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吕孟刘,致宫使少卿尺牍

宋庠书法小说,深得晋人神韵,有着清淡飘逸、纵情挥洒的风格。宋庠也善写诗,有《蚊湖诗笺》,诗多绚丽之作;其阅读至老不倦,善于改进古书中的谬讹。一、宋庠书法小说欣赏【致宫使少卿尺牍】

宋庠,字公序,原名郊,入仕后改名庠。安州安陆人,生于赵匡义至道二年,后徙泰安之雍丘。宋庠是乡试,会试、殿试都是第一的安慕希探花。仁宗天圣二年乙酉科探花。初仕擢松原评事,太师文州,召直史馆,历三司户部判官、同修起居注,后被刘太后看中,破格升为皇太子中允,再迁为左正言。太后归西,宋庠为知制诰。曾上疏提议科举应文武分试,被选拔,不久,知审刑院,当时,密州一霸王澥私自造酒,并杀人灭口,宋庠不顾当朝宰相陈尧佐说情,非凡是雷打不动地判王澥死刑,大快民心。又迁左正言、翰林大学生、尚书、士大夫,官至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深为仁宗亲信。宝元中(1038-1040),宋庠为右谏议大夫任长史,为相儒雅,遇事是非显著,因与首相吕夷简不各,被排斥,加之弹劾范文正,被贬知九江。庆历三年因其子舆匪人交结,出知山东府,徙知许州、河阳。不久范文正变法失利,召回任令尹,皇祐元年,拜兵部军机大臣,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久居相位,终无建树。舆副使程戡不协,再出知尼斯、相州。几经迁徙,鬓染秋霜,被仁宗封为莒国公。英宗即位,改知南平,宋庠请求退休,不准,改封楚国公,最终以司空致仕。治平三年卒,年七十一。朝廷追赠长史兼军机章京,谧元献,帝撰其碑曰:“忠规德范之碑”。宋庠与其弟祁均以文艺出名,曾校定《国语》,撰《补音》三卷,又辑《纪年通谱》,分裂正闰,为十二卷。另有《掖垣从志》,三卷,《尊号录》一卷,《别集》四十卷。有集四十四卷,已散佚。清四库馆臣从《永乐大典》辑得宋庠诗文,编为《元宪集》四十卷。事见王珪《华阳集》卷四八《宋元宪公神道碑》,《宋史》卷二八四有传。
宋庠诗,以保和殿聚珍版丛书《元宪集》为蓝本,校以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本及诸书散见的宋庠诗,编定十四卷。另辑得集外诗七首,附于卷末。
《宋史·宋庠传》:
宋庠,字公序,安州安陆人,后徙梅州之雍丘。父杞,尝为临沂掾,与其妻钟祷于庐阜。钟梦道士授以书曰:“以遗尔子。”视之,《小戴礼》也,已而庠生。他日见许敬之像,即梦中见者。
庠天圣初举进士,滨州试、礼部皆第一,擢清远评事、同判襄州。召试,迁太子中允、直史馆,历三司户部判官,同修起居注,再迁左正言。郭皇后废,庠与军机大臣伏阁争辩,坐罚金。久之,知制诰。时亲策贤良、茂才等科,而命与武秀才杂视。庠言:“非所以待天中士,宜如本朝故事,命有司设次具饮膳,斥武秀才令别试。”诏从之。
兼史馆修撰、知审刑院。密州豪王澥私酿酒,邻人往捕之,澥绐奴曰:“盗也。”尽使杀其父子几个人。州论奴以法,澥独不死。宰相陈尧佐右澥,庠力争,卒抵澥死。改权判吏部流内铨,迁刺史刑部员外郎。仁宗欲以为右谏议大夫、同知枢密院事,中书言故事无自知制诰除执政者,乃诏为翰林硕士。帝遇庠厚,行且大用矣。
庠初名郊,李淑恐其先己,以奇中之,言曰:“宋,受命之号;郊,交也。合姓名言之为不祥。”帝弗为意,他日以谕之,因改名庠。宝元中,以右谏议大夫太傅。庠为相儒雅,磨练故事,自执政,遇事辄分别是非。尝从容论及唐入阁仪,庠退而上奏曰:
入阁,乃有唐只日于紫宸殿受常朝之仪也。唐有大内,又有大明宫,宫在大内之西北,世谓之东内,高宗将来,君主多在。大明宫之正西门曰丹凤门,门内第一殿曰含元殿,大朝会则御之;第二殿曰宣政殿,谓之正衙,朔望大册拜则御之;第三殿曰紫宸殿,谓之上阁,亦曰内衙,只普通朝则御之。皇上坐朝,须立伏于正衙殿,或乘舆止御紫宸,即唤仗自宣政殿两门入,是谓东、西上阁门也。

宋庠钟鼓文《致宫使少卿尺牍》,纸本,纵31.8分米,横47分米。都柏林紫禁城博物院藏。

   
宋庠精于书法,深得晋人神韵,有着清淡飘逸、纵情挥洒的品格,又善绘画,间作山水花鸟,笔致流朗;诗也写得好,有《蚊湖诗笺》。宋庠是享誉翻译家,与弟宋祁应举时,俱以文艺名闻天下。兄弟并称呼“大小宋”。

新唐书卷一百七十三

宋庠(996-1066),字公序,原名郊,入仕后改名庠。安州安陆(今湖南安陆)人,宋庠是乡试,会试、殿试都是率先的三元探花。仁宗天圣二年(1024)己卯科探花。官至右谏议大夫任太傅,兵部都督。宋庠与其弟祁均以文艺知名,曾校定《国语》,撰《补音》三卷,又辑《纪年通谱》,分裂正闰,为十二卷。另有《掖垣从志》,三卷,《尊号录》一卷,《别集》四十卷。

   
宋庠《致宫使少卿尺牍》,黑体.纸本,纵31.8分米,横47毫米,圣地亚哥紫禁城博物院藏。释文:庠叩头拜覆 拜违教约 歘忽经年 下情不胜犬马恋德之至 即日袢暑 恭惟尊候 动止万福 庠以薄干 留城中已半月 今晚方到此 本欲亟往趋侍 属以病暑伏枕 未果如愿 深负皇恐 切幸垂亮 尊嫂恭人 伏惟懿候万福
子礼提宫 廿小姨子孺人 各惟侍履增胜 谨拜状起居不次 庠叩头拜覆宫使少卿尊兄台座

列传第八十五  徐吕孟刘杨潘崔韦

www.8522.com 1

   
宋庠善写诗,在辞赋创作中接绪晏殊诸人,凭借着博学雄才和深婉的思潮,于雍容高雅之中注以警拔之气,进一步放手了赋境。他的赋表现了暮气沉沉的太平之世所带来的压抑感和莫名的烦心。宋庠的赋情思细腻,富于理趣,具有悲悯人世的心理;他的兄弟宋祁的赋则以近乎夸张的心怀疏导来显现仕途上的挫败,颇有形单影单的情调。

  徐浩,字季海,越州人。擢明经,有文辞。张说称其才,由鲁山主簿荐为集贤校理,见《喜雨》、《五色鸽赋》,咨嗟曰:「后来之英也!」进监察知府里行。辟寿春张守珪幕府。历河阳令,治有绩。东都留守王倕表署其府。民有妄作符命者,众不为疑,浩独按篆诘状,果诈为之。迁累都官上卿,为岭南选补使,又领东都选。

www.8522.com 2

www.8522.com,   
宋庠与其弟祁均以管历史学出名,时称“二宋”。宋庠认为阅读不尽信书,具有疑忌精神。善于校订古书中的谬讹。曾校定《国语》,撰《补音》三卷,又辑《纪年通谱》,不一致正闰,为十二卷。另有《掖垣从志》,三卷,《尊号录》一卷,《别集》四十卷。有集四十四卷,已散佚。清四库馆臣从《永乐大典》辑得宋庠诗文,编为《元宪集》四十卷。事见王珪《华阳集》卷四八《宋元宪公神道碑》,《宋史》卷二八四有传。

  肃宗立,由襄州太尉召授中书舍人。四方诏令,多出浩手,遣辞赡速,而书法至精,帝喜之。又参太上皇诰册,宠绝一时。授兼里胥右丞。浩建言:「故事,有司断狱,必刑部审覆。自李林甫、杨国忠当国,专作威福,许有司就宰相府断事,太守以下,未省即署,乖慎恤意。请如故便。」诏可。故详断复自此始。进国子祭酒,为李辅国谮,贬庐州通判。

www.8522.com 3

www.8522.com 4

  代宗复以中书舍人召,迁工部枢密使、会稽县公,出为岭南抚军。召拜吏部里胥,与薛邕分典选。浩有妾弟冒优,托之邕,拟长安尉,参知政事大夫李栖筠劾之,帝怒,黜邕歙州御史,浩广陵别驾。德宗初,召授彭王傅,进郡公。卒,年八十,赠太子少师,谥曰定。

释文:庠叩头拜覆 拜违教约 歘忽经年 下情不胜犬马恋德之至 即日袢暑 恭惟尊候 动止万福 庠以薄干 留城中已半月 今晚方到此 本欲亟往趋侍 属以病暑伏枕 未果如愿 深负皇恐 切幸垂亮 尊嫂恭人 伏惟懿候万福子礼提宫 廿表妹孺人 各惟侍履增胜 谨拜状起居不次 庠叩头拜覆宫使少卿尊兄台座

宋庠书法文章欣赏【致宫使少卿尺牍】1

  始,浩父峤之善书,以法授浩,益工。尝书四十二幅屏,八体皆备,草隶尤工,世状其法曰「怒猊抉石,渴骥奔泉」云。晚节治广及领选,颇嗜财,惑于所嬖,卒以败。

标签:宋庠黑体 更加多

二、宋庠、宋祁同榜“兄弟双超人”

  吕渭,字君载,河中人。父延之,终苏南上大夫。渭第秀才,从甘南观测使唐文宗为支使,进殿中侍里正。大历末,涵为元陵副使,渭又为判官。涵由都尉大夫擢太子少傅,渭建言:「涵父名少康,当避。」宰相崔祐甫善其言,擢司门员外郎。里胥共劾渭:「昔涵再任少卿,不以嫌,今谓少傅为慢官,疑渭为涵游说。」乃贬渭歙州司马。

徐吕孟刘,致宫使少卿尺牍。手机版片段浏览器支持左右滑动翻页

   
宋庠生年跨太宗、真宗、仁宗、英宗朝,是乡试,会试、殿试都是率先的安慕希状元。赵收益天圣二年(1024年),宋祁与宋庠同榜贡士及第。宋庠和其弟宋祁同时参加科考,宋祁本为率先,但刘太后偏爱宋庠,并以为四哥的名次怎能跨越三哥呢,于是国王依太后意将宋庠擢为率先,宋祁被换为第十名。

  贞元中,累迁礼部知府。始,中书省有古柳,建中末枯死,德宗自梁还,复荣茂,人觉着瑞柳,渭令进士赋之。帝闻,不以为善。又与裴延龄为姻家,擢其子操上第,会入阁,遗私谒之书于廷。出为潭州都尉。卒,赠陕州大多督。

上一篇:东晋干文传行楷信札鉴赏《致静翁铭佩帖》下一篇:西汉陆广小楷信札墨迹欣赏

   
宋祁省试所作《采侯诗》中有“色映棚云烂,声迎羽月驰”一联,深受时人喜爱,传遍京师,成为佳句,遂被叫做“宋采侯”。宋庠官至兵部军机章京同平章事,宋祁为官没有宋庠职位高,最高任工部太尉,拜翰林文化人承旨,但其才华却当先宋庠,后来还因名句“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长久流传,而有“红杏太傅”之誉。

  四子:温、恭、俭、让。

有关小说

www.8522.com 5

  温,字和叔,一字化光,从陆质治《春秋》,梁肃为作品。贞元末,擢秀才第。与韦执谊厚,因善王叔文。再迁为左拾遗。以侍都尉副张荐使吐蕃,会顺宗立,荐卒于虏,虏以中国有丧,留温不遣。时叔文秉权,与游者皆贵显,温在绝域不得迁,常自悲。元和元年乃还,而柳柳州等皆坐叔文贬,温独免,进户部员外郎。

  • 9-19上皇山樵正书《僧鹤洲零拓本瘗鹤铭》
  • 9-19颜体书法课程《颜真卿燕体入门大字帖》
  • 9-17汉碑佳品《汉延熹华岳庙碑》高清晰华阴本
  • 9-17汉奸郑孝胥楷体《重建松寥阁记》
  • 9-16蜀全球译凤灵书法欣赏《跋湖庄清夏图卷》
  • 9-14雷泳书法小说《心经》多样
  • 9-14吉林雷泳毛笔书法小说选刊
  • 9-14翘楚张謇书法字帖《张季直大楷习字范本》

宋庠书法小说欣赏【致宫使少卿尺牍】2

  温藻翰精富,一时流辈推尚。性险躁,谲诡而好利,与窦群、羊士谔相昵。群为都尉中丞,荐温知杂事,士谔为刺史,宰相李吉甫持之,久不报,温等怨。时吉甫为宦侍所抑,温乘其间谋逐之。会吉甫病,夜召术士宿于第,即捕士掠讯,且奏吉甫阴事。宪宗骇异,既诘辩,皆妄言,将悉诛群等,吉甫苦救乃免,于是贬温均州太师,士谔资州。议者不厌,再贬为道州。久之,徙衡州,治有善状。卒,年四十。

有名气的人真迹

  • 书法题签
  • 球星手笔
  • 心经书法
  • 书法专题

三、宋庠人物简介

  恭,字恭叔,尚气节,喜纵横、西晋术。为山南西道府掌书记,进殿中侍太傅,终岭南府判官。

热门排名

  • www.8522.com 6爱新觉罗·胤禛清世宗国王书法墨迹欣赏

    爱新觉罗·胤禛(1677-1735)爱新觉罗.爱新觉罗·胤禛,圣祖四子,明清圣上。《书林纪事》有一段记载:“见一书生颇精八法”…阅读全文>>

   
宋庠天资忠厚,俭约倒霉声色,生性秉直,不阿权贵。其曾说:“叛逆狡诈、依恃神灵、残害别人、恃才傲物,我毕生不做呵。”沈邈曾任日本东京转运使,多次以事欺负宋庠。至宋庠在连云港时,沈邈儿子监院,因把东西出借而县人欠下东西,他用杖打人,人死在中途,实是由于其他的病所致。而沈邈之子为府吏所憎恨,府吏想要按法规从严处理他,宋庠独独差别意,他说:“那怎么够得上治罪呢!”人们依照那件事愈加称他是年迈有德的人。

  俭亦为太师。让,太子右庶子。皆美材。

   
宋庠在仕途上初仕擢安顺评事,太傅襄州,召直史馆,历三司户部判官、同修起居注,后被刘太后看中,破格升为皇太子中允,再迁为左正言。太后身故,宋庠为知制诰。曾上疏指出科举应文武分试,被接纳,不久,知审刑院,当时,密州一霸王澥私自造酒,并杀人灭口,宋庠不顾当朝宰相陈尧佐说情,万分是意志力地判王澥死刑,大快民心。又迁左正言、翰林学士、少保、尚书,官至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深为仁宗亲信。宝元中(1038-1040),宋庠为右谏议大夫任太尉,为相儒雅,遇事是非显著,因与首相吕夷简不和,被排斥,加之弹劾范仲淹,被贬知九江。庆历三年(1043)因其子舆匪人交结,出知江西府,徙知许州、河阳。不久范文正变法失利,召回任长史。

  孟简,字几道,日照平昌人。曾祖诜,武珝时同州郎中。简举贡士、宏辞连中,累迁仓部员外郎。王叔文任户部,简以不附离见疾,不敢显黜,宰相韦执谊为徙它曹。元和中,拜谏议大夫,知匦事。韩泰、韩晔之复里正,吐突承璀为招讨使,简皆固争,诣延英言不可状,以悻切出为合肥令尹。州有孟渎,久淤阏,简治导,溉田凡四千顷,以劳赐金紫,召为给事中。

   
赵收益皇祐元年(公元1049年),拜兵部左徒,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再一次出任首相,久居相位,终无建树,皇祐三年,又因家法不严,纵容子弟过错,遭包中丞弹劾而被罢相,出知台湾府,几经迁徙,鬓染秋霜,被仁宗封为莒国公。

  代李逊为浙东察看使。逊抑士族,右编人,至横恣不检,及简,一反之,农估兼受其弊,时谓两失之。以工部上大夫召还。初,使府得代,诏至,署留后即行。李翛观望赣北,始请留故使交政。及简还半道堂牒还之,如例,乃听解。

   
赵祯嘉祐四年(公元1059年),宋祁被任命为三司使后,马上引起一片非议之声。右司谏吴及弹劾宋祁任定州(今广西定州)知州时政绩平平,纵容家属借贷公使库钱数千贯,担任临安(今吉林巴塞尔)知州时大操大办过度。权长史中丞包龙图也弹劾宋祁任临安知州时游山玩水,宴请宾客,不理政事,包拯还指出宋祁的亲兄弟宋庠此时正担任执政大臣职分,因此宋祁不可以充当三司使职责。加之左徒宋庠也上书赵祯,提出自己处于执政之位,而兄弟宋祁又被提示为国家财政大臣,权力太重,于政事大大不便。赵祯嘉祐六年(公元1061年),胞弟宋祁逝世。

  进户部,加校尉中丞。户部有二员,判使按者居别一署,谓之「左户」,元和后,选委华重,宰相多因此进。崔群既相,而简代之,故简意且柄任。及出山南主人参知政事,内不乐。政颇严峭。时有诏置临汉监以牧马,命简兼使职。简以亲吏陆翰主奏邸,关通阉侍,翰持之,数傲很,简怒,追还,以土囊毙之。家上变,发简奸赃,上卿劾验,得遗吐突承璀赀七百万。左授太子宾客,分司东都,再贬吉州司马。以赦令进睦州参知政事,复徙烟台,仍太子宾客分司,卒。

   
赵曙即位(1064),宋庠请求退休,不准,改封北周公,称镇武宁军,出判衡水。宋庠前后所至,以慎静为治,及再登用,遂沉浮自安。晚年笃爱幼子,带子赴任,至舟山后一再请求退休,最后,以司空身份致仕,赵宗实治平三年(公元1066年),7月,南陈赫(英文名:chén hè)赫知名史学家宋庠死亡,病故于家,享年七十一岁。赵曙亲自为她的墓碑题写“忠规德范之碑”,以赞扬他的功绩。朝廷追赠上卿兼教头,谥元献。事见王珪《华阳集》卷四八《宋元宪公神道碑》,《宋史》卷二八四有传。

  简尤工诗,闻江、淮间。尚节义,与之交者,虽殁,视恤其孤不少衰。晚路殊躁急,佞佛过甚,为时所诮。尝与刘伯刍、归登、萧俯译次梵言者。

   
宋庠(996-1066)字公序,原名郊,入仕后改名庠。安州安陆(今云南安陆)人,生于赵光义至道二年(996)。宋庠乡试、会试、殿试均第一,连中伊利,官至兵部里正同平章事,与弟宋祁并有文名,时称“二宋”。卒谥元献。宋庠、宋祁(998-1061)兄弟二人,祖籍青海雍丘(今新疆鹿邑县双塔集)。赵收益天圣二年(1024)同科进士及第后,章宪太后谓弟不可先兄,将卓越的宋祁名列第十,宋庠擢为第一。世称“兄弟双超人”。并为之建塔谓之“双探花塔”。诗多秾丽之作,著《宋元宪集》、《国语补音》等。    
宋庠原名是宋郊,一度提拔很快的他,翰林博士嫉妒其显赫的地位,在仁宗前中伤她说,“郊”“交”谐音,暗示宋郊可能会通行国外(会卖国)。宋郊知道后,更名为“庠”,与“祥”谐音。

  刘伯刍,字素芝,兵部通判乃之子。行修谨。毕节杜佑奏署节度府判官。府罢,召拜右补阙,迁主客员外郎。数过友家饮噱,为韦执谊阴劾,贬虔州服役。久乃除考功员外郎。裴垍待之善,擢累给事中。李吉甫当国而垍卒,不加赠,伯刍为申理,乃赠太子少傅。或言其妻垍从母也,吉甫欲按之,求补虢州提辖。稍迁刑部里胥、左散骑常侍。卒,赠工部都督。伯刍风姿高严,善谈谑,而动与时适,论者少之。

www.8522.com 7

  子宽夫,宝历中为监控令尹。奏言:「以王府官摄祠,位轻,非严恭意,请以郎中省、春宫三品若左右丞、太史通摄。」俄转左补阙。陈岵注佛塔书,因供奉僧以闻,除濠州御史。宽夫劾状,敬宗怒谓宰相曰:「岵不繇僧得州,谏臣安受此言?」宽夫曰:「众劾岵,独臣草状,应伏诛。推言所从,恐累国体。」帝谠其言,释之。

宋庠书法小说欣赏【致宫使少卿尺牍】3

  子允章,字蕴吕,咸通中为礼部教头。请诸生及进士第并谒先师,衣青衿,介帻,以还古制。改国子祭酒。又建言:「群臣输光学钱治庠序,宰相五万,御史四万,教头万。」诏可。后为东都留守。黄巢至,分司李磎挈太守印走河阳,允章寄治河清。巢僭号,辄受伪官,文书尽用金统。遣取印磎所,磎不与,更悔愧,移檄近镇起兵扞贼,磎持印还之。后废于家。

四、《宋史·宋庠传》

  杨凭,字虚受,一字嗣仁,虢州弘农人。少孤,其母训道有方。长善文辞,与弟凝、凌皆有名。大历中,踵擢进士第,时号「三杨」。凭重交游,尚气节然诺,与穆质、许孟容、李庸阝相友善,一时歆慕,号「杨穆许李」。

  
宋庠,字公序,安州应安陆人,后徙齐齐哈尔之雍丘。父杞,尝为上饶掾,与其妻钟祷于庐阜。钟梦道士授以书曰:“以遗尔子。”视之,《小戴礼》也,已而庠生。他日见许祖像,即梦中见者。  庠天圣初举贡士,内江试、礼部皆第一,擢呼伦贝尔评事、同判襄州。召试,迁太子中允、直史馆,历三司户部判官,同修起居注,再迁左正言。郭皇后废,庠与知府伏阁冲突,坐罚金。久之,知制诰。时亲策贤良、茂才等科,而命与武贡士杂视。庠言:“非所以待天中士,宜如本朝故事,命有司设次具饮膳,斥武贡士令别试。”诏从之。  兼史馆修撰、知审刑院。密州豪王澥私酿酒,邻人往捕之,澥绐奴曰:“盗也。”尽使杀其父子多个人。州论奴以法,澥独不死。宰相陈尧佐右澥,庠力争,卒抵澥死。改权判吏部流内铨,迁节度使刑部员外郎。仁宗欲以为右谏议大夫、同知枢密院事,中书言故事无自知制诰除执政者,乃诏为翰林博士。帝遇庠厚,行且大用矣。  庠初名郊,李淑恐其先己,以奇中之,言曰:“宋,受命之号;郊,交也。合姓名言之为不祥。”帝弗为意,他日以谕之,因改名庠。宝元中,以右谏议大夫郎中。庠为相儒雅,磨练故事,自执政,遇事辄分别是非。尝从容论及唐入阁仪,庠退而上奏曰:  入阁,乃有唐只日于紫宸殿受常朝之仪也。唐有大内,又有大明宫,宫在大内之东南,世谓之东内,高宗未来,天皇多在。大明宫之正西门曰丹凤门,门内第一殿曰含元殿,大朝会则御之;第二殿曰宣政殿,谓之正衙,朔望大册拜则御之;第三殿曰紫宸殿,谓之上阁,亦曰内衙,只普通朝则御之。国君坐朝,须立伏于正衙殿,或乘舆止御紫宸,即唤仗自宣政殿两门入,是谓东、西上阁门也。  以本朝皇宫视之:宣德门,唐丹凤门也;黄冈殿,唐含元殿也;文德殿,唐宣政殿也;紫宸殿,唐紫宸殿也。今欲求入阁本意,施于仪典,须先立仗文德庭,如圣上止御紫宸,即唤仗自东、西阁门入,如此则差与旧仪合。但今之诸殿,比于唐制南北不相对尔。又按唐自中叶以还,双日及非时大臣奏事,别开延英殿,若今休假御崇政、延和是也。乃知唐制每遇坐朝日,即为入阁,其后正衙立仗由此遂废,甚非礼也。  庠与首相吕夷简论数不一样,凡庠与善者,夷简皆指为朋党,如郑戬、叶清臣等悉出之,乃以庠知江门。未几,以首脑殿大学生徙郓州,进给事中。里正范仲淹去位,帝问宰相章希言,何人可代仲淹者,得象荐宋祁。帝雅意在庠,复召为太史。庆历七年春旱,用汉灾异策免三公故事,罢宰相贾昌朝,辅臣皆削一官,以庠为右谏议大夫。帝尝召二府对资政殿,入手诏策以音讯,庠曰:“两汉对策,本延岩穴草莱之士,今备位内阁而比诸生,非所以尊朝廷,请至中书合议条奏。”时陈执中为相,不学少文,故夏竦为帝画此谋,意欲困执中也。论者以庠为知体。  明年,除太尉工部抚军,充校尉。皇佑中,拜兵部里胥、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集贤殿高校士。享明堂,迁工部尚书。尝请复群臣家庙,曰:“庆历元年赦书,许文武官立家庙,而有司终不能推述先典,因循顾望,使王公荐享,下同委巷,衣冠昭穆,杂用家人,缘偷袭弊,甚可嗟也。请下有司论定施行。”而议者不一,卒不果复。  三年,祁子与齐国内人曹氏客张彦方游。而彦方伪造敕牒,为人补官,论死。谏官包待制奏庠不戢子弟,又言庠在政坛无所建明,庠亦请去。乃以刑部节度使、观文殿大博士知吉林府,后徙许州,又徙河阳,再迁兵部太师。入觐,诏缀中书门下班,出入视其仪物。以检校参知政事、同平章事充太尉,封莒国公。数言:“国家当慎固根本,畿辅宿兵常盈四十万,羡则出补更戍,祖宗初谋也,不苟轻改。”既而与副使程戡不协,戡罢,而里胥言庠昏惰,乃以河阳三城节度、同平章事判孟菲斯,徙相州。以疾召还。  英宗即位,移镇武宁军,改封齐国公。庠在相州,即上章请老,至是请犹未已。帝以大臣故,未忍遽从,乃出判茂名。庠前后所至,以慎静为治,及再登用,遂沉浮自安。晚爱信幼子,多与小人游,不谨。太史吕晦请敕庠不得以二子随,帝曰:“庠老矣,奈何不使其子从之。”至亳,请老益坚,以司空致仕。卒,赠都尉兼里胥,谥元献。帝为篆其墓碑曰“忠规德范之碑”。  庠自应举时,与祁俱以文艺名擅天下,俭约不佳声色,读书至老不倦。善正讹谬,尝校定《国语》,撰《补音》三卷。又辑《纪年通谱》,分歧正闰,为十二卷。《掖垣丛志》三卷,《尊号录》一卷,别集四十卷。天资忠厚,尝曰:“逆诈恃明,残人矜才,吾一生不为也。”沈邈尝为京东转运使,数以事侵庠。及庠在洛,邈子监曲院,因出借县人负物,杖之,道死实以他疾。而邈子为府属所恶,欲痛治之以法,庠独不肯,曰:“是安足罪也!”人以此益称其长者。弟祁。五、宋庠诗词 北亭旧壁横空苑,危亭纳夕霏。野虫多各韵,倦鸟忽同归。木落惊秋晏,人愁念昨非。一生嵩颖志,尚或拂尘衣。注释:①夕霏(xīfēi):清晨的雾气。②秋晏(qiūyàn):
指晩秋。碧芦堂寂寂虚堂一自幽,绀梢苍叶更临流。不须重画沧浪境,一片江天小样秋。注释:①绀(gàn):红青,微带红的青色。②沧浪:粉粉红色的波浪。

  历事节度府,召为监察太史,不乐,辄免去。累迁太常少卿、新疆广西观望使。性简傲,接下脱略,人多怨之。在二镇尤侈忲。入拜京兆尹。与经略使中丞李夷简素有隙,因劾凭湖南奸赃及它不合法,诏刑部里正李庸阝、衡水卿赵昌即台参讯。于时凭治第永宁里,功役丛烦,又幽妓妾于永乐别舍,谤议颇讠雚,故夷简藉之痛擿发,欲抵以死。既置对,未得状,即逮捕故官属推蹑,簿凭家赀。翰林大学生李绛奏言:「凭所坐赃,不当同逆人法。」乃止。宪宗以凭治京兆有绩,但贬临贺尉。始,德宗时,假借方镇,习为僭儗事,夷简首按凭,时以为宜,而缘私怨,论者亦不与。俄徙圣彼得堡左徒。以太子詹事卒。

残春夜雨春色凶暴老,宵云有恨低。轻寒借鸿驶,早暝入乌啼。晦烛风生幔,漂花溜涨溪。滴阶兼被草,聊此况凄迷。注释:①晦(huì):夜晚。②迷(qīmí):形容景物凄凉迷茫。忧伤怅惘。

  凭所善客徐晦者,字大章,第贡士、贤良方正,擢栎阳尉。凭得罪,姻友惮累,无往候者,独晦至蓝田慰饯。宰相权德舆谓曰:「君送临贺诚厚,无乃为累乎?」晦曰:「方布衣时,临贺知自身,今忍遽弃邪?有如公异时为奸邪谮斥,又可尔乎?」德舆叹其直,称之朝。李夷简遽表为监控都督,晦过谢,问所以举之之由。夷简曰:「君不负杨临贺,肯负国乎?」后历中书舍人,强直守正,不沈浮于时。嗜酒丧明,以礼部上卿致仕,卒。

晨兴春冷玉骨临风怯,华钉恨带宽。冻醪催卯醉,冬至造春寒。锦瑟弦声润,山炉蕙炷干。良辰他日意,慎勿怨花残。注释:①
冻醪(láo):夏日酿造﹑及春而成的酒。亦称春酒。②
锦瑟(jǐnsè):漆有织锦纹的瑟。③ 蕙炷:指香。

  凝,字懋功。由协律郎三迁侍长史,为司封员外郎。坐改正嫡媵封邑,为权幸所忌,徙吏部,稍迁右司里正。宣武董晋表为判官,宣城抚军缺,晋以凝行州事。增垦田,决污堰,筑堤岸,水患讫息。时孟叔度横纵挠军治,而凝亦荒湎,晋卒,乱作。凝走还首都,阖门三年。拜兵部尚书,以痼疾卒。

晨兴读书老病何为者,陵晨缥帙开。终无经世略,似有著书才。史记金藏匮,春秋玉作杯。吾心聊自适,万事已焉哉。注释:①
缥帙(piāozhì):淡灰色的书衣。亦指书卷。②
经世(jīnɡshì):治理国事。阅历世事。

  凌,字恭履,最善文,终侍长史。子敬之。

城外秋晚泽莽郁萧条,凭高不自聊。水寒陂雁集,城废冢狐妖。野色空秋获,林声急暮樵。先畴西南路,乡思托回飚。注释:①
狐妖:旧谓狐能化人作祟,故称”狐妖”。② 先畴(chóu):先人所遗的情状。

  敬之,字茂孝。元和初,擢贡士第,平判入等,迁右卫胄曹敬伯军。累迁屯田、户部二太尉。坐李宗闵党,贬连州参知政事。文宗尚儒术,以首相郑覃兼国子祭酒,俄以敬之代。未几,兼太常少卿。是日,二子戎、戴登科,时号「杨家三喜」。转黄石卿,检校工部上卿,兼祭酒,卒。

池上雨过萧萧残雨过横塘,翠幕生波入坐凉。淡日映云微透脚,暖风翻叶更成光。墙头早杏青丸小,水面新蒲绀尾长。鱼鸟沉浮斋吏散,恍惊身世在濠梁。注释:①横塘:指水塘。③
濠梁:濠上。梁,桥梁。

  敬之尝为《青城山赋》示韩文公,愈称之,士林一时盛传,李德裕尤咨赏。敬之爱士类,得其小说,孜孜玩讽,人以为癖。雅爱项斯为诗,所至称之,繇是擢上第。斯,字子迁,江东人。敬之祖客灞上,见闽人南平愿,阅其文,大推挹,遍语公卿间。会愿死,敬之为敛葬。

初归清远宅坐北斋作二首(选一)柳市西头最远坊,归来先扫读书堂。闲园别有风骚意,无限苔花上石床。注释:①柳市:泛指柳树成荫的街市。②
坊:里巷(多用来街巷的名称)。

  潘孟阳,史亡何所人。父炎,大历末官右庶子,为元载所恶,久不迁。载诛,进礼部通判,以病免。方刘晏任权,炎乃其婿,虽书疏报答,未尝辄开,时称有古人节。晏得罪,坐贬澧州司马,时舆疾上道,不自言。于邵高其介,申救,不见听。

初憩河阳郡斋一首(选一)积晦云初罢,馀光火尚流。疏桐凋晚日,孤扇避高秋。太傅何妨仕,将军不必侯。此心机息转,只可以弄群鸥。注释:①积晦:长夜。②里正:春秋西周时楚国执政官名,相当于首相。泛称县﹑府等地点行政长官。③机息:机心止息。忘机。

  孟阳少以廕,俄登博学宏辞科,补盘锦尉,再迁殿中侍提辖。公卿多父行及外家宾客,故被慰荐,擢累兵部太尉。贞元末,王绍以恩幸进,数称孟阳才,权知户部少保。杜佑判度支,奏以自副。时宪宗新立,诏孟阳驰驿江淮视财赋,加盐铁转运副使,并察诸使治否。孟阳恃奥主,又气豪倨,从者数百人,所至会宾客,留连倡乐,招金钱,多补吏,誉望大丧。使还,罢为孝感卿。其后左司太史郑敬宣慰江淮,帝诫曰:「朕宫中用尺寸物皆有籍,唯赈民无所计。卿是行,宜谕朕意,毋若潘孟阳殚财费酣饮游山寺而已。」

春晦中雨节晦春芜歇,天高暮雨空。轻雷遥应电,斜日倒成虹。阴绿苔浮水,幽光蕙转风。何须俗士驾,三径有蒿蓬。注释:①
春芜:浓碧的春草。② 幽光:潜隐的伟大。常用于指人的操守。③
蒿蓬:蒿和蓬。泛指杂草。

  元和三年,出为华州侍中,迁剑南东川通判。宰相武元衡与孟阳旧,复以户部士大夫召判度支,又兼京北五城营田使。太府王遂为西北供军使,持营田不可,至私忿恨,更请间论列。帝怒,罢孟阳左散骑常侍。前一年,复旧官。盛葺第舍,帝微行至乐游原,望见之,以问左右,孟阳惧,辍不敢治。而伎媵成本过侈汰,人多指怒之。病风痹,改左散骑常侍。卒,赠兵部少保,谥曰康。

春晚残花满地晼晚千花已自稀,大风犹欲挫芳菲。王昌近在墙东住,可惜残红取次飞。注释:①晼(wǎn)晚:太阳将落山的规范。②残红(cánhónɡ):凋残的花;落花。

  初,孟阳为节度使,年未四十,其母谓曰:「以尔之材而位丞郎,使我忧之。」

春晚坐建隆寺北池亭上城外西风卷落花,更临春水惜年华。单车太尉无铙吹,叫杀荒池两部蛙。注释:①脚踏车:驾一辆车。形容轻车简从。②铙吹:即铙歌。军中乐歌。为鼓吹乐的一部。所用乐器有笛﹑觱篥﹑箫﹑笳﹑铙﹑鼓等。

  崔元略,博州人。父敬,贞元时终都尉左丞。元略第秀才,更辟诸府,迁累殿中侍抚军,以刑部尚书知里胥杂事,进拜中丞。时李夷简召为医师,故诏元略留司东台。改京兆少尹,行府事,数月,迁为尹。徙左散骑常侍。

次韵和丁右丞因赠致政张少卿一首几年辞宠解华绅,佛忍庄恬共啬神。岁晏始知松柏茂。凌云高节不关春。注释:①啬神:敬服精神。②岁晏:指人的中老年。

  初,中丞缺,议者属崔植,而元略谬谓植入阁不如仪,使太傅弹治。及首相以二人进,元略果得之,植恨怅。既当国,以元略为宣抚党项使,辞疾不行。植奏:「不少责,无以示群臣。」乃出为黔南察看使,徙鄂岳。久乃拜铜仁卿。

次韵和吴知府东城泛舟放溜轻舠掠晚沙,时时波底碎秋霞。清阴十里堪乘兴,疑到江东安法家。注释:①轻舠(qīnɡdāo):轻快的小舟。

  敬宗初,还京兆尹,兼太傅大夫。收贷钱万七千缗,为上卿劾奏,诏刑部节度使赵元亮、周口正元从质、侍大将军温造以三司杂治。元略素事宦人崔潭峻,颇左右之,狱具,削兼秩而已。俄授户部参知政事,讥谤大兴,谏官斥元略方劾而迁,有助力,元略自解辨,乃止。京兆刘栖楚又劾元略前造东渭桥,纵吏增估物不偿直,取工徒赃二万缗。诏夺十一月俸。于是栖楚规相位,疑元略妨己路,故举疑似衊染之。太和三年,以户部太守判度支,出为东都留守,改义成都尉。卒,赠教头左仆射。子铉。

次韵和吴长史以余偶名新花为压丛春见贶异草来什么,低昂曲沼滨。不胜丛上意,翻作叶中春。逗蕊清香远,衔跗绛彩匀。芳心如有属,宜在赋作家。注释:①贶(kuàng):赠,赐。②曲沼:曲池,曲折迂回的池塘。③跗(fū):脚背,足上。

  铉,字台硕,擢贡士第,从李石荆南为宾佐,入拜司勋员外郎、翰林大学生,迁中书舍人、博士承旨。武宗好蹴踘、角抵,铉切谏,帝褒纳之。会昌三年,拜中书通判、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铉入朝,凡三岁至宰相,而石犹在江陵。泽潞平,兼户部通判。与李德裕不叶,罢为陕虢观看使。宣宗初,擢河中经略使,以太史大夫召,用会昌故官辅政,进通判左仆射,兼门下少保,封博陵郡公。铉所善者郑鲁、杨绍复、段瑰、薛蒙,颇参议论。时语曰:「郑、杨、段、薛,烜赫一时;欲得命通,鲁、绍、瑰、蒙。」帝闻之,题于扆。是时,鲁为刑部令尹,铉欲引以相,帝不许,用为青海尹。它日,帝语铉曰:「鲁去矣,事由卿否?」铉惶惧谢罪。

次韵和新命留台吴大将军自适之作谢病弥年叹偃床,知君灵气本无伤。论筌自识忘筌意,失马终为得马祥。心到不贪方是宝,物归何有即名乡。西都老尹欢迎近,预喜遥临照席光。注释:①弥年:高年。登汝州等慈阁二绝句春(选一)像阁岧峣出翠阴,有人凭槛看嵩岑。方袍更语闽天旧,且取归心付佛心。注释:①像阁:指佛寺。②嵩岑:即衡山。③方袍:僧人所穿的袈裟。因平摊为方形,故称。

  久之,出为清远太守,帝饯太液亭,赐诗宠之。因宣州军乱,逐观望使郑薰,铉出兵讨击,诏兼宣歙池观测使。既平,加检校司空,罢兼使。居九年,条教一下无复改,民以顺赖。咸通初,徙山南主人、荆南二镇,封吴国公。庞勋叛,自桂管北还,所过剽略。铉闻,大募兵屯江、湘,邀贼归路。贼惧,更逾岭,自淮而北。朝廷壮其忠。卒官下。

丁晋公故第东池上作薛县高台已半倾,碧波遗甃自盈盈。池蛙不辨兴亡意,犹学当年鼓吹声。注释:①
甃:前代预留的墙壁。

  子沆,字内融,累迁中书舍人。韦保衡逐于琮,沆亦贬循州司户参军。僖宗立,召为吉安知府,复拜舍人,进礼部、吏部二都督。乾符五年,以户部军机章京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昕旦告麻,大雾塞廷中,百僚就班修庆,疾风雨雹,时谓不祥。俄改中书太师,兼工部大将军。时王景崇进兼中书令,让其兄景儒,求易定节度。沆谓魏博、卢龙且相援,执不可。卢携专政,而黄巢势浸盛,沆每建裁遏,多为携沮抑。贼陷京师,匿张直方第,遇害。

和参政丁都尉洛下新置小园寄留台张长史诗三首(选一)十亩名园隔世尘,山嵇风义暗相亲。只应岁晚凌霜操,并托松篁待主人。注释:①
操:高洁的品格。② 松篁:松与竹

  元略弟元受、元式、元儒,皆举贡士第。

和中丞晏郎中木芙蓉金菊追忆谯郡旧花绛艳由来拒早霜,金英自欲应端午节。主人昔意兼新意,并为寒葩二种香。注释:①金英:特指菊花。②
葩:寒天盛开的花。

  元受以高陵尉直史馆。元和时,于皋谟为西藏行营粮料使,元受从之,督供馈。皋谟得罪,元受逐死岭表。

河阳秋思六首(选一)自古悲秋物,多伤黯黯魂。鲈鱼轻客宦,纨扇感君恩。颍濑寒明野,嵩云侧露村。此中知止地,归去掩柴门。注释:①
纨扇(wánshàn):细绢制成的团扇。

  元式始署帅府僚佐,累官安徽观望使。会昌中,泽潞用兵,迁河中,拜河东、义成太傅。宣宗初,以刑部都督判度支,拜门下教头、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进兼户部都督。以疾罢。卒,赠司空,谥曰庄。

越多书法小说欣赏

  大中时,又有宰相崔龟从,字玄告。初举秀才,复以贤良方正、拔萃,三中其科,拜右拾遗。太和初,迁太常学士。最明礼家沿革,问不虚酬。定敬宗庙室祝辞,太岁不可云孝弟。九宫皆列星,不容为大祠。大臣薨,不于讣日辍朝,乃在数日外。因引贞观时,任瑰卒,有司对仗奏,太宗责其不知礼;岑文本殁,是夕罢警严;张公谨亡,哭不避辰日;故闵悼之切,不宜过时。又言三品以上官,非经任将相密近,不宜辍朝。诏皆可其议,九宫遂为中祠。再迁至司勋太傅,知制诰,真拜中书舍人,历户部上卿。大中四年,以中书都尉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再岁,罢为宣武军令尹,数徙镇,卒。

  韦绶,字子章,京兆万年人。有至性,然好不经,丧父,镵臂血写佛陀书。建中末,为长安尉。硃泚乱,羸服走奉天,拜华阴令。佐西宁于頔府,数讥谑刺頔横恣,頔不可以容,荐诸朝。三迁职方刺史。

  穆宗为太子,绶入侍读,迁谏议大夫。太子书「依」字辄去「人」,曰:「上这些可天下事,乌得全书耶?」绶白之,帝喜,即赐绶锦彩。方太子幼,绶数为俚言以悦太子,它日侍,太子为帝道之。帝怒曰:「绶当以经义指点太子,而反语此,朕何赖焉?」外迁虔州太尉。

  穆宗立,召为通判右丞、集贤院硕士,出入禁中,怙宠甚。建白:「帝诞日,百官先诣光顺门贺皇太后,然后上君主千万岁寿。」诏可。久之,宰相奏古无生日称贺者,绶议格。时大臣论启或未决,绶居中助可以依旧不可以。九月九日宴群臣曲江,绶请集贤大学生得别会,帝一顺听。进位礼部少保。帝问所以振灾邀福者,对曰:「宋景公以善言退法星三舍,汉文除秘祝,敕有司祭而不祈,此二君皆受自至之福,书美前史。如失德以却灾,媚神以丐助,神而有知,且因以谴也。」时帝不德,故托讽焉。

  俄以检校户部太守为山南西道太傅。入辞,请门戟十二以行,又乞赐钱二百万,官子元弼太常丞,帝以旧恩许之。绶耄而贪,无法事军政,纲维乱弛。卒,赠参知政事右仆射,帝遣中人吊其家。有司谥通丑,故吏以为言,改谬丑,不报,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