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空间,永不落幕的书法博物馆

www.8522.com 1
www.8522.com 2
李邕《东林寺碑》墨拓选页 开元十九年(73壹)庐江苏林寺
《东林寺碑》自署立於唐开元十九年(731)。碑係重刻,草书,二10四行,行五拾二字。碑在台湾庐辽宁林寺。
此碑著录首见欧阳棐《集古录目》卷陆。
碑文题称:“前陈州左徒江夏李邕文并书”,
按朱关田《李邕年谱》:开元9年里正海州,
十一年冬迁陈州,十四年春贬莱芜遵化县尉,
10七年為澧州司马,至十九年从未离任。又据
张又新《东林寺碑阴记》载:“亚得里亚海守李公,
文人之雄,书品之能者也。开元拾年作《东林寺碑》,手笔一轴,俾模而刊石,藏於寺者,
凡百一十三字”。故是碑必在海州任上书撰,
时年四十7周岁。而是碑却在“大唐开元十9年
(柒三一)1月拾31日建”,书撰与立石相距
整整10年,係书撰在前,立石於后之故。
此碑原石於碑阴处刻有裴休题记壹通,据
张又新《东林寺碑阴记》载,係唐会昌初年附
刻。原石已於元延祐七年(1三二〇)毁於寺
火。至元三年(一3三七)八月十三日,沙门庆
哲以旧本重刻,置虎溪3笑桥,明万历乙巳(一5九柒)為一醉僧所断,损四拾七字。
碑没有黑体重刻记及米南宫等刻跋。今所传為再
翻刻石,石上刻有北平翁方纲观款。传世较早
為万历后之明拓本,损四十七字,在碑二十一
至二拾3行之下,其余文字完好。清乾嘉拓本
每行下泐十6七字不等。题中之“前陈州通判 江”6字已泐。
此碑书法按裴休碑阴题记所谓:“览苏禄海词翰,想见风范”。然重刻后则笔力瘦弱,气 局萎靡,已不復见台湾海峡气派。
(吕金柱)
释文 留范经尤邃/是田之说尝/就恆岳
观止/日笔者道行者/惟此人焉属/朱序寻戈緇 (赵雁君)

www.8522.com 3
www.8522.com 4
书法空间,永不落幕的书法博物馆。李邕《叶有道碑》明翻刻本 每半开2二.5×11cm 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国家教室藏
自署立於唐开元伍年(71七)七月7日。燕书,原石已佚,有明翻刻本传世。剪裱拓本,每半开2二.5×1一毫米。北图(今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国家教室)藏。
是碑全称《唐故叶有道先生神道碑并序》,亦称《叶国重碑》。有道先生為道士叶法善之祖。据《处州府志》载:“玄宗时,李邕為处州提辖。邕以词翰名世,法善求邕為其祖有道先生国重作碑,邕从之。文成,并请书,弗许。夕梦法善之请曰:‘向辱雄文,只賁泉壤,敢再求书。’邕喜而為书,未竟,至丁字下数点而止。法善刻毕,持墨本往谢,邕惊曰:‘好以為梦,乃真邪,’”故是碑又称《追魂碑》,《丁丁碑》。但Sven所载纯系不足为凭,不足為据。
是碑原石,据王昶《金石萃编》卷7壹引屠隆《考槃餘事》载:石原在辽宁张店区,宋惠州10肆年(壹壹四四)為雷所击。又清梁同
书云:原碑於元至大四年佚。后明嘉靖间(一5二2~一566)重刻於湖北松阳(今湖南遂昌)。是碑原拓本今已不传,故书撰年月
已无法查考。重刻本题称:“括州太尉李邕文
并书,开元伍年(717)一月二一日。”按李
邕开元贰年(7壹4)由户部里胥贬為括州司
马,而為括州尚书,时在开元二十三年(《新
唐书》本传)。所署官衔及时间与现实不合,
恐系重刻时致误。又欧阳棐《集古录目》、陈
思《宝刻丛编》俱作:“松阳令李邕撰并
书”。李邕初贬松阳令,其或撰书於赴任途
中。是石何时移刻括州,无考。或谓重刻本系
明人仿李邕《李思训》偽造,见张彦生《善本碑帖录》。观其书法甚劣,文亦荒谬,张氏之
说有早晚道理。蔡襄所谓:“李书当以《叶有道碑》為最棒”,所见当為明朝前旧本。
传世又有石籀文本,同称邕书,刻在行草本后,盖纯属偽託。 (吕金柱)
释文:唐故叶有道先生/神道碑并序/括
州尚书李邕/文并书/不食数十载於兹/乃昇
闻帝庭骏发/皇眷简才受命降/尊加礼将之以 (赵雁君)

www.8522.com 5
www.8522.com 6
李邕《卢正道碑》墨拓 1玖三×9七cm 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国家教室藏 《东林寺碑》
自署立於唐天宝元年(742)七月十一日。草书,二十五行,行五十字。额题“唐
故乌兰察布提辖卢府君神道碑”草书叁行10二字。碑在浙江包头许家营。拓本,1玖三×九柒毫米。北图藏。
此碑全称《唐故双鸭山太傅卢府君神道
碑》。著录首见赵明诚《金石录目》。碑剥蚀
漫漶甚巨,书撰年月及具名均已损泐。题
曰:“括州刺□□□撰并书”。“□□□□□□年岁次壬□三月辛卯朔三十一日甲戌□张□庆
□□”。据佚名《宝刻类编》载:為李邕撰
并书,天宝元年二月立於邢台。又据朱关田考
证云:“是碑所云:‘岁次壬□’,当是‘戊午’,正是天宝元年,《资治通鑑》卷2百一十5记其年玄月為甲辰朔,则3月是甲辰朔,
可知立在天宝元年二月二十日”。是年李邕在滑
州(属灵昌郡)大将军任上,时陆1010岁。而是
碑署衔还是称“括州巡抚”,当是撰书在前, 摹勒於后,未改署衔之故。
是碑漫漶过甚,残存文字已不足五百字。
虽碑字相当小,然骨肉相融,豪纵之气仍具。
是碑有记载者之崇恩藏宋拓本,赵叔孺藏
明拓本,今均不知所在。清何子贞藏明末清初
拓本,為刘彦冲旧物,墨较淡,何氏在末页厢
纸边上跋有:“如此小字而豪纵之气不可掩, 可见戒坛铭之偽”之语。
(吕金柱)
释文:□子宫门郎皆/在邦闻人哪个人家/有 子文史□以/达□□□邇□/以□□□□□/
不捨过而狱无/人□其□ □/其□匪贷因而 (赵雁君)

在广东厅长清县灵岩寺大雄圣殿西侧有壹清朝建筑——公输子洞,该洞南端西墙上镶嵌隋代书墨家李邕于天宝元年(74贰年)撰写并陶文的《灵岩寺碑颂并序》残碑,残碑高220cm,宽十0cm,厚50cm,那块碑在被发现时曾经断为上下两截,而且下半有个别有残损。书法艺术价值相当高,11分爱戴。
www.8522.com 7
鲁班洞
www.8522.com 8
李邕《灵岩寺碑颂并序》残碑
此碑碑目首见于赵明诚撰《金石录》卷7,云:“唐灵岩寺颂,李邕撰并甲骨文,天宝元年。”康熙帝年编辑的《灵岩志》记载:“该碑弃于寺东南之神宝废寺右边荆棘中,沙淤过半矣,乃罗斯海知府李邕之文,但未有无法读耳”。爱新觉罗·弘历末年阮元编辑撰写《山左金石志》时,碑石已失,屡饬拓工访求未果,时见拓本只存上半,下截已佚。咸丰帝陆年,何绍基访得此碑,已断为两截,且碑文漫漶不清,下半截前玖行文字已失,。清6增祥编《8琼室金石补正》也予收录。现有放该碑之地(鲁班洞)应是儿孙移至此处的。
碑文前半有个别为序,以散文的方式记载了灵岩寺自晋法定禅师建寺至唐开元年间立碑时的兴废。后中有个别为颂,为伍首5言诗方式,既有对灵岩青山绿水的抒写,又有对高僧事迹的赞扬。突显了李邕钟鼓文书法笔力遒劲舒展、险峭爽朗的性状。
www.8522.com 9
李邕《灵岩寺颂并序碑》墨拓 拾5×92(上截),8八×6肆(下截)cm
中夏族民共和国国家体育场面藏
此拓为章钰藏拓,上有章鈺题签,并钤有:“长州章鈺”、“四当斋”二印,现藏于中夏族民共和国国家体育场地。
www.8522.com 10
www.8522.com 11
www.8522.com ,李邕《灵岩寺颂并序碑》墨拓剪裱本(选页)每页2陆×1七cm 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国家体育地方藏
附录:

灵岩寺碑颂并序
灵昌郡里正邕以法有因,福有缘,故得真僧戾止,神人告祥,宜……或真空以悟圣,或密教以接凡,谓之灵岩,允矣。真……晋宋关口,有法定禅师者,景城郡人也,尝行兰若,……倘使者历年,禅师以劳主人,逝将辞去,忽有贰居士……建立僧坊,弘宣佛法,识者感到山神耳。因……夫山者,土之至厚;谷者,虚之至深;水者,因定而清。林……贝叶之经,衡岳廓水芝之会,独人存法立事,盛名扬……空,矧乎辟支佛牙,灰骨起塔,海龙王意,贸金……仍然。昔者州将厚具,邑吏孔威,广□支供,多供道具……解脱禅师以杖叩力士胫,曰:“令尔守护而送之。”仍施绢五十匹。□若武德阿阁,仪风堵波,□高祖削平之除,仍发宏愿。高宗临御之后,克永光堂。大悲之修,舍利之□,报身之造,禅祖之崇,山上灯□□切宇内。舍那之构,6身铁像。次者,三躯大□金刚□增袤。远而望之,云霞炳焕于丹霄;即而察之,日月照明□□道。此皆国君之力,舍以国财,龙象之竭□慈□二□容植之不生,泛于草间,秽于垅上。职由□保众。发虑道摧。□清净之田,解昏迷之缚,不燃曷□□律,住持人慧之境;恐繁文字,削笔抄于连章,思广阙遗,刻阴□别傅。大德僧净觉,敬惟诸佛,□□□□□□。上座僧玄景、都维那僧克祥、寺主安禅,或上首解空,或出□□义。僧崇宪、僧罗□,僧零范、僧月光、僧智海、僧□□等,永言悟入,大启津梁,咸高梯有凭,胜宅自照,仍依俗谛,□□丰碑,宛委昭宣,弘长增益,桃源失路,迷秦汉而□□天长。其词曰:
倬彼上人,巍乎曾岭,冥立福地,神告□□。爰始幽居,逝言遐驰,寂用内照,尘劳外屏。其一
□□□宫,岁时建置,今古齐同。磴道逦迤,霞阁玲珑。其二
□□效灵。触类示相,扶持净域,警诫州将,延集□□。其三
□□岳寺,台之国□,岱之北阜,蒲之西陉。是人依法,即事联声,宜□□二,何人云与京。其四
硕德勤修,爽□□□,□哉转觉,以拯斯万。其伍
大唐天宝元年岁次戊子□□月乙巳朔十10日景辰建。

www.8522.com 12
www.8522.com 13
www.8522.com 14
www.8522.com 15
www.8522.com 16
www.8522.com 17
www.8522.com 18
www.8522.com 19
www.8522.com 20
www.8522.com 21
www.8522.com 22
www.8522.com 23
www.8522.com 24
www.8522.com 25
www.8522.com 26
www.8522.com 27
www.8522.com 28
www.8522.com 29
李邕《灵岩寺颂并序碑》墨拓 纽卡斯尔教室藏
此为卡利体育场所所藏已割裱成册的拓本,拓本前边附录了何绍基的跋,文中涉及了《灵岩寺碑》,不过此跋并不是为《灵岩寺碑》而写。通过跋文推断,应该是为《法华寺碑》而写。跋文书写于爱新觉罗·清文宗丁丑年间,当时何绍基正在达曼高管泺源书院。何绍基在萨克拉门托重新见到了《法华寺碑》,于是写下了那片长跋。跋文拓本曾附在有正书局清宪宗三年一月出版的《蝯叟手钩重刻法华寺碑》之后。
此跋与《法华寺碑》跋文略有出入。
附录:何绍基跋文:
李书石刻,惟《大照禅师碑》余未及见。所见者,若《戒坛铭》、《叶国重碑》、《娑罗树碑》、《东林寺碑》皆翻刻,失其真。《李思训碑》、《任令则碑》、《端州石室记》、《麓山寺碑》、《李秀碑》、《卢正道碑》、《灵岩寺碑》、《龙兴寺额》各造妙境,而纯任天机,浑脱充沛,则《法华寺碑》为最胜。去春在吴门韩履卿丈诒此宋拓本至阿雷格里港,付老仆陈芝重刻,神理难追,规模粗具矣。
《高僧传》载曇翼构法华精舍事兴碑悉合,唯翼逝後立碑山寺,会稽孔迁制文,不知苏禄海曾及见否?此碑翻本叠出,无论笔势全非,即文字,亦多肥改,如
“秦望山上”增“大唐”字与後题。唐开元复出,“括州”或作“栝州”,“10微”误作“10徵”,“基”缺笔作“其一”,或误不缺,“陈州邑吏随国檀施”误作“陈随国施州邑吏檀”,“伛偻萎花”作“优曇异花”,“有耿投竿”作“有取扳竿”,“像光发福”下误“接台压龙”,首刻石人“黄海伏灵芝”作“南海伏灵芝”,刻石皆讹舛,颠倒可笑,末题“开元二十三年清祀10日建”,按:新书本传,开元二十三年起为括州大将军。立碑正在其时,金石录舆地,此碑目俱不误,翻本作十一年、十三年者皆谬也。《戒坛铭》开元三年立,《叶有道碑》开元5年建,皆题括州太尉,伪作鲜明。《卢正道碑》以天宝元年七月立,尚题括州教头,上距开元廿三年凡八年。
《灵岩寺碑》题天宝元年某月丁酉朔102二十七日,景臣考是十四月所立,衔书“灵昌郡太尉”者,时初改州为郡,太守为太史,灵昌郡太守,即滑州巡抚,其年盖由括州迁淄州,又迁滑州。旧书谓:“由遵化尉累转括、淄、滑三州里正,天宝初为汲郡、别林斯高晋海左徒。”新书谓:“开元二十三年起为括州上大夫,历淄、滑二州军机大臣。上计京师出为汲郡、班达海左徒,天宝初年,李晖甫忌之,因傅以罪。”叙次皆未确切,此拓足正证诸碑之误,兼纠二史之疏矣。
不久前,阮氏《两浙金石志》、杜氏《越南中国金石志》皆从翻本录入,杜志云“法华寺唐大中时改为天衣寺,碑高八尺陆寸,广四尺,又引周锡珪跋云,碑重立,殊陋恶,曾见旧拓三种,亦不知什么人为真。”又引《万历嘉兴府志》云,“寺後10峰,堂有李邕断碑石”,按周氏所见,定皆翻本,10峰堂前断石,或是原来妙断耶。
第勒尼安海书与鲁公同时并驱,所撰书多方外之文,其坚强不获令终,亦略相侣。余于颜书手钩《忠义堂帖》,收藏宋拓本《祭伯文》、《祭侄文》、《大字麻姑坛记》、《李元靖碑》,于李书见《北云麾》原石全本于钱塘潘氏,收宋拓《麓山寺碑》于维尔纽斯,搜得《灵岩寺碑》两段于长清,见古拓《卢府君碑》于崇雨舲中丞处,今复得此帖,墨缘重叠,可云厚幸。窃谓两公书律,皆根矩篆分,渊源黑龙江,绝不依傍山阴。余习书四十年,坚定不移此意,于两公有微尚焉。苦臂腕孱弱,复多嗜少专,瞻望前哲,徒增叹愧耳。
咸丰帝辛未青阳道州蝯叟何绍基跋于泺源书院
【资料来源】
《中中原人民共和国书法全集》第一三卷-西夏伍代编-李邕卷(荣宝斋出版社)
中国国家体育地方碑帖菁华
新山体育场地金石拓片鉴赏
转自清净流芳的博客
曲径通幽的博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