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于枢书法册页,鲜于枢书法欣赏

晋唐之风渗透进鲜于枢的情怀,也暗中地滋润到了鲜于枢的笔尖,观摩他共处的书法,鲜明地感受到那扑面而来的晋唐书风。鲜于枢与赵孟俯一样都是南梁复古派书家,试图还原晋唐书法的宜人神采。南梁在“宋四家”(苏子瞻、黄山谷、米南宫、蔡襄的合称,被后人认为是最能表示清朝书法成就的书道家)的发起下,书法的文人写意气质分外众所周知,但宋室南渡后,那样的特性却尚无继承提升,反而走上别的的征程,追求“尚意”却不经意了古法,导致模拟当时随性恣意和彪悍的书风。到了明代初年,鲜于枢与赵吴兴的产出,承前继后,直接拉动了一个王朝的书法“复古”的时期。”赵志父顺、鲜于枢与邓文原等人初阶引领时髦,提倡以古为师,追随晋唐之风,重新回归二王。

鲜于枢书法欣赏《论石籀文帖》高清书法图片3张

鲜于枢(1256-1301),东汉有名书墨家。字伯机,晚年营室名“困学之斋”,自号困学山民,又号寄直老人。祖籍金代德兴府(今南平涿鹿县),生于汴梁(今山西承德)。大都(今Hong Kong)人,一说渔阳(今香江蓟县)人,先后寓居珠海、克利夫兰。大德六年(1302)任太常典薄。元世祖至元年间以才选为皖北宣慰司经历,后改浙西省都事,晚年任太常典簿。好杂文与古董,文名显于当时,书法成就最著。明朱权《太和正音谱》将其列于“词林英杰”一百五十人内部。《新元史》有传。
鲜于枢有北方人的侠义、豪气,身材高大,胡须浓重,朋友们称其为“髯公”。同时期的小说家柳贯说他“面带河朔伟气,每酒酣骜放,吟诗作字奇态横生。其喝酒诸诗,尤旷达可喜;遇其得意往往为人诵之”。自负随意的心性,一伊始就造成她与周围环境及上层当权者的各样争持。元世祖至元二年(1265年)以后,鲜于枢先后辗转于汴梁、连云港、瓜亚基尔、长春等地,担任部分中下级官职,很不顺畅。常与上级争是非于公庭之间,一语不合,则甩手离开,为全员爱护,称“我鲜于公”。曾四回去官或遭贬。37岁后定居科伦坡,于玄武湖虎林筑困学斋。元成宗大德六年(1302年)被给予太常寺典簿,未及到任,逝于咸阳,年仅57岁。
鲜于枢由于平生官位都不高,常失掉工作家中,鲜于枢得以充裕发挥自己的办法才能,他除具书法特长外,更是一位国学家,写下了诸多诗词。他仍是可以作曲,弹得一手好琴,而且掌握文物鉴定。正因为有常见的艺术修养,且将之融合到书法中,鲜于枢方成为书法我们。鲜于枢早岁学书法,未能如古人,偶于野外看见二人挽车泥淖中,顿有所悟。他写字时多用大前锋回腕,笔墨淋淳酣畅,气势雄伟跌宕,酒酣作字奇态横生。鲜于枢兼长燕书、行、石籀文,尤以陶文为最。他的造诣很实在,悬腕作字,笔力遒健,著有《困学斋集》。鲜于枢与赵吴兴齐名,同被誉为南陈书坛“巨擘”,并称“二妙”、“二杰”,但其震慑略逊于赵文敏。www.8522.com 1

鲜于枢与赵松雪齐名,同被誉为汉代书坛“巨擘”,并称“二妙”、“二杰”,但其影响略逊于赵子昂。他们同为东晋书坛重镇,在有元一代影响颇大。由于一为吴兴人,一为渔阳人,所以人们又习惯上称她们为“南北二雄”。鲜于枢书法由中国人书法入手,再上溯汉代二王。他功力扎实,善悬腕作字,喜用狼毫,强调骨力。鲜于枢书法大字楷体雄逸健拔,圆润遒劲,气势磅礴而不失规矩。甲骨文结体谨严,真力饱满,潇洒自然。石籀工学怀素并能自出新意,笔法纵肆,气魄恢宏。由于一生官位都不高,常无业家中,鲜于枢得以充裕发挥自己的法门才能,鲜于枢除具书法特长外,更是一位国学家,写下了好多诗词。鲜于枢仍是可以作曲,弹得一手好琴,而且领悟文物鉴定。明朝王世桢尝云
『鲜于博学,负材气,貌伟而髯,类河朔伧父。余见其石籀文,往往以骨力胜,而乏姿态,略如其人,以故声称渐不敌赵集贤。』

www.8522.com 2

鲜于枢(1246-1302),字伯机,号困学山民,寄直老人,赵子昂齐名。祖籍金代德兴府(今德州涿鹿县),生于汴梁(今新疆齐齐哈尔)。鲜于枢有北方人的侠义、豪气,身材高大,胡须浓重,朋友们称其为“髯公”。同时期的小说家柳贯说他“面带河朔伟气,每酒酣骜放,吟诗作字奇态横生。其喝酒诸诗,尤旷达可喜;遇其得意往往为人诵之”。自负随意的脾气,一先导就招致她与周围环境及上层当权者的各类争持。孛儿只斤·忽必烈,忽必烈至元二年(1265年)将来,鲜于枢先后辗转于汴梁、湘潭、阿德莱德、瓦伦西亚等地,担任部分中下级官职,很不顺手。常与上级争是非于公庭之间,一语不合,则甩手离开,为百姓保养,称“我鲜于公”。曾三回去官或遭贬。37岁后定居拉脱维亚里加,于千岛湖虎林筑困学斋。元成宗大德六年(1302年)被赋予太常寺典簿,未及到任,逝于钱塘,年仅57岁。  鲜于枢早岁学书法,未能如古人,偶于野外看见二人挽车泥淖中,顿有所悟。他写字时多用大前锋回腕,笔墨淋淳酣畅,气势雄伟跌宕,酒酣作字奇态横生。他的造诣很实在,悬腕作字,笔力遒健。同时代的袁褒说:“困学老人善回腕,故其书圆劲,或者议其多用唐法,然与伯机相识凡十五,六年间,见其书日异,胜人间俗书也。”(《书林藻鉴》)书墨家陈绎也曾说:“今代惟鲜于军机章京善悬腕书,余问之,嗔目伸臂曰:胆!胆!胆!”鲜于枢与赵文敏齐名,同被誉为孙吴书坛“巨擘”,并称“二妙”、“二杰”。赵子昂对鲜于枢的书法非凡尊重,曾说:“余与伯机同学金鼎文,伯机过余远甚,极力追之而不能够及,伯机已矣,世乃称仆能书,所谓无佛出称尊尔。”虽为谦辞,却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鲜于枢的书法成就。  传世的鲜于枢墨迹有40多件,分甲骨文、宋体、草书三大类,艺术成就以小篆为最。代表作有《老子道德经卷上》、《苏东坡海棠诗卷》、《韩昌黎进学解卷》、《论隶书帖》等。

鲜于枢在书法艺术上追求当先宋人,师法晋唐,与赵孟俯齐名,有“南赵北鲜”之说。鲜于枢的祖传书法文章约有四十件,多为行金鼎文,且以真迹为主。因为有大面积的艺术修养,且将之融合到书法中,鲜于枢方成为书法我们。鲜于枢早岁学书法,未能如古人,偶于野外看见二人挽车泥淖中,顿有所悟。他写字时多用小前锋回腕,笔墨淋淳酣畅,气势雄伟跌宕,酒酣作字奇态横生。鲜于枢兼长大篆、行、草书,尤以金鼎文为最。他的功夫很踏实,悬腕作字,笔力遒健,著有《困学斋集》。鲜于枢与赵松雪齐名,同被誉为宋朝诗坛“巨擘”,并称“二妙”、“二杰”,但其震慑略逊于赵文敏。他的书法由中国人书法下手,再上溯清朝二王。他功力扎实,善悬腕作字,喜用狼毫,强调骨力。他的大字宋体雄逸健拔,圆润遒劲,气势磅礴而不失规矩。甲骨文结体谨严,真力饱满,潇洒自然。草书学怀素并能自出新意,笔法纵肆,气魄恢宏。由于毕生官位都不高,常失去工作家中,鲜于枢得以丰富发挥自己的措施才能,他除具书法特长外,更是一位翻译家,写下了诸多诗词。他仍可以作曲,弹得一手好琴,而且精晓文物鉴定。后晋王世桢尝云
『鲜于博学,负材气,貌伟而髯,类河朔伧父。余见其大篆,往往以骨力胜,而乏姿态,略如其人,以故声称渐不敌赵孟頫。』

鲜于枢书法欣赏1

www.8522.com 3

www.8522.com 4

鲜于枢与赵松雪一样都是汉代复古派书家,他们二人都是功力极为深厚,于点画、结构处理均相当精致而不苟且,试图还原晋唐书法的喜人神采。正是在那种思想的点拨下,他们在运笔中强调得分后卫、在气息上全力透溢出文人悠闲的意味。鲜于枢甲骨文书法以宽博、圆融、雄劲为本,与猛厉风格的小篆颇有所差异。鲜于枢在挥洒时给人以不疾不徐、雍容不迫的大方自然的感觉。所以有人用『温婉劲利,毕臻其趣』八字来概括他的钟鼓文特点。鲜于枢在挥洒时屡屡注意细节的处理,诸如对锋颖及牵丝映带的巧妙安插等。都是显现出其作为明朝五星级书家的精神。

鲜于枢书法欣赏【苏子瞻海棠诗卷】

西夏至元二十七年(1290)春,瓜亚基尔西溪水漾草长莺飞,鲜于枢解官归家,胸前长髯伟岸,却掩不住仕途平淡的失意。且在那桃花流水间留下,筑一间小斋,摆上古鼎与青瓷,磨一方端砚,挥毫写下“困学”二字,他日就刻作匾额悬楣以自强不息吧。无案牍之劳形,往来有学者,可以调素琴、阅丹青,自是十分满足。远在京城的相知赵吴兴鸿雁传诗,“脱身轩冕场,筑室玄武湖滨。开轩弄玉琴,临池书练裙。”

鲜于枢擅长楷、行、草,而尤以石籀文名世。神话他早岁学书,不得笔法,后来偶然在郊外见到二人在泥路上挽车,遂精通了书法的神妙,自此书艺大进。他的小楷师法钟路,石籀文揉怀素、大令笔意,又悬肘、回腕作书。其书法重法度,又极有气势,行草连绵而不涉狂猖。由于和赵志父颓友善,二人结下了终生的友谊。“契合无同言,一见同夙昔”。经常在协同钻探书法,故此鲜于枢的书法也受赵吴兴的熏陶,尤其是《透光古镜歌册》与赵书几可乱真。鲜于枢的书法在及时就负有名,赵孟俯对其推祟备至:“尝与伯机同学金鼎文,伯机过余远甚,极力追之而无法及。伯机已矣,世乃称仆能书,所谓无佛处称尊耳。”(《松雪斋集》)那里肯定道出赵鲜二人友情之深,一方面可以看出赵的客气、雅量,另一方面也印证鲜于枢的书法的确达到了很高的境界。元·袁哀也说:“困学老人善回腕,故其书圆劲,或者议其多用唐法。就与伯机相识十五六年间,见其书日异,胜人间俗书也。”他“与子昂齐名一时”,“书法各宗其长,领顽当世”(上官伯堂父跋《论张旭怀素高闲陶文贴》)。他们同为古代书坛重镇,在有元一代影响颇大。由于一为吴兴人,一为渔阳人,所以人们又习惯上称她们为“南北二雄”。

七百年后的1989年,也是一个莺歌燕舞的冬季,留下街道伯明翰苗圃里的工友在平整土地时,发现了一座汉代墓葬。墓室随葬器物仅十四件,只是一方端砚,一把铜镜,若干青瓷、玉器,以及两枚铜印等,其中,两枚印章上各阴刻楷书书法欣赏“鲜于枢伯几父”和“白几印章”,清晰可知。最近,这么些伴随鲜于枢的器材一起被摆在阿塞拜疆巴库博物院(位于吴山脚下)中,得以让大家窥视南梁士人的鬼斧神工品味。

鲜于枢书法册页,鲜于枢书法欣赏。仅就书法史上地方或对后人影响而言,鲜于枢的确难与赵子昂匹敌,何况他的书法小说(更加是碣石碑版)也远没有赵吴兴丰硕。同时代的袁褒说:“困学老人善回腕,故其书圆劲,或者议其多用唐法,然与伯机相识凡十五,六年间,见其书日异,胜人间俗书也。”(《书林藻鉴》)然则,元明的话,仍不乏师法鲜于枢书法之我们、高手,诸如元之边武、董复(均有《千字文》传世》,明之丰坊(巴黎博物馆藏有其《拟鲜于太常大字卷》》,近代之潘伯鹰等。此《王文公杂诗卷》书于至元丙子一月三天,属鲜于枢早年大手笔。纸本,纵50公分,横1025公分,曾入内府,著录于《石渠宝笈》,现藏台湾省博物馆。本卷是鲜于枢为其好友『君锡』所作。按,『君锡』名方逢辰,河北马斯喀特淳安人。宋淳中廷对第一,累官至兵部军机大臣、国史修撰,著有《蛟峰文集》等。金朝赵文敏在其著《松雪斋文集》中,对鲜于枢在经济学、音乐、书画等地点的姣好都作了中度评价和热情称扬,浮现了炎黄宋朝文坛“二雄”之间,既是强硬的敌方又是最诚挚的恋人。赵子昂是才高多能的文艺家。他煞是夸奖鲜于枢的深邃的音乐修养和高超的乐器演奏技巧,在赵松雪的笔下,鲜于枢确实是一个高大的歌唱家。赵盂颊是南齐的教育学泰斗,他又不行赞扬鲜于枢渊博的文艺素养。在其《哀鲜于伯机》诗云:“契合元问言,一见同宿昔。春游每拿舟,夜坐常促席。”可知鲜于枢确实是一个头名的史学家,其艺术学写作《因学斋诗集》《困学斋杂录》已成孤本,一般仅能观看她的散见诗篇如《桥山》《晚秋杂兴诗》等,从中可观看到其管理学素养深厚之一斑。鲜于枢居官北上务公时,曾返故里涿鹿拜祖寻根,即兴赋诗题词。其风光抒情诗《桥山》(见《保安州志》),运用浪漫主义的伎俩,以天马行空的笔触,大胆的想象,融冶后汉神活,民间传说构成一幅奇丽秀美的雄奇仙境,使中华民族天子内帝会仙奕棋和做古安息的桥山,附着作家美好理想的神奇色彩。

www.8522.com 5

鲜于枢的书艺风格,特点可综合六类:一是大字燕书,如《透光古镜歌》是属于规矩兼恢宏的;二是较小的行小篆,如《苏文忠海棠诗》、《老子道德经》等,属于规矩谨敕的;三是行黑体,如《黄冈歌》、《韩文公进学解》等,具有颜(真卿)苏(东坡)风格;四是狂草,如《大字诗赞》、《唐人涛》等,近乎怀素神趣;五是下笔稍肥厚,如醉时歌、唐绝旬一类,字形受李利古里亚海的熏陶,与赵子昂、邓文原风格类似;六是还有一对书作笔画较瘦挺、转折之迹明显,或字形既放纵又结实、气魄雄浑又不失规矩。鲜于枢尤善悬腕书,他以为作书必须“把笔离纸三寸,取其指实掌平虚腕法贺转,则飘逸纵之,体自绝出耳。”这一见识,分外精辟。由此,武周书法理论家陈绎曾在其著《翰林要诀》写道:鲜于枢“悬腕书,余问之,瞑目伸臂日:胆!胆!胆!”那活画了鲜于枢书法抒怀的旺盛。表明了她书艺的“奇态横发”、“笔意遒劲”、“以气胜得之”的美学观。所以,以鲜于枢和赵集贤为表示的书艺,形成了中国汉代真、行、石籀文为主流的书法,呈现了后唐的一代书风,对汉代直到现在的书法仍时有暴发着至关首要影响。

鲜于枢书法欣赏2

鲜于枢著《论楷体贴》云:“御史颠逸,时出法网之外;怀素守法特多古意;高闲用笔粗十得六七耳。”“至低谷乃大坏不可复理”。在那里考究笔法黄鲁直,狂草变动犹鬼神的张旭等都饱受她的批评,可知他对笔法、结字的滴水穿石,对书法反映时代时髦的强调。书法反映时代风貌,表达书家的思维作风。鲜于枢书法欣赏《论金鼎文贴》在争鸣上,表明了他前行而科学的艺术观和实际而正常的美学观。

www.8522.com,鲜于枢倡导书画复古追晋唐。西夏在“宋四家”(苏子瞻、黄豫章先生、米颠、蔡襄的合称,被后人认为是最能代表西夏书法成就的书法家)的倡导下,书法的进士写意气质十明鲜明,但宋室南渡后,那样的特点却尚未继承上扬,反而走上其余的征途,追求“尚意”却不经意了古法,导致模拟当时随性恣意和彪悍的书风。到了东汉初年,鲜于枢与赵子昂的产出,承前继后,直接带来了一个朝代的书法“复古”的一时。”赵鞅顺、鲜于枢与邓文原等人早先引领风尚,提倡以古为师,追随晋唐之风,重新回归二王。

鲜于枢比赵子昂小二岁,又比赵孟俯早21年做古。那位黄帝帮里的游子在其极度短暂的人命烛光焚烧时期,竟能与北周的文艺泰斗赵文敏并辔齐驱,各领风骚,形成了炎黄经济学史上的一大奇迹。他是后梁一代文风,一代书风的严重性代表人物。然则,不知何因大名鼎鼎的文史学家、经理官宋濂主修《元史》时,却未给鲜于枢立传。相形之下,京畿、宣化府、涿鹿各级地点志也就画虎类犬了。造成中国《元史》的一大空白、缺憾。鲜于枢(1246-1302),后金闻明歌唱家。字伯机,晚年营室名“困学之斋”,
自号困学民,又号寄直老人。祖籍金代德兴府(今宿州涿鹿县),生于汴梁(今山东承德)。水族,大都(今日本东京)人,一说渔阳(今新加坡蓟县)人,先后寓居包头、南京。大德六年(1302)任太常典薄。元世祖至元年间以才选为浙东宣慰司经历,后改湘东省都事,晚年任太常典簿。好随想与古董,文名显于当时,书法成就最著。明朱权《太和正音谱》将其列于“词林英杰”一百五十人里面。《新元史》有传。

南梁至元二十四年(1287)十七月二十日,大风振屋,雨夹雪压头。鲜于枢兴致来了,就盎然地冒雪拜访好友白珽,喊上附近的一群好友,在雪色中吟诗对饮,狂谈雅谑,他迈锐宝豪情毫不逊于晋王徽之的“雪夜访戴”。也许正是在多年把玩那两块玉剑饰之后,晋唐之风渗透进他的心思,也偷偷地滋润到了鲜于枢的笔尖,观摩他共处的书法,可以分明地感受到那扑面而来的晋唐书风。正如王元美所说的那样:“行笔精圆秀润,芒角不露,隐然唐人家法。”

据《鲜于府君墓志铭》记载,鲜于枢的高祖曾经做过官,祖父“读书通大义,不为科举业”。蒙古军队攻下德兴府后,携家南逃,走到居庸关被“盗”所杀,祖母带全家人到处奔波,
金哀宗天兴元年(1232年),又北上定居范阳(今江苏涿州)。鲜于枢的生父从事办理运粮的饭碗。常年往返于中都、大都、汴梁以及许昌、波尔图里头。鲜于枢少年时不停随父迁居。

在与赵集贤力求复古的同时,五个人渐渐地悟出了更多。大德四年(1300)上巳(四月中三)后五天,廊坊的雅室内,东魏美学家王庭筠的《幽竹枯槎图》被坐卧不宁地铺在桌上,鲜于枢已经观赏过很频仍了,一边在端砚上磨着墨,一边和赵孟俯商谈。随后题跋写道:画同一关捩画中有书,书中有画。赵吴兴也在相同时期的《秀石疏林图卷》题诗中,明确提出了“书画同源”观点,即绘画与书法在笔墨上有相通之处,文人画与复古书法合流,走进了一片新天地。

鲜于枢原藉为金代西京路德兴府,即今保定市涿鹿县。据周砥、马治合撰的《荆南倡和集》与上海有正书局石印的《三希堂小楷七种》之记载,鲜于枢的高祖在涿鹿曾经作过官,然不久就辞官。他曾祖博学工文,考试却次次名落孙山,但“家素豪于财”,舍得破费,做些奇突的好事。他的伯公“读书通大义,不为科举业”,不幸在兵燹之年,遭到最大灾难。那必要从“代、上谷,用武之国”的史事谈起:公元1211年(金大安3年),被喻为“天之骄子”的元太祖孛儿只斤·元太祖指导骁勇、强悍的蒙古武装部队一举拿下了金国的德兴府城(今涿鹿县城中),居庸关的金守将传闻远遁。元太祖在率部队追逐中,因流矢负伤而撤军弃城。公元1213年7月,元太祖又率大军攻下德兴府,夺得居庸关,占领了易州等地。翌年,金宣宗完颜殉被迫由东京迁都汴梁(今六安)(见《金史·宣宗本纪》)。

www.8522.com 6

在那种社会急骤变乱的时局下,鲜于枢的外公在老家德兴府城不能存身,携家室南奔,走到居庸关不幸被盗赋所杀,年仅30岁。鲜于枢的祖母李氏极度干练、坚强,草草掩埋了爱人的遗体,仍携幼稚包涵10岁的外甥(鲜于枢的爹爹)一贯奔到汴梁。后来,流转于山西许(扬州)、毫(归德)之间,他们在炎黄艰巨生活了18年。公元1232年(元太宗4年),鲜于枢的生父、祖母携全家又北上重返老家奉圣州城(今涿鹿县城)。

鲜于枢书法欣赏3

鲜于枢的大伯,名光祖,字子初,先后娶了三妻,鲜于枢是前妻李氏所生。鲜于光祖是—个大智大勇,颇为干练、而奇怪的人。少年时她为友杀仇,后改节读书。重回涿鹿老家后不久,老祖应了办理运粮的差事。那样,他常年风尘仆仆往返于中都、大都、汴梁,以及桂林、圣何塞深刻的路程之间。最终,就养于德阳,卒于邯郸。故后17年。葬于马斯喀特。大文艺家赵吴兴为其编写和书写了墓志。鲜于枢少年时连连随父迁居,最终以其才学在黄冈、马斯喀特居官任职了。有时候。鲜于枢自作的诗文系用古燕赵的郡名。如“渔阳鲜于”署名,使局地不名其蒙受的文人误认是元基本上(今Hong Kong人)。在此司以那样说,鲜于父子是平顶山涿鹿在清代飞向中原、飞往西南的孔雀。

蜀汉至元三十年(1293)7月二十三天,写《武林旧事》的密切前来拜访,专程观赏困学斋所藏古物,期待大饱眼福。困学斋院内,一株歪脖子的怪松正站立着迎来送往。那是从附近废园子里挖来的,鲜于枢一看见就类似看到了和睦,就挖过来移植到屋旁,站在室内望着窗外的那棵松树,立时有孤身一人般的相惜之感,鲜于枢便唤它作“支离叟”。

鲜于枢的曾祖、祖母、伯伯是地地道道的毕节涿鹿人。他们都是坚强、豪放、干练的人,具有好善、乐善好施、百折不回、慷慨武健的脾气,呈现了中华南部古燕赵人的性格特点。先辈的基因遗传和家庭的环境影响,使鲜于枢的法学艺术创作在商量和办法上所突显出的作风、气魄,都怀有了祖宗的优异品质。大家得以扼要分析一下同鲜于枢交往密切的赵文敏、柳贯、戴表元那三位吴国资深国学家所撰写集中的有关篇章,会知晓地看出鲜于枢是个英风雅度,多才多艺,又“才不尽施于时”的可观文艺家。

鲜于枢拖鞋拂席,焚好香炉,将精心迎进入困学斋内。只见书画琴瑟摆满屋子,更有古鼎彝环列左右。一面汉朝铜镜反射着金朝百年间的古意风情,那一对龙泉窑贯耳瓶青翠中透着玉石般的温润,不知摆在房间的何地?那墓中的砚台想必就摆在书桌的右角,不知磨透了略微块墨。玛瑙制的笔端饰,可装过些微支写秃的笔?

柳贯著《柳待制文集》卷十八载:鲜于枢“面带河朔伟气,每酒酣骜放,吟诗作字奇态横生。其饮酒诸诗,尤旷达可喜;遇其得意往往为人诵之。”那里看到鲜于枢气质风姿高昂,饮酒海量过人,与李拾遗金朝李太白一样,能狂饮后作好诗、写好字。

桌上应该还摆着那块刻着层积云纹的白米饭剑格(亦称护手,剑身与剑柄之间作为护手的有些)吧,那块玉上的花纹在南陈时就刻着了,另一块蟠螭纹的玉剑璏(饰宝剑上的玉饰之一,穿系于腰带上,即可将剑固定于腰间)。则来自更早的南宋时期。随着清代金石之学的起来与提升,好古成为文人中的时髦,鲜于枢便是里面的状元。

戴表元著《剡源先生文集》卷二载:鲜于枢“以材选为三司史掾,意气雄豪……与其长廷争是非,一语不合,辄飘飘然欲置章绶去,渔猎山泽间而后为快。轩骑所过,父老环聚指目日‘此我鲜于公也’。及日晏归,焚香弄翰,取数十世纪古鼎彝器陈诸阶除,搜抉断文废款,若前几天急有所需而为之者。门无亵宾……”那里一方可看来鲜于枢以其才被选为“行省”、“行台”中的掾曹小官,分外现在省或大区级政坛的省长;二得以见见鲜于枢能够代表父老乡亲们的有的益处,在官廷与上级争执是非,意见不一,便甩手离开,到野外打猎或钓鱼,受到乡亲父老的敬爱和心爱;三足以看来鲜于枢信仰东正教、青睐书法,又善于古物的玩味,是个考古学家,并以考古琢磨的完成为后代造福;四可以观望鲜于枢拒绝同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交往,被认为是“世外奇崛不凡人也”。

鲜于枢的馆藏果然让周全不虚此行,周全回家后还难掩快乐,就在她的《志雅堂杂钞》记了下去:他看看了玉炉、张旭的《秋深帖》、唐摹《沉香亭集序》等。鲜于枢拿着团结的收藏告诉周到,萧子云(南朝梁文学家,擅长草大篆法)的《出师颂》真迹绝佳,想要用别的古物交流,可惜交易被王子庆破坏了。周全也原原本本地记载下来。对鲜于枢的文物鉴识能力,周到深信不疑,时人也多有赞誉。鲜于枢好古而不贪物,友人李顺父有周伯的吉盘,上边铭刻着一百三十字。他的家人不识货,拆盘足后用来做饼盘,鲜于枢一看那可是古物,依然归还给他们。

古时候初年,以杭嘉湖为主旨活跃着一个特种的莘莘学子群体,他们时常进行类似“雅集”的移动。一起舆论说艺、赏书观画、聆听古琴为乐事。“雅集”的地方屡屡是有着收藏者的家园,鲜于枢的困学斋如同是“雅集”的主干之一。参与的人既有后梁的遗民,如周详等;又有宋代的地点官,如乔篑成、仇锷等;既有书画有名的人,如赵吴兴、鲜于枢等,也有收藏家张谦等。

www.8522.com 7

戮穿谎话“赵集贤迫害鲜于枢”。(1)鲜于枢生于蒙古定宗元年(1246),卒于元大德六年(1302),享年五十七岁;赵子昂生于宋理宗宝佑二年(1254),卒于元至治二年(1322)享年六十九岁。他们相识于至元十五年(1278)左右,之间往来二十四年之久。虽互相都在仕途上南北奔波,但一有机会总要聚会,谈文说艺,乐此不疲。更加是在赵松雪休病吴兴和在甘肃儒学提举任上的时候,往来应该尤其细心。本文试对鲜于枢、赵吴兴的行踪略作勾勒,以明他们中间的走动经过。鲜于枢和赵集贤是一对惺惺相惜的章程亲密。用赵文敏的原话来说“契合无间言,一见同宿昔”、“书记往来间,互相各有得”。他们不但“奇文既同赏,疑义或共析”,而且“绝妙晋唐帖”、“最终得玉钩”也同步“握手传玩余,快乐见颜色。”(2)在赵松雪没有到京城从前,鲜于枢已经向田衍等友人大力宣传赵子昂,说她:神情简远,若神仙中人。在赵子昂尚沉迷于赵构书法时,鲜于枢又一语惊醒梦中人:令其从右军入手。自此赵孟俯得书法大进,气韵格调,游刃于晋人之间,为他变成后汉诗坛的诗坛巨擘奠定了基础。鲜于枢、赵松雪均擅古琴。鲜于枢觅得许真君手植桐,斫了“震雷”、“震余”两架古琴,并把“震余”送了赵松雪。

鲜于枢书法欣赏4

鲜于枢有北方人的慷慨、豪气,身材魁梧,胡须浓重,朋友们称其为“髯公”。同期间的小说家柳贯说他“面带河朔伟气,每酒酣骜放,吟诗作字奇态横生。其饮酒诸诗,尤旷达可喜;遇其得意往往为人诵之”。自负随意的性情,一初阶就招致他与周围环境及上层当权者的各个争执。元世祖至元二年(1265年)未来,鲜于枢先后辗转于汴梁、秦皇岛、大阪、南宁等地,担任部分中下级官职,很不顺遂。常与上级争是非于公庭之间,一语不合,则拂袖离开,为庶人爱惜,称“我鲜于公”。曾三回去官或遭贬。37岁后定居阿德莱德,于太湖虎林筑困学斋。元成宗大德六年(1302年)被授予太常寺典簿,未及到任,逝于大梁,年仅57岁。其墓位于今坎帕拉西溪路原苗圃内(阿塞拜疆巴库城西森林公园)。鲜于枢墨迹有40多件,分小篆、小篆、陶文三大类,艺术成就以大篆为最。代表作有《老子道德经卷上》、《海上道人海棠诗卷》、《韩昌黎进学解卷》、《论行草帖》等。在鲜于枢存世墨迹中,所书《苏仙海棠诗卷》堪称代表作之一。这一大篆纸本纵34。5分米,横584毫米,系书录苏文忠咏海棠七言长古,卷后有元、明以来诸多书家题跋和收藏印记。元秋桂跋曰:“鲜于翁石籀文修‘六义’(作者注:“六艺”即指《易》、《书》、《诗》、《礼》、《乐》、《春秋》“六经”),无一笔苟置。人皆知其豪健遒劲,而不知其备六义于中也。”明董其昌云:“盖东坡先生屡书《海棠诗》,不下十本,伯机意欲附名贤之诗以传其书,故当全力付之也。”

愤懑的“虎林隐吏”。鲜于枢在大顺时便是与赵孟俯齐名的书法家了,但是不知何故,那样一位杰出的人员,却被《元史》有意无意地忽视了,直到清末柯劭忞编《新元史》时,才补上《鲜于枢传》,也仅仅200来字。也许在只为国君将相著书立传的年份,一辈子当小官的鲜于枢难入史家法眼吧。

《苏子瞻海棠诗卷》:此卷系鲜于枢运用极富弹性的硬毫写成,以金鼎文为主,兼用草法。其用笔多取法唐人,正如古人袁袖所言:“善回腕,故书圆劲,或者议其多用唐法。”而清人阮元亦谓鲜于枢“字迹活泼而有力,在孙过庭、李日本海(邕)之间”。细察此卷,与颜氏《祭侄稿》、《刘中使帖》及《争坐位帖》多有契合之处,笔法纵肆,欹态横生。通篇约二百余字,“全力以付”,“无一笔苟置”。从用笔力上看,锋敛墨聚,圆劲有力,每一笔画的起收、顿挫、使转……均临危不乱,却又变化万千。比如聚墨成“点”,有正点、侧点、挑点、连势排点等,或大或小,或轻或重,结体妥帖,浑然无间。举凡横、竖、撇、捺各个构字“元素”,均能到家,如“瘴”、“荐”、“华”、“长”诸字,横画虽多,却“燕不双飞”,因势生形;“瘴”、“草”、“华”、“晕”、“中”字中的竖画,多取“悬针”状,行笔劲利,挺拔有力……结体略呈右上取势,宽博宏肆,纵敛有度;大篆中间杂金鼎文,规整中有转移,益增活泼生动之趣。此卷章法近乎上下齐平,行距均匀,不激不厉,自然畅达。而字与字里面起承转合偶以“牵丝”相属,更多是以内在笔势使上下呼应自如、左右揖让相得。通观全卷,正如汉哀帝耕先生所言:“结字严峻而纵肆,点线爽健而享有立体感,挥运之中意气雄豪而出入规矩。他以坚实的素养表现出了对书法情势美的言情和创制力,从而也展现了祥和的气派、人格。”《杜甫行次昭陵诗卷》:那是鲜于枢以黑体大字录写的杜子美五言《行次昭陵诗》。此帖结体疏朗,笔势雄浑,与鲜于枢个人性情正相吻合。如柳贯所评:“公毅然美大夫,面带河朔伟气,每酒酣骜放,挥毫结字,奇态横生,势有不可遏者。”此卷是鲜于枢大字大篆的代表文章。《老子道德经卷》:此卷书法节录老子《道德经》卷,从“海誓山盟”写起,末书“老子道经卷上”,因缺下半有的,所以未署款。《秋兴诗册》:那是鲜于枢为和仇远诗而作并书的三首五言律诗,诗中充满浓郁的乡思之情。从“北望空思汴,南游未厌吴”一句可见小编此时正身处江浙一带。此帖书法俊爽劲健,略显苍疏,是鲜氏中晚年无数小说中较具代表性的一件。《临神仙起居帖》:这是他临写的杨凝式《神仙起居帖》手迹。对照原帖,大家可以发现鲜于枢此帖临得怎么样形神兼备。《唐诗卷》:此卷笔法纵肆,欹态横发。他协调说过,写陶文要把笔离纸三寸,取其指实掌平虚腕法圆转,写出的字则飘逸飞纵,体态自能绝出,观其陶文,确有悬腕回锋之妙。《韩昌黎送李愿归盘谷序卷》:行句系自“夫前呵从者塞途”起(据《韩吏部集》),其前尚缺一百零风水。有“清森峭劲、风骨棱棱”之评。《石鼓歌》是西夏诗人韩文公的小说,鲜于枢所书该诗是在中原书法史上享有有名的珍稀墨宝。据介绍,“石鼓文”是我国现存最早的刻字文字,唐初出土,名声不著,韩文公作《石鼓歌》以呈现,推为国宝。鲜于枢是武周诗坛巨擘,对后者金鼎文影响至深。鲜于枢燕书的《石鼓歌》用笔中锋直下,稍敛毫芒,圆劲丰润,浑雄朴茂而严穆,淋漓笑容可掬中蕴涵着森严规矩。据明白,此卷不仅是墨宝巨珍,更是书家法帖。据介绍,鲜于枢写《石鼓歌》传世有两本,一部作于元大德五年,现存于米国大都会博物馆,其二为本卷,是鲜氏书艺成熟期的无所不包之作,其纸墨完洁,较“大都会本”的绝笔之作,更胜一筹。鲜于枢宋体《石鼓歌》传世有二件,一在美利哥London大都会博物馆,作于大德五年甲申,年45岁,伯机即逝于此年,盖绝笔也。书于经折纸上,裱为横卷。其二即此卷,虽无款,而笔法圆劲雍容,挥洒自如,望而知其为鲜于枢最成熟期之精品,且纸墨完洁,又胜大都会本一筹。在南宋,曾有二个大作家写过《石鼓歌》,一是韦应物,一是韩昌黎。鲜于枢所写的《石鼓歌》是韩昌黎所作的七言诗。

英才逸气的鲜于枢,其实年纪轻轻就被台省慧眼赏识了,招做幕僚。他对仕途也充满期待,有两回被引进做监察里胥(从五品或五品),“其命可立待”,但却直接没有落到实处,只做了从七品的宣慰司都事。后来辗转南阳、波尔图和中山等地,依旧是掾吏之类的七品小官。也许是因为他具有北方人太明了的慷慨豪气,又怀有洒脱自由的书法之气,与阿谀逢迎的政界太不合拍了呢。正似乎时期作家柳贯所评价的“面带河朔伟气,每酒酣骜放,吟诗作字奇态横生。其饮酒诸诗,尤旷达可喜”。

【石鼓文】石鼓文,亦称猎碣或雍邑刻石,是我国现存最早的刻石文字。无具体时间,唐人韦应物和韩愈的《石鼓歌》都认为是周宣王时期的刻石。宋人欧阳修的《石鼓跋尾》虽设了多个难点,但要么认为属周宣王时史籀所作。宋人郑樵《通志略》则以为《石鼓》系先秦之物,作于惠文王之后,始皇此前。近人罗振玉《石鼓文考释》和马叙伦《石鼓文疏记》都以为是秦文公时物,与韦、韩说法出入不大,只相差十七年。据郭开贞考证,《石鼓》作于秦襄公八年,距宣王更近。所不一致者,出于宣王时史籀手笔或秦臣手笔罢了。《石鼓文》于北宋初出土于天兴三畴原(今福建省宝鸡市凤翔三畴原),将来被迁入凤翔太庙。五代战争,石鼓散于民间,至宋朝反复,终又收齐,放置于凤翔学府。赵佶素有金石之癖,更加喜爱《石鼓》,于大观二年(公元1108年),将其迁到益州国学,用金符字嵌起来。后因宋金战争,复迁《石鼓》于寿春(今南京),金兵进入临安后,见到石鼓以为是“奇物”,将其运回燕京(今巴黎)。此后,石鼓又经历了数百年的风雨沧桑。抗日战争暴发,为幸免国宝被日寇掠走,由当时紫禁城博物院市长马衡主持,将石鼓迁到江南,抗克制利后又运回巴黎,1956年在巴黎紫禁城展出。清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爱新觉罗·弘历为更好地爱慕原鼓,曾让人仿刻了十鼓,放置于辟雍(大学)。现仿鼓在新加坡市国子监。其形制与刻字部位和原石鼓有那个出入。石鼓文的拓本,西楚就有,但并未流传下来。石鼓文比金文规范、严正,但仍在一定水准上保存了金文的表征,它是从金文向楷体发展的一种过渡性书体。神话在石鼓文之前,周宣王太傅籀曾经对金文进行改建和整治,著有燕体十五篇,故金鼎文又称“籀文”。石鼓文是甲骨文留传后世,保存相比较完整且字数较多的书迹之一。宋安国所藏石鼓宋拓本,被民国秦文锦售给东京河井荃庐氏。

在克利夫兰做三司吏掾时,意气雄豪,寻常与老董争是非,“一语不合,辄飘飘然欲置章缓去”。那种与官员公开争吵,一语不和将要甩手不干的变现,自然不讨欢快。面对怀才不遇的困扰,鲜于枢只可以以“虎林(即武林)隐吏”自勉。当他任职期满,很当然地就不再被续聘了。仕途不畅的鲜于枢几经反思,感慨万千:“吾自弗克自力于学,今且仕,怀空抱虚,吾心恋焉。”

越多书法小说欣赏

那就寄情山水吧,在明州之西筑一间“困学斋”,大梁美景定不会辜负自己的钦慕。“吾爱我庐好,临池构小亭。无人致青李,有客觅黄庭。树古虫书叶,莎平鸟篆汀。吾衰岂名世,诅肯苦劳形。”广陵自古繁华,又是西汉故都,故宋遗老文人留连忘返,常来与他焚香坐谈,那多少个北方的文士对那东北都会也向往已久,常来常往,困学斋里有的不只是西溪美景,更有赵文敏、周密、仇远、高克恭、邓文原等雅人韵士,那才是他更随心所欲骋怀的领域。

越来越多书法作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