之子也。鲁作灵光殿初成,逸语其子曰:”汝写状归,吾欲为赋。”文考遂以韵写简,其父曰:”此即好赋,吾固不比矣。”

《3国典略》曰:齐魏收以温子升、邢邵不作赋,乃云:”会须作赋,始成大才。惟以章表自许,此同儿戏。”

《文士传》曰:何桢字元幹。黄龙元年,国君特诏曰:”信阳别驾何桢有成文才,试使作《许都赋》,成,封上,不得令人见。”桢遂造赋,上甚异之。

又曰:棘嵩见陆云作《逸民赋》,嵩认为相公出身不为孝子则为忠臣,必欲建功立策为国宰辅,遂作《官人赋》以反云之赋。

桓子《新论》曰:予少时见扬子云丽文高论,不量年少,猥欲迨及,业作小赋,用思太剧,而立感动发病。子云亦言:成帝上甘泉,诏使作赋。为之卒,暴倦。卧梦其伍脏出地,以手收之。觉,大少气,病壹周冬辰。少好文,见子云工为赋,欲从学。子云曰:”能读千赋,则善之矣。”

魏文《典论》曰:今之先生郑国孔北海、幽州陈琳、山阳王粲、挪海口徐幹、陈留阮瑀、汝南应璩、东平刘桢,此7子者,於学无所遗,於辞无所假。如粲之《初征》、《登楼》、《槐赋》,幹之《玄猿》、《漏卮》、《团扇》、《橘赋》,虽张、蔡但是也。陈琳、阮瑀之章表书记,今之佯也。应璩和而不壮,刘桢壮而不密,孔少府体气高妙,有过人者。

魏文《临涡赋序》曰:余从上拜坟,乘马过水。相徉高树之下,驻马书鞭,为《临涡赋》。

《世说》曰:左思字太冲,北魏临淄人也。作《三都赋》,十年乃成。门庭户席,皆置笔砚,遇得一句,尽管疏之。赋成,时人皆有讥訾,思意甚不惬。后示张华,华曰:”此2京可3,然君文未重於世,宜以示高名之士。”思乃请序皇甫谧。谧见之叹息,遂为作序。於是先相訾者,莫不敛衽赞述焉。六机入洛,欲为此赋,闻思作之,抚掌而笑,与弟云书:此间有伧父欲作《三都赋》,须其成,当以覆酒瓮耳。及思赋出,机绝叹服,以为不能加也。

又曰:袁宏作《东征赋》,列称过江诸名德而独不载桓彝。温甚恨之,尝以问宏,宏曰:”尊君称位,非下官敢专。既未遑启,故不敢显之。”温曰:”君欲何为词?”宏即答云:”风鉴散朗,或搜或引,身虽可亡,道不可殒。”温乃喜。又不道陶侃,侃子胡奴抽刃于曲室问袁:”君赋云何忽?”袁急而答曰:”大道尊公何言无?”因曰:”精金百炼,在割能断。功以治民,职思静乱。苏州之勋,为史所赞。”胡奴乃止。

《金楼子》云:刘休玄好学有文才,为《水仙赋》,时人认为不减《洛神赋》;《拟古诗》,时人谓六士衡之流也。余谓《水仙》不如《洛神》,《拟古》胜乎士衡矣。

《闽川名士传》曰:贞元中,杜黄裳知贡举试《珠还合浦赋》。贡士林藻赋成,凭几假寐,梦人谓之曰:”君赋甚佳,但恨未叙珠来去之意尔。”藻悟,视其草,乃足4句。其年擢第,谢杜黄裳,谓曰:”惟林生叙珠来去之意若有神助。”

古典医学原作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互连网,转发请声明出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