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及赏析,女曰鸡鸣原来的小说

  瞻卬昊天,则不小编惠。孔填不宁,降此大厉。邦靡有定,士民其瘵。蟊贼蟊疾,靡有夷届。罪罟不收,靡有夷瘳。

考槃在涧,硕人之宽。独寐寤言,永矢弗谖。考槃在阿,硕人之薖。独寐寤歌,永矢弗过。考槃在陆,硕人之轴。独寐寤宿,永矢弗告。——先秦·无名氏《考槃》

女曰鸡鸣,士曰昧旦。子兴视夜,歌手有烂。将翱将翔,弋凫与雁。弋言加之,与子宜之。宜言喝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知子之来之,杂佩以赠之。知子之顺之,杂佩以问之。知子之好之,杂佩以报之。——先秦·无名《国风·郑风·女曰鸡鸣》

执竞武王,无竞维烈。不显成康,上帝是皇。自彼成康,奄有4方,斤斤其明。钟鼓喤喤,磬莞将将,降福穰穰。降福简简,威仪反反。既醉既饱,福禄来反。——先秦·无名氏《周颂·执竞》

  人有土田,女反有之。人有民人,女覆夺之。此宜无罪,女反收之。彼宜有罪,女覆说之。

考槃

先秦:佚名

於皇武王!无竞维烈。允文文王,克开厥后。嗣武受之,胜殷遏刘,耆定尔功。——先秦·无名氏《周颂·武》

周颂·武

小戎俴收,伍楘梁辀。游环胁驱,阴靷鋈续。文茵畅毂,驾笔者骐馵。言念君子,温其如玉。在其板屋,乱笔者心曲。4牡孔阜,6辔在手。骐骝是中,騧骊是骖。龙盾之合,鋈以觼軜。言念君子,温其在邑。方何为期?胡然作者念之。俴驷孔群,厹矛鋈錞。蒙伐有苑,虎韔镂膺。交韔二弓,竹闭绲滕。言念君子,载寝载兴。厌厌良人,秩秩德音。——先秦·无名氏《国风·秦风·小戎》

国风·秦风·小戎

瞻卬昊天,则不作者惠?孔填不宁,降此大厉。邦靡有定,士民其瘵。蟊贼蟊疾,靡有夷届。罪罟不收,靡有夷瘳!人有土田,女反有之。人有民人,女覆夺之。此宜无罪,女反收之。彼宜有罪,女覆说之。哲夫成城,哲妇倾城。懿厥哲妇,为枭为鸱。妇有长舌,维厉之阶!乱匪降自天,生自妇人。匪教匪诲,时维妇寺。鞫人忮忒,谮始竟背。岂曰不极,伊胡为慝?如贾三倍,君子是识。妇无公事,休其蚕织。天何以刺?何神不富?舍尔介狄,维予胥忌。不吊不祥,威仪不类。人之云亡,邦国殄瘁!天之降罔,维其优矣。人之云亡,心之忧矣。天之降罔,维其几矣。人之云亡,心之悲矣!觱沸槛泉,维其深矣。心之忧矣,宁自今矣?不自己先,不自己后。藐藐昊天,无不可巩。无忝皇祖,式救尔后。——先秦·匿名《大雅·瞻卬》

大雅·瞻卬

先秦:佚名

瞻卬昊天,则不本身惠?孔填不宁,降此大厉。邦靡有定,士民其瘵。蟊贼蟊疾,靡有夷届。罪罟不收,靡有夷瘳!

人有土田,女反有之。人有民人,女覆夺之。此宜无罪,女反收之。彼宜有罪,女覆说之。

哲夫成城,哲妇倾城。懿厥哲妇,为枭为鸱。妇有长舌,维厉之阶!乱匪降自天,生自妇人。匪教匪诲,时维妇寺。

翻译及赏析,女曰鸡鸣原来的小说。鞫人忮忒,谮始竟背。岂曰不极,伊胡为慝?如贾3倍,君子是识。妇无公事,休其蚕织。

天何以刺?何神不富?舍尔介狄,维予胥忌。不吊不祥,威仪不类。人之云亡,邦国殄瘁!

天之降罔,维其优矣。人之云亡,心之忧矣。天之降罔,维其几矣。人之云亡,心之悲矣!

觱沸槛泉,维其深矣。心之忧矣,宁自今矣?不自己先,不自己后。藐藐昊天,无不可巩。无忝皇祖,式救尔后。

二7诗经,忧国忧民,讽刺

国风·郑风·女曰鸡鸣

先秦:佚名

有兔爰爰,雉离于罗。小编生之初,尚无为;笔者生之后,逢此百罹。尚寐无吪!有兔爰爰,雉离于罦。小编生之初,尚无造;笔者生之后,逢此百忧。尚寐无觉!有兔爰爰,雉离于罿。作者生之初,尚无需;作者生之后,逢此百凶。尚寐无聪!——先秦·无名《国风·王风·兔爰》

国风·王风·兔爰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哪个人谓尔无羊?三百维群。哪个人谓尔无牛?910其犉。尔羊来思,其角濈濈。尔牛来思,其耳湿湿。或降于阿,或饮于池,或寝或讹。尔牧来思,何蓑何笠,或负其餱。三拾维物,尔牲则具。尔牧来思,以薪以蒸,以雌以雄。尔羊来思,矜矜兢兢,不骞不崩。麾之以肱,毕来既升。牧人乃梦,众维鱼矣,旐维旟矣,大人占之;众维鱼矣,实维丰年;旐维旟矣,室家溱溱。——先秦·无名氏《小雅·无羊》

小雅·无羊

瞻卬昊天,则不作者惠?孔填不宁,降此大厉。邦靡有定,士民其瘵。蟊贼蟊疾,靡有夷届。罪罟不收,靡有夷瘳!人有土田,女反有之。人有民人,女覆夺之。此宜无罪,女反收之。彼宜有罪,女覆说之。哲夫成城,哲妇倾城。懿厥哲妇,为枭为鸱。妇有长舌,维厉之阶!乱匪降自天,生自妇人。匪教匪诲,时维妇寺。鞫人忮忒,谮始竟背。岂曰不极,伊胡为慝?如贾3倍,君子是识。妇无公事,休其蚕织。天何以刺?何神不富?舍尔介狄,维予胥忌。不吊不祥,威仪不类。人之云亡,邦国殄瘁!天之降罔,维其优矣。人之云亡,心之忧矣。天之降罔,维其几矣。人之云亡,心之悲矣!觱沸槛泉,维其深矣。心之忧矣,宁自今矣?不自作者先,不自己后。藐藐昊天,无不可巩。无忝皇祖,式救尔后。——先秦·无名《大雅·瞻卬》

大雅·瞻卬

先秦:佚名

瞻卬昊天,则不作者惠?孔填不宁,降此大厉。邦靡有定,士民其瘵。蟊贼蟊疾,靡有夷届。罪罟不收,靡有夷瘳!

人有土田,女反有之。人有民人,女覆夺之。此宜无罪,女反收之。彼宜有罪,女覆说之。

哲夫成城,哲妇倾城。懿厥哲妇,为枭为鸱。妇有长舌,维厉之阶!乱匪降自天,生自妇人。匪教匪诲,时维妇寺。

鞫人忮忒,谮始竟背。岂曰不极,伊胡为慝?如贾三倍,君子是识。妇无公事,休其蚕织。

天何以刺?何神不富?舍尔介狄,维予胥忌。不吊不祥,威仪不类。人之云亡,邦国殄瘁!

天之降罔,维其优矣。人之云亡,心之忧矣。天之降罔,维其几矣。人之云亡,心之悲矣!

觱沸槛泉,维其深矣。心之忧矣,宁自今矣?不自己先,不自己后。藐藐昊天,无不可巩。无忝皇祖,式救尔后。

27诗经,忧国忧民,讽刺

周颂·执竞

先秦:佚名

瞻卬昊天,则不自个儿惠?孔填不宁,降此大厉。邦靡有定,士民其瘵。蟊贼蟊疾,靡有夷届。罪罟不收,靡有夷瘳!人有土田,女反有之。人有民人,女覆夺之。此宜无罪,女反收之。彼宜有罪,女覆说之。哲夫成城,哲妇倾城。懿厥哲妇,为枭为鸱。妇有长舌,维厉之阶!乱匪降自天,生自妇人。匪教匪诲,时维妇寺。鞫人忮忒,谮始竟背。岂曰不极,伊胡为慝?如贾叁倍,君子是识。妇无公事,休其蚕织。天何以刺?何神不富?舍尔介狄,维予胥忌。不吊不祥,威仪不类。人之云亡,邦国殄瘁!天之降罔,维其优矣。人之云亡,心之忧矣。天之降罔,维其几矣。人之云亡,心之悲矣!觱沸槛泉,维其深矣。心之忧矣,宁自今矣?不自己先,不自己后。藐藐昊天,无不可巩。无忝皇祖,式救尔后。——先秦·无名《大雅·瞻卬》

大雅·瞻卬

6月栖栖,戎车既饬。四牡骙骙,载是平常衣服。玁狁孔炽,笔者是用急。王于出征,以匡王国。比物四骊,闲之维则。维此11月,既成笔者服。笔者服既成,于三10里。王于出征,以佐太岁。四牡修广,其大有颙。薄伐玁狁,以奏肤公。有严有翼,共武之服。共武之服,以定王国。玁狁匪茹,整居焦获。侵镐及方,至于泾阳。织文鸟章,白旆央央。元戎10乘,以先启行。戎车既安,如轾如轩。4牡既佶,既佶且闲。薄伐玁狁,至于大原。文武吉甫,万邦为宪。吉甫燕喜,既多受祉。来归自镐,我行永恒。饮御诸友,炰鳖脍鲤。侯哪个人在矣?张仲孝友。——先秦·无名氏《小雅·三月》

小雅·六月

东头未明,颠倒衣服。颠之倒之,自公召之。东方未晞,颠倒裳衣。倒之颠之,自公令之。折柳樊圃,狂夫瞿瞿。不可能辰夜,不夙则莫。——先秦·无名氏《东方未明》

东方未明

先秦:佚名

东头未明,颠倒服装。颠之倒之,自公召之。东方未晞,颠倒裳衣。倒之颠之,自公令之。折柳樊圃,狂夫瞿瞿。无法辰夜,不夙则莫。6八诗经

  哲夫成城,哲妇倾城。懿厥哲妇,为枭为鸱。妇有长舌,维厉之阶。乱匪降自天,生自妇人。匪教匪诲,时维妇寺。

  鞫人忮忒。谮始竞背。岂曰不极?伊胡为慝?如贾三倍,君子是识。妇无公事,休其蚕织。

  天何以剌?何神不富?舍尔介狄,维予胥忌。不吊不祥,威仪不类。人之云亡,邦国殄瘁。

  天之降罔,维其优矣。人之云亡,心之忧矣!天之降罔,维其几矣。人之云亡,心之悲矣!

  觱沸槛泉,维其深矣。心之忧矣,宁自今矣?不自小编先,不自小编后。藐藐昊天,无不克巩。无忝皇祖,式救尔后!

  [题解]

  讽刺周灵王深爱褒姒,信用奸邪,爱毛反裘,国将灭亡。

  [注释]

  一、瞻卬(仰yǎng):敬慕。《释文》:“卬,音仰,本亦作仰。”

  2、填:久。《毛传》:“填,久。厉,恶也。”

  3、瘵(债zhài):病。《毛传》:“瘵,病。”

  肆、蟊(毛máo):害虫。蟊疾:病疫。《正义》:“蟊贼者,害禾稼之虫,蟊疾是害禾稼之状。”

  5、届:《郑笺》:“届,极。”

  6、罟(谷gǔ):网。瘳(抽chōu):病愈。《毛传》:“瘳,愈也。”

  7、收:《毛传》:“收,拘收也。”

  8、说(托tuō):《毛传》:“说,赦也。”

  9、哲夫:《毛传》:“哲,知(智zhì)也。”

  拾、枭(肖xiāo)、鸱(吃chī):《郑笺》:“懿,有所伤痛之声也。……枭鸱,恶声之鸟,喻襃姒之言无善。”

  11、阶:王念孙《广雅疏证》卷四:“阶,犹因也。”

  12、寺:《毛传》:“寺,近也。”《郑笺》:“又非有人事教育王为乱,语王为恶者,是惟近爱妇人,用其言故也。”

  1三、鞫(居jū):穷极。忮(治zhì):忌恨。忒(特tè):变化。《毛传》:“忮,害。忒,变也。”林义光《诗经通解》:“鞫,读为告,告、鞫古同音。”

  14、慝(特tè)《郑笺》:“慝,恶也。”严粲《诗缉》:“其为恶岂曰不极至乎?何故为慝恶而不断也。”

  1五、识:林义光《诗经通解》:“识读为职,识与职古通用。言如贾利三倍之人而主君子之事。”

  1陆、公事:王引之《经义述闻》卷7:“今按文件即功事,休其蚕织即无功事也。”

  17、富:通“福”。 《毛传》:“剌,责。富,福。”

  1八、舍尔介狄,维予胥忌:《郑笺》:“乃舍女被甲夷狄来侵袭中华夏族民共和国者,反与自己相怨。”

  1玖、吊:《集传》:“吊,闵也。……今王遇灾而不恤,又不谨其气质。”

  20、殄瘁(舔翠tiǎn cuì):辛劳不堪。《郑笺》:“天下邦国将尽落魄。”

  二一、罔:《传疏》:“罔,古网字。天之降罔,犹言天降罪罟耳。”

  22、优:《毛传》:“优,渥也。”

  23、几:《郑笺》:“几,近也。”

  二四、觱(必bì)沸:泉水喷涌貌。槛(见jiàn)泉:向上涌出的喷泉。《集传》:“觱沸,泉涌貌。槛泉,泉正出也。”

  25、无不克巩:于省吾《诗经新证》:“无不克巩,应读为无不克恐,恐、畏同训。”

  26、忝(舔tiǎn ):辱。

  [参考译文]

  抬开始来望昊天,不肯对小编施恩情。天下长久不太平,大祸降临在人境。国家不恐怕得安宁,士卒人民都累病。好比蟊贼害禾稼,没完没了不得宁。罪恶之网不接收,人民灾祸永难停。

  外人有了好土田,你却占领搞盘剥。外人有了老百姓,你又强行去争抢。那人本是无辜者,你要把他来捕捉。那人本应有罪过,你却替她来解脱。

  聪明男子建成城,聪明女子使城倾。可恨此妇太精通,产生枭鸱发恶声。女子多嘴舌头长,祸乱都由他变成。祸乱不是从天降,大都由于妇人生。王行暴政无人事教育,就因爱把女人听。

  诋毁害人多诡计,先行中伤后违背。难道那样还不够。为何继续做恶事?商人唯求三倍利,主持政事岂相宜?妇人不肯做女工人,甘休养蚕和纺织。

  上天怎么施责罚?神灵怎不赐福祥?披甲夷狄你不管,反而怨恨把自家伤。天灾人祸不顾忌,人Malibu仪尽丧亡。忠臣贤士都离去,国家困病多不幸。

  上天降下罪恶网,不计其数密如雨。忠臣贤士都离去,小编的心坎多焦虑。上天降下罪恶网,劫难临近无处藏。忠臣贤士都逃脱,小编的心灵多难过。

  槛泉泉水涌不息,泉水源头深无底。小编的心尖多忧戚,难道只在此以前天起?小编生在此以前无灾荒,小编生之后横祸已。高远无边老天爷,一切无不可畏忌。伟大祖先不可辱,子孙后代应救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