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政第二

   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
子曰:“《诗》三百,简单来讲,曰:‘思无邪。’”
子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羞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 格。”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
而耳顺,七十而非常满意,不逾矩。” 孟懿子问孝。子曰:“无违。”
樊迟御。子告之曰:“孟孙问孝于自我,我对曰,无违。”樊迟曰:“何谓也?”
子曰:“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
孟武伯问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忧。”
子游问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
以别乎?”
子夏问孝。子曰:“色难。有事,弟子服其劳;有酒食,先生馔,曾是觉得
孝乎?”
子曰:“吾与回言终日,不违,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回也不愚。”
子曰:“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
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 子曰:“君子不器。”
子贡问君子。子曰:“先行其言,而后从之。”
子曰:“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
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子曰:“攻乎异端,斯害也已。”
子曰:“由,诲女知之乎?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子张学干禄。子曰:“多闻阙疑,慎言其余,则寡尤;多见阙殆,慎行其余,
则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禄在其中矣。”
哀公问曰:“何为则民服?”孔圣人对曰:“举直错诸枉,则民服;举枉错诸
直,则民不服。”
季康子问:“使民敬忠以劝,如之何?”子曰:“临之以庄,则敬;孝慈,
则忠;举善而教无法,则劝。”
或谓孔丘曰:“子奚不为政?”子曰:“《书》云:‘孝乎惟孝,友于兄弟,
施于有政。’是亦为政,奚其为为政?”
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大车无輗,小车无軏,其为啥行之哉?”
子张问:“十世可见也?”子曰:“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
殷礼,所损益,可见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见也。”
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谄也。见义不为,无勇也。”

为政篇

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

子曰:“《诗》三百,简单来讲,曰:‘思无邪’。”

子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自我陶醉,不逾矩。”

为政第二。孟懿子问孝,子曰:“无违。”樊迟御,子告之曰:“孟孙问孝于自身,我对曰‘无违’。”樊迟曰:“何谓也?”子曰:“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

孟武伯问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忧。”

子游问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

子夏问孝。子曰:“色难。有事,弟子服其劳;有酒食,先生馔,曾是认为孝乎?”

子曰:“吾与回言终日,不违,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回也不愚。”

子曰:“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

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

子曰:“君子不器。”

子贡问君子。子曰:“先行其言而后从之。”

子曰:“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

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子曰:“攻乎异端,斯害也已!”

子曰:“由,诲女知之乎!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子张学干禄。子曰:“多闻阙疑,慎言其他,则寡尤;多见阙殆,慎行其他,则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禄在其中矣。”

哀公问曰:“何为则民服?”孔夫子对曰:“举直错诸枉,则民服;举枉错诸直,则民不服。”

季康子问:“使民敬、忠以劝,如之何?”子曰:“临之以庄,则敬;孝慈,则忠;举善而教不可以,则劝。”

或谓孔仲尼曰:“子奚不为政?”子曰:“《书》云:‘孝乎惟孝,友于兄弟,施于有政。’是亦为政,奚其为为政?”

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大车无輗,小车无軏,其为什么行之哉?”

子张问:“十世可见也?”子曰:“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见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见也。”

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谄也;见义不为,无勇也。”

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

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

子曰:“《诗》三百,简单的讲,曰:‘思无邪’。”

子曰:“《诗》三百,简单来说,曰:‘思无邪。’”

子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羞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

子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臭名昭著。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非常满意,不逾矩。”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快心满志,不逾矩。”

孟懿子问孝,子曰:“无违。”樊迟御,子告之曰:“孟孙问孝于我,我对曰‘无违’。”樊迟曰:“何谓也?”子曰:“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

孟懿子问孝。子曰:“无违。”樊迟御。子告之曰:“孟孙问孝于自我,我对曰,无违。”樊迟曰:“何谓也?”子曰:“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孟武伯问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忧。”子游问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子夏问孝。子曰:“色难。有事,弟子服其劳;有酒食,先生馔,曾是觉得孝乎?”

孟武伯问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忧。”

御:驾车。
父母唯其疾之忧:孩子生病时父母那种担忧的心情。

子游问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

子曰:“吾与回言,终日不违,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回也不愚。”

子夏问孝。子曰:“色难。有事,弟子服其劳;有酒食,先生馔,曾是认为孝乎?”

子曰:“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

子曰:“吾与回言终日,不违,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回也不愚。”

子曰:“温故而知新,能够为师矣。”

子曰:“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

子曰:“君子不器。”

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

子贡问君子。子曰:“先行其言,而后从之。”

子曰:“君子不器。”

子曰:“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

子贡问君子。子曰:“先行其言而后从之。”

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子曰:“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

子曰:“攻乎异端,斯害也已。”

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子曰:“由,诲女知之乎?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子曰:“攻乎异端,斯害也已!”

子张学干禄。子曰:“多闻阙疑,慎言其余,则寡尤;多见阙殆,慎行其他,则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禄在里头矣。”

子曰:“由,诲女知之乎!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哀公问曰:“何为则民服?”孔圣人对曰:“举直错诸枉,则民服;举枉错诸直,则民不服。”

子张学干禄。子曰:“多闻阙疑,慎言其他,则寡尤;多见阙殆,慎行其他,则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禄在其中矣。”

季康子问:“使民敬忠以劝,如之何?”子曰:“临之以庄,则敬;孝慈,则忠;举善而教无法,则劝。”

回忆法:多次听闻邻居那几个缺德的丈母娘(多闻阙疑),

或谓尼父曰:“子奚不为政?”子曰:“《书》云:‘孝乎惟孝,友于兄弟,施于有政。’是亦为政,奚其为为政?

倘诺看见他除了要慎重自己的言行和其他多余的事(慎言其余),

”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大车无輗,小车无軏,其为啥行之哉?”

千万别指责她像寡妇的理由。(则寡尤)

輗:ni,第二声。
軏:yue,第四声。

哀公问曰:“何为则民服?”孔圣人对曰:“举直错诸枉,则民服;举枉错诸直,则民不服。”

子张问:“十世可知也?”子曰:“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见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见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见也。”

季康子问:“使民敬、忠以劝,如之何?”子曰:“临之以庄,则敬;孝慈,则忠;举善而教不可能,则劝。”

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谄也。见义不为,无勇也。”

或谓万世师表曰:“子奚不为政?”子曰:“《书》/*云:‘孝乎惟孝,+友于兄弟,+施于有政。’+是亦为政,+奚其为为政?”

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大车无輗,汽车无/*軏,其/*为什么行之哉?”

线上澳门葡京网址,子张/问:“十世可见也?”子/曰:“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见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

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谄也;+见义不为,无勇也。”

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谄也;见义不为,无勇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