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理论,大顺书法

www.8522.com 1
www.8522.com 2
李邕《奉别帖》墨拓 见于宋拓《潭帖》
约书於开元二10二年〔73四)。金鼎文。凡肆行,行十一字不等,计三十5字。著录首见宋拓《潭帖》。
是帖尚收音和录音於宋大观三年,敷阳王宷摹勒
之《汝帖》101(名《久别帖》)。明金坛王
秉编次,长洲章德懋镌刻的《泼墨斋法书十卷》第玖;及清清圣祖年间卞永誉撰集,黄元鋐
双钩、刘光暘绣刻的《式古堂法书10卷》卷
5。《潭帖》则列於名臣法帖第八“唐秘书监
李邕书”。书云:“奉别长久,驰仰益深。已
熟,惟动静多胜儿郎,休休。邕粗(尔),一言未即,披雲但增怀口。尊崇爱慕,谨状。”是
帖无书撰年月,据《淳化阁帖》之李邕《晴热
帖》及卞永誉《式古堂书法和绘画汇考》卷柒之李邕 书《比无近书帖》
、《胜和帖》诸内 容,与《奉别帖》同类,均述邕见任於外,时
天气炎热,顿生思家念子之情,故尔“驰仰益
深”,传书致候。故断其书撰年月為同目前期。据朱关田《李邕年谱》,《晴热帖》於开
元二102年(7三肆)李邕任澧州司未时所
书,於是,断《奉别帖》亦应在那时所书。
《潭帖》刊载《奉别》一帖,其『邕粗』
下闕损一字,据《比无近书帖》有『邕粗尔,
少理张子有……“之述,定《潭帖》所缺之应为“尔”字。
释文:奉别永世,驰仰益深。已
熟,惟动静多胜儿郎,休休。邕粗(尔),一言未即,披雲但增怀□。爱惜珍爱,谨状。(赵雁君)

www.8522.com 3
www.8522.com 4
www.8522.com 5
李邕《晴热帖》墨拓 见于宋拓《淳化阁帖》 约书於开元二十二年(7三4)。手
札。刻本。甲骨文。七行,行九字十字不等。
故宫博物院藏宋拓本(《淳化阁帖》)。
此帖亦称《叁数日晴帖》,《检校帖》。无书写时间,著录首见王著《淳化阁帖》卷四《历代名臣法帖》,后《大观帖》亦有刻入。
两本刻帖均系依内府故物摹刻,可见此帖真跡至宋大观年间尚在内府,后流传无绪,记载不详。据朱关田《李邕年谱》载,该帖书於开元二10贰年。今用宋拓《淳化阁帖》图版。
此帖刻工卓绝,笔画瘦劲,点画显著,毫无拖沓之笔,字与字倚侧相间,个别连笔如游丝飞空,十三分有趣,因其為手札,信笔挥洒,来得随便而又理所当然,与李邕其余巨製宏大、规整谨严的碑刻来,则突显诡奇多变,别
具一格。 (吕金柱)
释文:三数日晴顿热若為自/适也僕少理欲使小儿/入京尝从澧州去有书/不示之诸公欲赛无/九百之事尝不復爽/故使驰问不具李/邕白十贰二十1三日差无多/事检校来一言集/耳通长孙伍郎
(赵雁君)

www.8522.com 6
 
王羲之的书法,无论古今哪家哪派的评价什么,它在历史上的地位和熏陶,总是客观存在的。又不管从什麽角度商量,是读书参考,依旧分析比较,那些现有书迹,总是直接质感。
  世传王羲之的书迹有两类:壹是木版或石刻的碑帖;一是南陈蜡纸钩摹的
墨迹本。至於他一向手写的原迹,在唐代时只有几件,如米颠曾收的《王略帖》等,後来都亡佚不传,只剩石刻拓本。
  木版或石刻的碑帖,从钩摹开端,中间经过上石、刊刻、捶拓、装潢各样工序,原貌自然打了若干倒扣,不足十二分相信。於是直接从原迹上钩摹下来的
影子,即所谓“双钩廓填本”或“摹榻本”,就形成最可信赖的依靠了。那类
摹榻本当然历代都可构建,总以唐代硬黄蜡纸所摹为最精。它们是从原迹直接钩出,称得起是间接资料。字迹风二姑,也与辗转翻摹的不及。只要遍布地相比较来看,有经历的人一见便知。因为唐摹的纸质、钩法,都与後代区别。
书法理论,大顺书法。 
那种唐摹本在明代已被赏识,米宁德诗说“媪来鹅去已千年,莫怪痴儿收蜡纸”。可见当时已有人把钩摹的蜡纸本当作王羲之的墨迹,所以米邯郸讥他们是“痴儿”。到了明日唐摹本更为难得,被人另眼相待的档期的顺序,自然远过宋人,便与真迹同等了。现有的别本中,可靠为唐摹的,至多可是玖件。
  (壹)现有唐摹王羲之帖概观
 
现成唐摹王羲之帖,在卅年前所见,计有:壹、《快雪时晴帖》,贰、《奉橘》等三帖一卷(俱在新疆),三、
《丧乱》等3帖一卷,肆、《孔里胥》等2帖1卷,以上俱带名款,还有5、《游目帖》(俱在日本)虽不带名款,但见於《十柒帖》中。
近卅余年中发掘的重大唐摹本首荐6、《姨母》等帖1卷(在新疆),7、《寒切帖》(在圣何塞),以上俱带名款,还有8、《远宦帖》(在甘肃),虽不带名款,但见於《淳化阁帖》,九、《行穰帖》(在美利坚联邦合众国),无名氏款。
 
以上各帖,《游目》闻已毁於战火,《寒切》墨色损伤太甚,《快雪》纸色过暗外,别的一律精粹逼人。有疑点的,那裏都不涉及。
在卅余年前,论唐摹本,都推《丧乱》和《孔少保》,因为那二件纸上都有“延历判别”的脏乱差。延历是东瀛桓武帝的年号,其元年为纪元7八2年。东瀛专家更正这二件是《东北大学寺献物帐》中记录的。按《献物帐》是东瀛圣武帝卒後皇后将遗物供佛的账面,圣武卒於公元柒二九年,那么传到东瀛时至少在七二九年此前,摹拓自更在前,证据相比强硬。自从卅余年前《姨母》等帖出现後,所存唐摹王羲之帖的层面,为之壹变。
  (二)《姨母》等帖
 
唐摹王羲之帖,不论是现存的或已佚的,能确证为后金所摹的已然不易得;如可证在东晋何人原藏、何人摹拓、何年何月,壹一可考的除却那《姨母》等帖一卷外,可能是绝无的了。
 
所说《姨母》等帖,是明清钩摹的1组王氏家族的字迹。现有这一卷,是那一组中的壹部份。那卷起来是王羲之的《姨母》、《孟陬》2帖,以下还有两个人8帖。卷尾有万岁通天二年王方庆进呈原迹的衔名。在古代称那全组为《宝章集》,晋朝岳珂《宝真斋法书赞》卷七著录,称那残存的六个人10帖连尾款的1卷为《万岁通天帖》,相比较适当,本文以下也沿用此称。
 
先从文献中看清代那壹组法书的摹拓经过:唐张彦远《法书要录》卷6载窦臮《述书赋》并其兄窦蒙的注,《赋》的下卷裏说:
  “武曌君临,藻翰时钦。顺天经而永保先业,从人欲而不顾兼金。”窦蒙注云:
“则天子后,沛国武氏,士获女。临朝称尊号,日大周金轮君王。时凤阁经略使石泉王公方庆,即汉朝少保导十世孙。有累代祖父书迹,保传於家,凡二十四人,辑为一拾1卷。后墨制问方庆,方庆因此献焉。后不欲夺志,遂尽模写留内,其本加宝饰锦缋,归还王氏,人到於今称之。右史崔融撰《王氏宝章集·叙》,具纪其事。”
 
《法书要录》卷4载失名《南齐叙书录》,亦述此事而较略。末云:“神功元年二月,上谓凤阁太尉王方庆曰,……献之以下二十五人书共十卷,……仍令中书舍人崔融为《宝章集》以叙其事。复以《集》赐方庆,当时举朝以为荣也。”
  5代时刘昫领修的《旧唐书》卷八十九《王方庆传》说: 
“则天以方庆家多图书,尝访求右军神迹。方庆奏日:“臣10年间从伯祖羲之书,先有四10余纸,贞观拾二年太宗购求,先臣并以进之,只有一卷于今存。又进臣十一代祖导,拾代祖洽,九代祖珣,八代祖昙首,七代祖僧绰,6代祖仲宝,5代祖骞、高祖规、曾祖褒,并玖代3从伯祖清远书令献之已下二105位书,共10卷。则天御武成殿示群臣,仍令中书舍人崔融为《宝章集》以叙其事,复赐方庆,当时吗感觉荣。” 
www.8522.com , 
按以上三条记载,“神功元年”当然不确,因为现成卷尾鲜明是万岁通天2年;人数不一样,有总括或撰文不细致的或然;卷数分化,有传抄传刻之误的大概;都非亲非故首要。只有赐还王氏的是原迹还是摹本?那些主题材料,窦蒙说的最驾驭,是“遂尽模写留内”。岳珂跋赞也依窦蒙的说法。或问那“赐还”、“留内”的难点,“干卿底事”?回答是:摹拓本假如“留内”的,则拓法必越来越精工,效果必更实在,大家便更可注重了。
  (三) 《万岁通天帖》的留存景况
 
王方庆当时进呈家藏各帖,据《旧唐书》所记有3组:羲之为壹卷,是一组;导至褒10个人为壹组,分几卷不详;献之以下二拾7位为一组,分几卷不详。
 
至於摹拓本是不是拆散原组重排的,已不可能查考。但看命名《宝章集》,又令崔融作叙的气象,应是有1番整治的。
  现有那一卷,为北周御府旧藏,今在广东省博。所剩如下的人和帖:
羲之:《姨母》、《初月》,
荟:《疖肿》、《翁尊体》,
徽之:《新月》,
献之:《廿九日》,
僧虔:《在职》,
慈:《栢酒》、《汝比》,
志:《喉痛》。
  (今装次序如此,与《宝真斋法书赞》、《真赏斋帖》微异。)
共七位十帖。原有人数,按《旧唐书》所记,3组应是三十七个人,今卷所存仅伍分之1强;如按窦蒙所说“凡二拾8”,则今卷也仅存四分①。帖数也轻巧想见,比原来的早晚少得好些。今存那卷内有西楚时“史馆新铸之印“,又曾刻入《秘阁续帖》。
《续帖》今已无传,清末沈曾植曾见张少原藏残本,中有此卷,见《寐叟题跋》,所记并无溢出的人和帖。
 
到后汉时在岳珂家,著录於《宝真斋法书赞》卷7,缺了荟、志几个人的衔名和“疖肿”、
“久痢”2帖文。《宝真斋法书赞》是从《永乐大典》中辑出的,或然是《永乐大典》抄失或4库馆辑录时抄失。今卷中四个神草名及二帖俱存,可见岳氏时未失。《宝真斋法书赞》中已缺僧虔衔名,岳氏自注据《秘阁续帖》补出,是齐司空简穆公僧虔。又《翁尊体》壹帖列在《汝比》帖後,是王慈的第3帖。《真赏斋帖》列於王僧虔後,王慈在此以前,成了失名的壹位1帖。
 
今卷次序,与《叁希堂帖》同,成了王荟的第三帖。细看今卷上边处常有朱笔标写数目字,《翁尊体》壹纸有“陆”字,《汝比》一纸有“七”字,别的纸边数码次序多不可精通。可见那六位10帖,在此在此以前不知装裱多少次,颠倒多少次。
  以书法风格看,确与王慈接近,岳珂所记,是相比较合理的。
又原卷岳氏跋後赞中纸烂掉一字,据《宝真斋法书赞》所载,乃是“玉”字。
 
还有窦臮的“臮”字,本是上半“自”字,下半横列八个“人”字,另一写法,正是“洎”字。岳氏跋中误为“泉”字,从白从水。西夏翁方纲有文聊到岳氏跋赞都以书手代抄上的,所以中间有误字,那个臆想是可相信的。今存岳氏书迹,还有三个剳子(在紫禁城),唯有签字1“珂”字是亲笔,可知他是勤於撰文而懒於写字的。
 
清初朱彝尊曾见那卷,说有肆跋,为岳珂、张雨、王鏊、文作璧(见《曝书亭集·卷五103·书万岁通天帖遗闻》,下引朱氏文同此)。今王跋已失,当是入爱新觉罗·弘历内府时撤去的。爱新觉罗·弘历刻帖以後,那卷经过火烧,下端略有缺笔处。
(四) 《万岁通天帖》在历史文物和书艺上的市场总值
 
《万岁通天帖》虽是有本有源、有根有据的1件古法书的真风貌,但在流传进度中却屡屡遭到轻视。南宋项元汴是一个“富而好古”的商行,其家开有当铺。一般当铺只当宝物,他家当铺却并当书法和绘画。於是项氏除了收买书法和绘画外,还有当来的册页。他虽好收藏书法和绘画,却并从未眼力,也常获得假造的、错误的。
 
所谓错误,就是指鹿为马,认甲成乙。比方如元末杨遵,也号“海岳庵主”,与宋朝米颠相重。有人把杨的字冒充米的字,他也认真。他还常把得到“价浮”的书法和绘画让他表弟项笃寿收买,所谓“价浮”,就是以为不足那个钱的。
 
那卷便是项元汴以为“价浮”的,所以归了项笃寿。事见朱彝尊文。按那卷煊赫法书,可谓无价之宝,而项元汴竟以为不足,足见她并无真识。那是此卷受屈之壹;又乾隆帝时刻《叁希堂帖》,以《快雪时晴帖》为尊,信为真迹,而此卷则列於“唐摹”类中,那是受屈之2。
 
推论原因,无论明人清人何以不推崇它,不外乎看到它显明写出是“钩摹”本,而杨遵被明人信为米颠,《快雪》被清人信为真迹,都因上无“充”字、“摹”字,所以“居之不疑”,也就“积非成是”了。可笑的是那么厉害的武后,也会错说出一句“是摹本”的心声,竟使她大费心理制成的1件宝贝,在千年之後,四次遇上“信假不信真”的人!
  《万岁通天帖》的难得处,笔者感觉有3点值得尤其提议:
 
壹、北周从未有过影印技巧时,只凭蜡纸钩摹,同是钩摹,又有精粗之别。有的原帖有不尽,或原纸昏暗处,又给钩摹产生不便,轻便生出失误。即如《快雪帖》中『羲』字,笔画攒聚重叠,不易见到行笔的踪影。当然恐怕是书写时过於急忙,更也许是出於钩摹不善。《丧乱》、《孔士大夫》2卷钩摹较精,连原迹纸上壹丁点儿的破损处都用细线钧出,可说是很够忠实的了。但也不是绝非失误处。个中“迟承”的“承”字,最上一小横笔处断开,看去很像个“咏”字,原因是那小横笔中间或许原纸有缺损处,遂摹成两笔。“迟承”在晋帖中有讲,“迟咏”便没讲了。至於《万岁通天帖》不但未有误摹之笔,即原迹纸边破损处,也都钩出,那在《三之日帖》中最为强烈,如此忠实,越来越高居不下了小编们对那么些别本的信任之心。所以朱彝尊说它“钩法精妙,锋神毕备,而用墨浓淡,不露纤痕,正如一笔独写”。确是丝毫都不夸大的。
 
又王献之帖中“奉别怅恨”肆字处,“别怅”贰字原迹损缺百分之五10,这卷裏如实描出。在《淳化阁帖》中,也有此帖,就把那多个残字删去,并把“奉”、“恨”2字接连起来。汉代编写习贯,“奉”字是对人的敬语,如“奉贺”、“奉赠”之类,都以大规模的,“奉别”就是“敬与同志离别”的意思。
一切对人不敬不利的话,不能够用它。若是说“奉打”、“奉欺”,便成了笑谈。“恨”上不能够用“奉”,也是特别领悟的。大家都说《阁帖》文辞难读,原因在於隋朝语言太简,其实这么脱字落字的句子,又怎能使人读懂吗?《阁帖》中那类被删节的语句,又不敢相信 不或者相信共有多少吧?
  贰、清朝讲书法源流,无不溯至锺、张、
二王,以及南朝诸家。他们真正影响了北宋诸家、诸派。碑刻大批量出土之後,即使有不少人想否认前面包车型大巴传教,出现什么“南北书派论”啦、“尊碑卑唐”说啊、“碑字”、“帖学”说啊,见仁见智,那裏不加商议。只是南朝书法家在东魏曾被赏识,曾有震慑,则是历史事实。近百年来所论的“南”、
“帖”的依照,只然则是《淳化阁帖》,《阁帖》千翻百摹,早已不成样子。研讨《阁帖》由此牵连到轻视南朝和北魏书法家小说的人,从阮元到叶昌炽、康长素,断定都没见过那卷1类的精摹墨迹。
从书艺论,不但那卷中王羲之2帖赏心悦目绝伦,即别的各家各帖,也都分外重大。像徽之、献之、僧虔三帖,差不多都以真书。唐张怀瓘《书估》(《法书要录》卷4)说:“因取世人易解,遂以王羲之为标准。如大王陶文,
字直一百,5字(按此“字”字疑是“行”字之误)乃敌石籀文1行,三行钟鼓文敌1行实在。”可知真书之难得,那二家二帖之可贵。
 
自晋以下,南朝书风的过渡连续,在王氏门中,更可观察承传的严酷。在那卷中,王荟、王慈、王志的燕体,驰骋挥洒,《世说新语》中所记王、谢名流这几个倜傥不群的气派,不啻一一绘身绘色。特别徽、献、僧虔的真书和那“范武骑”真书三字若用刻碑刀法加工叁回,便与北碑无甚分别。由此得以想见,一些著名工整的北朝碑铭墓志,在未刻在此以前,是个什么情形。尖笔蜡纸加细钩摹的间接资料,必然比刀刻、墨拓的间接材质要近真得多。
 
又《快雪帖》偏左下方有“山阴张侯”4字,客官每生疑问。作者感觉那是对收信人的叫做,如前天信封外写某处某人收相同。古人用素纸卷写信,纸面朝外,随写从右端随卷,卷时仍是字面朝外。写完了,後边留1段余纸裹在外围,题写收信人,因常是托熟人指引,所以不确定写得像后日那么详细。那种写法,一贯沿续到明朝文贞献还留有实物。只是收信人的姓氏为甚么在外封上写得那么偏靠下端,在此以前自身总认为《快雪帖》是摹者用四字填纸空处,今见“范武骑”三字也是封题,也较靠下,原封的指南虽仍未见,但可推知那是立刻的一种习贯。
叁、古代嘉靖时人华夏把那卷刻入《真赏斋帖》,因为刻的精工,当时差不多和唐摹本同样对待。许五个人从那种精刻本上揣摹六朝人的笔法。《真赏》原刻经火焚烧,又重刻了3遍,遂有火前本、火後本之说。文氏《停云馆帖》裏也刻了3遍,王氏《郁冈斋帖》所收便是赢得火後本的原石,编入了她的丛帖。
  到了唐代《3希堂帖》失真更加多,不足并论了。
清初书法家王澍,对法帖极有色金属研讨所究,著《淳化阁帖考证》。在卷6《袁生帖》条说:“华中甫刻《真赏斋帖》模技精良,出《淳化》上。按此帖真迹今在华亭王俨斋大司农家,尝从借观,与《真赏帖》所刻不殊毛发,信《真赏》为有明第二佳刻也。”
 
他那话是从《袁生》一帖推论到《真赏》全帖,评价可算相当高,而《真赏》刻手章简甫才具之精,也一言以蔽之。但明天拿火前初刻的榻本和唐摹原卷细校,仍不免有部分失真处,那是笔和刀、蜡纸和木版(火前本是木板,火後本是石版)、钩描和捶拓各方面标准不相同所致,并不足怪。
 
未来所存王羲之帖,已寥寥可数,而别的各家如王献之以下,更大约一无所存(旧题为王献之的和未必确出唐摹的不论)。近代敦煌、绥化到处出上的太古文件不少,有多数书写的1世可与羲、献非常。如《李柏文书》仅比《湖心亭序》早几年,可作比较印证,但到底不是直接的证物。南朝石刻墓志近年也出土不少,则又不是真迹,和那卷南朝人书迹真影,还有一段距离。大家前几天竟得直白看看那6位十帖,把玩追摹,想到广孝皇帝获得《湖心亭》时的开心,大概也不过那样;而原色精印,更远赶过蜡纸钩摹,则鉴赏之福,又能够傲视武后了!

www.8522.com 7
www.8522.com 8
李邕《东林寺碑》墨拓选页 开元十九年(73一)庐贵州林寺
《东林寺碑》自署立於唐开元十九年(柒叁1)。碑係重刻,金鼎文,二十四行,行五102字。碑在广西庐黑龙江林寺。
此碑著录首见欧阳棐《集古录目》卷6。
碑文题称:“前陈州御史江夏李邕文并书”,
按朱关田《李邕年谱》:开元九年左徒海州,
十一年冬迁陈州,104年春贬三沙遵化县尉,
10七年為澧州司马,至十九年未有离任。又据
张又新《东林寺碑阴记》载:“拉普捷夫海守李公,
文人之雄,书品之能者也。开元拾年作《东林寺碑》,手笔一轴,俾模而刊石,藏於寺者,
凡百一103字”。故是碑必在海州任上书撰,
时年四拾8虚岁。而是碑却在“大唐开元十玖年
(73一)五月1010日建”,书撰与立石相距
整整十年,係书撰在前,立石於后之故。
此碑原石於碑阴处刻有裴休题记1通,据
张又新《东林寺碑阴记》载,係唐会昌初年附
刻。原石已於元延祐7年(1叁二〇)毁於寺
火。至元三年(壹三叁七)十3月120日,沙门庆
哲以旧本重刻,置虎溪3笑桥,明万历乙丑(一伍97)為一醉僧所断,损四十七字。
碑未有草书重刻记及米南宫等刻跋。今所传為再
翻刻石,石上刻有北平翁方纲观款。传世较早
為万历后之明拓本,损四107字,在碑二十一
至二拾3行之下,别的文字完好。清乾嘉拓本
每行下泐十67字不等。题中之“前陈州太尉 江”6字已泐。
此碑书法按裴休碑阴题记所谓:“览苏禄海词翰,想见风范”。然重刻后则笔力瘦弱,气 局萎靡,已不復见大澳大利亚湾威仪。
(吕金柱)
释文 留范经尤邃/是田之说尝/就恆岳
观止/日作者道行者/惟此人焉属/朱序寻戈緇 (赵雁君)

原帖欣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