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注释,论语译注

  【本篇引语】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1

杨伯峻

姬元篇第十五


【本篇引语】

本篇包涵42章,其中闻明文句有:“无为而治”;“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就义”;“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躬自厚而薄责于人”;“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小不忍则乱大谋”;“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当仁不让于师”;“有教无类”;“道不一致,不相为谋”。本篇内容涉嫌到孔丘的“君子小人”观的若干地点、孔夫子的指点思想和政治思维,以及尼父在此外方面的言行。

【原文】

15·1
姬元问陈(1)于孔丘。孔仲尼对曰:“俎豆(2)之事,则尝闻之矣;军旅之事,未之学也。”前几天遂行。

【注释】

(1)陈:同“阵”,军队应战时,布列的天气。

(2)俎豆:俎,音zǔ。俎豆是史前盛食品的器皿,被作为祭拜时的礼器。

【译文】

姬元向孔仲尼问军队列阵之法。孔圣人回答说:“祭奠礼仪方面的政工,我还听说过;用兵打仗的事,平昔不曾学过。”第二天,孔圣人便离开了鲁国。

【评析】

姬元向尼父寻问有关军事方面的题目,孔圣人对此很不感兴趣。从总体上讲,万世师表反对用战争的点子缓解国与国时期的鸿沟,当然在实际问题上也有两样。孔仲尼主持以礼治国,礼让为国,所以她以地点那段话回答了姬元,并于次日离开了宋国。

【原文】

15·2
在陈绝粮,从者病,莫能兴。子路愠(1)见曰:“君子亦东周乎?”子曰:“君子固穷(2),小人穷斯滥矣。”

【注释】

(1)愠:音yùn,怒,怨恨。

(2)固穷:固守穷困,安守穷困。

【译文】

(尼父一行)在陈国断了粮食,随从的人都饿病了。子路很不快意地来见尼父,说道:“君子也夏朝得毫无艺术的时候啊?”孔夫子说:“君子尽管清苦,但如故百折不挠着;小人一遇穷困就无所不为了。”

【评析】

从本章开首,将来又有多少章谈及君子与小人在好几方面的分别。那里,孔圣人说到面对穷困潦倒的层面,君子与小人就有了显眼的不一样。

【原文】

15·3
子曰:“赐也!女以予为多学而识之者与?”对曰:“然,非与?”曰:“非也。予一以贯之。”

【译文】

孔丘说:“赐啊!你认为我是学习
得多了才一一记住的吧?”子贡答道:“是呀,难道不是那般啊?”孔丘说:“不是的。我是用一个一贯的东西把它们贯彻始终的。”

【评析】

此间,孔仲尼讲到“一以贯之”,那是他学问渊博的常有所在。那么,这几个“一”指什么?文中没有评释。大家认为,“一以贯之”,就是在求学
的基本功上,认真考虑,从而悟出其中内在的东西。孔丘在此间告诉子贡和任何学生,要学与思相结合,认真读书
,深入明白。

【原文】

15·4 子曰:“由!知德者鲜矣。”

【译文】

孔圣人说:“由啊!了解德的人太少了。”

【原文】

15·5
子曰:“无为而治(1)者,其舜也与?夫(2)何为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

【注释】

(1)无为而治:国家的统治者不必有所作为便得以治理国家了。

(2)夫:代词,他。

【译文】

孔丘说:“可以庸庸碌碌而治理天下的人,大致只有舜吧?他做了些什么吧?只是盛大端正地坐在朝廷的皇位上罢了。”

【评析】

“无为而治”是法家所称道的治国方略,符合墨家思想的一向性。这里,尼父也赞美无为而治并以舜为例加以讲明,那申明,主张积极进取的法家极度恋恋不舍三代的王法礼治,但在及时的现实生活中并不一定要求统治者无为而治。在万世师表的历史观中,不是无为而治,而是礼治。

【原文】

15·6
子张问行(1)。子曰“言忠信,行笃敬,虽蛮貊(2)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笃敬,虽州里(3),行乎哉?立则见其参(4)于前也,在舆则见其倚于衡(5)也,夫然后行。”子张书诸绅(6)。

【注释】

(1)行:通达的趣味。

(2)蛮貊:古人对少数民族的贬称,蛮在南,貊,音mò,在南边。

(3)州里:五家为邻,五邻为里。五党为州,二千五百家。州里指近处。

(4)参:列,显现。

(5)衡:车辕前边的横木。

(6)绅:贵族系在腰间的大带。

【译文】

子张问哪些才能使自己四海都能行得通。孔仲尼说:“说话要忠信,行事要笃敬,固然到了蛮貊地区,也得以行得通。说话不忠信,行事不笃敬,就是在本土本土,能行得通吗?站着,就恍如看到忠信笃敬那些字显现在前面,坐车,就象是看到那多少个字刻在车辕前的横木上,那样才能使自己四海行得通。”子张把这么些话写在腰间的大带上。

【原文】

15·7
子曰:“直哉史鱼(1)!邦有道,如矢(2);邦无道,如矢。君子哉蘧瑗!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可卷(3)而怀之。”

【注释】

(1)史鱼:赵国大夫,名,字子鱼,他屡屡向姬元推荐蘧瑗。

(2)如矢:矢,箭,形容其直。

(3)卷:同“捲”。

【译文】

孔仲尼说:“史鱼真是正直啊!国家有道,他的言行像箭一样直;国家无道,他的言行也像箭一样直。蘧瑗也真是一位君子啊!国家有道就出来做官,国家无道就(辞退官职)把自己的主张收藏在心头。

【评析】

从文中所述内容看,史鱼与伯玉是黯淡无光的。史鱼当国家有道或无道时,都一律直爽,而伯玉则只在国家有道时出来做官。所以,孔夫子说史鱼是“直”,伯玉是“君子”。

【原文】

15·8
子曰:“可与言而不与之言,失人;不可与言而与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

【译文】

孔夫子说:“可以同他谈的话,却差距他谈,那就是错过了爱人;不可以同他谈的话,却同他谈,这就是说错了话。有灵性的人既不错过朋友,又不说错话。”

【原文】

15·9 子曰:“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就义。”

【译文】

尼父说:“志士仁人,没有贪生怕死而损害仁的,只有就义自己的生命来成全仁的。”

【评析】

“乐善好施”被近现代来说一些人加以解释和拔取后,就好像早就成了贬义词。其实,我们认真、深远地去了然孔圣人所说的那段话,紧要谈了他的生死观是以“仁”为最高规格的。生命对每个人来讲都是十分宝贵的,但还有比生命更可不菲的,那就是“仁”。“释生取义”,就是要人人在生死关头宁可放弃自己的生命也要有限支撑“仁”。自古以来,它刺激着有点仁人志士为国家和民族的安危而抛头颅洒热血,谱写了一首首感人的艳丽诗篇。

【原文】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15·10
子贡问为仁。子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居是邦也,事其大夫之贤者,友其士之仁者。”

【译文】

子贡问如何举行仁德。孔圣人说:“做工的人想把生活做好,必须首先使她的工具锋利。住在这一个国度,就要事奉大夫中的那么些贤者,与知识分子中的仁者交朋友。”

【评析】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那句话在民间已为人们所熟悉。那就是“磨刀不误砍柴功”。在本章中,孔丘以此作比喻,表达履行仁德的方法,就是要事奉贤者,结交仁者,那是急需首先完毕的。

【原文】

15·11
颜子渊问为邦。子曰:“行夏之时(1),乘殷之辂(2),服周之冕(3),乐则韶舞(4)。放(5)郑声(6),远(7)侫人。郑声淫,侫人殆(8)。”

【注释】

(1)夏之时:夏代的历法,便于农业生产。

(2)殷之辂:辂,音lù,太岁所乘的车。殷代的车是木制成,比较朴实。

(3)周之冕:周代的罪名。

(4)韶舞:是舜时的舞乐,尼父认为是有口皆碑的。

(5)放:禁绝、排斥、甩掉的情致。

(6)郑声:越国的曲子,尼父认为是淫声。

(7)远:远离。

(8)殆:危险。

【译文】

颜子问怎么治理国家。孔圣人说:“用夏代的历法,乘殷代的车子,戴周代的礼帽,奏《韶》乐,禁绝宋国的乐曲,疏远口若悬河的人,鲁国的曲子浮靡不正派,侫人太惊险。”

【评析】

此处仍讲为人处世的道理。夏代的历法有利于农业生产,殷代的自行车朴实适用,周代的礼帽华美,《韶》乐漂亮动听,那是尼父理想的活着方法。涉及到礼的题材,他照旧主张“复礼”,当然不是越古越好,而是拥有取舍。其余,还要禁绝靡靡之音,疏远侫人。

【原文】

15·12 子曰:“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译文】

尼父说:“人没有深切的设想,一定会有眼前的忧患。”

【原文】

15·13 子曰:“已矣乎!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译文】

孔丘说:“完了,我根本没有见像好色那样好德的人。”

【原文】

15·14 子曰:“臧文种其窃位(1)者与!知姬展季(2)之贤而不与立也。”

【注释】

(1)窃位:身居官位而不尽责。

(2)姬禽:春秋先前时期郑国先生,姓展名获,又名禽,他受封的地名是柳下,惠是他的私谥,所以,人称其为姬获。

【译文】

孔夫子说:“臧文会是一个窃居官位的人吗!他明知道姬获是个贤人,却不引进他伙同做官。”

【原文】

15·15 子曰:“躬自厚而薄责于人,则远怨矣。”

【译文】

孔丘说:“多责备自己而少训斥别人,那就足以防止外人的怨恨了。”

【评析】

人与人相处难免会有各样争持与纠葛。那么,为人安插应该多替旁人着想,从别人的角度看待问题。所以,一旦暴发了争执,人们应该多作自我批评,而不可能始终指责外人的不是。责己严,待人宽,这是保持优异和谐的人际关系所不可缺失的原则。

【原文】

15·16 子曰:“不曰‘如之何(1),如之何’者,吾末(2)如之何也已矣。”

【注释】

(1)如之何:肿么办的意思。

(2)末:那里指没有艺术。

【译文】

孔圣人说:“平素遇事不说‘肿么办,如何是好’的人,我对他也不知如何是好才好。”

【原文】

15·17 子曰:“群居终日,言不及义,好行小慧,难矣哉!”

【译文】

万世师表说:“整天聚在一块,说的都达不到义的正式,专好卖弄小智慧,那种人真难率领。”

【原文】

15·18 子曰:“君子义以为质,礼以行之,孙以出之,信以成之。君子哉!”

【译文】

孔子说:“君子以义作为根本,用礼加以实施,用谦逊的语言来发挥,用忠诚的态势来形成,那就是高人了。”

【原文】

15·19 子曰:“君子病无能焉,不病者之不己知也。”

【译文】

尼父说:“君子只怕自己从没才能,不怕别人不清楚自己。”

【原文】

15·20 子曰:“君子疾没世(1)而名不称焉。”

【注释】

(1)没世:归西之后。

【译文】

孔圣人说:“君子担心身故之后她的名字不为人们所称道。”

【原文】

15·21 子曰:“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

【译文】

孔圣人说:“君子求之于自己,小人求之于别人。”

【原文】

15·22 子曰:“君子矜(1)而不争,群而不党。”

【注释】

(1)矜:音jīn,严穆的趣味。

【译文】

尼父说:“君子庄敬而不与人家争论,合群而不结党营私。”

【原文】

15·23 子曰:“君子不以言秀才,不以人废言。”

【译文】

孔仲尼说:“君子不凭一个人说的话来推荐他,也不因为一个人倒霉而不接纳他的感言。”

【评析】

从18章到23章,那6章基本上全都是讲君子的行事以及与小人的例外。什么是高人呢?孔仲尼认为,他应该着重义、礼、逊、信的德性准则;他严谨必要自己,尽可能达成立言立德立功的“三不朽”,传名于子孙后代;他一言一动体面,与人和谐,但不结党营私,不以言论重用人,也不以人废其言,等等。当然,那只是君子的一有的特征。

【原文】

15·24
子贡问曰:“有一言而得以一生一世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译文】

子贡问孔丘问道:“有没有一个字可以一生奉行的呢?”孔圣人回答说:“这就是恕吧!自己不甘于的,不要强加给人家。”

【评析】

“忠恕之道”可以说是万世师表的阐发。这些发明对后人影响很大。万世师表把“忠恕之道”看成是处理人己关系的一条轨道,那也是道家伦理的一个特性。那样,可以免去外人对友好的怨恨,缓和人际关系,安定当时的社会秩序。

【原文】

15·25
子曰:“吾之于人也,什么人毁何人誉?”如有所誉者,其持有试矣。斯民也,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

【译文】

尼父说:“我对于外人,中伤过什么人?表扬过什么人?如享有赞叹的,必须是一度考验过她的。夏商周日代的人都是那般做的,所以三代能直道而行。”

【原文】

15·26 子曰:“吾犹及史之阙文(1)也,有马者借人乘之(2),今亡矣夫。”

【注释】

(1)阙文:史官记史,遇到有问题的地点便缺而不记,那叫做阙文。

(2)有马者借人乘之:有人认为此句系错出,另有一种解释为:有马的人自己不会调教
,而靠别人陶冶。本书依从后者。

【译文】

孔丘说:“我还能看出史书存疑的地点,有马的人(自己不会调教
,)先给旁人选取,那种精神,先天未曾了罢。”

【原文】

15·27 子曰:“巧言乱德。小不忍则乱大谋。”

【译文】

孔仲尼说:“花言巧语就败坏人的道德,小事情不耐受,就会败坏大事情。”

【评析】

“小不忍则乱大谋”,那句话在民间极为流行,甚至成为一部分人用来告诫自己的座右铭。的确,那句话包蕴有聪明的因素,尤其对于这个理想修养大女婿人格的人的话,此句话是主要的。有雄心壮志、有美好的人,不会斤斤计较个人得失,更不应在末节上纠缠不清,而应当开阔的度量,远大的抱负,只有如此,才能一气浑成大事,从而达到和谐的对象。

【原文】

15·28 子曰:“众恶之,必察焉;众好之,必察焉。”

【译文】

万世师表说:“大家都憎恶他,我不能不察看一下;我们都喜欢她,我也迟早要察看一下。”

【评析】

这一段讲了四个方面的趣味。一是孔夫子决不人云亦云,不趁波逐浪,不以众人之是非标准控制自己的是非曲直判断,而要经过协调大脑的独门思想,经过自己理性的判断,然后再作出结论。二是一个人的好与坏不是纯属的,在不一样的地点,分歧的大千世界心中中,往往有很大的差异。所以万世师表必定用自己的正式去鉴定她。

论语注释,论语译注。【原文】

15·29 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译文】

孔仲尼说:“人可以使道发扬光大,不是道使人的才能伸张。”

【评析】

人不能够不首先修养自己、伸张自己、提高协调,才可以把道发扬光大,反过来,以道弘人,用来装点门面,哗众取宠,那就不是实在的君子之所为。那两者的涉嫌是不得以颠倒的。

【原文】

15·30 子曰:“过而不改,是谓过矣。”

【译文】

孔圣人说:“有了过错而不考订,那才真叫错了。”

【评析】

“从非圣贤,孰能无过?”但最紧要不在于过,而在于能或不能改过,有限协理将来不再重犯同样的一无可取。也就是说,有了不是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持之以恒错误,不加核查。孔丘以“过而不改,是谓过矣”的简炼语言,向大千世界道出了这么一个真理,那是对待错误的唯一正确态度。

【原文】

15·31 子曰:“吾尝终日不食,终夜不寝,以思,无益,不如学也。”

【译文】

万世师表说:“我已经整天不进食,彻夜不睡觉,去绞尽脑汁,结果没有啥样便宜,还不如去学学
为好。”

【评析】

这一章讲的是学与思的涉嫌问题。在前边的一些章节中,孔圣人已经涉及“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的认识,那里又进一步加以发挥和深切阐释。思是悟性活动,其职能有两地点,一是意识言行不符合或者违反了道德,就要改进过来;另一方面是反省自己的言行符合道德规范,就要锲而不舍下去。但学和思不可以偏废,只学不思不行,只思不学也是卓殊风雨飘摇的。总而言之,思与学相结合才能使和谐成为德行、有文化的人。那是孔夫子教育思想的组成部分。

【原文】

15·32
子曰:“君子谋道不谋食。耕也,馁(1)在其间矣;学也,禄(2)在里头矣。君子忧道不忧贫。”

【注释】

(1)馁:音něi,饥饿。

(2)禄:做官的俸禄。

【译文】

尼父说:“君子只谋求道行道,不谋求衣食。耕田,也常要饿肚子;学习
,能够取得俸禄。君子只担心道不可以行,不担心贫穷。”

【原文】

15·33
子曰:“知及之(1),仁不能够守之;虽得之,必失之;知及之,仁能守之,不庄以涖(2)之,则民不敬。知及之,仁能守之,庄以涖之,动之不以礼,未善也。”

【注释】

(1)知及之:知,同“智”。之,一说是指公民,一说是指国家。此处我们认为指禄位和国家天下。

(2)涖:音lì,临,到的情致。

【译文】

孔夫子说:“凭借聪明才智足以赢得它,但仁德不可以维持它,就算取得,也必然会丧失。凭借聪明才智足以赢得它,仁德可以保证它,不用庄重态度来治理百姓,那么人民就会不敬;聪明才智足以赢得它,仁德可以维持它,能用庄严态度来治理百姓,但动员全民时不照礼的渴求,那也是不健全的。”

【原文】

15·34
子曰:“君子不可小知(1)而可大受(2)也,小人不足大受而可小知也。”

【注释】

(1)小知:知,作为的意趣,做小事情。

(2)大受:受,权利,职务的情致,承担重任。

【译文】

孔圣人说:“君子不可以让她们做这些琐事,但足以让他俩负责主要的沉重。小人不可以让他们肩负首要的任务,但足以让她们做那一个琐事。”

【原文】

15·35
子曰:“民之于仁也,甚于水火。水火,吾见蹈而死者矣,未见蹈仁而死者也。”

【译文】

尼父说:“百姓们对于仁(的急需),比对于水(的内需)更急于。我只见过人跳到水火中而死的,却从没见过推行仁而死的。”

【原文】

15·36 子曰:“当仁,不让于师。”

【译文】

孔夫子说:“面对着仁德,就是助教,也不相同他让给。”

【评析】

孔圣人和法家尤其讲究师生关系的和谐,强调师道尊严,学生不得违背讲师。那是在相似情形下。不过,在仁德面前,即使是先生,也不让给。那是把落到实处仁德摆在了第四位,仁是衡量一切是非善恶的万丈准则。

【原文】

15·37 子曰:“君子贞(1)而不谅(2)。”

【注释】

(1)贞:一说是“正”的情趣,一说是“大信”的趣味。那里拔取“正”的说教。

(2)谅:信,守信用。

【译文】

孔圣人说:“君子固守正道,而不拘泥于小信。”

【评析】

前方孔仲尼曾说过:“言必信,行必果”这不是君子的作为,而是小人的此举。孔夫子强调“信”的道德准则,但它必须以“道”为前提,即坚守于仁、礼的规定。离开了仁、礼那样的大标准,而讲怎样“信”,就不是当真的信。

【原文】

15·38 子曰:“事君,敬其事而后其食(1)。”

【注释】

(1)食:食禄,俸禄。

【译文】

孔仲尼说:“事奉皇帝,要认真工作而把领取傣禄的事放在后边。”

【原文】

15·39 子曰:“有教无类。”

【译文】

孔圣人说:“人人都可以承受教育,不分族类。”

【评析】

孔圣人的率领目的、教学内容和培育目的都有投机的独特性。他办教育,反映了立时文化下移的现实性,学在官厅的范围得到改观,除了出身贵族的下一代可以受教育外,其余各阶级、阶层都有了受教育的可能和某种机会。他广招门徒,不分种族、氏族,都得以到她的门下受教育。所以,大家说,孔仲尼是华夏太古伟大的思想家,开创了中国太古私学的开头,奠定了华夏价值观教育的骨干考虑。

【原文】

15·40 子曰:“道分裂,不相为谋。”

【译文】

尼父说:“主张不一样,不彼此钻探。”

【原文】

15·41 子曰:“辞达而已矣。”

【译文】

万世师表说:“言辞只要能发布意思就行了。”

【原文】

15·42
“师冕(1)见,及阶,子曰:“阶也。”及席,子曰:“席也。”皆坐,子告之曰:“某在斯,某在斯。”师冕出,子张问曰:“与师言之道与?”子曰:“然,固相(2)师之道也。”

【注释】

(1)师冕:乐师,那位乐师的名字是冕。

(2)相:帮助。

【译文】

乐师冕来见孔丘,走到台阶沿,孔丘说:“那儿是阶梯。”走到座位旁,孔圣人说:“那是坐位。”等大家都坐下来,孔丘告诉她:“某某在此间,某某在此处。”师冕走了后来,子张就问孔夫子:“那就是与乐师谈话的道呢?”孔夫子说:“那就是辅助乐师的道。”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 2


【01】

姬元篇第十五

  本篇包蕴42章,其中盛名文句有:“无为而治”;“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献身”;“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躬自厚而薄责于人”;“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小不忍则乱大谋”;“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当仁不让于师”;“有教无类”;“道分歧,不相为谋”。本篇内容涉及到孔仲尼的“君子小人”观的多少上面、孔丘的教诲思想和政治考虑,以及孔圣人在其余地方的言行。

姬元问陈(1)于万世师表。孔仲尼对曰:“俎豆(2)之事,则尝闻之矣;军旅之事,未之学也。”后天遂行。

【注释】 (1)陈:同“阵”,军队征战时,布列的态势。
(2)俎豆:俎,音zǔ。俎豆是史前盛食品的器皿,被看作祭奠时的礼器。

【译文】
姬元向孔圣人问军队列阵之法。孔丘回答说:“祭奠仪式方面的业务,我还听说过;用兵打仗的事,一向不曾学过。”第二天,孔夫子便离开了魏国。

【解读】
姬元向孔圣人寻问有关军事方面的问题,孔夫子对此很不感兴趣。从总体上讲,万世师表反对用战争的法门化解国与国之间的隔膜,当然在切实问题上也有例外。孔圣人主持以礼治国,礼让为国,所以他以地点那段话回答了姬元,并于次日偏离了齐国。

【02】

【原文】 15·1 姬元问陈于孔子。孔夫子对曰:“俎豆之事,则尝闻之矣;军旅之事,未之学也。”前几天遂行。 

  【原文】

在陈绝粮,从者病,莫能兴。子路愠(1)见曰:“君子亦西周乎?”子曰:“君子固穷(2),小人穷斯滥矣。”

【注释】 (1)愠:音yùn,怒,怨恨。 (2)固穷:固守穷困,安守穷困。

【译文】
(万世师表一行)在陈国断了粮食,随从的人都饿病了。子路很不热情洋溢地来见孔丘,说道:“君子也战国得毫无艺术的时候吗?”孔丘说:“君子即便清苦,但照旧持之以恒着;小人一遇穷困就无所不为了。”

【解读】
从本章开始,未来又有几多章谈及君子与小人在少数方面的区分。那里,孔丘说到面对穷困潦倒的层面,君子与小人就有了显眼的不等。

【03】

【译文】 姬元向孔圣人问军队列阵之法。孔圣人回答说:“祭拜仪式方面的业务,我还听说过;用兵打仗的事,一直不曾学过。”第二天,万世师表便离开了燕国。 

  15.1
姬元问陈(1)于万世师表。孔仲尼对曰:“俎豆(2)之事,则尝闻之矣;军旅之事,未之学也。”后天遂行。

子曰:“赐也!女以予为多学而识之者与?”对曰:“然,非与?”曰:“非也。予一以贯之。”

【注释】无

【译文】 孔仲尼说:“赐啊!你认为自己是学习
得多了才一一记住的啊?”子贡答道:“是啊,难道不是这么呢?”孔仲尼说:“不是的。我是用一个有史以来的事物把它们贯彻始终的。”

【解读】
那里,孔圣人讲到“一以贯之”,那是他学问渊博的根本所在。那么,这几个“一”指什么?文中没有注脚。大家以为,“一以贯之”,就是在学习
的基础上,认真思考,从而悟出其中内在的东西。孔丘在此间告诉子贡和此外学员,要学与思相结合,认真读书
,深远领会。

【04】

【镇长评析】 孔夫子非不懂军事,而是主张以仁治国。 

  【注释】

子曰:“由!知德者鲜矣。”

【注释】无

【译文】 孔仲尼说:“由啊!精通德的人太少了。”

【解读】无

【05】

【原文】 15·2 在陈绝粮,从者病,莫能兴。子路愠见曰:“君子亦商朝乎?”子曰:“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 

  (1)陈:同“阵”,军队征战时,布列的时势。

子曰:“无为而治(1)者,其舜也与?夫(2)何为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

【注释】 (1)无为而治:国家的统治者不必有所作为便得以治理国家了。
(2)夫:代词,他。

【译文】
孔圣人说:“可以碌碌无为而治理天下的人,大概唯有舜吧?他做了些什么吗?只是庄严端正地坐在朝廷的皇位上罢了。”

【解读】
“无为而治”是道家所称道的施政方略,符合法家思想的一向性。那里,尼父也赞许无为而治并以舜为例加以证实,那申明,主张积极进取的墨家极度依依不舍三代的法网礼治,但在及时的现实生活中并不一定需要统治者无为而治。在万世师表的历史观中,不是无为而治,而是礼治。

【06】

【译文】 (孔圣人一行)在陈国断了粮食,随从的人都饿病了。子路很不如沐春风地来见孔夫子,说道:“君子也西周得毫无艺术的时候呢?”孔圣人说:“君子即使贫困,但仍旧持之以恒着;小人一遇穷困就无所不为了。” 

  (2)俎豆:俎,音zǔ。俎豆是史前盛食品的器皿,被看作祭拜时的礼器。

子张问行(1)。子曰“言忠信,行笃敬,虽蛮貊(2)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笃敬,虽州里(3),行乎哉?立则见其参(4)于前也,在舆则见其倚于衡(5)也,夫然后行。”子张书诸绅(6)。

【注释】 (1)行:通达的趣味。
(2)蛮貊:古人对少数民族的贬称,蛮在南,貊,音mò,在西部。
(3)州里:五家为邻,五邻为里。五党为州,二千五百家。州里指近处。
(4)参:列,显现。 (5)衡:车辕前边的横木。 (6)绅:贵族系在腰间的大带。

【译文】
子张问如何才能使和谐遍地都能行得通。孔圣人说:“说话要忠信,行事要笃敬,即便到了蛮貊地区,也可以行得通。说话不忠信,行事不笃敬,就是在家门本土,能行得通吗?站着,就如看到忠信笃敬那多少个字显现在前边,坐车,就恍如看到那多少个字刻在车辕前的横木上,那样才能使自己随处行得通。”子张把这几个话写在腰间的大带上。

【解读】无

【07】

【镇长评析】 被困陈蔡之间孔仲尼平生碰到的最大困难,时期受到学生的质询,子路认为君子应该善于察辨环境,不应碰到这么的气象,有所抱怨,孔丘认为君子穷且益坚,小人本为就一贯不什么样锲而不舍的,蒙受困难就随便行事了。 

  【译文】

子曰:“直哉史鱼(1)!邦有道,如矢(2);邦无道,如矢。君子哉蘧瑗!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可卷(3)而怀之。”

【注释】 (1)史鱼:鲁国大夫,名䲡,字子鱼,他往往向姬元推荐蘧瑗。
(2)如矢:矢,箭,形容其直。 (3)卷:同“捲”。

【译文】
孔仲尼说:“史鱼真是正直啊!国家有道,他的言行像箭一样直;国家无道,他的言行也像箭一样直。蘧瑗也真是一位君子啊!国家有道就出去做官,国家无道就(辞退官职)把自己的力主收藏在心底。

【解读】
从文中所述内容看,史鱼与伯玉是截然不一致的。史鱼当国家有道或无道时,都一模一样直爽,而伯玉则只在江山有道时出来做官。所以,孔圣人说史鱼是“直”,伯玉是“君子”。

【08】

【原文】 15·3 子曰:“赐也!女以予为多学而识之者与?”对曰:“然,非与?”曰:“非也。予一以贯之。” 

  姬元向尼父问军队列阵之法。孔仲尼回答说:“祭拜仪式方面的政工,我还听说过;用兵打仗的事,向来不曾学过。”第二天,孔仲尼便离开了赵国。

子曰:“可与言而不与之言,失人;不可与言而与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

【注释】无

【译文】
孔圣人说:“可以同他谈的话,却今非昔比他谈,那就是失去了情人;不可以同她谈的话,却同他谈,那就是说错了话。有聪明的人既不失去朋友,又不说错话。”

【解读】无

【09】

【译文】 孔夫子说:“赐啊!你觉得自己是上学得多了才一一记住的啊?”子贡答道:“是啊,难道不是那样吗?”孔丘说:“不是的。我是用一个平素的事物把它们贯彻始终的。” 

  【评析】

子曰:“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献身。”

【注释】无

【译文】
万世师表说:“志士仁人,没有贪生怕死而损害仁的,唯有就义自己的人命来成全仁的。”

【解读】
“成仁取义”被近现代以来一些人加以解释和动用后,如同早已成了贬义词。其实,大家认真、深刻地去理解孔丘所说的这段话,主要谈了她的生死观是以“仁”为最高原则的。生命对各种人来讲都是卓殊宝贵的,但还有比生命更可不菲的,那就是“仁”。“视死如归”,就是要人人在生死关头宁可抛弃自己的人命也要维持“仁”。自古以来,它刺激着多少仁人志士为国家和中华民族的高危而抛头颅洒热血,谱写了一首首动人的华丽诗篇。

【10】

【村长评析】 孔圣人所说的

  卫灵公向孔丘寻问有关军事方面的题目,孔仲尼对此很不感兴趣。从总体上讲,孔圣人反对用战争的章程解决国与国期间的鸿沟,当然在现实问题上也有两样。孔仲尼主持以礼治国,礼让为国,所以她以地点这段话回答了姬元,并于次日离开了鲁国。

子贡问为仁。子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居是邦也,事其大夫之贤者,友其士之仁者。”

【注释】无

【译文】
子贡问如何举行仁德。孔圣人说:“做工的人想把生活做好,必须首先使她的工具锋利。住在这么些国度,就要事奉大夫中的那一个贤者,与一介书生中的仁者交朋友。”

【解读】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那句话在民间已为人们所了解。那就是“磨刀不误砍柴功”。在本章中,孔子以此作比喻,表达履行仁德的法门,就是要事奉贤者,结交仁者,那是亟需首先形成的。

【11】

“一以贯之”,很几人是不领会的,那几个“一”应该是“以仁治天下”的心愿。 

  【原文】

颜回问为邦。子曰:“行夏之时(1),乘殷之辂(2),服周之冕(3),乐则韶舞(4)。放(5)郑声(6),远(7)侫人。郑声婬,侫人殆(8)。”

【注释】 (1)夏之时:夏代的历法,便于农业生产。
(2)殷之辂:辂,音lù,皇帝所乘的车。殷代的车是木制成,比较朴实。
(3)周之冕:周代的帽子。 (4)韶舞:是舜时的舞乐,孔圣人认为是地道的。
(5)放:禁绝、排斥、屏弃的情致。 (6)郑声:赵国的曲子,孔仲尼认为是婬声。
(7)远:远离。 (8)殆:危险。

【译文】
颜子问什么治理国家。孔圣人说:“用夏代的历法,乘殷代的自行车,戴周代的礼帽,奏《韶》乐,禁绝郑国的乐曲,疏远谈辞如云的人,吴国的曲子浮靡不正派,侫人太危险。”

【解读】
那里仍讲为人处世的道理。夏代的历法有利于农业生产,殷代的单车朴实适用,周代的礼帽华美,《韶》乐精彩动听,这是尼父理想的生活方法。涉及到礼的题目,他依然看好“复礼”,当然不是越古越好,而是具有采纳。其余,还要禁绝靡靡之音,疏远侫人。

【12】

【原文】 15·4 子曰:“由!知德者鲜矣。” 

  15.2
在陈绝粮,从者病,莫能兴。子路愠(1)见曰:“君子亦西周乎?”子曰:“君子固穷(2),小人穷斯滥矣。”

子曰:“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注释】无

【译文】 孔仲尼说:“人从没短时间的设想,一定会有前方的担忧。”

【解读】无

【13】

【译文】 孔丘说:“由啊!了然德的人太少了。” 

  【注释】

子曰:“已矣乎!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注释】无

【译文】 孔夫子说:“完了,我根本没有见像好色那样好德的人。”

【解读】无

【14】

【区长评析】 “德”应该是个性的问题。

  (1)愠:音yùn,怒,怨恨。

子曰:“臧文少禽其窃位(1)者与!知姬展季(2)之贤而不与立也。”

【注释】 (1)窃位:身居官位而不尽职。
(2)姬展季:春秋先前时期吴国医务人员,姓展名获,又名禽,他受封的地名是柳下,惠是他的私谥,所以,人称其为姬禽。

【译文】
孔仲尼说:“臧文种是一个窃居官位的人啊!他明知道姬展季是个贤人,却不推荐他伙同做官。”

【解读】无

【15】

【原文】 15·5 子曰:“无为而治者,其舜也与?夫何为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 

  (2)固穷:固守穷困,安守穷困。

子曰:“躬自厚而薄责于人,则远怨矣。”

【注释】无

【译文】 尼父说:“多责备自己而少训斥外人,那就足以幸免外人的怨恨了。”

【解读】
人与人相处难免会有各个顶牛与纠葛。那么,为人处理应该多替别人着想,从别人的角度看待问题。所以,一旦爆发了顶牛,人们应该多作自我批评,而无法始终指责别人的不是。责己严,待人宽,这是保持出色和谐的人际关系所不可缺失的条件。

【16】

【译文】 孔仲尼说:“可以无所作为而治理天下的人,大约唯有舜吧?他做了些什么啊?只是盛大端正地坐在朝廷的王位上罢了。” 

  【译文】

子曰:“不曰‘如之何(1),如之何’者,吾末(2)如之何也已矣。”

【注释】 (1)如之何:咋做的趣味。 (2)末:这里指没有主意。

【译文】
孔仲尼说:“平素遇事不说‘如何做,如何做’的人,我对她也不知如何做才好。”

【解读】无

【17】

【村长评析】 “无为”仍然“有为”,要看现实的事态,人们缩手缩脚就要无为,人们胆大妄为就要法治,人们富裕了即将礼治。 

  (孔夫子一行)在陈国断了粮食,随从的人都饿病了。子路很不手舞足蹈地来见万世师表,说道:“君子也寒朝得并非艺术的时候啊?”孔丘说:“君子纵然贫困,但依然持之以恒着;小人一遇穷困就无所不为了。”

子曰:“群居终日,言不及义,好行小扣,难矣哉!”

【注释】无

【译文】
孔圣人说:“整天聚在同步,说的都达不到义的专业,专好卖弄小智慧,那种人真难引导。”

【解读】无

【18】

【原文】 15·6 子张问行。子曰“言忠信,行笃敬,虽蛮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笃敬,虽州里,行乎哉?立则见其参于前也,在舆则见其倚于衡也,夫然后行。”子张书诸绅。 

  【评析】

子曰:“君子义以为质,礼以行之,孙以出之,信以成之。君子哉!”

【注释】无

【译文】
孔圣人说:“君子以义作为根本,用礼加以实施,用谦逊的语言来表述,用忠诚的态度来成功,那就是高人了。”

【解读】无

【19】

【译文】 子张问怎么着才能使和谐各处都能行得通。尼父说:“说话要忠信,行事要笃敬,尽管到了蛮貊地区,也得以行得通。说话不忠信,行事不笃敬,就是在本乡本土,能行得通吗?站着,就就像看到忠信笃敬这多少个字显现在眼前,坐车,就类似看到那多少个字刻在车辕前的横木上,这样才能使自己各处行得通。”子张把那一个话写在腰间的大带上。 

  从本章伊始,未来又有若干章谈及君子与小人在一些地方的不一致。那里,孔夫子说到面对穷困潦倒的范围,君子与小人就有了不言而喻的例外。

子曰:“君子病无能焉,不病者之不己知也。”

【注释】无

【译文】 尼父说:“君子只怕自己一贯不才能,不怕外人不知情自己。”

【解读】无

【20】

【处长评析】 一个人借使没有信用,轻易的承诺,说鬼话,人们就不会再和他和作了,那么她在中外也就难行了;一个人若是不忠于事或人,轻易的背离或背叛,何人还敢用他吗?

  【原文】

子曰:“君子疾没世(1)而名不称焉。”

【注释】 (1)没世:谢世将来。

【译文】 孔圣人说:“君子担心身故之后他的名字不为人们所称道。”

【解读】无

【21】

【原文】 15·7 子曰:“直哉史鱼(齐国大夫)!邦有道,如矢;邦无道,如矢。君子哉蘧瑗!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 

  15.3
子曰:“赐也!女以予为多学而识之者与?”对曰:“然,非与?”曰:“非也。予一以贯之。”

子曰:“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

【注释】无

【译文】 孔子说:“君子求之于自己,小人求之于别人。”

【解读】无

【22】

【译文】 孔夫子说:“史鱼真是正直啊!国家有道,他的言行像箭一样直;国家无道,他的言行也像箭一样直。蘧伯玉也真是一位君子啊!国家有道就出去做官,国家无道就(辞退官职)把团结的主张收藏在心里。 

  【译文】

子曰:“君子矜(1)而不争,群而不党。”

【注释】 (1)矜:音jīn,得体的情趣。

【译文】 万世师表说:“君子严肃而不与人家争论,合群而不结党营私。”

【解读】无

【23】

【村长评析】  单纯的“直”不如“君子”的擅自应变有价值。 

  孔夫子说:“赐啊!你认为自己是读书得多了才一一记住的吗?”子贡答道:“是啊,难道不是这么呢?”孔子说:“不是的。我是用一个根本的事物把它们贯彻始终的。”

子曰:“君子不以言贡士,不以人废言。”

【注释】无

【译文】
孔夫子说:“君子不凭一个人说的话来推荐他,也不因为一个人不好而不选取他的感言。”

【解读】
从18章到23章,那6章基本上全都是讲君子的行为以及与小人的分歧。什么是高人呢?孔仲尼认为,他应该重视义、礼、逊、信的道德准则;他严峻要求自己,尽可能完创制言立德立功的“三不朽”,传名于子孙后代;他一言一动严穆,与人和谐,但不结党营私,不以言论重用人,也不以人废其言,等等。当然,那只是高人的一局地特征。

【24】

【原文】 15·8 子曰:“可与言而不与之言,失人;不可与言而与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 

  【评析】

子贡问曰:“有一言而可以生平行之者乎?”子曰:“其恕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注释】无

【译文】
子贡问孔夫子问道:“有没有一个字可以一生奉行的呢?”万世师表回答说:“那就是恕吧!自己不甘于的,不要强加给人家。”

【解读】
“忠恕之道”能够说是孔仲尼的评释。那些发明对儿孙影响很大。孔夫子把“忠恕之道”看成是处理人己关系的一条轨道,这也是道家伦理的一个特性。那样,能够消除旁人对友好的怨恨,缓和人际关系,安定当时的社会秩序。

【25】

【译文】 尼父说:“可以同她谈的话,却不比他谈,那就是错开了恋人;不得以同他谈的话,却同她谈,那就是说错了话。有灵气的人既不错过朋友,又不说错话。” 

  那里,孔丘讲到“一以贯之”,那是他学问渊博的有史以来所在。那么,这一个“一”指什么?文中没有申明。大家以为,“一以贯之”,就是在念书的根底上,认真想想,从而悟出其中内在的事物。尼父在那里告诉子贡和其余学员,要学与思相结合,认真学习,深刻通晓。

子曰:“吾之于人也,何人毁哪个人誉?”如有所誉者,其所有试矣。斯民也,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

【注释】无

【译文】
孔仲尼说:“我对于旁人,中伤过何人?夸奖过什么人?如享有赞赏的,必须是早已考验过她的。夏商礼拜日代的人都是这么做的,所以三代能直道而行。”

【解读】无

【26】

【村长评析】 很对呀,说话的火候很关键,要援救的时候不去辅助,则寒心,随便说还不必然的话,就失信。

  【原文】

子曰:“吾犹及史之阙文(1)也,有马者借人乘之(2),今亡矣夫。”

【注释】 (1)阙文:史官记史,碰到有问号的地点便缺而不记,那称之为阙文。
(2)有马者借人乘之:有人以为此句系错出,另有一种解释为:有马的人自己不会调教
,而靠旁人操练。本书依从后者。

【译文】 孔丘说:“我还是可以见到史书存疑的地方,有马的人(自己不会调教
,)先给旁人利用,那种精神,明天未曾了罢。”

【解读】无

【27】

【原文】 15·9 子曰:“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捐躯。” 

  15.4 子曰:“由!知德者鲜矣。”

子曰:“巧言乱德。小不忍则乱大谋。”

【注释】无

【译文】
孔丘说:“花言巧语就败坏人的德性,小事情不容忍,就会败坏大事情。”

【解读】
“小不忍则乱大谋”,那句话在民间极为流行,甚至成为一些人用来告诫自己的座右铭。的确,那句话包涵有智慧的元素,越发对于那个理想修养大女婿人格的人的话,此句话是最首要的。有雄心壮志、有精良的人,不会斤斤计较个人得失,更不应在琐碎上纠缠不清,而应该开阔的胸怀,远大的豪情壮志,唯有这么,才能不负众望大事,从而达到和谐的对象。

【28】

【译文】 孔丘说:“志士仁人,没有贪生怕死而损害仁的,唯有就义自己的生命来成全仁的。” 

  【译文】

子曰:“众恶之,必察焉;众好之,必察焉。”

【注释】无

【译文】
孔夫子说:“大家都讨厌他,我不可能不着眼一下;大家都爱不释手她,我也一定要观察一下。”

【解读】
这一段讲了八个地方的情趣。一是孔夫子决不人云亦云,不随俗浮沉,不以大千世界之是非标准控制自己的黑白判断,而要经过协调大脑的独门思考,经过协调理性的论断,然后再作出定论。二是一个人的好与坏不是相对的,在不相同的地址,不一样的人们心里中,往往有很大的反差。所以万世师表必定用自己的正规去鉴定他。

【29】

【处长评析】 仁者,爱也,捐躯自己,保全家、国,也是值得的,近代以此词成为贬意,变成愚忠了。 

  孔圣人说:“由啊!了然德的人太少了。”

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注释】无

【译文】 孔夫子说:“人可以使道发扬光大,不是道使人的才能增加。”

【解读】
人必须首先修养自己、增添自己、提升协调,才足以把道发扬光大,反过来,以道弘人,用来装点门面,哗众取宠,那就不是真正的高人之所为。那两头的关联是不得以颠倒的。

【30】

【原文】 15·10 子贡问为仁。子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居是邦也,事其大夫之贤者,友其士之仁者。” 

  【原文】

子曰:“过而不改,是谓过矣。”

【注释】无

【译文】 孔仲尼说:“有了偏差而不校正,那才真叫错了。”

【解读】
“从非圣贤,孰能无过?”但关键不在于过,而在于能不能改过,有限支撑从此不再重犯同样的一无所能。也就是说,有了差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锲而不舍错误,不加改正。万世师表以“过而不改,是谓过矣”的简炼语言,向人们道出了那般一个真理,那是比照错误的唯一正确态度。

【31】

【译文】 子贡问怎么着进行仁德。尼父说:“做工的人想把生活做好,必须首先使他的工具锋利。住在那几个国家,就要事奉大夫中的那些贤者,与书生中的仁者交朋友。” 

  15.5
子曰:“无为而治(1)者,其舜也与?夫(2)何为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

子曰:“吾尝终日不食,终夜不寝,以思,无益,不如学也。”

【注释】无

【译文】
孔丘说:“我一度整天不进食,彻夜不睡觉,去左思右想,结果没有啥样好处,还不如去学学
为好。”

【解读】
这一章讲的是学与思的涉嫌问题。在前边的片段章节中,孔子已经涉及“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的认识,那里又进一步加以发挥和深刻阐发。思是理性活动,其意义有两方面,一是发现言行不合乎或者违反了道德,就要改良过来;另一方面是反省自己的言行符合道德规范,就要坚持不渝下去。但学和思不能够偏废,只学不思不行,只思不学也是那个剜肉医疮的。可想而知,思与学相结合才能使和谐变成德行、有知识的人。那是万世师表教育思想的组成部分。

【32】

【科长评析】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仁就是治国的利器。 

  【注释】

子曰:“君子谋道不谋食。耕也,馁(1)在其中矣;学也,禄(2)在中间矣。君子忧道不忧贫。”

【注释】 (1)馁:音něi,饥饿。 (2)禄:做官的俸禄。

【译文】 万世师表说:“君子只谋求道行道,不寻求衣食。耕田,也常要饿肚子;学习
,可以赢得俸禄。君子只担心道无法行,不担心贫穷。”

【解读】无

【33】

【原文】 15·11 颜子渊问为邦。子曰:“行夏之时,乘殷之辂,服周之冕,乐则韶舞。放郑声,远侫人。郑声淫,侫人殆。” 

  (1)无为而治:国家的统治者不必有所作为便足以治理国家了。

子曰:“知及之(1),仁不可以守之;虽得之,必失之;知及之,仁能守之,不庄以涖(2)之,则民不敬。知及之,仁能守之,庄以涖之,动之不以礼,未善也。”

【注释】
(1)知及之:知,同“智”。之,一说是指公民,一说是指国家。此处大家以为指禄位和国度天下。
(2)涖:音lì,临,到的趣味。

【译文】
孔仲尼说:“凭借聪明才智足以赢得它,但仁德不可以保全它,纵然取得,也自然会丧失。凭借聪明才智足以赢得它,仁德可以保险它,不用严穆态度来治理百姓,那么人民就会不敬;聪明才智足以赢得它,仁德可以维持它,能用严穆态度来治理百姓,但动员人民时不照礼的渴求,那也是不周详的。”

【解读】无

【34】

【译文】 颜回问怎么着治理国家。尼父说:“用夏代的历法,乘殷代的单车,戴周代的礼帽,奏《韶》乐,禁绝吴国的乐曲,疏远口齿伶俐的人,吴国的曲子浮靡不正派,侫人太危险。” 

  (2)夫:代词,他。

子曰:“君子不可小知(1)而可大受(2)也,小人不足大受而可小知也。”

【注释】 (1)小知:知,作为的意思,做小事情。
(2)大受:受,权利,职分的情趣,承担重任。

【译文】
孔丘说:“君子无法让他们做这一个琐事,但足以让她们负责主要的沉重。小人不能让他俩肩负关键的重任,但可以让她们做那么些琐事。”

【解读】无

【35】

【原文】 15·12 子曰:“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译文】

子曰:“民之于仁也,甚于水火。水火,吾见蹈而死者矣,未见蹈仁而死者也。”

【注释】无

【译文】
孔圣人说:“百姓们对此仁(的急需),比对于水(的内需)更急于。我只见过人跳到水火中而死的,却从没见过执行仁而死的。”

【解读】无

【36】

【译文】 孔夫子说:“人从没长时间的设想,一定会有眼前的忧患。” 

  孔仲尼说:“可以毫无作为而治理天下的人,大约唯有舜吧?他做了些什么吧?只是尊严端正地坐在朝廷的皇位上罢了。”

子曰:“当仁,不让于师。”

【注释】无

【译文】 尼父说:“面对着仁德,就是教授,也分歧他让给。”

【解读】
万世师表和墨家更加器重师生关系的和谐,强调师道尊严,学生不得违背教授。那是在形似景况下。可是,在仁德面前,即使是老师,也不让给。那是把完毕仁德摆在了首位,仁是衡量一切是非善恶的参天准则。

【37】

【处长评析】 那是一句实话而已,但也有人凡事皆顺的,只是相比较少,若是要人生顺遂,一是少欲望,二是善规划,三是甄别和抉择条件。

  【评析】

子曰:“君子贞(1)而不谅(2)。”

【注释】
(1)贞:一说是“正”的意味,一说是“大信”的意思。那里拔取“正”的说法。
(2)谅:信,守信用。

【译文】 孔圣人说:“君子固守正道,而不拘泥于小信。”

【解读】
前面尼父曾说过:“言必信,行必果”那不是君子的当作,而是小人的此举。尼父强调“信”的德性准则,但它必须以“道”为前提,即听从于仁、礼的规定。离开了仁、礼那样的大条件,而讲怎么“信”,就不是实在的信。

【38】

【原文】 15·13 子曰:“已矣乎!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无为而治”是墨家所称道的治国方略,符合道家思想的一向性。那里,孔夫子也表扬无为而治并以舜为例加以表达,那表明,主张积极进取的道家非凡恋恋不舍三代的法规礼治,但在即时的现实生活中并不一定须求统治者无为而治。在孔圣人的观念中,不是无为而治,而是礼治。

子曰:“事君,敬其事而后其食(1)。”

【注释】 (1)食:食禄,俸禄。

【译文】 孔夫子说:“事奉国王,要认真工作而把领取傣禄的事放在前边。”

【解读】无

【39】

【译文】 尼父说:“完了,我历来没有见像好色那样好德的人。” 

  【原文】

子曰:“有教无类。”

【注释】无

【译文】 尼父说:“人人都得以承受教育,不分族类。”

【解读】
孔夫子的教育目的、教学内容和作育目的都有协调的独特性。他办教育,反映了马上文化下移的具体,学在衙门的规模获得改变,除了出身贵族的子弟可以受教育外,其余各阶级、阶层都有了受教育的可能和某种机会。他广招门徒,不分种族、氏族,都得以到他的食客受教育。所以,大家说,万世师表是炎黄太古伟大的教育家,开创了华夏太古私学的前例,奠定了中华价值观教育的基本思维。

【40】

【原文】 15·14 子曰:“臧文子禽其窃位者与!知姬禽(齐国先生)之贤而不与立也。” 

  15.6
子张问行(1)。子曰“言忠信,行笃敬,虽蛮貊(2)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笃敬,虽州里(3),行乎哉?立则见其参(4)于前也,在舆则见其倚于衡(5)也,夫然后行。”子张书诸绅(6)。

子曰:“道差异,不相为谋。”

【注释】无

【译文】 孔圣人说:“主张不一致,不相互研商。”

【解读】无

【41】

【译文】 孔夫子说:“臧文少禽是一个窃居官位的人吗!他明知道姬禽是个贤人,却不推荐他一同做官。” 

  【注释】

子曰:“辞达而已矣。”

【注释】无

【译文】 万世师表说:“言辞只要能表达意思就行了。”

【解读】无

【42】

【处长评析】 知贤不用,一是未曾合适的岗位,二是怕吓唬到自己的身份、三是不负义务。

  (1)行:通达的情趣。

“师冕(1)见,及阶,子曰:“阶也。”及席,子曰:“席也。”皆坐,子告之曰:“某在斯,某在斯。”师冕出,子张问曰:“与师言之道与?”子曰:“然,固相(2)师之道也。”

【注释】 (1)师冕:乐师,那位乐师的名字是冕。 (2)相:接济。

【译文】
乐师冕来见孔圣人,走到台阶沿,万世师表说:“那儿是台阶。”走到坐位旁,尼父说:“那是座位。”等豪门都坐下来,孔夫子告诉她:“某某在此间,某某在此间。”师冕走了后头,子张就问孔仲尼:“那就是与乐师谈话的道呢?”孔仲尼说:“那就是赞助乐师的道。”

【解读】无

【原文】 15·15 子曰:“躬自厚而薄责于人,则远怨矣。” 

  (2)蛮貊:古人对少数民族的贬称,蛮在南,貊,音mò,在西部。

【译文】 尼父说:“多责备自己而少训斥别人,那就可以幸免外人的怨恨了。” 

  (3)州里:五家为邻,五邻为里。五党为州,二千五百家。州里指近处。

【镇长评析】 责己严,待人宽,也要看具体景况,对于自愿的人得以这么,对于不自觉的人则不得,一切应以把业务办好为准绳。 

  (4)参:列,显现。

【原文】 15·16 子曰:“不曰‘如之何,如之何’者,吾末如之何也已矣。” 

  (5)衡:车辕前边的横木。

【译文】 孔圣人说:“一向遇事不说‘如何做,怎么做’的人,我对她也不知怎么办才好。” 

  (6)绅:贵族系在腰间的大带。

【处长评析】 小意思屡屡是不思念、不求上进、不负权利的显现。

  【译文】

【原文】 15·17 子曰:“群居终日,言不及义,好行小慧,难矣哉!” 

  子张问怎么着才能使和谐四海都能行得通。万世师表说:“说话要忠信,行事要笃敬,就算到了蛮貊地区,也能够行得通。说话不忠信,行事不笃敬,就是在本土本土,能行得通吗?站着,就接近看到忠信笃敬这些字显现在前方,坐车,就类似看到那多少个字刻在车辕前的横木上,那样才能使自己到处行得通。”子张把那一个话写在腰间的大带上。

【译文】 孔丘说:“整天聚在联名,说的都达不到义的专业,专好卖弄小智慧,那种人真难带领。” 

  【原文】

【处长评析】 诚哉斯言,大凡人不都那样吧,思想停留在外表,不考虑事物背后的原理,不反省自己的言行,不酌量人生的意思,也不学习。

  15.7
子曰:“直哉史鱼(1)!邦有道,如矢(2);邦无道,如矢。君子哉蘧瑗!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可卷(3)而怀之。”

【原文】 15·18 子曰:“君子义以为质,礼以行之,孙以出之,信以成之。君子哉!” 

  【注释】

【译文】 孔丘说:“君子以义作为根本,用礼加以实施,用谦逊的语言来表述,用忠诚的态势来形成,那就是君子了。” 

  (1)史鱼:秦国大夫,名暎字子鱼,他数十次向姬元推荐蘧瑗。

【区长评析】 那话说的早已很完整了。

  (2)如矢:矢,箭,形容其直。

【原文】 15·19 子曰:“君子病无能焉,不患者之不己知也。” 

  (3)卷:同“捲”。

【译文】 尼父说:“君子只怕自己从没才能,不怕外人不晓得自己。” 

  【译文】

【原文】 15·20 子曰:“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 

  孔丘说:“史鱼真是正直啊!国家有道,他的言行像箭一样直;国家无道,他的言行也像箭一样直。蘧瑗也真是一位君子啊!国家有道就出去做官,国家无道就(辞退官职)把温馨的力主收藏在心中。

【译文】 孔圣人说:“君子担心谢世之后他的名字不为人们所称道。” 

  【评析】

【处长评析】 立言、立行、立德,人在历史的历程中,即使没有给后人留下怎么样,就真正是没什么价值了。

  从文中所述内容看,史鱼与伯玉是截然不相同的。史鱼当国家有道或无道时,都同样直爽,而伯玉则只在国家有道时出来做官。所以,孔圣人说史鱼是“直”,伯玉是“君子”。

【原文】 15·21 子曰:“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 

  【原文】

【译文】 孔夫子说:“君子求之于自己,小人求之于外人。” 

  15.8
子曰:“可与言而不与之言,失人;不可与言而与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

【科长评析】 君子先内后外,小人只求外。

  【译文】

【原文】 15·22 子曰:“君子矜而不争,群而不党。” 

  尼父说:“可以同他谈的话,却不比他谈,那就是错开了对象;不可以同他谈的话,却同他谈,这就是说错了话。有聪明的人既不错过朋友,又不说错话。”

【译文】 尼父说:“君子体面而不与外人争论,合群而不结党营私。” 

  【原文】

【村长评析】 君子当争时必争,只不过要小心时机和措施。

  15.9 子曰:“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就义。”

【原文】 15·23 子曰:“君子不以言贡士,不以人废言。” 

  【译文】

【译文】 万世师表说:“君子不凭一个人说的话来推举他,也不因为一个人不好而不选拔他的感言。” 

  孔丘说:“志士仁人,没有贪生怕死而损害仁的,只有捐躯自己的性命来成全仁的。”

【村长评析】 听其言观其行。 

  【评析】

【原文】 15·24 子贡问曰:“有一言而能够毕生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舍身取义”被近现代来说一些人加以表达和选取后,就像早已成了贬义词。其实,大家认真、深刻地去领略万世师表所说的那段话,紧要谈了她的生死观是以“仁”为最高规格的。生命对各种人来讲都是至极宝贵的,但还有比生命更可不菲的,那就是“仁”。“为国捐躯”,就是要人人在生死关头宁可屏弃自己的生命也要维持“仁”。自古以来,它刺激着些许仁人志士为国家和部族的危急而抛头颅洒热血,谱写了一首首引人入胜的瑰丽诗篇。

【译文】 子贡问孔夫子问道:“有没有一个字可以一生一世奉行的啊?”孔仲尼回答说:“那就是恕吧!自己不情愿的,不要强加给外人。” 

  【原文】

【处长评析】 生命的留存必是自利的,在社会团体中,若是对旁人像对友好一样,社会才能协调共赢,但前提是各个人都如此,实际上不是人们都自觉的醒悟和执行这一标准,所以要有管理与法的留存。 

  15.10
子贡问为仁。子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居是邦也,事其大夫之贤者,友其士之仁者。”

【原文】 15·25 子曰:“吾之于人也,哪个人毁何人誉?”如有所誉者,其所有试矣。斯民也,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 

  【译文】

【译文】 万世师表说:“我对于别人,中伤过哪个人?称誉过什么人?如享有赞叹的,必须是早已考验过她的。夏商周天代的人都是这么做的,所以三代能直道而行。” 

  子贡问怎么着进行仁德。孔仲尼说:“做工的人想把劳动做好,必须首先使她的工具锋利。住在那个国度,就要事奉大夫中的那多少个贤者,与书生中的仁者交朋友。”

【原文】 15·26 子曰:“吾犹及史之阙文也,有马者借人乘之,今亡矣夫。” 

  【评析】

【译文】 万世师表说:“我还是可以够见到史书存疑的地点,有马的人(自己不会调教,)先给外人采纳,那种精神,今日从未了罢。”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那句话在民间已为人们所熟习。那就是“磨刀不误砍柴功”。在本章中,孔丘以此作比喻,说明履行仁德的法门,就是要事奉贤者,结交仁者,那是亟需首先完结的。

【原文】 15·27 子曰:“巧言乱德。小不忍则乱大谋。” 

  【原文】

【译文】 孔夫子说:“花言巧语就败坏人的道德,小事情不容忍,就会败坏大事情。” 

  15.11
颜子渊问为邦。子曰:“行夏之时(1),乘殷之辂(2),服周之冕(3),乐则韶舞(4)。放(5)郑声(6),远(7)侫人。郑声淫,侫人殆(8)。”

【区长评析】 “小不忍则乱大谋”,世事繁杂,不要迷失主要目标。 

  【注释】

【原文】 15·28 子曰:“众恶之,必察焉;众好之,必察焉。” 

  (1)夏之时:夏代的历法,便于农业生产。

【译文】 孔丘说:“大家都讨厌他,我必须察看一下;大家都爱不释手他,我也必然要察看一下。” 

  (2)殷之辂:辂,音lù,国君所乘的车。殷代的车是木制成,相比朴实。

【科长评析】 人们平时人云亦云,所以有必不可少对人亲自考察。 

  (3)周之冕:周代的罪名。

【原文】 15·29 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4)韶舞:是舜时的舞乐,孔子认为是脍炙人口的。

【译文】 尼父说:“人可以使道发扬光大,不是道使人的才能伸张。” 

  (5)放:禁绝、排斥、丢弃的意思。

【村长评析】 理论是还是不是令人信服,必须有榜样才行。 

  (6)郑声:宋国的乐曲,孔夫子认为是淫声。

【原文】 15·30 子曰:“过而不改,是谓过矣。” 

  (7)远:远离。

【译文】 孔丘说:“有了差错而不改良,那才真叫错了。” 

  (8)殆:危险。

【处长评析】 人非生而知之,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译文】

【原文】 15·31 子曰:“吾尝终日不食,终夜不寝,以思,无益,不如学也。” 

  颜子问什么治理国家。孔圣人说:“用夏代的历法,乘殷代的单车,戴周代的礼帽,奏《韶》乐,禁绝鲁国的乐曲,疏远能说会道的人,吴国的乐曲浮靡不正派,侫人太危险。”

【译文】 万世师表说:“我早已整天不吃饭,彻夜不睡觉,去千方百计,结果没有何样便宜,还不如去学习为好。” 

  【评析】

【区长评析】  “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那里仍讲为人处世的道理。夏代的历法有利于农业生产,殷代的自行车朴实适用,周代的礼帽华美,《韶》乐精彩动听,那是尼父理想的生存方法。涉及到礼的问题,他仍然主张“复礼”,当然不是越古越好,而是具有采纳。其余,还要禁绝靡靡之音,疏远侫人。

【原文】 15·32 子曰:“君子谋道不谋食。耕也,馁(饥饿)在其间矣;学也,禄在里头矣。君子忧道不忧贫。” 

  【原文】

【译文】 孔夫子说:“君子只谋求道行道,不谋求衣食。耕田,也常要饿肚子;学习,可以得到俸禄。君子只担心道不可以行,不担心贫穷。” 

  15.12 子曰:“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镇长评析】 我觉得,道只是骨干文化,生存的知识也亟需学习。

  【译文】

【原文】 15·33 子曰:“知及之,仁不可能守之;虽得之,必失之;知及之,仁能守之,不庄以涖之,则民不敬。知及之,仁能守之,庄以涖之,动之不以礼,未善也。” 

  尼父说:“人从没长时间的设想,一定会有眼前的焦虑。”

【译文】 孔仲尼说:“凭借聪明才智足以赢得它,但仁德不可能保持它,固然取得,也毫无疑问会丧失。凭借聪明才智足以赢得它,仁德可以保证它,不用庄严态度来治理百姓,那么人民就会不敬;聪明才智足以赢得它,仁德可以维持它,能用庄严态度来治理百姓,但动员人民时不照礼的需要,这也是不周密的。” 

  【原文】

【区长评析】 怎么说吗?取得政权要求聪明和大军,管理国家急需以爱心为根本,切实的团体管理,尊重人们的意思。

  15.13 子曰:“已矣乎!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原文】 15·34 子曰:“君子不可小知而可大受也,小人不得大受而可小知也。” 

  【译文】

【译文】 孔圣人说:“君子无法让他们做那多少个细节,但足以让她们担负重大的职务。小人无法让他俩担当关键的沉重,但可以让他们做这几个琐事。” 

  尼父说:“完了,我有史以来没有见像好色那样好德的人。”

【镇长评析】 越是上层,越需求无私而有才智。

  【原文】

【原文】 15·35 子曰:“民之于仁也,甚于水火。水火,吾见蹈而死者矣,未见蹈仁而死者也。” 

  15.14 子曰:“臧文少禽其窃位(1)者与!知姬展季(2)之贤而不与立也。”

【译文】 孔仲尼说:“百姓们对此仁(的需求),比对于水(的急需)更火急。我只见过人跳到水火中而死的,却从不见过执行仁而死的。” 

  【注释】

【科长评析】 那就是苛政猛于虎吧。

  (1)窃位:身居官位而不尽职。

【原文】 15·36 子曰:“当仁,不让于师。” 

  (2)姬展季:春秋先前时期魏国医生,姓展名获,又名禽,他受封的地名是柳下,惠是他的私谥,所以,人称其为姬展季。

【译文】 孔圣人说:“面对着仁德,就是老师,也不比他让给。” 

  【译文】

【处长评析】 仁爱重于尊老爱幼。 

  孔圣人说:“臧文子禽是一个窃居官位的人呢!他明知道姬展季是个贤人,却不推荐他共同做官。”

【原文】 15·37 子曰:“君子贞而不谅。” 

  【原文】

【译文】 孔子说:“君子固守正道,而不拘泥于小信。” 

  15.15 子曰:“躬自厚而薄责于人,则远怨矣。”

【村长评析】 “言而有信”但不可能违反道德。 

  【译文】

【原文】 15·38 子曰:“事君,敬其事而后其食。” 

  万世师表说:“多责备自己而少训斥别人,那就能够幸免旁人的怨恨了。”

【译文】 孔丘说:“事奉圣上,要认真工作而把领取傣禄的事放在后边。” 

  【评析】

【村长评析】 理应如此,但倘使劳而不得其禄呢?正常的社会不应当提倡无私进献,须求人们无私进献的人肯定是失职或自私的集团主。

  人与人相处难免会有各样冲突与纠葛。那么,为人处理应该多替别人着想,从旁人的角度看待问题。所以,一旦发生了冲突,人们应该多作自我批评,而不可以始终指责旁人的不是。责己严,待人宽,那是保持优异和谐的人际关系所不可缺失的标准。

【原文】 15·39 子曰:“有教无类。” 

  【原文】

【译文】 孔仲尼说:“人人都可以接受教育,不分族类。” 

  15.16 子曰:“不曰‘如之何(1),如之何’者,吾末(2)如之何也已矣。”

【区长评析】 那正是孔夫子伟大的地点。 

  【注释】

【原文】 15·40 子曰:“道分歧,不相为谋。” 

  (1)如之何:咋办的情趣。

【译文】 孔圣人说:“主张差距,不相互切磋。” 

  (2)末:那里指没有办法。

【区长评析】 目标都不均等,还有何好商量的吗!

  【译文】

【原文】 15·41 子曰:“辞达而已矣。” 

  孔丘说:“向来遇事不说‘如何是好,如何做’的人,我对他也不知如何是好才好。”

【译文】 万世师表说:“言辞只要能表明意思就行了。” 

  【原文】

【区长评析】 孔夫子反对浮华不实的词藻。

  15.17 子曰:“群居终日,言不及义,好行小慧,难矣哉!”

【原文】 15·42 “师冕(宋国的乐师冕,是盲人)见,及阶,子曰:“阶也。”及席,子曰:“席也。”皆坐,子告之曰:“某在斯,某在斯。”师冕出,子张问曰:“与师言之道与?”子曰:“然,固相师之道也。” 

  【译文】

【译文】 乐师冕来见万世师表,走到台阶沿,孔丘说:“那儿是阶梯。”走到座位旁,孔仲尼说:“那是坐位。”等豪门都坐下来,孔丘告诉她:“某某在此间,某某在此间。”师冕走了之后,子张就问尼父:“那就是与乐师谈话的道呢?”孔仲尼说:“那就是帮扶乐师的道。”

  孔丘说:“整天聚在共同,说的都达不到义的正规,专好卖弄小智慧,那种人真难带领。”

【科长评析】 孔圣人强调和珍爱外人,那就是爱心和礼的现实浮现。

  【原文】

  15.18 子曰:“君子义以为质,礼以行之,孙以出之,信以成之。君子哉!”

  【译文】

  尼父说:“君子以义作为根本,用礼加以实施,用谦逊的语言来表述,用忠诚的姿态来成功,那就是高人了。”

  【原文】

  15.19 子曰:“君子病无能焉,不病者之不己知也。”

  【译文】

  孔仲尼说:“君子只怕自己没有才能,不怕外人不理解自己。”

  【原文】

  15.20 子曰:“君子疾没世(1)而名不称焉。”

  【注释】

  (1)没世:身故将来。

  【译文】

  尼父说:“君子担心离世之后他的名字不为人们所称道。”

  【原文】

  15.21 子曰:“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

  【译文】

  孔圣人说:“君子求之于自己,小人求之于外人。”

  【原文】

  15.22 子曰:“君子矜(1)而不争,群而不党。”

  【注释】

  (1)矜:音jīn,庄严的意味。

  【译文】

  尼父说:“君子庄敬而不与人家争持,合群而不结党营私。”

  【原文】

  15.23 子曰:“君子不以言秀才,不以人废言。”

  【译文】

  孔丘说:“君子不凭一个人说的话来推举他,也不因为一个人糟糕而不选用他的感言。”

  【评析】

  从18章到23章,这6章基本上全都是讲君子的一颦一笑以及与小人的不比。什么是君子呢?孔丘认为,他应有器重义、礼、逊、信的德行准则;他严酷必要自己,尽可能完创建言立德立功的“三不朽”,传名于子孙后代;他一言一动庄敬,与人和谐,但不结党营私,不以言论重用人,也不以人废其言,等等。当然,那只是君子的一局部特征。

  【原文】

  15.24
子贡问曰:“有一言而得以平生一世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译文】

  子贡问尼父问道:“有没有一个字可以生平奉行的呢?”孔仲尼回答说:“那就是恕吧!自己不乐意的,不要强加给人家。”

  【评析】

  “忠恕之道”可以说是孔夫子的发明。那一个发明对儿孙影响很大。孔仲尼把“忠恕之道”看成是处理人己关系的一条轨道,那也是法家伦理的一个风味。这样,能够解除别人对友好的怨恨,缓和人际关系,安定当时的社会秩序。

  【原文】

  15.25
子曰:“吾之于人也,何人毁什么人誉?”如有所誉者,其抱有试矣。斯民也,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

  【译文】

  尼父说:“我对于别人,中伤过什么人?赞叹过何人?如享有夸奖的,必须是已经考验过她的。夏商周一代的人都是这般做的,所以三代能直道而行。”

  【原文】

  15.26 子曰:“吾犹及史之阙文(1)也,有马者借人乘之(2),今亡矣夫。”

  【注释】

  (1)阙文:史官记史,遇到有疑难的地点便缺而不记,这叫做阙文。

  (2)有马者借人乘之:有人觉得此句系错出,另有一种解释为:有马的人团结不会调教,而靠外人磨炼。本书依从后者。

  【译文】

  孔丘说:“我仍可以看到史书存疑的地方,有马的人(自己不会调教,)先给别人利用,那种精神,明天并未了罢。”

  【原文】

  15.27 子曰:“巧言乱德。小不忍则乱大谋。”

  【译文】

  孔丘说:“花言巧语就败坏人的德性,小事情不容忍,就会败坏大事情。”

  【评析】

  “小不忍则乱大谋”,这句话在民间极为流行,甚至变成一部分人用来告诫自己的名句。的确,那句话包蕴有智慧的因素,更加对于那个理想修养大女婿人格的人的话,此句话是第一的。有雄心壮志、有能够的人,不会斤斤计较个人得失,更不应在末节上纠缠不清,而应当开阔的胸怀,远大的远志,唯有如此,才能已毕大事,从而落成自己的目的。

  【原文】

  15.28 子曰:“众恶之,必察焉;众好之,必察焉。”

  【译文】

  孔圣人说:“我们都憎恶他,我不可以不着眼一下;我们都欣赏她,我也自然要着眼一下。”

  【评析】

  这一段讲了四个方面的情致。一是孔仲尼决不人云亦云,不与世浮沉,不以大千世界之是非标准控制自己的长短判断,而要经过协调大脑的独立思想,经过协调理性的判定,然后再作出结论。二是一个人的好与坏不是纯属的,在区其余地方,差其余大千世界心灵中,往往有很大的异样。所以孔圣人必定用自己的科班去鉴定他。

  【原文】

  15.29 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译文】

  孔夫子说:“人可以使道发扬光大,不是道使人的才能伸张。”

  【评析】

  人必须首先修养自己、扩大自己、进步自己,才方可把道发扬光大,反过来,以道弘人,用来装点门面,哗众取宠,那就不是真的的仁人志士之所为。那二者的关系是不可以颠倒的。

  【原文】

  15.30 子曰:“过而不改,是谓过矣。”

  【译文】

  孔圣人说:“有了过错而不改进,那才真叫错了。”

  【评析】

  “从非圣贤,孰能无过?”但重点不在于过,而在于是不是改过,有限接济从此不再重犯同样的不当。也就是说,有了不是并不吓人,可怕的是持之以恒错误,不加更正。孔圣人以“过而不改,是谓过矣”的简炼语言,向人们道出了如此一个真理,那是比照错误的绝无仅有正确态度。

  【原文】

  15.31 子曰:“吾尝终日不食,终夜不寝,以思,无益,不如学也。”

  【译文】

  孔仲尼说:“我早就整天不进食,彻夜不睡觉,去冥思遐想,结果没有啥样便宜,还不如去学学为好。”

  【评析】

  这一章讲的是学与思的涉及问题。在后边的部分章节中,尼父已经关系“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的认识,那里又进一步加以发挥和深深演说。思是理性活动,其功效有两下面,一是意识言行不相符或者违反了道德,就要校正过来;另一方面是检查自己的言行符合道德标准,就要坚持不渝下去。但学和思不可以偏废,只学不思不行,只思不学也是不行危险的。总而言之,思与学相结合才能使和谐成为德行、有学问的人。那是孔仲尼教育思想的组成部分。

  【原文】

  15.32
子曰:“君子谋道不谋食。耕也,馁(1)在里头矣;学也,禄(2)在里边矣。君子忧道不忧贫。”

  【注释】

  (1)馁:音něi,饥饿。

  (2)禄:做官的俸禄。

  【译文】

  孔仲尼说:“君子只谋求道行道,不谋求衣食。耕田,也常要饿肚子;学习,可以得到俸禄。君子只担心道不可以行,不担心贫穷。”

  【原文】

  15.33
子曰:“知及之(1),仁不可以守之;虽得之,必失之;知及之,仁能守之,不庄以涖(2)之,则民不敬。知及之,仁能守之,庄以涖之,动之不以礼,未善也。”

  【注释】

  (1)知及之:知,同“智”。之,一说是指人民,一说是指国家。此处我们认为指禄位和国度天下。

  (2)涖:音lì,临,到的情趣。

  【译文】

  孔丘说:“凭借聪明才智足以赢得它,但仁德无法保证它,就算取得,也必定会丧失。凭借聪明才智足以赢得它,仁德可以保持它,不用严肃态度来治理百姓,那么老百姓就会不敬;聪明才智足以赢得它,仁德可以保险它,能用庄严态度来治理百姓,但动员人民时不照礼的渴求,那也是不圆满的。”

  【原文】

  15.34 子曰:“君子不可小知(1)而可大受(2)也,小人不可大受而可小知也。”

  【注释】

  (1)小知:知,作为的意味,做小事情。

  (2)大受:受,义务,任务的情趣,承担重任。

  【译文】

  万世师表说:“君子无法让他俩做这个细节,但足以让他们担负主要的重任。小人不可以让她们担当重大的职分,但可以让他俩做那一个琐事。”

  【原文】

  15.35
子曰:“民之于仁也,甚于水火。水火,吾见蹈而死者矣,未见蹈仁而死者也。”

  【译文】

  孔夫子说:“百姓们对此仁(的内需),比对于水(的须求)更火急。我只见过人跳到水火中而死的,却尚未见过推行仁而死的。”

  【原文】

  15.36 子曰:“当仁,不让于师。”

  【译文】

  孔丘说:“面对着仁德,就是老师,也不比他让给。”

  【评析】

  孔夫子和墨家越发器重师生关系的调和,强调师道尊严,学生不得违背教授。那是在形似情状下。不过,在仁德面前,固然是讲师,也不让给。那是把落成仁德摆在了首位,仁是衡量一切是非善恶的参天准则。

  【原文】

  15.37 子曰:“君子贞(1)而不谅(2)。”

  【注释】

  (1)贞:一说是“正”的意趣,一说是“大信”的意趣。那里拔取“正”的传道。

  (2)谅:信,守信用。

  【译文】

  尼父说:“君子固守正道,而不拘泥于小信。”

  【评析】

  前面孔夫子曾说过:“言必信,行必果”那不是君子的作为,而是小人的举止。孔丘强调“信”的德性准则,但它必须以“道”为前提,即遵循于仁、礼的确定。离开了仁、礼那样的大规格,而讲哪些“信”,就不是真的的信。

  【原文】

  15.38 子曰:“事君,敬其事而后其食(1)。”

  【注释】

  (1)食:食禄,俸禄。

  【译文】

  孔丘说:“事奉太岁,要认真工作而把领取傣禄的事放在后边。”

  【原文】

  15.39 子曰:“有教无类。”

  【译文】

  孔仲尼说:“人人都能够接受教育,不分族类。”

  【评析】

  孔丘的启蒙目标、教学内容和培养目的都有协调的独特性。他办教育,反映了立刻文化下移的切切实实,学在官厅的局面获得改观,除了出身贵族的后进可以受教育外,其他各阶级、阶层都有了受教育的可能和某种机会。他广招门徒,不分种族、氏族,都可以到他的帮闲受教育。所以,大家说,孔丘是礼仪之邦太古巨大的文学家,开创了炎黄太古私学的判例,奠定了炎黄传统教育的着力思想。

  【原文】

  15.40 子曰:“道不一致,不相为谋。”

  【译文】

  尼父说:“主张差别,不相互切磋。”

  【原文】

  15.41 子曰:“辞达而已矣。”

  【译文】

  孔丘说:“言辞只要能发挥意思就行了。”

  【原文】

  15.42
“师冕(1)见,及阶,子曰:“阶也。”及席,子曰:“席也。”皆坐,子告之曰:“某在斯,某在斯。”师冕出,子张问曰:“与师言之道与?”子曰:“然,固相(2)师之道也。”

  【注释】

  (1)师冕:乐师,那位乐师的名字是冕。

  (2)相:帮助。

  【译文】

  乐师冕来见孔丘,走到台阶沿,孔子说:“那儿是阶梯。”走到坐位旁,孔夫子说:“那是坐位。”等豪门都坐下来,万世师表告诉她:“某某在此处,某某在此处。”师冕走了后来,子张就问孔圣人:“这就是与乐师谈话的道呢?”孔圣人说:“那就是扶助乐师的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