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究客户需求,斩蔡阳兄弟释疑

  却说关云长同孙乾保大嫂向汝南前进,不想夏侯惇领三百余骑,从后追来。孙乾保车仗前行。美髯公回身勒马按刀问曰:“汝来赶我,有失郎中大度。”夏侯惇曰:“大将军无明文传报,汝于路杀人,又斩吾部将,无礼太甚!我特来擒你,献与太守发落!”言讫,便拍马挺枪欲斗。

翻滚莱茵河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衰。功过是非成败,且看三国清谈

翻滚恒河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衰。功过是非成败,且看三国清谈

翻滚密西西比河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衰。功过是非成败,且看三国清谈

  只见后边一骑飞来,大叫:“不可与云长应战!”美髯公按辔不动。来使于怀中取出公文,谓夏侯惇曰:“教头珍惜关将军忠义,恐于路关隘拦截,故遣某特赍公文,遍行诸处。”惇曰:“关某于路杀把关将士,都督知不知?”来使曰:“此却一窍不通。”惇曰:“我只活捉他去见宰相,待校尉自放他。”关羽怒曰:“吾岂惧汝耶!”拍马持刀,直取夏侯惇。惇挺枪来迎。两马相交,战不十合,忽又一骑飞至,大叫:“二将军少歇!”惇停枪问来使曰:“长史叫擒关某乎?”使者曰:“非也。提辖恐守关诸将阻挡关将军,故又差某驰公文来放行。”惇曰:“御史知其于路杀人否?”使者曰:“未知。”惇曰:“既未知其杀人,不可放去。”指挥手少尉官,将美髯公围住。美髯公大怒,舞刀迎阵。

话说。

话说刘玄德与简雍通过精细的双簧同盟,顺利地从袁本初处全身而退。

话说张辽传达武皇帝最新提示后,夏侯惇将包围的军事撤去,关云长继续护送车仗朝汝南上扬。

  八个正欲交锋,阵后一人飞马而来,大叫:“云长、元让,休得争战!”众视之,乃张辽也。二人各勒住马。张辽近前言曰:“奉校尉钧旨:因闻知云长斩关杀将,恐于路有阻,特差我传谕四处关隘,任便放行。”惇曰:“秦琪是蔡阳之甥。他将秦琪托付我处,今被关某所杀,怎肯干休?”辽曰:“我见蔡将军,自有分解。既军机大臣大度,教放云长去,公等不可废侍中之意。”夏侯惇只得将军马约退。辽曰:“云长今欲何往?”关公曰:“闻兄长又不在袁本初处,吾今将遍天下寻之。”辽曰:“既未知玄德下降,且再回见抚军,若何?”关云长笑曰:“安有是理!文远回见太守,幸为自己谢罪。”说毕,与张辽拱手而别。于是张辽与夏侯惇领军自回。

一、张翼德的须求

不一会,一队曹军抵达。一将超过,乃是蔡阳,挺刀纵马大喝曰:“关云长,你杀我外孙子秦琪!吾奉上卿命,特来捉拿你!”

美髯公不回话,直接举刀对阵。张翼德亲自擂鼓。只见一通鼓未尽,蔡阳已被关云长斩落马下。众军士俱走。关公活捉执旗的村夫俗子过来,问其来由。

小卒告说:“蔡将军听闻关将军杀了他儿子,万分老羞成怒,要来云南与将军决战。节度使不肯,因差他往汝南攻刘辟。不想却在那边遇着关将军。”

关云长闻言,叫该小卒向张翼德表达景况。张翼德将美髯公在许都时事细问小卒;小卒从头至尾,说了几遍,张益德方才信。。

张益德于是迎请关公和二位嫂爱妻入城。至衙中坐定,二位嫂爱妻诉说美髯公忠义之事,张飞方才大哭,参拜云长。

次日,张益德欲与关云长同赴汝南见玄德。

关云长曰:“贤弟可尊敬小妹,暂住此城,待我与孙乾先去探听兄长信息。”张益德允诺。

关公与孙乾引数骑奔汝南来。刘辟、龚都迎接,关羽便问:“皇叔何在?”刘辟曰:“皇叔到此住了数日,为见军少,回吉林袁绍处合计去了。”

关公怏怏不乐。孙乾曰:“关将军不必焦虑。再苦一番驱驰,仍向西藏去报知皇叔,同至古村便了。”关云长依言,辞了刘辟、龚都,回至古村落,与张益德说知此事。张翼德便欲同至青海。

关公曰:“有此一城,便是大家安身之处,未可轻弃。我还与孙乾同往袁本初处,寻见兄长,来此会师。贤弟可遵从此城。”

张益德曰:“表哥斩杀了他的爱将颜良、文丑,怎么着去得?”关羽曰:“不妨。我到彼当见机而变。”美髯公对周仓问曰:“你的卧牛山旧部,共有多少部队?”周仓曰:“约有四五百人。”

关公曰:“我今抄近路去寻兄长。汝可往卧牛山招此一枝人马,从通路上接来。”周仓领命而去。

关云长与孙乾只带二十余骑投吉林来,将至界首,孙乾曰:“关将军未可随机进入,只在此地暂歇。待孙某先入见刘皇叔,再作协议。”

一、招收义子

汉昭烈帝与简雍行至界首时,与孙乾顺遂会合,共同前往关定庄,美髯公出门迎接,两哥们多日未见,欣喜无限。

关定带七个外孙子拜于草堂此前,曰:“吾与关将军同姓,吾有二子:长子关宁,学文;次子关平,学武。今想让次子关平跟随关将军,未知是或不是肯接受?”汉烈祖问曰:“关平年岁几何?”关定曰:“十八岁矣。”

汉昭烈帝曰:“承蒙长者厚意,吾二哥尚未有子,今即以贤郎为子,怎样?”关公曰:“如此甚好!”关定大喜,便让关平拜关公为父,称呼汉烈祖为伯伯,办宴庆祝。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1

深究客户需求,斩蔡阳兄弟释疑。关平

刘玄德由于没按事先约定行动,担心袁本初派士兵来追赶,于是布署前行,关平追随关公,一同启程。

美髯公辅导前往卧牛山来,快抵达时,见到周仓带着数十人受伤而来。关云长问其为啥受伤,周仓曰:“周某未至卧牛山后面,先有一将单骑而来,英勇无敌,招降了寨中人马,周某与那将征战,被他制伏,身中三枪。因而来报天皇。”

刘玄德曰:“这厮怎生模样?姓甚名何人?”周仓曰:“此将最为强悍,不知姓名。”于是美髯公一马当先,带队直奔卧牛山来。

一、周仓插足

行进间,遥望一彪人马来到,超过一人,黑面长身,持枪乘马,引众而至;见了美髯公,惊喜曰:“此关将军也!”疾忙下马,俯伏道傍曰:“周仓参拜。”

关云长曰:“壮士何处曾识关某来?”周仓曰:“周仓旧随黄巾张宝时,曾识尊颜;恨失身贼党,不得相随。明日幸得拜见。愿将军不弃,收为步卒,早晚执鞭随镫,死亦乐于!”

周见其意甚诚,乃谓曰:“汝若随我,汝手下人伴若何?”周仓曰:“愿从则俱从;不愿从者,听之可也。”大千世界皆曰:“愿从。”

关羽乃下马至车前禀问三妹。甘内人曰:“姑丈自离许都,于路独行至此,历过些微艰巨,未尝要军马相随。前廖化欲相投,叔既却之,近来为啥容许周仓之众耶?我辈女流浅见,叔自研讨。”美髯公曰:“小妹之言是也。”

美髯公于是对周仓曰:“非关某寡情,奈二妻子不从。汝等且回山中,待我寻见兄长,必来相招。”周仓顿首告曰:“周仓乃一粗莽之人,失身为盗;今遇将军,如重见天日,岂忍复错过!若以稠人广众相随为不便,可令其尽散去。仓只身步行,跟随将军,虽万里不辞也!”美髯公再以此言告大姐。

甘内人曰:“一二人相从,无妨于事。”

周仓大喜,令人们散去只身一人跟随关公,往汝南进发。

  美髯公赶上车仗,与孙乾说知此事。二人并马而行。行了数日,忽值小雨滂沱,行装尽湿。遥望山冈边有一所庄院,关云长引着车仗,到彼借宿。庄内一父老出迎。美髯公具言来意。老人曰:“某姓郭,名常,世居于此。久闻大名,幸得瞻拜。”遂宰羊置酒相待,请二太太于后堂暂歇。郭常陪关云长、孙乾于草堂饮酒。一边烘焙行李,一边喂养马匹。至黄昏时候,忽见一妙龄,引数人入庄,径上草堂。郭常唤曰:“吾儿来拜将军。”因谓关云长曰:“此愚男也。”美髯公问何来。常曰:“射猎方回。”少年见过关云长,即下堂去了。常流泪言曰:“老夫耕读传家,止生此子,不务本业,惟以游猎为事。是家门不幸也!”美髯公曰:“近来乱世,若武艺先生精熟,亦可以取功名,何云不幸?”常曰:“他若肯习武艺(英文名:wǔ yì),便是有志之人。今专务游荡,无所不为:老夫所以忧耳!”美髯公亦为叹息。

二、袁本初的须要

孙乾单独进入兖州见刘玄德,表明美髯公、张益德意况并说道脱身对策。汉烈祖曰:“简雍亦在那里,可秘密请来一同商议。”

说话,简雍过来,曰:“简某有一计,皇帝前些天见袁本初,只说要往彭城,说刘表共破曹孟德,便可乘机而去。”
汉昭烈帝曰:“此计大妙!但简公能随自己去否?”
简雍曰:“简某亦有脱身之计。”五人协商已定。

翌日,汉昭烈帝觐见袁本初,告曰:“刘景升镇守荆襄九郡,兵精粮足,宜与相约,共攻曹孟德。”袁绍曰:“吾曾经派使者前往,可惜他未肯答应相助。”

刘备曰:“此人是刘玄德同宗,我往说之,必无推阻。”袁本初曰:“若得刘表相助,比起刘辟强多了。”于是安排玄德出行。

袁本初又曰:“近闻关羽已离了曹孟德,欲来云南;吾当杀之,以雪颜良、文丑之恨!”汉烈祖曰:“明公前欲用之,吾故召之。今何又欲杀之耶?且颜良、文丑比之二鹿耳,云长乃一虎也:失二鹿而得一虎,何恨之有?”

袁绍笑曰:“我开玩笑而已。刘公可再派人召之,让他速来。”刘备曰:“我立时派孙乾前往召他苏醒。”袁本初大喜从之。

玄德出来后,简雍对袁绍曰:“汉昭烈帝此去,恐怕不回矣。某愿与她偕往:一则一起说服刘表,二则监视住昭烈皇帝。”袁本初认为有道理,于是安顿简雍与汉烈祖同行。

郭图谏绍曰:“刘备前去说服刘辟,未见成功;今又使与简雍同往金陵,必不返矣。”袁本初曰:“汝勿多疑,吾自有把握。”郭图长叹一声。

刘玄德根据袁本初的须求提议设想,再次打响复苏自由。


二、发展壮大

高峰一将全副披挂,持枪骤马,刘玄德挥鞭出马大喊曰:“来者莫非子龙否?”那将见了刘玄德,立时下马行礼。原来果然是赵子龙常胜将军。

刘玄德、美髯公都下马相见,问其何由至此。常胜将军曰:“常胜将军自上次与刘使君告别,不想公孙瓒刚愎自用,以致兵败身亡,袁本初想招降赵云,赵子龙心想袁绍不是良主,因而尚未前去。后来想到南宁投奔刘使君,又听闻金斯敦失守,关羽已投降曹阿瞒,刘使君又到了袁本初处。赵云想来投奔,只担心袁本初见怪。路过那里,有人下山来欲夺吾马,赵云杀之,借此地安身。近来总算有幸见到刘使君!”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2

赵云  赵子龙

汉烈祖、美髯公大喜,也告知此前的情景。汉烈祖曰:“吾初见子龙,便有留恋不舍之情。今有幸得以重新相见!”赵云曰:“赵子龙奔走四方,择良主而事,未有如使君者。今得相随,即使肝脑涂地,此生无憾矣。”

常胜将军于是指导卧牛山人马,整体跟随汉昭烈帝前往古村,张翼德、糜竺、糜芳出城迎接。

二位嫂妻子表达关云长一路情况,汉烈祖感激不已。于是杀牛宰马,先拜谢天地,然后犒劳诸军。汉昭烈帝见兄弟重聚,又新得了常胜将军、关平、周仓等名将,喜悦无限,连饮数日。

那会儿刘玄德、关公、张益德、常胜将军、孙乾、简雍、糜竺、糜芳、关平、周仓部领马步军校共四五千人。汝南刘辟、龚都派人来请,刘玄德于是屏弃了古镇,起兵前往汝南驻扎。

简雍曰:“太岁,今宜,匡复汉室,招募义兵,以恢宏我军。”汉昭烈帝大喜曰:“正合我意!”于是选取了该指出,打起了“匡扶汉室”的牌子,招兵买马,逐步增加势力。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二、兄弟间的忧虑

行了数日,遥见一座山城。关公问曰:“此何处也?”

当地人曰:“此名古村。数月前有一良将,姓张,名飞,带数十骑到此,将县官逐去,占住古镇,招军买马,积草屯粮。今聚有三五千人马,四远无人敢敌。”

关云长大喜曰:“吾弟自中山失散,一贯不知下降,什么人想却在此!”于是安顿孙乾先入城通报,教来迎接二位嫂老婆。

却说张益德在芒砀山中,住了月余,因外出探听玄德信息,偶过古镇。入县借粮;县官不肯,张翼德大怒,因就逐去县官,夺了县印,占住城池,权且安身。

同一天孙乾领关云长命,入城见张益德,曰:“玄德离了袁本初处,投汝南去了。今云长直从许都送二位嫂内人至此,请将军出迎。”

张飞听罢,随即披挂持矛上马,引一千余人,径出西门。孙乾感叹,又不敢问,只得随出城来。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3

张飞 张翼德

美髯公望见张翼德过来,乐不可支,付刀与周仓接了,拍马来迎。只见张翼德圆睁环眼,倒竖虎须,吼声如雷,挥矛向关公便刺。

关云长大惊,火速闪过,便叫:“贤弟何故这样?岂忘了桃园结义耶?”张翼德喝曰:“你既无义,有什么面目来与自身境遇!”

美髯公曰:“我何以无义?”张益德曰:“你背了四哥,投降了曹孟德,封侯赐爵。今又来骗我!我今与你拼个死活!”

关云长曰:“你本来不知!我也难表达。现放着二位妹妹在此,贤弟请自问。”

二位内人听得,揭帘而呼曰:“大伯何故那样?”张益德曰:“姐姐住着。且看本身杀了负义的人,然后请表妹入城。”

甘老婆曰:“四伯因不知你等下落,故暂时居住曹氏。今知你小叔子在汝南,特不避险阻,送大家到此。公公休错见了。”糜妻子曰:“公公向在许都,原出于无奈。”

张益德曰:“表妹休要被他瞒过了!忠臣宁死而不辱。大女婿岂有事二主之理!”关公曰:“贤弟莫误会自身。”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4

关羽 关云长

孙乾曰:“云长特来寻将军。”张益德喝曰:“如何你也信口开河!他这里有爱心,必是来捉我!”关云长曰:“我若捉你,须带军马来。”张益德把手指曰:“那不是军马是如何?”

美髯公回想,果见尘埃起处,一彪武装来到。风吹旗号,正是曹军。张益德大怒曰:“今还敢支吾么?”挺丈八蛇矛便搠将来。

美髯公急止之曰:“贤弟且住。你看本身斩此来将,以表我衷心。”张翼德曰:“你果有诚心,我那里三通鼓罢。便要你斩来将!”关公应诺,单骑单行。


  至更深,郭常辞出。关羽与孙乾方欲就寝,忽闻后院马嘶人叫。关羽急唤从人,却都不应,乃与孙乾提剑往视之。只见郭常之子倒在地上叫唤,从人正与庄客厮打。公问其故。从人曰:“此人来盗赤兔马,被马踢倒。我等闻叫唤之声,起来巡看,庄客们反来厮闹。”公怒曰:“鼠贼焉敢盗吾马!”恰待发作,郭常奔至告曰:“不肖子为此歹事,罪合万死!奈老妻最喜爱此子,乞将军仁慈宽恕!”美髯公曰:“此子果然不肖,适才老翁所言,真知子莫若父也。我看翁面,且姑恕之。”遂分付从人主张了马,喝散庄客,与孙乾回草堂歇息。

探索用户需要【启示录】:

001
不守旧功:
关云长精晓张飞的安全与信任必要,不守旧功,用实际行动来说话,斩杀了蔡阳重获张翼德的依赖。

002 追求价值:袁本初追求价值,安顿刘玄德去说服刘表,结果是放虎归山。

003 明白必要:刘玄德通晓袁本初的急需,以提供实惠的价值为由,得以离开。


欲知后事怎么样,且听下回分解。

欲知更加多连载,请戳下方链接:

《三国清谈》主目录

金字招牌方向【启示录】:

001
概括力:
关定给多个孙子精准的固化,以不难的概括,让次子得以随行关云长奔赴远方,建功立业,扬名立万。

002
短答力:
赵子龙精准的回答,深得刘玄德厚爱和亲信,为连续建立丰功伟绩奠定了稳固和可信的功底。

003
口号力:
昭烈皇帝打出“匡扶汉室”的幌子,表明了自己刘皇叔的立场,语言简单,易记住,从而顺遂招兵买马,进一步壮大势力。


欲知后事怎么样,且听下回分解。

欲知越来越多连载,请戳下方链接:

《三国清谈》主目录

弟兄间的忧患【启示录】:

001
控制时势:
在张益德误解之时,美髯公的义无返顾,宠辱不惊,主动上前表明情状,给予承诺,积极决定事势。

002
规避风险:
张益德虽鲁莽,但知道最大程度地躲避风险,让关公以实际行动来声明心迹。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欲知更多连载,请戳下方链接:

《三国清谈》主目录

  次日,郭常夫妇出拜于堂前,谢曰:“犬子冒渎虎威,深感将军恩恕。”关云长令唤出:“我以正言教之。”常曰:“他于四更时分,又引数个无赖之徒,不知何地去了。”关云长谢别郭常,奉三姐上车,出了庄院,与孙乾并马,护着车仗,取山路而行。

  不及三十里,只见山背后拥出百余人,为首两骑马:后面这人,头裹黄巾,身穿战袍;前面乃郭常之子也。黄巾者曰:“我乃天公将军张角部将也!来者快留下赤兔马,放你过去!”关羽大笑曰:“无知狂贼!汝既从张角为盗,亦知刘、关、张兄弟三个人名字否?”黄巾者曰:“我只闻赤面长髯者名关云长,却未识其面。汝哪个人也?”公乃停刀立马,解开须囊,出长髯令视之。其人滚鞍下马,脑揪郭常之子拜献于马前。关云长问其姓名。告曰:“某姓裴,名元绍。自张角死后,一直无主,啸聚山林,权于此处藏伏。今晚此人来报:有一客人,骑一匹高头马来亚,在我家投宿。特邀某来劫夺此马。不想却遇将军。”郭常之子拜乞求命。关云长曰:“吾看汝父之面,饶你性命!”郭子抱头鼠窜而去。

  公谓元绍曰:“汝不识吾面,何以知我名?”元绍曰:“离此二十里有一卧牛山。山上有一关西人,姓周,名仓,两臂有千斤之力,板肋虬髯,形容甚伟;原在黄巾张宝部下为将,张宝死,啸聚山林。他多曾与某说将军有名,恨无门路相见。”关羽曰:“绿林中非豪杰托足之处。公等今后可各去邪归正,勿自陷其身。”元绍拜谢。

  正说话间,遥望一彪人马来到。元绍曰:“此必周仓也。”关云长乃立马待之。果见一人,黑面长身,持枪乘马,引众而至;见了关云长,惊喜曰:“此关将军也!”疾忙下马,俯伏道傍曰:“周仓参拜。”关公曰:“壮士何处曾识关某来?”仓曰:“旧随黄巾张宝时,曾识尊颜;恨失身贼党,不得相随。前几天幸得拜见。愿将军不弃,收为步卒,早晚执鞭随镫,死亦乐于!”公见其意甚诚,乃谓曰:“汝若随自己,汝手下人伴若何?”仓曰:“愿从则俱从;不愿从者,听之可也。”于是稠人广众皆曰:“愿从。”关云长乃下马至车前禀问表嫂。甘妻子曰:“父亲自离许都,于路独行至此,历过些微艰巨,未尝要军马相随。前廖化欲相投,叔既却之,今何独容周仓之众耶?我辈女流浅见,叔自讨论。”公曰:“四嫂之言是也。”遂谓周仓曰:“非关某寡情,奈二妻子不从。汝等且回山中,待我寻见兄长,必来相招。”周仓顿首告曰:“仓乃一粗莽之夫,失身为盗;今遇将军,如重见天日,岂忍复错过!若以大千世界相随为不便,可令其尽跟裴元绍去。仓只身步行,跟随将军,虽万里不辞也!”关云长再以此言告表嫂。甘老婆曰:“一二人相从,无妨于事。”公乃令周仓拨人伴随裴元绍去。元绍曰:“我亦愿随关将军。”周仓曰:“汝若去时,人伴皆散;且当权时统领。我随关将军去,但有住扎处,便来取你。”元绍怏怏而别。

  周仓跟着关云长,往汝南进发。行了数日,遥见一座山城。公问土人:“此何处也?”土人曰:“此名古村落。数月前有一名将,姓张,名飞,引数十骑到此,将县官逐去,占住古村,招军买马,积草屯粮。今聚有三五千人马,四远无人敢敌。”关羽喜曰:“吾弟自格拉茨失散,从来不知下跌,什么人想却在此!”乃令孙乾先入城通报,教来迎接二妹。

  却说张翼德在芒砀山中,住了月余,因外出探听玄德音讯,偶过古镇。入县借粮;县官不肯,飞怒,因就逐去县官,夺了县印,占住城池,权且安身。当日孙乾领美髯公命,入城见飞。施礼毕,具言:“玄德离了袁本初处,投汝南去了。今云长直从许都送二位妻子至此,请将军出迎。”张翼德听罢,更不回言,随即披挂持矛上马,引一千余人,径出北门。孙乾惊叹,又不敢问,只得随出城来。关公望见张益德过来,喜气洋洋,付刀与周仓接了,拍马来迎。只见张益德圆睁环眼,倒竖虎须,吼声如雷,挥矛向关云长便搠。关云长大惊,神速闪过,便叫:“贤弟何故那样?岂忘了桃园结义耶?”飞喝曰:“你既无义,有什么面目来与自己赶上!”美髯公曰:“我怎么着无义?”飞曰:“你背了三弟,降了曹孟德,封侯赐爵。今又来赚我!我今与你拼个死活!”关羽曰:“你本来不知!我也难说。现放着二位大嫂在此,贤弟请自问。”二妻妾听得,揭帘而呼曰:“大伯何故这样?”飞曰:“三嫂住着。且看我杀了负义的人,然后请表嫂入城。”甘老婆曰:“公公因不知你等下跌,故暂时容身曹氏。今知你三哥在汝南,特不避险阻,送大家到此。小叔休错见了。”糜老婆曰:“岳父向在许都,原出于无奈。”飞曰:“妹妹休要被她瞒过了!忠臣宁死而不辱。大女婿岂有事二主之理!”美髯公曰:“贤弟休屈了本人。”孙乾曰:“云长特来寻将军。”飞喝曰:“怎么着你也信口开河!他那里有好心,必是来捉我!”关公曰:“我若捉你,须带军马来。”飞把手指曰:“兀的不是军马来也!”

  关羽回想,果见尘埃起处,一彪武装来到。风吹旗号,正是曹军。张翼德大怒曰:“今还敢支吾么?”挺丈八蛇矛便搠将来。关云长急止之曰:“贤弟且住。你看自己斩此来将,以表我由衷。”飞曰:“你果有义气,我那边三通鼓罢。便要你斩来将!”关羽应诺。瞬,曹军至。为首一将,乃是蔡阳,挺刀纵马大喝曰:“你杀我孙子秦琪,却原来逃在此!吾奉尚书命,特来拿你!”关云长更不打话,举刀便砍。张益德亲自擂鼓。只见一通鼓未尽,关云长刀起处,蔡阳头已出世。众军士俱走。关羽活捉执认旗的小人物过来,问取来由。小卒告说:“蔡阳闻将军杀了他外甥,非凡忿怒,要来黑龙江与将军应战。左徒不肯,因差他往汝南攻刘辟。不想在那里遇着将军。”关羽闻言,教去张益德前告说其事。飞将关云长在许都时事细问小卒;小卒从头至尾,说了四回,飞方才信。

  正说间,忽城中军士来报:“城北门外有十数骑来的啥紧,不知是甚人。”张益德心中疑神疑鬼,便转出西门看时,果见十数骑轻弓短箭而来。见了张翼德,滚鞍下马。视之,乃糜竺、糜芳也。飞亦下马相见。竺曰:“自合肥失散,我兄弟二人逃难回乡。使人远近打听,知云长降了曹孟德,皇上在于广西;又闻简雍亦投江苏去了。只不知将军在此。昨于路上碰着一伙客人,说有一姓张的名将,如此形容,今据古镇。我哥们度量必是将军,故来寻访。幸得相见!”飞曰:“云长兄与孙乾送小姨子方到,已知妹夫下降。”二糜大喜,同来见关羽,并瞻仰二爱人。飞遂迎请四妹入城。至衙中坐定,二爱妻诉说关农历过之事,张益德方才大哭,参拜云长。二糜亦俱伤感。张益德亦自诉别后之事,一面设宴贺喜。

  次日,张益德欲与关羽同赴汝南见玄德。关羽曰:“贤弟可保养三妹,暂住此城,待我与孙乾先去探听兄长新闻。”飞允诺。关云长与孙乾引数骑奔汝南来。刘辟、龚都接着,关公便问:“皇叔何在?”刘辟曰:“皇叔到此住了数日,为见军少,复往江西袁绍处合计去了。”关羽怏怏不乐。孙乾曰:“不必焦虑。再苦一番驱驰,仍往安徽去报知皇叔,同至古镇便了。”关羽依言,辞了刘辟、龚都,回至古村,与张益德说知此事。张翼德便欲同至山东。关羽曰:“有此一城,便是我们安身之处,未可轻弃。我还与孙乾同往袁本初处,寻见兄长,来此碰面。贤弟可坚守此城。”飞曰:“兄斩他颜良、文丑,怎样去得?”关云长曰:“不妨。我到彼当见机而变。”遂唤周仓问曰:“卧牛山裴元绍处,共有多少部队?”仓曰:“约有四五百。”关羽曰:“我今抄近路去寻兄长。汝可往卧牛山招此一枝人马,从通道上接来。”仓领命而去。

  关羽与孙乾只带二十余骑投广西来,将至界首,乾曰:“将军未可轻入,只在此地暂歇。待某先入见皇叔,别作协议。”关羽依言,先打发孙乾去了,遥望前村有一所庄院,便与从人到彼投宿。庄内一老翁携杖而出,与美髯公施礼。公具以实告。老翁曰:“某亦姓关,名定。久闻大名,幸得瞻谒。”遂命二子出见,款留美髯公,并从人俱留于庄内。

  且说孙乾匹马入建邺见玄德,具言前事。玄德曰:“简雍亦在此地,可暗请来同议。”少顷,简雍至,与孙乾相见毕,共议脱身之计。雍曰:“天子前天见袁本初,只说要往明州,说刘表共破曹阿瞒,便可乘机而去。”玄德曰:“此计大妙!但公能随自己去否?”雍曰:“某亦自有脱身之计。”商议已定。次日,玄德入见袁本初,告曰:“刘景升镇守荆襄九郡,兵精粮足,宜与相约,共攻武皇帝。”绍曰:“吾尝遣使约之,奈彼未肯相从。”玄德曰:“此人是备同宗,备往说之,必无推阻。”绍曰:“若得刘表,胜刘辟多矣。”遂命玄德行。绍又曰:“近闻关羽已离了曹阿瞒,欲来海南;吾当杀之,以雪颜良、文丑之恨!”玄德曰:“明公前欲用之,吾故召之。今何又欲杀之耶?且颜良、文丑比之二鹿耳,云长乃一虎也:失二鹿而得一虎,何恨之有?”绍笑曰:“吾实爱之,故戏言耳。公可再使人召之,令其速来。”玄德曰:“即遣孙乾往召之可也。”绍大喜从之。玄德出,简雍进曰:“玄德此去,必不回矣。某愿与偕往:一则同说刘表,二则监住玄德。”绍然其言,便命简雍与玄德同行。郭图谏绍曰:“汉昭烈帝前去说刘辟,未见成事;今又使与简雍同往雍州,必不返矣。”绍曰:“汝勿多疑,简雍自有眼界。”郭图嗟呀而出。

  却说玄德先命孙乾出城,回报关公;一面与简雍辞了袁绍,上马出城。行至界首,孙乾接着,同往关定庄上。关云长迎门接拜,执手啼哭不止。关定领二子拜于草堂此前。玄德问其姓名。关羽曰:“此人与弟同姓,有二子:长子关宁,学文;次子关平,学武。”关定曰:“今愚意欲遣次子跟随关将军,未识肯容纳否?”玄德曰:“年几何矣?”定曰:“十八岁矣。”玄德曰:“既蒙长者厚意,吾弟尚未有子,今即以贤郎为子,若何?”关定大喜,便命关平拜关羽为父,呼玄德为父辈。玄德恐袁本初追之,急收拾起行。关平随着美髯公,一齐起身。关定送了一程自回。

  美髯公教取路往卧牛山来。正行间,忽见周仓引数十人带伤而来。关云长引他见了玄德。问其为什么受伤,仓曰:“某未至卧牛山前面,先有一将单骑而来,与裴元绍交锋,只一合,刺死裴元绍,尽数招降人伴,占住山寨。仓到彼招诱人伴时,止有那多少个过来,余者俱惧怕,不敢擅离。仓不忿,与那将应战,被他连续胜利很多次,身中三枪。因而来报圣上。”玄德曰:“这厮怎生模样?姓甚名什么人?”仓曰:“极其雄壮,不知姓名。”于是关羽纵马超越,玄德在后,径投卧牛山来。周仓在山下叫骂,只见那将全副披挂,持枪骤马,引众下山。玄德早挥鞭出马大叫曰:“来者莫非子龙否?”那将见了玄德,滚鞍下马,拜伏道旁。原来果然是赵子龙。玄德、关羽俱下马相见,问其何由至此。云曰:“云自别使君,不想公孙瓒不听人言,以致兵败自焚,袁本初屡次招云,云想绍亦非用人之人,因而未往。后欲至台州投使君,又闻徐州沦陷,云长已归曹阿瞒,使君又在袁本初处。云几番欲来相投,只恐袁本初见怪。四海飘零,无容身之地。前偶过那里,适遇裴元绍下山来欲夺吾马,云因杀之,借此居住。近闻翼德在古都,欲往投之,未知真实。今幸得遇使君!”玄德大喜,诉说以前之事。关云长亦诉前事。玄德曰:“吾初见子龙,便有留恋不舍之情。今幸得相遇!”云曰:“云奔走四方,择主而事,未有如使君者。今得相随,大称一向。虽肝脑涂地,无恨矣。”当日就烧毁山寨,带领人众,尽随玄德前赴古村落。

  张翼德、糜竺、糜芳迎接入城,各相拜诉。二妻妾具言云长之事,玄德惊叹不已。于是杀牛宰马,先拜谢天地,然后遍劳诸军。玄德见兄弟重聚,将佐无缺,又新得了赵云,关云长又得了关平、周仓二人,喜悦无限,连饮数日。后人有诗赞之曰:

  当时手足似瓜分,信断音稀杳不闻。前些天君臣重聚义,正如龙虎会风浪。

  时玄德、关、张、常胜将军、孙乾、简雍、糜竺、糜芳、关平、周仓部领马步军校共四五千人。玄德欲弃了古镇去守汝南,恰好刘辟、龚都差人来请。于是遂起军往汝南驻扎,招军买马,徐图征进,不在话下。

  且说袁绍见玄德不回,大怒,欲起兵伐之。郭图曰:“刘玄德不足虑。武皇帝乃劲敌也,不可不除。刘表虽据邺城,不足为强。江东孙伯符威镇三江,地连六郡,谋臣武士极多,可使人结之,共攻曹孟德。”绍从其言,即修书遣陈震(英文名:chén zhèn)为使,来会孙策。正是:

  只因云南见义勇为去,引出江东英华来。

  未知其事怎样,且听下文分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